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庫存:8
人民幣定價:55元
定  價:NT$330元
優惠價: 87287
可得紅利積點:8 點

庫存:8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全世界都可以與我敵,只要你願意站在我這邊,我就無所畏懼
甜寵派作家 淡櫻 暖心力作


愛一個捧你在心尖兒的人,談一場甜到蛀牙的戀愛
那些你不在身邊的日日夜夜,那些與藍天大海為伴的日日夜夜,我一不小心就會想起你
心底溫柔是你,後半輩子也是你


唐南周是出了名調皮搗蛋,所有人聽到唐南週三個字都頭疼萬分。
但沒人知道尖子班有個女孩兒,只要她輕輕說一句:“唐南周,我怕。”
唐南周可以瞬間繳械投降:“行,都你說了算。”

淡櫻

90後作家,現居上海,其文筆細膩,風格多變,至今已出版十餘部小說。
代表作:《雕心引》《以寵為名》《我的畫風不太對》《他很好很好》《心底溫柔是你》等。
即將上市:《我的甜甜圈先生》《你不知道我很想你》。
第一章 我們的初見 1
第二章 一顆薄荷糖 19
第三章 洋娃娃與小熊 52
第四章 情竇初開之際 72
第五章 水落石出 119
第六章 愛與正義 152
第七章 青澀的約會 188
第八章 戀愛進行時 237
第九章 理性與感性 275
第十章 別後又重逢 309
第十一章 從未忘記過 347
第十二章 時光是個圈 387
第十三章 心底溫柔是你 417
番外一 喜糖 458
番外二 准爸爸的煩惱 464
後  記 471

第一章 我們的初見
年少時,提起“喜歡”二字都帶了點小心動,簡簡單單的兩個字,像是青春時期裡一場久久不會落幕的絢麗煙花。


宋紗紗拖著二十寸的行李箱走出火車站。
八月底的S市像是一個火爐,熱浪迎面撲來,兜了她一臉的熱汗。
她仰著脖子,眯著眼睛,尋找公交指示牌。
黑色的長馬尾晃著太陽的光圈,落在少女窈窕的身段上,從背影看,還隱約可見一截白皙修長的脖頸。終於,馬尾不再晃動,少女提著行李箱上了8路公交車。
火車站是起始站,公交車上仍有空餘的座位。
宋紗紗坐在靠窗的位置。
五分鐘後,公交車啟動。
高樓大廈層出不窮,沿途的風景色彩斑斕,宋紗紗看得入神。忽然口袋裡的手機振動了下,她回過神,接通了電話。
“……紗紗,你表妹得急性腸胃炎,我和你姑父得送她去醫院。鑰匙我給你藏在門口的地毯下了,晚飯……你可以自己解決嗎?我們家附近有幾家小餐館……”
電話裡非常嘈雜,聽起來有些兵荒馬亂的感覺。
宋紗紗柔聲說:“姑姑不用擔心我,我自己一個人可以的,您和姑父安心送表妹去醫院吧,表妹的事比較重要,我是第二次過來S城了,認得路的。”
電話那頭似乎有幾分猶豫,仿佛還想說些什麼。
“……孩子她媽,趕緊拿車鑰匙。”
“……來了來了。”聲音逐漸變大,“紗紗呀,有什麼事兒給姑姑打電話。”

到站後,宋紗紗下了公交車。
這會兒已經是下午六點,她四處張望,最後目光落在了一家麵館裡。
麵館不大,生意還算熱鬧,總共八張桌子,此時已經坐滿了七張。一進館子,涼爽的冷風迎面撲來,隨之而來的還有老闆中氣十足的吆喝聲:“歡迎光臨,請問要吃什麼?”
宋紗紗看了眼牆上的菜單,選了最便宜的雞絲涼麵。
沒多久,老闆就把雞絲涼麵送到宋紗紗的桌上。
宋紗紗從筷子筒裡取出一雙一次性筷子,掰開,隨後又仔細地檢查上面有沒有木屑。
小麵館裡有一台掛在牆上的電視機,正在播放當地新聞。
“……下午五點十分,在廣蘭路段發生了一起連環車禍事故,多人受傷,目前已送往醫院治療……”
在嘈雜的麵館裡,這則新聞報道宛如背景音樂一般,並沒有人留意,宋紗紗倒是看得入神,安安靜靜地邊吃邊看。

