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庫存 > 10
驅魔師02:從聖經到現代的驅魔實錄
定  價:NT$360元
優惠價: 79284
可得紅利積點:8 點

庫存 > 10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大法師》導演實拍阿摩特神父驅魔現場,震驚威尼斯影展
★ 與魔鬼交手30年,進行過16萬次驅魔的傳奇人物現身說法:我講的是未經刪減的真實故事!

附魔或邪靈作祟會傳染嗎?
自己做釋放的祈禱有效嗎?
女性比較容易受到魔鬼侵害?
佩戴聖牌、聖像有保護作用嗎?
房屋或物品被魔鬼作祟該怎麼辦?

義大利每年有50萬人尋求驅魔,梵蒂岡開設的驅魔課程供不應求,這是否表示魔鬼比過去更加活躍?舉世聞名的驅魔師阿摩特神父說:「以附魔的案例和魔鬼侵擾事件的發生率來看,答案絕對是肯定的。」
人們對驅魔的需求逐年增加,但許多人碰到狀況時,不是求助於專業的驅魔師,反而轉求巫術、占卜或魔法,使得情況更加惡化。阿摩特神父寫下這本書,解答了許多疑問,包括:附魔的人有什麼可疑的早期症狀?驅魔是否絕對必要?有沒有其他釋放的方法?是什麼原因使得魔鬼持續出現?如何知道某件物體可能受到魔鬼的感染?幫助一個被附身的人,自己會被撒旦報復嗎?經常性的疲憊、嗜睡、自閉,也可能是魔鬼騷擾現象嗎?
本書不是出於推測和理論,而是阿摩特神父的親身經歷,以及其他驅魔師的真實案例,將豐富的第一手資料呈現在讀者眼前。這些資料中,有許多解答、觀察、挑戰、嘗試解決的方法,都是以前從未曝光過的,是非常值得一讀的實用教導手冊,也是進一步瞭解附魔與驅魔的必讀經典。

【鄭重推薦】
鄭文宏│台灣主教團授命驅魔師
李   亮│香港天主教教區秘書長
鄭印君│輔大宗教學系副教授
Ash    │靈性圈知名傳訊者

加俾額爾.阿摩特Gabriele Amorth
1925年出生於義大利北部的艾米利亞地區,1954年晉鐸成為神父,並於1986年受命成為驅魔師,受教於著名的驅魔專家肯迪度.阿曼蒂尼神父,從此展開傳奇的驅魔生涯。
他擔任驅魔師將近30年,進行過16萬次以上的驅魔儀式,是羅馬教廷的首席驅魔師,找他求助的人不只來自義大利,還包括英、法、德……幾乎遍及世界各地。在1990年,他創立了國際驅魔師協會(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of Exorcists)並獲得梵蒂岡的正式認可,由他擔任主席直到2000年退休,在他過世前,都是該協會的終身名譽主席。
他是聖保祿修會的會士,著有多本關於驅魔的書,也在許多神學及靈修期刊上發表他的經驗。2016年,他因肺部感染過世,享年91歲。

相關著作:《驅魔師:梵蒂岡首席驅魔師的真實自述》

譯者簡介
王念祖

中興大學企管系畢業,德州大學MBA。現居美國,任職電腦軟體工程師,曾任《見證月刊》專欄、《動腦雜誌》駐美記者。譯有《驅魔師》、《與教宗對話》、《難行要行》、《天主的聖者》、《聖狄奧多嘉言錄》、《被雷電擊中》等書,著有《讀經講義》(三冊)。散文作品見於《過境人間的天使》、《母愛的花蕊》,以及《北美世界日報》與天主教會內刊物。

