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庫存:3
  • 去問貓咪吧

  • 系列名:要推理
  • ISBN13:9789866992049
  • 出版社:要有光
  • 作者:胡杰
  • 裝訂/頁數:平裝/294頁
  • 規格:21cm*14.8cm*1.5cm (高/寬/厚)
  • 版次:1
  • 出版日:2019/01/04
  • 中國圖書分類:推理小說;報導小說
定  價:NT$360元
優惠價: 9324
可得紅利積點:9 點

庫存:3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躲進主臥室大床底下的貓,瞪大圓滾滾眼眶裡的深湛黑眼珠,靜靜地目睹了這一切的真相……
牠彷彿像是在……
是在嘲笑我,對吧?

島田莊司推理小說獎首獎得主胡杰.黑色創意全面噴發的生涯第一本小說短篇集「動物系推理」!
前作《時空犯》榮獲文化部107年度推薦改編劇本書遴選20部核心推薦書!並由《麻醉風暴》、《紅衣小女孩》瀚草影視重磅購下改編權,即將翻拍!
惡意重重、陷阱四伏的致鬱物語,中國推理雜誌刊載時讀者拍案叫絕的驚奇逆轉!影視圈矚目的新概念IP!

〈去問貓咪吧〉
「在這個世界上,我最喜愛的動物,就是貓咪了!」
大學新生宋長剛是位愛貓人,但他的住處房東不准他養貓。某日他前往房東家繳交房租,竟發現了她被敲破頭的屍體、以及她私下養的,瑟縮在床下的可愛貓咪。兩位嫌疑人誰是兇手?只有貓咪看見了真相。然而宋長剛越與貓相處,就越發現「牠」的不對勁之處…..而他的愛貓人網友,古靈精怪的少女「岑伊琳」,又將在接連發生的事件中扮演什麼角色呢?

〈在洛杉磯不宜賞鯨〉
時間是一九九四年的洛杉磯,為愛走天涯的某位年輕女孩遠赴美國洛城留學,卻立刻被男友馬來西亞華僑曾煥宗給拋棄。隔年,曾煥宗與一名臺灣留學生莊女死於西塢區的自家豪宅,現場狀況研判是相互爭執的情殺命案,而證物上的三組指紋分別是莊女、曾男與另一位留學生潘女的,然而事發時潘女人正遠在長堤市外海的賞鯨船上,有整船的同學會成員作證不在場證明,而且大家也公認遭劈腿的兩女中潘女才是正牌的女友,沒有犯罪的動機與可能性。但莊女的閨蜜郭巧琳不認為好友會接受如此委屈的戀情並犯下重罪,決定在四天三夜內的洛杉磯之行中自行偵破這起謎案……

〈倉鼠末日〉
因新建案動工而從土石深處被挖掘出來的男屍蔡柏翔,是東文新大學歷史學副教授郭巧琳曾共事過的講師。藉由在警察大學任教未婚夫的協助,她愈是深入各方調查,就越觸碰到死者不可告人的陰暗過去──
另一方面,歐芳燕幫助人在國外的耿季美照顧她的寵物倉鼠,並去寵物店買回另一隻公倉鼠與其配對,但也因此被跟蹤狂糾纏上的她,意外地陷入一場「倉鼠危機」……當兩起不相干的事件串聯交會後,與倉鼠息息相關的秘密亦將揭露兩人驚駭且殘酷的命運--

