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庫存:1
在睡醒之前解決謎團:《I-V》02
定  價:NT$220元
優惠價: 9198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庫存:1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社長欠債被綁、客戶小少爺被擄──
第三人格黑手黨奧格納 ╳ 簽下賣身契打工小弟
聯手出擊!

胡聿透:老闆在你尚未結清積欠工資前,我絕對不會讓你喪命的!


[故事簡介]
被黑幫組織盯上的壕少爺人身安全委託──
「需要多少,開個價吧!」

胡聿透人生最後悔的一件事(沒有之一)就是誤入偵探社,
第一個案子收不到費用,老闆拖欠薪水,
為了不餓死,他只能自力救濟打工兼差!
沒想到居然意外讓他兼回一個新委託:
保護拿出黑卡消費的、外國有錢小少屁爺孩阿諾到回國為止。
被重金迷了雙眼的不靠譜偵探社老闆千津接下了案子,
卻逼迫胡聿透下海當小少爺阿諾的貼身褓姆!
然而,當好不容易從黑龍幫手中救回了被綁架的阿諾,
偵探社吉祥物蘋果卻帶來了壞消息──
千津欠了地下錢莊大筆賭債被黑道帶走了!(好孩子不要學喔~)
為了從討債大哥手下救出老闆千津,
胡聿透隻身(蘋果拒絕)前往──
但,千津居然黑化成義大利黑手黨!?
OMG!老天爺,你玩我的吧!!!!!(〒︿〒) (〒︿〒) (〒︿〒)
雪翼
喜歡嘗試各種有趣的題材,總是能將正經八百的故事寫成輕鬆搞笑向,視文字創作為唯一的職志,但疑似得到一種不拖稿就會死的病,目前正為此獨自煩惱,沒事可以盡情騷擾作者,有任何感想或怨言歡迎投遞。
那麼,今後還請多多指教!
序章
第一章 兼差是維持生活的首要條件
第二章 禍從口出,轉角遇上綁架犯!
第三章 黑龍會
第四章 第三人格,義大利黑手黨奧格納致命登場!
第五章 所謂的狸貓換太子,真假難防!
第六章 自己選擇的路也要硬著頭皮走完才是對路該有的尊重!
第七章 變態請早點入獄服刑
第八章 心在何處,哪裡就是家
番外 某件不值得一提的插曲

第一章 兼差是維持生活的首要條件

幾個禮拜前的誘拐兒童事件仍舊歷歷在目、記憶猶新,畢竟是他第一個案子,胡聿透想忘都難,雖然在那次的事件中,他們扮演著至關重要的破案角色,事後卻沒有獲得任何相應的報酬。要說胡聿透完全沒將這件事放在心上、像個成熟穩重的大人般一笑置之,自然是不可能的事。
「就算是送個過期一年的禮盒也好啊,總不至於什麼回報都沒有吧!」
人家總說女人心海底針,但依胡聿透看來,有錢人家的心思也不遑多讓,煮熟的鴨子就這麼飛了,至今讓他餘怒未消。
當胡聿透依然故我的在工作時間感嘆人生有多難時,千津照舊因故曠職,連通請假的電話都沒有,這也沒辦法,誰叫人家是老闆,隨心所欲便是老闆的職責之一。
今日跟昨天、前天、大前天同樣是和平的一天啊!胡聿透很想要這麼說,但就是因為幾乎不曾改變的日常,才會使得他感到煩躁。
「那是什麼?」蘋果忽然像發現新大陸般、好奇心濃厚的提出疑問,對象就是至今仍被胡聿透握在左手的一紙捲筒狀文書。
「啊,這個啊!」胡聿透漫不經心的應答,沒想要跟蘋果解釋太多,「是工作證,裡面還註明一些事項,有錢人家就是喜歡搞一套繁文縟節的規定。」
已與胡聿透相處有些時日、基本上對前者有相當程度了解的蘋果,立即明白他所指何事,「是兼職的工作吧,這一回又換到什麼單位去了?」
「不是什麼單位,這回可是在有錢人家辦的生日派對裡兼差,好像是那戶人家的少爺過生日吧,不過那不是重點,我可是動盡一切關係才搞到這份差事,雖然只是服務生,但待遇不錯。」沒有誇大其辭,只是在某些部分加油添醋一番,胡聿透自得意滿的將嘴角翹得老高。
理解似的點點頭,蘋果沒有特意咀嚼話裡的含意,只給出認同的表情,「派對上一定有好吃的食物吧,能不能也帶上我?」語末,是懇求。
「不行!」胡聿透斷然拒絕,「邀請函上寫著嚴禁賓客攜帶寵物入場!」胡聿透鐵石心腸的拒絕蘋果的請求。
「人家才不是寵物,真要說的話,芋頭才更像是事務所裡的寵物,不,應該是吉祥物,只是一點都不可愛!」蘋果立即反脣相譏,忿忿不平的抗議道。
「方才說的那是什麼鬼話?我可不能都當作沒聽見喔!」聲調略降幾度,胡聿透的身周彷彿漫起一陣低氣壓,冰冷到教人不敢領教,威脅意味濃厚。
蘋果不以為意,沒將此事留在心上太久,就見牠像似人露出一抹淡淡的淺笑,說了聲:「千津。」
胡聿透沒來得及捕捉到重要的關鍵詞,忽然想起什麼,便轉過身去忙自己的事了。

