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庫存:1
陰間:黑廟
定  價:NT$250元
優惠價: 79198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庫存:1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書摘/試閱

「乩身」故事的起源――
人間的鏡面世界,永無休止的善惡之戰!

陰間惡鬼大鬧陽世,城隍廟的牛頭馬面疲於奔命。
出竅生魂、出陣陣頭、跨越兩界的牛頭鬼差⋯⋯
《陰間》系列是星子熱鬧的台灣在地奇幻繪卷,
民俗與幻想小說的絕妙融合,
從詭異離奇的情境中窺見人性與情感的光明。

一群蹺家少年,一個跨越陰陽的鬼差,
一間神像被封眼的黑廟。
《乩身》系列姊妹作,重版出來!

故事簡介
陰間和陽世息息相關,當陰間混亂黑暗,陽世也不能倖免⋯⋯

「這廟裡一點神味都沒有,是不是裡面神像沒開光?」
「有,以前有。但我後來動了點手腳,封住了。」

奉靈宮是座由透天公寓改建的不起眼小廟。
逃家少年柏豪得到廟祝收留,和廟中其他蹺家少年們一起生活。
廟祝不只教他們跳官將首出陣,更利用法術讓少年們得以生魂出竅、遊走辦事。
柏豪發現自己在生魂出竅上很有天分,靈魂能夠長時間在外遊蕩。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靈魂長時間離體會產生什麼影響?廟祝的其他法術,又將召來什麼?
其實,廟祝的野心慾望遠比他的術法能力更巨大⋯⋯

星子(teensy)

我是星子,我的日常世界單調平凡,日復一日、終年不變;
但我的腦內世界壯闊離奇,
有神有鬼、有戰鬥有愛情、有各式各樣的人和各式各樣的故事。
歡迎光臨,星子的故事書房。



星子作品

月與火犬 全十四卷
百兵 全八卷
不幫忙就搗蛋
七個邪惡預兆
太歲新版 全七卷
太歲外傳 奇異旅程

日落後外傳 無名指╱囚魂傘╱蟲人╱魔法時刻╱怪物╱餓死鬼╱萬魔繪
日落後長篇 全十三卷
偷心賊
乩身 踏火伏魔的罪人╱地獄符╱活人牢╱穿天降神的龍
陰間 另一個世界【新版】╱黑廟【新版】
詭語怪談 符紙婆婆

