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庫存:1
君子成親,三年不晚(簡體書)
人民幣定價:32.8元
定  價:NT$197元
優惠價: 599
可得紅利積點:2 點

庫存:1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天下同萌】系列甜蜜激萌推薦——見過扮豬吃老虎的,沒見過拼到這種程度的!顧晚晚啊,遇見顧安你就自求多福吧!

大小姐,不好啦!

你的初戀男神為了錦繡前程,跟你的好閨蜜成親啦!

大小姐,出事啦!

剛入贅咱們山莊的新姑爺,是人人喊打的魔門護法!

大小姐,有八卦!

你不是老爺夫人的親閨女,是有違天理的人造人啊!

被一個接一個的晴天霹靂砸了滿臉的顧晚晚,

終於深刻地領悟到了一個真理:

人生的頭二十年過得太順暢未必是一件好事,

因為,出來江湖混,遲早都是要倒黴的!

顧呆子滿意了,他問我:“晚晚,我給你買胭脂好不好?”

我橫了他一眼:“給我買胭脂,也只親一次。”

顧呆子似有些失望,不過他很快又道:“那明日買胭脂?”

我也不曉得這呆子究竟是怎麼理解成他給我買東西我就會親他一次,我忍俊不禁地道:“我不喜歡胭脂,你瞧這些日子以來我有抹過胭脂嗎?”

“那……”他的眼睛橫掃周圍的攤檔和店鋪,“晚晚喜歡花燈嗎?發簪?花鈿?繡鞋?手鐲?”

 “停停停,”我投降了,無奈地道,“兩次。”

“你不動。”

這呆子還學會講條件了!我眯眼,不語。

顧呆子說:“……你動一次我動一次。”

我繼續不語。

顧呆子的聲音很是委屈:“你動。”

我哼哼兩聲,卻是道:“都依你了,你愛怎麼來就怎麼來。”

 

淡櫻

“90”後作家,現居上海,正努力追逐自己的夢想。文章構思新穎,擅長多種題材,文風溫暖甜蜜,至今已簽約出版多部小說,銷往國內外。代表作:《長恨》《師父別來無恙》《以寵為名》《雕心引》《頑徒出沒師尊小心》等。

★讀者戲言:我的萌點全被擊中了好麼!暗戀梗、自虐梗、女王x抖M梗、創造偶遇梗(故意在女主身邊受傷等著被撿太萌了)、攪和相親梗!淚流滿面,顧呆子真好男人也! ?

★讀者洛格:淡櫻姐姐的文采也越來越好了,我很感謝你,在我還在期期艾艾的時光裡迷茫時,給了我那麼多的感動,給我那麼多的快樂。

★讀者漓小悅:我就喜歡呆子純純潔潔的萌萌的什麼背景沒有,一直待在晚晚的身邊,然後虐的話就隨便虐虐就好了,別虐太過了!

第一章:相親

第二章 成婚

第三章 變故

第四章 重逢

第五章 奇人

第六章 歸來

第七章 洞房

第八章 猜忌

第九章 戮心

第十章 分道

第十一章 隱秘

第十二章 兄妹

第十三章 身世

第十四章 藥草

第十五章 惡意

第十六章 廟堂

第十七章 相守

番外一 哥哥

番外二 鍾情

第一章 相親

 

“大小姐,莊主吩咐過了,等會見到了方公子要……”

我打斷了小香的話:“我曉得,要端莊溫婉笑不露齒,最好能讓姓方的那廝一見鍾情二見傾心三見生娃是吧。”

小香重重地咳了聲:“雖說莊主原話不是如此,但的確是這個意思。”

我瞥了小香一眼,阿爹的脾性我處了二十年哪能不清楚,想必此刻爹正在山莊裡燒香拜佛祈禱我與姓方的那廝早日生個娃出來繼承飛花拳法。

不過若非我是獨女,身子又不宜學武,身為飛花拳法第三十六代傳人的阿爹也無須如此著急。

“大小姐,到了。”

我的腳步微頓,小香又緊張兮兮地說道:“大小姐,謹記謹記,方公子喜歡大家閨秀,一顰一笑都要像是從仕女圖裡走出來的。”

 

說起來,這乃是我頭一回相親。

目的相當明確——生娃。

阿爹要求家中舉目無親,阿娘要求貌賽潘安。至於品性如何完全不在爹娘的考慮範圍之內。想必爹娘是盼著家中無親好拆橋,生了娃便一腳踹掉女婿,從此一家四口其樂融融。

我本是提議趁夜黑風高之時強了姓方的那廝,未料阿爹卻板臉斥道:“我們飛花山莊乃是武林正派,此等偷雞摸狗之事是宵小之輩所為。我們飛花山莊要生娃,定也要堂堂正正!”

阿娘附和道:“夜黑風高的,若是強錯人生了個醜娃下來,我們要如何面對飛花山莊的列祖列宗!”

我心道:阿爹阿娘呀,你的心思也堂堂正正不到哪裡去呀……

 

小香替我推開了雅間的門,我默念端莊溫婉四字,手心揣著小手帕,邁著據說看起來能用優雅二字形容的步伐進了去。

剛站穩腳步,我便瞧見紅木方桌前坐了位青衫公子。乍一看,果真是阿娘的口味,唇紅齒白俊朗非凡,端的是個我娃他爹的好苗子。

我再次默念端莊溫婉四字,一揮小手帕扭著腰肢行了個見面禮,輕聲細語地道:“方公子,小女子有禮了。”

方公子虛扶了我一把:“顧小姐無須多禮,請坐。”

我趁此多打量了他幾眼,唔,樣貌甚好,言行舉止也頗是得體,真不愧爹娘相中的佳婿。

“在下姓方,雙名青郞,早已聽聞飛花山莊大小姐的美名,今日一見……”話還未說完,隔壁間便傳來一道聲響——

“什麼?玄颯後人?”