前言 誠徵驅魔師

第一部 實際的驅魔過程
第1章 如何辨認魔鬼的存在
第2章 驅魔和釋放的祈禱
第3章 魔鬼出現的原因及後果
第4章 困難和仍然存在的問題
第5章 魔鬼感染

第二部 基於聖經的驅魔
第6章 基督與撒旦的對抗
第7章 「他們要因我的名驅逐魔鬼」
第8章 撒旦的行動

驅魔問與答

羅西斯一家的故事:受魔鬼侵擾的房屋
下面這個真實故事,是關於一個小鎮的家庭整整一年間飽受惡魔侵擾的大概敘述。有些人可能認為這些都是虛構的,但是驅魔師對這樣的故事都非常熟悉。我們的社會自詡為「理性主義者」的社會,卻把所有聖經的教誨都棄如敝屣,代之以邪教、秘術以及各種魔法等神祕的事物。發現這些事件的往往是警察,而不是醫生或神父,因為受害者常會隱匿發生的事情,害怕被貼上瘋子的標籤。
在這個案例中,魔鬼的目標是一個家庭──羅西斯家。這個家庭中的父親是一名五十歲的藍領工人,母親安妮卡是家庭主婦;四個孩子中有兩個剛結婚不久,另兩個(十五歲的多梅尼科和十一歲的阿爾巴)和父母住在一起。這個家庭的經濟狀況頗佳,並於一九八七年蓋了一幢有院子的房子—這件事引起了安妮卡家族一些成員莫名其妙的嫉妒。
問題從一九九○年開始發生。當全家人都聚集在新房子裡的時候,他們聽到了重擊在百葉窗上的巨響,聲音大到讓羅西斯家人以為是有人要破門而入,而要打電話叫警察。在十二月,他們就叫了警察三次,他們能夠精準地指出聲響的位置,但不知道聲音的來源。熟悉這件事的警察局長建議羅西斯去向靈媒求助。
鎮上著名的靈媒瑪麗蓮娜一開始調查此案,就宣稱這現象是由近親—一位叔叔或阿姨—的嫉妒或仇恨所造成。她建議他們在受到感染的大門或窗邊放些鹽。她指示他們要經常重複一句幸運的話,比如:財富、成功與平安。儘管如此,噪音仍然發生,因此瑪麗蓮娜來到他們家,舉行了一系列的儀式和祝福。
這次造訪帶來了災難性的後果。女兒阿爾巴馬上就開始噩夢不斷。在追問下,瑪麗蓮娜不得不承認自己所做的事毫無助益,坦白告罪說自己無能為力。她建議他們去找驅魔師。
羅西斯去找他們的神父,但他不肯相信他們所說的話(很不幸地,這種情況常發生),只給了他們一個小十字架。我不知道他這樣做是為了保護他們還是為了叫他們離開。接下來,羅西斯走遍了附近的各個堂區,向每一位他們知道的、或是別人推薦的神父求助。他們沒找到任何一位同意來為他們家驅魔的神父。最後,有一位神父聆聽了他們的遭遇後,建議他們去向主教詢問教區驅魔師的名字。
羅西斯一家人對於要去找主教感到忐忑不安,他們覺得他高不可攀 (他們錯了。這位主教會像父親一樣歡迎他們的到來,他們會發現主教並不像政府高官那樣無法接近),所以他們轉而向一個祈禱團體求助,這個團體派遣了一組人去為這個被魔鬼感染的房子祈禱。他們念了聖母德敘禱文、向聖彌額爾祈禱文,以及玫瑰經。他們也祝福了家中的每一個房間,並鼓勵這位父親要每天與全家人一起念這些祈禱文。
