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庫存 庫存:5
房仲軼事:Hell Scene Painting
定  價:NT$280元
優惠價: 75210
可得紅利積點:6 點

庫存:5

商品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有點恐怖又不會太恐怖的靈異輕小說,讀來令人會心一笑(?)
◎有如卡牌設計的華麗封面,但沒有召喚功能。
◎不論是想暫時擺脫快節奏生活,還是要打發漫長的時光,翻開小說就開始輕鬆讀、好自在。

本來只是應徵普通房仲業務的小萌新,
面對層出不窮的刑案與靈異事件,該如何是好?
神秘的地獄變相圖到底隱藏著什麼祕密呢?
鬼屋仲介三人組VS.幕後黑手,決不退縮!
(小萌新:可以不要算上我嗎QQ)

「原以為我可以當個普通的房屋仲介,
怎知第一個委託案就撞鬼,還被捲入離奇的殺人事件!
我究竟是在賺人生的第一桶金?
還是提前為自己蓋棺材?」
──職場小萌新

「社會人的生存基本條件:
工作、工作還有工作。
沒工作,毋寧死!
但就算我死了,我依然會繼續工作。」
──傳說前輩

「在陌生人眼中,
我只是個招搖撞騙的神棍,
難道你們以為現代的道士還要揮桃木劍、燒符咒嗎?
不!我只要敲一下手杖就夠了!」
──二貨除靈師
楔子 在這種地方夜遊沒問題嗎?
第一章 前輩是黃金仲介!
第二章 我選的房屋委託竟然鬧鬼!
第三章 新制度有好有壞!
第四章 這樣的除靈師沒問題嗎?
第五章 客戶你這樣,母湯喔!
第六章 一千萬!
第七章 究竟做了多少壞事才會死得如此悽慘?
第八章 遇到麻煩就用一千萬解決!
第九章 披著羊皮的狼!
第十章 為什麼會不斷遇到靈異事件?
第十一章 屍袋裡有什麼?
第十二章 螳螂捕蟬,黃雀在後!
終章 專門接手鬼屋的仲介!

第二章 我選的房屋委託竟然鬧鬼!

