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瀏覽紀錄
【反詐騙】接到不明來電說:升等為「高級會員」「購物滿意度調查」,這是詐騙!請絕對「不要依照指示操作ATM或網銀」
1/1
庫存:1
民國舊事(簡體書)
人民幣定價:36元
定  價:NT$216元
優惠價: 65140
可得紅利積點:4 點

庫存:1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本書按專題分類,分為辛亥五廢、民國逸聞、民國趣聞三大塊,每一塊各有十篇左右專門文字,記錄了刺客、公義、辮子、新學、變法等民國故事。內容不泥古,觀點有新意,圖片添新姿,值得一讀。


介子平,1964年生,供職某出版單位。出版有《青燈》《煙霏云斂》《少年文章》《消失的民藝:年畫》《褪色的記憶——連環畫》《雕刻王家大院》《風華丹青》《大韻書法》《田園將蕪》《苦酒微甘》《此間少年》《民國文事》《畫說山西古代壁畫》《我是編輯》《晉九:山西歷史文化隨筆》等專著。


辛亥五廢 / 001

廢纏足 / 002

廢辮子 / 015

廢鴉片 / 027

廢太監 / 046

廢“萬歲” / 061

民國逸聞 / 071

亂世刺客多 / 072

私交與公義 / 077

因何不幸福 / 081

各國變法,無不從流血而成 / 086

清亡于道 / 100

從宣統四年說起 / 116

孔祥熙與銘賢學校 / 122

習俗移人 / 134

民國趣談 / 147

有錢的出錢 / 148

借戲說事 / 153

筆桿子槍桿子 / 157

別字不光有趣 / 162

新歷舊歷 / 168

閻錫山宴請泰戈爾 / 172

表象的服裝符號 / 175

吃瓦片 / 181

祈 雨 / 184

外交面子 / 191

盜也有道? / 205

后 記 / 218


亂世刺客多

暗殺不是最好的手段,卻是不得已的選擇。暗殺乃弱者的強聲,刺客具有標桿作用,不能消滅敵對集團,但可消滅集團中的個人;不能改變政策,卻能樹立信心。

政治紛爭、風云際會之時,總伴隨著暗殺現象的出現。光緒二十九年(1903),江天祥在《政體進化論》中道:“嘗考各國獨立之已事,大抵可劃為三時期:首言論,次暗殺,終乃大舉。”戰國時期,為刺客多發期,《史記 ? 刺客列傳》記述了曹沫、專諸、豫讓、聶政、荊軻、高漸離六位節義之俠,之所以選擇這些輕死重節之士,蓋因其行為影響到了歷史的進程。其中最為著名者為杖劍去國、圖窮匕見之荊軻,最為感人者乃漆身為厲、吞炭為啞之豫讓。李敖在《搶救》一文中對俠客進行了分類:“這兩個大類一類是專諸型,一類是荊軻型,專諸型的俠客為私人的小目標賣命;荊軻型的俠客卻為國家的大目標獻身。這兩個人都被司馬遷記載在《史記》里,并且放在刺客列傳一章里。司馬遷是最能欣賞俠客的,可惜他沒能指出他們獻身的大目標和小目標。”極具英雄情懷的太史公,站在審美與贊賞的角度看待刺客行為。清人吳見思在《史記論文之刺客列傳》中說:“刺客是天壤間第一種激烈人,《刺客傳》是《史記》中第一種激烈文字。”

晚清時期亦然,光宣年間,全國有智識、有血性者,可算沒有一個不是革命黨人。主義雖全同,但手段卻有異:一派注重種族革命,說是只要把滿洲人攆跑了,不愁政治不清明;一派注重政治革命,說是把民治機關建設起來,不愁滿洲人不跑。革命速成,唯暗殺最為奏效。刺客中的著名者有陳天華、吳樾、陸皓東、秋瑾、熊成基、彭家珍、史堅如、汪精衛等。與古時義士不同,參與者并非兇神惡煞,皆浩然英風之書生。蘇曼殊、章太炎、蔡元培、陳獨秀等人也曾參與暗殺行動。1905年,蔡元培在東京加入同盟會,參加秘密小組研制炸藥。在其《自寫年譜》中有過詳細記載:“我等仍繼續籌制炸彈,炸藥易制,而王君小徐遍訪上海五金店,未有能代制精便的彈殼者。黃君克強及蒯君若木自東京來,均攜有彈殼若干,裝藥后,由孫君少侯密送南京。”陳獨秀與吳樾曾相爭刺殺清廷五大臣,其時吳樾問:“舍一生拼與艱難締造,孰為易?”陳獨秀答曰:“自然是前者易后者難。”吳樾曰:“然則,我為易,留其難以待君。”吳樾立即北上赴義,時年廿五。他們的極端行為旨在使專制者心驚膽戰,同時喚起民眾的民主意識和反抗專制政府的勇氣。吳樾還說:“排滿之道有二:一曰暗殺,一曰革命,暗殺為因,革命為果。今日之時代,非革命之時代,實暗殺之時代也。”但魯迅不這么認為,他在答許廣平問暗殺事時說:“第一,這不是少數人所能做,而這類人現在很不多,即或有之,更不該輕易用去;還有,是縱使有一二回類此的事件,實不足以震動國民,他們還很麻木……”龔煒《巢林筆談》評說博浪沙事云:“博浪沙一擊,事雖未成,而六國后之起兵亡秦,肇端于此。”這或許就是那個時代暗殺所能起到的作用。

