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庫存 庫存:2
參學瑣憶套書(共二冊)
  • 參學瑣憶套書(共二冊)

  • 系列名:史傳叢書
  • ISBN13:9789574574841
  • 出版社:佛光
  • 作者:星雲大師
  • 裝訂/頁數:軟精/736頁
  • 規格:21cm*14.8cm*5cm (高/寬/厚)
  • 本數:2
  • 出版日:2019/02/01
  • 中國圖書分類:佛教論文集
定  價:NT$600元
優惠價: 9540
單次購買20本以上85折
可得紅利積點:16 點

庫存:2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一個人要想成功立業,「人緣」是重要的條件之一
──摘自《星雲法語》
  人緣好,很多事情不求自有,處處順利;
  人緣不好,縱有十八般武藝,麻煩阻礙還是很多。
  如何才能得到人緣呢?

  讓星雲大師教你成功的處世方針,成為最好的自己:
一、學會心胸開闊──不再被朋友說你固執。
二、擁有幽默風趣──化身家庭裡的一劑幸福疫苗。
三、具備溫馨體貼──不再冷漠,勇敢對周遭釋出關愛的話語。
四、保持真心誠懇──誠實面對自己、改變自己、翻轉自己。
  好人緣不是憑空而有,而是在日常生活中,懂得為人留一點餘地,為人多一分設想。

  本書記錄了星雲大師與宗教、企業、政治、學術界、藝術人士、演藝人員、護法居士乃至媒體記者等之間的對話及往來因緣的相處,透過大師與人之間的往來哲學,反思學習以巧智慧心體貼別人、觀照四方、面面俱到。
  
  ★ 一句好話可以改變觀念
  ★ 一個正確觀念可以改變行為
  ★ 一個善的行為足以改變人生
  如何成為更好的自己?如何提昇生命的內涵?本套書可以提供最佳解答!
星雲大師
江蘇江都人,一九二七年生,為臨濟宗第四十八代傳人。
一九四九年初來台,一九五三年駐錫宜蘭念佛會,奠定弘法事業基礎。一九六七年創建佛光山,致力推廣文化、教育、慈善、共修等事業。
  一九九一年創辦國際佛光會,後又創立人間福報、人間衛視。在全球設有十六所佛教學院,在台灣創辦普門中學,以及南華、佛光、美國西來、澳洲南天、菲律賓光明等五所大學,整合成為第一個國際性的「佛光山系統大學」。
  著有《釋迦牟尼佛傳》、《星雲禪話》、《六祖壇經講話》、《佛光菜根譚》、《佛光教科書》、《人間萬事》、《百年佛緣》、《人間佛教佛陀本懷》、《星雲大師全集》,以及《有情有義》、《佛光祈願文》等有聲書。
我記得在佛陀紀念館落成之後,幾乎每一年閩南佛學院的院長則悟法師,都會率領學生前來參學。每次來之前,也都事先邀約我和他們的學生講話。過去,我曾為一些法務到泉州訪問,途經廈門,他也會邀我到閩南佛學院和學生們見面。因此,彼此來往的因緣很深。這樣的情況,讓我想起七十年前我出家不久,師父們都經常鼓勵我們到各大叢林寺院參學,或者到各個長老大德那裡請他們開示,名曰「親近善知識」。
  我幾乎在七、八年中,每一年寶華山傳戒時,都去參加它的戒會;鎮江金山寺的禪堂,我也去飽嘗它的禪味;常州天寧寺的行單行堂,我也做過一段時期,禪堂也曾去坐過。其他像南京毘盧寺、古林寺,揚州高旻寺,夾山竹林寺、超岸寺等,他們的長老、負責人,我都曾向他們頂禮,請他們開示過。
  過去,有所謂「趙州八十猶行腳」、「走江湖」、「石頭路滑」等公案,都留下膾炙人口的悟道美談。……許多的禪師們,就這樣把一些參學者介紹到這裡、介紹到那裡,有機緣的就各有悟道因緣,可以說,過去尋師問道都不是那麼簡單。
  現在的佛教師長也好,青年學僧本身也好,都自我封閉、自我傲慢,放棄了很多的機緣,實在可惜。想起了佛門的學道者,沒有經過各家叢林參學訪道,沒有經過許多善知識給他千錘百煉,沒有參學過五十到一百位長老大德,可以說是不能成功的,就如《華嚴經》的善財童子還要五十三參呢。
  我對過去大陸上諸山長老,他們相互來往、相互探望的風範,都不勝羨慕;因此,我想,既然我跟閩南佛學院的學生講過了,自己也應該做一個見證,就把過去親近過的長老大德的一言半語,讓我有所受用,甚至在家居士、學者、教授,甚至我的徒弟、學生,他們的一句話、二句話、一個想法,引動我的心裡,好像頻道相應了,都把它記錄下來。
  本書雖小,篇幅也不長,但這是大德們的金玉良言,是善知識的苦口婆心、好言懿語,希望藉由它的出版能扭轉佛教的風氣,是不是讓古代所謂「佛法在恭敬中求」的精神能再恢復?