就在此時,一聲刺耳的摩擦聲傳來。
椅子被拉開。
她的對面已經坐下來一個身材頎長的少年。他頭也未抬,聲音裡有幾分漫不經心的懶散:“搭台。”隨後,一台輕便的筆記本電腦被打開,一部黑色的手機也被扔到桌面上。
老闆給隔壁桌拿了個小湯碗,順道過來:“喲,南周,好久不見。”
“照舊。”少年依舊沒有抬頭,修長的五指在鍵盤上飛快打字。
“好嘞,一碗牛肉麵不加蔥!”

宋紗紗不再留意對面的少年。
一碗雞絲涼麵很快便只剩一半。
沒多久,桌面上嗡嗡嗡響起,黑色手機瘋狂振動,少年仍舊是一副懶洋洋的模樣,單手拿起手機,接了。
興許是手機質量不大好,響亮的聲音從手機裡傳出來,分外惹人矚目。
“多謝周哥!”少年一邊說一邊繼續在筆記本電腦上打字。
半晌,他才說:“今天領頭的人是曾軍,你們看著辦。”
“好的!感謝周哥!”
從那邊滄桑的聲音聽來,顯然是上了年紀的人,再看眼前的少年,不過十七八歲的模樣,那一聲“周哥”,令宋紗紗不由得多了幾分好奇地打量起他。
啪的一聲,上網本被合上。
少年冷漠且不耐煩的眼神對上了宋紗紗:“看夠了沒有?”
宋紗紗不再看眼前的少年,垂首吃面,沒多久又聽到少年打字的聲音,劈劈啪啪,風風火火。她加快了吃面的速度,五分鐘後結帳起身準備離開麵館。
她正要推門時,麵館外先有四五個人一塊兒進來了。
登時,不大的麵館變得有幾分擁擠。
那幾個人的年齡看起來平均有三四十歲,目標一致,幾乎一進門就鎖定了角落裡少年的身影。其中一個感激地道謝,還給少年塞了一個裝著煎餅果子的透明塑料袋,後面的幾個人如法炮製。
不過眨眼的工夫,四四方方的餐桌上便堆滿了小物品——奶茶、烤冷面、烤串、雞排等等。
少年仿佛早已習以為常,神色淡淡的,語氣也淡淡的:“行了,我知道了。”
這是宋紗紗出去前聽到的最後一句話。

麵館的門一合上,熱浪又鋪天蓋地地席捲而來。
宋紗紗擦著汗:“真熱啊。”
這會兒,剛剛的幾個人已經從麵館出來,朝馬路對面的人打了個招呼:“喂,老全,在這裡。”
被稱作老全的人是個老漢,眼角佈滿褶皺,臉上寫滿歲月的滄桑,匆匆過了馬路,就緊趕慢趕地問:“那位周哥在哪裡?”
“麵館裡唄。”
“我進去感謝他。你們塞了多少錢?”
“不用不用,老全你初來乍到不懂,我們S城的周哥從不收錢,心意到了就成。周哥這人實在,要不然他小我一倍年齡,我也喊不出這聲哥來。”
另外一個人附和:“可不是嗎?哈哈哈,我們周哥可是城管群裡臥底一把手,當得起‘周哥’兩個字。”
“社會我周哥,城管愁又愁。”
“哈哈哈哈。”
……
宋紗紗回首,透過玻璃門正好見到少年收拾了工具。
老漢進去了,又為少年的餐桌上添了把新鮮的青菜,很快又出來了。
少年慢條斯理地吃著麵條。