即使在這群人祝福房屋時,也可以清楚地聽到敲擊牆壁、水管、椅子和阿爾巴床鋪的聲音。第一次祝福之後,安靜了兩天,但是隨後騷亂又重新開始,並且更加劇烈。祈禱小組的成員中,有人認識教區的驅魔師,便請求他的協助。他毫不遲疑地立即來到這個房屋。首先,他念了一段祈禱文以斷絕與靈媒瑪麗蓮娜的關係,然後,他祈禱破除任何人為了騷擾羅西斯一家而與魔鬼訂的盟約。最後,當孩子們不在的時候,他進入屋內,進行了第一次驅魔。
驅魔之後,情況立即明顯地改善,但不幸的是,好景不長,雖然祈禱小組仍繼續不斷地為他們祈禱。可憐的阿爾巴,她是受害最深的人。她不能再睡在自己的床上,只能到爸媽的房間過夜。即使在那裡,她在半夜時也會因為床頭板和床頭櫃受到重擊而被吵醒。之後,她身體的病痛加劇。她感到頭痛和腹痛,並開始出現無端的發燒和嘔吐。醫生也束手無策。腹部的超音波、驗血,以及其他檢查和化驗的結果,都沒有顯示任何異常。
這一家人再次打電話給驅魔師求救,他帶著一位經常與他合作的精神科醫生同來。做了完整的驅魔禮儀之後,情況仍沒有顯著的改善。那個祈禱團體堅持不懈地努力,也深深敬佩這一家人對天主和教會的堅定信心。然而情況卻日益惡化,似乎魔鬼的勢力正在報復他們所作的驅魔和祈禱。不幸的是,那位年老的驅魔師因為工作太多,無法更常來為他們驅魔。
這時候,第二種型態的心理折磨開始了。窗台上或百葉窗後面開始出現一些手寫的字條,上面寫著一些挖苦的話,例如:「我想那些邪術還沒被消除。你還好嗎? 謝謝。」諷刺的意味十足。「今晚這個邪術要讓兩個人遭殃。」或「今天晚上,在你那華麗的家中(這好像是嫉妒的跡象?),你將可以享受一場美妙的表演。」祈禱小組的成員輪流在羅西斯家過夜,以鼓舞他們。這些威脅從來沒有成真,只是恐嚇而已。
奇怪的是,這些字條下的署名都是「瑪賽娜」—這是一個與家人已失聯多年、下落不明的阿姨的名字。折磨繼續加劇。對阿爾巴所施的邪術似乎不減反增:到了夜晚她就想要外出,並且試圖毀壞聖像。其他家庭成員也不能倖免:他們的身體開始有各種奇怪的疼痛,譬如被人掐住喉嚨、將要窒息的感覺。多梅尼科和他妹妹一樣,噩夢不斷,並有幻覺。
我在寫這本書的時候,這樣的情況仍未改變。想必讀者會感到失望,因為我沒有告訴大家一個美好的結局。我們無法控制時程,這也可能耗費相當長的時間,不過我可以擔保,羅西斯一家必會得到釋放,因為他們選擇了天主的道路。
我不知道到目前為止他們都試過哪些方法,但我有處理類似情況的經驗。我建議那家人在暑假期間到外地去住一個星期,看看對這些人的侵襲是否仍會持續。我通常很不願意建議這些人搬家,因為這樣做的結果,往往只是災禍如影隨形地跟著受害者到他們的新屋去。雖然緩慢,但最可靠的得救之道,就是羅西斯一家人所遵循的道路:時時祈禱,常領聖事,並為個人和家庭驅魔。

