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反詐騙】接到可疑電話該怎麼辦?提醒您「不碰不說」。聽到「訂單錯誤要操作ATM/網銀就是詐騙」!
1/1
庫存:5
顧的白白(簡體書)
人民幣定價:36.8元
定  價:NT$221元
優惠價: 65144
可得紅利積點:4 點

庫存:5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國民男神撩定小嬌妻!
醋味四公子 PK 嗆口萌少女?
揮金如土 遇上 一窮二白?

徐墨白:按幾率來說,你應該喜歡我。
顧椰:憑什麼?
他幽幽地道:你一次次吻到的人是我,不巧,就連你第一次種草莓,對象也是我。


因為一段家族秘辛,徐墨白纏上了顧椰。
她犯傻?他善後!她缺錢?他砸!她身邊出現高冷竹馬?
徐家四公子當即轉學到C大,隨手捐了兩棟樓,以她的名字命名。
利用她、折騰她,甚至吻了她;後來,嘗過她的唇,貪戀她的笑,傾其所有,他要得到她!

顧椰:“求你別喜歡我了!我作、我醜、我窮,你是不是瞎?!”
徐墨白:“嗯,我瞎。”
一開始就不單純的愛意,會開出怎樣的花?

紀十年

魅麗文化首席簽約作者、飛言情坐班編輯 、超人氣甜寵作者
作品常見於《飛言情》《花火》等國內知名文學雜誌,迄今為止已創作百萬字言情故事。
代表作品《小情劫1.2》系列。 
一生理想,寫熱愛的故事,過自由的生活。

楔子 甜蜜選項
【刹車聲響起,超跑車窗打開。
徐墨白眼眸含笑,聲音不羈:“選我,或者他。”
空氣中彌漫著緊張的氛圍,顧椰看著同時出現的兩個男人——】

第一章 一吻定情
【顧椰被放在檯球桌上,看著越來越近的人:“你……你想幹什……”
徐墨白伸手,止住了她的喋喋不休:“聽說……”
他緩緩湊近她,沉聲道:“你看不上我,嗯?”】

第二章 撩人告白
【顧椰剛被孟川柏拒絕,鼓掌聲傳了過來,有模有樣,非常刺耳。
徐墨白看著親密的兩人,勾唇一笑:“喲,這一幕叫什麼來著?”
站在臺階上,他懶洋洋地抱著胳膊:“我本將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瞎了眼?”】

第三章 磨人的小妖精
【徐墨白悠然一嘖,調侃道:“口是心非的小東西。”
“我不是東西!”剛說完,顧椰便覺得不太對勁。徐墨白輕笑:“嗯,你不是東西。”
月色正好,徐墨白靠在瑪莎拉蒂手工座椅上,玩味一笑:“你是磨人的小妖精。”】

第四章 你擔心我
【“我快輸球了,你緊張什麼?”徐墨白的聲音輕飄飄的,“你擔心我?”
“我……我哪有緊張?”顧椰後退一步,忽然手腕被鉗制住。
徐墨白俯身低笑:“難不成,你喜歡我?”】

第五章 徐墨白PK孟川柏
【“一個忌妒到骨子裡的人,故作冷淡是為什麼?”徐墨白笑起來,“你在害怕嗎?”
氣氛凝滯,孟川柏鬆開緊扣的手指:“我怕你輸得太慘。”
一切都變得有趣起來,因為這場戰役關於平安街三號,也關於顧椰。】

第六章 潑茶
【徐墨白叫了一杯奶茶,毫不猶豫地潑了出去。
空氣靜到詭異,三秒之後,梁子琪失聲尖叫:“你——”
“不讓她動手是我的意思。”徐墨白滿臉淡然,“但你對我的人動了手,這是代價。”】

第七章 佔據你的心
【顧椰心裡有一個圈,圈裡有她珍視的一切,圈外她不在乎。
“我在圈裡還是圈外?”他眼眸幽深,薄唇在她耳後游走,“其實我不在乎答案。”
“倘若我在,是理所當然。”“倘若不在呢?”“沒有這個選項。”】