我一聽“玄颯”二字也不由得豎起了耳朵,方公子似想說些什麼,我趕緊比了個手勢:“噓——”

隔壁間的聲音卻再也無聲音傳來,我心中頗是失望。

見方青郞一臉疑惑,我便甚是熱忱地同他解惑:“方公子不是江湖中人,定是未聽過玄颯之名,玄颯乃是江湖中的傳奇,並非是她武功高強,而是玄颯精通造人之術。”

“……造人?”

我頷首,滔滔不絕地道:“古有女媧捏泥成人,今有玄颯造人,聽聞只需半炷香的時間,玄颯便能造出數百人來……”

我臉色頓時就變了。

大家閨秀可不會像我這樣兩眼放光毫無儀態地說這些東西。我不著痕跡地打量了眼方青郞,見他神色如舊,方是輕咳一聲:“說起這個,聽聞方公子擅音律,尤其擅彈……擅彈……”昨夜小香和我說什麼來著?是《春花秋月》還是《秋月春花》?

我連忙給方青郞倒了杯茶。

“來,方公子喝茶。”

我偷偷地抹了把汗,心想若是這方青郞瞧不上我,乾脆就直接讓小香劈暈擄回山莊好了……不過到時候阿爹定又會念叨我。

想了想,還是作罷。

此時,隔壁間又傳來若干道聲響——

“聽說淩山派的大弟子趙媚就是玄颯後人,打從這消息傳出來後,淩山派可是熱鬧極了。”

“說起這個趙媚,南派蘇家的長子和趙媚的婚事不就是定在今日嗎?”

“呸,你信不信蘇家就是沖著玄颯後人去的?”

我心中一緊,乾巴巴地對方青郞笑了下:“這雲來樓的雅間吵了些,方公子,要不我們換另外一間吧。”

方青郞道:“不必麻煩了,也不是很吵。再說能聽聽江湖趣事也是不錯的,平日也不曾聽過。”

我的笑容愈發地乾巴巴了。

“是……是嗎?”

方青郞笑道:“顧小姐生得花容月貌,若能娶得小姐為妻,實乃在下之幸。”

我一愣,這方青郞看得上我?

“在下之前以為江湖女子生性豪放定也是閱男無數,但今日一見小姐方知錯得離譜。且在下聽莊主言,小姐過去二十載大門不出二門不邁,只沉迷於女紅茶道,極少與男子打交道。可見小姐品性兼優,實乃在下賢妻之選。”

爹娘果真只生了我一個女兒嗎?如此信口胡謅當真不要緊嗎?若是方青郞曉得我以前的荒唐之事,定會被嚇跑的吧。

就在此刻,隔壁間再次傳來話語——

“不過就可惜了飛花山莊的顧晚晚了。”

我幾欲捶地,我就曉得自從蘇錦陽棄我而去後,但凡茶餘飯後說起蘇錦陽,人們總忘不了捎上我。我悄悄地看了眼方青郞,只見他豎起耳朵,一副凝神細聽的模樣。

“蘇錦陽和顧晚晚青梅竹馬兩小無猜,之前都不知羨煞了多少江湖兒女,本以為今年便能喝上他們倆的喜酒,未料卻是半途中跑出了趙媚來。聽說趙媚同顧晚晚交情還不錯呢。”

方青郞臉色一變,他目光灼灼地看著我。

“他們說的都是真的?”

我面不改色地點了下頭。

 

小香進了雅間裡,一臉沮喪地道:“大小姐,莊主說了勢在必得的,現在人跑了怎麼辦?”

我道:“就這樣辦,左右我也不喜歡他。”

小香說:“可……可是……”

“沒有可是,我和蘇錦陽的事是真的,阿爹能管得住江湖人所有的嘴嗎?”我踱步到窗子前,瞅著下邊人來人往的街道,“小香你放心好了,阿爹不會責怪你。這回爹娘讓我來見方青郞,其一是想讓我早日生個娃繼承飛花拳法,其二是想讓我移情,早日放下蘇錦陽。”

若不然,也不會專門挑了蘇錦陽與趙媚成親的這一日了。

忽有喜慶的銅鼓嗩呐聲從遠處傳來,我抬眼望去,紅彤彤的一大片,像是連綿不絕的晚霞。小香嚇得臉色蒼白,欲要去關窗,我伸手阻攔,道:“親眼看著他成親我也好死心。”

小香這才縮回了手。

迎親的隊伍頗為壯觀,後邊的嫁妝也不知有多少抬,從我這裡望過去,都望到盡頭了也不曾見尾。

最前頭的新郎官身著大紅喜服,襯得他面容愈發俊朗。

 

豆蔻年華時,錦陽教我習蘇家的秘傳劍法,只可惜我天資愚鈍,無論如何都學不來。錦陽笑著輕敲我的腦袋:“晚晚真笨。”

“不許說我笨!”我不服氣,“讓我再學多一回!”

錦陽笑道:“好,我再練一遍給你看,你這回可要看好了。”

我睜大了眼睛,也不敢眨眼,唯恐看漏了哪一個動作。未料錦陽只耍了個劍花便將我抱在懷裡,胸腔震動得厲害,只聽他道:“晚晚不笨,再笨也是我蘇家的媳婦。學不會也沒關係,以後可以讓我們的孩子學。”

我推了推錦陽的胸口。

“誰要同你生孩子,還未成親呢。”話是如此說,不過我瞅著錦陽那張臉卻是心想,以錦陽的容貌,若他穿上喜服時,定是極其好看的。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45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