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庫存:4
定  價:NT$250元
優惠價: 9225
可得紅利積點:6 點

庫存:4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書摘/試閱

日本歷久彌堅,長年備受愛戴經典奇幻作品
領孩童進入奇幻文學的入門書

★☆柏葉幸子繼《霧中的奇幻小鎮》另一經典奇幻續作☆★
★☆屢獲日本兒童文學各大獎作家☆★


眼前冒出一個像黑色電線桿的高瘦男子,披著黑色斗篷,梳著七三分的西裝頭,戴著單片眼鏡,手拎著溼答答的鞋子,褲子……呀!他竟然沒有褲子!
來自另一個世界的西波克拉泰斯就這麼闖入了千姑姑藥房的地下室,說著奇奇怪怪的話,說他來自另一個世界?在隔壁?可是千姑姑的藥房隔壁沒有任何鄰居,通往地下室倉庫的入口也不起眼,沒有人會注意到。千姑姑要小茜趕緊拿電話報警抓人,但西波克拉泰斯繼續說什麼跟另一個世界的地主租借了倉庫,要不是突然又冒出了一個像紫色蟲子的小人飛呀跳呀,扯著如金屬般尖銳的嗓音呼喚著師父、師父,小茜和千姑姑會認為這一切都是夢!

沒想到陰森森,充滿藥水味的地下室,竟然是通往奇幻世界的入口。小茜咚的一聲屁股落地,還沒反應過來,就看到眼前的栗子樹在短短不到五分鐘內的時間,不斷反覆著開花、結果、果熟、掉落、開花、結果、果熟、掉落……這……是什麼樣的一個地方呢?

蘋果文庫-兒童文學 特色

1. 最為精彩動人的兒童文學,不論年齡層,成人與孩童都可透過書中故事獲得奇妙的想像空間與能量。
2. 時而生動浮誇、時而樸實耐人尋味的文字,將啟發孩童組織文字與美學的能力。
3. 每次閱讀都將有不同感受,感動、悲痛、欣慰,在闔上書籍的那一刻,滿足的喜悅淡淡地湧上心頭。
柏葉幸子
大學就讀於東北藥科大學,同時身兼作者與藥劑師的身分。大學時期,她將作品《瘋狂大街的莉娜》投稿至講談社,獲得講談社兒童文學新人賞入選並出道,而《瘋狂大街的莉娜》在隔年出版發行時改名為《霧中的奇幻小鎮》。
後續著有《奇蹟家庭》,於1997年獲得產經兒童文化獎,以及曾改編為電影動畫的《魔法藥店》。在日本,柏葉幸子的作品深受喜愛,故事耐人尋味,得以喚起成人內心的童稚。
知名作品包含《神秘的妖精蛋糕》《停不下來的列車》《天花板的神祕朋友》等。
1976年、第9屆日本兒童文學協會新人獎
1998年、《奇蹟家庭》獲第45屆產經兒童出版文化獎
2007年、《牡丹的奇妙日常》獲第54屆產經兒童出版文化獎大獎
2010年、《待續圖書館》獲第59屆小學館兒童出版文化獎
2016年、《迷家之角》獲野間兒童文藝獎


譯者
楊明綺

東吳大學日文系畢業,赴日本上智大學新聞學研究所進修。代表譯作有《接受不完美的勇氣---阿德勒100句人生革命》、《超譯尼采》、《說真話的勇氣---北野武的新道德》等。


繪者
謝慈芳

畢業於英國Kingston大學插畫研究所。作品散見於出版、廣告和同人誌界。時常沉溺於自己的世界,努力以插畫和人類交流中……

 充滿魅力的奇幻世界相當吸引人,但主人公千姑姑與小茜這個組合的設定更教人玩味。
• 從小就很喜歡的書,直到現在一讀再讀仍深受書中的「另一個世界」吸引。
• 彷彿自家的衣櫥就是通往另一個世界的入口,希望能如書中角色一樣遊覽一個接一個的奇幻國度。


推薦序  
夢境般的奇幻,其實就在你我身邊
(青少年文學暢銷作家 陳郁如)

