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反詐騙】接到可疑電話該怎麼辦?提醒您「不碰不說」。聽到「訂單錯誤要操作ATM/網銀就是詐騙」!
1/1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5個工作天)
小情劫2(簡體書)
人民幣定價:36.8元
定  價:NT$221元
優惠價: 87192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5個工作天)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冰山學長PK傲嬌小公子,
甜寵不止,撩人撒糖!


冰山學長撩人升級:你什麼時候才長大,嗯?
俞綿綿耳尖一紅:哎?!
他俯身低笑:再等,唔,怕你等不及。

即將推倒嬌妻,卻杠上此生勁敵!
傲嬌小公子強勢歸來:聽說,很多人在等我逆襲?

追到冰山學長後,俞綿綿發現處處有情敵!
為此,學長發話:“你可以站在我身邊,任何時候。”
俞綿綿:“哎?”
周薄暮:“作為交換,我可以正大光明地吻你,任何場合。”

天才學長走下神壇,依舊風華絕代,出門買個菜,用的是能刷走飛機的限量黑卡!
俞綿綿乍舌評價:窮奢極欲,紙醉金迷。
那,秦唐呢?
強勢歸來,終成萬人迷:“俞綿綿,我可以給你一顆後悔藥。”
俞綿綿:“哎?”
秦唐:“甩了周薄暮,我帶你拿著黑卡——去買波音747。”

紀十年

魅麗文化首席簽約作者、飛言情坐班編輯 、超人氣甜寵作者
作品常見於《飛言情》《花火》等國內知名文學雜誌,迄今為止已創作百萬字言情故事。
代表作品《小情劫》系列,即將上市作品《顧的白白》。
一生理想,寫熱愛的故事,過自由的生活。

第一章 煙花迷離之吻
【某人情致很好地躺平,聲音裡透著喑啞:“嗯?”
也就是這抹喑啞,提醒了俞綿綿——現在到底是什麼狀況。
夜色旖旎,風光正好,情致甚佳,而她這是……
黑夜裡,男人幽幽道:“女上男下。”】

第二章 重逢在星光璀璨時
【俞綿綿一個踉蹌,被人接住。她低頭,看著攬在腰上的手——顯然不是學長啊!
對面,周薄暮面沉如水;身後,秦唐勾唇緩緩道:“好久不見,有沒有想我?”】

第三章 我心可藏嬌
【晨光落下來,照亮她眼底的狡黠:“你是不是在公司金屋藏嬌?”
周薄暮“嗯”了一聲,俞綿綿氣極:“你敢!”
他低低地笑,湊近道:“這世上,我只想藏你,不想藏嬌。”】

第四章 遙不可及的他
【秦唐冷聲道:“為什麼她還在西街?”
電話那頭冷汗涔涔:“她、她這幾天都在,我以為……”
秦唐再也按不住怒火:“你以為?你憑什麼以為可以瞞報她的消息!”
一字一句,狠戾逼人。
他的女孩,在西街挨凍了四天!】

第五章 你的歸屬權
【俞綿綿沮喪道:“被上司訓了,我會不會被辭退呀?”
秦唐滿不在意:“值得商榷。”
“所以,我真有可能被炒魷魚?”
“不。”秦唐冷冷一笑,“我是說,周薄暮如果沒解決這事,你的歸屬權值得商榷。”】

第六章 雪夜讓人沉醉
【紛飛的雪地裡,俞綿綿問:“你剛剛許的什麼願?”
秦唐嘴角揚起,“我希望——”嗓音低下去,他眼神深邃,帶著靜謐與孤絕。
幾乎是同一時間,車鳴響起,森冷的遠光燈照在兩人身上。】

第七章 佔有欲在作祟
【“周薄暮!”莊瑞急切地喊。
他步履微停,聽見她道:“說中你的心事了?害怕了?”
男人目光一斂,嘲諷地勾了勾嘴角,“無所畏懼。”
對秦唐,他無所畏懼;對俞綿綿,他勢在必得。】

