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瀏覽紀錄
【反詐騙】接到不明來電說:升等為「高級會員」「購物滿意度調查」,這是詐騙!請絕對「不要依照指示操作ATM或網銀」
1/1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5個工作天)
公主走進黑森林(簡體書)
人民幣定價:48元
定  價:NT$288元
優惠價: 87251
可得紅利積點:7 點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5個工作天)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公主走進黑森林:用榮格的觀點探索童話世界》挑選了七個大家熟悉的童話,都是女性為主角的故事,觸及的正是七種不同的女性心靈成長方向,七幅尋寶圖。熟悉的故事在每一個人心里都已然有了一些自己既定的看法,但如果我們可以將這樣古老、爛熟于心的故事拆解出不同的意涵,讓我們對自身所處的世界有不同的感悟,那我們對自身的困難也將有更寬廣的視野。 本書由國際分析心理學會(IAAP)榮格分析師呂旭亞執筆,通過象征語言與心理語言的轉換,帶領讀者跨越意識的邊界,走進內心的森林,迎向挑戰與改變。這趟旅程不僅使我們與古老象征產生聯結,開啟我們內在的豐富性,更重新思索和探討了我們這個時代的現象與意義,為現代讀者的成長與發展找到完整與圓滿的可能。
督導級心理治療師、國際分析心理學會(IAAP)榮格心理分析師。畢業于蘇黎世國際分析心理學院(ISAP)、美國加州整合學院(CIIS)。1989年創立旭立文教基金會與旭立咨商中心,曾任教淡江大學教育心理與咨詢研究所,實務與學術專長為夢與象征、榮格分析、表達性藝術治療、婚姻與家族治療等。

第一章 榮格心理學的童話分析

每當我們講起童話故事,仿佛就走進了精靈居住的世界,走進一個意識之外、潛藏著無數可能的領域。

第二章 真假公主:牧鵝姑娘

母親無微不至地照顧女兒,能幫女兒想的都想到了,能幫女兒做的都做了,這樣的媽媽無疑是個問題。

第三章 逃出高塔:萵苣姑娘

現代人的物質性成癮就像童話故事里的妻子渴望萵苣一樣,越不應該,就越渴望、越沉迷,只好偷一點過來、再偷一點過來。

第四章 打開禁忌的房間:費切爾鳥

女性之所以憂郁,常常是來自于內在的自我攻擊,特別是阿尼姆斯對自己的攻擊,以一種否定自己能力的形式出現,貶抑自我的成就。

第五章 荊棘開出玫瑰花:睡美人

常聽人說起嚴苛的婆婆與委屈的媳婦,這些婆婆明明也曾經是人家的媳婦,為什麼當了婆婆之后卻不能將心比心?

第六章 走進黑森林:美麗的瓦希麗薩

英雄之旅是個人為尋找真實自我、完成自我的過程,而邁出英雄之旅的第一步,則是承認我們每一個人都是孤兒,無父無母。

第七章 熊王子來敲門:白雪與紅玫瑰

一位走出外表的甜美、開始往內在探索,找回真實力量的女性,周圍的人一定不舒服,因為小矮人跑出來了,開始計較,開始要求,開始抱怨,開始否定。

第八章 爬出玻璃山:老頭倫克朗

不小心滑一跤,整個世界都翻轉了,原本往上走的,變成摔進黑洞里,瞬間風云變色,感到孤獨無助、無處可去,這就是我們遇到意外疾病、重大損失、突發傷害或者中年危機的感受。