過了晚上十點,宋紗紗的姑姑宋麗回了家。
宋麗一開門就哎了聲,說:“紗紗,你幹嗎呢?”
宋紗紗說:“我想著,表妹生了病姑姑應該忙不過來,所以想幫忙掃掃地,做做家務。”
宋麗趕忙奪走宋紗紗手裡的掃帚。
“不用掃,也不用做,你是來S市上學的,不是做家務的,這些活兒有你姑姑幹呢,你呀,好好學習就行,你爸……”聲音一頓,宋麗自然而然地改口,“你把自己的房間掃一掃就好了,房間有點小,你不習慣的話,我讓你表妹和你換房間。今天本來該給你做頓好吃的,也好迎接你。你表妹就是嘴饞,吃壞了肚子,現在還在醫院躺著,你姑父在照顧她呢。我不放心你,回來看看你有什麼需要的。”
宋紗紗乖巧地說:“謝謝姑姑,我自己一個人可以的,房間很好,我很喜歡。”
宋麗歎了聲:“你這孩子也真是,本來想讓你姑父去N市接你的,你非要自己過來。小小年紀這麼獨立,怪惹人心疼的。”
宋紗紗說:“姑姑,我真的可以自己照顧自己的,您不用擔心我。”
宋麗伸手摸摸她的頭:“明天要去學校報到了,需要姑姑陪你去嗎?”
宋紗紗搖頭:“我知道地址,我自己一個人去就可以了。”
宋麗又說:“零花錢我放在你房間的書桌上了,看到了嗎?”
“看到了。”
似是想起什麼,宋麗又問:“今晚吃了什麼?”
宋紗紗說:“在馬路對面的一家麵館吃了雞絲涼麵。”
“喜歡吃涼的呀,姑姑改天給你做涼麵。你姑姑的手藝,你表妹也是讚不絕口。等會兒我給你做點明天吃的東西,你表妹在醫院可能要待兩天。別說不用,姑姑得好好照顧你才成。”宋麗語氣裡又有幾分小心翼翼。
宋紗紗聽得明白,彎了彎眉眼:“好的。”
忽然,宋麗又說:“對了,以後少去那家麵館,那兒人口出入特別雜,老有奇奇怪怪的人出現,容易出事。你一個還在念書的女孩子,在那兒危險。知道了嗎?”
宋紗紗再度點頭,腦子裡卻沒來由地浮現出傍晚時分見到的少年,他的眉峰冷冽,像一把打磨過的刀。
 
八月三十號,是S市Z大的大一新生集體報到的日子。
Z大是S市的一所二本院校,在名牌大學雲集的S市里雖說不顯眼,但也是高考成績一般的學生們的最佳選擇。二本院校學費昂貴,今日新生報到,學校門口包括周邊都擠滿了形形色色的車輛,其中不乏跑車。
各個專業在偌大的圖書館門口設下報到處,此時的圖書館門口熙熙攘攘,熱鬧非凡,三三兩兩的學生交頭接耳,還有成群結伴的家長們。
報考中文系的學生不少,分了三四個班級,宋紗紗收到錄取通知書時尚未分班,如今也不知道自己在哪個班級,而這個時間點,中文系的報到處人分外多,也不知是哪一位學生前來報到帶了一整個家族的人,擠得水泄不通。宋紗紗擠不進去,踮起腳尖也只能見到人頭攢動,看了眼時間,打算先在校園裡逛逛熟悉環境。
她剛往後退了幾步,卻猛然聽見有人問她:“同學,我也是中文系的,你叫什麼名字?要不要我幫你看看在哪個班級?”
宋紗紗微怔,扭過頭來,見到一個長得嬌嬌小小的女孩兒,小圓臉,架著一副框架眼鏡,嘴角邊的笑容熱情又燦爛。
“你不知道哦,別看人多,要鑽進去也不是沒有辦法的,不信的話你瞧瞧。”
宋紗紗還沒開口,小圓臉就跟條小泥鰍似的,咻的一下鑽進了人群裡,沒多久,烏泱泱的人頭中伸出一隻白嫩的手臂,正朝她揮手。
女孩兒很快跑了出來,氣喘吁吁地笑道:“你叫什麼名字?我叫景黎,‘景色’的‘景’,‘黎明’的‘黎’。”
宋紗紗說:“我叫宋紗紗,‘宋朝’的‘宋’……”
景黎問:“絞絲旁的‘紗’對不對?”
宋紗紗點頭:“是。謝謝你。”
“不用謝不用謝,都是同學嘛。你這名字我好像剛剛見到過,給我五分鐘,我幫你找出來!”說完,景黎又非常有技巧地鑽入人群。