  這本書出版的意義就這樣產生,這許多善知識們的話,有的在你聽來可能漫不經心、浮光掠影,就會等於印刷機沒有印好,或者像收音機頻道不同、音聲不類;但我這一生,就是靠著這許多善言法語成長了自己。不過,假如你真是一塊良田,這許多好的種子,播撒到你的八識田中,將來還怕不能結成纍纍的果實嗎?
《參學瑣憶1》
星雲大師略傳
自序
宗教人士
太虛大師∕若舜老和尚∕仁山長老∕卓塵長老∕明度法師∕智光長老∕聖璞長老∕太滄老和尚∕證蓮長老∕大醒法師∕芝峰法師∕茗山法師∕塵空法師∕融齋法師∕現華法師∕智勇法師∕月下長老∕妙蓮長老∕金明長老∕南亭長老∕菩成長老∕瑞今法師∕妙果老和尚∕雪煩和尚∕今觀法師∕永惺法師∕玄深、如琳、如學法師∕印海法師∕印順導師∕合塵法師∕宏船法師∕戒德老和尚∕東初法師∕竺摩法師∕悟明長老∕真廣、道極法師∕真禪、明暘法師∕智道法師∕無上法師∕煮雲法師∕隆相、隆印法師∕圓湛法師∕慈航法師∕會性法師∕演培法師∕廣元法師∕廣洽法師∕廣餘法師∕廣興教授∕張月珠(德熙法師)、普暉法師∕覺先法師(惠庄) ∕李決和(慧和法師)∕慧峰法師∕樂觀法師∕覺光法師∕丹羽廉芳∕修慧法師∕圓融尼師∕丁松筠神父∕單國璽樞機主教
護法居士
戈本捷、戈周騰∕王永平∕朱斐∕朱蔣元、朱其昌∕朱鏡宙∕呂竹木∕李子寬∕李炳南∕周宣德∕周慈輝∕林大賡∕林松年∕林長青∕林錦東∕南懷瑾

《參學瑣憶2》
星雲大師略傳
自序
護法居士
范淑智∕孫張清揚∕張少齊∕張其昀∕張劍芬∕畢俊輝∕曾普信∕曾進朑∕董正之∕趙茂林∕趙樸初∕劉國香、陳慧劍∕蔡念生∕戴琦∕謝文雅∕嚴炳炎∕麻竹園小弟弟
政要人士
丁守中∕巴西警察總監Dr.Francisco∕尼赫魯總理∕吳伯雄∕李煥∕洪冬桂∕唐飛∕郝柏村∕馬哈地∕馬嘉柏皋∕高爾∕許子根∕楊尚昆∕蒲美逢∕趙麗雲∕趙耀東∕潘維剛∕蔣洪亮∕蔣經國∕蔣緯國
企業人士
余聲清∕吳大海∕吳修齊∕宋時選∕張姚宏影∕張添永、張雲罔雀∕張勝凱∕陳永泰∕劉招明∕潘孝銳∕賴維正∕蕭頂順∕嚴寬祜
學界人士
中村元∕方倫∕水野弘元∕平川彰∕李焯芬、潘宗光∕沈君山∕沈祖堯∕胡適∕唐一玄∕唐德剛∕高希均∕張玄達∕傅偉勳∕景昌極∕楊白衣∕趙寧∕鄭石岩∕錢文忠∕韓金科∕蘭卡斯特Lewis R. Lancaster∕藝術人士∕李自健∕蕭滬音、李中和∕蘇曼殊∕演藝人士∕陳麗麗∕鄭佩佩∕媒體記者∕余紀忠∕陸鏗∕劉長樂

煮雲法師
  煮雲法師(一九一九∼一九八六 ),江蘇如皋人。我是江蘇揚州人,如皋、揚州兩地相距近兩百多公里。如皋、泰州都出產僧侶,那邊的出家人很多。
一九三九年,我在南京棲霞山出家,大部分的同學都是泰州、如皋人,只有我一個是揚州人。因為地域的觀念,大多同學都有排外的心理,我一個揚州人, 當然不易和他們入流。
  不過,這當中有一位煮雲法師比我長八歲,一直想做我的長兄,讓我做小老弟。我這個人也很奇怪,自出家以後,多少人要我做他的乾徒弟、乾兒子、乾弟弟,我一概拒絕。心想,我出家都離開了自己的父母,諸佛菩薩不就跟我們同在了嗎?為什麼還要和世俗一樣,攀親認眷的建立這許多關係呢?