01:童話中的公主,也不是都能順利嫁給王子 即使是童話故事,也並非從頭到尾都是幸福的,童話中的公主也要歷經磨難,才能嫁給王子——只不過結局都是好的:惡人受到了懲罰,公主嫁給了王子。 以下這個小故事中的牧鵝姑娘從公主成為皇后的過程中,遭遇了種種的困難,落難公主失去了母親的保護,淪落為牧鵝女仆。且讓我們通過這個故事,看女性如何擺脫與母親共生與依賴的關系。 《牧鵝姑娘》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位年老的皇后和美麗的公主,而國王已經過世很多年。 公主適婚的年齡到了,老皇后準備了一切她能夠想到的最好的東西,金銀珠寶、金盤子、銀盤子、金碗、銀碗、一匹會說話的馬,還有一位侍女。在出發的時,皇后舍不得女兒,于是她在白色的手帕上滴了三滴血。她把手帕交給女兒說:“這是我給你的護身符,在路上你會很安全的。” 女兒很悲傷地和母親道別,與侍女一起上路。 路上,公主渴了,她讓侍女用金碗去河邊打水喝。侍女拒絕,公主只好自己用手捧水來喝,然后繼續上路。這樣每次她自己下馬捧水喝的時候,就對自己說:“我好可憐啊。”她懷里手帕上的三滴血就會說:“如果你媽媽知道你這樣子,她一定心都碎了。” 公主越來越沮喪,但她無意中丟了手帕,侍女發現了,知道機會到了。于是她對公主說:“現在我們來交換,現在換我說了算!”侍女要公主對天發誓,這件事情不能跟任何活著的人說,否則她現在就要殺死公主。公主沒有辦法,只好答應侍女。 終于,她們來到了皇宮大院,王子看到了公主,馬上沖過去歡迎穿著美麗衣服的侍女,把她們帶到了皇宮,假公主住進皇宮內院,真正的公主被送到后面的院子里去,因為她被當成用人。 老國王看見真公主,覺得她不像是一個侍女。就跑進內室去問新娘:“與你一同來的,站在下面院子里的姑娘是什麼人?”假公主不愿回答,只對老國王說:“找點活給我的侍女做!”老國王想了想,讓她和牧鵝的小男孩一起去牧鵝。 過了兩天,假公主讓王子把公主的馬殺了。公主很傷心,因為那是一匹神馬,她只能去拜托屠夫讓他把馬頭掛在了城門上。這樣每天去牧鵝經過城門的時候,馬頭就會說:“哎呀,年輕的皇后啊,要是你母親知道了,她的心會痛苦、會悲哀、會心碎。” 鵝在旁邊吃草,公主會把綁住頭發的頭巾解開來梳頭,她波浪一般卷曲的頭發就瀉下來,她的頭發都是純銀的。小男孩從來沒有看過這么漂亮的頭發,便跑上前去想拔幾根下來,但公主會叫風吹走男孩的帽子。 小男孩每天都碰不到公主漂亮的頭發。于是,小男孩跑去跟老國王說公主戲弄他。老國王要他第二天還是和往常一樣和她一起去放鵝。當早晨來臨時,國王躲在黑暗的城門后面,一切的一切,老國王都看在了眼里。 到了晚上,牧鵝的小姑娘回來了,國王把她叫到一邊,問她為什麼這么做。但是,她滿臉是淚地說,我不能說,不然我會死。國王說:“那好吧,你去把一切跟大桶講吧。”公主鉆進桶里頭,把所有的一切都說出來,所有她曾經擁有的一切都被侍女搶走了,現在她只是孤獨悲傷的小女孩。 老國王聽到這一切,命人給她換上王室禮服,梳妝打扮之后,老國王驚奇地盯著她看了好一會兒,此時的她真是太美了他傳令舉行一個盛大的宴會,邀請所有王公大臣。王子坐在上面,一邊是假公主,一邊是真公主。沒有人認識真公主,連侍女也認不出來,因為公主是如此光艷照人。 當所有的賓客都到了,老國王向大家把公主的遭遇說了一遍。然后老國王問假公主,問她認為應該怎樣處罰故事中的那位侍女?假公主說道:“這個女人太壞了,應該把她裝進一個木桶里,用兩匹白馬拉著跑,一直到她在痛苦中死去!”老國王說:“你已經替你自己決定了處罰的方法。”然后,就命令人把侍女裝進木桶里,用這樣的方法處罰。