宋紗紗踮起腳尖,一眼就見到景黎腦袋上的紅色髮卡,她正在努力地尋找著名字。
宋紗紗略一思量,轉身去了不遠處的小賣部買了兩瓶礦泉水,走出來時卻見不遠處的樹蔭下多了四五個男孩,其中一個較為瘦弱的被圍在中間。
周遭的學生經過時,匆匆看了眼,表情微微變,仿佛見到了什麼可怕的人似的,旋即又匆匆繞開。
其中有個小胖子粗聲粗氣地說:“喲,居然也跑來Z大念書了,明知我們周哥在Z大還敢來,膽子挺肥的啊?”
旁邊的男孩附和:“簡直是吃了熊心豹子膽,當初念高中的時候可沒少和我們周哥對著幹,現在是送來被我們羞辱的嗎?”
……
宋紗紗看懂了,這是一群有過高中恩怨的少年們。
眼見被圍在中間的男孩腦袋越垂越低時,一道懶洋洋的聲音響起:“行了,胖球回來。”
幾個男孩的背後不知何時多了一道頎長高挑的身影,他穿著白色的T恤,眉眼間清清冷冷。
小胖子倒是聽話,瞪了男孩一眼嘀咕了一兩句就乖乖地回到唐南周身邊。
只聽他又懶洋洋地說道:“走了。”
小胖子說:“好嘞!”
不過是一小會兒,剛剛還是垂頭喪氣的男同學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脫下球鞋筆直地向唐南周扔去。
圍觀的女同學啊了一聲。
就在此時,一隻素白的手臂伸出,竟硬生生地擋住了飛奔過來的球鞋,手臂上落下一道黑乎乎的印子。
小胖子目瞪口呆。
走在前面的唐南周轉過身,第一眼就見到捂著手臂的女孩兒,以及落在地上的球鞋。女孩兒皮膚雪白,沿著修長脖頸垂落下來的馬尾烏黑柔順,帶著日照的微光。那烏黑的印子在白玉似的手臂上,分外刺眼。
唐南周表情瞬間變得陰沉,說:“誰讓你多管閒事?”
宋紗紗拍了拍手臂上的黑印子,沒有說話。
半晌,她才說:“我只是怕扔到我,抬手擋一擋,沒別的意思。”說完,也沒看唐南週一眼,直接轉身離開。

“天啦!原來你就是我們Z大的傳說!N市的高考狀元宋紗紗!難怪我剛剛聽到你名字的時候覺得耳熟,哈哈哈哈,我們都是中文系一班的。”
宋紗紗默默地遞給景黎一瓶礦泉水。
景黎說:“給……給我的?”
宋紗紗說:“謝謝你幫我找班級。”
景黎說:“哎,別跟我客氣,我和你都是一班的,以後是同班同學呢。我小名錦鯉,你喊我錦鯉就好了。”
景黎擰瓶蓋,半天沒擰下來,宋紗紗接過去擰開,又重新遞給景黎。
景黎說:“謝謝,你真溫柔體貼。”似是想起什麼,又問,“你手疼嗎?”
宋紗紗搖頭。
景黎左看看右看看,小聲說:“哎,我跟你說哦,剛剛那個男生惹不得。我以前和他同一所中學,他是我們中學的扛把子,打架、逃課什麼的都擅長,聽說在校外還和一些不良社會人員接觸頻繁,都不知道以他那種吊車尾的成績怎麼過了本科大學分數線,聽說他蠻有背景的。”
宋紗紗問:“他叫什麼名字?”
“唐南周。”
“怎麼寫?”
“‘唐朝’的唐,‘南方’的‘南’,‘周朝’的‘周’。”
宋紗紗點頭,說:“名字文藝,不像不良少年。”
景黎說:“人不可貌相嘛,你別看他長得帥,惹禍的本事一流,你可千萬不能喜歡他。”
年少時,提起“喜歡”二字都帶了點小心動,簡簡單單的兩個字,像是青春時期裡一場久久不會落幕的絢麗煙花。
 
