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庫存:1
  • 愛麗絲之後Alice In Afterland:第四屆金車奇幻小說獎決選入圍作品

  • 系列名:釀奇幻
  • ISBN13:9789864452804
  • 出版社:釀出版
  • 作者:小葉欖仁
  • 裝訂/頁數:平裝/264頁
  • 規格:21cm*14.8cm*1.5cm (高/寬/厚)
  • 出版日:2018/10/12
  • 中國圖書分類:長篇(現代新體)
定  價:NT$250元
優惠價: 9225
可得紅利積點:6 點

庫存:1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仙境在侵蝕妳的思考、妳的心靈,妳身在現實世界裡,但妳雙眼所見卻為夢境。」
「為什麼?」
「愛麗絲,妳長大了,該離開了。但仙境不想要妳離開,它想牢牢抓住妳。」
「它想控制我?我、我該怎麼辦?」
「去找皇后,她已經大權在握,她擁有仙境的意志,問她她想要什麼,說服她、或打倒她。」

本書特色
1.華人原創奇幻最大盛事──金車奇幻小說獎首度轉為長篇徵稿的第四屆比賽四部決選傑作同步出版!
2.鬼才大學生續寫經典童話.迪士尼X宮崎駿風格的大氣魄動畫電影IP!獻給所有現在與曾經是少年少女的妳我,步步驚奇且溫暖動人的成長頌歌!16歲少女愛麗絲迷走在徬徨的青春,意外重回仙境後,跨越現實與夢境.這場全新的浪漫與殘酷之冒險,將會帶領她尋找到什麼樣的「未來」?

內容介紹
華人原創奇幻最大盛事──金車奇幻小說獎首次長篇徵稿之四部決選作品同步出版!
鬼才大學生續寫經典童話.早期迪士尼X克蘇魯神話風格的大氣魄動畫電影IP!
獻給所有現在與曾經是少年少女的妳我,步步驚奇且溫暖動人的成長頌歌!16歲少女愛麗絲迷走在徬徨的青春,意外重回仙境後,跨越現實與夢境.這場全新的浪漫與殘酷之冒險,將會帶領她尋找到什麼樣的「未來」?

十九世紀的倫敦,工業革命時期──《愛麗絲夢遊仙境》,那是令維多利亞女王都為之狂熱的傑作。但路易斯.卡羅叔叔把小愛麗絲這場奇幻旅程寫成小說後,也讓她成為家喻戶曉的名人,愛麗絲不再僅僅是她的名字,是所有人的共有物――愛麗絲必須表現得像愛麗絲,她就是書裡那個幼稚的小鬼頭。奇怪,自己究竟是書中角色、還是一個活人?書中的愛麗絲取代了自己嗎?十六歲的她想變得成熟,完全拋棄書中的童稚形象,連一點殘渣也不剩下!然而嚴格的父親與溫柔的姊姊也還是把她當成孩子,對她想幫助貧民窟兒童的善心表達反對,讓愛麗絲感到不平與氣憤。
回到夢中,重新來到仙境的愛麗絲,從老朋友三月兔、帽客口中得知掌權者紅心皇后在進行一連串彷彿工業革命的「機械改革」,而且整座仙境似乎逐漸在浸蝕她的現實精神。愛麗絲決定反抗仙境、與夥伴們踏上旅途,質問紅心皇后的意圖。但在奔波於白王國、仙境之海、沉睡森林、紅白戰場等地區歷險時遭遇無數危機,甚至仙境最邪惡的怪物「空洞巨龍」也復活了!仙境中的人物一個個死去…..而在現實生活的倫敦,愛麗絲的父親也被捲入愛爾蘭獨立運動遭到逮捕並判決死刑。在殘酷迷幻的世界中,煩惱的少女該如何解開仙境重現並吞噬她的謎團,與拯救親愛的家人、好夥伴們?
繼提姆波頓《魔鏡夢遊》與遊戲神作《愛麗絲驚魂記》後最精采的原創改編!「文字表現的動畫電影」──以奇想背景深入探討青少年成長議題的童話冒險鉅著,華麗問世!