第八章 噓,叫我阿越
【俞綿綿回頭,道:“你,向後轉,齊步走,回家,OK?”
莊越雙手插進褲袋裡,淡淡道:“我的人生裡,可沒有拋下女人獨自離開這種選項。”】

第九章 關於秦唐的夢
【“喂,你幹什麼……”她刹車不及,撞進他懷裡。
莊越大手舉起來,所有人都睜大了眼睛,大庭廣眾,難不成要動手?
終於,“啪”的一聲響,他攫住她的手。
莊越眼裡閃過一絲複雜的情緒,道:“俞綿綿,我真不知道你是太勇敢,還是太猖狂——”】

第十章 抱歉,手滑
【周薄暮冷笑,一個吻停在她柔軟的唇瓣上,道:“他們能讓你這樣沉醉麼?能讓你這樣癡迷?俞綿綿,你的心和你的人,都是我的——”
“啪——”
樓梯間裡靜下來,她的巴掌,扇到了周薄暮臉上。】

第十一章 撲通撲通,少女心
【機會給誰都可以,為什麼是她?
“因為心動。”他勾唇,提醒道:“你在機場裡哭得聲嘶力竭,然後像鬼一樣撞進我懷裡,那一刻,我心動了。”
像鬼一樣撞進他懷裡?像鬼?】

第十二章 在你手中畫一顆心
【俞綿綿抬頭,對上周薄暮倦懶的目光。
起初,她覺得是深邃,是迷人,很久之後才反應過來,那是慢條斯理,是從容不迫,是最好的獵人盯著入甕的獵物。即將送入唇邊,慢慢享用。】

第十三章 你愛我愛得要命
【“俞綿綿去找秦唐了!明知你在等她,她就這樣走了,她的意思還不清楚嗎?”小鯨魚深吸一口氣,笑起來:“或許,她本來就是喜歡秦唐的?”
周薄暮眼眸一凜,冷笑:“不可能。”】

第十四章 小公子之吻
【車窗降下來,俞綿綿身影頓住,她見到了什麼?秦唐和小鯨魚剛才在……接吻!
 她以為永生都難以再見的人,在咫尺之間吻著另一個人!
 俞綿綿眼角發酸,道:“挺、挺好的。”
 秦唐的心刹那間沉到穀底,臉色也隨之難看到極致。】

第十五章 做我女朋友吧
【莊越勾唇一笑:“不然,你做我女朋友吧?”
“噗——”俞綿綿的口水噴了出來。
他輕笑,低聲道:“這樣你就不用考慮上次的難題了。”
什麼難題?無非是幾天前,他問的:周薄暮和秦唐,你到底喜歡誰?】

第十六章 醋意盎然
【俞綿綿道:“學長,你真像個孩子。幼稚,哼。”
“你在暗示我?”
“啊?”
刀叉被扔下,周薄暮笑容邪氣,看得人臉紅心跳:“你有沒有聽說過,不能說男人像個孩子?”他俯身湊近,道:“不然,會讓人……情不自禁地想去證明。”】

第十七章 傲嬌與冰山
【月色皎潔,周薄暮聲色朗朗:“如果沒有俞綿綿,我們也許是朋友。”
“可惜了,本少爺不是很想跟你做朋友。”秦唐勾唇,笑容邪肆,“畢竟,你可是眼高於頂的周薄暮。”
周薄暮不以為忤,冷笑:“彼此彼此,不可一世的秦唐。”】

第十八章 柏林蒼穹下
【“你知道嗎?我第一次遇見你不是在BN設計。”莊越勾唇,慵懶地與她碰杯,“是在……”
“噌”的一聲,水晶杯碰撞,細密的泡沫溢出來。一隻手將俞綿綿手中的杯子奪了過去。
她詫異地抬頭,周薄暮手握水晶杯,風輕雲淡地一口喝光。
瞬間,莊越眉角突突直跳,扶額之際,周薄暮淡淡道:“她的酒,我喝了。”】

第十九章 嫁給他,嫁給他
【他垂下了眼睫,低低道:“我以整個青春的名義,向你求婚。”
俞綿綿指尖顫抖,看著他打開手心:清晰的掌紋中央,安然躺著一顆貝殼紐扣!
她的心狠狠一顫,抬頭看向他湛藍色的襯衫以及……襯衫上缺失的第二顆紐扣!
耳際喧囂一片,俞綿綿卻覺得,無比靜謐。】