第一章 逃家

彷彿永無止盡的機槍掃射聲中,夾雜著手榴彈爆破的巨響,一陣又一陣的笑喊怪叫聲裡交雜著此起彼落的髒言穢語,偶像歌手的流行歌曲聲中和著此起彼落的即時通訊軟體訊息提示音――這是一間網咖,一間和大多數網咖一樣吵雜不休的網咖,當然也和大多數網咖一樣,光線昏暗、菸味瀰漫。
柏豪包台的時段還有一小時二十分鐘才結束,他手撐著下巴,無精打采地呆望著螢幕。他剛剛結束了一場不怎麼有趣的即時戰略遊戲,因為技術拙劣,無法從那個遊戲中獲得樂趣。
他很快地又從遊戲選單裡挑選了一款動作遊戲,這款遊戲中的角色可以拿著槍炮刀械在廣大的虛擬城市裡四處亂逛,可以搶劫、可以劫車、可以隨意開槍、可以見人就打,當然也可以進行設定中的故事路線。但柏豪看不懂遊戲裡的英文劇情提示,因此他只能不停重複著搶劫奪車、開槍打人的動作。
遊戲開始,他放下原本托著下巴的手,開始操縱鍵盤。很快地,他又感到有些乏味,肚子不停發出咕嚕嚕聲和一陣又一陣的擾人飢餓感。在他操縱滑鼠的手邊擺著個冷飲杯,早空了,還有一只泡麵碗,也是空的,是他在數小時前吃空了的。
他聞到身旁座位傳來好香的泡麵味,忍不住朝那方向看了一眼,是四、五個年紀和他差不了太多的男孩們,他們誇張地笑,尖聲彼此吐槽,你推我、我推你地十分熱鬧。
那群少年裡有人注意到了柏豪投來的目光,便凶狠地瞪起眼睛,歪斜起嘴巴飆罵:「看啥小咧!」
「沒⋯⋯沒啦。」柏豪趕緊將腦袋轉回自己的螢幕,望著手邊的空碗,嚥了嚥口水,他的肚子發出了強烈的咕嚕聲響。
「香喔!香喔!」那四、五個少年像是注意到柏豪的飢餓窘狀,哈哈笑了起來,紛紛舉起手中香味四溢的泡麵,大口吸著麵條,發出好響的吸吮聲。這讓柏豪更加飢餓、更加恐慌,他好想吃一碗泡麵,不由得摸了摸口袋。其實他不必摸也知道口袋裡只剩下一枚五十元銅板和兩枚十元銅板、三枚一元銅板,這是他身上唯一的現金,七十三元的財產應該可以吃上好幾碗廉價泡麵。但吃完之後,他該上哪兒去?
他拉了拉斜斜揹在身上的書包肩帶,讓書包更緊貼著自己的身子,這讓他得到些許安全感,當然不是書包本身,而是書包裡頭的東西。
「香喔!香喔!」那四、五個少年狂笑著拚命吸麵,像是企圖製造更大的聲響和更強的香味。其中一個少年突然嗆著了,脹紅著臉激烈咳嗽起來,惹得同伴瘋狂大笑,伸手推他。
「小聲一點啦!」「別人不用玩喔!」在另一端幾張座位那兒發出了不滿的斥喊。
「幹!不爽喔?」這頭四、五個少年立時回罵。「怎樣啦。」「不行喔。」
「當這裡是你家喔!」那端座位暴起一聲虎吼三字經,站起一個身高將近一百九十公分的壯碩青年,那青年留著平頭、皮膚黝黑,一雙眼睛又大又圓。
「怎樣啦?」這頭四、五個少年也沒讓那高大青年嚇著,霹哩啪啦地回罵一連串髒話,帶頭的少年個頭矮小,但聲音卻粗豪剽悍,髒話響雷似地飆炸。他拍桌子的聲音好響,還一腳踩上椅子、一腳踏上桌面,揚手指著數張桌外的青年,先來個大砲爆炸般的三字經作為開場,跟著暴喝:「不爽不會滾出去喔!」
「別吵啦――」坐在櫃台邊的老闆細瘦的胳臂上,也有著老舊模糊的刺青。他捏下嘴邊的菸,瞇起眼睛吐出一口煙,咳了幾聲清清嗓子,然後說:「要吵出去吵啦!」
「靠么喔,抽你的菸啦!」那帶頭少年轉頭朝那老闆喝罵。
高壯青年身邊也站起兩個人,像是他的跟班,他們和四、五個少年怒瞪對峙著。
「大壩,給我個面子,你們三台算我請。」網咖老闆站了起來,向那端叫做大壩的高壯青年喊話,跟著又向這頭的矮小少年喊話:「小滅大爺,我這邊做生意的,不要亂啦。」
「做生意了不起喔?」那叫做小滅的帶頭少年聲音嘹亮,喊起來像是鞭炮炸藥一樣刺耳,他轉頭朝著大壩罵:「不爽就滾啊,怎樣,吃麵不行喔。」小滅這麼一喊,身旁的同伴們也幫腔罵著要大壩等人趕快滾出去。
大壩身旁一個跟班氣呼呼地飆罵三字經,一副要衝上前打架的模樣,卻讓大壩伸手阻止。大壩斜著嘴巴,和兩個跟班低聲說了兩句,三人離開座位,轉身朝店門方向走。
「哈哈,沒膽啦!」小滅這才躍下,和同伴們一同對離去的大壩鼓譟叫囂。
「⋯⋯」柏豪對這莫名其妙的紛爭一點也不感興趣,他茫然地操縱遊戲角色在螢幕裡的城市漫遊,滿腦子卻想著熱騰騰的泡麵。比泡麵更好吃的食物無以計數,但不知怎地,他現在就只想要吃一碗泡麵而已。跟著他驚覺小滅已經領著同伴圍到了他身邊,其中一人還伸手拉了拉他的書包,盯著書包上的校徽問:「這哪間啊?聽都沒聽過!」
「幹⋯⋯幹嘛啦?」柏豪警覺地將書包緊緊抱在懷中,怕一個疏忽,就會讓這幾個少年奪去。
「你剛剛看啥小?啊?」小滅伸手按在柏豪肩膀上,用戲耍獵物的目光盯著他看。
「我⋯⋯我肚子餓,聞到味道看一看而已。」柏豪戰戰兢兢地回答。
「蹺課喔?還是蹺家?不對啦,你拿這把槍很爛耶,用武士刀啦――武士刀殺起來比較爽。」一個看來年紀稍大些的瘦高青年一面問著柏豪,還自作主張地操縱起柏豪的滑鼠,又一把霸佔了他的鍵盤,替他玩起遊戲。柏豪見那青年胳臂上有兩條又兇又長的疤,且還有一片墨黑色的刺青。
柏豪在學校裡也不是那種乖乖牌好欺負的傢伙,相反地還時常和同學起衝突,三不五時惹些事端,但和眼前這幾個明顯是「在混的」青少年相比之下,那帶頭的小滅腰間甚至大搖大擺地繫著一把摺疊刀,柏豪便顯得像是隻弱小兔子了。
「你看啥小?」小滅見到柏豪朝他腰間的摺疊刀望了一眼,馬上將刀抽出,﹁唰﹂地甩開,一把揚至柏豪臉前,惡狠狠地說:「再看挖掉你的眼睛!」
「啊!」柏豪驚呼地將身子向後縮,驚恐慌亂之中腳一滑摔在地上,手還緊緊抱著他的書包。
「喂喂⋯⋯小滅哥、小滅大爺,給個面子啦,拜託啦,不要這樣嚇人家小朋友啦⋯⋯」網咖老闆鐵青著臉,卻還是「哥」長「大爺」短地走來,拱起手中那包菸,遞向小滅。
小滅揮了揮手,咧開嘴罵:「不抽你的菸啦,你的菸臭死了。」
那高瘦青年回頭調侃老闆:「老闆偏心喔,請大壩不請我們。」
「請啦、請啦,剛剛你們幾碗麵不就是我請的,你們這幾台也我請啦,五台對不對,請啦、請啦。要喝飲料嗎?也請啦!五杯?」那老闆打著哈哈,將菸塞回口袋。
「六台,包括他。」小滅哼地一聲收回摺疊刀,指了指柏豪,對那老闆說:「他也一杯。」小滅這麼說時,又轉頭問柏豪:「要不要泡麵?」
柏豪還沒來得及答,他的肚子已經替他回答,發出了好長一聲﹁咕嚕﹂。
「好啦、好啦,六台都我請,六杯飲料,一碗泡麵。」那老闆便也識相地搓著手轉身。
「兩碗,我還要一碗。」「我也再一碗,三碗。」小滅身旁的少年吆喝著。
「好、好、好⋯⋯三碗,唉⋯⋯」老闆快步走,頭也不回地應答。