  但是,煮雲法師跟我特別有緣分,加上他身材高大,如果有人欺負我,他都會護著我。
  ……
  對於煮雲法師這位老朋友,一直感覺對不起他。因為他的性格和我完全不同。我是受傳統叢林教育的出家人,非常注重威儀,行有行相,坐有坐相,所謂「三千威儀,八萬細行」,我非常注重形象。
  而我這位老友,跟我恰恰相反,他是不顧這些的,在人前人後,一切都是本來風光,尤其他生活上有些習慣、細節,常把旁人搞的天翻地覆。比方說,一定要喝什麼茶,一定要用什麼茶杯,吃飯一定要配什麼菜,一定要有醬油、醋,一定要用毛巾擦臉,主持法會時一定要有扇子︙︙不管什麼場合,都不客氣的要求這樣、要求那樣。不過,相處久了,大家都知道他的習慣,常常取笑他,他也不為意。
  那時我年輕氣盛,確實不歡喜一個出家人不注重威儀。也不管他是我的學長,經常聲色俱厲的告誡他、指使他,這個不對,那個不對,但是他從來沒有回過嘴,也沒有責怪我,只是不開口的承受。其實,我們多年的朋友,怎麼會不知道他的性格呢,所謂「江山易改,習性難移」。但現在回想起來,對朋友如此的過分,覺得深深對不起他。
  同門的法師們,我們都稱呼煮雲法師為「上中前法師」,因為吃飯時,他喜歡坐在上首。照相時,他也習慣坐在中間。走路,他歡喜走在前面。但是到火車站買票,他就退到後面去。坐計程車時,他總喜歡一個人坐在前面,後面就三個人擠在一起。這樣久了,大家就很不以為然,就規定以後,誰走前面,誰坐在前面,誰就要買車票、付計程車費,他則不肯,也不承認有這個規定。
  我曾跟煮雲說:「你要改一下,想想我們這裡面還有很多人比你強,比你有條件做『上中前』,你不必自己總是當老大,再說,你對於金錢這麼慳吝,就不要做老大,我們自稱老二就好了。」
  總之,他不肯改變自己的習慣,也不計較我們怎麼嫌他、怪他,總是你說你的,我行我的,好在大家都是朋友,也是難友,都是在外逃難過生活,就這樣地互相彼此包容、尊重、來往。
  在台灣煮雲、廣慈、心悟、心然和我五個人,被尊為五虎將。五虎將當中,其實大家都很窮,而我雖窮卻很慷慨,像買車票、坐車子、三輪車總是我付費。
後來有人提議五個人當中,總要選一個領導、領隊。像外出到哪裡去,做領隊的人要負責我們的食住車輛等。大家就推煮雲法師做領隊,他怎麼樣都不肯。
  那時,我們五虎將真的比兄弟還要親,你取笑我,我取笑你,也不計較,誰大誰小,誰高誰低,大家都融洽的來往,一年又一年。不過,對於弘法、寫作、布教、講說,我們都不含糊,也是很認真想要為台灣佛教盡一分心力。
  例如:我們共同到澎湖成立澎湖佛教會,到台南成立台南佛教會,到苗栗成立苗栗佛教會,可以說,台灣省佛教會不少的縣支會,都是我們去幫忙成立的, 所以對台灣佛教的組織,我們總算做出些許的貢獻。
  一九六五年,我在高雄創立壽山佛學院,就請他來擔任教務主任,他有一位侍者,每次同學典座,有什麼好的菜餚,或供過的水果,都會替煮雲法師先收起來。這樣的行為,別人看到當然不服氣,也就有所批評。我說:「我這位朋友, 能到佛學院來幫忙,能供養的就這麼些微,如果不能包容,還能接受更多的人來跟我們合作嗎?」所以慈惠法師、慈容法師等,都了解我的意思,對煮雲法師都會恭敬、恭維,給他優惠。