深陷邪教勢力的女子
法國精神科醫生瑪利亞.多明尼加.富科伊(Maria Domenica Fouqueray)沉痛地報告了這個嚴重的附魔個案:

從一九八六年四月我受聘於一家醫療精神診所開始,已與教區的驅魔師合作了四年。我們的主教勒內.匹康地(René Picandet)相信附魔的可能性(不是每個人都像他一樣!)並支持、監督我們的工作。我從小接受基督信仰,一直以此為我生命的基石。感謝一位好神父的帶領,我在醫學院讀書時得以參加聖經神學的課程。
一九七四年,我接觸到治癒祈禱和驅魔救贖。當教區因我在精神病學領域的資歷,提供我一個與驅魔師合作的機會時,我欣然地接受,並與這位驅魔師建立了良好的工作關係。開始工作不久,我被指派去協助一位四十歲的已婚婦女,她是四個孩子的母親,從事特殊教育工作。她的問題起源於她曾經參加一個撒旦邪教十多年。當她來向我們求助時,她已經三度試圖離開這個邪教。
令人驚訝的是,這位女士與許多神父熟識,並且是其中一位神父帶她來找我們:她在過著雙面人的生活。雖然她認識許多神父,每個主日都在彌撒中彈風琴,但她從未領受過聖事。同時她也是威卡邪教派的大牧師,他們的首領是魔王路西弗。她逐漸地被這個教派接受,但一旦正式加入後,她知道除非自殺,無法脫離這個組織,這是她的新「主子」為她準備的暴斃之途。她十分恐懼,想要離開這個教派,但她知道會有這些風險。
當我們第一次見到她時,她顯得十分憂鬱、沮喪、憔悴。她有睡眠困難的問題,但沒有精神問題的病史。經過仔細檢查後,驅魔師決定為她驅魔,剛開始時每兩週一次,然後每週一次。對我而言,這是一個充滿驚奇的經歷,豐富並提振了我的信仰。作為一名精神科醫生,我試圖找到﹁敞開的大門」,也就是促使她進入撒旦教派的動機。下面我簡單地敘述她的故事。
她所受的的基督宗教教育非常嚴苛,必須嚴格遵守傳統的規矩,但她並沒有在其中發現天主的愛。她在一個修女辦的寄宿學校就讀,在那裡她得到了良好的學識培育,卻少有精神上的支持。她的婚姻也乏善可陳。她嫁給一位成功的商賈,生活富裕。他強迫她辭去工作,只能在家照顧孩子。有時她想出去參加活動,但她的先生反對。即使在暑假期間,她也被迫只能與她年邁的雙親待在鄉下的小鎮。她覺得生活枯燥,而渴望變化。
有一天,在一本通俗雜誌上,她看到一則廣告,邀請讀者加入一個團體享受幾天快樂的時光。她回應了這個邀請,並加入了這個團體成為其中的一分子,雖然她感覺到這些成員們相當地怪異。例如,所有新來者都受到鼓勵要逐漸地多喝酒,並提供他們非法藥物,然後被引介進入這個教派。這個團體的領導人表現得非常熱誠關懷,填補了她乏味的家庭生活。她陷入得越來越深:她棄絕了自己所受過的洗禮,而接受了新的洗禮,並被賦與了一個新的名字。她在大腿上烙印了一個祕密標記。在燒毀了她的基督徒領洗證後,她用血與撒旦立下了盟約。
她的入門階段已進展到參加黑彌撒,並在每個星期五慶祝「第十五小時」。她清楚地看到這些儀式將基督信仰的儀式和祈禱變形及﹁妖魔化」。黑彌撒模仿聖體聖事,並在領聖體時變成了放蕩淫樂。驅魔師必須知道撒旦盟約的各種步驟,因為在釋放的過程中,必須邀請受害者逐一棄絕這些措施;在驅魔過程中徹底並且完全地棄絕撒旦,其經文如下:「我棄絕你,魔鬼(這裡,發言者將具體指出魔鬼的名字),我不要與你再有任何關聯,我棄絕所有源自於你的作為。」
在驅魔禮中,病患的眼神像野獸一般。她強力地拒絕了我們在她面前舉揚的十字架。每次驅魔結束時,她都會嘔吐(甚至吐到只有胃水),她的體溫高達四十一度。只有當我們為她灑聖熙澤孟(Saint Sigismund)聖水時—這是我們治療沒有來由的發燒的方法—熱度才會降低。瑪達肋納(這是我稱呼她的名字)參與了很多黑彌撒,她是一個能激發別人信賴、具有吸引力的女人,因為她在禮儀中彈奏風琴。
我必須強調,在這種情況下,驅魔師僅靠自己的行動是不會成功的。之前兩次,分別由兩位驅魔師為她驅魔都失敗了,因為他們忽視了病患所顯露的事實,並且低估了邪教成員對她所施加的壓力和威脅。第三次,由於我們團隊的幫助,驅魔師終於使瑪達肋納得到釋放。這個案例顯示出受害者必須重新接受基督信仰教育。
當她有自殺的衝動和無法解釋的發燒時,她需要支持和協助。我們一直沒有離開她,總是在她周遭幫助她。
這個過程持續了三年。瑪達肋納在被釋放之後,仍然不願在有人認識她的教堂裡參加彌撒,但她已經可以祈禱及領受聖體。現在,她仍然需要學習教理,但那些讓她無法祈禱和閱讀聖經的﹁障礙物」已經逐漸消退。剛開始,我們必須避免提及任何關於血和獻祭的聖經經文。最令她驚嚇的是保祿書信以及福音。治療記憶和淨化腦海中的圖像需要很長的時間—她受到許多幻影和夢魘的困惱。
直到瑪達肋納自己能夠進行這場靈性的戰爭時,我們才暫時停止為她驅魔。她能夠祈禱、辦告解、領受聖體,並用普通的方法對抗惡魔。我要補充兩個重點。第一,瑪達肋納從來沒有領過堅振。被釋放之後,她請求主教為她做了這個聖事。她的先生、兒女以及為她釋放的團隊都在場觀禮。第二, 經過了一段時間後,她在主教和所有曾參加她堅振聖事的人見證下,正式重回教會。多年來,為了要得到完全的釋放,她寫過許多向主耶穌和聖母瑪利亞祈禱的祈禱文。

