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除夕至初二春節期間,物流配送將視情況調整,請依出貨/取貨通知函為主,造成不便,敬請見諒。三民網路書店祝您新年快樂、萬事如意。
1/1
庫存 > 10
人民幣定價:79.8元
定  價:NT$479元
優惠價: 79378
可得紅利積點:11 點

庫存 > 10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人氣作家蓬萊客繼《折腰》後又一古言大作
家國、朝堂、君臣、父子,情與義的分歧
前塵、舊夢、今世、來生,生與死的交錯
書寫權謀鬥爭之下波瀾起伏的愛情傳奇


一封書信,滿腔柔情。涼薄言語,割不斷他的擔憂與不舍。
一場奔波,情意不移。草舍寒衾,褪不去她的堅持與深情。
有你在旁,此生萬福。

曾經驚才絕豔的少年卿相,光風霽月,名滿京都。
一朝風雲變,身世成疑,汙名加身,自此遠走。
昔日天真單純的甄家明珠,順遂安寧,受盡寵愛。
一夕大廈傾,遇人不淑,芳魂長眠,大夢將醒。
面對命運的分岔口,她下定決心,扭轉乾坤。
他們的人生,從遇上彼此開始,變得不同。
救命之恩,照拂之情,裴右安給無助的她帶去希望。
禍福不離,死生不棄,甄嘉芙讓淡漠的他重拾牽掛。
一封書信,滿腔深情;千里奔波,與君做伴。
雪夜雖寒,愛卻讓人溫暖,兩顆心前所未有地貼近。
縱然世事浮沉,有你相伴,此生足矣。

蓬萊客

晉江人氣作家,資深寫作者。性本顢頇,心常歡喜,窗前照有蓬萊月,我便自比月下客。感于愛情往往屈于現實,故在愛情故事裡,哪怕哭過、傷過,也總是偏愛溫暖的團圓。感謝文字和你。我慢慢地寫,你慢慢地陪著我,看我的故事。
楔子
第一章姝好
第二章壽慶
第三章退婚
第四章少年
第五章意外
第六章庇佑
第七章謀算
第八章婚約
第九章大婚
第十章新婦
第十一章郎君
第十二章宴變
第十三章舊事
第十四章秘密
第十五章雪夜
第十六章故人
第十七章驚變
第十八章北放
第十九章追隨
第二十章歸家
第二十一章麟兒
第二十二章父子
第二十三章天下
第二十四章萬福
後記
番外一 塞外曲
番外二 晞光
番外三 另一種人生

     嘉芙最後終於站在料場那扇柵欄門前時,已是亥時。
  天穹漆黑,大雪紛飛,這一路走來,她不知道滑摔了多少次,全身沾滿了冰雪。
  一個老卒打著哈欠,開了大門,得知竟是裴右安的夫人過來了,半晌才有反應,提了盞馬燈,急忙引她進去,穿過一排排用作倉廒的庫場,最後停下,指著一排屋子的盡頭,道:“裴大人就住那裡。”
  那是一排破舊的屋子,黑漆漆的,只在老卒所指之處,窗裡隱約透出一點昏黃色的燈火。
  “裴大人對馬匹是真好,來了後,這裡頭的病馬都好了不少。就是自己都病了,這幾日,咳嗽得越發厲害。”
  老卒在旁,低聲嘀咕道。
  嘉芙整個人都在戰慄,定了定神,轉頭讓楊雲尋個地方先安頓下凍得臉龐已經發青的檀香和木香,自己朝著那點燈火的方向,快步行去。
  她踩著地上積雪,疾步奔去,越走越快,越走越近。
  快要走到那扇門前,她卻又慢了下來,最後停住腳步。
    大雪飄飄灑灑,從無盡夜穹的深處無聲地飄落,四周漆黑一片,唯有面前的那扇門窗裡,還零星映出幾點昏黃的燈火。  
    門窗很舊了,木頭的縫隙之間,到處都是裂痕。嘉芙屏住呼吸,壓住跳得就要躍出喉嚨的心,慢慢地來到那扇破舊的窗前,從木頭的裂縫裡看了進去。
  屋角一床、一桌、一凳、一爐,除此別無多物。爐裡的火,看著已要熄滅。
  才半年多沒見,他竟消瘦得厲害,面色蒼白,身上披了件舊袍,坐在桌前,就著桌角那盞昏暗的豆油燈,低頭似乎在謄寫著什麼。
  他寫了片刻,忽然咳起來,面露微微的痛楚之色,隨即停筆起身,彎腰去提水壺,似想倒水。
  忽然,仿佛覺察到什麼,他停了動作,慢慢地直起身體,轉頭,目光投向嘉芙所在的窗口方向。
  “何人在外?”
  他問,聲音略微嘶啞,卻極是平靜。

