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5個工作天)
近代散文抄(簡體書)
人民幣定價:38元
定  價:NT$228元
優惠價: 87198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5個工作天)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風行民國的明清小品文選集
現代白話美文的源頭
周作人序 俞平伯跋   林語堂、錢鍾書稱賞
信腕信口 皆成律度——袁宏道
小品文是文學發達的極致——周作人


《近代散文抄》是一本晚明小品選,大致以晚明公安、竟陵兩派為中心,收錄十七位作者的一百七十二篇作品,所收作家上起公安三袁,編選者把他們看作晚明小品的開創者;下迄張岱、金聖歎、李漁,在沈氏眼中,張岱是能夠兼公安、竟陵二派之長的集大成者,金聖歎、李漁是晚明小品的“末流”。書後附有各家的傳記材料和采輯的書目。

據編選者在後記中介紹,書名原叫《冰雪小品》,曾交給一個書店,結果被退回。後得到周作人的鼓勵,沈氏重理舊編,交北平人文書店出版。書前有兩篇周作人的序言,是為《冰雪小品》和《近代散文抄》兩個不同階段寫的。俞平伯題簽,書後還有他作的跋。

編選者:沈啟無(1902-1969)
名揚,字啟無,江蘇淮陰人。學者,詩人。畢業于燕京大學國文系。曾在燕京大學、河北女子師範學院、北京大學、北京師範學院等學校任教。編有《近代散文抄》《人間詞及人間詞話》,著詩集《水邊》(與廢名合著)及《思念集》。

校訂者:黃開發

1963年生,安徽六安人。北京師範大學文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有專著《文學之用》《周作人的精神肖像》,散文集《從消逝的村莊走來》等。

編輯推薦
◎收錄範圍
本書大致以晚明公安、竟陵兩派為中心,收錄十七位作者的一百七十二篇作品。老師周作人作序,同門俞平伯題跋。

◎晚明小品文特色
晚明小品文是極力主張言志的性靈文學,或走向自然、怡情丘壑,或品茶飲酒、聽雨賞花,反對空洞的模擬。明清小品文是現代白話美文的源頭。

◎周作人的評價
周作人在闡述新文學運動的來源和原因時說:“我們可以這樣說:明末的文學,是現在這次文學運動的來源,而清朝的文學,則是這次文學運動的原因。”可見周作人是十分地推崇晚明小品文的,從中亦可見出周作人的言志文學理論和文學史觀。

名人推薦
沈君以是書名為《近代散文抄》,確系高見。因為我們在這集中,于清新可喜的遊記外,發現了zui豐富、zui精彩的文學理論、zui能見到文學創作的中心問題。
——林語堂

對於沈先生搜輯的功夫,讓我們讀到許多不易見的文章,有良心的人都得感謝。
 ——錢鍾書

重印《近代散文抄》序
黃開發
因為接觸周作人,自然知道有一個沈啟無。他曾經與俞平伯、廢名和江紹原一起並稱周作人的四大弟子。1933年版《周作人書信》收入周氏致他的書信二十五封,數量之多僅次於致俞平伯的三十五封。他有一個大名鼎鼎的晚明小品選本《近代散文抄》。印象特別深的是發生於1944年的“破門事件”,他被周作人宣佈逐出師門。沈氏背負了雙重的罪名:附逆和背叛師恩。然而,我們聽到的聲音基本上都來自于周作人,沈啟無則差不多是一個無言者。他那被籠罩在陰影中的面目和後來的命運許多年前就引起了我的興趣,可是我找不到關於他的完整材料,已有的記述往往語焉不詳,甚至多有舛誤。
我輾轉與沈啟無的長女沈蘭女士取得了聯繫。2004年12月中旬一個飄著小雪的上午,我去北京房山區良鄉鎮訪問了她。我準備重印《近代散文抄》,他們家屬委託我代為辦理版權事宜。2月初再見沈女士,由於得到了信任,這次她為我提供了一些重要材料。其中,最重要的是一本五十開牛皮紙封面的工作日記,內容是沈啟無自己謄抄的寫於1968年4月至6月間的個人彙報;《近代散文抄》上冊和《人間詞及人間詞話》兩書編校者的手校本;一份沈氏自擬的著作簡目和數張照片等。