第八章 喜歡不喜歡
【撿了一隻貓,徐墨白道:“喜歡就養唄,反正女生都喜歡這種毛茸茸的禽獸。”
顧椰沒好氣地道:“你才是禽獸。”
“哦,是啊!”徐墨白一臉坦然,笑得張揚,“那你喜不喜歡我?”】

第九章 遇神殺神
【“什麼叫落花有意,流水無情?”
面對狂追顧椰的陳子旭,徐墨白道:“什麼叫襄王有夢,神女無心?”
將陳子旭寫的情書投進垃圾桶,徐墨白擦拭手心:“所以你現在是否懂了什麼叫‘人擋殺人,佛擋殺佛’?”】

第十章 醋味盎然
【顧椰被堵住唇舌,呼吸困難:“徐……徐墨白……停下!”
徐墨白滿意地笑著,聲音低啞:“哪裡停下?”
手指上滑,觸到細嫩的肌膚。“這裡?”他壞心眼地笑著,聲音低啞道,“還是這裡?”】

第十一章 真相大白
【手術室門口,徐墨白視線凜冽到駭人:“你剛說什麼?”
記者頓了頓,高舉麥克風:“請問岳小姐如果殘——”
麥克風砸在牆上,霎時間四分五裂。徐墨白目光凜冽:“你再說一遍?”】

第十二章 酒吧重逢
【徐墨白深吸一口氣,薄唇緊抿,龍鳳街魚龍混雜,什麼人都有,而她……
徐墨白目光冷冽地掃了眼她的胸牌,服務生?視線掠過她的工服——
可惡,還是低胸!】

第十三章 我只要你
【“要加酒嗎?”顧椰挑釁道,“啤酒要半打呀,還是要一打?”
徐墨白將人困在懷裡:“我不要啤酒。”
他湊近她,眼底閃著迷醉的光,啞聲道:“我要你。”】

第十四章 揮金如土
【秦唐掛了電話,道:“徐墨白又瞎買東西了。”
某寶年中慶剛開始,徐墨白就剁手了?俞綿綿興趣盎然:“小白買了什麼?”
秦唐嘴角一顫:“房產。”俞綿綿一愣,秦唐淡定地補刀,“他買了一條街。”】

第十五章 絕不放手
【黑暗裡,徐嫺靜聲音溫柔:“如果你真愛她,那就放了她吧。”
“放手?”徐墨白揚起眉頭,“不。”
“我絕不向命運低頭!”他單手插進褲袋,“還有,我徐墨白看上的人,一定要擁有。”】

第十六章 愛別離
【“七歲,我答應把所有的糖果都給你;八歲,我們一起去摘草莓;九歲,你在長椅上睡著,我……”沒說出口的後半句話是:我吻了你。
二十餘年,孟川柏守著這個吻,守著喜歡顧椰的秘密,絕口不提。】

第十七章 求不得
【徐墨白看著徐嫺靜,問:“你有遇見過什麼美好嗎?”
“我——”“你沒有……”他扯了扯嘴角,“一旦你遇見過,就很難再回到冰冷的地方。”
徐墨白目光溫軟:“如果沒有見過光明,我本可以忍受黑暗。”】

第十八章 遊戲結束
【樂調高昂,與此同時,一股力道強勢插入,將顧椰扯進懷裡。
霸道、生硬、炙熱——徐墨白控住她柔軟的腰肢,牽引著她旋轉。
兩人的舞步沒有絲毫停滯,徐墨白目光灼灼:“遊戲結束,我捉到你了。”】

第十九章 欺負我的人
【沒人告密,他家大姐莊瑞怎麼會掐點趕來?莊越大叫:“徐墨白,是你!”
徐墨白不屑地一瞥:“是我。”莊越嗷嗷直叫:“為什麼啊?!”
徐墨白緩緩一笑:“欺負我的女人……還敢問我為什麼?”】