柏葉幸子的《地下室不思議之旅》,是一本讓人驚嘆的經典兒童奇幻小說,宛若「納尼亞傳奇」與「愛麗絲夢遊仙境」的結合,故事的背景架在現實世界與奇幻世界的穿梭上,讀來親切﹙主角來自真實世界﹚但同時又享受異於平凡世界的奇遇 ﹙主角從現實世界的某個地方進入奇幻世界﹚。
女主角小茜﹙在書裡很無奈的被其他人稱呼她小霞﹚,來到千姑姑藥房的地下室,一個男人西波克拉斯泰,還有他的徒弟嗶啵﹙一個比蘋果還小的小人﹚忽然出現,說他們來自另一個世界,而藥房地下室倉庫就是這個世界跟另一個世界重疊的地方。小茜跟千姑姑還搞不清楚狀況,就跟著這兩個人去了另一個世界。
作者對另一個世界的描述非常仔細而且精彩,展現她豐富的想像力跟組織力。在另一個世界,各個國家的人有他們的發展特色,各個城鎮的人也有他們的特長。像是凱多鎮的人可以自己紡線、染色、編織;毛線球鎮的人會編織毛衣、毛毯;時雨國的人負責水資源的運用等。同時,裡面也有許多讓人目不暇給的奇幻設定,像是從天而降,像瀑布水濂一般的雨;栗子以五分鐘的速度掉落結果再開花;像蜘蛛絲白的毛線;丟東西掉下去會反彈回來的井;像小鳥一樣大,會睡在頭髮裡的蜜蜂;會變成雨鳥展翅的水滴等等。讀者們在閱讀這些奇妙異世界的景象時,很能夠從中得到快樂驚嘆的感受,也能刺激小孩們的創造力。
作者把書中小孩生長的背景設定在日本,然而「另一個世界」的設定就帶有濃厚的西方中古世紀的背景:有公主有王子,名字是西方人的名字等等。彷彿也在暗示日本跟西方國家是不同的世界,有不同的習俗、不同的交易方式、不同的季節氣候、不同的人文文化。但同時,我們的樣貌都是人類的長相,只是有高有矮,有好人也有壞人。故事中的主角在進入另一個世界後,馬上就遭遇西波克拉泰斯跟嗶啵的離奇失蹤事件,小茜跟千姑姑要一起想辦法解決難題:幫王子從腳痛中復原,並從邪惡的魔法師手上解救西波克拉泰斯與嗶啵。
人物設定在這本書中也非常有意思,小茜跟她姑姑的互動總讓人忍不住一笑。千姑姑不是一個讓人覺得容易親近的人:愛發脾氣、愛吃東西、個性古怪、不容易相處。故事一開始,小茜並不喜歡千姑姑,千姑姑對她也似乎不上心。兩個人面對問題的處理方式也不同,但是相同的是,她們兩人同時遇到了來自另一個世界的人,還一起展開了一趟奇幻之旅,最後產生了共患難的情結。她們兩人的對話內容也很有趣,既生動又活潑,就好像看到身邊的人的對話一般。
精彩的經典奇幻小說歷久不衰,就像這本書一樣。希望大小讀者都能跟我一樣,在書中找到許多樂趣!

這是一個漂亮的故事!
(臺灣讀寫教學研究學會 理事長  陳欣希)

主題漂亮—兩個世界的人看似如人與鬼的關係般迥異,卻有許多共同點,通力合作下,不僅解決彼此的難題、更是成了「好朋友」!
結構漂亮—解決大難題之前,得要先解決一系列的小難題!
所以,這本書絕對要細細品嚐,了解故事的前因後果,發現作者的巧妙安排,會有「原來如此」的閱讀趣味!

掉進平行時空世界裡的奇妙國度
(童書翻譯評論工作者 黃筱茵)

《地下室不思議之旅》是一部讀完之後讓人回味再三的奇妙故事。故事的節奏很有趣,讀者從尋常小鎮的藥局,一下子掉進某個奇異的平行時空,時間與感覺的開關也由慢速瞬間調快,等我們跟著故事的主角小茜和千姑姑一路經歷形形色色的冒險,認識與她們其實比鄰而居的神祕國度,還有當中的各種角色與世界後再回到久違的家,一定會忍不住懷念那個世界帶來的曼妙感受哩!
柏葉幸子這位創造出許多經典奇幻故事的作者,在本書裡編織出諸多神奇的場景與國度:宛如縮時攝影般,植物快速成長變化的小春日和國、專門買賣蜻蜓為生的迷你小人兒騎在蜻蜓背上、訓練牠們吃害蟲......這些彷彿出現在夢中的情境,全是作者自由自在想像出的神奇世界即景。其實人人都需要有別於平淡日常生活的廣闊想像空間,閱讀這部作品,更讓人深切的體會到那種摹寫底下的豐富滋味!