  有一次,我在懷恩堂為信徒開示,他在後面聽了以後,就跟慈惠法師說:「你師父講話,聽起來都沒有引經據典,但是仔細一聽,裡面全部都是佛法耶。」過去有人問聽經者:「你到哪裡去?」「聽經。」「講得好不好?」「好極了。」「怎麼好法?」「聽不懂啊!」
  我深深的體會到,講經說法,講得給人聽不懂非常容易,只要引經據典,把原本簡單易懂的佛學,透過複雜的分析、解釋,讓人墮入五里霧中,不明所以就可以了。反而是佛法講得要給人聽得懂、看得懂,不是那麼容易的。所以每次講經前,我都會不斷揣摩如何深入淺出,讓人聽得懂,那才是真正達到說法的目的。
  煮雲法師在壽山佛學院任教期間,常跟我說:「你把哪個徒弟給我。」我說: 「徒弟不是我的,我怎麼給你呢?不過,你要哪一個,就直接叫他叫你師父就好了。」
有一次散步回來,煮雲法師的徒弟倒了一杯茶給他,我們幾個人在旁邊都沒有。我就幽默說:「老煮,捨個茶杯給我吧。」他說:「捨個茶杯做什麼?」我說:「我也想倒一杯茶吃。」他就哈哈大笑,也不會教導徒弟待客之道。
  有一次,我到他的道場講經,晚上他洗澡後,他的徒弟就把火熄滅了,我心想,我是你請來講經的,我也要洗澡啊,你們怎麼就不問一聲?我們是老朋友, 也不計較這些,但我還是調侃他說:「老煮,我要去起火,燒熱水洗澡。」他聽我這麼講,也不會叫徒弟去燒。
  又有一次,我們有幾十個人從澎湖回來,還有其他的客人一齊到,很早就叫他要準備晚餐。但是到了飯桌上,就只是多了兩朵香菇擺在菜上。我就跟他開玩笑說:「老煮啊,這二朵香菇,你指定一下,哪兩個人可以吃。」他也哈哈大笑, 他就是這麼一個性格。
  不過煮雲法師有些弟子,好像不太喜歡我和煮雲法師接觸,大概也有抱不平,認為我總是強勢,讓他們的師父受委屈了。
  當時台灣的佛教,並不是以出家人為主,一間寺廟兩個頭,做住持的等於是經理,另外還有一個信徒代表的主任委員或管理人,或者董事長才是真正的老闆,因此,做住持的人若和他們唱不同調,經常給在家的管理人開除。
  煮雲法師這個人習氣很多,和一些信徒相處久了以後,信徒也有一些怨言, 我曾經為了保護他,多次到鳳山蓮社去講經、辦講習會,為的就是穩定他在鳳山蓮社的地位。
  但儘管煮雲法師有這許多缺點,但他有一個非常偉大的優點,我們都學不到的……(以上文章摘自《參學瑣憶1》)

謝文雅
  謝文雅小姐,台灣台中人。「佛光小姐」是佛陀紀念館落成時,所招考的服務人員,約有一百名,均具大專學歷。在初期訓練的四個月中,就經常聽到裡面有不少的優秀學員。
  佛陀紀念館開館以後,負責的單位職事,都會鼓勵佛光小姐,將每天客人來參觀佛陀紀念館後有什麼反應?有什麼建議?都要記錄下來報告,以作為改進的重點。
  那個時候,最熱心記錄和寫報告的佛光小姐有謝文雅、黃瓊慧、柯瓅穎等人, 他們對來訪遊客、信徒,都非常用心接待、導覽,遊客們所提的問題、所說的話, 對佛館的反應,都能彙整,以提供給常住參考。