會場除了別墅的主屋外,植滿綠意的庭院裡也擺滿了各式點心,還有專門為孩子們設置的遊戲場,草皮正中央甚至已預先擺上了三層的超大蛋糕,隨著分秒的推進,室內、室外都擠滿了賓客,大人們彼此談笑風生,孩童的嘻笑玩鬧聲也不絕於耳,令人愉悅輕鬆的氛圍充斥在會場各處。
胡聿透卻絲毫沾染不上這樣的氛圍,整個人繃緊神經,不停移動步伐在人群間穿梭,負責將各式飲料與西點送至賓客們的手中,一視同仁的將其視為上賓,內心早已疲憊的跟條狗似的,微笑的表情僵化在臉上,反而使人感受不到任何親切。
驀然間,人群中爆發一陣不小的騷動,來人引起大家的好奇、紛紛關注,有人在猜測,這位新到來的客人神祕身分可能是偶像明星,甚至是某某財閥的富家公子,男性被勾起濃厚的好奇心,女性則無不為對方身上散發出的強烈賀爾蒙給傾倒。
「發生什麼事了?怎麼大家都往那邊走去,莫非是總統大駕光臨不成?」胡聿透異想天開的猜測。但其實,他私心並不希望有新的賓客陸續抵達,因為有新客人就代表他的工作量可能會因此暴增,而且要是有受邀名單上以外的人士出現的話,廚房的備料可能會大大的不足。
畢竟雖然宴會是憑邀請函入內,但由於人力的不足,負責在外審核賓客身分的人員老早就被調回內場幫忙,導致一開始為了怕有不肖人士藉機混入的機制,到最後根本形同虛設。
「先生,能不能請你出示……」
特意清了清喉嚨,胡聿透正色端出無比嚴肅的神情,無論是誰都不寬容,然而話才說了一半,隨著對方彷彿慢動作般的逐漸轉過身、與他來個四目相接,他霎時睜圓了雙眼,映入眸底的是張他再熟悉不過的俊美臉龐,肩上還站著一隻毛色鮮豔的鸚鵡。
這分明就是帶著寵物的危險男人,列為一級警戒!
「千……先生,會場禁止攜帶寵物入內。」胡聿透吃了秤砣鐵了心,打定主意佯裝與面前這個男人第一次見面。
千津機靈的沒有當眾點破兩人間不可告人的關係,在其他賓客議論紛紛關於他的話題時,他隨意的環視會場一圈後,才以一貫慵懶的語調對胡聿透說:「我沒看到有任何你說的寵物。」
「有,你肩上的這隻就是!」胡聿透嚴厲的指控,鸚鵡的眼睛水靈靈的猛盯著他瞧,看樣子連偽裝的功夫都省略了。
「喔,原來是說牠啊!」千津一副了然的慎重點頭,「牠不是寵物,是我的家人、我的夥伴。」
「還有這個。」千津拿出預先藏好的邀請函,在胡聿透面前獻寶似的晃了晃,讓胡聿透無話可說,「這是我的邀請函,上面說可以攜伴入場,所以這點我並沒有違規。」他的嘴角露出一抹狡詐的笑意,眼神閃爍。
「你為什麼會有……」這幕場景胡聿透連想都沒想過,真是大大的大不妙啊,簡直都到了令人心煩的地步,他不禁目瞪口呆的盯著能光明正大入場的千津。
「會有邀請函?」千津逕自將話接了下去,「那還用說,自然是被邀請來的,這戶人家與我熟識,不行嗎?」
淡薄的反問將胡聿透堵得無話可說,誰會想到在兼職場合上碰到自己目前的老闆?沒有比這還要尷尬的畫面了!而他又猛然想起,自己這會正好是在工作,而且身上還穿著侍者服,心頓時涼了半截,他最最不想要的便是給千津看見自己現在這副樣子。
侍者不是需要什麼躲藏的職業,甚至可以坦蕩蕩、抬頭挺胸的昭告天下,但是不知出於何故,胡聿透覺得被千津撞見這一幕,就好比踩到自己鞋帶導致仆街、然後又被同班同學目睹般的慘烈,無以名狀的羞恥瞬間襲捲胡聿透全身,害他整個人像被火焚燒過的難受。
