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反詐騙】接到可疑電話該怎麼辦?提醒您「不碰不說」。聽到「訂單錯誤要操作ATM/網銀就是詐騙」!
1/1
庫存:3
我的(不)完美人生
定  價:NT$360元
優惠價: 9324
可得紅利積點:9 點

庫存:3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書摘/試閱

本書特色
◎ 紐約時報暢銷作家、電影《購物狂》系列小說天后蘇菲˙金索拉2018最新浪漫小說!
◎ 英國與美國Amazon網路書店皆給予近五顆星好評推薦!
◎ 以時下流行的instagram、facebook為主題,再掀都會小說風潮

紐約時報暢銷作家、電影《購物狂》系列小說天后蘇菲˙金索拉2018最新浪漫小說!
英國與美國Amazon網路書店皆給予近五顆星好評推薦!
以時下流行的instagram、facebook為主題,再掀都會小說風潮
    凱蒂˙布雷納擁有一個人人稱羨的完美生活:住在倫敦都會區的公寓、一份夢幻頂尖的工作,還經營著一個光鮮亮麗的社群帳號……

好吧,事實是這樣的:

所謂的公寓是她和怪咖室友分租的小到不行的房間;為了省錢,每天通勤的路途也是噩夢一場,在公司更是毫無存在感的菜鳥;雖然她在社群分享的夢幻照片不完全是真的,但總有一天會實現的,對吧?
直到有一天,她邪惡又刻薄的上司無預警將她開除,不得已之下,她只好放棄夢想、離開倫敦,搬回老家經營的農場重新生活……
只是她沒想到,老天竟然送上一個千載難逢的復仇機會,凱蒂該好好報復這個毀了她畢生努力的女魔頭,然後設法奪回她的工作?又或者,事情的表面永遠都不如妳的想像,也許妳和最痛恨的人,反而有著最多的相似點……?


 

蘇菲˙金索拉Sophie Kinsella

金索拉是說喜劇故事的高手,她擅長融合都會女性的真實生活經驗與幽默的元素,創作新鮮的題材。自從《購物狂》系列熱賣後,被奉為「都會小說」的代表作家,更一舉榮獲《紐約時報》及《出版家週刊》的暢銷書排行榜作家,甚至電影公司買下版權登上大螢幕。
金索拉擅長將幽默的元素融入筆調之中,深刻描繪都會女性真實又爆笑的生活經驗。用幽默詼諧的文字傾吐內心的正面感受不僅是她一貫的風格,也是她最令讀者傾倒的創作特質。 
《我的不完美人生》為金索拉最新單本小說,描述一名職場菜鳥的都會冒險故事,幽默配方保證再次讓人開懷大笑。


譯者
葉妍伶

英國愛丁堡大學翻譯研究所畢業、國立師範大學翻譯研究所口譯組畢業。譯有《消失的愛思蜜》、《愛情失憶症》、《愛情的抉擇》、《下一個永遠》、《遇見你之前》、《你轉身之後》等書。

各家媒體好評

˙讓我笑到無法自拔!我愛死這本書了!──喬喬˙莫伊絲/《遇見你之前》作者
˙閱讀蘇菲活潑、幽默的文字絕對會讓你無法停止大笑……前所未有的新鮮故事一定會讓你精神一振!──《周日郵報》
˙一齣溫暖人心、教人重新思考人生意義的喜劇。──《周日鏡報》
˙一個關於友情、愛情還有將現實生活活得精采的故事。──《今日美國報》
˙我是金索拉的超級書迷!這是部輕快的都會冒險喜劇!──《每日郵報》讀者

