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庫存:3
定  價:NT$260元
優惠價: 9234
可得紅利積點:7 點

庫存:3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書摘/試閱

傳奇人物──機智阿凡提回來了!
這次他踏上旅程,用智慧和幽默化解更多的難題和挑戰──

.油商瓦利的銀幣被偷了,阿凡提靠一盆「神水」,就把犯人揪出來?
.幫助大地震後的瓦蘇城恢復昔日繁榮,阿凡提竟然只用一顆毫不起眼的石頭?
.阿凡提為好友馬奇夫人解開「我這麼富有,為什麼不快樂呢?」的人生難題。

十四篇有趣的旅行機智故事,令人忍不住跟著腦力激盪一番!
子魚
本名孫藝玨。喜歡說故事,講笑話,也喜歡教小朋友寫作。心裡感到浪漫的時候,就寫寫詩;心裡感到快樂的時候,就寫寫文章;心裡感到「動來動去」的時候,就去打籃球。
得過獎,例如信誼幼兒文學獎、府城文學獎、基隆海洋文學獎等等;出過書,例如《微童話》、《機智阿凡提》、《阿凡提的機智特訓班》等等。希望阿凡提的機智故事小朋友都喜歡,這樣就有動力寫一百篇。


繪者:達姆
專職插畫工作者,作品常出現於報紙副刊、雜誌、童書和小說。
和多隻貓及一隻狗一起生活,覺得貓是世界上最可愛的動物。

找快樂
喜歡旅行的阿凡提再度來到李奇城,距離上次來到這座靠海的城市,已經是兩年前的事了。這個美麗、富庶的東方大港,造就了許多傳奇故事。
多數人來到李奇城經商,經過幾年的努力都成了大富翁。阿凡提的好友馬奇,也是一則傳奇故事的主角。
阿凡提來到李奇城,主要是探望他那富有的好友馬奇。不!是好友的妻子馬奇夫人。他沒有事先告知馬奇夫人,一個人悄悄的騎馬來了。
馬奇在兩年前去世了。那時,阿凡提專程來李奇城送好友最後一程。兩年後,他收到一封馬奇夫人的來信:

親愛的阿凡提:
自從馬奇過世之後,我繼承了龐大的財富。
我擁有三座莊園,一百畝土地,十艘商船,五十間店鋪﹐十座城堡。我擁有的珍奇珠寶有十大箱,古董裝滿三個倉庫,黃金十萬兩,無數的錢幣擺在金庫裡。我還有一百輛馬車,七十個僕人,一千件華麗服裝和七百雙鞋。
我每天吃山珍海味;每晚找朋友到城堡裡開宴會;也常常請朋友到莊園陪我聊天。我是如此高貴富有,足以令人稱羨。
可是,我的摯友──阿凡提呀!我怎麼一點都不快樂,為什麼呢?