第二十章 富士山下
【徐墨白看著身下的女人:“現在,你還有空想別的男人?”
他緊實的上身映入眼簾,顧椰臉色漲紅:“不是,我是說……”
徐墨白脫掉上衣,啪的一聲,襯衫被扔在地上,他蠻橫地吻下去:“還有力氣說,嗯?”】

番外·岳藤微篇·他不愛我
【歸根到底,她這一生,沒有輸過,最後也沒有贏過。
畏懼失敗的人生,從來不會大獲全勝。】

番外·孟川柏篇·誰能憑愛意讓富士山私有
【他一生最感動的事情是世間有萬有引力……
是研究的最初,一個分子遇見了另一個分子,最終凝聚成萬物;
是世界的最初,一片星塵遇見了另一片星塵,彙聚為宇宙。】

番外·徐墨白篇·俘獲你的吻
【顧椰閉上眼,嘟噥道:“離我這麼近,該不會是想偷吻我吧……”
徐墨白嘴角勾起,吻住了那片柔軟的唇。
“偷吻?”男子眼底閃過幽深的光,吐氣如蘭,“嗯,我承認。”】

後記·彩蛋滿滿

楔子 甜蜜選項
【刹車聲響起,超跑車窗打開。
徐墨白眼眸含笑,聲音不羈:“選我,或者他。”
空氣中彌漫著緊張的氛圍,顧椰看著同時出現的兩個男人——】

摩天大樓聳入雲端,陽光落在玻璃幕牆上,七點三十,洛城的早高峰開始了。對於草根少女顧椰而言,倒黴的一天也開始了:三十八度高溫下,沒趕上去C大的巴士,意味著她期末考試會遲到,會被鑒賞課老太太踢出考場,會申請不到明年的助學貸款!
顧椰想打車,一摸口袋,只剩下兩個硬幣——
還能更慘一點嗎?
她苦兮兮地昂起頭,明顯感受到了老天的回應:還能。
一輛山地車停在她身側,孟川柏長腿一伸,視線淡淡地掃向她:“上車,或者遲到,選一個。”
與此同時,馬路邊刹車聲響起,惹眼的超跑車窗打開,徐墨白淡然道:“我給你的選項就簡單多了。”他眼眸含笑,聲音不羈,“選我,或者他。”
空氣中彌漫著緊張的氣氛,顧椰看著同時出現的兩個男人——
一個是C大金光閃閃的學霸,一個是全城聞名的公子哥,兩人目光灼灼,就這樣僵持著。時間一點一滴地流逝,車站越發嘈雜起來,路人甲的嘀咕一聲聲傳入耳中:
“天啦!這是拍偶像劇嗎?攝像機在哪裡?”
“女主角長得很普通嘛!短胳膊短腿的!”
“啊!選超跑那個!不對,騎山地車的也好帥!”
顧椰一掌拍向腦門,大感頭疼。她多想把腦袋埋進沙坑裡,萬年不出來。事情是怎麼發展到這種地步的?是從徐墨白頻繁地出現開始?還是從孟川柏漸漸不那麼冷臉開始?或者,是因為三個月前那場台球賽……

第一章 一吻定情
【顧椰被放在檯球桌上,看著越來越近的人:“你……你想幹什……”
徐墨白伸手,止住了她的喋喋不休:“聽說……”
他緩緩湊近她,沉聲道:“你看不上我,嗯?”】

