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瀏覽紀錄
【反詐騙】接到不明來電說:升等為「高級會員」「購物滿意度調查」,這是詐騙!請絕對「不要依照指示操作ATM或網銀」
1/1
庫存:1
蘿莉將軍2:定風波(簡體書)
人民幣定價:29.8元
定  價:NT$179元
優惠價: 75134
可得紅利積點:4 點

庫存:1

商品簡介

拔除 個又 個貪官的陳懷瑾成了某些人的眼中釘。陳懷瑾 回到蘇州,便經歷了十幾次的刺殺,陳爵爺心里苦,但陳爵爺不說,拉起小蘿莉喬靈均繼續辦案去了。    徐舉人家中遭賊、愛女被殺,卻不愿報官;樂陵縣縣令老母無故身亡、疑點重重,身為縣令的魯四合不肯徹查,草草下葬。陳懷瑾與喬靈均接下棘手案件,撥開重重迷霧,終于找到案件驚人真相,還世間清白。    只是對他們而言,真正棘手的並不是案件,而是埋藏在他們周圍的殺機。朝堂的 股勢力對陳喬二人恨之入骨,與江湖大派領蒼閣聯手,布下周密計劃,勢將二人逼入 境。陳懷瑾、喬靈均使出渾身解數才保住性命, 時傷痕累累落入山林。    反派勢力 計不成又將布下怎樣的陷阱?面對前有埋伏后有追兵的困境,陳懷瑾與喬靈均要如何化解?不愿陳懷瑾與喬靈均結親的柳十方、意圖拉攏陳懷瑾的三皇子又將在這場混戰中扮演怎樣的角色?    好戲再度上演,答案即將揭曉?作者紀出矣創作經驗豐富,集詼諧與深刻于 體,深受讀者喜愛。?本書亮點突出,人設新穎,塑造了蘿莉將軍和嬌氣太守這對歡喜冤家,情節跌宕起伏,集探案、純愛、萌歡多種元素于 體。?本書通過 件件奇案展現人間的善惡美丑,譜寫感人至深的親情、友情、愛情,引人深思,令人回味。* 章 清風暖陽桃花落 二章 徐家女盛裝觀星 三章 人心不足蛇吞象 四章 人生自是有情癡 五章 樂陵縣玉衡真人 六章 螳螂捕蟬,黃雀在后 七章 心有魔障 八章 巧舌如簧喬靈均 九章 屋漏偏逢連夜雨 十章 鳳冠汁水試人心 十 章 香囊的學問 十二章 空城計 十三章 京城好戲 十四章 你方唱罷我登場 十五章 誅心 十六章 落草為寇春日是蘇州城 年之中*水暖花美的時節。桃花嬌艷,月季迎春,滿眼姹紫嫣紅。這是個萬物生長的季節,“生”和“死而復生”都發生在這片土壤上,欣欣向榮。    然而,也是在這樣 個季節里,仍舊有人在鍥而不舍地希望 個人死。因為只有他死了,他們才可以在這片土地上,繁盛地“生”。    蘇州太守陳懷瑾辦了幾樁大案以后,便成了這片土地上的眾矢之的,短短半個月便遭到了大大小小十二次明殺暗襲。各方勢力紛至沓來,卻獨獨弄不死 個“病秧子”。江湖上殺他的報價,也從zui開始的五十兩,漲到了兩百七十兩的天價。    陳爵爺因此好些時日閉門不出,后來在他披著袍子在院里曬太陽的當口,又有人沖進宅子亂砍,他不高興了,干脆照常出門。以至于蘇州百姓終日惴惴不安,生怕他把自己“作”死了,每每遇到陳爵爺, 要叮囑 番:“現下風頭不好,您千萬仔細些。吃的藥帶了嗎?用的呢?怎么就帶了 個個頭那么小的捕快在身邊?”    實在操碎了 干人的心。    四月二十二日采詩節,陳爵爺又帶著家仆和喬靈均 起去蘇州城外臨山寺游玩。寺廟臨水,不遠處有 片名為“連鏡”的湖,湖水清冽,不染污濁。泛舟湖上,可清晰辨得水草肥魚,確實是處踏春賞景的美地。    天暖回溫,陳懷瑾身上的厚氅也換成了儒生長衫,衣服依舊大,能將他整個人籠住。    他仿佛永遠不知筆挺為何物,在哪里都要歪著。