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庫存:2
  • 文藝佛心

  • 系列名:Wise
  • ISBN13:9789863585824
  • 出版社:白象文化
  • 作者:呂真觀
  • 裝訂/頁數:平裝/352頁
  • 規格:21cm*14.8cm*1.8cm (高/寬/厚)
  • 版次:1
  • 出版日:2018/01/10
  • 中國圖書分類:修持
定  價:NT$320元
優惠價: 9288
可得紅利積點:8 點

庫存:2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透過作者的闡述,發掘許多小說、電影、歌曲所蘊含的佛法哲理,並啟發自我。
◎一切法皆是佛法,本書雖為初學而講述,卻可讓讀者發起真如三昧,乃至大乘見道。
◎作者呂博士長年在海峽兩岸發揚佛學,對於佛法真義有精闢的分析。

本書大部分作品是作者在武漢市隱形人咖啡館讀書會的講稿,聽眾主要是對知識有廣泛興趣的青年朋友,因而本書以貼近年輕心靈的方式闡述,平易近人,卻不離正道。

大部分學佛的人過於拘泥出家師父的說法,因而忽略世間生活的傾向,這樣嚴重的取相分別,不但不能解脫,反而增加繫縛,還可能因為迷信而一頭栽進邪教,如果以愉悅的心情來學佛,不但沒有嚴重的取相分別,還比較容易得到解脫。

從文學作品、小說、電影、歌曲看見佛法的無遠弗屆,吳承恩《西遊記》、曹雪芹《紅樓夢》都是典範;還有作品在不經意當中創作出與佛學相關的作品,如電影《駭客任務》《全面啟動》《蝴蝶效應》和金庸小說《倚天屠龍記》等。

《紅樓夢》描寫了一百多個人的生活經歷,寫他們所受到的憂悲惱苦,乃至最後怎麼樣去開悟,讓我們彷彿經歷了許多世。在我看來,這種觀行跟現實生活中的觀行,價值是平等的,而且更有效率。在電影、小說中,你要是能夠看到東西,你在自己的生活當中一定也能看得到。

李元松教人吟詠《倚天屠龍記》是大有道理的!這樣發起的菩提心雖然只是世俗菩提心,卻可以做為很好的基礎,將來總會開始三大阿僧祇劫的成佛之旅。而且,小說裡面也有一些情節可以讓人漸漸契入勝義菩提心。

《駭客任務》和《全面啟動》這兩部電影,所探討的都是境界相,也就是「我所」。在這兩部電影裡頭,他們都能知道自己是在虛擬世界、是在夢境裡頭,所以境界相對於他們來講是如夢如幻,只不過他們認為那個能觀察的主體,卻是「真實的」。

呂真觀

誠信愛心家園董事長,《實證佛教通訊》發行人。1961年出生於臺灣省桃園市,著有專書《禪宗的開悟與傳承》和《實證佛教導論》,發表《寒山子的唯識體證》及《佛教的論證方法和解脫的原理》等論文。1979年開始閱讀佛經與禪門典籍並到處參訪知名禪師。2006年畢業於華梵大學東方人文思想研究所。隨後三年於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生院主修宗教學,2009年畢業,獲頒哲學博士學位。一生都在探尋真理,如今仍在繼續著永不止息的旅程。