宋紗紗和景黎的班主任姓顧,留著平頭,戴著一副無框眼鏡,此時此刻正在講臺上講開學的注意事項。
宋紗紗和景黎坐在靠門的位置。
景黎是個自來熟,班主任在講臺上說話的一會兒工夫,景黎已經把周圍的同學認識了個遍。
“哎,紗紗,我和你說,我們後桌是G省人的,後桌旁邊和我一樣都是S市人,還念同一所高中呢。他們早就在網上查過班主任了,都說班主任為人幽默,負責的兩個專業課經常有其他專業的同學來旁聽。”景黎頓了下,小心翼翼地問,“我其實有個疑問。”
宋紗紗笑問:“想知道我為什麼來Z大?”
景黎狂點頭:“對啊對啊,我相信很多人和我一樣好奇,你可是高考狀元,分數都可以上清華北大了,不說清華北大,至少我們S市的各種名牌大學都能隨便上吧?為什麼要選擇一所普通的二本院校?”
就在此時,班主任喊:“宋紗紗。”
宋紗紗站了起來。
老顧說:“大家來認識一下,我們的N市高考狀元。”他上下一打量,顯然對這位高考狀元很滿意,“宋紗紗,你先暫時當我們班的班長,等下週一班會選班幹部的時候再統一決定班長和其他班幹部人選。”
她點點頭。
老顧又說:“你現在帶幾個男同學去領院服和課本,課本在樓道辦公室,上三樓直走轉個彎就到了,院服在這棟教學樓的一層,下去就能看到。”老顧一拍桌,說,“有誰願意下去當個苦力?”
中文系的男生向來不多,但這一屆倒是個例外,班裡的男女比例達到了一比三。老顧的話音一落,舉手的男同學嘩啦啦一大片。
老顧挑了一半身強力壯的男同學,對宋紗紗說:“有什麼重活讓他們幹就成,儘管使喚。”
有男同學說:“老顧偏心呀。”
宋紗紗笑了笑,說:“你們放心,我會好好照顧你們的。”
少女皮膚像瓷一樣白,微彎的眼角跟月牙兒似的,剛剛說話的男同學瞬間靦腆起來,結結巴巴的連句話都說不好了。
“哎喲喂,鳥蛋害羞了。”
“呸,叫什麼鳥蛋,班長,我叫王鷹,有什麼活兒儘管吩咐我們!愛護我們中文系一班的女同學,我們男同學義不容辭!”
宋紗紗把一半的同學分成兩個小組,一個小組由王鷹負責,下樓抬校服上來,另外一個小組則由她自己負責,去辦公室裡搬課本。
瞧著宋紗紗一副遊刃有餘的模樣,老顧很是欣慰。
前幾天他和董校長吃飯,董校長還特地提起了他班裡的這位新學生——
“多少名牌高校搶著招她?可她偏偏一門心思紮在我們這所學校,不管什麼原因,好好栽培,以後一定能給我們Z大增光,平時搞點特殊待遇也是可以的。小姑娘才剛成年,家裡卻……總之,我就把她交給你了,好好照顧培養,遠離那些來大學混日子的,尤其是唐局長的兒子……”

此時,董校長口中的混日子的唐局長兒子正坐在中文系三班的教室最後一排,課桌上擺了台筆記本電腦,他戴著頭戴式耳機,正在玩一款單機遊戲。
小胖子坐在他旁邊,抖著腿和前桌鄭力聊天,討論班裡哪個女生好看。
鄭力對這個話題沒興趣,探著腦袋問:“周哥在玩什麼遊戲?”
小胖子說:“噓,別打擾周哥。我們周哥玩遊戲的時候,不喜歡被打擾,打擾的後果很嚴重。”深有體會的小胖子一臉鄭重。
鄭力問:“你打擾過?”
小胖子說:“不然你以為我是怎麼胖的?還不是被打腫的。”
鄭力說:“……班裡沒幾個女生好看,還不如剛剛幫周哥擋球鞋的女孩。你聽到她說話了沒?聲音軟糯,聽得我骨頭都酥軟了。”
冷不防卻見筆記本電腦前的唐南周不知何時摘了耳機,抬起頭,直勾勾地看著他。鄭力被看得發毛,嘿笑一聲,從課桌的抽屜裡拿出一杯烏龍奶茶:“周哥,喝奶茶嗎?”
小胖子說:“鄭力,我的呢?”
鄭力說:“你這麼胖,別喝了,減肥。”
唐南周說:“不喝。”
小胖子搶過去:“我喝,吸管給我。”眼角一瞄,猛然跟發現了新大陸似的,“周哥!你看!那是不是今天幫你擋鞋的女孩?”
唐南周眯了眼,從後門望了出去。
少女亭亭玉立,穿著白色的連衣裙,正站在廊道上。
鄭力說:“他們應該在領教科書,我們隔壁有間辦公室,放滿了中文系的教科書,已經有好幾撥兒人來領過了。”他邊說邊找吸管,找到後遞給了小胖子。
小胖子嗤了聲:“哪裡來的吸管?這麼髒。”
鄭力:“愛喝不喝。”
“喝。”
小胖子拿礦泉水沖了沖。
唐南周忽然說:“擦乾淨。”
小胖子哦了聲,問女同學借了紙巾,擦得乾乾淨淨後,準備戳破那一層薄薄的紙蓋時,一隻修長的胳膊探了過來,直接拿走了烏龍奶茶以及吸管。
小胖子:“啊?”
唐南周踹了課桌一下,把椅子往後一挪,站了起來,直接走出教室。