沈啟無,1902年生於江蘇淮陰。原名沈鐊,字伯龍,上大學時改名沈揚,字啟無。1925年,從金陵大學轉學到燕京大學,讀國文系。也就是在這一年,他上了周作人主講的新文學課程,於是認識了這個他非常崇拜的老師。1926年加入中國共產黨。1928年燕大畢業後,沈啟無到天津南開中學教國文,與黨組織脫離關係。一年後又調回燕大國文系,在國文系專修科教書,並在北京女師大國文系兼任講師。1930年至1932年,任天津河北省立女子師範學院國文系教授、系主任。1930年代,沈啟無與周作人過從甚密。1932年至1936年間,任北平大學女子文理學院文史系教授,同時兼任北京大學、燕京大學國文系講師。1932年北平人文書店出版沈啟無當時講課用的明清文選本《近代散文抄》。該家書店又於1933年12月印行他編校的《人間詞及人間詞話》。北平淪陷後,沈啟無任偽北京女子師範學院國文系教授和偽北大國文系主任。1942年11月新民印書館出版他編的課本《大學語文》。沈啟無是北平淪陷區文壇的活躍分子,曾在偽華北作家協會等機構任職,還兩次赴日參加第一、第二屆大東亞文學者代表大會。1944年3月,因認定沈啟無向日方檢舉他的所謂思想反動,周作人公開發表《破門聲明》,斷絕與這個追隨他多年的弟子的一切關係。1944年新民印書館出版他和廢名的新詩合集《水邊》。1945年由他供職的武漢大楚報社出版詩集《思念集》。新中國成立後,任教於北京師範學院中文系。1969年因病去世。
《近代散文抄》共分上、下兩冊,分別出版於1932年的9月和12月。本書大致以晚明公安、竟陵兩派為中心,收錄十七位作者的一百七十二篇作品,其中上冊一百一十五篇,下冊五十七篇。所收作家上起公安三袁,編選者把他們看作晚明小品的開創者;下迄張岱、金聖歎、李漁,在沈氏眼中,張岱是能夠兼公安、竟陵二派之長的集大成者,金聖歎、李漁是晚明小品的“末流”。選文最多的是袁宏道和張岱,分別有二十三篇和二十八篇。這後幾個人的下半世雖在清初,而實際上是明季的遺民,文章所表現出的還是明朝人的氣味。書後附有各家的傳記材料和采輯的書目。據編選者在後記中介紹,書名原叫《冰雪小品》,曾交給一家書店,結果被退回。後得到周作人的鼓勵,沈氏重理舊編,交北平人文書店出版。書前有兩篇周作人的序言,是為《冰雪小品》和《近代散文抄》兩個不同階段寫的。俞平伯題簽,書後還有他作的跋。
《近代散文抄》所收作品的內容主要有以下幾個方面:其一是表明言志的文學觀。晚明作家強調時代的變化,反對空洞的模擬;極力主張言志的性靈文學。人們通常把分別出自于袁宏道《小修詩敘》《雪濤閣集序》中的“獨抒性靈,不拘格套”和“信腕信口,皆成律度”作為公安派的口號。其二,《近代散文抄》所收文章最多的是遊記,共六十四篇,占全書篇幅四分之一強。這一派作家努力擺脫世網,走向自然,怡情丘壑,視山水為知音。其三,表現對世俗生活的關注,喜談生活的藝術。品茶飲酒,聽雨賞花,是他們樂此不疲的題材。《近代散文抄》大抵能選出晚明小品家最有特色的文體的文章,同一文體中,又能選出其代表作。所以,從中可以見出長期為人所詬病的晚明小品的總體特色及其在文學史上的貢獻。
(節選)