【作者序】
這本書原名《如何發起真如三昧》,聽起來很專業,像是學佛多年的老參才用得上的修行祕笈。實際上,這本書的許多內容是在武漢市隱形人咖啡館的讀書會當中講的,聽眾主要是對於知識有廣泛興趣的青年朋友。他們對於佛教的態度也是如此,只想有概略的理解,並沒有打算過度鑽研。當初筆者也是這樣不務正業,花很多時間讀雜書,最後從事的是跟大學主修無關的工作,我很能體會這些朋友的心情。
相對而言,有些人把佛教當成最高的真理,只要是佛、菩薩或出家師父說的,他們便信受奉行。他們願意遵守嚴格的戒律,但是卻很少花時間了解真相,有些人還有忽略世間生活的傾向。這樣其實是取相分別特別嚴重的情形,不但不能解脫,反而增加繫縛,還可能因為迷信而一頭栽進邪教,受到神棍的控制。兩相比較之下,以玩票的心情來學佛,沒有嚴重的取相分別,還比較容易得到解脫。
從文藝作品契入佛法,吳承恩的《西遊記》和曹雪芹的《紅樓夢》都是典範,還有一些作品似乎是在不經意當中創作出與佛學相關的作品,例如電影《駭客任務》《全面啟動》《蝴蝶效應》和小說《七重外殼》。
現代禪李元松說,沒有俠義道精神的人就沒有辦法修行。他施設的道次第,有一條「吟詠《倚天屠龍記》」。《倚天屠龍記》的主角是張無忌,他是俠義道精神的代表。真觀年輕的時候不太喜歡張無忌,因為他沒有什麼頭腦,老是受人欺騙。倪匡有兩本書《我看金庸小說》和《再看金庸小說》,按照九品中正的方式去評等人物,如虛竹、張三丰、阿朱是上上人物,黃蓉是中中人物,岳不群、左冷禪、慕容復是下下人物。另外還有九品之外的,蕭峰、楊過、韋小寶是絕頂人物,令狐沖是神仙人物。倪匡給張無忌的評等並不高,只是中上人物。但是倪匡評為上上人物的趙敏,還有楊逍、范遙、殷天正那些明教高手都效忠張無忌,甚至為他犧牲生命也在所不惜。現在看來,張無忌的魅力來自他的菩提心,這在他拼命調合六大門派與明教時展現無餘,教眾死前的頌歌更將氣氛逼上頂點:

焚我殘軀,熊熊聖火。
生亦何歡,死亦何苦?
為善除惡,唯光明故。
喜樂悲愁,皆歸塵土。
憐我世人,憂患實多!
憐我世人,憂患實多!