快樂!
馬奇夫人  瑪莉

冬天裡,天氣十分嚴寒,呼呼的冷風,打在臉上令人不舒服。忽然,又下起雪來了,雪花像鵝絨一樣紛紛飄落,李奇城的街道慢慢成了銀白的世界。
路上的行人沒有因為天氣寒冷而減少。大家依然忙碌,忙到夜色越來越濃,商店街的燈火一盞一盞的亮了起來。來往的旅人都會湧進李奇城的商店街,阿凡提牽著馬,跟著走進賣美食、精品的街道逛一逛。
阿凡提發現,許多有錢人衣著光鮮亮麗,雙雙對對進出高級餐廳或商店;而街道兩旁,許多窮苦的乞丐蜷縮在寒風裡,伸出骯髒的手,等著有錢人丟幾枚銅板。
阿凡提看見一個十歲左右的女孩,全身髒兮兮的,光著腳丫站在鞋店櫥窗前,兩眼直楞楞的望著一雙雙保暖又美麗的鞋。僵凍的雙腳多麼渴望有鞋的溫暖。女孩渴望的眼神中﹐還透出一種絕望的空洞──她知道擁有一雙鞋是不可能的。這一幕讓阿凡提印象深刻。
阿凡提風塵僕僕來到馬奇莊園。經過通報後,馬奇夫人驚喜萬分的出來迎接。
「我的好友阿凡提,你怎麼突然來了?也不事先通知,我好辦個宴會給你洗塵。」馬奇夫人覺得自己失禮了。
「我就是擔心麻煩你,才悄悄來訪的。」阿凡提擺擺手。
簡單的晚宴之後,他們在大廳聊天,馬奇夫人迫不及待的吐苦水。
「有錢人不是都很快樂嗎?我這麼富有,為什麼不快樂?」她一臉憂愁的說,「阿凡提,你這麼聰明,可以告訴我快樂的方法嗎?」
「哦!原來你是屬於不快樂的有錢人。哈!哈!哈!」
「不要笑了,我內心苦悶得要命!該有的我都有了,日子卻過得很無聊。」
「怎麼突然覺得生活無趣了呢?」
「是啊!所以,我才寫那封信給你。」
「難怪你不快樂,你的信根本是在盤點財富,不懂得財富的真義!」
「喔!請你幫助我。」
阿凡提想了一下,沒有正面回答,他故意繞個圈子,「你想找快樂嗎?那好,明天下午跟我到街上走一趟。」
「到街上,做什麼?」
「先別多問。到時候我要你做什麼,你就做。辦得到嗎?」阿凡提繼續說,「辦得到,你就找得到快樂;辦不到,我現在立刻離開。還有趟旅行等著我呢!哈,哈,哈!」
「好!好!好!我聽你的!」馬奇夫人擔心阿凡提離開,趕緊答應。
第二天下午,馬奇夫人和阿凡提乘馬車來到商店街。雪停了,街道積滿雪。果然,阿凡提看見那個女孩又站在鞋店櫥窗前。
阿凡提請馬車停下來,轉身告訴馬奇夫人:「我要你親自為這個女孩洗腳,幫她買一雙鞋子。」
馬奇夫人生氣的搖頭,「什麼?不!這麼骯髒的女孩?我這麼高貴……。」
「你不是要找快樂嗎?」阿凡提也帶著怒氣打斷她的話。
「找快樂也不需要這樣啊……。」
「我們不是說好了!我要你做什麼,你就做。辦不到,我馬上離開。」
「好啦!我試試。」馬奇夫人十分不悅,但她還是勉強靠近髒女孩,發現女孩雖然全身髒兮兮,但臉龐清秀,眼睛烏溜溜的,是個可憐又漂亮的孩子。
女孩全身發抖,兩腳都是凍瘡。她閉著眼睛,雙手抱拳,似乎在祈禱。
馬奇夫人放下心中的糾結,一股憐憫之情湧上心頭。她蹲下來問女孩:「孩子,你在做什麼?」
「我在祈求神賜給我一雙鞋。」女孩睜開眼睛回答。
馬奇夫人自然親切的牽起女孩的手,走進鞋店。她似乎不再害怕﹐也不排斥眼前這個蓬頭垢面的小女孩。
「歡迎光臨!需要什麼服務?」店員親切的招呼。
「我要買鞋子,我還需要襪子。」
「好的。」
「還有,可不可以先幫我打盆溫水、拿條毛巾來。」馬奇夫人另外要求。
「溫水?喔!好的。」店員疑惑的回答。
馬奇夫人讓女孩坐在椅子上。她蹲下來,脫掉手套,不知哪來的勇氣,她伸手將女孩又髒又黑的雙腳放進溫水裡,親自為女孩洗腳。洗好後,用毛巾擦乾。
店員拿來襪子,馬奇夫人不但親手為女孩穿上,還為她挑了雙鞋。
阿凡提不發一語的站在旁邊,看著原本一臉不情願的馬奇夫人的臉色越來越和緩、溫柔、可親。
「覺得舒服點嗎?」馬奇夫人拍拍小女孩的頭。
女孩睜著大眼睛望著馬奇夫人,似乎不敢相信眼前發生的一切──她腳上穿著一雙又溫暖又舒適的鞋子。
女孩眼中含著淚水輕聲的問:「請問您是神仙嗎?不然我的願望──怎麼能夠實現呢?」
剎那間,馬奇夫人明白了。她再次蹲下來摸摸女孩的臉,然後回頭看看阿凡提,嘴脣輕輕的動了一下,像是在說:「謝謝!」
阿凡提離開李奇城的時候,馬奇夫人已經交代祕書籌備慈善事業了。
馬奇夫人找到快樂了。