第二十章 雪落到白首
【周薄暮磨牙,正要將醉醺醺的某人帶走,身後響起秦唐的聲音:“等等。”
“怎麼?”周薄暮停下腳步,冷笑,“需要打架麼?”
第一次,周薄暮企圖以暴力解決問題。簡單、迅速。事關俞綿綿,他不想再耽擱。
“你不覺得,應該給她一個機會嗎?”秦唐目光微涼,“周薄暮,你欠她一個選擇的機會。”】

番外一·周薄暮篇
番外二·秦唐篇
番外三 ·因為是她,因為是我

第一章 煙花迷離之吻
【某人情致很好地躺平,聲音裡透著喑啞:“嗯?”
也就是這抹喑啞,提醒了俞綿綿——現在到底是什麼狀況。
夜色旖旎,風光正好,情致甚佳,而她這是……】

蒼瀾山別墅。
長夜漫漫,輕風吹進臥室,揚起柔軟的紗幔。
周薄暮的吻落下來,印在俞綿綿唇上,將她剛說出口的話吞入唇舌。
明明是那樣高高在上的人,明明曾經那樣孤絕,卻有著這世間最熾熱的吻——
似火,一寸寸侵襲著她的神智。
俞綿綿呼吸發沉,恍惚中感覺牙關被撬開,唇舌相交。她的肌膚上泛起細細的雞皮疙瘩,這種感覺就像是濕潤的手指碰到開關,像通了電般,讓她更加的不知所措。
周薄暮絲毫不給她喘息的機會,低頭,纖長的手指劃過她的下頜、臉頰、耳根……
俞綿綿身子一陣激靈,喉口溢出一聲低低的嚶嚀。
聲音太輕太細,如同糖絲一般劃過男人灼熱的心臟。
周薄暮的脊背幾不可察地一頓,不可抑制地低笑出聲。
空氣裡有三秒寂靜,緊接著,身下的小女人爆出一聲挫敗的哀號:這人怎麼這樣啊!
生氣!俞綿綿一個翻身坐到了周薄暮身上,緊咬著腮幫子宣洩自己的不滿。 
周薄暮情致很好地躺平,一隻手按在她柔軟的腰身上,指梢摩挲著露出的一截細膩肌膚,聲音裡透著一絲絲喑啞:“嗯?”
也就是這抹喑啞,提醒了某少女——現在到底是什麼狀況。
夜色旖旎,風光正好,情致甚佳,而她這是……
俞綿綿差點被口水嗆死,目光落在他身上:剛剛吻得激烈,他領口的紐扣都被扯掉了幾顆,露出精緻的鎖骨,而在鎖骨下邊,緊實的肌膚、漂亮的肌肉線條……
“咕隆”,她吞下一口唾沫。手指掐在床單上,將一千二百針的埃及棉揉皺,再揉皺……
腦海裡,兩個小人嘰嘰喳喳地在討論著:
胖小人說:“矜持啊少女!”
更胖的小人說:“沒錯,這個時候得男人主動啊!”
於是,俞綿綿深吸一口氣:“那個……”
“嗯?”
俞綿綿一咬下唇:“嗯!”
周薄暮挑眉,聲色慵懶,帶著不可描述的性感:“嗯?”
這啞謎打得很厲害了!
俞綿綿覺得自己瀕臨崩潰了,更崩潰的是,三秒之後,她聽到了自己的聲音,十分激昂,百分英勇,讓她想一掌拍死自己。她說的是:“要不,我、我們繼續吧?”