2.
接下來的一個多小時,大家各自工作、相安無事。狄米緹在辦公室裡面開視訊會議,我處理完了一疊問卷,蘿莎拿了一罐精品甜點讓大家分著吃。我正納悶著該幾點午休,這時狄米緹又從她的門口探出頭來。
「我需要……」她的眼神掃視辦公區,最後落在我身上。「妳。」
「妳現在忙什麼?」
「我?」我心頭一喜。「沒什麼。我是說,我在工作。我是說──」
「妳可不可以過來幫我處理一個有點──」狄米緹式暫停──「不一樣的事情?」
「可以!」我努力鎮定,不要聽起來太慌張。「當然!沒問題!」
「給妳五分鐘,好嗎?」
「五分鐘。」我點點頭。「我就過去。」
我回神面對工作,但所有的字這時都模糊了起來。我的頭興奮地天旋地轉。有點不一樣的事情,那會是什麼?可能是新客戶……建網站……劃時代的品牌概念,狄米緹想獨創一格……不管是什麼,這是我的機會,這是我在等待的浪!
我的胸口愉快甜蜜地鼓脹了起來。我寄了那麼多電子郵件給她並沒有白費工夫!她一定一直都有在看我的點子,她覺得我有潛力、一直在等最完美、最特別的專案……
我拿出筆記型電腦和抽屜裡的檔案夾時,雙手竟然微微發顫。拿我最近整理的功課給她看也無妨,是不是?我補了唇膏,又噴了一點香水。我得看起來精明俐落。我要搞定這一切。
過了四分半鐘,我椅子往後一滑,感覺有點不自然。出發囉!迎浪而起。我的心臟怦怦跳,感覺四周比平常更明亮──但當我穿越所有人的辦公桌走向狄米緹的門口時,我努力地看起來若無其事。酷!就像:對呀,狄米緹和我只不過是要一對一聊聊,我們要腦力激盪一下。
喔,我的天啊,如果是個超級大案子怎麼辦?我突然腦中浮現我和狄米緹在辦公室熬夜的畫面:我們請中國餐館外送便當、一起進行著前所未見的專案;或許會由我來簡報……
我可以跟我爸說這件事,或許我今晚就可以打給他。「嗯,嗨?」我敲敲狄米緹的門,推出一個縫。「凱絲!」她高聲叫。
「其實,我的名字是凱特。」我冒昧糾正。
「當然了!凱特。太好了,進來。那,我希望妳不介意我請妳──」
「當然不會!」我馬上說。「不管是什麼,我都會全力以赴。我的專長是設計,但我對企業識別、行銷策略、數位機會都很感興趣……不管……」
我實在廢話連篇。閉嘴,凱蒂。
該死,我是說:閉嘴,凱特。我是凱特。
「好,」狄米緹心不在焉地應著,她剛打完一封電子郵件,送出去之後轉過頭才驚訝地發現我的筆記型電腦和檔案夾。
「這是要做什麼?」
「噢,」我臉一紅,尷尬地把檔案夾拿起來,「我只是……我帶了一些東西過來……一些想法……」
「喔,隨便找個地方放。」狄米緹一點也不在乎,然後就翻箱倒櫃了起來,「現在呢,我實在很不願意這麼做,但我實在沒辦法。我的行事曆一團亂,我今天晚上又得去參加頒獎典禮。我是說,我可以請人家很快地吹個頭髮,但補染髮根就沒辦法了,所以……」
我實在聽得毫無頭緒──但她接下來就拿出一個紙盒在我面前揮。是「可麗柔染髮劑」!那一刻我腦子都要爆炸了。我心想:我們要幫可麗柔改造品牌?我要重新打造可麗柔?噢,我的天,這太猛了──
但現實馬上打擊我。狄米緹看起來一點也不興奮,不像是要重新打造國際品牌的人。她看起來很無聊,甚至有點沒耐心。這時我的大腦才開始處理她剛剛說過的話……「補染髮根就沒辦法了……」