神水
在一望無際的沙漠裡,綠洲彷彿是海上的島嶼,為駱駝商隊提供必要的休息和補給。想要越過沙漠一定要跟著商隊,如果一個人單獨上路,只有死路一條。阿凡提也在商隊之中。
阿凡提拉著駱駝到湖邊喝水。自己掰下一塊饢,蘸著羊肉咖哩吃。沙漠的落日非常迷人。他一邊喝著奶茶,享受片刻黃昏光影。入夜之後,氣溫驟降,天氣寒冷。沙漠,白天高溫會熱死人,夜晚卻簡直會凍死人。阿凡提趕緊吃下最後一口羊肉。掀開帳篷,一股暖氣讓他感到舒服。「已經在這綠洲待了十天,商隊差不多該出發了。」他心想。
除了馬奇夫人的團隊之外,阿凡提的商人朋友瓦利也在這支龐大的商隊裡,他是個專賣芝麻油的商人。
下午打過招呼,瓦利邀阿凡提到他的帳篷來,「老朋友!來我這兒喝茶。這趟路我還帶了一些好茶。你過來幫我鑑定鑑定茶的品質。」
「離開沙漠,我再專程去拜訪你。」阿凡提微笑著婉拒了。
每支商隊都有警衛隊,負責一路上的安全警戒。這趟路的警衛隊長卡提斯是阿凡提的舊識,他曾是王宮的侍衛官。從進入沙漠到離開,商隊的安全全由卡提斯和他的警衛隊負責。卡提斯掀開阿凡提的帳簾,走了進來。
「好久不見!沒想到你也在商隊裡。」
「是啊!看到你,我更感到安全無虞了。」阿凡提招呼卡提斯坐下。
帳簾再度被掀起。這次進來的是瓦利,他神色緊張,額頭還冒著汗。在這寒冷的沙漠夜裡,阿凡提看瓦利的臉色就知道出事了,還沒等他開口,就先問:「發生什麼事了?」
微弱燈光下,瓦利看見還有其他人,不敢多說話。阿凡提觀察到了,「放心!這是警衛隊長卡提斯。或許,你的事情,他可以幫忙。」
「我都還沒說,你怎知道我出了什麼事?」瓦利雖慌張,卻感到好笑。
「呵呵!在這綠洲能發生什麼事情?看你著急卻又不敢聲張的樣子,一定是珠寶、銀幣之類的東西──不見了!」
瓦利一聽,苦笑出來:「是啊!我的一袋銀幣被偷了。」
「哦!什麼時候發現的?」
「剛剛才發覺,整袋不見了。因為,我每天晚上都會點銀幣。今天下午,我還在帳篷裡跟茶商們喝茶,竟然會發生這種事!」
「茶商?」阿凡提好奇的問,「你不是賣芝麻油的,怎麼跟茶商打起交道了?」
「賣油是我的主業。我發現茶葉市場很大,相當有利潤,這趟路我也順便帶了二十幾袋茶。我不是很懂茶,商隊裡有幾位茶商,我請他們喝茶,順便可以幫我鑑定茶的等級。」
「難怪下午你要請我喝茶。」
「是啊!」瓦利皺著眉頭,轉回話題,「我的銀幣被偷了,這才是最糟糕的事。那是這趟賣油收的帳款,這幾個月的買賣都等於白做了!」
「阿凡提,你一定有辦法幫我找回來吧?」瓦利臉色發白。
「我會好好想辦法。剛好,警衛隊長也在這裡,他可以幫忙。走!先到帳篷去看一看。」阿凡提拍拍瓦利的肩膀說。
或許是天寒的緣故,天上的月亮看起來很清冷。阿凡提、瓦利和卡提斯,此時大家欣賞月亮的心情都不一樣。荒漠的輪廓在月光下顯得非常清晰。
「我不許有小偷在我警衛的商隊裡出現。」卡提斯說,「今天可有可疑的陌生人在帳篷附近徘徊?」
「沒有。我的帳篷裡、外都有隨從守衛,不可能有人闖得進來。」瓦利想了一想。
「還記得有哪些人進入你的帳篷嗎?」阿凡提問。
「除了隨從之外,就是我邀請的七位茶商。」
「很有可能就是這些人。」卡提斯懷疑的說,「你可以簡單描述一下,這七位茶商跟你談茶的狀況嗎?讓我能了解整個情況,也許更容易幫你找回銀幣來。」
瓦利描述了今天邀請茶商進帳篷喝茶的情形。每個人對茶的品味、看法都有不同。他們之中有二十多歲的青年,顯然入行沒多久;也有四十多歲的中年人,對茶葉有獨到的見解。雖然都是茶商,有的人沉穩安靜不多話,對茶有一定的堅持;有的人天花亂墜說他最懂茶,吹捧自己有多厲害。
「我還帶他們去看了我採購的茶葉。普洱茶是味道獨特的茶,做成一塊塊茶磚,越陳年越珍貴。我還拿出普洱茶磚讓他們聞一聞。」瓦利述說著。
「你的普洱茶磚放在哪裡呢?」
瓦利帶著阿凡提、卡提斯去看他放茶的地方。走進內帳時,一股奇特的香氣撲鼻而來,感覺是麻油香夾雜著茶香。內帳分兩邊,一邊放茶葉;一邊放芝麻油。
