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有庫存,下單後約需3個集貨天可出貨
兩生相悅(簡體書)
人民幣定價:38元
定  價:NT$228元
優惠價: 79180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有庫存,下單後約需3個集貨天可出貨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即便抹去一切從頭開始,我的兩生摯愛都會是你。
一次意外,夫妻倆雙雙失憶回到高中
曾經恩愛的學霸和學渣從此變成互懟冤家


直到保姆帶著萌娃出現
兩人驚呼:我們居然有孩子?!


天銘CEO沈一銘和高中死對頭葉瑩隱婚,過著甜得掉牙的夫妻生活。
一次意外,兩人紛紛失憶。
失去記憶的沈一銘忘記了自己已經結婚生子的事實,只記得自己很討厭葉瑩這個高中同學。
失去記憶的葉瑩還沉浸在高考的恐慌中無法自拔,天天嚷著做試卷背單詞,考好大學!
原本的恩愛夫妻變成水火不容的互懟冤家。
直到神助攻萌娃出現,他慢慢發現:她被人欺負,他會心疼,她不開心,他也會心疼。
曾經他眷念世界,是因為尚未達成的工作成就,如今他眷念世界,是因為有她,只是因為她。
宣草妖花

腦子有洞的言情作者,性格灑脫,人稱草哥,筆名諧音“鮮炒腰花”(四川話諧音)。
喜歡鑽營美食,喜歡寵物,也喜歡背包走天下。
同類型言情作品推薦:
《同學別將就1-3》、《承檬歡喜》等。

第一章:十七歲的小魔盒

第二章:不愛男神愛學習

第三章:夜鶯危機

第四章:沈豬豬的維護

第五章:喜歡是不可磨滅的魔咒

第六章:逃避的真相

第七章:喜歡你,是與我靈魂不可分離

第八章:沈先生的以身相許

第九章:真心話和小秘密

第十章:反擊

第十一章:二次心動

第十二章:你是我的兩生摯愛

番外一:第一次求婚

番外二:一封信

後記:做一個溫和的佛系網民

第一章:十七歲的小魔盒

 

01

天銘旗下一款手游找了當紅女星吳薇代言。官方消息發布不過兩天,就有狗仔拍到天銘CEO(首席執行官)沈一銘和吳薇共同出入飯店。雖然兩人沒有親密接觸,狗仔們卻編出了一通八卦。

#天銘CEO(首席執行官)高顏值大長腿,疑似和吳薇地下戀#的話題被頂上微博熱門。

第二天,天銘的員工曬出一張沈一銘的照片。

照片是在公司年會上拍的,男人手握話筒站在演講台上,眉頭微蹙,精緻的面部輪廓被頭頂燈光勾勒得清晰分明。他的皮膚很白,五官深邃,表情嚴肅,眉梢間透著攝人的冷意。

沈一銘這顏值,完全可以毫不費力地在娛樂圈爬上一線。

天銘是國內數一數二的互聯網公司,沈一銘年僅三十歲,身價上千億。這張照片一曝光,天銘的遊戲粉絲們瞬間炸裂。

男網友們評論:“我去……長這麼帥還這麼有錢?嫉妒使我質壁分離!”

女網友們評論:“沈總是單身​​啊?要嫁要嫁!不能便宜了吳薇!”

本來網友們都以為,即便這是個誤會,沈一銘也不會站出來說話。畢竟這事一鬧,天銘的公關就可以藉機炒作,讓股價上漲。

令人出乎意料的是,沈一銘在微博發了一則聲明:

“我與吳小姐單純是在恰談工作,雙方助理均在現場。我們甚至算不上朋友,請諸位網友不要多想。另外,本人已有妻女。”

這條微博一發出,底下的評論在十分鐘內刷了數万條。

一樓:“結婚了?假的吧?百度百科寫的是單身啊!”

二樓:“不可能!前天秦煜接受采訪的時候,還說'天銘三帥'都是黃金單身漢!作為天銘三帥的龍頭老大,您怎麼可能脫單,怎麼可以背著秦煜脫單?”

……

秦煜是天銘的高層,身價上百億,黃金單身漢。

他經常在微博上開直播給網友傳授創業經驗,因為言語幽默,所以他的粉絲眾多。他經常把“天銘三帥”掛在嘴邊,時不時地講講​​他們三人的創業史。

還在會議室開會的秦煜看見微博,差點爆粗口。他宛如受到了什麼強烈的刺激,抓著手機立刻起身。

正在講解新款遊戲策劃的員工,被秦煜這一驚一乍嚇得心直跳,以為是自己的方案有什麼重大差錯。

她盯著身高一米八五、渾身散發著黑社會老大哥氣質的男人,顫顫巍巍地道:“秦……秦總……我知道我們的策劃還有所欠缺,會後我們一定會精益求精!”