我仔細地看著紙盒。可麗柔輕鬆居家髮根上色劑。深棕色。十分鐘搞定!
「妳是要我……」
「妳真是天使。」狄米緹露出她魔力的笑容。「我今天一整天只有現在有空。如果妳一邊弄,我同時回信,妳不介意吧?妳最好戴上手套。噢,小心不要滴到地毯上。或許妳去找條舊毛巾或什麼的來舖一下吧?」
她的髮根。這個特殊、完美的專案就是補染她的髮根。
我就要在大浪中滅頂了。全身濕透、苟延殘喘,雙腳還被海草纏住,我就是個廢渣,面對現實吧,她才不是踏出辦公室欽點我。她真的知道我是誰嗎?
當我走出門外,心想著天大地大我要去哪裡找一條舊毛巾來舖地毯時,麗茲饒富興趣地抬起頭看著我。「是什麼大事啊?」
「噢,」我揉揉鼻子,想拖點時間。我實在沒辦法掩飾我有多失望。我覺得自己蠢爆了。我怎麼會以為她要我重新打造可麗柔?「她要我幫她補染髮根。」我盡量不當一回事。
「幫她補染髮根?」麗茲重複我的話。「什麼?上色嗎?妳是說真的嗎?」
「太過分了!」蘿莎加入話題,「妳的職務內容根本沒有這一項!」
辦公室同事紛紛站起來,我感覺到他們在同情我,或憐憫。
我聳聳肩。「沒關係啦。」
「這比馬甲還誇張。」麗茲慎重地說。我聽說過整個團隊有一次聯合起來幫狄米緹拉拉練,讓她可以穿上馬甲禮服,那件明明就太小了,她卻不承認。(最後他們得用衣架和蠻力。)但顯然補染髮根比馬甲事件更卑微。
「妳知道,妳可以拒絕她的。」蘿莎是整間辦公室最好辯善戰的人,但連她都有點不確定。事實上,當妳是整個競爭激烈的產業裡最資淺的一員,妳什麼都得做。她清楚,我明白。
「沒關係啦!」我努力保持聲音輕快。「我一直都覺得我擅長美髮。如果混不下去,我也可以考慮當髮型師。」
這句話贏得全場歡笑,蘿莎送了我一塊超級昂貴的餅乾,那間烘焙坊就在街角。所以我的境遇還不算太糟。我從女廁拿了幾張紙巾,心想著:我要把扭轉局勢、化危機為轉機。這雖然不是我心想的那種一對一會議,但畢竟還是給了我和狄米緹獨處的機會,不是嗎?或許這還是我的浪。
但,喔!天啊!斃了我吧。
我現在知道我混不下去也沒辦法當髮型師了。別人的頭皮好噁心,就算是狄米緹的頭皮也一樣噁心。
我才正要把黏答答的染髮劑塗上去,就已經不太敢看了。我不想看到她頂上蒼白的頭皮或一點一點的頭皮屑。或是發現她多久沒補染髮根了。
我想,她應該不久前才染過。我根本看不到任何白髮:她太偏執了,但也很合理;狄米緹超在乎她的年紀,還有我們比她年輕多少。不過她為了不顯老,會第一手掌握所有網路笑話、名人八卦,和所有新品牌以及所有……事。
狄米緹是所有人類中最能掌握趨勢潮流的人。她總是搶在別人前面就能擁有最新的產品。新一季H&M必備單品她也比任何人都提早入手。別人得在旗艦店外面徹夜紮營才能搶到──狄米緹就是有辦法拿到。
或者,以餐廳來說。她年輕的時候替好幾間知名餐廳負責行銷,所以她人脈超廣。她只去剛開幕的餐廳,或甚至是未開幕試營運的餐廳,只有像她這樣特別又重要的人才進得去。一等到餐廳對外營運,或在《泰晤士報》上大受好評的時候,她就會不屑一顧地說:「喔,以前還不錯啦,最近已經走下坡了。」然後又到別處嘗鮮。
