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庫存:1
招搖 卷三
定  價:NT$250元
優惠價: 9225
可得紅利積點:6 點

庫存:1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積分破億、原創大手九鷺非香年度巨作,數萬網友引頸期盼!
★華美古風書衣&虐戀情深角色封面,一書雙享受!
★知名乙女遊戲同人繪師跨海合作
★榮登金石堂、博客來暢銷排行榜,好評不斷!

仙門大會在即,群龍無首,
各派亟欲復活金仙,盼他再領眾人重創魔道!
為攔阻此事,路招搖只得以還陽丹為聘,嫁與地府書生之魂。
雖得以還陽,遺忘的過往卻被和盤托出──

塵稷山萬戮門前山牌坊下,
路招搖與門徒厲塵瀾一夜交歡,已有夫妻之實。

書生之母得知此事,大為惱火,喚地府衙役押她下牢。
在牢中之時,路招搖意外發現自己並未身死,
只消找回軀體,便有復活之機。
待回到現世後,她定要一一償還過去的千仇萬債……
就先從墨青隱瞞兩人的雲雨之事開始!

九鷺非香

愛吃愛玩的懶癌晚期患者,體型微圓,喜歡寫小說,開茶舍,養小狗,勵志於做一個快樂的俗人。

繪者簡介
セカイメグル

主に男の子を描くのが好きです。最近は刀剣乱舞!
主要喜歡畫男孩子。最近著迷於刀劍亂舞!


 

第一章 動心
第二章 千里鏡
第三章  意圖顯露
第四章 幫手到來
第五章 報仇
第六章 還陽
第七章 一戰
第八章 死鬥
第九章 負債累累
第十章 地牢
第十一章 一夜盡歡
第十二章 銀鏡
第十三章 異狀
第十四章 心魔
第十五章 離別
第十六章 仙人遺孀
第十七章 故人
第十八章 密謀
第十九章 阻擋
第二十章 天下之爭
第二十一章 復生
第二十二章 歸來

 