手中的漢白玉扳指是圣上御賜之物,他有時低頭把玩兩圈,有時無意識地轉兩下,他還有些不習慣沒有暖爐的日子,得找點兒能在手上“盤”的物件。    喬將軍迎風坐在舟頭,兩條短腿搭在船邊,用帕子蘸了溪水擦她的九環大刀,口中絮絮叨叨地說:“前幾日剛沾了血,這會兒又出來,又要臟了我的刀。”    陳懷瑾為自己斟了 盞清茶,知道這話是說給自己聽的,也不搭茬,只懶洋洋笑道:“在家多少濁水擦不得,非要在這兒亮這煞氣東西,無端壞了至清的湖。”    她支起 條腿回身看他,也有了幾分他的憊懶模樣。“這世間哪有至清?太過干凈的東西才難保干凈,這不是你說的?”喬靈均不是縱情山水的人,有仗打的時候,渾身便如打了雞血 般,沒仗打的時候愛鉆進街頭巷尾,有曲兒聽曲兒,有書聽書,有酒喝酒。她愛極了繁華熱鬧,做不得閑云野鶴。今日她本不愿來,若不是“某個不要臉的官”以她身為近身捕快 須隨行為由,只怕這會兒她早沖進四風樓琴書閣里聽“張家媳婦大戰裹腳老太太”的故事去了。    陳爵爺似乎忽然來了興致,坐直身板,示意她過來。    “說書人的故事都是胡謅的,你愛聽胡謅,不如給我些銀子,我能講上三天三夜。”    喬靈均看他說完,竟然還像模像樣地拿了折扇撂在桌上,不由得擰干帕子走過去,歪頭笑道:“那得看講得好不好,今兒趕巧我荷包里帶了些碎銀子,你講兩段我聽聽。”    連鏡湖的水,清可見底,但船行至水草豐沛之處便染了濁色。艄公撐著篙劃進 片蘆葦叢中,帶起沙沙聲。不知是船擦到了蘆葦,還是蘆葦刮到了船。    “是說青古縣有 艄公,駕船送 對小夫妻入廟進香。娘子貌美,姿色 佳,丈夫亦是臨風玉樹,好不讓人艷羨……”    他當真講了起來,語調中還帶了說書先生 的 番抑揚頓挫。    喬靈均明知他是在即興胡扯,也不打斷他,只在他講到夫婦二人遭遇暗襲時,擦了兩下刀柄問道:“殺他們的是哪 伙兒人?怎么那么招人恨呢?”    陳懷瑾倒了 盞茶,垂眸看著水中迅速閃過的黑影道:“這只能捉了活的再問了。”    話音剛落,平靜的蘆葦叢中突然躥出數名水鬼,皆是黑衣裹身,手持利刃,直對著陳懷瑾攻來。    這些人的刀法極其利落,招招直沖要害。陳懷瑾亦是早有防備,縱身躍出,手腕 轉,迅速拔出腰間佩劍,劃開 道劍光。    喬靈均 個利落的鷂子翻身,抽出九環大刀同陳懷瑾靠背對敵,有人沖上來,也有人被她凜冽的刀刃劈退。    水鬼們改攻為守,瞬息間將喬靈均陳懷瑾二人圍了起來。    “早叫你老實度日了,偏就不肯。”她側頭,睨了他 眼。她的發高高束起,行動間,發尾自肩上滑下,英氣又嬌俏。陳懷瑾看著,突然很羨慕她肩上的發,可以如此服帖順滑地挨在她的肩頭。    這縷青絲若在早些時日,倒能摸上 摸,偏生這些天,她因著他挨砍還沒完沒了地出門,分外看他不順眼。    混得都快不如根頭發了。如此自怨自艾著,陳小爵爺甚至有些“消極怠工”,長劍畫了個圈,將靠近他的水鬼腦袋上的頭發削成半圓。他還要嘴硬:“你怎知 定是我的仇家?你手上這把九環大刀也不是吃素的。”兩個人的身家功夫都是上乘,喬靈均更是帶領千軍萬馬征戰過,對此次突如其來的圍攻,都表現得極為淡定。    然而,這群水鬼也並非等閑之輩,且以水上功夫見長,眼見強攻不下,便又 個猛子鉆回水下。    水鬼非鬼,蓋以水草濁色遮掩身形,水性 。水面歸于平靜后,喬靈均、陳懷瑾二人也只能依靠湖面波動辨別敵情。 時水草與黑衣交雜,不知道船下的刀會從何處伸出,亦不知道水鬼們何時會 擁而上。    暗箭比明槍利刃更猝不及防。    艄公此時早已嚇得慌了神,將船駕得東倒西歪,朝著蘆葦zui為密集的方向駛去。    