最后,年輕的國王和他真正的公主結婚了,他們一起過上了幸福美滿的生活,共同治理國家,使人民安居樂業。 02:皇后,一個過度保護女兒的問題媽媽 故事最初的情景,只有老皇后和小公主,沒有爸爸,沒有國王。女性的能量過于主導,是由母親過于完美的照顧顯現出來,這個母親極愛她的女兒,準備最多最好的嫁妝、護身符、會說話的馬、侍女。母親無微不至地照顧女兒,能幫女兒想的都想到了,能幫女兒做的都做了,這樣的媽媽無疑是個問題。 故事的初始是如此完美的母女關系,故事的動力來自女兒要出嫁。婚姻代表著真我的召喚,生命渴求整全的體現。公主要嫁到離家遙遠的地方,生命召喚她,她必須要啟程,踏上從公主變成皇后的旅途;“成為皇后”這個目標是整個故事的推動力。 女兒若不出嫁一直待在家里,她內在的空洞與孱弱或許可以被遮掩起來,而母親的保護與控制則不會面臨挑戰。在媽媽羽翼之下的女兒,可以延遲面對成長的痛苦,這就是我們一般稱為好命有福氣的人,一輩子可以被母親的愛哄著抱著。有些幸運的女孩,從出生開始一路被放在父母手掌心中寵著,如果女孩長得很美麗,遇到一個高富帥的男人,他也把公主般的女孩捧回城堡一樣的家里供著,女孩就可以永遠不用成長,永遠做家里的小公主。而這是眾多女孩童話般的幻想,可是在童話故事《牧鵝姑娘》里,卻告訴我們另一個真實:公主必須長大。 公主成長的目標是去結婚,要離家經過一個旅程,成為王子的妻子和新的皇后,這意味著成為真正的女人,這個女人必須有能和另外一個男人發展出婚姻關系所需要的成熟。婚姻代表著一種成熟的個人狀態,能夠給予承諾,以及與另一個個體發展合作與創造的關系。童話故事里的結婚象征著陰陽的合體,在現實生活中,一個女性生命里有了召喚,未必是以婚姻為目標,而是需要踏上發展真實自我的旅程,去發展出自己陽性的內在質地,變成一個獨立完整的人。 03:公主的原型,是那個面對充滿可能性的未來的你我 在童話故事中,公主是一個重要的角色,意味著永遠的公主、少女,這種女性通常很天真、很可愛、很美麗,但同時也很膚淺、很空洞、很依賴、很脆弱,她不需要深度的思考,碰到困難的時候就只能可憐兮兮地要求幫忙。 所以,有些女性主義意識強大的人,在上一個世紀曾大力抨擊迪斯尼的童話電影,害怕年輕女性被“公主”意象迷惑,擔心女兒們被白雪公主的意象污染,長大后只等著白馬王子到來的一天,也就是精神上一直留在永恒少女的位置上,不肯發展。母親們的擔憂其實是無解的,因為公主作為女性潛能的一種原型,充滿了對未來可能性的想象,實在是一個讓女性們不管什麼年紀,仍能有夢想的一種心理動能,因為她代表著一個對未來的盼望。 女孩生命發展的歷程中,總是會升起一個渴望獨立自主的動能,通常是以戀愛或婚姻作為改變的動力。在現代的社會里,愛情與結婚當然不是女性唯一長大成人的方法,很多的理由都讓女兒決定離家,求學、工作、生涯發展,等等。只是女性是否意識到離家的原因里隱藏著內在的訊息,不只是說得出來的理由,還有內心的渴望。每個人受到心靈的召喚,時間未必相同,有的人十八歲離家,也有人六十歲才興起離家的渴望。 在《牧鵝姑娘》這個純然女性的、陰性的王國,在媽媽安全的保護底下,有一個陽性的婚約邀請出現了,女性內心那個陽性的、渴望獨立自主的自我,能夠被允許發展了。婚配象征著自我完整的想象,這樣一個對自己全面發展的夢想,從無明當中升起,引導這個女性開始走向未知。 04:當公主不再用金碗去喝水 豐厚的嫁妝,代表著母親的愛的延續,以心理意義來說,象征著女兒心里存在著的母親情結。若是娶個公主回家,那會是件很慘烈的事,因為她的媽媽就一起被帶回來了,她無法脫離希望被照顧的期待,會讓她沒有辦法進入到平等的二人關系中,也無法承擔起妻子的責任。