讀到這裡,我相信很多人會被感動而發起菩提心,所以李元松教人吟詠《倚天屠龍記》是大有道理的!這樣發起的菩提心雖然只是世俗菩提心,卻可以做為很好的基礎,將來總會開始三大阿僧祇劫的成佛之旅。而且,小說裡面也有一些情節可以讓人漸漸契入勝義菩提心,例如峨嵋派的滅絕師太。
滅絕師太以名門正教自居,一心要剿滅魔教,張無忌是明教教主,自然是首要打擊的對象。周芷若受命於滅絕師太,色誘宋青書、殺害無辜,取得倚天劍與屠龍刀中的祕笈。後來真相大白,峨嵋派的卑鄙手段為武林同道所不齒,張無忌成為群雄領袖。《維摩詰經》說:「正道、邪道為二。住正道者,則不分別是邪是正,離此二者,是為入不二法門。」能夠住於正道的人,不會認為有絕對的正與邪,這才能夠離開煩惱,安住於一真法界、不二法門。反過來說,要是自認為正道,所以可以不擇手段地打擊邪魔外道,有這種觀念,反而會讓自己入於魔道。
如果正邪是黑白鮮明,事情會簡單很多,但是現實卻非如此。因為這個緣故,菩薩除了要有般若慧,還必須有方便智,才能夠觀察眾生不同的根器,給予最適當的教化。般若慧從觀行及諸佛菩薩受學而得;方便智除了從生活經驗當中獲得之外,還要向世間智者學習。金庸小說在這方面著墨不少,例如《笑傲江湖》講的是正教與魔教的鬥爭,正教當中有些人與魔無異,如岳不群和左冷禪;魔教之中也有如曲洋的正人君子,還有很多並非大惡、可以教化轉變的人如任盈盈、向問天等等。
許多作家被自己的煩惱所困,左衝右突,耗盡心力,仍然找不到出路,承受不了,有時便去尋死。他們一般都很喜歡讀書,也與別人交流,但是觀察與思維的方法各不相同,基本上都是自創的。他們喜歡觀察別人和自己心理的轉折,尋找背後的原因,想從煩惱當中解脫。因為這個緣故,他們忠於自己的想法,行為與見解沒有重大的矛盾。我認為,這些作家是緣覺種性的修行人,只是大部分還沒有分證解脫。緣覺的特點就是不樂意跟別人學──聲聞從他聞法,菩薩常隨佛學,這兩類人幾世便可以證得涅槃,只有緣覺生性喜歡自行摸索,必須十個大劫才能證得涅槃。不過,他們至少是出世間的種性。大部分的人從沒想過解脫,渾渾噩噩過活,就算再經過百劫、千劫、萬劫也不一定能夠開始修行。
作家的觀察能力都很好,甚至超過大部分的修行人,所以在文藝作品當中,你可以得到很多啟發。在咖啡館講《紅樓夢》時,有人問我怎麼樣從電影和小說中找到佛學角度的靈感,我回答:「我的修行方法是觀察世間的現象,找到隱藏的真相……我不是生在富貴人家,也不會有這麼多的女性朋友……現實中不可能去經歷賈寶玉的人生,但是透過小說,我多少可以體會到他的經歷。《紅樓夢》描寫了一百多個人的生活經歷,寫他們所受到的憂悲惱苦,乃至最後怎麼樣去開悟,讓我們彷彿經歷了許多世。在我看來,這種觀行跟現實生活中的觀行,價值是平等的,而且更有效率。在電影、小說中,你要是能夠看到東西,你在自己的生活當中一定也能看得到。」
《金剛經》說「一切法皆是佛法」,文藝即是在描述一切法,因此文藝即是佛法。心即是佛,佛即是法,這本書以一切的世間法指出佛心,故命名為《文藝佛心》。這本書雖然是為初學而講述,卻可以讓讀者發起真如三昧,乃至大乘見道。當然,只讀一本書就大乘見道是比較不容易,有興趣的人可以再讀《實證佛教修行方法》和《實證佛教導論》作為進階的教材。沒興趣的人也不用逼自己學佛,只要你耐著性子讀完這篇序文,已經跟佛法結了善緣,反正我有的是時間,哪怕是三個阿僧祇劫,總會等到你想學的時候。

改版序:文藝佛心
原序:如何發起真如三昧
《禪宗的開悟與傳承》讀書會紀錄
我看電影駭客任務
紅樓夢的佛學思想
心經所說的解脫與成佛方法
大乘起信論導讀
你想發起真如三昧嗎?
真如三昧的口訣
永不退轉
菩薩的旅歌
勸發普賢行願
無盡偈
默照銘
實證佛教研究中心

紅樓夢的佛學思想

◎隱形人
大家好,現在時間已經到了,但有些人還沒到,我們先講一些閒話。真觀在隱形人咖啡館辦過不少講座,包括〈大乘起信論導讀〉和〈心經所說的解脫與成佛方法〉,另外也講過《大般涅槃經》,評論過幾部電影。真觀都是運用第八識開演這些講座。第八識是唯識學所用的名詞,它能生萬法,在佛教的理論體系居於核心的地位。佛教的法義,可以用「三界唯心,萬法唯識」來概括,意思是說,現象界(六根、六塵、六識)全部都是第八識所出生的,在這個體系當中,第八識居於核心的地位。唐朝的趙州從諗禪師說第八識是「販私鹽漢」,意思是說,祂是一個販賣私鹽的人,每次都公然逃稅,大搖大擺地經過稅務局,但是大家都看不到祂。以唐朝的時空環境來說,這個詞非常貼切,但對於我們來說,最好叫祂什麼呢?最好叫「隱形人」(大家大笑),為什麼呢?你根本看不到祂。祂雖然隱形,卻是開悟禪師所認為的「真人」。臨濟義玄禪師稱它為「無位真人」,意思是說,祂是在現象界沒有處所的真人。我們所看到的人是假人,像大家看到真觀坐在這裡,聽到真觀講話,這是一個假人,但是另外有一個隱形人,跟假人存在一種奧妙的關係,必須用慧眼才能看到祂。