黑暗中,周薄暮眼眸晶亮。一秒、兩秒、十秒都過去了,他偏開頭,將目光落在窗外,故作淡定道:“你腦袋裡裝的都是什麼啊?”
俞綿綿撇了撇嘴,答道:“你啊。”
聲音裡有怯意,更多的是理所當然,跟所有精心準備的情話都不同,不煽情,甚至就這樣沒了後文,卻讓周薄暮眼眸眯起。
不過瞬間,他眉頭鬆開,像是釋然般歎道:“算了。”
俞綿綿一頭霧水。
周薄暮沒有再解釋,伸手將她拉進懷裡,抵在心口的位置,好久才低聲道:“捨不得。”
聲音很輕,像是自言自語。
窗外雲霧淡淡,連帶著眼前的溫情,也如夢似幻。
周薄暮握住她的手,似是無意地摩挲著她的手心,那是剛剛她太緊張留下的掐痕……
讓她有一絲絲猶疑與害怕?
他捨不得。

可是,以俞綿綿的智商來說,她沒聽懂。
她想了老半天,接下來應該說些什麼暖場,在周薄暮懷裡蹭了蹭,終於,在窗外一簇煙火升空後,俞綿綿歪頭建議道:“要不,我們去慶祝一下?”
久別重逢又甜甜蜜蜜,慶祝一下怎麼了?
俞綿綿認為很是合情合理了,甚至事後跟閨蜜李小瘋總結道:這其實是個還不錯的夜晚。
儘管,她剛說完就被李小瘋打了一掌。
按李小瘋的話來說是:“兢兢業業堅持這麼多年想睡到周薄暮,都滾到床上了,居然還能失敗?有什麼好慶祝的?煙花有比男神還好看嗎!”
俞綿綿無言以對。
因為,本該滾床單的一個夜晚,他們的確開車去了蒼瀾山頂,放了一晚上煙花……

很多人說,初心不改,方得始終。
周薄暮將路虎開上蒼瀾山頂的那十來分鐘裡,俞綿綿想了想,她的初心是什麼。
是推倒男神?是嫁給周薄暮?不,是跨越重重阻隔與周薄暮並肩前行;是站在他身側,堂堂正正,足夠資格。
後來,周薄暮帶她來到觀景臺上,煙火怒放時照亮了遠處影影綽綽的摩天樓,照亮了半壁浩瀚星空。那一瞬間,俞綿綿覺得,這一路走來所有的辛苦都值了。
樓思危的心機、顧心的小伎倆還有星星點點的委屈,霎時間煙消雲散。
於是,山頂石砌的圍欄邊,她的腦袋往周薄暮那邊靠去。
如此溫情的夜晚,兩隻腦袋像冬菇一般湊在一起,一定很有愛!俞綿綿眼眸一亮,卻發現,學長太高,她壓根湊不到。
要不怎麼說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呢?
等到她努力地踮起腳尖時,周薄暮一個側身,挑眉看了過來:“你在幹什……”
“麼”字還沒出口,俞綿綿往他騰空的地方一栽。
這樣也很不錯啊:千鈞一髮之際被學長攔腰截住,兩人親密貼近,可以說是非常軟萌了!俞綿綿配合地閉上眼,直到——真的栽進草叢裡。
最怕空氣忽然的安靜……
俞綿綿從草裡坐起來,半天沒緩過神。倒是周薄暮,一臉平靜地說完後半個字音:“麼。”
所以,學長,你的人生裡就沒有一絲絲震驚嗎?!
你的字典裡難道就沒有“哇塞”之類的詞嗎?!

良久,俞綿綿緩過神來,深吸一口氣道:“你為什麼不接住我?!”
“因為來不及。”周薄暮一臉坦然。
“可是電視劇裡都是這樣演的!”俞綿綿抗議道。
“電視劇裡女主都是白癡,你是嗎?”
“當白癡女主有什麼不好……”俞綿綿極小聲地嘟囔道,“至少能親親抱抱舉高高。”
就在她拍拍手準備起身時,周薄暮彎下腰將她抱了起來。
驚呼聲響起,俞綿綿的心怦怦亂跳,只感覺裙裾在空中劃了一道優美的曲線,然後,她被平穩地放到了石砌欄杆上。
周薄暮低眉道:“我喜歡這樣。”
“哪、哪樣?”
“擁抱加舉高高同時進行。”周薄暮淡然道:“簡單高效。”
俞綿綿尋思了一會兒:可是這樣算嗎?
周薄暮嘴角微勾,補充道:“這樣,能把時間放在重頭戲上。”
“重頭戲是什麼?”俞綿綿不解。
周薄暮看著她身後的夜空與雲霧,一手攬住她纖細的腰身,俯身靠了過去,薄唇移到她耳邊,低聲吐出一個詞:“親親。”
幾乎是同一刻,他覆上她的唇。
五百五十四米蒼瀾山頂,一吻深深。
夜風將她的長發揚起,天與地之間,喧囂褪盡,仿佛只剩下他與她,唇齒親昵。