所以,嫁妝在這里象征著母親的愛,也是母親情節對女兒心靈的控制。 在旅程上,公主不斷地需要飲水。飲水,象征著這個女孩離開了媽媽、離開了滋養的地方,就變得很干枯。她想要重新得到大地之母的滋潤,然而這個時候,她已經不再能夠如從前般輕易得到,她必須倚靠自己的力量去尋水,找到滋潤的來源。 故事中的侍女是個壞心眼的角色,是公主苦難的起點,但若不是壞心侍女的出現,公主就不需歷經波折。于是,母親的金碗在旅途的初始就須要被去除,侍女拒絕用這個金碗替公主盛水,公主只好自己爬下馬來,用雙手屈成一個碗,讓自己有水喝。在這個時刻,公主尚未擁有屬于自己的容器。有一天,當她成為皇后的時候,當女性成為母親、蘊含母性能量的時候,就會創造出屬于自己生命的金碗。 05:羨慕與嫉妒 探討真假公主這個母題,讓我們觸碰到關于“嫉妒”的陰性議題。當我們談論“嫉妒”時,總是想到女性滿腹心機的樣子,中文里“嫉妒”兩字的部首都是女,清楚的表明中國人的祖先看到它的陰性心理動能屬性。 那個“我也想要”的動能,是我們個人發展過程當中,必須要面對的。我們通常很難承認自己是嫉妒的,大部分肯承認這種心情的人,是把它當成愛情中的一種狀態,“我很容易吃醋哦,你要小心。”很少有人會認真的說:“我是很嫉妒的人,在我身邊你要小心!”嫉妒絕大多數的時候是藏身在人格的陰影處,即使你很嫉妒,你也不認識它,甚至別人指出來,你也會抗拒認識它,因為嫉妒是個黑暗的情感,難以跨越道德的監控,使得大部分的人無法在生活的層面上認識這個自己。 侍女想要把公主擠開、取代、殺害正是這個故事里面所要展現的女性成長議題,這不是每個女性都會遭遇的,但卻是許多女性必須面對的問題:有關于自己無法克制地對于他人,產生巨大的羨慕與嫉妒。許多童話故事里都講述了關于嫉妒的議題,最有代表性的當然就是《白雪公主》中持有魔鏡的皇后,她代表了所有女性對年齡、容貌的渴望與焦慮所產生的嫉妒。童話故事里毫不回避的描述這樣的人物和事件,幫助我們認識它,讓我們可以有言語和意象去描述和靠近它,讓嫉妒成為一道容易下咽的苦菜。在日常生活中,我們是難以如此輕巧的描述我們的嫉妒,“為什麼是他,不是我!”生活中光面對他人這樣嫉妒的酸楚,就令人難以招架了,更何況要直視這樣嫉妒的自己。 06:把門關起來 故事來到尾聲,假公主被丟進一個里面釘滿了尖釘子的木桶,由兩匹白馬拉著在大街上奔跑直到她在痛苦中死去。最后這個可怕的處罰,怎么會這么殘忍呢?為什麼不能原諒她呢? 在這個最后的處罰里可以看出來,這個假公主,也就是侍女,和前面的母親有關,因為她被放進桶子里。桶子是容器,非常帶有母性的意象。侍女本來就是黑暗的陰影,她又重新被放到桶子里,被放進黑暗里。公主已經把陰影變成了她所能意識並接納的部分,完整了自己,完成了她的旅程。女性心靈經過了辛苦的歷程,認識了嫉妒的黑暗面,而侍女就能夠回到意識的底層,回到那個黑暗的世界去。這響應了為什麼童話故事后面的處罰,總是如此慘無人道,因為它們必須回到那個黑暗的世界,然后再把門關起來。 —————— 追尋生命完整的動力,經常始于一種特定的匱乏或困境,亦即生命自性化的歷程,常是被一個需要解決的苦痛催逼出來的,而那個生命議題最終會推動她走上發展之路。這個故事中的公主代表著一種特定的女性心靈,因為過分依戀正向的母親,使得分離和獨立成為一個巨大的挑戰。 為了要發展出獨立而完整的自己並與完美的母親分離,這樣的女性必須經過怎樣的痛苦、失落,才能走到最后的完滿?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60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