「我的銀幣用錢袋裝著,放在木盒子裡。木盒放在芝麻油這一邊。」瓦利拿出來給阿凡提看。
阿凡提在燭光下仔細查看放銀幣的木盒子,木盒上積了一層油垢,有股濃濃的麻油香,「這個盒子用很久了。」
「是啊!我從開始賣油就用它了。」瓦利露出陶醉的笑容說,「我喜歡一邊泡茶,一邊數銀幣。阿凡提呀,你有所不知,那種感覺可好咯。」
「我知道了!」阿凡提點點頭。
「卡提斯,現在請你動用警衛隊去把這七個茶商找過來,還有,請他們也把錢袋一起帶過來。我想──我知道怎麼找出小偷了。」
不一會兒工夫,警衛隊的人馬已經將茶商們帶過來問話。阿凡提要卡提斯扮演「偵探」,而自己在一旁協助,調查整件事情。
卡提斯把瓦利銀幣被偷的事描述了一遍,也說明懷疑是茶商之中的某個人幹的。
「不是我,不是我!」茶商激動的辯白。
阿凡提在一旁觀察茶商們的臉色、表情,並沒有發現任何異樣。他要卡提斯憤怒的拿起鞭子,故意在地上打得很響,「你們都辯稱不是自己。難道銀幣會自動消失?」茶商們嚇得臉色發白。  
卡提斯拿出七盆水,放在七個人的面前。一輪明月的月光投射在水中。
「這些神水具有神奇的力量。看!水中有一輪明月,正發出神力,凡是小偷都會被揪出來。」卡提斯又在地上打了一鞭。
「請從自己的錢袋拿出銀幣,投入眼前的水盆。」卡提斯命令每個茶商都這麼做。
茶商們聽從命令掏出銀幣,一枚一枚丟入水中,靜靜的等待所謂「神奇的力量」。等了一會兒,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阿凡提在一旁,靜靜的觀察一切。
「沒事了吧?」有茶商發問。
「莫名其妙!什麼神水?荒謬!」有茶商不耐煩。
「我們走吧!」有茶商起鬨。
「吵什麼?再等一會兒。」卡提斯犀利的眼神看向他們,大家又安靜了下來。
卡提斯轉頭望一眼阿凡提,他其實也不清楚阿凡提這麼做有何用意,真的能找出小偷嗎?他感到懷疑。
「差不多了!」阿凡提抬頭看了一下月亮說,「卡提斯,神力發生效用了,小偷已經現身了。」
阿凡提拉著滿臉疑惑的卡提斯去檢查水盆。阿凡提就著月光仔細看著水面的變化,再用鼻子聞聞水的味道。卡提斯不懂阿凡提這麼做的道理。
阿凡提看了第一個茶商一眼,檢查水盆之後,沒有說話。下一個茶商也是如此,他依序看完也沒說什麼話。
他又從頭檢視一遍,查完之後,他要卡提斯這麼說:「神水已經顯現出誰是小偷了,就在你們七個人當中。」
「你叫什麼名字?」卡提斯指著第六個瘦瘦高高的年輕茶商。
這名茶商驚了一下說:「塔利卡。」
「小偷就是你,塔利卡!」卡提斯叫出來。
「亂說!你別冤枉好人。憑什麼說我就是小偷?」塔利卡生氣的問。
「你要證據是不是?」阿凡提看時機差不多,他可以出來收拾最後局面了。
阿凡提指著塔利卡說:「是你,神水顯示銀幣不是你的──是你偷來的。」
「我和大家一樣將銀幣投入水中。什麼神水?怎麼可能顯示我的銀幣是偷來的?」
「你這袋銀幣投入水之後,水上浮著一層油。我看了你的錢袋,也有一層油垢。」阿凡提不慌不忙的說,「別人的銀幣都沒有油浮現,只有你的有。你是一個茶商,怎麼可能錢袋有油垢、銀幣有油漬呢?所以,銀幣是你偷來的。」
「胡說,水上有浮油,也不能證明這是瓦利的銀幣。」
「塔利卡呀塔利卡!為了慎重起見,我除了仔仔細細再看了一次之外,還用鼻子聞一聞。的確,有一股濃濃的芝麻油香。瓦利是賣芝麻油的。不是瓦利的錢,還有誰?今天你去過瓦利的帳篷,最有可能偷銀幣。現在證據都指向你,還不快承認犯行,還有什麼話說!」阿凡提指著塔利卡的鼻子。
「我……。」塔利卡整個人像顆洩了氣的皮球,只好點頭承認。  
阿凡提找回了銀幣,瓦利既佩服又感激。
雖然不是什麼真的神水,但阿凡提合理的推理讓小偷無所遁形,這讓卡提斯非常佩服。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