秦煜面色沉重,什麼也沒說,當著數十名員工的面兒,抓起手機風風火火地奔出了辦公室。只留下一眾員工面面相覷:發……發生了什麼?

 

秦煜一腳踹開CEO(首席執行官)辦公室的門,衝到沈一銘辦公桌前,將手機往桌面上一拍:“老大,你背著我和老汪結婚了?我倆還當著狗,你卻偷偷結了婚?這是怎麼回事?”

沈一銘正低頭審查合同,他握著鋼筆的手修長勁瘦,手指骨節分明。他的面部輪廓清冷消瘦,一雙濃眉因為認真而微微蹙起。面對秦煜的質問,他冰冷地“嗯”了一聲:“我的小孩已經能滿地跑,你信嗎?”

聞言,秦煜立刻露出一副“信你還不如信條狗”的表情。雖然沈一銘是公司的顏值代表兼能力擔當,但他這種用眼神就能凍死人的事業狂魔,怎麼會有女人敢嫁?

秦煜頗自戀地以為,女人應該是喜歡他這種財大氣粗的暖男,而不是沈一銘這種有錢卻摳門的“冰山”。

“我信你才怪!”秦煜往皮椅裡一坐,吐槽說:“你管他們在網上怎麼八卦?咱們公司股票的漲勢多喜人啊,你這時候澄清做什麼?心機沈,沒想到你為了搶我第一網紅的寶座,居然撒謊說自己已婚,還有個孩子。你這麼能編,怎麼不去寫劇本?”

在公司裡,大概也只有秦煜和汪斐敢這麼和沈一銘說話了。

沈一銘懶得與他解釋。

他結婚六年,誰也沒告訴,包括和他一起創業的兩個好兄弟。他不是不愛他的妻子和孩子,相反,他是愛到了極致,才想更好地保護他們。

……

沈一銘上學時是眾星捧月的存在,葉瑩和沈一銘結婚後,一直有些自卑。沈一銘考慮到她的感受,便瞞住了所有人他結婚的事情,低調地享受著他們的小幸福。孩子在澳大利亞由保姆帶著,夫妻倆每個月都會飛回去和孩子團聚,國內沒人知道他們結婚的事。

沈一銘的事業蒸蒸日上,二十幾歲便成為身價上億的互聯網大佬。葉瑩以為天銘上市後,沈一銘會跟她離婚,選擇更優秀的女人,沒想到他卻變本加厲地對她好。

沈一銘名下沒有房產,所有的房產寫的都是葉瑩的名字。

葉瑩生了寶寶後,患上了產後抑鬱症,沈一銘幾乎擱置了所有工作陪著她。恰好那段時間公司有個小危機,間接導致公司損失了不少錢。

之後,葉瑩問他:“值嗎?”

當時沈一銘沉默了一陣,眼眶漸漸泛紅,他伸手將她撈進懷裡。

“值。”男人的薄唇貼著她耳廓,語氣鏗鏘有力,“葉瑩,以前我最討厭的是你,現在最愛的人也是你。為了你和七七,就算讓我付出生命,也值。”

他們的女兒在七月七出生,所以取名為七七。

結婚六年,沈一銘寵她到極致,恨不得掏出心肝給她。

即便這個天之驕子,高中時用最狠的話拒絕過她的表白。她傷心過,好在終是苦盡甘來。畢竟,他們現在很恩愛。

微博風波後,低調的沈一銘,迅速火遍互聯網。

丈夫突然走紅,還跟女明星鬧了緋聞。這讓遠在澳大利亞陪七七的葉瑩,立刻飛回國。

她回到國內的別墅,行李還沒擱下,一股魚香肉絲的香味撲鼻而來。

有人先她一步到家了。

廚房裡,沈一銘利用耳朵和肩夾著手機,騰出雙手,一邊切菜一邊和秦煜討論工作。

聊完工作,秦煜聽見電話那頭有切菜的聲音“咦”了一聲:“你居然在切東西?在做飯?”

“嗯。”

秦煜像是聽到了什麼不得了的事,驚得手機落地,他撿起手機:“真的假的?你做飯,還切菜?”

電話裡沈一銘的聲音一如既往的冷淡:“給老婆做飯,先掛了。”

秦煜還想再說什麼,聽筒裡已經傳來“嘟嘟”的忙音。

他握著手機愣在原地。

What(什麼)?沈一銘做飯?不食人間煙火的老沈居然會做飯?