海亞哼著輕快的音調,腳踩輕盈小躍步走到公司停車場,才剛把車鑰匙掏出來就聽見前輩的呼喚。
「新人!過來!」
「是!」
下意識認為自己做錯什麼事情,海亞停止哼歌一個手刀衝到前輩面前。
前輩被海亞驚人的速度稍微嚇到,輕輕往後退跟海亞保持五十公分的距離,接著舉起雙手替海亞繫好領帶。
「領帶沒繫好,就跟救生衣沒扣好一樣,如果不幸發生落水意外,你就只能看著救生衣離你遠去。」
「咦?所以我落水的話領帶會漂走嗎?」
海亞想像自己掉進水裡的模樣,就算當時繫好領帶也不一定能獲救吧。
而且如果領帶真的漂走,他自己也會游泳,沒辦法游到岸邊前輩也會拉他上岸。
所以不管漂走的是領帶還是救生衣,反正有前輩就沒問題了!
「要我說多少次!這是比喻!」前輩沒東西可以拿來敲海亞,於是故意把領帶往上繫到最緊,「既然你這麼擔心領帶會漂走,我就讓它永遠綁在你脖子上怎麼樣?」
「嗚啊、前輩……對不起,我要、窒息了,請快放手……」
前輩鬆手後海亞趕緊把領帶往下調,大口吸了幾口氣,海亞才發現原來氧氣是這麼美好的氣體。
海亞原本想跟前輩解釋,他根本不在意領帶會不會漂走,但看前輩煩躁的臉就知道現在不是閒話家常的時候。
兩人坐上車來到接近市中心的老公寓,由於他們提早十分鐘抵達現場,趁客戶還沒到,海亞趕緊拿出相機朝公寓猛拍。
公寓被兩個高聳的社區大樓夾在中央,從外觀看來共有三層,表面貼滿酒紅色磁磚,對外窗口都有加裝鐵窗,大門是內設毛玻璃的不鏽鋼大門,需要磁卡或手動輸入密碼才能開門。
前方還有一塊小空地可以停放兩三台機車,對面是便利超商,左邊可以通達車站後邊則是學區,附近的公園也聚集了不少人。
當海亞拿著相機到處拍照時,前輩走到不遠處的公園跟那邊的長輩們打個招呼,沒過多久前輩就開始與長輩們談天說地。
幾分鐘後客戶到了公寓前,前輩不慌不忙走回海亞身邊,輕推海亞的背要他趕快去跟客戶接觸。
「陳先生您好!我是尊宅房地產的仲介!」
客戶是個看起來有點陰沉的中年男子,他用輕蔑的眼神打量著海亞,好像認為海亞太年輕,感覺不是很可靠。
前輩看客戶的表情就知道對方不信任海亞,為了不讓客戶有拒絕委託的機會,前輩以不失優雅的步伐快速走到公寓門邊,露出招牌笑容說道:
「陳先生,您的公寓保養的真好,就連門鎖都換上最新型的樣式,看來這房子只有那樣的價格有點可惜呀。」
細心照料的小細節被人發現還得到讚賞,陳先生原本陰鬱的臉上出現一絲光彩,他有些得意的拿出磁卡刷過感應區,敞開大門邀請前輩跟海亞一起進到屋內參觀。
「老實說,我的房子狀態這麼好,有點捨不得賣呢。」
陳先生站在一樓客廳,明明是大白天室內卻異常陰暗,就算開了燈,光線也沒辦法照到所有角落。
一樓很明顯是採光不足,然而陳先生卻不這麼覺得,自從被前輩誇讚門鎖後,陳先生便開始暢談自己在公寓裡做了什麼裝潢或裝了什麼設備。
前輩保持笑容不斷點頭外加附和,完全沒阻止陳先生以浮誇的方式介紹這間公寓,海亞也不敢輕舉妄動,模仿起前輩的笑容站在旁邊跟著一起點頭。
幾分鐘後,陳先生總算把一至三樓的狀態都介紹完畢,也讓海亞拍了許多照片,公寓整體看來毫無問題,唯一的問題就是──
陳先生為何把房價降的這麼低?
「這房子該不會──嗚!」
海亞還沒講出「鬧鬼」二字,前輩馬上抄起文件打在他臉上。
「該不會什麼?」陳先生聽見刺耳的關鍵字,原本開心的臉瞬間垮下來。
「我們想說的是,該不會是因為左右兩邊的公寓影響了房價吧?」
前輩的回應讓陳先生愣幾秒,隨後陳先生有點哀傷的嘆著氣,眼神中帶著不捨與哀怨,摸著潔白的牆壁陷入沉思。
「如果可以,我真的不想賣呀。」