【評審推薦】
作者勇氣可嘉,面對舉世皆知的經典毫無懼色,在《愛麗絲之後》小說中包含許多文學趣味以及象徵,甚至進一步充滿延伸原作之外的逸趣,作者的企圖心讓人佩服!
──平路(名作家、純文學名家)


小葉欖仁
十九歲藝術系大學生,熱愛文字及3D動畫短片創作,希望有朝一日能達成「自己的小說自己動畫化」的夢想。

作者勇氣可嘉,面對舉世皆知的經典毫無懼色,在《愛麗絲之後》小說中包含許多文學趣味以及象徵,甚至進一步充滿延伸原作之外的逸趣,作者的企圖心讓人佩服!
──平路(名作家、純文學名家)


 

【評審推薦】
首章 愛麗絲
貳章 仙境
參章 馬戲團
肆章 仙境2
伍章 路易斯.卡羅
陸章 仙境3
柒章 愛爾蘭
捌章 仙境4
玖章 勞琳娜
拾章 仙境5
拾壹章 矛盾
拾貳章 仙境6
拾參章 審判
拾肆章 游離
拾伍章 游離2
拾陸章 游離3
終章 再見
後話 倫敦1871
【作者後記】

首章 愛麗絲
《愛麗絲夢遊仙境》,那可是連維多利亞女王都為之狂熱的傑作。
時值工業革命盛期,文明發展已無法填補人文萎縮帶來的空虛。在這黑煙四散,由鐵砧與蒸氣構成的英國,只有文學支撐著首都的文化基礎。
歷經飢餓與飽腹、家徒四壁與富麗堂皇的循環,人們意識到其間並不存在緩衝地帶。在這當下,無人不對未來感到迷茫。
此時,一冊童話給他們帶來了夢境。
大眾對夢的渴求促成龐大銷量,連帶著愛麗絲.李德爾也成為了名人。
但與世人認知的不同,這一切正是愛麗絲親手造就的。
――她墜進了自己挖的兔洞裡。
大作家路易斯.卡羅,他是愛麗絲的忘年之交、更是疼愛晚輩的長輩。有天他們與幾位朋友到泰晤士河畔遊玩,年僅七歲的愛麗絲一時興起,便將關於仙境的事都說給他聽了。
他則依據愛麗絲的口述,將之改寫成故事。
其結果,永久轉變了愛麗絲與周遭的關係。