同一個夜晚,同一座蒼瀾山,好巧,也是在同一片絢爛煙花下。
半山腰上,秦唐倚靠著邁凱倫車門,一口飲盡水晶杯裡的紅酒。眼前雲霧淡薄,摩天大樓與燈塔映射出璀璨光芒,整座城市熠熠生輝,可在他眼裡卻不值一提。
紅酒一杯接著一杯地倒,水晶杯一次又一次地空了。
睜開眼,萬家燈火裡沒有一盞燈會為他亮起;偌大的城市裡,不會有一個人為他停留……
閉上眼呢?
秦唐迎著山腰吹來的風,對著疏朗月光,將雙臂展開。
他在想什麼呢?那都是很久遠的事了。
六歲,俞綿綿試著逃出澳園七號,遇到在花園裡踢球的他,如果他沒有躲開那個青澀的吻;十五歲,俞綿綿在筆記本扉頁上寫:“周薄暮,你的名字比我生命更重要”,如果他沒有為此與她冷戰半個月;十八歲,俞綿綿一心要考C大建築系,如果他沒有幫她補習;二十一歲,她酩酊大醉的那個晚上,如果,是他先趕到西街Club……
這一切會不會不一樣呢?
如果你也在這裡,你可以見到一個男人最孤獨的樣子,明明眉目英挺,明明嘴角帶著笑,卻莫名地讓人覺得傷心。
所以,即使是身為路人甲的小鯨魚,也看得出了神。
她出神的後果是:試探性地將手裡拿著的東西扔了過去。
於是,洛城內以風流聞名的秦家小公子,就這樣被一顆黏糊糊的糖炒栗子砸了;偏偏面對一個渾身酒氣的小女生,他發作不得。
“你是神仙嗎?”她晃動雙臂準備Say Hi,又不禁感慨道:“長這麼好看,不是神仙就是妖怪了……”對面,秦唐抱臂,目光在那張稚嫩臉蛋上停了兩秒,然後轉身走人,全程沒有一絲搭理她的意思。
“喂喂喂!”小鯨魚回過神來,握著他放下的水晶杯,“你杯子不要了?”
沒有回音。
“你酒不要了?”
沒有回音。
小鯨魚將邁凱倫引擎蓋拍得啪啪作響:“那車呢,車還要不要?”
終於,秦唐停下腳步,看了她一眼:月光下,少女一臉笑逐顏開、明麗可愛。他久久地看著,眼眸裡忽地閃過一抹深沉。
四目相對之際,小鯨魚覺得自己酒醒了,不然她怎麼能看清一個陌生男子眼底的深情呢?搭訕她試過,愛情她遇到過,可是這樣的目光卻是絕無僅有地撩撥人心。
她目瞪口呆,看著他一步步走近,如同蓋世英雄腳踏七彩祥雲。
終於,她一掌蓋在自己額頭上,瘋了瘋了!
再抬頭,眼前是好看到恍若明月的一張臉,她乾咳一聲,正經道:“你好,我是小鯨魚,很高興……”“認識你”三個字沒來得及說出口,手臂被拽住,與他一起閃到了邁凱倫車門後。
後來啊,涼風吹啊吹,小鯨魚是真的清醒了。
醒了才能看清楚,蒼瀾山B道上,一對情侶並肩漫步下山:少女手腕上還牽了一隻幼稚到沒話說的氣球,蹦蹦跳跳繞著旁邊身形修長的男人打轉。
“他們在熱戀。”小鯨魚摸著下巴定義。
抬頭,對上近在咫尺秦唐的臉,她笑眯眯繼續道:“你看呐,那個男人雖然臉色淡漠,看起來冷冰冰的,可是……看到身邊那個弱智少女時,眼底有溫暖。”
“你說什麼?”秦唐開口。
小鯨魚此刻脾氣很好,耐心上佳,又給重複了一遍:“我說他眼底有溫暖。”
“上一句。”
“弱智少女。”小鯨魚重複道。
話音剛落,秦唐撤回手,原本沒站穩的某鯨魚“咚”的一聲摔在了地上。
“你幹什麼呀!我都給你自我介紹了,我們不是朋友嘛!幹什麼這麼冷冰冰……”她一臉委屈。
B道盡頭,那對男女走了很遠,秦唐收回目光:“我們不是朋友。”
他將手插進口袋裡,朝截然不同的A道走去,“我不需要朋友了,再也不需要。”
小鯨魚走過很多路,喝過很多酒,體驗了種種不同的人生,但是,這是第一次,見到有著這樣目光的男人。
看著他走遠,她習慣性地掏出手機、在備忘錄上打了一串字。
後來,洛城的月光照亮了那句話,她寫的是:世間千萬人,有一種如他,以不羈來掩飾孤單。