「那就不要──嗚!」海亞再次遭受文件強吻。
在陳先生變臉生氣前,前輩連忙遞出一疊文件轉移陳先生注意力。
「陳先生可以先看看本公司的委託方案再決定,就算您回心轉意想多等個幾年也沒問題,尊宅房地產無論何時都願意與您合作。」
突然被大量文字奪去視線,陳先生暫時忘記海亞愚蠢的行為,拿著文件坐在沙發上埋頭苦讀,趁客戶看文件時,前輩把海亞拉到旁邊說話。
「就算你不想接這個案,也別得罪客戶。」
「可是客戶自己說不想賣啊。」
「他是不想用這個價格賣出去!」
「那他幹嘛不自己把價格調高一點呀?」
「這就是我說的『屋主有問題』,我剛才在公園打聽過,房子沒發生過命案或意外,但屋主蓋好這間房子只住了一年,之後又搬去別的地方住,幾年後回來這裡突然說要把房子賣掉。」
前輩竟然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取得情報,海亞又露出敬佩的眼神,但他還沒來得及誇讚前輩,陳先生就打斷他們的談話。
「我決定委託你們賣屋,如果可以賣出更高的價格,我會多付一成佣金。」
陳先生意志堅決,海亞聽見客戶願意簽約,急忙掏出合約書讓陳先生簽名,前輩在一旁不是很開心,但還是勉強擠出笑容耐心等簽約流程結束。
簽完合約後陳先生將備用磁卡交給海亞,還說如果公寓裡有什麼要改善的地方同意他們自行隨意更動,只要別把房子弄得更糟就好。
收到第一份委託工作的海亞激動不已,要不是客戶還沒離開,他早就仰頭長笑三聲並且大跳扭腰舞。
目送陳先生上車離開,海亞拿著委託書旋轉跳躍湊到前輩身邊,用充滿希望的雙眼盯著前輩,宛如一隻小狗期待被主人摸頭的樣子。
前輩皺起眉看著海亞,很想抱怨海亞剛才的表現太過急躁,很多事情都還沒問清楚就直接簽委託,更糟糕的是合約內容完全沒更動過。
陳先生誇下海口的那句「如果房屋能賣出更高的價格,會多付一成佣金」,也沒寫進合約裡。
到時候房子真的高價賣出,陳先生突然反悔說不付,這不是少賺一筆了嗎?
如果這時讚美海亞,可能會讓之後簽委託都這麼隨便,但直接潑他冷水好像又太無情了,該怎麼回應海亞讓前輩猶豫不決。
看前輩面色凝重遲遲沒有回應,海亞原本高昂的興致逐漸冷卻,他露出有些落寞的表情低下頭垂著雙肩,開始回憶自己剛才出糗的畫面。
明明說錯了很多話,還差點讓客戶跑掉,如果沒有前輩根本拿不到這份委託。想到這裡,海亞發覺自己除了扯前輩後腿外,毫無貢獻也沒任何值得誇讚的地方,這樣的他有什麼資格得到前輩的認同呢?
前輩驚覺海亞雙眼中失去光輝,精神委靡像是即將放棄人生的模樣,趕緊一個拍掌用掌聲阻斷海亞悲觀的想法。
「不錯,買賣房子就是要不擇手段,利用我拿到這份委託的你做得很好。」
「欸?我沒有要利用前輩啊!」
「但你是靠我才拿到這份委託的不是嗎?」
「是……非常抱歉,結果我還是什麼都沒做。」
前輩用文件輕拍了一下海亞的頭,「你是能做什麼啊?也才第二天上班而已,要成為獨當一面的仲介還早得很,在你能獨立之前,就繼續利用我吧。」
「咦?可、可是,利用前輩這種事情……」
「不想利用我,就要讓自己變得更好,回去好好分析自己有什麼需要改善的地方,下次別再犯了。」
海亞感覺到心中有股溫暖的力量湧出,握緊雙拳覺得自己還能繼續前進。
雖然簽委託的過程非常糟糕,但至少有拿到委託,只要靠自己的能力把房子賣出去,給前輩的壞印象肯定能消除的吧。
「是!」
海亞朝氣十足的回應前輩,他已經決定往後不管遇到什麼困難,都不能讓自己沉淪在灰心喪志的情緒太久,與其自怨自艾不如多思考該怎麼解決困難。