後 記
兩年以前我曾選了一本文集子,大部分是晚明人的文章,清初也有幾家,名之曰《冰雪小品》,欣蒙周俞二位先生作序作跋。後來就交給一個書店拿去,不料中間發生多少扭難,只能讓他退回,好事之心不勝其結懶之習,因此也就冷落下了。近來又和知堂老人談起此事,老人曰,還是把這個弄出來有意思,好留大家方便。我自己也實在感覺學校印的講義不大愉快,別的不說,改正錯字一項,即夠得上煩苦,有一本書,既以自娛,而教學可以兩便亦複佳,遂決心重理舊編,結果乃有這兩卷《近代散文抄》。為什麼不仍叫做《冰雪小品》呢,這也只覺天下萬事萬物還以老老實實的為好耳。頂要緊底,這回可別再馬馬胡胡,須得找一個書店仔細托負他一番才是。恰巧人文書店要刊印此書,得友人介紹成功,這於我,也可算是一件不寂寞的事了。
這裡所選共有十七個人的作品,有幾人的下半世雖在清初,而實際則是明季的遺民,所以還是明朝人的氣味。其中三袁鐘譚為公安竟陵兩派裡邊的主要腳色,這是人所共知的。三袁的文章,自以中郎高才逸趣,極盡變化之妙,伯修未免厚拙,小修間有率易,至於清新流麗之處,他們兄弟三人又皆兼而有之。鐘譚以幽冷勝,鐘以評點《詩歸》著稱,似不如譚之能文,然其小劄子題跋之類亦有可取。余如劉同人的澀辣,王季重的諧謔,倪元璐的僻怪,張京元李長蘅之峭拔淡遠,則又都沿著這兩派潮流下來的,不過各人的性情氣分,略有厚薄淺深之別罷了。張宗子的文章,則是能集合這兩派之長,更加上他自己生活情調裡面所獨有的境界,而融化成功另一種作風。至清初金聖歎李笠翁輩,也還是上一期的末流,但比較的則更為接近通俗一點了。分而論之,大抵如此。綜而觀之,便如序跋所說,這是一種言志的散文,它集合敘事說理抒情的分子,都浸在自己的性情裡,用了適宜的手法調理起來,所感不同,說法亦不必盡同,而都是直直落落底說自己的話,這要算是他們惟一的特色。換言之,明朝人明白一個道理,這就是說,他們明白他們自己。再要從文學發達的途徑上推尋這種變遷之跡,覺得也頗有意義,當初王李提倡復古,主張風格,原是想轉變宋元以來凡近的氣習,未可一筆抹殺,只為末流俗套,乃至以剿竊為復古,學之者只在那裡生吞活剝,成為一種泥古之病,所以公安派主張發抒性靈的新文學運動,勢必會應運而生。然而清新流麗的末流,又難免走入輕纖一路,此所以進而有竟陵派的幽深以補救之,好比一個人說話說多了,不得不繼之以沉默。此中消息,中郎與小修蓋亦曾經自覺地透露過,所謂“天下無百年不變之文章,有作始即有末流,有末流還有作始,其變也皆若有氣行乎其間,創為變者與受變者皆不及知,是故性情之發,無所不吐,其勢必至互異而趨俚,趨(原作“超”)於俚又將變矣,作者始不得不以法律救性情之窮。法律之持,無所不束,其勢必至互同而趨浮,趨於浮又將變矣,作者始不得不以性情救法律之窮。夫昔之繁蕪,有持法律者救之,今之剽竊,又將有主性情者救之矣,此必變之勢也”。而小修晚年,又每每歎于自己的文章缺少陶煉之工與夫含蓄之趣,這真是深可值得玩味的話了。現代的散文差不多可說即是公安派的復興,惟其所吸收的外來影響,不止是佛教而為日本及西洋的文學,思想上自不免若干距離,變化亦較為豐富的多,所謂那樣底舊而又是這樣底新,知堂老人固早已先我言之矣。但由流麗而漸趨於輕纖淺率,其流弊則亦大致相同,一種必變之勢,正如公安之後不得不有竟陵派的那種簡煉澀辣的文章出現,也是無足怪者。然則這小冊子,對於近代散文的來源去路,未始不可以當做一種參證。不過中國一切文學諸運動,歷來即受載道派把持,此類言志派的散文早就在唾棄之列,簡直攻擊體無完膚,那裡還有伸伸腳的機會哩。公安竟陵之文伏壓乃至三百多年,凍流才漸漸溶解,可知歷史的力量實在大,而傳統思想的老脾氣卻總不會離開人心,觀于現代很少有人注意明季這種新文學運動,更少有人去讀晚明人的文章,則目下這一點點自由空氣,誰又能管保它竟究維持到怎樣的一種光景,此書其能免於所謂覆瓿覆甕之厄者幾希乎。李卓吾批訂《坡仙集》曰,“大凡我書皆是求以快樂自己,非為人也”。我每開卷玩看,便自有一種歡喜,是我常與我周旋久也,寧作我。