「你蹺家喔。」一個胖少年玩著手中的鑰匙圈,發出叮叮噹噹的聲響,問著柏豪。
柏豪端著泡麵吃得囌嚕作響,把湯也喝得乾乾淨淨,這才覺得肚子舒服了些。他朝著小滅等人點點頭說:「昨天沒回家⋯⋯今天⋯⋯應該也不會回家⋯⋯」
「跟家裡人處不好喔?」那胖少年問,他豎起拇指,指指自己說:「我也是。」接著又指指小滅,說:「小滅哥也是。」
「幹!」小滅照著那胖少年的後腦重重搧了一巴掌,罵:「說你自己就好,幹嘛說我?」
「哈哈好痛⋯⋯」胖少年摀著後腦笑著哀嚎,小滅這巴掌顯然搧得極重。
「你們也不住家裡喔?」柏豪問。他對小滅這夥人彼此間的相處態度也不算太陌生,在他就讀的國中裡,多的是這類成群結黨、下課後四處私混的學生,但柏豪在學校裡和那些學生並不熟絡。事實上,他轉至現在就讀的國中也不過才幾個月,在那之前,他在另一所國中犯了錯,遭到退學。
而今天,是他蹺家又蹺課的第二天,在此之前,他另外有兩次蹺家的經歷。
當然,現在這一夥人,除了那個高瘦青年年紀稍大些外,其餘的年紀看來都和柏豪差不了多少,顯然也和他一樣,在這個應當上課的時間裡卻未在學校。
「我們住宮裡。」一旁一個戴著眼鏡的蒼白少年插口說,他們之中,只有他身上穿著制服,但並未揹著書包,顯然也是蹺課。
「你沒地方去,不如也來我們宮裡啊,田叔人很好,包吃包住。」胖少年笑嘻嘻地說。
「田叔?」柏豪喃喃地複誦了這個名字,他有些猶豫、有點惶恐,但又有種像是溺水之人抓到了浮木般的幸運感。在此之前,他還擔心著自己不知該上哪兒――上哪兒都行,就是不要回家,若回家了,他那脾氣暴躁的老爸肯定會把他痛毆一頓,逼他將書包裡那支兩萬元的高級手機交出來,然後在隔天押著他到學校,將手機還給原主人。
他討厭手機的原主人,那傢伙家裡有錢,在班上囂張,時常帶著新買的高級玩意兒來學校炫耀。而這次他只不過趁大夥兒體育課結束後,搶先一步返回教室,﹁拿﹂走了那傢伙的新手機,讓那傢伙氣急敗壞地找了好幾堂課,還勞煩老師下令檢查全班同學的書包和抽屜。他將手機藏得十分隱密,但功虧一簣的是,他在放學返家的途中忍不住拿出來把玩了一番,好死不死讓那傢伙瞧見了。
那傢伙連同兩個小跟屁蟲將他圍起來,到了這地步,他偷東西的事實等同已經敗露了,只不過當時他逮著了個空檔,拔腿就跑,讓那個有錢公子哥卯足了全力也追不上他,只能氣得不斷叫罵。
當時柏豪不時回頭望著那少爺氣急敗壞的臉,心中得意極了,但他也知道得意便只有這一時之間而已,那傢伙自然不會善罷干休,會立時返回學校找老師告狀,然後消息會很快地傳到他老爸耳裡。這便構成他無法回家的窘境了,他總是想到什麼便做什麼,而沒去考慮後果。所以此時的他倒也沒後悔什麼,頂多便是埋怨自己竟在最後一刻露出馬腳罷了。
他在公園窩了一晚,天亮後找到這間網咖,打混到現在,疲累加上飢餓,才開始感到茫然無助,他知道自己差不多得認真考慮是否回家接受老爸的震撼教育了。但此時小滅等人的出現,讓他覺得自己似乎還有其他選擇。雖然小滅這夥人的模樣,一看就是常見的中輟生、小混混之類的傢伙,但是他對這類傢伙並沒有太大的反感。他想,或許若換成那囂張有錢的同學被小滅這夥人圍住,大概會嚇得當場尿一褲子――敵人的敵人,應該可以做朋友――柏豪用他那不怎麼好的腦袋思考著這個問題。
「怎樣啦,要不要來我們宮裡啦。」那高瘦青年拍了柏豪肩頭一下。「田叔正好缺人耶,他用⋯⋯用、用⋯⋯」高瘦青年頓了頓,轉頭問:「用啥小?」另一個穿著制服的少年哈哈大笑:「用人唯才啦!」那高瘦青年彈了記手指,撥撥長髮說:「對、對,用人唯才,你來我們宮裡,包你有東西吃、有地方住。」
「好啊。」柏豪點點頭。「反正我也沒地方去。」