1870年,大英帝國首都倫敦。
時值夏季傍晚,一名少女正走在從學院歸家的路上。
頭戴附有寬大荷葉邊的帽子,其下垂著長而順直的、直抵腰部的金髮,碧藍的瞳仁、蒼白的肌膚,與那較同齡人來說非常纖小的身材,使其看來就像櫥窗裡展示的人偶。
她誇張地挺起胸膛、扭著腰部,以緩慢的步伐在石鋪大街上行走,旁人一眼就能看出不自然之處,如同小孩硬裝著淑女走姿。
「嘿!妳今天要去哪?帽客的茶會時間還沒到喔。」而當身後傳來另一名少女的呼聲,這種裝出來的姿態便被徹底打破。
「拜託!別鬧了,妳知道書上寫的都不是真的。」宛如被戳到痛處,她跺腳轉身,朝來人瞪了一眼。
「這可不是看朋友的眼神。」
「艾瑪,我們當然是最好的朋友,除非妳繼續提起那本書。」
被稱作艾瑪的少女縮了下脖子,她整頭褐色捲髮也隨之跳動:「愛麗絲,我還是搞不懂妳,身為名人,每天都能遇見出色的男士,妳還有什麼不滿的?」
少女名叫愛麗絲.李德爾。
愛麗絲――已成長到十六歲、夢遊仙境的主人公,她頂著幾乎蓋住整顆腦袋、與瘦小身材極不成比例的荷帽,對摯友翻著白眼:「那只是童話而已,別人硬讓妳穿著幼稚又過小的服飾,妳還會覺得舒適嗎?」
「唔,」艾瑪不知如何回嘴,於是說:「那為什麼戴了頂大帽子?」
「妳不覺得熱嗎?」愛麗絲理所當然道:「夠大的帽檐才能擋住陽光。」
「一點也不覺得,誰叫妳都在看書,曬曬太陽又不會怎樣,我們很久沒遊湖了。」
「我對遊湖沒有好印象。」
「就算泰晤士河變髒了,還有其他地方可去吧?」
「不是因為這個。」愛麗絲搖頭。
「嗯?」艾瑪一愣,隨即拍手。
「是因為道奇森叔叔?」
愛麗絲沒說話,只點了點頭。
「拜託!就是因為那次游湖,叔叔才寫出夢遊仙境耶,連女王陛下都讚不絕口,這可是莫大的榮耀。」
路易斯.卡羅,本姓道奇森,愛麗絲不太想聽到這個名字。
「我真不理解,那種書有什麼好?胡言亂語,就跟幼稚的孩子一樣,」愛麗絲哼聲:「妳知道嗎?自從它出名以後,每個人一見面都問我那是不是真的,紅心皇后、柴郡貓、帽客,然後是愛麗絲,大家都把我當作書中人物,但我是活生生的啊!」
「別激動……」
「他們總是聽不明白。還有,上次又有個男生來找我,我還以為……哎呀!」
一陣強風吹過,颳走了愛麗絲的大帽子,她急忙追去,卻因裙擺過窄而跑不快。
艾瑪連忙跟上,起初兩旁都是亮麗整齊的紅磚房、石板鋪的街道,直到過了幾個街區,前方景色逐漸變化,塵泥遍地,簡陋的連排屋一棟接一棟映入眼簾,到處都是衣衫襤褸的人們。
「喂!停下!那裡不可以去。」
「怎麼了?啊……」愛麗絲撿起帽子,拍掉上頭的灰塵,左看右看,輕叫一聲,才發現自己已踏進貧民窟。
她想走,裙襬處卻傳來一股拉力。
愛麗絲低頭,看見一位小男孩,他正緊緊抓住她的裙角,褲管左邊長右邊短,上衣還破了幾個大洞。
「怎麼?」愛麗絲想抽回裙子,卻發現無論怎麼拉扯,這小孩都死死抓著不放。
「大姊姊,請施捨一點錢吧。」
男孩伸出枯木般的細手:「我爸爸被工廠解雇了,媽媽那又很久沒有客人,我們家快餓死了!拜託您施捨一點錢吧!」他哀求著,眼淚一顆顆滾落。
愛麗絲雖驚愕,見他哭得可憐,表情也柔和下來,想著拿點零用錢出來並沒什麼大不了,便伸手進口袋。
然而,身後又傳來一陣吆喝。
「可惡的小東西,又在幹什麼勾當啦?」穿著深藍色制服的員警大步走過,胸口的警徽閃閃發亮。
員警走上前,直接揪住小男孩的頭髮,一摔!
男孩瘦小的身軀被甩得老遠,重重摔在地上,不住抽搐著。
員警狠瞪了正往這瞧的民眾一眼,又轉而上下打量愛麗絲,見她穿著體面,即正色道:「無意冒犯,那小子近日來招搖撞騙,許多人都成了受害者,這點懲罰算是輕了……而妳,妳從哪來的,就往哪回去吧,這裡可不是好地方。」
愛麗絲正為男孩抱不平,手臂卻被抓住,回頭一看,是艾瑪。
「員警先生,對不起,她只是來撿帽子的。」艾瑪馬上拉著她跑出貧民窟。
「妳做什麼!」離開貧民窟,走到靠近廣場的地方,愛麗絲站定腳步,見對方的臉色並不好看,語氣弱了幾分:「他很可憐……」
「妳跑進去,我們會被罵的!妳父親可是副校長。」
「但是他有困難,助人可一點也沒錯。」
「但我們會被罵耶。」
「反正我沒做錯,這是為什麼?」
「『不能進貧民窟』大人都這麼說,他們說那裡是最下流的地方,骯髒的人民、充滿欺瞞的交易、所有無恥鼠類都聚在那裡。」
「好吧……」愛麗絲雖不太願意接受這說法,還是低聲道:「可是剛剛那員警不知道我們的名字,他沒辦法跟爸爸通風報信。」
「誰知道?他們的本事大得很。」
艾瑪聳聳肩。