即便他們相識多年,秦煜依然摸不透沈一銘的性格。這個男人對自己私生活的保密程度,簡直到了令人髮指的地步。他經常出國,一出國便消失,誰也不知道他去了哪兒。

六年了,秦煜甚至不知道沈一銘住在哪兒。

想起往日種種,秦煜覺得他可能真的結婚了。這個念頭從他腦子裡一蹦出來,秦煜立刻搖頭。

沈一銘會結婚,他把頭割下來自己當球踢!

葉瑩不是全職太太,她有自己的公司。當她看見新聞後,便馬不停蹄地回國。她肚子裡本有點小怨氣,可是回到家裡,看見一桌熱氣騰騰的飯菜,頓時什麼氣兒都消了。

男人轉身看見她,冷漠的面孔立刻柔和,目光裡都是寵溺。

他的聲音很溫柔:“不早不晚,可以吃飯了。”

沈一銘穿著深色格子襯衣,衣袖高挽,露出一段結實的小臂。襯衣扎進皮帶裡,明明是一副禁慾大佬的氣質,他的身上卻係了一條粉色圍裙。

這條粉色圍裙是七七挑的,當時葉瑩不建議買,畢竟不太符合沈一銘的高冷大佬人設,怕他覺得丟人。可沈一銘卻堅持買下,說:“我沒關係,你們母女喜歡的東西,我就喜歡。”

沈一銘對她們母女絕對遷就。

吃過晚飯,葉瑩提議沿著三江河堤那條路騎行,消消食兒。沈一銘點頭答應。

已經九點,河堤上沒什麼人,兩旁的玉蘭花路燈將這條騎行道照得恍如白晝。

沈一銘換了一套黑色運動服,他和葉瑩都戴了防霾口罩。男人天生長腿,踩著單車沒一會,便甩了葉瑩百米之遠。

葉瑩踩著粉色小單車,追得“哼哧哼哧”直喘氣。她深喘幾口氣後大聲叫他名字:“沈一銘,你等等我!”

聽見葉瑩的聲音,沈一銘的長腿立刻落地,踩在地上停下等她。

她沒穿高跟,身高只有一米六三,在他跟前,就是個小矮子。

高中那會,沈一銘對這個小矮子頗為嫌棄。那時孤傲不可一世的他怎麼也沒想到,最後會栽在這姑娘手上。

葉瑩騎著單車在他跟前停下,半截身趴在車把上,氣喘吁籲地道:“累死我了,大長腿老公,您能顧忌一下小短腿的感受嗎?”

她穿著減齡的粉色運動裝,潔白的臉蛋因為劇烈運動而漲紅,一束短馬尾吊在腦後,顯得青春活潑。

沈一銘伸手在她腦袋上揉了揉:“下次一定慢點,你先騎,我來追。”

兩人眼中只有對方,壓根沒注意到綠化帶的暗處蟄伏著一輛搶劫摩托,正伺機而動。

葉瑩哼一聲,一擺頭,將男人的手從自己頭上甩了下去。

沈一銘收回手,神情突然變得嚴肅,鄭重其事地叫了一聲她的名字。

“葉瑩。”

“嗯?”葉瑩直起腰,抬眼去看男人嚴肅的臉。

“我們公開吧。”沈一銘的聲音很低,“我想要一個名分。”

沈一銘那語氣太委屈了,居然讓葉瑩有一種……她是渣女的錯覺。

葉瑩的“好”還沒來得及說出口,身後便響起了摩托車的“轟鳴”聲。緊接著,一道強光打在沈一銘臉上,他下意識抬起胳膊擋住眼睛。

沈一銘丟掉單車,條件反射擋在葉瑩面前,用身體護住她。

摩托車上有兩個男人,都戴著頭盔,後座的人握著一根手臂粗的鐵棍。摩托車繞著他們夫妻轉了兩圈,鐵棍在空中揮舞發出“呼哧呼哧”的聲響。

葉瑩躲到沈一銘身後。

她和沈一銘平日出門都會帶助理兼保鏢,但兩人一起出門時就會特別低調,也會特別小心。他們大約也沒想到,這個點,在這里居然會遇到歹徒。

兩名歹徒蹲守在這附近搶劫,他們並不知道戴口罩的男人是身價千億的沈一銘。歹徒騎著摩托車繞到男人的身後,朝女人甩了一鐵棍過去。

沈一銘下意識抱住老婆轉了個身,那一鐵棍便落在他的後腦勺上。他只覺得一陣暈眩,接著便不省人事。

葉瑩驚叫一聲,撈住暈倒的丈夫:“沈一銘!”