第一章 動心
別的事都可以忍,唯獨復活洛明軒這件事不行。
我正琢磨著應對之策時,小院裡閃進一道黑影,是墨青來了。
幾天不見,突然看見他的臉,記憶頓時被抓回那天面對面、他幾乎吻上我的時刻,我的心跳陡然落了一拍,好一會兒才平復下來。
我順了順心口,覺得自己在聽到洛明軒可能復活的消息下,還在在意墨青這檔事,實在很危險。
只見墨青盯著還蹲在地上瑟瑟發抖的芷嫣,眉頭微微一皺,也沒去扶,他轉身問暗羅衛:「柳滄嶺追回來了嗎?」
暗羅衛闔首跪下,沉聲道:「屬下辦事不力,望主上責罰。」
墨青沒有責罰,只擺擺手讓他退下。他自己站在一旁靜靜看著芷嫣,一言不發,像是在等著什麼。
我琢磨了片刻,上了芷嫣的身,似脫力地往地上一坐,抬頭看向墨青。
「師父。」
我想,墨青既然沒點破我的身分,我就繼續裝傻好了,省得身分忽然來個調轉,還要重新適應角色。
而且……我也不知道,怎麼用路招搖的身分和墨青相處。
「柳蘇若可能沒死呢。柳滄嶺應該是被操控了,用她的雄劍取了我的血。」
被我擠出身體的芷嫣聞言,轉頭盯著我。
我接著說:「明天好像是他們十大仙門在仙臺山的大會,柳蘇若今天偷襲我,明天定會有行動。」
這個行動,多半與復活洛明軒有關。甚至……可能直接帶著甦醒的洛明軒去了。
想到此處,我眉眼沉了下來。
墨青蹲下身,平視著我道:「不用憂心,我已有安排。」
「安排?」我望著墨青,眉頭不自覺地一皺,「是要去攪亂他們這個大會嗎……親自去?」
上次錦州城一戰,墨青身上的傷別說好,只怕是更嚴重了吧。明天的仙門大會他若是自己去,未免也太胡來了。
「擔心我?」墨青狀似無意地拋出了這句話。
當然擔心啊,這破身板……
我被自己下意識冒出來的想法嚇得一愣。我飛快地瞥了墨青一眼,但見他星眸含笑,竟在沉著冷靜後,藏著三分調戲的意味。這曖昧的眼神直將我盯得老臉一紅。
我登時反應過來,這傢伙是在套我話呢!而我竟當真……在擔心他。
可惡,有種被內心背叛了的感覺。
「哼哼……明明昨天還那麼信誓旦旦地和我說沒有放棄殺他,一心奪回門主之位呢,妳現在眼神可不是這樣說的。」我聽見芷嫣在旁邊嫌棄我的話。
我冷冷地瞥了她一眼,但見她像兔子一樣規規矩矩地蹲著,一雙大眼直直地盯著我。
這位姑娘,妳不是才被柳滄嶺割了脖子而失神難過嗎?這才難過多久啊?妳的心什麼時候也這麼大了,竟然還有空關心別人?
我咳了一聲,鎮定情緒,目光重新在墨青臉上一掃。他還是盯著我,不知為何,我腦中浮現起不久前墨青取了六合劍回來,劍柄上有血,我問他是否有受傷,他也是這般問我──是不是擔心他。
當時我說不擔心,換來的是他有幾分失落的神色。
想起他那時的神色,我卻是不知為何,竟無法在瞎扯一些有的沒的,糊弄這個話題了。
他像一個等發糖的孩子,眼巴巴地看著我。我有些不忍心將那糖當著他的面扔在地上。
我暗暗嘆了一聲氣,決定跟隨心中所想。
「嗯,擔心你。」
墨青的眸光頓時亮了起來,卻又像是沒想到我會這麼直白地說出這幾個字,他怔愣了一會兒,竟把目光轉開了,遙遙望著遠方,也咳了一聲。
「嗯。」
就只有一個嗯?
小醜八怪你真是一個不會順杆爬的羞澀孩子呢。
院裡默了一瞬。墨青又開了口:「明日仙臺山不用我親自去,東山主已從海外仙島歸來,她會去處理。」
「東……山主?」
我愣了。墨青居然派了那個瘋丫頭去?不過轉念一想,要去給人家搞破壞這種事,派絮織去確實最合適了。
這丫頭是什麼脾氣我比誰都清楚,她就是典型的屁股長針,半點也靜不下來,猶如脫韁之馬般的人。以前心血來潮發起瘋來,能抱著我在大庭廣眾下轉圈圈,嗷嗷嚎著說好喜歡門主……
我萬戮門這四個山主,細細看來,北山主忠心於我,可卻主屬有別,相處客套;南山主顧晗光對我愛理不理,只有受傷時才見得到他;西山主司馬容與我親近,是我得力幹將;唯有東山主絮織……常年立功與闖禍並行,相當難捉摸。
她並不是不聽我的話,而是太聽我的話,導致行事過激,收不住攻勢。讓她去殺個某門派的頭頭,她能把人家門派房瓦都全部砸碎。