中華民國二十一年九月一日,沈啟無撰于北平茗緣室。

周作人新序
周作人序
袁伯修文抄
袁中郎文抄
袁小修文抄
鐘伯敬文抄
譚友夏文抄
劉同人文抄
王季重文抄
陳眉公文抄
李長蘅文抄
張京元文抄
倪元璐文抄
張宗子文抄
沈君烈文抄
祁世培文抄
金聖歎文抄
李笠翁文抄
廖柴舟文抄
各家小傳
書目介紹
俞平伯跋
後記
後記二

張宗子文抄
金山夜戲
崇正二年中秋後一日,餘道鎮江往兗。日晡,至北固,艤舟江口。月光倒囊入水,江濤吞吐,露氣吸之,噀天為白。餘大驚喜。移舟過金山寺,已二鼓矣。經龍王堂,入大殿,皆漆靜。林下漏月光,疏疏如殘雪。余呼小僕攜戲具,盛張燈火大殿中,唱韓蘄王金山及長江大戰諸劇。鑼鼓喧填,一寺人皆起看。有老僧以手背摋眼瞖,翕然張口,呵欠與笑嚏俱至。徐定晴,視為何許人,以何事何時至,皆不敢問。劇完,將曙,解纜過江。山僧至山腳,目送久之,不知是人是怪是鬼。
卷一

閔老子茶
周墨農向余道閔汶水茶不置口。戊寅九月至留都,抵岸,即訪閔汶水于桃葉渡。日晡,汶水他出,遲其歸,乃婆娑一老。方敘話,遽起曰,杖忘某所。又去。餘曰,今日豈可空去。遲之又久,汶水返,更定矣。睨余曰,客尚在耶?客在奚為者?餘曰,慕汶老久,今日不暢飲汶老茶,決不去。汶水喜,自起當壚。茶旋煮,速如風雨。導至一室,明窗淨几,荊溪壺成宣窯瓷甌十餘種,皆精絕。燈下視茶色,與瓷甌無別,而香氣逼人,餘叫絕。余問汶水曰,此茶何產?汶水曰,閬苑茶也。余再啜之曰,莫紿餘,是閬苑制法,而味不似。汶水匿笑曰,客知是何產。餘再啜之曰,何其似羅甚也。汶水吐舌曰,奇!奇!余問,水何水?曰,惠泉。余又曰,莫紿余,惠泉走千里,水勞而圭角不動,何也?汶水曰,不復敢隱。其取惠水,必淘井,靜夜候新泉至,旋汲之。山石磊磊藉甕底,舟非風則勿行,故水之生磊,即尋常惠水猶遜一頭地,況他水耶。又吐舌曰,奇!奇!言未畢,汶水去。少頃,持一壺滿斟餘曰,客啜此!餘曰,香撲烈,味甚渾厚,此春茶耶?向瀹者的是秋采。汶水大笑曰,予年七十,精賞鑒者無客比。遂與定交。
卷三

湖心亭看雪
崇禎五年十二月,餘住西湖。大雪三日,湖中人鳥聲俱絕。是日更定矣,餘拏一小舟,擁毳衣爐火,獨往(原作“住”)湖心亭看雪。霧淞沆(原作“沅”)碭,天與雲與山與水,上下一白。湖上影子,惟長堤一痕,湖心亭一點,與餘舟一芥,舟中人兩三粒而已。到亭上,有兩人鋪氈對坐,一童子燒酒,爐正沸。見余大喜曰,湖中焉得更有此人!拉余同飲,余強飲三大白而別。問其姓氏,是金陵人客此。及下船,舟子喃喃曰,莫說相公癡,更有癡似相公者!