所以她不好搞,要獲得她的認同不容易。她週末總是過得比別人豐富、她度假體驗總是別人精采。別人在街上碰到明星就已經很開心了,她則是和大明星一起上過學,或者是認識大明星的誰誰誰。
但今天,我絕對不要退縮、我要妙語如珠,然後,等時機成熟,就要有策略地採取下一步。我只是得先想好那策略的下一步是什麼──
「準備好了嗎?」狄米緹對著螢幕瘋狂打字,完全忽略我。
「好了!」我又拿刷子沾上一點染髮劑。
「如果要我給妳們年輕女孩一點建議,就是不要長白頭髮,實在太無趣了。不過──」她略轉頭看我一眼──「妳的頭髮是鼠灰色,應該看不出差別。」
「噢,」我有點不知所措,「嗯……這樣也好?」
「對了,漢娜現在怎麼樣?可憐的小傢伙,我希望我講的話能讓她放心一點。」狄米緹滿意地點點頭,啜了一口咖啡,而我張目結舌地在她後面說不出話來。她那麼說是想要讓漢娜放心一點?
「這個嘛……」我不知道該說什麼。「嗯,我想她應該沒事。」
「太好了!」狄米緹精神大振繼續打字,而我默默地教訓我自己。加油啊,凱蒂。
我是說,加油啊,凱特。是凱特!
我人在這裡,在狄米緹的辦公室裡,只有她和我。這是我的機會。
我明快地做了個決定:我要拿我替「藍洗」做過的設計給她看。只不過,我不能攤在她桌上要她看。我得自然一點,先聊聊、和她混熟一點。
我在狄米緹的巨幅剪貼板上尋找靈感。我只進來過這間辦公室幾次,但我每次進來都會看看剪貼板上面有什麼新玩意。這就像狄米緹的華麗人生,有許多圖像、布樣、紀念品。這上頭有她創造的品牌,有些罕見的特殊字型、陶瓷文物或中世紀經典家具的照片。
也有她的簡報或參加盛會的照片;有些全家福相片,他們去滑雪、航海或全家站在風景如畫的海灘上,每個人都穿著最上相的衣服。他們看起來完美至極。她先生是智庫裡的超級金頭腦,他在那張照片裡穿著黑色西裝,陪她出席某個紅毯活動;他們親暱地挽著手臂,看起來高雅又聰明。狄米緹是個絕不將就的人。
我該問她小孩最近好嗎?不行,這太隱私了。我的眼神還在四處飄移,只見到各處都堆滿了文件;這是另一個讓莎拉抓狂的點:每次狄米緹要她把電子郵件印出來她就受不了。我常聽到她在辦公桌上嘟嚷著:「在妳他媽的螢幕上看信!」
一旁的書架上,狄米緹有很多關於品牌、行銷和設計的書籍。幾乎都是經典教科書,但有一本我還沒看過──很舊的平裝本,書名是《我們的視野》,我仔細地多看了一眼。
「《我們的視野》寫得好嗎?」我問。
「好極了,」狄米緹暫時停下手,「那是八○年代設計師之間的對話錄,經常給我靈感。」
「那我可以……借來看嗎?」我鼓起勇氣問。
「當然。」狄米緹轉過頭,很驚訝的樣子。「別客氣,希望妳喜歡。」
我把書本拿下來的時候,注意到架上旁邊有個小盒子。那是狄米緹最知名的佳作──「紅蕃葡萄乾盒」,上頭還有精緻小巧的紅色藤蔓把手。現在每個人看到藤蔓把手都很習以為常了,沒人仔細端詳過。
「紅蕃葡萄乾一直讓我很好奇,」我脫口問,「妳那時候怎麼會想到要用藤蔓把手?成本一定很貴吧。」
「噢,很貴啊,」狄米緹點點頭,繼續打字,「當時要說服客戶簡直是一場夢魘,但最後奏效了。」