「愛麗絲,聽說妳今天跑去貧民窟了?」男人坐在書房的木椅上,往壁爐裡丟了幾枚柴薪。天氣已經夠熱了,爐子裡當然不會點火,他只是往無火的爐裡添柴,這是個習慣,然而愛麗絲無論見了多少次都感到莫名其妙。
「爸爸,我的帽子被吹走了,我只是追過去而已……」
男人看上去約四十來歲,一頭金髮已有部分往白色過渡,穿著傳統紳士服,削瘦的身材與知性的眼神,此時帶給愛麗絲的印象卻只有威嚴。
他是她的父親,學校的副校長。
「是嗎?但為什麼妳還想資助一個小孩?聽說妳把錢都放在外側口袋,這不是明智的決定,很容易被偷的。」
愛麗絲驚訝地渾身一抖,她不知道父親為何會瞭解得如此詳細。
或許跟艾瑪說得一樣,秩序的管理者各個神通廣大,因為這城市實在太需要秩序。
「我原本想甩開他,但他好像很可憐,所以想幫個小忙,」愛麗絲不理解父親的表情為何如此嚴肅:「我真不知道我錯在哪。」
「一個『小忙』?沒錯,對我們來說只是幾餐飯錢,但對窮人來說,那絕對如天降恩惠。」
「用一個小小的付出,得到對方遠超出範疇的感恩,這樣我不是賺了嗎?」
「妳是個聰明的孩子,愛麗絲,但妳沒考慮到自己的安全。」父親眉頭緊皺,眼神就像在看著不懂事的小孩。
愛麗絲覺得自己已經十六歲,有自己的思考、更不是小孩了。父親不該這樣看自己。
一定是因為那本書。
童話為自己定下了幼稚的印象,如果不盡快成熟起來,那一生都得被這種目光看著。
「什麼意思?」愛麗絲問。
「妳不知道你的行為會給自己帶來多大的危害!」
父親像被什麼刺痛般,語氣忽然激烈起來,平日的溫和穩重消失無蹤。
「危害?」愛麗絲反覺不服,於是冷哼:「反正我沒做錯!」
「啪」
一巴掌,愛麗絲只覺臉上熱辣辣地疼。
她哭了。
大人總是這樣,平常都很和善、讓人討厭不起來。但有時又什麼都不說清楚,搶先一步動用權威。
「妳回房間吧,或許我得讓教授增加妳的作業量。」
「爸爸……」
「再說?三倍!」
愛麗絲姍姍地走出書房。
她擦掉眼淚,愛麗絲可不想當書裡的愛哭鬼。
「愛麗絲,妳剛剛哭了嗎?」愛麗絲走到房間門前,身後傳來聲音。
「勞琳娜……」
來人是勞琳娜,愛麗絲最親愛的大姊。她長著波浪狀的金髮,這令直髮的愛麗絲羡慕不已。眼角略微下垂,是最溫柔的那種眼形。
勞琳娜抱住了愛麗絲,身高差距讓她的臉直接埋進對方的胸脯。
「親愛的,今天的事我已經聽說了,貧民窟是危險的地方,爸爸是在擔心妳,所以別怪他,好嗎?」她的手輕輕拂過愛麗絲的臉頰,疼痛似乎和緩了點:「況且妳今天的行為的確欠缺考慮。」
「我不懂,妳可以告訴我嗎?」
「愛麗絲,妳不是總愛說自己長大了嗎?事情的對錯並無絕對――變得成熟,這意味著必須從不同的角度看待事情。好了,妳現在回房間好好思考一下,再洗個香噴噴的澡,」勞琳娜頓了頓:「晚餐我會給妳送去,嗯……得請廚房那煮點妳愛吃的,要什麼點心?」
「司康可以嗎?」
「當然可以!現在我就過去說說,記得寫作業。」她走前揉了下愛麗絲的頭。
回房間換一身衣裳,撫摸寵物貓的肚皮,牠發出呼嚕呼嚕的鼾聲,愛麗絲會心一笑。寫完作業時已接近黃昏,勞琳娜拿來的奶油司康餅味道很好,趁洗澡時思考片刻,還是不得其解。
躺在床上,仰視天花板,大風扇轉了一圈又一圈,像漩渦、又像馬車的輪子。
愛麗絲昏昏欲睡,忽地感覺身體像從高處落下般,猛地抽動一下,卻沒有驚醒。
而是循著墜落感持續下降,她掉進了洞裡。
貳章 仙境
――愛麗絲。
――愛麗絲……
――愛麗絲,醒醒。