惡意重重、陷阱四伏的致鬱物語,中國推理雜誌刊載時讀者拍案叫絕的驚奇逆轉!影視圈矚目的新概念IP!
前作《時空犯》榮獲文化部107年度推薦改編劇本書遴選20部核心推薦書!並由《麻醉風暴》、《紅衣小女孩》瀚草影視重磅購下改編權,即將翻拍!
胡杰
台北人,一九七○年生,天蠍座,熱愛文學、電影、歷史、漫畫與籃球。厭惡來自社會的制式束縛,渴望有一天能自由自在地安排人生,做真正想做的事。在各種類型文學中,深受謎團具懸疑性、結局令人意外而又言之有物的推理小說吸引。喜愛島田莊司、我孫子武丸、折原一、殊能將之、阿嘉莎‧克莉絲蒂、安東尼‧柏克萊等推理作家。憑藉《我是漫畫大王》在2013年獲得第三屆島田莊司推理小說獎首獎!作品並已發行日文版,揚名國際!
近作:校園推理《尋找結衣同學》上+下冊、《密室吊死詭:靈異校園推理》,二○一八年出版的《時空犯》入選文化部107年度推薦改編劇本書遴選20部核心推薦書,並由《麻醉風暴》、《紅衣小女孩》瀚草影視購下改編權,即將翻拍!
去問貓咪吧
在洛杉磯不宜賞鯨
倉鼠末日
【後記】
第三,明明對宋長剛三令五申過「不准養寵物」、「不准養寵物」,房東卻嚴以律人、寬以待己,在自家養了隻貓作伴!
一開始警方在搜查現場時,就看到客廳的沙發與木製傢俱上有一道道動物的抓痕。
新、舊抓痕參半。而且,屋內飄著淡淡的動物體味,客廳的地板上也可見數撮白色的動物毛髮。
宋長剛從玄關遠望走廊盡頭的廁所時,看見廁所裡頭放著一盆貓砂,貓砂上面還有兩、三粒黑色的糞便。
至此,房東養貓的事證明確。
好一個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宋長剛心裡頗不是滋味。然而他東看西看,糞便的主人卻不翼而飛。
「喂!你不能亂跑喔!」
曹副大隊長回頭制止意圖尾隨警方步入房間的宋長剛。宋長剛問:「我不能自由活動嗎?」
「不能。」
「是喔?」
「必須保持案發現場的完整。」曹副大隊長指了指自己的腦袋:「這是基本常識。」
既然如此,尋貓的任務,就只能指望警方了。
如果已經跑出屋外就沒救啦,因為貓是不會像狗一樣認路回家的。
宋長剛焦急地在玄關等待。不久,一名年輕刑警右手拎著一隻貓,從主臥室內走出。
「抓到兇手啦。」
宋長剛對刑警的玩笑話充耳不聞,眼睛直勾勾地盯著貓看。
是隻身上有黃褐色斑點的白貓。外型上,像是「愛琴海貓」或是「美國短毛貓」那一類的品種。頭形像扁圓的蕃茄,短而豎起的雙耳與平坦的頭頂是黃褐色,顏面則是白色的。
體型中等,應該是隻成貓了。
後頸毛皮被刑警拎起的牠垂著四肢,一副任君處置的樣子。最教人我見猶憐的,是牠那雙深湛的黑眼珠從圓滾滾的眼眶仰望宋長剛時的委屈表情,就像是在求助一般。
救救我、快救救我―
宋長剛彷彿聽見牠連番的呼喚聲。他不禁感歎:世上怎麼會有這麼惹人愛的貓咪啊?
「請問,你們是在哪裡找到貓的?」
「主臥室的大床底下。」刑警不在乎地說:「這傢伙躲在那邊發抖咧。」
「好可憐,牠一定很害怕……」
「貓的膽子都不大;這一隻特別膽小。」
刑警邊說,右手邊把貓再向上提了提。宋長剛為貓辯護道:「說不定是因為牠目擊到兇手行兇的過程,才那麼害怕的。」
「就算是那樣,貓又不會講人話,我們也沒辦法問出個所以然來。」
罔顧貓感受的刑警三句話不離本行。宋長剛說:「可以把牠放下來嗎?牠好像很不舒服的樣子。」
「放下來牠會爆衝喔!」
「不會吧,你看牠那麼害怕……」
「就是害怕才會爆衝哩。」
「要不然,換我來抱牠。」
「你小心一點喔……」
宋長剛接過貓咪,像抱嬰兒一樣將牠擁入懷中。
牠絲毫沒有掙扎。宋長剛撫觸著牠的體毛,哄道:「沒事了、沒事了,別怕、別怕―」
牠回望宋長剛,微弱地應道:「喵~」
猶如小孩在撒嬌一般。

