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反詐騙】接到可疑電話該怎麼辦?提醒您「不碰不說」。聽到「訂單錯誤要操作ATM/網銀就是詐騙」!
1/1
庫存:4
共築蓬萊新樂園:一群池上人的故事
  • 共築蓬萊新樂園:一群池上人的故事

  • ISBN13:9789863071662
  • 出版社:唐山
  • 作者:黃宣衛
  • 裝訂/頁數:平裝/200頁
  • 規格:21cm*15cm*1cm (高/寬/厚)
  • 版次:1
  • 出版日:2018/10/27
  • 中國圖書分類:臺灣分區志
定  價:NT$250元
優惠價: 9225
可得紅利積點:6 點

庫存:4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農村翻轉並非偶然
池上天堂路崛起背後的秘密
一群農村素人的精彩遇合
在地行動如何創造夢想家園
 
為什麼池上會那麼有名?
池上為什麼會變成今天這個樣子?
池上經驗有什麼意義?
 
在地方社會的發展過程中,人既是社會生活裡的主角,在社會變遷中,人更是居於樞紐的地位。
本書從民國76年(1987)臺灣解嚴切入,選擇幾個關鍵性人物為主角,結合書中人物的口述,加上作者的觀察與分析,以故事性的方式,簡要地勾勒出池上最近二、三十年的變化。
黃宣衛
花蓮人。臺大人類學系學士、碩士,英國 St. Andrews University 博士。中研院民族所研究員。長期在東臺灣做研究,期望以區域研究的視野,跳脫原住民研究與漢人研究的分野,從人的創造性與侷限性出發,探討歷史過程中,個人、社會/文化與環境之間的關係。

池上。影像
話說從頭
大地舞臺:池上
民國70年代末期池上剪影
 產業變遷與人口消長
 解嚴後的臺灣
 轉型前夕的地方社會
 
舊瓶新酒
 「大姊大」曾純瑩
 改組前後的救國團池上鄉團委會
 池上社教站也重新開張了
 「嫁入」池上的王敏祥
 八方人才聚池上
 獎章制度與經費補助的巧妙結合
 大隻雞慢啼
 新觀念的引入與地方認同的強化
 
池龍再現
 池上之母:大坡池
 經濟發展思維下的大坡池
 從賞鳥到種樹:簡淑瑩與大坡池
 池潭源流協進會與賴永松老師
 第二次種樹、白荷復育與生態公園的提議
 減法工程與鄉公所態度的改變
 成為國家級濕地
 
米身分證
 「阿賢,卡緊倒轉來喔!」
 建興米廠在池上
 GATT、有機米與MOA
 WTO、仿冒、與Do Re Mi共同品牌
 池潭源流協進會與產地認證
 紛紛擾擾的三年
 鄉公所頒發的米身分證正式出爐
 
無敵稻景
 東臺名庄新開園
 萬安村拓墾記略
 萬安社區發展協會
 從輕便車軌到伯朗大道
 電線桿事件的衝擊與共識
 臺灣好基金會進駐池上
 從「秋收」音樂會到「秋收稻穗藝術節」
 老田區文化景觀
 
米鄉治理
 「哇,好開心喔!」張堯城的池上緣
 鄉公所與社團之間
 「人在公門好修行」:投入鄉長選舉
 清廉執政,廉能公所
 池上經濟的命脈:稻米
 從關懷弱勢到全人福利
 池上就是一個度假村
 地方社團與鄉公所的新關係
 
譜寫中的新樂章
從社造到地方創生:一個初窺的視角
大事記年表

〈大地舞臺:池上〉
 
  臺東縣池上鄉位於花東縱谷的南段,東西寬約8.8公里,西側是中央山脈,東側是海岸山脈,池上平原在兩大山脈之間,地形構造上是歐亞大陸板塊與菲律賓海板塊的縫合帶。山脈與縱谷的走向大致平行,呈東北─西南方向。這是縱谷內唯一沒被河流切割成東、西兩邊的平地鄉。
  行政上,池上鄉是臺東縣縱谷區最北端的平地鄉鎮。轄有十個行政村,即福原、福文、大埔、新興、慶豐、大坡、錦園、萬安、富興、振興等十村。其中福原、福文、大埔、新興四村,分布於池上平原的中心地帶,而福原村為池上鄉行政、文教、商業的集中地區。另外因族群分布關係,大埔村又分為東西兩區,東區在福原、新興兩村之間,阿美族與閩客族群混居;西區則在中央山脈山麓,居民多數為阿美族。海岸山脈山麓自北而南為:大坡、慶豐、錦園、萬安、富興、振興六村,前兩村鄰近臺9線公路,交通方便;錦園、萬安、富興、振興四村沿197縣道分布,習稱為內四村。
  從17世紀到19世紀初,池上原為「卑南覓七十二社」所控制的區域,卑南族在池上平原的活動,主要是出草、狩獵,並無建社定居的紀錄。19世紀初,布農族的巒、郡兩群,開始遷移到秀姑巒溪上游及池上平原西側新武呂溪流域山區定居,對池上平原的卑南族人造成威脅,卑南族的勢力才逐漸退出,境內族群結構遂起了變化。
  清道光、咸豐年間(1821-1861)西拉雅平埔族分別由北、中、南三種路線遷移來到池上,因為當時池上是南方卑南族、北方阿美族與西方布農族三大勢力的緩衝地帶。其中新開園、萬安、水墜(今富興村)等庄落的先民,為西拉雅支族與大滿亞族,而大坡庄的先民則為馬卡道支族。
  清末同、光之際(約1870-1880年間),屏東恆春一帶Palidaw的阿美族為了躲避盜匪的侵擾,各自取道分別遷移至池上,如:Soel的家族、禮弼(Tipir)的家族等等。初來池上的恆春阿美族與平埔族和平相處,但與布農族曾經有一段非常緊張的關係。
  清光緒元年(1875年),封山劃界禁令解除,進而實施「開山撫番」政策,隨著官招民墾與民招民墾,來到東部移墾的漢人增多,新開園成為東部地區的重要聚落之一。日治時期,西部的移民潮並未減緩,漢人移墾者日多。
  臺東縣的行政區劃在日治時期曾歷經十四次變遷,昭和12年(1937)10月開始,臺灣總督府重編行政區時,在臺東廳關山郡下新設「池上庄」,其轄區大致是目前池上鄉的行政區域。
  二次世界大戰之後,外來人口不斷移入,使得池上升格為鄉。而且政府為了解決大量退伍軍人的問題,在池上進行大規模的開發。於是從民國42年(1953)起至64年(1975)間,湧入大批榮民,到池上墾荒。隨著社會環境與經濟型態的轉變,以及遷移人口劇增,池上平原從單純的農業社會,逐漸轉為以農業為主,工商業為輔的綜合型聚落。
 