魔鬼感染的原因
在前面的章節中,我強調了奧利振對魔鬼感染問題所做的觀察意義重大。從他的著作中,我們知道,早期基督徒不但為個人驅魔,也常為房屋、物品和動物驅魔。在教會還沒有對這些不同現象制定個別的名稱之前,我們將所有地方、物品、動物(除了人以外)受到魔鬼惡行影響的情形,都稱為「魔鬼感染」。這絕不是一個新的範疇,因為文獻顯示,自古以來各民族對這些狀況都有所認知並加以處理。
造成魔鬼感染最常見的原因是什麼? 以下是一些常見的原因:

●這個房子曾用於舉行召魂或巫術的聚會,或者被用來作為撒旦教的基地。這類魔鬼感染最難解除。
●有人在屋內被殺或自殺身亡。大量地為死者的靈魂代禱是最好的補救方法。
●這間房子曾被用來作為賣淫或同性戀聚會的場所,或曾是褻瀆者、共濟會、罪犯、幫派頭子、毒販等等的住所。所有這些情況都需要非常多的補贖祈禱。
●房子曾被人下咒。我們需要全面地查明其原因、方法和符咒,因為如果被詛咒的物品在該場所內,那麼必須找出這個物品並將其燒毀。只要這個被詛咒的物品仍在屋內,不論多少祈禱都不會有什麼成果。在調查過程中,居住在這被下咒房屋內的人可以提供非常大的幫助,因為他們能夠告訴我們問題是從何時開始發生、是否有人給他們某件傢俱、他們是否懷疑任何人有意詛咒他們……等等。