4
出於對警方偵辦進度的好奇,宋長剛在案發一周後的下午撥了通電話給曹副大隊長。
「你媽媽前幾天已經打電話給我了,要我多關照你。」曹副大隊長刻意壓低嗓音說:「不過,待會兒有長官要來視察。我現在正在忙,不方便講電話。」
原來如此,難怪他說話有所顧忌。
「那我明天再打電話來……」
「沒關係。你想瞭解偵辦進度的話,我請一位刑警來跟你說吧!」曹副大隊長補充道:「就是找到貓的那位劉刑警。」
隨後,宋長剛聽了好一會兒他這位表舅在手機彼端交待部屬的窸窣聲。曹副大隊長忙歸忙,來自表姊的請託,他還是當回事的。
「喂,宋先生嗎?你好你好。」
被手機彼端的劉刑警稱呼得這麼正式,讓宋長剛頗不習慣。
「是,你好。」
「關於你房東的這件案子,有很大的進展喔。」
劉刑警開門見山的聲音十分爽朗。
「是喔?」
「首先,你房東的外傷在她右太陽穴的上方,傷口極深―」
拜曹副大隊長所賜,能勞動刑警向自己這個報案人解說案情,感覺相當奇妙。
「所以,兇器是刀嗎?」
「不是刀,刀太輕了。從傷口的形狀研判,是被尖銳的重物所致。」
「尖銳的重物?那會是什麼?」
「這就難說了,有很多種可能哩。」
「所以,兇器還沒有被找到囉?」
「我們還在努力中。」
「應該是被兇手帶走了吧?行兇後,還把那種重要證物留在現場就太好笑了。」
「各種可能性,我們都不會排除。」
「有沒有辦法知道兇器是房東屋內的東西,還是兇手帶來的呢?」
「這個,我們也還在釐清中。」劉刑警不太想在警方沒什麼突破的兇器上兜圈子,話鋒一轉:「從案發時,屋內的門、窗、傢俱與物品都沒什麼損毀的跡象來看,有可能是熟人所為。」
「是喔?」
「也就是說,兇手可能是你房東認識的人,而不是素不相識的歹徒。」
宋長剛歪頭想了想:「從兇手留在現場的血液、毛髮、指紋什麼的,不就可以鎖定兇手的身分了?」
「說得好,給你鼓鼓掌。」從手機彼端真的爆出劉刑警的拍手聲:「首先,走廊上的血跡檢測結果,都是你房東一個人的。」
「那毛髮呢?」
「只找得到你房東的跟貓的毛髮。」
「貓的毛髮應該比較多吧?」
「沒有錯。而在指紋方面,除了客廳之外,我們在屋內採集到的指紋,都是你房東一個人的。」
宋長剛聽出玄機:「那客廳裡呢?」
「我們採集到兩組指紋。一組是你房東的,另一組―」
「一定就是兇手的!」
「有可能。」劉刑警還是沒把話說滿:「至於留指紋者的身分,我們還在辨識中。」
「那一定就是兇手!」
「假設他是兇手。兇手進門後,也許先跟你房東在客廳裡聊了一陣子,然後趁她起身跨進走廊時,用尖銳的重物從她身後襲擊―」
「嗯……」
一想到那種殘酷的場面,宋長剛打了個哆嗦。
劉刑警輕咳了咳,續道:「我們在走廊右牆上的大片血漬中,離地面大約七、八十公分處,發現一個新碰撞的痕跡,往下則是直拖曳到地面的血痕。」
「是喔?還有碰撞的痕跡喔?」
「因為你房東身上的傷口只有一個,而且就在頭部,所以判斷她遇襲後,頭部因失去意識而碰撞到右牆上,飛濺出鮮血。」
「喔―」
「然後她的頭再貼著牆壁、隨著她傾倒的身軀而在牆上拖曳出那條血痕來。」
「好厲害,描述得活靈活現,彷彿就在現場呢。」
「說起來,她的頭也真是多災多難……」
「我記得她流了不少血。」宋長剛插話道:「兇手應該是死命地敲了她好幾記吧?」
「不對。我剛才說過,傷口只有一個。而且―」
「而且什麼?」
「算了,專業細節我就省略啦。總之根據鑑識結果,兇手應該只敲了她一記。」
「這麼猛喔?只敲一記,就能把她敲成那樣半死不活地?」
「就跟你說兇器是尖銳的重物嘛。」劉刑警再拉回兇手的話題:「我們接下來的工作,就是清查案發當天到訪過案發現場的人。」
「你們不是可以調閱監視器的畫面嗎?」
「很遺憾,你房東住的是屋齡超過三十年的老公寓,樓下並沒有裝設任何監視設備。」
「巷口呢?」
「巷口也沒裝。因此我們花了一番工夫,一一詢問公寓的住戶。」
「辛苦你們了。」
「辛苦是有代價的。住雙號二樓的廖太太說,當天下午兩點半她出門時,在樓梯間遇到一個上樓的中年男人。」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