宋紗紗帶了幾個同學在排隊。
班裡的男同學很熱情,說:“等會兒我們搬書就可以了,班長你不用搬,你這細胳膊細腿兒的,要是拉傷了,老顧還不得整死我們。班長你現在是老顧心中的驕傲,狀元!”
男同學豎起大拇指,其他幾個同學紛紛附和。
他們這班長柔柔弱弱的,讓人一看就很有保護的欲望,再瞧瞧這白皮膚、黑頭發、白裙子,簡直就是漫畫書裡走出來的女神。
“班長,你站過來一點,別靠近那兒。”
宋紗紗問:“為什麼?”
“看到了嗎?坐在後門旁邊的男生,他叫唐南周。班長你從N市過來不清楚,他呀,在我們S市的一中赫赫有名。”
另一人深以為然,附和道:“一中全校的老師都頭疼萬分,逃學、打架、抽煙樣樣精通,校長見到他都頭疼。他高中畢業的時候,我聽說高三的老師還專門吃飯慶祝。”
“我聽說唐南周家裡挺有背景的。反正就是千萬別和他們扯上什麼關係。”
“可不是嗎?就今天,還不是開學,就是報到的第一天,就和別人打起架來,真是死性不改,幸好他不在我們班,不然老顧得愁死了。他們跟我們,不是一路人。”
……
忽然有一聲哼笑響起。
幾個說話的男同學扭頭望去,面色頓變,登時噤聲。
“呃……喀喀喀……”
“班長,輪到我們拿書了,進去吧。”
不過眨眼間,幾個人就鑽進了辦公室,隱約還能聽到一個嗓門大的在說:“老師,我們是中文系一班的。”
宋紗紗看了唐南週一眼,沒有吭聲,也準備進辦公室的時候,他忽然喂了聲。
宋紗紗轉過身。
空中劃過一道弧線,她手裡多了一杯烏龍奶茶。
她問:“這是什麼?”
唐南周說:“你多管閒事的謝禮。”他往前走了兩步,又說,“吸管,拿著,擦乾淨了。”說完頭也不回地進了教室。

小胖子的眼珠子都快掉出來了,伸出胖乎乎的手狠狠地掐了把鄭力。
鄭力吃痛,瞪著小胖子:“林傲天!你幾個意思!”
小胖子說:“我看看是不是在做夢,痛嗎?”
“我掐你試試!”
鄭力去掐小胖子,然而小胖子肉厚,無疑是隔靴搔癢。
小胖子無視鄭力,問:“周哥這是看上那個女孩了?”
鄭力沒好氣地說:“不知道。”
小胖子說:“周哥從不亂搞男女關係的,想當年念中學的時候,多少女孩子示好,周哥瞄都不瞄一眼。難道美人救英雄才是追求周哥的正確打開方式?”
啪的一下,小胖子腦袋被敲。
唐南周懶懶散散地往椅子上一坐:“瞎說。”
小胖子見他回來了,立馬嘿嘿笑,湊上圓滾滾的臉,問:“周哥,我跟了你三年,咋沒見你給哪個女孩送過奶茶?”
唐南周重新打開筆記本電腦,戴上耳機前,語調冷清地道:“你周哥從不欠人情。”