  因此,佛陀紀念館館長對這許多,熱心盡責的佛光小姐,給予表揚。服務三個月以後,晉升為「一線」服務員。再過半年,對特別勤勞、有貢獻者,就升到「二線」服務員。還服務不到兩年的謝文雅小姐,已經晉升到「三線一星」了。
  佛陀紀念館則在他們的服裝上,比照空中小姐的衣服上有三條線的標示以外,襯領上還有一顆金星,到目前為止,第一期的佛光小姐中,不到十個人,能達到「三線一星」的層級。
  在興建中的江蘇宜興祖庭大覺寺,正缺人手,就徵求佛光小姐到大覺寺去服務,謝文雅小姐首先報名,其他的還有黃瓊慧、王楓宜等人。而黃瓊慧小姐前往無錫擔任滴水坊的經理,今發心落髮出家,並進入叢林學院再進修。
  我從台灣到祖庭大覺寺去看工程時,大覺寺的建築,每一棟之間都離得很遠,常看到謝文雅小姐不厭其煩的,一次又一次的往返開著電動車,服務來往的朝山者,帶領他們參觀。除此之外,我們在會客時,他都會出來端茶,主動的跟信徒講話、談心。大覺寺住眾慢慢的發覺,謝文雅小姐性情溫和,有善根、有耐心、有佛法,這是不可多得的人才。而大覺寺的都監妙士法師也很欣賞他的才幹,後來就讓他負責一個專案──「石頭展覽館」。
  「石頭展覽館」是一個無中生有的工程,我心想,大覺寺在宜興的山區邊緣,和市區相隔那麼的遙遠。在沒有什麼有利的條件、資源下,謝文雅要如何來進行接引信徒的工作呢?過了幾個月後,我再去大覺寺,「石頭展覽館」更名為「大覺石苑」,已經幾近完成,占地有千坪以上,裡面有千種以上的石頭,都很奇妙。比方,類似台灣故宮博物院翠玉白菜的石頭、像東坡肉形狀的石頭、像籃球的石頭、石頭上長出頭髮形狀的︙︙什麼奇形怪狀的石頭都有,真是多采多姿。
  我非常的高興,大覺寺除了有室外花草樹木的庭園設計、寬敞的廣場、風雨長廊等,現在又增加了「大覺石苑」,不久必定成為大覺寺另一個值得參觀的景點。
  謝文雅小姐,因為做事勤奮、認真負責,終於受到大眾和妙士都監的肯定, 在大覺寺原本有三位當家外,一致推薦他擔任四當家。我到大覺寺時,聽他們喊:「四當家謝文雅。」在佛光山的單位,很少在家眾能做當家的,我覺得這也是佛光山突破傳教的方式,讓道場真正成為四眾所共有的理念實現。
謝文雅:「我既然到了佛門來,就要以佛心為己心,以信徒需要為需要。所以,在這裡的工作,每天只有歡喜,每天只有看到大覺寺的進展、進步,好像我的信仰在大覺寺的工程中,也跟著在成長。」
  他雖然沒有出家,卻能跟出家眾一樣,過著粗茶淡飯的蔬食生活,也不羨慕社會的繁華,像這種青年在佛光山,除了謝文雅外,也有近千人。特地以謝文雅小姐的行事為當機眾,不外要提醒其他的青年人,佛門有廣大的空間,有尚未開發的園地,等著有興趣的、有發心的大家一起來參與。
  編按:謝文雅,發心於二○一六年十月二十四日出家,大師提取法名「有木」,現為佛光祖庭大覺寺四當家。(以上文章摘自《參學瑣憶2》)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