TOP
1/1
庫存:2
MABUHAY菲躍100
定  價:NT$320元
優惠價: 9288
可得紅利積點:8 點

庫存:2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跨越國家、宗教、種族,無以言說的慈悲大愛!
★近三十年的深耕播種,遍灑孩子們的希望未來!

香煙裊裊,
香爐始終爇著,
瘦削的、神情堅毅的年輕比丘尼,
身著整齊筆挺的一襲長衫,
正在滿是紙箱的小房間內為信徒說法。
樓下,魚肉市場喧囂依然,
樓上,求聞法者請法心切。

1989年,奉師命前往菲律賓弘法的永光法師,
踏上這片熱情的土地後,
自此,沒有回頭的一刻。
小小的肩膀,
肩負起往後數十年的弘法、教育大任,
在這片佛法貧瘠的國度散播法水,
更擘劃出菲律賓孩子的燦爛未來!

「MABUHAY!」熱情的菲律賓問候語響起,歡迎您!也祝賀您長壽、萬歲!或許不同的語言,更加突顯身處異鄉。而身在天主教國家的菲律賓,永光法師從宿霧慈恩寺起步,為了讓佛教能立足在不同的國度,獨自前往馬尼拉開創,從市場、酒吧、卡拉OK林立的小公寓中,植下鬧區中的一朵淨蓮──「馬尼拉禪淨中心」。

尚未成形的禪淨中心,紙箱權充所有傢俱,但永光法師已開始聚眾說法;哪怕日後與一同胼手胝足的永昭法師,點著蠟燭吃泡麵,或者鋪蓋著滿是黑蟲的薄被,到親自上漆敲磚,從沒有一刻感到辛苦,心中唯有滿滿的信念──「我為佛教」。

數十年如一日,難以數計的虔誠信徒,發心立願,幾乎以寺為家。寺外,一雙雙天真單純的雙眼,是這片土地的另一種真實風貌──貧民窟。困窘的環境,造就一個個似乎注定未來被扼殺的無辜孩童,到底能為這些孩子做些什麼?是所有在菲律賓弘法的佛光山法師心中的執想。

直至二○○三年,因為參與「人間音緣──星雲大師佛教歌曲徵曲活動」,而於日後逐漸成立了佛教音樂劇團,嘗試以音樂劇詮釋星雲大師的著作《釋迦牟尼佛傳》。二○○七年,第一場佛陀傳《悉達多太子》音樂劇,正式於宿霧Waterfront Hotel劇場演出。

匆匆十年,二○一七年圓滿一百場的出演,編織了孩子的夢與未來,所有的演員皆為菲律賓在地的天主教徒,無一例外。從劇中的悲歡離合裡,音樂劇演員們也一步步成長茁壯,有著與一般孩子不同的光明思維,彷彿劇中演出的釋然開悟,已深入他們的骨髓,以此相伴。

而在星雲大師的慈示下,從成立藝術學院乃至創辦菲律賓光明大學,讓天生富有藝術細胞的孩子們擴大視野,增添發揮的舞台,不僅一展長才,更希望他們能以此安身立命,開創不同以往的未來。

二○一六年,光明大學的學生在一千多位來自世界各地的青年面前,向星雲大師訴說:「我們向您保證,十年後,所有光明大學的畢業生都會弘揚人間佛教,而我將傾盡所學,為世界和平努力。」

星雲大師說:「如果我活不到那一天,來世,我會再來看你們!」

永光法師

現任
菲律賓佛光山總住持

歷任
佛光山教育院院長
佛光山叢林學院院長
佛光山傳燈會執行長
佛光山普門寺住持
佛光山蘭陽別院住持



陳菽蓁

《大樹下》作者,《人間福報》專欄作者,喜愛文字及其他。
嚮往一個安靜、沒有喧囂的世界。學佛後在內心裡尋獲,大喜。
自認:
佛法是永恆的歸宿,文字是歸家的舟楫。
字裡行間若能分享感動並與人歡喜,理當─―合掌、謝恩。