宋紗紗的表妹秦瀾下午提前出了院,回家後不久,宋紗紗也從學校回來了。
家裡離學校不遠,宋紗紗堅持不住在學校,和老顧一說,老顧二話沒說便幫她走了流程。
宋麗在廚房炒菜,聽到開門聲,握著鍋鏟走出來。
“紗紗,今天在學校還習慣嗎?”說著,她又回頭吩咐,“孩子她爸,把肉切成丁,今天給紗紗做宮保雞丁呢。”
秦瀾在客廳裡哀號:“媽!那我吃什麼!”
宋麗說:“你喝白粥,讓你貪嘴。”
宋紗紗說:“在學校挺好的,還認識了一個新朋友。”
宋麗說:“認識了新朋友呀,不錯不錯,多和新朋友一起玩。秦瀾,平時有空的時候多帶你表姐出去轉轉,你表姐對S市不熟。還有,學習上有什麼不會的地方,問你表姐。你表姐的成績是一等一的,不像你只會吃吃吃。”
“媽!我只會吃怎麼了!”
宋麗無奈:“看你的電視吧。”
等宋麗重新進了廚房,秦瀾睜著一雙烏溜溜的眼睛打量宋紗紗。雖然是表姐妹,但見面的次數屈指可數,最近的印象也是多年以前的了。
宋紗紗說:“表妹,我回房間放書包。”
她進了房間,未料秦瀾也跟了進來,說:“表姐,你別管我,你幹你的事兒。”
宋紗紗有點詫異,點點頭,開始把今天發的課本拿出來分類。
分好後,一扭頭見到秦瀾目不轉睛地瞅著她。
秦瀾雖然是宋紗紗的表妹,但是兩人年紀相仿,只差了幾個月,不過秦瀾念書晚,如今還在念高三。
女孩唇紅齒白,眼睛又黑又大,可愛得緊。
她一招手,女孩就屁顛顛地過來,像是一隻小柯基。
“表妹,你是有什麼話想和我說嗎?”
秦瀾說:“紗紗表姐,我在你身上聞到了奶茶味,你今天是不是喝了奶茶?”她的鼻子使勁嗅,幾乎要碰著宋紗紗的鼻子時才往後一退,說,“烏龍奶茶,對不對?”一雙眼珠子亮晶晶的。
宋紗紗笑道:“鼻子真靈。”
“表姐喜歡喝奶茶嗎?我明天請你喝奶茶好不好?等會兒我和媽媽說,我明天帶你出去玩,我請你喝奶茶的時候,你給我喝一小口就好了。”她比畫著“一小口”,說,“就這麼一點點就夠了,我知道我們這裡最好喝的奶茶在哪裡!”
宋紗紗領悟到表妹的意思:“你想出去玩?”
秦瀾小雞啄米似的點頭:“後天開學嘛,你也知道高三學業繁忙,媽讓我明天在家好好待著,不許我出去呢。”
宋紗紗說:“可以呀。但你剛出院,不能亂吃東西,”她學著秦瀾比畫的大小,說,“但一點點還是可以的。”
“吼!”秦瀾撲上來,給了宋紗紗一個擁抱,笑吟吟地說,“表姐表姐,以後你就是我的姐姐,我們一家人會好好照顧你的!誰欺負你了,你報我‘奶茶女王’的名字,我會詛咒他們一輩子都不能喝奶茶。”
宋紗紗摸摸她的頭:“好的呢。”

小表妹自稱“奶茶女王”,倒不是白說的,年紀小小的,對各大奶茶鋪卻頗有見解。
“……這家的奶茶是用粉沖出來的,味道不行。”
“……這家捨不得用料。”
“哦,表姐,我告訴你哦,你不要以為門口排隊的人多就是好喝,我用了半個月觀察過,這家飲料製造的流程平均一杯要兩分鐘到三分鐘,對門那家三十秒到一分鐘就行了,顯然是為了看起來生意好才故意做得慢。不過很多人都會上當,以為排隊的人多才好喝。”
“走,表姐,我帶你去一家,是用鮮奶泡出來的奶茶。”
……
小小奶茶鋪的門口,秦瀾輕車熟路,都不看飲料單子,踮著腳尖就喊:“美女姐姐,要一杯大杯原味奶茶,三分甜的,加椰果和波霸。”
喊完後,她又拉著宋紗紗到一旁:“表姐,這奶茶不能喝太甜的,喝太甜的容易長胖,三分甜的奶味和茶味都剛剛好,不會被甜味遮蓋,而且……”
秦瀾的話音一頓,發現自家表姐有些走神,順著她的視線望去,說:“哦,那是你們大學附近的一家網吧,很多大學生喜歡在裡面打遊戲。”
宋紗紗問:“除了原味奶茶,還有什麼好喝的?”
秦瀾說:“有有有!烏龍瑪奇朵也很好喝!”