◎假不是真、不異於真
《紅樓夢》的主角是賈寶玉,另外還有一個奇怪的人物叫甄寶玉,知道這個人吧?這就是最有趣的地方。從甄寶玉和賈寶玉這兩個角色的安排,就知道曹雪芹是懂佛法的人。賈寶玉象徵著我們能夠觀察到的假人,為什麼說他是「假」?因為他存在的時間短,而且會不斷變遷。所謂的變遷就是他是從小到大,經過一個成長的過程,到衰老,最後會死掉,等到這個色身死掉的時候好像什麼都沒有了,所以說他是「假」,意思是暫時的存在。
法律界有個笑話。書記官拿著假執行的判決書,要拍賣一個人的財產。那個人說:「這是假執行,怎麼來真的?」假執行在法律上是指暫時的執行,在終審判決確定以前有效力,比如說一審判決之後,這個人已經得到勝訴了,就可以向法院提供擔保金,要求拍賣對方的財產,這樣叫「假執行」。假扣押、假處分也是來真的,都有法律上的效果。
所以,佛教承認有三界萬法的存在,並不是空無論。比方說在座的諸位都是活生生的人,但是我們都是暫時性的存在,這種暫時性的存在稱之為「假有」。相對於假,真就是永恆的存在。假我會承受很多痛苦,因為假我將來一定會死掉,在死掉之前還要受很多罪,比方說冷、熱、肚子餓、生病,為了生存必須努力工作,爭取相對稀缺的資源,才能夠活得稍微愉快一點。假我一定會跟煩惱相對應,大家能不能體會到這一點?如果你是永恆的存在,就不需要煩惱這些了,對不對?所以真、永恆這一邊,完全沒有煩惱;假、暫時存在這一邊,必然有煩惱。佛教的核心法義就在於:準確地區別「短暫存在」與「永恆存在」。把它們分別清楚,並且弄清二者的關係,這樣你就可以見到真理,找到究竟解脫的道路,這稱之為見道。
佛教的修行是為了斷除煩惱,證得聖賢的果位。大家所熟知的「阿羅漢」是解脫道的第四果。阿羅漢已經把煩惱都斷除掉,死後入無餘涅槃,以後不再有未來世的五蘊身。四果之前,前面還有初果(須陀洹)、二果(斯陀含)、三果(阿那含)。初果是解脫道的「見道位」,就是見到真理與解脫的方法。阿羅漢這個果位,一生當中不容易證得,但是初果就容易多了,經典中常常有記載:有人去請教佛陀或者聖弟子,佛陀或聖弟子跟他有一段問答,問答結束時,這個人已證得聲聞初果。除了解脫道之外,還有大乘佛菩提道,修習佛菩提道的人不取證無餘涅槃,不斷地再來世間度眾生,乃至究竟成佛仍然不取證無餘涅槃,利樂眾生永無窮盡。
學佛可以分為聞、思、修、證四個階段。曹雪芹的佛學程度至少是聞思佛法成熟的程度,也許已經到了修、證的階段。他寫《紅樓夢》是為了闡述真與假的佛學命題,因為這個緣故,讀者必須有這方面的背景知識,不然就沒有辦法懂得小說的宗旨。
小說自述來歷,乃是通過賈雨村與甄士隱這兩個人把《紅樓夢》這部小說從太虛幻境傳到人間來。網路上評論《紅樓夢》,說賈雨村就是「假語存」。這個部分基本是對的。另一個人物叫甄士隱,大家就弄不清楚了。有人說甄士隱是「真事隱」,說《紅樓夢》用假的語言文字、假的小說情節,來影射一件真正發生過的事情。這種想法似乎言之成理,但卻不是從佛法的角度來看待。《金剛經》說:「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佛教認為,世間的一切都是暫時存在的假有,並沒有哪一件事是真正發生過的事情;只有真識(第八識)和它所顯示出來的無為法「真如」、「涅槃」、「一真法界」才是「真」。大家可以參考《紅樓夢》第116回,太虛幻境的牌樓上寫著「真如福地」,可以證明曹雪芹所謂的「真」,即是佛教的「真如」,而不是現實發生過的某件事。