翻轉生命的那雙手   ◎ 永光

二○一六年對我來說,是殊勝的一年──是佛光山五十週年,星雲大師九十華誕,佛光山在菲律賓弘法二十八週年,《悉達多音樂劇》十週年、演出滿一百場。

感謝香海文化的協助,將我們在菲律賓的弘法史,在這一年做一個彙整,為佛光山海外弘法留下歷史,為人間佛教使者更添一筆。

是誰  翻轉我的生命
是誰  給我翅膀飛翔
是誰  帶我遨遊世界
是誰  讓我生命多彩
是您──星雲大師

當光明大學的學生唱著這首歌曲時,內心是多麼澎湃,是的!是星雲大師用教育翻轉了這群孩子的生命,圓了貧困孩子就讀大學的美夢,並打開了他們的視野,拓展了他們的心胸。
二○一七年八月八日,欣逢萬年寺二十三週年慶,舉辦了馬尼拉弘法二十五週年回顧展,在分享會中,信眾們表述:萬萬沒想到當年從零開始的宿霧、描戈律、怡朗,以及首都馬尼拉,二十五年後的今天,佛光山在天主教國家的菲律賓,擁有十二樓層、莊嚴雄偉的馬尼拉萬年寺外,還有正式立案的光明大學、宿霧藝術學院、描戈律佛學院,更培養了走向全世界的「悉達多音樂劇團」。

菲律賓所有僧信二眾,秉持大師教誨「為大事也,吾往矣」的弘法精神,在菲律賓創造了許多奇蹟:佛教在菲律賓歷史上,設立第一所大學「光明大學」,這也是佛光山在全球的第五所大學菲律賓光明大學、宿霧藝術學院(演出《悉達多音樂劇》)是第一個在美國百老匯劇院演出的佛教團體。

感謝二十五年前慈容法師將我帶到宿霧慈恩寺,開啟我在菲律賓弘法、建寺的先端。此外,馬尼拉萬年寺的前身「蘇聯大使館」如果沒有長老慈莊法師特地前來籌謀,就沒有今日的萬年寺;如果沒有覺培法師的助成,《悉達多音樂劇》就無法跨台演出,乃至後來心保和尚,以及美國西來寺住持慧東法師,成就劇團至美國演出,而後踏上國際。一切的一切,都是佛光人「集體創作」的無私奉獻,回首只有合掌感謝四重恩。

悉達多音樂劇

《悉達多音樂劇》從二○○七年在宿霧首演,十年來演出一○八場,遍及美國、台灣、菲律賓、新加坡、馬來西亞、香港、澳門、紐西蘭、日本、澳洲等十個國家,將近四十萬人觀賞,有人哼唱主題曲「We Are One」走出劇場、有人看完首句話:「原來佛陀是個人!」,一個澳洲女士更興奮地直喊:「I  Love Buddha」……

宿霧一位神父很好奇地詢問:「一個佛教團體,在天主教的國家是怎麼做到的?」
《悉達多音樂劇》幾乎是菲律賓藝術界的奇蹟 ,在當地藝術界被傳述著……

跨越時空與佛相見

因為星雲大師撰寫的《釋迦摩尼佛傳》,讓許多青年學子因而認識佛教,也讓我們思考到大師給菲律賓弘法的方向──「用教育培養人才,以音樂藝術弘揚佛法」,因而有了「演戲」的發想,透過一群熱愛音樂、舞蹈、戲劇的宿霧青年,將師父的著作以音樂劇的方式,讓菲律賓人認識佛教的教主釋迦牟尼佛、認識佛光山星雲大師,乃至佛陀的教理,於是有了《悉達多太子音樂劇》。感謝長老慈惠法師當年策劃的「人間音緣」──星雲大師歌詞徵曲比賽,讓最初的《悉達多音樂劇》有了歌劇最重要的元素──歌曲,也奠定了今日《悉達多音樂劇》在世界各地演出時,觀眾合掌默拜,甚至頻頻拭淚,宛如佛陀在世那般地感人。

人間佛教使者旁的小螺絲釘

常有人問我:「你在菲律賓弘法一定很辛苦吧!」

思惟著:如果跟二十三歲,兩袖清風由大陸到台灣,種種艱辛之後,創建佛光山這片佛國淨土,那種大雄大力的星雲大師類比,所謂辛苦怎麼是我們所能擬比的?