用「奏效」來形容實在是太輕描淡寫了。當時造成廣大迴響,紅蕃葡萄乾的銷售業績一飛衝天。我看過相關報導。
「那,妳是怎麼辦到的?」我繼續追問。「妳怎麼說服客戶?」
我這麼問不是為了找話題,而是真的想知道。因為或許有一天我也會負責專案,我也想放一些非常昂貴的素材,客戶可能很難應付,但我那時會想起狄米緹的智慧、贏得客戶的認同。我就像功夫熊貓一樣青出於藍,只是不會功夫。(或許吧。)
狄米緹不打字了,她轉過身來,好像她真的對這問題很感興趣。
「我們的工作呢,」她認真地說,「就是在尋求平衡。一方面要傾聽客戶的意見、解讀他們的想法、回應他們的需求;但另一方面,我們也要有勇氣提出獨樹一格的想法。妳要捍衛妳的信念,需要一點擇善固執。沒錯吧?」
「沒錯。」我想盡量看起來擇善固執。我放低我的雙眉,堅定地握著染髮刷,希望我整個人看起來就散發出那種氣勢:擇善固執、機伶敏銳,資淺但聰明,讓她耳目一新、值得把名字好好記住的菜鳥。
但狄米緹好像沒注意到我擇善固執、機伶敏銳的態度。她又轉回去看電腦。快動腦,我們還能聊什麼?她又要打字之前,我趕緊說:「那,嗯,妳去過馬里波恩的新餐廳了嗎?那間混搭英倫風的尼泊爾餐廳?」
這就像貓草一樣,我提起當下最新潮的餐廳,狄米緹就上鉤了。
「我去過了,」她好像很驚訝我竟然問起這件事,「我幾個禮拜前去的,妳去過了嗎?」
我去過嗎?
她在想什麼?我怎麼可能吃得起一盤二十五英鎊的餃子?但我總不能說:沒有,我只是在美食部落格看過,因為我只能畫餅充飢。因為倫敦是全球生活物價第六貴的城市,妳難道不曉得嗎?
(想開一點,新加坡物價比倫敦還貴,讓妳忍不住納悶著:新加坡為什麼每樣東西都貴得要命?)
「我打算去吃吃看,」我想了一下才說,「妳覺得怎麼樣?」
「讓我驚艷!」狄米緹點點頭。「妳知道每一張餐桌都是在加德滿都手工打造的嗎?料理很挑戰妳的味蕾,但很樸實、非常考究;全都是有機食品,這是當然囉。」
「當然了。」我配合她正經不說笑的口吻。我想,如果狄米緹要在問卷上填寫她的信仰,那就是有機食物。
「那主廚不是和『請慢用』的主廚同一個人嗎?」我又多沾了一點染髮劑。「他不是尼泊爾人。」
「他不是,但他有一個尼泊爾顧問,而且他也在那裡待了兩年……」狄米緹又轉過來讚賞地看了我一眼。「妳很懂餐廳,對不對?」
「我喜歡美食。」
這是真的。有的人著迷星座專欄,我迷的是美食評鑑。我甚至還列了一張口袋清單,寫下所有我將來必訪的頂級餐廳。有一天我和朋友菲菲聊起來的時候只是好玩開始寫,後來這張清單就一直留在我身邊,像護身符一樣。
「那妳覺得『鹽岩』怎麼樣?」狄米緹問,好像要測試我。
「我覺得去一定要點海膽。」我毫不遲疑地回答。
每個人都這麼說,所有評論、所有部落格都推薦那裡的海膽。
「海膽,」狄米緹點點頭,微蹙著眉,「對,我也聽人家這麼說。我那時候應該要點海膽的。」
我看得出來她有點懊惱,她錯過了那道必吃的料理。她會回去彌補。
狄米緹轉過來,透視般地飛快瞟了我一眼──又馬上轉回去看電腦。「下次我們有美食的案子,我就把妳拉進來。」
我簡直要飛上天了。這表示狄米緹認同我嗎?我真的要展翅高飛了嗎?