水晶燈下,台球賽到了白熱化階段。球桌邊兩個男人針鋒相對:秦唐溫柔奪目,舉手投足散發著絲絲貴氣,徐墨白笑意盎然,眼角眉梢流淌著不羈之感。
顧椰坐在沙發角落裡,看得倒吸了口涼氣:這兩個傢伙,光是站著就好養眼啊!可是,等她看清楚戰局時,臉色頓時黑了:徐墨白長得好看有什麼用?一局斯諾克打得稀巴爛呀!
大概是察覺到了她的目光,徐墨白一眼看過來,昂首挺胸,依舊是一副病嬌姿態。四目相對,顧椰咂咂嘴,還是決定看書得了。她翻了翻手裡的書頁,很快,秦唐帶來的少女就竄了過來,眨巴著大眼睛問:“你在幹什麼呀?”
顧椰隨口道:“草堂棲在靈山谷,勤讀詩書向燈燭。”
“看書?”俞綿綿愣了半晌,不敢置信地道,“在西街七號的斯諾克廳裡,秦唐和徐墨白的眼皮子底下,你在看書?”
一連串的定語,聽得顧椰都覺得自己是神經病了。誰都知道西街寸土寸金,區區三十幢小樓,每一幢都是富貴人家的產業。西街七號更是洛城知名的私人會所,採用VIP制度,正經八百的有錢人也不一定進得來。
她一個草根少女,居然被徐墨白帶進了上流社會,坐在三百萬裝修的小廳裡,十萬塊一張的羊皮小沙發上啃書?想到這裡,顧椰坐直了身子,一本正經地開口:“黑髮不知勤學早,白髮方悔讀書遲,我們得……”
俞綿綿一捏拳頭,道:“嗯!多讀書!”
顧椰險些被噎住,面前的少女卻笑了笑,道:“我是俞綿綿,和秦小唐是青梅竹馬,你叫什麼名字呀?看起來好有學問的樣子啊!”
出入這種上流圈子的人,看的八成都是原文名著,不過顧椰是個例外。她正要虛心地擺手,俞綿綿將書名念出了聲:“《搞定冰山男的101種方法》。”刹那間,顧椰滿腔的虛心變成了心虛。她尷尬地搓手:“呵呵呵,我叫顧……”
一句話沒說完,一道清越的男聲插了進來:“小椰子。”
是徐墨白。
顧椰站起來,沒好氣地掃他一眼:男人大步走過來,將球杆往旁邊一拄,笑得十分美好:“怎麼,不滿意我給你取的昵稱?”
她是真的不太滿意,尤其這幾個字是從他嘴裡叫出來,言語間滿是曖昧。
顧椰打量著眼前的混世魔王:一身湛藍色襯衫配著冷色開司米、精緻到閃光的手錶,手裡握著英國大師手工定制的斯諾克球杆……這傢伙,球打得不怎麼樣,卻實實在在拿得一手好腔調,難怪從他進來開始,隔壁幾桌女人的目光就沒挪開過。
顧椰走神的間隙,徐墨白已經將書奪了過去,接下來的十秒內,徐家四公子的臉色迅速發沉:“搞定?”
顧椰:“呃——”
徐墨白前進一步,冷笑:“冰山男?”
顧椰:“呃!”
他抱臂挑眉:“你要搞定誰?”
顧椰無話可說。
旁邊,俞綿綿盯著她的書,一副饒有興趣的神情;而秦唐,一張俊臉寫著三個大字:想打人。瞎子也知道這對青梅竹馬有貓膩,搞不好竹馬看上了小青梅,青梅心中卻另有冰山男?腦補完整個故事,顧椰“嘖”了一聲:人家酸人家的,徐墨白,你跟著黑什麼臉?
徐墨白一聲不吭,往秦唐站的方向略一搜索,兩個男人的目光對上。秦唐會意,當即將俞綿綿拉走了。

圍觀群眾撤離,顧椰摸了摸下巴,正經地分析了一番:徐墨白身為一個八卦媒體熱捧的豪門公子哥,早就習慣了萬眾矚目,今天不知道哪根筋搭錯了,將她帶到了私人聚會上,偏偏,她還不給人家好臉色,以這傢伙的病嬌設定,八成是生氣了。
徐墨白沒給她解釋的機會,咚的一聲,他合上書,居高臨下地看著她。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60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