半小時後,四台改裝機車駛過濕濡小巷,停在一處大空地前,空地之後是一座廟宇。那廟的外觀倒也奇特,正中是一棟老舊透天公寓,兩旁緊連著額外擴建而出的違章鐵皮屋,鐵皮是深褐色的,整體外觀看來更像是個大工寮、大倉庫,和一般印象中的磚牆、瓦簷式古代建築廟宇差別甚大。但又由於廟外擺著香爐、金紙爐,一旁還插著旗幟,且門上懸著匾額和一排燈籠,因此儘管建築本身外形奇特,但總也能讓人一看即知這是間廟。
四台機車上六人下了車,小滅走在最前面,雙手插在褲袋裡,搖頭晃腦地領著眾人往那空地一棵大樹下幾張桌椅走去,那兒坐著幾個喝茶聊天的中年人。
「田叔。」小滅對著其中一個嚼著檳榔、穿著深色短袖上衣和黑色短褲、理著平頭、皮膚黝黑,大約五十來歲的中年男人點了點頭,指著柏豪說:「他叫柏豪,沒地方去,我帶他過來。」
「柏豪?」田叔望了柏豪一眼,隨便揮了揮手說:「帶他四處看看,晚上一起吃東西。」田叔說完,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將目光轉回和他一同喝茶的那個穿著白襯衫的中年人,講起大人的正經事。「黃桑,我跟你說,王董在這裡經營幾十年,咱奉靈宮只是間小廟,得罪王董,我阿田在這裡混不下去啦。」
「有許先生在背後挺你,你還怕王董?阿田啊,我坦白跟你說,這次許先生看在和你父親的交情上,交代我把這件事給你幹,你不要無所謂,我去問問土方,說不定他有興趣。」那白襯衫的中年人叫作黃近福,帶著琥珀色眼鏡,笑咪咪地說完,起身準備離去。
「黃桑、黃桑,我不是這個意思⋯⋯」田叔連忙起身喚住黃近福,攤著手說:「許先生開口,小弟當然在所不辭,我只是擔心王董報復,只要許先生罩著我,那當然沒什麼好怕的了。」
「這個當然,你幫許先生做事,許先生當然把你當自己人,當然罩自己人。」黃近福哈哈一笑,伸出手和田叔大力一握,然後才轉身,連同身邊兩個隨從往不遠處一輛黑頭轎車走去。
「阿田啊,你說你認識許先生,原來是真的喔,不簡單喔!」「晚上請喝酒啦!」兩個中年友人在一旁拍著田叔的肩。
「我阿爸認識許先生好多年啦,你們等著看,土方前幾天囂張成那個樣子,自以為王董挺他,現在我有許先生罩我,你們等著看好戲!」田叔得意地說。