「我有在伯明罕參與過『披薩王國』的新品發表會。」我馬上提醒她,我有寫在履歷上,但她應該已經忘了。
「伯明罕。」狄米緹心不在焉地重複我說的話。「沒錯。」她認真地打了幾行字,然後又說,「妳說話沒有伯明罕腔。」
喔,天啊,我絕對不要坦露那段西部鄉村姑娘離鄉背井的故事,太丟臉了。再說,誰在乎我從哪裡來?我現在是倫敦人了。
「我猜我就是沒什麼口音吧。」我趕緊結束這話題,完全不想討論我從哪裡來,我想要繼續朝目標進攻。「那,嗯,狄米緹?妳知道我們不是準備要向『藍洗』提案嗎?那個,我自己畫了幾張草圖,有新標誌和包裝,用空檔做的。我在想,或許可以拿給妳看看?」
「好啊。」狄米緹鼓勵地點點頭。「做得好!寄給我。」
她每次都這樣,總是充滿熱忱地說:「寄給我!」但寄了以後又石沉大海,絕對沒有回音。
「好。」我點頭。「太棒了,或我現在給妳看也可以?」
「現在?」狄米緹模稜兩可地,伸手要拿一個塑膠檔案夾。她說要擇善固執,不是嗎?我小心翼翼地把染髮劑放在書架上,快步去拿我的設計草圖。
「那,這是盒子封面……」我把印出來的圖放在她面前。「妳可以看到我處理過的字距,並保持藍色色調,維持品牌識別……」
狄米緹的手機響了,她立刻抓起來。
「喂,羅伊?有,我有收到你的訊息。」她專注地點點頭。「讓我抄下來……」她拿起我的草圖,翻過去,在背面寫下一串數字。「六點。好,沒問題。」
她把手機放下,不假思索就把那張紙對摺又對摺,收進包包裡,然後抬起頭看著我才回過神。「噢,抱歉,那張是妳的,對不對?可以給我嗎?那號碼很重要。」
我直盯著她,血液衝上腦門。我不知道要怎麼回應;那是我的設計,我的設計。我正要給她看,不是什麼便條紙。我該說什麼嗎?我該捍衛自己嗎?我的心情直往下墜。我覺得好蠢,我人站在這裡,一心以為──或期盼著──我們可以好好認識對方,她會注意到我……
「該死。」狄米緹打斷我的思緒,驚駭地盯著電腦。「該死,喔,天啊。」
她毫無預警就把座椅往後推,撞上我的腿。
我大叫一聲,「噢!」但我不確定她有沒有聽到:她太焦躁了。她從辦公室玻璃牆面往外看,然後低下頭。
「怎麼了?」我忍痛說,「發生了什麼事?」
「艾力克斯在路上!」她大概以為這麼說我就會懂。
「艾力克斯?」我呆呆地重複著,艾力克斯是誰?
「他剛剛才發信給我。我不能讓他看到這模樣。」她指指她的頭,這時亂七八糟、滿頭染髮劑,至少還要再等五分鐘。
「去電梯口,」她急著說,「攔截他。」
「我不知道他長什麼樣子!」
「妳去了就知道!」狄米緹不耐煩地說,「叫他半小時後再回來,或發電子郵件給我。絕對不要讓他進來。」她的手舉到頭邊好像要把自己遮起來。
「那妳染到一半怎麼辦?」
「沒事。妳的工作結束了,我只要等一會兒沖掉就行了。快去!去啊!」
喔,老天,狄米緹的慌張會傳染,我沿著走廊快步向前,覺得緊張無比。但如果我沒逮到這個艾力克斯呢?如果我不認得他呢?他到底是誰?
我走到電梯門口等。門一開,走出來的是麗茲和蘿莎,她們經過我身邊時不明所以地朝我瞄了一眼;第二道電梯沒停就直接下一樓了;第一道電梯這時又停在我們的樓層,然後……叮!門開了,走出一名我從未見過的高瘦男子。狄米緹說的沒錯,我馬上就認定是他。