我常自喻是人間佛教的小螺絲釘,是大師那雙手翻轉了我的生命,最想説的是──
師父,有您真好!

感謝佛光山弟子們,在菲律賓長期的無私奉獻,一棒接一棒,棒棒相傳。

最後,我想呼籲——
讓我們緊緊追隨星雲大師人間佛教的腳步!
請大家多多支持教育 !
請大家多多支持藝術!
讓我們在弘法的路上有你相伴。

一切的時節因緣,倘若有一點點的功德,願:
光榮歸於佛陀 
成就歸於大眾
利益歸於常住 
功德歸於信徒


戲夢人間    ◎ 陳菽蓁

心裡扛著一本書,那是十分沉重的。

(二○一七年四月二十五日下午)我和香海文化主編瀅如通電話,我們在校對文稿。

除去書寫當中,文稿隨時往返傳送、討論之外,這是完成文稿後的第八次校稿。她在香海辦公室,我在家中,我們展開第八次的細部討論──或爭執。像往常一樣,時間又不夠用了,傍晚近七點總算走到最後一章了!

「妳快下班吧!我再想想……」我對瀅如說,因為還有幾個字句還沒達到我們兩人的嚴格標準。

掛斷電話,倦極的我躺地上不想移動,讓字句和情節在心裡轉著……

當晚九點四十,我又去煩瀅如。執拗的我又傳去修改的部分,但她對其中某字句還是不滿意,於是兩人又是一番腦力激盪。

不死心的我們還在線上奮鬥,天可憐見,終於達成「協議」,雙方總算合作寫出滿意的句子了。

(二○一七年四月二十五日晚上十點零二分)全部文稿校完。距離我們開始籌畫《MABUHAY菲躍100》這本書的第五個月。

(二○一七年五月十六日晚上十點五十七分)我再一次看過全部文稿,這一晚,在複雜但踏實的心情中很快睡去─―如果當時知道,接下來的兩個月書稿還要經過幾次全面的更動,我斷不會睡得如此安穩……

時間從二○一六年十月十七日《悉達多音樂劇》在台中惠中寺演出,我到現場觀摩並開始構思寫這本書開始算起,本書醞釀時間已過九個月。九個月的長考、思量和構築文字情節終至成書,過程不敢言苦。三十年來在菲律賓,有多少的人間行者,他們的付出與他們辛勞,其中所遭所遇、千難與萬難,又豈是個人拙筆所能略述於萬分之一?誠然將採訪之所見所聞以一腔真情盡付文字而已。

心裡扛著一本書同時也是幸福的。

從動筆到書付梓十個月,這段時間因為專注投入幾乎無法兼顧其他,是佛菩薩化作許多人,在每一個地方、每一個關口扶我、助我、鼓勵我、安慰我、給我提策,也不厭其煩、不計其他的和我一起努力。這本書寫完了─―是大家和我合力完成的。
承受的恩德無法一一言謝,除了深深放在心中,唯有無盡祝福─―