後來,汽車停在別墅院子裡。
周薄暮解開安全帶,將睡著的俞綿綿抱回床上。小心翼翼地護著,彎腰替她掖好被角,周薄暮的視線落在她臉上……
那時候已經很晚了,整座房子、甚至整座蒼瀾山都安靜了下來,房間裡月光盈盈,他的影子與她的影子重合,靜謐、安詳,就連身邊一盞落地燈淺淺的光都變得溫柔起來。
一切都有種地久天長的架勢……
他就這樣看著,好久才發現,自己既不是坐著也不是站著,而是不太舒服地彎著腰,不太舒服地湊近她。回過神後,他自嘲一笑:他智商一百八,自詡冷漠淡然,居然有現在這樣的時刻。
可是,這樣的走神,這樣的犯傻,莫名地讓他想到兩個字——圓滿。
原本孤絕而高高在上的人生,變得溫暖熱鬧。
他想摸一摸她泛著粉紅的臉蛋,手剛伸出去,俞綿綿像是感應到了一般,抱住了他的掌心,嘴裡嘟噥了一句:“學長……”
周薄暮皺眉,他湊過去,聽到她含糊地說:“學長感冒了,明早不要喝涼水了……”
周薄暮的手停在半空中,好久,嘴角勾出一道弧度,俊逸、翩然。
他的確有每天早晨喝涼水的習慣,而不久之前,在蒼瀾山B道上,他也的確是咳嗽了。
那時候,一場煙火到了尾聲,他們沿著山路漫步,他心思何其細緻,怎麼看不到山腰上那輛扎眼的邁凱倫?怎麼會忽視那道熟悉的人影?
周薄暮手握成拳,抵在薄唇上,幾聲輕咳吸引了她全部的注意力。
然後……
哪有什麼然後,輸就是輸,贏就是贏,成王敗寇。

再睜開眼時,周薄暮和衣躺在她旁邊,很微妙,更微妙的是,時鐘指向八點十分,剛剛好,上班之前她還有時間做早餐。
俞綿綿從床上爬起來,小碎步往房間外面挪,好不容易手碰到房門把手,又一臉糾結地看回來:學長睡著的樣子……帥到爆炸啊!
如果說醒著時他清冷淡漠,充滿禁欲系誘惑,那麼睡著就是無暇美好,恍如神祇。
真讓人糾結啊!俞綿綿掐了掐手心,咬牙跺腳,再度挪了回去。
摸出手機,關掉聲音,俞綿綿靠在床沿邊擺了好幾個姿勢:貓爪加嘟嘟唇?不行,太招搖;對著學長粉嫩的薄唇親上去?不行,太直接。或者,悄咪咪解開學長上衣紐扣,大膽狂野一點?不行不行,俞綿綿搖頭如撥浪鼓,臉頰也跟著粉了一粉。最終還是打開相機,聚焦的同時,亮出了剪刀手。
就在她按下自拍鍵的那瞬間,身後輕風一起,耳畔也跟著一熱。
她,她被偷親了?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60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