風過葦葉帶起更加嘈雜的沙沙聲,陳懷瑾凝神細聽,在數名水鬼跳起的同時,率先運起掌風。水鬼 擊不中,潛入水底,再被擊落,再潛。如是幾次,水鬼竟被牢牢牽制于水下,落了下勢。    陳府的禁衛就在岸邊,此時聽到動靜也已在調船支援,水鬼們若再無對策便會被包抄。幾個人交換了 個眼神,竟將矛頭統 轉向了手無縛雞之力的艄公。    喬靈均見幾人沖上船頭便知不妙,焦急之下並未提防身后埋伏已久的 名水鬼。    “喬靈均!”    “陳懷瑾!”    就在水鬼的長劍即將刺進喬靈均左臂的那 刻,陳懷瑾躍身向前,擋在了喬靈均身前。    血腥氣混雜著連鏡湖 的潮濕水汽, 股腦涌入喬靈均的鼻端,陳府的禁衛,也在同 時間躍上船。    十二名水鬼被盡數活捉。 場游湖,沒游出詩意,反倒游了 身的血腥。陳府人馬回到太守府時,老管家陳放嚇得險些暈死過去。他是陳家的老奴了,前后伺候過兩位主子爺。前 位老爺是個墨守成規的主兒,成日專心政事,不顧身子骨薄弱。另 位倒是極拿身體當回事了,卻耐不住終日只是“瞎晃”。今次這 遭不就是“晃”出來的?如此想來,更覺心頭氣惱了。圍著病床轉了幾圈,發現躺著的那個無甚大礙,舒了 口氣的同時,又免不了發了 大通牢騷。“就非要看看湖面遠山,非要學那些酸腐書生?現如今平白挨了這 下,可爽利了?沒 個讓人省心的主兒!”“我聽回來的人說,人家派了整整十二個人來砍你,你的皮是金鑲銀鑄的?”錦被軟榻里,小爺的臉更顯蒼白了,見不出 點血色。你罵他,他便老老實實的靠著,沒精打采個樣。陳放罵兩句也就收了。然而你不吭聲了,他眼中的神采又逐漸的回來了,抻著脖子問桌前給他溫茶的陳放。“她去哪兒去了?怎地不見?”陳老爺子又怎會不知道那個“她”是誰?嘴巴開了又合,直嘆這是個沒出息的。都被砍成這樣了,還惦記著那個不開竅的“媳婦”。陳懷瑾挨得那 刀,正正從左臂橫穿而過,離心口位置只有 寸,說幸,委實幸。說兇險,委實也兇險。他這么惜命的人,也有替人擋刀的時候,這世間除了喬靈均,也再難找出*二個了。“煎藥去了。急得火急火燎的, 把煎藥的蒲扇愣是搧壞了三把,廚房都差點燒著了。這會子……”陳放撩開簾子朝外看了看。“正端著藥爐子往這邊跑呢。”欠開的帳簾外,早已落入 片暮色中。霞光跟隨紅日落入遠山,微昏中依稀可見 對短腿在發足狂奔。那真的是用奔的,兩條腿倒騰的比平日快了幾倍不止。為了不至看不清路,干脆將爐子舉過了頭頂,埋頭盯著地面沖,兩只胳膊抬得又異常平穩。 張英氣俏臉,此時也全是嚴肅,眉眼盡數繃著,透著 股子直愣愣的傻氣勁兒。“人呢?死了嗎?!還在不在?”然而沖進來的 句就不甚中聽,仿佛床上那個是紙糊的,戳 刀就要“再見” 般。“在呢,才剛醒了,你也莫急了。”陳叔有些哭笑不得,待要再說兩句,又覺這時不好再多留,略微囑咐 下便自去了。房內 時之余藥香,喬靈均頂著爐子在床前轉了兩圈,陳懷瑾便用眼珠子跟了她兩圈。他覺得喬靈均真是好,模樣性情,身段氣派,哪哪都是好的,就連個頭不高,在他眼中也成了極其的嬌,極其的俏。喬靈均卻不懂這些,前頭便說過了,她自幼是在兵營中長大的,男人堆里摸爬滾打,沒有做姑娘的自覺,只有 身“九爺”的義氣。陳懷瑾替她擋了刀,她便將這人當做了自家兄弟,前段時間斷案的時候也當過。雖 直摸不清楚這人歸屬哪派政黨,到底還在心里存住了 些他的好。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60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