  門外沒了聲音,也沒了任何動靜。
  他到此後,白日忙碌,夜間常徹夜難以入眠,調息也是無用,身體有些壞了下去,前些時日又咳起來,聽力卻敏銳如昔。
  就在方才,他轉身倒水之時,聽到門窗外起了一道積雪被踏發出的咯吱聲。
  雖然這聲音很輕,也極短促,但清清楚楚傳入了他的耳朵。
  裴右安想不出來,這個歲末,這塞外孤城的荒野裡,這大雪紛飛的深夜,會有什麼人來這個料場尋他。
  他想起前些日潛進來偷食,被丁老卒設陷阱打傷腳捉住的那只小狼。後來自己治好了它的腳傷,拿食物喂了它,隨後將它放了。但如此天寒地凍,無處覓食,這小東西不知死活,不定又闖了回來。
    方才那踏雪之聲,或許便是它所發出的。

    裴右安咳著,走到門邊,打開了門。
    一陣狂風夾著雪片,迎面撲了進來。
  他往左右看了一眼,一個嬌小的女子身影出現在他的視線裡,她渾身冰雪,靠站在窗邊,一動不動,仿佛一個剛堆出來的精緻的雪人兒。
  雪片在她頭頂飛舞,片片沾於發頂。她凝視著他,顆顆淚珠無聲地從已凍得發紅的面頰上滾落。
  裴右安視線在那女子面上停了一息。
  “芙兒!”他竟驚叫了一聲。

  裴右安向來泰山崩於前而不變色,過去的這二十多年,他從沒有像這一刻這樣震驚,以至於到失態的地步。
  有那麼一瞬,他甚至以為自己是在夢中,根本不敢相信自己所見,身形完全僵住了。
  “大表哥,我來找你了。”嘉芙哽咽著,顫聲說道。
  她再也忍不住了。這半年多,從他那日離開泉州之後,日復一日,所有堆積在心頭的擔憂、思念、期盼、委屈、氣憤,在見到他的這一刻,全部化為淚水和這一聲大表哥,跟著她便哭出聲,眼淚如珍珠般掉落。
  裴右安跨到她的面前,伸臂將她抱住,收緊了臂膀,力道大得幾乎要將她的身子捏斷。
  “芙兒!芙兒!”他完全不會說別的了,只緊緊地抱著她,不斷地重複著她的名字。
  一陣狂風吹來,木門被吹得打在了門牆上,發出啪的一聲巨響。
  懷中身子冰冷,瑟瑟顫抖。裴右安摸了下她的手,神色一凜,腦子立刻清醒了,打橫將她抱了進去,放到自己的床上,脫下她身上已被冰雪浸潤得半濕的外氅和靴襪,扯過被衾,將她的身子包裹住,命她躺著,隨即關門,先往爐中添炭。
  他忙碌時,一雙手臂忽從他後腰兩側插入,緊緊地收在了他的腹前。
  嘉芙從床上滑了下來,從後面抱住了他,將臉貼在他的後背上。
  “大表哥……”她低低地喚他,聲音還帶著哭後的一點嬌軟鼻音,幾多眷戀,幾多滿足。
  裴右安停了停,轉身再次將她抱住送回床邊,自己這回也一併和她躺了下去。
  那張老得快要掉牙的木床,忽然承受兩個人的體重,床腿發出輕微的咯吱一聲。
  他用掌心撫她還沾著殘餘淚痕的冰冷面頰,搓暖她冰冷的手,隨即摸到了她的雙足,用自己的體溫為她暖腳。
  “芙兒你這傻子,你怎突然來了這種地方……”
    他語氣帶了點責備,望向她,見她睜大淚光蒙矓的雙眼看著自己,停了下來,兩人便四目凝視,半晌,誰都沒有再說話。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45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