(二○一六年十二月十二日下午《悉達多音樂劇》第一百場演出前,菲律賓宿霧SM-citycebu表演廳後台)
飾演淨飯王的舍奇(Cerj Micheal)馬上就要上台了,他穿著劇中國王服裝接受採訪,同樣的誠摯眼神、同樣的激動淚水,採訪的人和受訪的他都沉浸在感恩又感慨的氛圍,坐在他右側的我非常明顯感受到他的疲累和緊張,當即放下心裡更多的問題,決定提早結束訪問─―他真的很累了:「恭喜您!百場圓滿!」「還有一場!」他笑了,泛紅的眼眶還沒消褪、淚水是蓄滿的「這是一個滄桑的、滿腹心事的國王」送走他的背影,我忽然有幾分沉重。那份沉重來自於對自己的警策:「但望不負所託!」

(二○一六年十月十九日晚上,台灣基隆文化中心後台)
那位穿著戲服的年輕男孩在後台來回走動,他身體止不住地顫抖、拚命擦拭他無法控制的淚水,後台不斷有人擁抱、安慰他,我抑制住自己上前擁抱他的衝動,看著他上台,看他賣力而出色的演出,看他順利下台。昏暗中那哭泣的影子始終在我心裡徘徊─―他為了什麼而哭泣?

(二○一六年十二月十三日晚上,菲律賓宿霧南洋大飯店Water Front Hotel)
我終於在「百場圓滿慶功宴」宴會廳外頭找到「哭泣的車匿」,答案也在書裡向讀者交代了。正是因為這樣的故事,不斷交織出這本醇厚的、耐人尋味的書中情節:一群天主教徒的年輕孩子,十年來如何突破困難演出佛教音樂劇《釋迦牟尼佛傳》?三十年來,星雲大師如何在這個天災人禍、貧富差距懸殊的菲律賓,一點一滴地灑下佛法的甘露?佛光山在全世界的五所大學、菲律賓第一座佛教大學「光明大學」,如何讓外島偏鄉的孩子重新改變了生命?

「車匿的哭泣」是眾多菲律賓孩子之中的一個,在許多別人看不見的地方,這些孩子就像這樣的以汗水和淚水一點一滴地構築著未來和夢想。

把這樣的事蹟記錄下來,為的是想讓更多人知道:他們是如何創造自己的人生?

訪談超過五十位當事人,出現在書裡的主要人物超過百位,從二千六百年到現今,從佛出生、成道的印度到台灣,又從台灣到菲律賓,從宿霧到描戈律、怡朗、薄荷等外島到馬尼拉……從一九六三年星雲大師初抵菲律賓到二○一七年長達五十年的播種,從無到有、從第一場到第一百場的佛陀傳、從第一年到第三十年的佛法弘傳、從陌生到熟識、從觀察到投入、從微笑到熱淚盈眶、從激動焦慮到融合歡喜、從發現夢想到蔚然成林。時空交錯,古今同台,台前和幕後,真人與角色的結合,凡夫與菩薩的行跡,我都將它們一一寫進一齣戲裡,整個世界都是舞台,而我們,都身在其中――
佛陀傳是一齣戲,三十年佛法深耕菲律賓是一齣戲。而同一時刻、不同的地方,我們也投身其中表演著屬於自己的戲。宇宙是一個變幻無定的大舞台,我們都在這裡粉墨登台穿梭演出、同時也在觀賞著,我們既是演員、也是觀眾。如同互通互融、重重無盡的華嚴法界,彼此互不相識卻又息息相關,在無盡的輪迴中有緣相逢在天涯,在戲夢一般的人間演繹自己的虛實人生。

但──我又希望我們不要太入戲,留一點清明給自己,好覷向那無窮無邊的法界,並在虛妄的現實中,看見真實的虛妄─若果再能「同台演出」就是無法言喻的深厚情分了。

深情厚意啊――欲說已忘言

感恩香海執行長妙蘊法師慈悲成就,是他給我這大好因緣;感謝香海同仁們的親切關愛;主編瀅如陪著這本書一路衝鋒,最感謝她一夫當關的細心與堅持,也難忘記那堅韌不屈的身影,一直到最後她仍然是那個盡責的守門人;美編紫婕是我的資料庫和加油站,像個出手奇快的俠女,永遠都能給予我快捷又詳盡的資料;好友宋述田、張早夫婦,這兩位佛光會督導,義不容辭陪我赴菲採訪,並義務擔任翻譯,深情厚意自當銘謝於心!攝影何曰昌老師在採訪與寫作期間諸多協助,本書的攝影大部分是他的專業之作,是書中另一精采與可觀之處。