鄒容于光緒三十年(1904)因蘇報案與章太炎同禁上海西牢,章判三年,鄒判二年。次年正月,鄒患病甚劇,于二月二十九日瘐死于獄中,由劉三收其骨密葬滬西華涇鄉,外間鮮有知者。據喻血輪《綺情樓雜記》載:“迄光緒三十二年(1906)夏,天津探訪局總辦楊以德忽密報巡警部尚書徐世昌,謂鄒容秘密入京,圖謀革命。徐聞訊,大為驚駭,飛飭內外警廳戒嚴,并搜查各客棧及廟宇寺院,凡青年旅客,俱遭逮問,時距鄒容謝世,已一年又半矣。清吏之慌張,殊使人失笑。按楊以德在庚子前,原為火車檢票員,拳亂時頗獲橫財,遂捐一雜職,夤緣入采訪隊,工諂媚,善迎合,經其逮捕羅織成獄者,不勝枚舉。洎袁世凱任直隸總督,遂報捐知府,旋保道員,袁于天津設探訪局,楊遂得充總辦矣。楊知袁之注意革命黨,遂收羅國父及康、梁、章太炎、鄒容諸人肖像,陳列室中,日夕諦觀,自謂能捕得其一,則京堂可操左券矣。如上述密報鄒容入京,即其京堂夢中誣妄事類之一。”死鄒容能嚇倒活徐世昌,也足見晚清暗殺之頻繁,刺客之無畏。

秋瑾也是刺客型性格,長身玉立,雙眸炯然,風度異于庸流,是一位梳頭的爺們。光緒二十九年(1903),為籌措日本留學經費,曾向公婆伸手要錢。據其夫侄王蘊璉《回憶嬸母秋瑾》云:“秋瑾嬸母曾問她家娘要錢,家娘不理她,秋瑾嬸母就把刀子向桌上一砸,揚言要殺一人。她家娘家爺見她這樣兇猛,就要管家的拿了四千元給她。”1907年7月6日,徐錫麟在安慶起義失敗,其弟徐偉供詞牽連秋瑾,泄露金華起義計劃。10日,她已知徐失敗消息,卻拒絕要她離開紹興的一切勸告,表示“革命要流血才會成功”,遂遣散眾人,毅然孤守大通學堂。14日下午被捕,其堅不吐供,僅書“秋風秋雨愁煞人”,別無他語。翌日凌晨,被押紹興古軒亭口刑場,慷慨就義。

民初,宋教仁被刺殺,梁啟超寫下了《暗殺之罪惡》的文章,文中道:“有人以為,暗殺了這種對國家舉足輕重的人物,政局必然跟著大變化。其實不然。某名士之死,對政局轉變的好壞雖有所影響,但無法根本改變。況且政治現象是由全社會勢力所造成,其嶄露頭角的人物,不過是此種社會勢力所代表。若暗殺的是第一流的好人,則第二流的好人必繼而代之,但第二流的好人,沒有第一流的好人賢明,這就會減緩或推遲社會的進步。若暗殺的是第一號的壞人,則第二號的壞人也會繼而代之,而第二號的壞人比第一號的壞人更差,則會使社會的惡分量增加,效果更壞。”到底是文章大家,思辨之至,將眾人對暗殺的紛紜認識,一語破解。宋教仁被暗殺前,摯友徐血兒勸之曰:“先生此行,責任甚重,顧宵小多欲不利于先生,恐前途有不測之險危,愿先生慎重防衛。”答曰:“無妨,吾此行統一全局,調和南北,正正堂堂,何足畏懼?國家之事,雖有危害,仍當并力赴之。”陳其美也勸其提防,宋狂笑道:“只有革命黨人會暗殺人,哪里還怕他們來暗殺我們呢?”1913年3月,袁世凱發電邀請宋教仁“速赴北京,商討國是”。3月20日晚10時50分,黃興、陳其美、廖仲愷等人至上海車站,為宋教仁送行。宋教仁剛進入月臺入口,這時,“突于宋君背后閃出一人,出手槍連發三出。第一出中宋君右肋,斜入腹部;第二出向黃克強身邊掠過;第三出從吳君頌華胯下而過,幸未傷人”。(見《宋教仁傳》)然除革命黨人搞暗殺,還有誰會使暗殺之術?迨宋案發生后,租界巡捕房搜查兇手武士英不獲,卻發現了應桂馨的名片,從而逮捕了應桂馨,并抄出大批原始文件,才暴露了其背后指使人和經費來源實出自北京的國務院內務部的一位秘書洪述祖。宋逝未幾,武士英于囚牢中毒而死,未幾洪述祖亦畏罪潛逃,趙秉鈞亦猝斃。此案盤根錯節,撲朔迷離,有說袁世凱指使趙秉鈞暗殺者,有說趙秉鈞擅自暗殺者,還有說國民黨人陳其美因派系斗爭暗殺者。宋教仁死后,黃興撰一挽聯:“前年殺吳祿貞,去年殺張振武,今年又殺宋教仁;你說是應桂馨,他說是趙秉鈞,我說確是袁世凱。”

為宋教仁送行的廖仲愷,于1925年8月20日也遇刺身亡,兇手亦不知是誰。與先期的暗殺不同,這批刺客雖有干練兇殘的職業果敢,卻無坦蕩磊落的襟懷氣度——刺客也要有刺客的風范與尊嚴。


購物須知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特別提醒:部分書籍附贈之內容(如音頻mp3或影片dvd等)已無實體光碟提供,需以QR CODE 連結至當地網站註冊“並通過驗證程序”,方可下載使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45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60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