沒過兩秒,歹徒又揮了一鐵棍過來,重擊在她頭部,她也當場暈過去。

歹徒下車,搜了兩人的身,發現兩人出門居然沒帶錢包手機。

葉瑩的衣兜里倒是揣了一張連鎖超市的會員卡,可這玩意壓根不值錢。騎摩托車的歹徒環顧四周後,催促同夥:“老三,你動作麻溜點!”

同夥沒找到值錢的東西,“呸”了一聲:“什麼值錢的也沒有。”

歹徒起身後看見這對夫妻十指相扣,暈倒了還秀恩愛。他氣不過,硬生生把兩人分開,將沈一銘拖去了一旁的綠化帶裡,走之前還不忘啐他一口唾沫。

 

葉瑩昏迷期間,恍然聽見耳畔有救護車的聲音,還有人不斷地喊“葉總、葉總”。

不知過了多久,黑暗裡光線乍亮。

她看見高中時期的沈一銘將情書扔在她臉上,一臉冷漠:“蠢貨,誰給你的勇氣?”

那聲“蠢貨”讓她心臟陣陣刺疼,她發誓,再也不會喜歡沈一銘。

她要好好學習天天向上,考上好大學!

葉瑩覺得自己彷彿睡了很久,她猛然睜開眼睛,發現自己躺在病床上,驚坐而起。

病床前圍著一群她沒見過的陌生人,都穿著成人才會穿的西裝。其中一個穿西裝套裙的女人俯身過來,問她:“葉總,你還好吧?”

葉瑩覺得頭疼得像要炸裂一樣,她抬手去摸腦袋,這才察覺到自己被裹成了粽子。

她恍然間想到什麼,咋咋呼呼從床上站起來:“啊啊啊……我的英語作文還沒背!英語老師明天要抽查啊!啊啊啊,快把我的英語書拿過來!”

她站在床上蹦了幾下,又立刻安靜下來,呆滯地打量病房裡的人,後背猛地竄上一陣涼意。

葉瑩與這群陌生人面面相覷,幾分鐘後,她問:“你們……是誰?我不是在學校嗎?怎麼會在這裡?”

眾人看著平日嚴謹的葉總突然這麼說話,都愣住了。

葉總這是,在跟他們開玩笑?

眾員工盯著這位平日里兇巴巴、此刻卻嚷嚷著要背英語作文的老闆,全都懵在當場。

助理好半晌才說:“葉總……您路上遇到歹徒,被打暈了丟在路邊。和您一起被打暈的,還有天銘的總裁沈一銘,他暈倒在離您不遠的綠化帶裡。葉總,是他恰好路過救了你嗎?”

葉瑩壓根不知道說話的女人是誰,又為什麼叫她“葉總”。

以及……沈一銘那隻學霸,什麼時候變成了總裁?這是成年人對學霸的尊稱?還有,沈一銘怎麼可能救她?呵呵。除非太陽打西邊升起。

她正疑惑,病房的門突然被人一腳從外踹開。

來人是一個身高一米八、打扮得糙裡糙氣的男人。他往門口一站,黑社會氣場很足,就像是來收保護費的。

黑社會大佬懷裡抱著一束百合花,還沒看清病床上的人是誰,便咋咋呼呼地道:“老大!你怎麼那麼不小心,那麼輕易就被人給敲暈了?”

秦煜說完才看清病床上站著的是一個姑娘,他抱著花愣在門口,半晌才反應過來:“對不起對不起,走錯了走錯了…​​…”

秦煜迅速退出去,拉上了門,抬眼看門牌號,308。他還真走錯了,沈一銘的病房在隔壁。沈一銘被人打暈,是路人把他送到了醫院。

秦煜走進沈一銘的病房。

沈一銘已經醒了。他看見秦煜,愣了一下,然後問:“今天《天銘破風》上線,我不是在公司嗎?怎麼會在這裡?”

“啥?”秦煜一臉震驚,“《天銘破風》上線難道不是八年前的事兒了嗎?你這是在跟我玩失憶?”

葉瑩被人打暈在路邊,重度腦震盪,記憶回到了高中時期。

她忘記了自己結過婚、生過孩子,只記得自己發誓再也不要喜歡沈一銘。

沈一銘在路上被人打暈,重度腦震盪,記憶回到了八年前。

他不記得結過婚,也不記得有了孩子,卻記得自己特別討厭葉瑩這個高中同學。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60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