所以,甄士隱應該是「真識隱」或「真實隱」,意思是真實的東西(真識、第八識)我們是看不到的(因為能看到的統統都是假有)。我們剛剛說過,隱形人才是真人,這個「真識」就是隱形人。真識(第八識)不可見,但是我們要怎樣去找到它?關鍵是要了解「真」與「假」的關係,這正是《紅樓夢》的主旨所在。
今天剛來的時候,有一位朋友問我:「怎樣找到如來藏,怎樣找到第八識?」我有點驚訝,因為我在咖啡館講過許多次,大部分的人只想淺嘗,並不想深入,沒想到跑來一個人問我這麼認真的問題。這個問題很大,沒辦法三言兩語交待清楚,不過《紅樓夢》會給大家必要的線索。
很多人今天只是來隨便聽聽,這也是非常好的。《法華經》說,只要你跟佛教有一丁點的善因緣,都是「皆已成佛道」,也就是說,你未來成佛的道路已經鋪好了,雖然距離你成佛的時間還有多長我們不曉得,總之是結了一個很好的因緣。
《紅樓夢》有甄府與賈府,甄寶玉與賈寶玉,甄士隱與賈雨村,從這裡就可以看出,曹雪芹有強烈的意圖,想要利用《紅樓夢》闡述真與假的關係。真實與虛假的關係非常重要。如果它們完全沒有關係,我們都會很可憐──我們的五蘊身是虛假的,死掉以後什麼都沒有,就算有一個真實永恆的存在,跟我又有什麼關係?如果說真實就是虛假,這又不符合道理。幸好,真與假並不是沒有關係。《雜阿含經》講五蘊「非我、不異我」,意思是說:真我不是假我,但二者沒有什麼差異。(有人說:剛才你提到真跟假沒什麼差異,很多哲學文章也是這麼說的啊!)是的,真與假的關係在哲學裡面一直是個熱門話題,有些哲學家會參考佛教的理論。
佛教的基本理論是「三界唯心,萬法唯識」,這兩句是排比句,意思是一樣的,也就是說,第八識(心)會流注種子,形成三界萬法(欲界、色界和無色界合稱三界,三界相當於現象界)。以現代的觀念,「種子」相當於「資料」或「數據」。例如電腦通過周邊設備將資料往外輸出,就會變成影像、聲音。我們可以透過鍵盤、滑鼠等周邊設備往內輸入。我們在屏幕看到的資料,在硬盤當中有另一個版本,要是忽然停電,屏幕的資料會被毀掉,但是硬盤的資料可以保存下來,可以再重新輸出到屏幕。所以,我們可以說:「屏幕的資料不等於硬盤的資料,但是二者沒有什麼差異。」
《紅樓夢》的主角是賈寶玉,但另有一個甄寶玉,他跟賈寶玉是兩個人,但長得一模一樣,性情也雷同,這是在影射:真我不是假我,但二者卻沒什麼差異。佛教主張,五蘊(色、受、想、行、識,色蘊為肉身,其餘四蘊為心理功能)與山河大地都是資料輸出之後的結果,而行蘊(身行、口行和意行)則可以改變內存的資料。五蘊只能短暫存在,因此是假我。第八識內存的資料可以永久保存,稱為真我。假我不是真我,但是跟真我卻沒有什麼差異,這就是《雜阿含經》講的五蘊「非我、不異我」。曹雪芹顯然懂得這個道理。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