他一頭棕髮,不是褐色,是深栗色,躍然於眉稍。他年約三十歲,臉型很迷人,就是那種顴骨俊俏、笑容開朗的人才會擁有的臉型。(他沒笑,但妳看得出來:當他笑起來,一定很開朗,我敢說他的牙齒也很好看。)他穿著牛仔褲和淺紫色襯衫,手上捧滿了寫著中國字的盒子。
「艾力克斯?」我問。
「被逮到了。」他轉頭看著我,很感興趣的樣子。「妳是哪位?」
「嗯……凱特。我是凱特。」
「嗨,凱特。」
他的棕色眼睛打量著我,好像想在最短時間之內知道很多我的背景。平常我一定會很不自在,但這時我滿腦子只有這項任務。
「狄米緹要我帶話給你,」我對他宣布著,「她說能不能請你半小時後再來見她?或改用電子郵件討論?她現在……嗯……手上有其他事情在忙。」
我心裡想的是她頭上在忙,差點笑了出來。
他馬上就發現了。「什麼事情這麼好笑?」
「沒有。」
「有,明明就有。妳在憋笑。」他的雙眼一亮,直視著我。「把妳的笑話跟我說吧。」
「沒有笑話,」我有點慌,「總之,這就是她要我傳達的。」
「等半小時,或發電子郵件。」
「對。」
「嗯,」他作勢想了一下,「問題是,我不想等半小時,也不想發電子郵件。她在幹嘛?」
他開始沿著走廊往前,簡直嚇壞我了。我一急就追上去,直接超車,擋在他面前。
「不行!她不能……你絕對不……」他想穿過我,我立刻攔住他。他又往另一邊突破,我再擋下他,我沒多想就舉起手擺出武術裡面守備姿勢。
「我們真的要這樣嗎?」艾力克斯看起來好像要爆出笑聲。「妳是特種部隊嗎?」
我的臉頰立刻燒紅,但我堅守崗位。「我老闆不想被打擾。」
「妳真是盡責的看門狗,對不對?」他更感興趣地審視著我,「但妳不是她的助理吧,是嗎?
「不,我是市調助理。」我認真地說出職稱。助理,不是實習生。
「那很好。」他點點頭,好像很佩服,不曉得他是不是實習生?
不。年紀太大了。而且再說,狄米緹才不會搭理實習生,是吧?
「那你是誰?」我問。
「這個嘛……」他眼神閃爍,「我什麼都做一點。我一直在紐約辦公室。」他想突圍,但我不退讓,又擋住他了。
「妳身手很好。」他露齒一笑,我怒氣湧上。這個人開始惹毛我了。
「聽我說,我不知道你是誰、也不知道你要找狄米緹做什麼?」我堅定地說,「但我告訴你,她現在不想被打擾,懂了嗎?」
他安靜了一會兒,看著我,然後展開微笑──我就知道,既開朗又潔白又迷人。他真的帥過頭了,我這時才注意到,雙頰立刻泛紅。
「我瘋了,」他突然往旁邊一站,鞠了個躬,「我不需要狄米緹,很抱歉我這麼魯莽。妳贏了,希望妳覺得好過一點。」
「沒關係。」我口氣有點生硬。
「我不需要狄米緹,」他興高采烈地說下去,「因為我有妳就夠了。我要做些研究,而妳是市場調查研究助理。太適合我了!」
我不明所以地眨著眼睛。「什麼?」
「我們有工作要處理。」他對我晃晃那些寫著中國字的盒子。
「什麼?」
「二十分鐘,不會更多了。還好狄米緹手上在忙,她根本不會注意到妳離開。來吧!」
「去哪?」
「頂樓。」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