地下室好像是堆放藥品的倉庫,只有一顆燈泡照明,只見千姑姑的影子一下拉長,一下縮短。
「幫我找一下寫著魯哥爾口服液的盒子,記得應該是放在這裡啊!」千姑姑的頭埋在紙箱裡說著,小茜只好走進紙箱堆中翻找。
「咦?這裡有一攤水。」
小茜發現靠牆的地上有一攤黑黝黝的水。
「是喔!啊!不要踩到哦!應該是擺在架子上層的甲酚瓶掉下來摔破了。」
走近一瞧的千姑姑卻狐疑地瞅著地上那攤水。
「奇怪了。沒看到瓶子碎片,難道是水嗎?」
千姑姑跪了下來,鼻子嗅了嗅。
「好像是水呢!這倉庫蓋好二十年了,從來沒有出現潮濕、漏水的情形,是個很優秀的倉庫啊!」
發牢騷的千姑姑拿起一旁的抹布,開始擦拭那攤水。
「啊──」
頓時傳來慘叫聲。千姑姑和小茜互看一眼,馬上站起身來,小茜嚇得挨近千姑姑。
「誰?是誰?」
千姑姑環視幽暗的倉庫。
不一會兒,堆得如山高的紙箱發出窸窣聲,有個和電線桿一樣高大的黑影從暗處搖搖晃晃地冒出來。眼前的黑影,髮量稀疏,梳著西裝頭,像大學教授般戴著單片眼鏡,那不輸給千姑姑的鷹勾鼻還掛著兩道鼻涕,雖然身披黑斗蓬,卻露出一雙沒穿鞋子的腳。仔細一瞧,他雙手拎著濕答答的鞋子,水還不斷啪達啪達的從鞋子滴落至地板。
「你是從哪裡進來的?你到底是誰?」
千姑姑大聲質問,但那個人只是咯咯咯的不停發著抖。
「可以請你先穿上褲子嗎?!」
披著斗蓬的人聽到千姑姑這句話,渾身抖得更厲害了。
他不是覺得冷,他是生氣了。
小茜看到他的額頭冒青筋,嚇得躲在千姑姑的身後。
那個人舉起發著抖的指尖,指著千姑姑手上拿的布。千姑姑疑惑地偏著頭,攤開手上用來擦拭積水,變得溼答答的布。是一條褲子。千姑姑趕緊將褲子遞給那個人,只見他剛接過褲子,難為情地吸了一下鼻涕,接著就打了個大噴嚏。
「這裡很冷,我們上樓吧!不過,醜話先說前頭哦!別看我這樣,我可是合氣道三段呢!」
千姑姑一邊這麼說,一邊將那個人趕到樓梯那。
千姑姑的起居空間位於二樓。小茜一行人像佛珠般,一個接一個地從吱嘎作響的樓梯來到二樓的房間。千姑姑指向暖桌,小茜馬上鑽到千姑姑身邊。只見男人拎著褲子呆站著,環顧房間,一臉疑惑地撥弄電話。
「請過來這裡坐。」
千姑姑拍了拍坐墊,然後將暖爐的火點上,將水壺放在上面。
小茜也是第一次走進千姑姑的房間,忍不住東張西望。偶爾來不東不西藥房時,都是待在樓下店裡,辦完事後就急忙地逃回家。
話雖如此,這房間還真單調無趣呀!只有掛在粗樑柱上的時鐘,還有擺在窗邊的舊桌子特別顯目。
「你是從哪裡進去的?地下室倉庫的入口上鎖,況且店裡通往倉庫的入口,只看一眼也不會知道那是什麼。」
千姑姑瞪著那男人。
「我是從隔壁進來哩!」男人在暖桌邊坐了下來後,總算回神似地說道。
「從隔壁進來?你在胡說什麼啊!虧你長得一臉聰明相。離我們家最近的人家也有五百公尺遠耶!怎麼可能從那裡進來?」
「我真的是從隔壁進來哩!」
男人為了反駁千姑姑的質疑,又強調一遍「真的」兩個字,一副「這下總該明白了吧」的表情看著小茜她們。
「你這個人很奇怪耶!小霞,打給警察,或是哪裡都可以,請他們來把這個人帶走。」千姑姑斥聲道,小茜趕緊爬向放電話的桌子。