網吧裡。
小胖子的桌上堆了許多零食:薯片、辣條、果凍、餅乾、花生豆、可樂、雪碧……數不勝數。他開了瓶可樂,撕開了一包番茄味的薯片,抓了五六片往嘴裡一塞,咀嚼得哢嚓響。
薯片入肚,又喝了好幾口可樂,小胖子露出幸福無比的表情。
他打了個嗝兒,往右邊望去,唐南周正在打《英雄聯盟》遊戲。一盤結束後,小胖子才開口:“周哥,你家裡的事情搞定了?”
一提“家裡”兩個字,唐南周的表情就多了幾分陰鬱。
小胖子說:“周哥我錯了,我不該提的,你繼續玩遊戲。這個遊戲好玩嗎?”
“還行。”唐南周說。
小胖子哦了聲,打從他認識周哥以來,仿佛沒見過他對什麼事或者什麼人上心,永遠都是一副不以為意的模樣。小胖子說:“我也玩玩。”
網吧裡這點好,熱門遊戲大多已經下載好。
小胖子註冊了一個賬號,十分鐘後,苦兮兮地說:“輸了,死得很慘。我聽說S大有個叫沈以原的,遊戲玩得特別好,周哥,要不要改天找他切磋一下?”
“沒興趣。”
預想之中的回答,小胖子也沒在意,繼續哢嚓哢嚓地吃薯片。
過了會兒,有個女孩探出半個頭,笑眯眯地趴在電腦上說:“周哥,胖球,好久不見你們來了。”她拎出一袋打包好的飲料,“喏,請你們喝奶茶。”
小胖子看了唐南週一眼,又看了眼女孩,說:“黎茶你死心吧,我們周哥不談戀愛的,你追他沒用。不如來追我吧,我好追,讓我免費在你家網吧玩一天,我立馬喊你女朋友。”
黎茶呸了聲:“滾。”
小胖子笑嘻嘻地接過奶茶,說:“周哥要是不喝,我把他那一份也喝了啊。”
黎茶偷偷摸摸地看了看唐南周。
少年無動於衷,仍舊沉迷在遊戲裡,頭頂的耳機仿佛替他隔絕了外界的所有事務。
黎茶有點失落,勉強擠出一個笑容,說:“胖球你再喝的話可能就進不來我家網吧的門了。”
黎茶離開後不久,唐南周的電腦前又多了個女孩。
“呃……那個……哪一位是唐南周?”
小胖子憤怒地吃了兩片薯片:“隔壁這位!”
“我……我是宋紗紗的表妹,我表姐讓我給你送飲料。我表姐說,她不喜歡欠別人人情,上次真沒想替你擋球鞋。你是唐南周吧?這杯飲料我就放這裡了啊……再見。”秦瀾溜得飛快。
小胖子倒是愣了愣,半晌才說:“宋紗紗?咦,是中文系一班的那一位!成績第一的那個啊,高考狀元啊,就是她啊!”他瞅了瞅唐南周,見他仍舊無動於衷,再瞅瞅電腦屏幕,遊戲打得正激烈。
不過這一回,小胖子倒是發現了,電腦桌面上的音量標誌是顯示靜音的。
小胖子嘀咕:“看來宋紗紗也沒什麼特別……”
小胖子打不來《英雄聯盟》,索性玩其他遊戲去了。一堆零食不到一個鐘頭就被消滅,包括黎茶送來的兩杯奶茶,小胖子的魔爪伸向那一杯烏龍瑪奇朵,還沒碰到飲料,就被唐南周拍了下手。
“擋住我的屏幕了。”
“哦……”
小胖子站起來,繞了個圈,準備繼續拿飲料的時候,卻發現唐南周微仰下巴,冷聲說:“對面有奶茶鋪,自己去買。”
少年仍舊戴著耳機,眉峰、眼梢、挺拔的鼻,像是一幅好看的畫。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45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