「噢,我已經在夢中了,為什麼要醒來?」愛麗絲睜開眼,起身後搖頭晃腦,發現近處樹梢上趴著一隻紫色大貓。她永遠都是那副居高臨下的樣子,胡言亂語、惹人反感。
「因為妳昏過去了。」貓咧嘴笑,聲音中帶有強烈磁性。
「在夢中昏過去?柴郡貓,『笑口常開』並不代表妳具備『幽默感』。」
「昏過去就要醒來,不是從夢中、而是『在夢中醒來』。」
愛麗絲頓足:「我不想跟妳討論這些細枝末節!」
「細節往往是最重要的。」
「我才不會錯過細節,只是和妳講這些實在很沒意義。」她聳聳肩,哼了一聲。
「喔,細心的大女孩,那相信周圍的景色對妳來說,也是細.枝.末.節。」一字一頓地說完最後四字,她的身體逐漸變得透明,露齒的笑容停留在空中數秒,隨後徹底消失。
「什麼?」
愛麗絲踮著腳尖,左看右看。
鐵皮覆蓋了山崖。
鋼鐵的支架爬滿大地,由空隙處冒出煤煙,草地被鉚釘與蒸氣、還有錫箔取代,叮叮咚咚的,愛麗絲才發現,剛剛柴郡貓待著的大樹,其樹墩已被替換成了金屬軸承。
「好吧,或許我是粗心了點,但我不記得那群拜金主義者在仙境開了分廠。」
討厭的工業……她被地下冒出的煤煙嗆了一下,多懷念以往的鳥語花香啊。
到底發生了什麼?愛麗絲非常確定――仙境,這個瘋狂的世界,正發生著某種本質上的變化,它變得更加……駭人?更加混亂,或更加規矩。
「貓?妳去哪?」
「妳還沒告訴我該往哪走呢。」
真是怠忽職守的引路人,這下可好,貓不見了,又沒看到白兔。
在夢裡走斷腿,醒來後腿會痠嗎?
一面瞎想,一面尋找路標,在仙境裡方位毫無意義,所謂的路標,真論起來更接近契機,一個小事件之類的。
「有人嗎?」愛麗絲大叫。
「沒――有――人――」
「我從不知道回音還會跟原本的意思不同。」
「這――裡――是――仙――境――」
「夠了,別以為夢裡出現什麼怪現象都是可以接受的,仙境裡才沒有能和人對話的回音。」
「對――不――起――」
聽著聲音的方向,愛麗絲撥開錫箔製的草叢,那?有個小小的鑰匙孔,他躺在地上,這意味著鑽過去之後,會直接掉入某個地洞。
「是你?」
「對,是我。」鑰匙孔上下張合,頂部的眼痕裝飾裂開,露出閃亮亮的瞳仁:「好久不見,明天見,昨天見……」
「我想我應該通過你,」愛麗絲皺起眉頭:「你只是鑰匙孔,門呢?」
「他沒和我在一起。」
「你失業了?」
「不,是門失業了,沒有我,它只是一扇打不開的門,或者說一堵牆壁。」
「但沒有門,你又有什麼用處?說到底,你們究竟是怎麼分開的?」
「是紅心皇后。」
「那個蠻橫的獨裁者?說,她又做了什麼?」
「噓……汙衊一個統治者可不怎麼明智,」鑰匙孔說:「她派來的士兵說著什麼『規矩』、『秩序』,又說門的顏色實在太繽紛了,跟那瘋……尊敬的皇后的理念不符,於是就把他漆成了灰色,不是我要說,那實在好難看,我受不了,就跟他拆夥了。」
「但你的顏色仍然很亮眼,讓我猜猜,是你逃走了、被士兵追殺,然後才躲到這個草叢裡對吧?」
「這……」
「找到了,在那!」吆喝聲從不遠處傳來,愛麗絲望見幾個撲克牌士兵的身影,手上拿著劍或長槍,唯獨沒看到油漆桶什麼的,看來是打算對這鑰匙孔趕盡殺絕。
「嗯哼,我得趕緊走了。」愛麗絲在地上摸索著什麼,一個小玻璃瓶出現在她手中,小心地衡量份量,只要一小口就好。她的身體急速變小,剛好是能通過鑰匙孔的尺寸。
「愛麗絲,妳得救救我!」
愛麗絲拖來一段樹枝,橫著架進鑰匙孔。如果通過的時候他說起話來,自己或許會被開合的鎖框夾扁,這可不好。
愛麗絲一躍而下。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