只見男人一臉不可思議地交相看著千姑姑和小茜,然後喃喃道:「這裡不是上杉律女士的家嗎?」
「小茜,等一下。你認識律姑姑?」千姑姑瞅著那個人說。
「這裡的地址到底是怎麼回事呀?」
男人不但沒有回答千姑姑的問題,還急迫地反問千姑姑,好似自己的問題更加重要。
「小霞現在是在西川鎮,你在東山鎮。而我正對著這個報時鐘,所以我的右半邊是西川鎮,左半邊是……」
「明白了、明白了。那就應該不是我弄錯,那麼,請問這位妳說的律姑姑,現在人身在何處?」男人頻頻點頭,詢問千姑姑。
「律姑姑三年前就去世了。」
男人聽到這番話,顯得非常驚慌。
「那這裡現在是誰的房子哩?」
「上杉千繪,也就是我,我很小的時候就繼承這棟房子了。」
「這是什麼情形啊?!真是的!我竟然跑來這種地方,還遇上這種事……」男人哀怨地說著,突然站起身來。只見他蹙眉、雙手抱胸,像動物園裡的大熊般繞著暖桌踱步。
「坐下來啦!拜託坐下來。在這麼狹窄的地方那樣心神不寧地走來走去,灰塵都飛起來了。你是怎麼了啊?」
男人神情複雜的低頭看千姑姑,然後再次坐到暖桌邊說道:「兩位可以聽我道來嗎?」
小茜看到千姑姑朝那男人點點頭,差點無奈地發出「啊……」的聲音。千姑姑這個人,真的很奇怪。小茜從沒見過披著斗篷、戴著單片眼鏡的打扮,更何況這個男人來路不明,一點都不想搭理他。
千姑姑微笑著示意他開口。只見男人不知如何啟齒,舔了舔嘴唇後,一鼓作氣地說:「我不是這個世界的人哩!」
「小霞,報警抓這個人!」
「妳不是說要聽老夫說嗎?」
情勢忽然變得危急緊張,兩人的視線在暖桌上的那堆蘋果上方交戰著,互瞪著彼此。
小茜再次打量男人,他的一句話就徹底顛覆小茜的想法,因為她幾乎以為這個人會煞有其事地說出像樣點的話,沒想到,竟然說自己不是這個世界的人。只見男人緊抿著嘴,一隻手扶著單片眼鏡,一臉苦惱地瞅著千姑姑。小茜現在很想聽聽他怎麼說,開口問道:「那麼你是哪裡的人?來自二度空間還是四度空間?長得和我們沒什麼兩樣呀……有手、有腳、還有眼睛跟嘴巴,而且,那你怎麼會說我們的語言?」
「老夫也不解啊!兩位和我們長得如此相像,該感到安心哩?還是驚訝哩?可是老夫的世界……」
男人因為有人願意聽他說話,臉上顯露興奮之情,然後看向小茜,「妳曉得文氏圖嗎?」
「我知道。我六年級了,數學課有教!兩個圓重疊的圖,對吧?」
「沒錯、沒錯!好比這裡是一個圓,也就是兩位身處的世界,再來,還有另一個圓,那是老夫所在的世界哩!然後,兩個圓重疊的部分就是樓下那間倉庫。語言大概是從這裡流傳進來的,所以老夫覺得應該很久很久以前,兩邊的人有往來哩!」男人用長長的手指,在暖桌上比劃了兩個圓。
「重疊什麼啊?倉庫就是倉庫。」千姑姑大聲地插嘴道。
「現在不就是要解釋哩!可以請妳安靜聽嗎?」
「喔。」千姑姑不悅地噘著嘴。
「至於為什麼之前都沒有重疊,那是因為,律女士和另一個世界的地主,就是一樣持有這裡地址的人,簽約租借重疊的部分哩!可是現在,另一個世界的地主也離世了。所以我為了契約的事特地前來一趟哩,如果這裡的地主也換了人,事情可麻煩了。」男人皺起眉頭,撫著下巴。
「小霞,趕緊打電話報警抓人!」千姑姑緊按著太陽穴。