菲律賓總住持永光法師在採訪期間的大手牽引、小處關照,還有對採訪團隊的全力支持,是這本書能順利完成的關鍵。萬年寺住持妙淨法師、覺林法師、有霖法師的鼎力協助,我們才能獲得豐富完整的採訪內容,尤其是覺林法師親自陪伴我們在宿霧、描戈律、怡朗和薄荷島之間風塵僕僕,讓我們見識到了法師們開疆闢土的艱辛和宏願;當然,在永寧法師、妙心法師、妙潤法師和知頤法師身上,我們更體會到慈悲與智慧的真正意義。而所有在菲律賓道場採訪過的義工信徒是菩薩的另一面貌,他們的護法情操與堅定信仰,時常讓我心虛且慚愧。

前往澎湖採訪永昭法師獲益甚多,傳說中「少林法師」的超能力果然名不虛傳,感謝法師提供珍貴的原始資料,為這本書更添厚實。燦爛的海上花火和溫暖的照護情誼更是澎湖採訪行的難忘記憶!

覺培法師是促成佛陀傳回台演出的重要推手,有幸在佛陀紀念館巧遇又幸而能獲允當即採訪,是另一個感謝與驚喜。

在馬尼拉貧民窟、在宿霧街頭、在描戈律、怡朗或是在薄荷等外島,菲律賓人溫和的微笑是我最深刻的記憶,離開描戈律臨上飛機前在空橋上瞥見的彩虹,也提醒我別忘了給菲律賓人真誠的祝福:這個多災多難卻開朗樂觀的國家,以滲透生命底層的宗教情操等同的接受了佛的教法,並從中展開更開闊的人生。

如果這本書有些微感動了您,請和我一起感恩我的師父星雲大師,因為書中的每一字句,都得自大師對我的啟發!書裡,大師說:「我們一起來愛他們!」這句話,時常喚起我對這世間的熱情!

我期待,並確信─―在這個無限廣闊的世界,致力於一處和平與安樂的淨土,是我們永遠不變的胸懷。

 

序 翻轉生命的那雙手/永光
序 戲夢人間/陳菽蓁
第一章 人間‧成佛 
大地為我見證
美好的一刻
敲響那一口鐘
一念人間音緣
佛在人間的腳步
漫長的等待

第二章 期待 
天上天下唯我獨尊
每一次都是第一次
台前台後的呼吸
大師送給菲律賓的禮物
為另一層次的愛 拭淚

第三章 悉達多!悉達多! 
走過那些失去的日子
在菜市場被撿回來的
一句阿彌陀佛
你是獨一無二的那顆星
小小的謝意
釋迦牟尼佛是一個人
破銅爛鐵也成鋼

第四章 出城 
無常已悄然掩至
我決心跟隨他
阿蘭計市場的菩薩
馬尼拉的天空
紙箱上的艱難時刻

第五章 轉身 
佛陀在微笑著
公寓裡的誦經聲
苦行林的修行者
你們是「少林寺」來的嗎?