絮織原名十七,是我當年吞併一個魔道大派「血煞門」時,從地牢裡挖出來的女孩。她當時還小,不過五、六歲,穿著血煞門的弟子服,胸膛上印著十七兩字,像是編號,可喊了一聲十七,就能換得她清脆的答應生,是以這也是她的名字。
我帶她離開血煞門時,正是漫天柳絮紛飛的春天,便給她起了個小字──絮織。
枉費我替她取了這麼婉約的名字,這丫頭卻一路往反方向長去了。
絮織體內一股蠻力,也不知小時候是被血煞門餵了什麼藥,力氣大得可怕,我與她操練,即便我使了千斤墜站在地上,她也能把我舉起來。用術法推她,都推不開──因為術法對她,根本沒用。
這也是我所知道的唯一一個在別人用瞬行術時,能一把將人撈回來摁在地上揍的人了。
我帶她回萬戮門,本是打算將她當成貼身丫鬟從小養起,後來發現以丫鬟來說,她實在太笨手笨腳了,讓她去撕個人還比讓她擦桌子來得快。
最後,我乾脆就給了她東山主的位置。但凡門派裡有什麼人不聽話,就讓她去處理,保證沒錯。
我問墨青:「之前一直沒見到東山主,她竟是去海外仙島了嗎?」
「嗯。」墨青點點頭道,「五年前劍塚一戰,門主身死,她一連哭了半個月,日夜不停,見她快哭瞎眼了,司馬容便騙她,說海外仙島有不死草,能使人起死回生,本想著讓她緩一緩,慢慢接受……沒想到,她從那時一直找到現在。」
我垂了眉眼,我知道她的脾氣有多拗,卻沒想到她會為了復活我而探尋至今。
明明在我印象裡,我對她……也沒有多好。
「那東山主如今回來了?」我問墨青。
「前段時間,我遣人去將她找回來了。」
「她肯回來?」
墨青微微動了一下唇角,解釋道:「我遣人與她說,路招搖回來了。」
我一怔,呆呆地望著墨青,「路招搖……什麼時候回來了?」
墨青轉頭看我,眸光細碎溫柔,「你不是說,她打算回來找我報仇嗎?」
是,我之前是這麼說過,可這對他來說,難道不該是一件讓人頭疼的事嗎?
「……怎麼看起來還挺開心的……」我呢喃出聲。
「因為,除了她,別的都不重要。」
聞言,我心口一跳。
墨青根本是作弊,為什麼他說出口的每一句話,都這麼莫名其妙地讓人……心動?
他似乎想到了什麼,頗覺有趣地道:「找到絮織的暗羅衛還傳來了消息,絮織聽說路招搖回來找我報仇了,開心得直拍手,說要回來與她一同殺我。」
這種話不要說得那麼輕鬆愉快行不行!你這樣,就算我真能拿刀插你心窩,也沒有任何成就感了啊!
「昨日絮織剛剛登岸,而今仙臺山大會,我先派她過去看看,讓她消耗消耗體力。」
我又看墨青,「她會聽你的話?」
「嗯。」墨青面不改色地應了一聲,「我說他們傷了招搖。」
啊……看不出這個小醜八怪還會假傳聖旨借力打力啊,平時這麼一臉嚴肅、不苟言笑的模樣,該坑人的時候,坑起來也毫不手軟嘛!
「我不會讓洛明軒醒過來。」他站起身,瞬行離開前,只落下一句話,「安心休息。」
確實很讓人安心……
我望著他離開的夜空發呆,須臾後,一個半透明的鬼影飄到我面前,是芷嫣。
她直勾勾地盯著我,用著揶揄的口氣道:「大魔王,妳動心囉。」
「嘖……妳不是該蹲去角落哭嗎?來湊什麼熱鬧?」
「有什麼好哭的?妳剛才都說了,滄嶺哥哥是被控制的,他不是真的瘋了,也沒有真的想殺我,所以我該想的是怎麼去救他才對。」
這丫頭……長本事了嘛。
「柳蘇若既然要利用他,就暫時不會傷害他,明天你們萬戮門行動後,我再觀察觀察局勢,然後才能想辦法去救。不然給你們添亂,滄嶺哥哥也不一定能救得了。」
我應了一聲,算是支持她的想法。
「所以妳真的動心了嗎?」
我無奈地瞪了她一眼,沒有回答,可我卻在自己心裡聽到了淺淺的應答。
是,我動心了。
因為墨青那麼帥!因為他眼睛那麼美!因為他唇角的微笑那麼迷惑動人!也因為他的言語……明明那麼平淡,卻能觸動我堅硬冷漠的內心。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