「妳們會這麼小心謹慎也是沒錯呀!不管怎麼說,若不拿出老夫世界的東西,要是沒這東西的話,一定無法相信吧!律女士應該也有同樣的東西才是。」男人從口袋啪沙啪沙的掏出一張泛黃的紙,在千姑姑面前攤開。千姑姑先是探身看著那張紙,然後喃喃自語道:「這是律姑姑的字沒錯。律姑姑那個人,會簽這種東西一點也不奇怪。」說完隨即奔向桌子。
小茜大感無力。律姑姑是出了名的古怪,討厭和親戚往來的她只疼愛千姑姑一個人。小茜只看過律姑姑的照片,千姑姑會很驚訝小茜慶幸自己沒機會和傳聞中的律姑姑見面。
千姑姑翻找著桌子的抽屜,找出了一張一模一樣的紙,然後重重地跌坐在地。
「瞧,有吧!打算怎麼做呢?要重訂合約嗎?還是什麼也別做,讓這事就此了結?」男人總算感到放心。
「要是沒簽約的話,會怎樣呢?」小茜忍不住開口問道。
「樓下的倉庫就會和另一個世界共用哩,但不曉得對方要怎麼使用就是了。」
「這樣就能自由進出你們的世界囉?」小茜興奮得雙眼閃爍。
「這個嘛,可以吧!即使像現在這樣有簽約,有看起來像是牆壁的東西,只要曉得訣竅,也能像我這樣輕鬆地來到這裡。但是老夫世界的人應該不會想來這種地方吧!只是朋友之間的借貸還得簽約的世界,何人會想來啊!」
「什麼叫這種地方啊!什麼鬼合約啊!上頭沒有註明年月日,也沒有印花呀,什麼都沒有啊!合約書的內容只有寫:『立書人安多姆,身為上杉律的朋友,發誓盡己所能做我能做的事。』只有這樣啊!怎麼能光憑這個就說律姑姑租借了倉庫那個部分的地呢?」
千姑姑猛搖著她那顆拖把頭,一個勁兒喋喋不休的反駁男人的說詞。
「但是不得不承認確實有這簽約吧!這看來是照律女士意思訂立的合約哩,確實像是這個世界的作風哩!」
「這種東西哪算數啊!」千姑姑扔掉手上的合約。
「看樣子,妳是不想簽約哩!另一個世界是新地主,然後這個世界的新地主是妳,哎呀,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說啦!」
「你還打算繼續說這種莫名其妙的話嗎?你這個人腦子有問題耶!小霞,妳也這麼覺得吧?」
「妳、妳說什麼!竟然膽敢這樣說老夫!我看妳這女人才死腦筋哩!」
「呀~我就是死腦筋,怎樣!」
兩人的爭吵聲愈來愈大,就在小茜不知如何是好而驚慌失措時……
「師父、師父!」
樓下突然傳來了聲音,吵得面紅耳赤的兩人也聽見了。這是什麼聲音啊?像是金屬發出的尖銳聲響,如果三角鐵會說話的話,搞不好就是這種聲音。
「喔,嗶啵嗎?我在這裡,這裡!」男人開心地大喊。
「總算找到您了,我馬上上去。」樓下的聲音這麼回應著。
不一會兒,「師父,請您幫忙打開這扇門。」聲音已到近處了。
千姑姑和小茜面面相覷。
「不好意思,可以幫忙開個門嗎?」男人拜託離門口最近的小茜幫忙。
小茜戰戰兢兢地打開門,但門外沒有半個人,是聽錯了嗎?人類……不,就算是其他動物也不會發出那樣的聲音啊!再者,會吱嘎作響的樓梯,剛剛也沒發出半點聲音。就在小茜將門關上,轉過身時,「師父,您怎麼了?這樣的裝扮會感冒的。」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