受魔鬼感染的物體
對於受到感染的物體,我們更要格外地注意,避免無謂的恐懼、毫無根據的猜疑,
以及杯弓蛇影。在與巫士或迷信的人接觸之前,我們必須當心江湖術士。實際上,物體被感染的唯一原因就是符咒。
理論上,每一個物體都可以被巫醫或是任何與撒旦有關係的人以撒旦教儀式來詛咒。然而在現實生活中,這種事件是非常罕見的;因此,我們必須非常謹慎地查考,才可斷言某件物體被魔鬼感染。在這種情況下,真正的智慧之舉,是要先抱著懷疑的態度去查究。
我們如何知道某件物體可能受到魔鬼的感染? 有時可以由其來源,或是物體所造成的影響來判斷,或是詢問有神恩或超感的人。物體的來源通常是重要的指標:如果巫士給我們一些東西,那麼它可能已經被感染了。護身符是典型的例子,這些東西通常非常昂貴,如果不是詐騙,就是曾被非常有害的負面力量汙染過。
當我說某個物體被感染時,我並不是說魔鬼就在它裡面! 我只是說它曾經出現在一個邪惡的儀式中,一般是為了傷害一個特定的人,並為了實現一個特定的目標,因而有意使這物體具有特別的傷害性。
物體所造成的影響是對我們的第二個警訊。例如,有人躺在自己的床上時,就會無法入睡或感到嚴重的頭痛以及其他痛苦,但如果他睡在不同的床上,這些現象就都不會發生。這時候,我們應當質疑是否床墊或枕頭有問題。假設換了枕頭後,所有不適就都停止,但再使用舊枕頭時,症狀又都恢復,那麼我們可以猜想枕頭被詛咒過。此時,如果我們打開枕頭,可能會找到我在前一本書中所描述的某個或多個奇怪的物體。為了消除詛咒,要用聖水灑在枕頭上,並將它燒毀。
但在這種情況下,要注意我曾建議過的所有預防措施:在空曠的地方焚燒,同時要祈禱,並將灰燼灑到流動的水中,譬如河流,大海或下水道;我們也可以把它倒在垃圾桶裡,如果我們確定它會被焚燒。如果只是輕微的詛咒,用聖水灑在物體上就足夠了,不需要破壞物體。
有的人可能遇到一些狀況,沒有任何理由懷疑他是被人陷害,但一個有神恩或超感的人警告他有某些被詛咒的物品存在。這時,我們的常識再次告訴我們,我們必須避免對物體有無謂的恐懼或毫無根據的猜疑,尤其是當這些警告是來自江湖術士時(或是巫士、使用塔羅牌的人、吉普賽人……等等)。

受到魔鬼感染的動物
動物也可能被魔鬼感染,雖然這種情況很少見。福音告訴我們,有一個軍旅的惡魔被驅逐出革辣撒(格拉森)的附魔人之後,耶穌允許他們進入兩群豬內。後來這些發瘋的動物衝入湖中淹死了。我從來沒有經歷過這種情況,但是,如果我真的碰到了,我只會誦念釋放的祈禱文──這當然是可行的。
反過來說,不幸的是,巫醫卻經常使用動物(特別是焚燒他們的內臟)來進行魔法儀式,或利用動物來傳遞詛咒。最常用於傳遞詛咒的的動物是蟾蜍或貓,尤其是後者。其他驅魔師和我自己的經驗,都可以證實這些說法。例如,我們感覺到房內有看不見的貓或其他不明動物的存在,然後就會找到他們在地板上的腳印或在床單上的爪痕。
我知道這樣一件事。有一天,有個女孩打開車門坐進她之前曾仔細鎖上的車內,看到後座有一隻大黑貓。她立刻下車,讓這動物出來,但是牠好像就在空氣中消失了一樣。我可以舉出很多類似的例子。為了讓我最擔憂的讀者放心,我必須趕快補充說明,這些動物幽靈從來沒有攻擊或傷害過任何人。我們要如何解釋這些現象呢? 這些事件通常是發生在那些已經有魔鬼侵擾症狀的受害者身上。因此,這些似乎是魔鬼對他們持續侵擾的一種模式。只要多行一般獲得天主恩寵的方法,就足以結束此類魔鬼侵擾。
羅馬醫院的一名醫生,常以魔法騷擾一位與他一起工作的年輕修女護士。某天晚上,當她回到房門鎖著的房間時,發現一隻貓不知如何已經進入了室內。她想要把貓趕出門外,但是牠在屋內亂竄躲避她。百般無奈的修女只好把鑰匙砸向牠,貓終於帶著流血的傷口逃離了。第二天早上,她上班時遇到了醫生,他的鼻子及上唇都貼著膠布。她問說:「發生什麼事了,醫生?」他回答說:「是你用鑰匙把我打成這樣的。」
這個事件的證人記載得很完整,但我無法一一說明。我相信,這位醫生想要利用詛咒來窺視或驚嚇修女,但這一次—碰巧發生—詛咒反落到他自己身上。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