節錄自〈池上之母:大坡池〉
 
  民間社團朝氣蓬勃,社教活動為地方注入活力,這是民國79年(1990)之後,池上民間社會的樣貌。社團組織百花齊放,各有擅場,卻又緊緊牽繫、協力互補,從團康式活動,逐漸導向專業知識和自我省思的在地意識,一個公共討論的公民社會儼然成形。究竟是什麼議題,得以串連起全鄉的社團力量,勾動濃厚的在地認同?池上人如何抉擇開發建設與環境保護?看盡池上變遷史的大坡池,這回成為全鄉矚目焦點,她像大地的星光,讓仰望的池上人心,聚攏在一起。
 
池上之母:大坡池
 
  不論是搭乘火車還是自行開車,沿著花東縱谷,從花蓮一路往南到臺東,池上平原東部的大坡池,是沿途最大的天然湖泊。這是由池上斷層所形成的窪地,地下湧泉來自卑南溪上游的新武呂溪,池水向北流出,成為秀姑巒溪的源頭之一。
  大坡池,原名大陂池,亦寫作「大陴池」、「大埤池」或「池上大埤(陂)」。清領時期,西拉雅系平埔族與恆春系阿美族陸續由臺灣南部遷入池上,大坡池為當時顯著的地標,豐富的魚蝦也是他們定居下來的原因之一。當時最重要的聚落新開園就位於大坡池不遠處,其下的大陂庄更是因為轄區內有大陂池而得名。日治時期「大陂池」訛化為「大坡池」,沿用至今。現今的池上鄉清光緒年間統稱為「新開園」;日治昭和年間獨立設置「臺東廳關山郡池上庄」,因居民聚居大坡池之上而得名;民國34年(1945)國民政府接收臺灣,改臺東廳為臺東縣,「池上鄉」之鄉名也因此產生。
  據鄉民口傳,大坡池最大時面積超過百甲,目前最早的文獻記錄為日治時期,明治43年(1910),臺灣總督府官方資料記載的57甲(約56公頃)。如今整個池域約28公頃左右,比以前的面積減少很多。儘管如此,這仍是規模不小的內陸湖泊,不但吸引觀光客駐足,早期更是當地居民重要的生活空間。
  民國40年代以前,池上是典型的魚米之鄉,大坡池更是魚蝦的天然蓄養池。傳統的池上飯包,即以大坡池的魚蝦為賣點。日治時期至光復初期,靠大坡池捕撈水產維生之專業及兼業漁戶約有三十戶,維持家庭生計人口約百餘人。池中盛產鯉魚、鯽魚、土虱、蝦虎(俗稱狗甘仔)、沼蝦、米蝦、大肚魚、鱔魚、鱸鰻、烏仔魚等。並有荷、菱角、茭白筍、藺草為主要經濟作物,另有布袋蓮、浮萍、蘆葦、水柳等水生植物。魚蝦、菱角等除了鄉民消費外,也賣到臺東市。
  民國51年(1962)以後,隨著當地經濟發展,大坡池周邊的沼澤濕地逐年被開闢為水田。加上山洪造成的泥砂淤積,大坡池面積日漸縮小,豐沛的水產資源不復存在。但是,此時的大坡池水域與田園景觀相映成趣,也是鄉民引以為傲的天然湖泊。
  後來熱情投入大坡池保育的簡淑瑩說:「大坡池不是只有池上人的童年,那也是花東地區很多小學生遠足來的地方,所以扮演一個很多共同記憶的地方。」張天助則回憶:「早期大坡池北面有白蓮,是當時許多學校自然課的教學題材,也是學生遠足的地點。那時大坡池可以划小船,很多人划著小船去採白蓮花。早期大坡池還有水雉,牠有個別名叫『凌波仙子』,在繁殖期間就像是水裡的仙子般,很漂亮。」對大坡池保育貢獻良多的陳茂村一語中的:「大坡池是池上之母。」他們的觀點突顯大坡池對地方的意義,也點出後來的大坡池保育工作,為什麼引發許多池上人的共鳴。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