第六章 超越 
往更長遠的路走去
「答案」就在自己心中
孤單中超越自己

第七章 歸城 
心中的光明
長久不滅的法光
佛光普照三千界
佛光照亮回家路
我永遠支持你

第八章 法雨繽紛 
貧民區的「阿彌陀佛!」
佛陀說法
Wow!Perfect!
微笑的描戈律

第九章 蓮花鋪地 
一步一蓮花
聽我殷切哭訴
佛法開啟我的生命
你我之中

第十章 淨土 
Mabuhay Temple
我能為你做什麼?
二十年前的夢
照破山河萬朵

第十一章 平等 
孩子!你想讀書嗎?
超越生命的侷限
愛的宣言

第十二章 別離 
大手和小手
一百場的祈願
光明優美的天空
怡朗佛光緣

第十三章 天空 
佛教史上新頁
始終不曾回頭
We Are One
好苗子

第十四章 止息
面臨最大的挑戰
蝴蝶飛走了
百場演出前後

後記 歌 未央
幕開啟
幕落下

精彩
試閱 美好的一刻

成道的釋迦牟尼佛對世間升起無比的悲憫:一切萬象都是緣起,流轉的十二因緣是苦的主體,而愁憂悲苦的人們啊!終日在輪迴生滅中沉淪。

佛從百寶光中睜開雙眼,面對大地、熙怡微笑。祂要向所有人宣揚離苦得樂、解脫苦痛的正法。
  
潮水般的掌聲從四周漫起,所有的人都沉浸在喜悅的光明中。場內擠滿了前來參與盛會的人,他們為這期待已久的場面,一起歡呼、共同見證。

佛陀步下蓮花座,手持接引印,面向大眾。有人激動掩面、有人歡喜落淚。

前台與後台都流下感恩的淚,在燈光傾瀉的盡頭,守在後台的演員們難抑心中感動……各種心情交集在前台與後台間,這是多麼美好的一刻。

二○一六年十二月十二日SM-citycebu表演廳,這是佛陀傳《悉達多音樂劇》(SIDDHARTHA The Musical)第一百場演出。

下午六點SM-citycebu表演廳外已大排長龍,許多人都提前到來,長長的隊伍裡大都是結伴攜手、滿臉喜悅與期待的人,因為知道這是一場特別的、別具意義的演出。神父、修女、學生還有各個階層、來自四面八方的觀眾將七百個座位都坐滿了。他們都是為了《悉達多音樂劇》來赴今晚的盛會!

演員們最敬愛的大家長─―菲律賓總住持永光法師就坐在第一排中間位置,每一場演出他總是坐在同樣的位置,雙眼發亮帶著一貫慈和的笑容,神情專注緊盯著台上。他想起昨天第九十八場演出後飾演佛陀的駿睿(Junrey Alayacyac)說的話:「師父,我看見您又哭了!」「你表演不表演,看我哭做什麼?」永光法師哭笑不得念了他。

永光法師常問演員們:「我在不在場有那麼重要嗎?」「有您在當然不一樣啊,師父!」聽到孩子們固執地回答,他笑了,也流淚了。十年一百場演出,不敢相信這群好孩子們真的做到了。

「孩子們!你們真的做到了!」永光法師望著台上這群「永遠感動他的孩子」心中充滿感恩。跟著他默默執行劇團事務的覺林法師,心想:「任務總算完成了!」但此刻沒有太多時間照管心情,因為他們永遠有許多要關切的事情。


漫長的等待

西元一九八八年菲律賓天主教徒呂希宗、呂林珠珠夫婦,謹遵慈母遺命,用千餘坪土地發心建寺並命名為「慈恩寺」。

一座位在天主教國家宿霧市,為了紀念母親而建的佛寺於是落成了,這座意義不尋常的房舍就佇立在宿霧街邊,素樸、有古風的山門像個慈和的長者,靜靜等待過江之鯽回首、轉
身,替自己尋回遺落已久的心靈所在。

安甯的慈恩寺有久違了的老寺院懷舊氛圍,如同它等待著有緣人上門,慈恩寺也在等待著傳揚佛法的掌燈人到來─―菲律賓需要佛法,而慈恩寺需要住持的法師!寺院負責人呂林珠珠透過友人引薦,四度拜訪佛光山星雲大師,希望禮請法師到宿霧慈恩寺住錫弘法!