感受到海亞堅定的意志,前輩拍拍海亞的肩表示認同,接著要海亞坐下一起討論這個公寓未來的可能性。
「這間公寓的光線都被左右兩邊的大樓擋住,因為這樣讓室內變得有點濕冷,就算有細心保養但還是能看見角落有掉漆和水漬。」
恢復精神的海亞,模仿起前輩專業的語氣,同時拿起相機把剛剛覺得有問題的照片調閱出來給前輩看。
前輩只看了一張照片,完全沒有遲疑的回答:
「直接用油漆把那些東西遮掉,下一個問題。」
「咦?這樣水漬之後還會繼續出現啊,不找出滲水的原因嗎?」
「我們只需要替房子化妝,卸妝之後的醜態讓買家花錢替房子整形就好。」
「這樣可以嗎?買家會不會告我們詐欺呀?」
「所以說合約不能這麼快簽呀,一堆條款都沒加進去,現在把那些東西蓋掉後,再跟買家稍微提一下就好。」
海亞雖然還是覺得不妥,但和前輩爭論這種小事沒意義,於是他翻出下一批可能有問題的照片。
那是二樓的廁所跟睡房,這兩個地方都放滿了女性用品,從髒亂程度看來,有很長一段時間沒人使用過。
「這應該是陳先生老婆或女兒的東西吧,要清理掉嗎?」
「據我所知陳先生沒有結婚,更不可能有女兒。」
「嗯?那這些東西是誰的?」
「不知道,但陳先生介紹房子時,有提到能把家具外的東西扔掉。」
「可是有些東西看起來還能用耶。」
「如果你想打包回家,我可以假裝沒看見。」
前輩的眼神變得有些銳利,海亞縮了一下身子知道自己又說錯話了,趕緊換下一張照片。
那是頂樓的照片,頂樓很乾淨也沒損壞的地方,但從頂樓可以看見公寓後方有個差不多十坪左右的空地。
前輩瞇起眼仔細打量那張照片,在頂樓時他沒注意到後方的狀況,原來公寓後面有這樣的空地嗎?
「陳先生好像沒介紹到這個地方。」就連前輩都沒注意到的地方被他發現了,這讓海亞有點興奮。
「這樣不對。」
前輩從公事包裡翻出公寓配置圖,一樓的配置圖上確實沒畫出那塊空地,又拿出另一張紙,那是左邊大樓的配置圖。
將兩張配置圖疊在一起,可以發現公寓後方的空地照理來說應該是左邊大樓的花園,然而照片上的景象竟然是凹下去的水泥地。
海亞不懂是哪裡出了差錯,難道左邊大樓施工時偷工減料,原本應該蓋花園卻直接鋪水泥敷衍了事?
「前輩,我們要打電話問一下陳先生嗎?」
前輩沒有馬上回應海亞,看著照片又看向配置圖,沉思幾分鐘後把手上所有文件收好,站起身準備要離開的樣子。
「這個委託轉讓吧。」
「轉讓?」海亞不理解前輩幹嘛突然說出這句話。
「我的直覺告訴我這個委託有問題,雖然不清楚哪裡有問題,但肯定有某種危險的事情正在發生,就像即將爆開的青春痘那樣岌岌可危。」
「前輩,我沒長過青春痘,可以用其他東西舉例嗎?」
前輩沒舉其他例子,只是把手上的文件換成不鏽鋼保溫瓶,然後緩緩舉高。
海亞驚恐得看著即將落在自己頭上的不鏽鋼保溫瓶,趕緊抱著頭遠離前輩,嘴裡還不斷說著:「前輩對不起,我錯了。」
「哼,這裡就讓別的仲介處理,我們去找新的委託。」
前輩把保溫瓶放下的同時──
碰!
二樓忽然傳來一聲悶響,好像有某個巨大的東西掉在地上,海亞和前輩同時抬頭看向天花板。
海亞想說上樓看一下,才剛踏上樓梯便感覺到一陣涼意從二樓吹撫而來。
寒冷噁心的觸感就像一雙濕黏的手輕撫而過,加上二樓沒有開燈,深不見底的黑暗彷彿要將他吸入深淵。
海亞感到不適,想說開個燈能減少這種感覺,於是他鼓起勇氣往二樓走去,樓梯間的電燈就在二樓樓梯口,只要走上幾個階梯,伸手就能摸到。
就在海亞走上二樓抬頭想找開關時,忽然──
一個臉色慘白的女人,瞪大雙眼貼到他面前!
「啊!」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