柏豪早跟著小滅進入廟裡,沒聽見外頭田叔他們的對話,就算聽見了也聽不懂,大老闆和大老闆之間的恩怨,以及小角頭和小角頭之間的過節,都不是柏豪接觸過的事情,他那在工地做粗工的老爸平時也不會和他講這些。
那胖少年叫作阿彥,領著柏豪在廟中閒晃,向他介紹眼前所見的零碎事物。他們經過廟宇正廳,隨意看著供桌上幾排神像,柏豪也聽不懂阿彥介紹的那些神佛,多半是些五府千歲、中壇元帥之類的常見神像。
這廟由於經過擴建,內部十分寬敞,鐵皮隔成的房舍四通八達,有擺著各式法器、刀劍、服裝和化妝台的房間,也有擺著床鋪、小電視、衣櫥等,看起來像是宿舍一樣的房間。
「你們快來看啦,阿明他超強的――」一個少年自其中一間房間探出頭來大叫大嚷,那少年赤裸著上身,胸膛紋著大片黑龍,頭髮是粉紅色的。
眾人經過了那房間,柏豪見到房裡還有三、四個青少年窩在小電視前拚鬥著電玩遊戲。
「幹你他媽,這樣叫超強喔?」那高瘦青年倚在門邊,瞧著裡頭幾個少年玩電玩遊戲,不時插嘴叫囂。
「嘉宇,你靠北喔?」「你他媽的進來挑啊!」裡頭的少年也高聲回吼。
這兒的男孩們似乎已經習慣了使用這樣近乎咆哮的音量來對話,在他們的交談當中夾雜了大量的髒言穢語。
然而,柏豪對他們之間的對話一點也不在意,他那做粗工的老爸一開口,音量也是大得嚇人,且同樣三句話離不開髒字。便連柏豪自己都時常將粗口掛在嘴上,只不過不能讓他老爸聽見就是了,否則他老爸會重重賞他一巴掌,兇兇地罵:「恁娘咧,小孩子罵什麼髒話?我咧幹你――」柏豪有時會在捱了一巴掌之後,又學會一些新的粗鄙字眼,然後在下一次不經意隨口溜出時,又捱上一巴掌,然後再學到一些更新的粗話。
「閃啦,別擋路啦!」小滅伸手推開幾個擠在那小房間外擋路的少年,即使他的個頭比同年齡的國二男生矮了大半截,腦袋瓜頂甚至不到那叫作嘉宇的高瘦青年的鼻尖,但卻異常剽悍,就像是一頭雄猛暴躁的年輕獅子,不放過任何耍威風的機會,即便是剛加入他們的柏豪也能夠輕易地知道,小滅是這群青少年的頭兒。小滅的嗓音甚至還沒完全變聲,顯得青澀而尖銳。
「這幾間房間是大家睡覺的地方,阿彥那間還少一個人,你住他那間好了。」小滅指著其中一間凌亂的房間對著柏豪說。
那是個四坪大的房間,左右側各擺著兩張雙層床鋪,床上、地上、桌上散落著雜誌、漫畫、零食包裝等零碎雜物。
牆上則貼著一些年輕女星的海報,和一些陳舊符咒。
柏豪踏入了房間,一抬頭,天花板正中有一盞微微閃爍的日光燈,光線顯得有些青蒼。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