慈恩寺和大師心裡都明白,這一天已經歷了漫長的等待。

一九六三年,星雲大師曾到菲律賓,當時總統馬嘉柏皋(Diosdado Macapagal)曾對大師表示:菲律賓是天主教國家,歡迎佛教來菲律賓傳播佛法,以使多種宗教互相激勵、共同發展。這一年(一九八九年)呂林珠珠為求法而來了!

星雲大師深受呂氏家族孝心感動,派任慈容法師為慈恩寺第一任住持、永光法師監寺。
  
機緣終究是成熟了─―宿霧慈恩寺有了法師、菲律賓終於照見佛法的第一道光明─―這一等呀,就是二十六年!

慈恩寺敲響了人間佛教在菲律賓的鐘聲,也開啟了《悉達多音樂劇》在宿霧演出的帷幕――

    籌備之初對歌劇一無所知,從找編劇、研究劇本、燈光,甄選演員到製作道具都靠自己摸索,甚至為了節省經費,所有的道具都是用保麗龍製作,但只要能圓滿這個共同的夢想,大家都願意一起當個追夢的人。

因為深受感動,陳祖仁會長和菲律賓四島華人信徒,從籌備開始到製作道具甚至經費等無不紛紛熱情支持,共同為《悉達多音樂劇》貢獻心力。無論如何,在慈恩寺啟動的「音樂劇」之路,終於在萬分艱鉅中漸成雛型。

《人間音緣》和「佛法因緣」逐漸為人所知曉。

以推廣人間音緣本土化為初衷,以佛教音樂藝術弘揚佛法為目的,《悉達多音樂劇》從醞釀到終於成型。為了演出佛陀的故事,彷彿全菲律賓都動了起來─―由馬尼拉佛光山暨國際佛光會菲律賓協會主辨,宿務慈恩寺暨國際佛光會宿霧分會承辦,以及宿霧佛光青年分團協辦的《悉達多音樂劇》,將在二○○七年七月六日在宿霧Waterfront Hotel初試啼聲。

在許多人的努力下,籌備、苦練了一年的佛陀的故事即將在宿霧演出,夢想就要實現了!但第一次的演出能否順利?在多屬天主教徒的宿霧,又會有多少人來看佛教故事《悉達多音樂劇》?

紙箱上的艱難時刻

星雲大師的高瞻遠矚,使阿蘭計市場的「馬尼拉禪淨中心」成了菲律賓馬尼拉的淨土。

「我第一次讀到大師的《釋迦牟尼佛傳》看到太子出了四城門而尋求解脫之道時,觸動了我找尋答案的渴求。」陳珍珍說許多人在阿蘭計「馬尼拉禪淨中心」不但得到答案和慰藉,也找到生活指南和未來方向;永光法師的「紙箱生涯」創造許多人生命中難忘的美好時光:「慢慢地來聽法的人愈來愈多,永光法師常常到下午三、四點還沒吃午餐……」

小小的佛堂坐滿了聞法若渴的人們,台灣來的比丘尼,在天主教的國家用佛法給人希望,在市場偏僻的一角散發著強大的力量。一心想著「為菲律賓佛教做點什麼」的永光法師,沒料到遇上的是最艱難的時刻――

當時菲律賓正值動亂,天災人禍不斷,颱風、火山爆發、大淹水、大暴雨。有一次發生政變馬尼拉街道出動了槍砲和飛機坦克,永光法師當時還住在小公寓裡。隔天中午,信徒去探望他,永光法師不知道外頭是槍砲聲,還以為是街上放了一整晚的鞭炮,不曾想過:萬一遭受槍砲波及,阿蘭計禪淨中心小小的房間根本無處躲避。

但是有眾生的地方必定有弘法者的身影,菩薩慈憫眾生總是往最難處去。

前面是苦行林,車匿頻頻回顧、無限眷戀……太子正往苦行林深處走去,他沒有回頭。

星雲大師說:「向前有路」。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