金山競渡
看西湖競渡十二三次,己巳競渡于秦淮,辛未競渡於無錫,壬午競渡於瓜州,於金山寺。西湖競渡,以看競渡之人勝,無錫亦如之。秦淮有燈船無龍船,龍船無瓜州比,而看龍船亦無金山寺比。瓜州龍船一二十只,刻畫龍頭尾,取其怒;傍坐二十人持大楫,取其悍;中用彩篷,前後旌幢繡傘,取其絢;撞鉦撾鼓,取其節;艄後列軍器一架,取其鍔;龍頭上一人足倒豎,敁敠其上,取其危;龍尾掛一小兒,取其險。自五月初一至十五,日畫地而出。五日出金山,鎮江亦出。驚湍跳沫,群龍格鬥,偶墮洄渦,則百捷捽蟠委出之。金山上人團簇,隔江望之,蟻附蜂屯,蠢蠢欲動。晚則萬艓齊開,兩岸遝遝然而沸。
卷五

姚簡叔畫
姚簡叔畫千古,人亦千古。戊寅,簡叔客魏為上賓,余寓桃葉渡,往來者閔汶水曾波臣一二人而已。簡叔無半面交。訪余,一見如平生歡,遂榻餘寓。與余料理米鹽之事,不使餘知。有空拉餘飲淮上館,潦倒而歸。京中諸勳戚大老朋儕緇衲高人名妓與簡叔交者,必使交餘,無或遺者。與餘同起居者十日,有蒼頭至,方知其有妾在寓也。簡叔塞淵,不露聰明,為人落落難合,孤意一往,使人不可親疏。與余交不知何緣,反而求之不得也。訪友報恩寺,出冊葉百方,宋元名筆。簡叔眼光透人重紙,據梧精思,面無人色。及歸,為余仿蘇漢臣一圖,小兒方據澡盆浴,一腳入水,一腳退縮欲出。宮人蹲盆側,一手掖兒,一手為兒擤鼻涕。旁坐宮娥,一兒浴起伏其膝,為結繡。一圖,宮娥盛妝端立有所俟,雙鬟尾之,一侍兒捧盤,盤列二甌,意色向客。一宮娥持其盤為整茶鍬,詳視端謹。覆視原本,一筆不失。
卷五

柳敬亭說書
南京柳麻子,黧黑,滿面癗,悠悠忽忽,土木形骸。善說書,一日說書一回,定價一兩,十日前先送書帕下定,常不得空。南京一時有兩行情人,王月生柳麻子是也。余聽《景陽岡武松打虎》白文,與本傳大異。其描寫刻畫,微入毫髮,然又找截乾淨,並不嘮叨,夬聲如巨鐘,說至筋節處,叱吒叫喊,洶洶崩屋。武松到店沽酒,店內無人,謈地一吼,店中空缸空甓皆甕甕有聲。閑中著色,細微至此。主人必屏息靜坐,傾耳聽之,彼方掉舌。稍見下人呫嗶耳語,聽者欠伸有倦色,輒不言,故不得強。每至丙夜,拭桌剪燈,素瓷靜遞,款款言之,其疾徐輕重,吞吐抑揚,入情入理,入筋入骨,摘世上說書之耳而使之諦聽,不怕其不齰舌死也。柳麻子貌奇醜,然其口角波俏,眼目流利,衣服恬靜,直與王月生同其婉孌,故其行情正等。
卷之五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45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