他狼狽的轉身,想自熟人的眼皮底下跑開,不料這時候迎面又走來三人一組的人馬,胡聿透一時不察,竟與他們正面撞個正著,雙方因此都嚇了好大一跳。
職業病使然,胡聿透習慣性的彎腰鞠躬致歉,反正不管錯的是哪方,率先卑微的低聲下氣致歉就不會有錯。
直到一聲訝異的呼喚冷不防的響起──
「芋頭哥,你怎麼會穿成這樣?」
竄進耳裡的童稚嗓音莫名的熟悉,胡聿透愣愣的眨動雙眼,然後抬起維持低頭姿勢已久、早已痠澀不堪的頸項,映入眼簾的臉蛋看來是如此的可惡且可愛,赫然是名貴氣的男童。
一時間反應不過來,胡聿透的腦袋煞時空白,良久,才猛然回過神,「小瑪爾?你怎麼會在這裡?」
眼前這名個頭嬌小、看似只有七、八歲大的幼齡男孩,正是前一陣子才因某案件與胡聿透有所互動的前委託人──小瑪爾,候在他左側的老人則是管家先生,而待在右側的少年則是相貌俊秀、但整體而言隨處可見的眼鏡仔。
「愛德華,你為什麼也在這裡?等等,這莫非是什麼整人節目的橋段不成?」清楚的唸出對方的名字,遲了幾秒才反應過來的胡聿透,愣愣等著好友老實交代現身於此的緣由,最好和盤托出。
愛德華毫不猶豫的給出答案,他亮了亮手中的邀請函,「那是因為我曾經短暫做過瑪爾的家庭教師,而且他們家公司旗下的某個品牌,是我父母公司的合作廠商,所以兩家互相往來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吧。」
「喔喔,難怪啊!上流社會的人果真就是不一樣,繞了一大圈,就算沒關係也會變得有關係。」胡聿透似懂非懂的點頭,隨後又想起什麼般疑惑難解的搔頭,「不過,因為跟小瑪爾有一層特別關係,你就可以沾別人的光、隨隨便便的跑來旁人的生日派對,這樣對嗎?」胡聿透的話語中帶有質詢的意味。
愛德華的眉頭尚未皺起,胡聿透的衣袖忽然被隻小手扯動,他反射性的低下視線,只見男孩揚起一抹燦爛稚氣的笑容,對他說:「不是別人,是小瑪爾自己的生日派對喔!」
「喔,你說你……耶?」胡聿透脫口而出高分貝的驚呼,但很快腦袋快速運轉起來,便大致釐清事情的粗略樣貌。
小瑪爾是壽星,這裡的別墅理當是他們家的,愛德華有一段時間是小瑪爾的家教,雙方父母又有合作關係,受邀出席自然是理所當然的;而千津之所以也有邀請函,想必是因為上次委託事件,小瑪爾基於內疚才會特別招待老闆和那隻笨鳥來這裡白吃白;至於他自己呢,原本也可以是座上嘉賓,卻誤打誤撞跑來這裡打工,壓根是湊巧。
「不過,我還真沒想到你也認識小瑪爾?」說著,愛德華寵溺似的揉亂小瑪爾一頭齊耳短髮,後者像隻乖巧的小狗狗很享受這樣的撫摸,管家並沒有打斷兩人間如兄弟般的互動,看來雙方的交情不是普通的深厚。
「呃,如果可以選擇的話,我也不想要好嗎……」胡聿透適時端出一臉尷尬無奈的神情聳肩,這世界最令人感到無言的場景莫過於在工作場合遇見熟人,而且一次還來上三個外加一隻動物。
「不過芋頭哥能來真好,我本來就希望你們都能來參加派對,但千津哥說你沒有空。」小瑪爾活潑盛情的說道。與前一陣子那位看起來成熟世故、過分拘謹的小少爺相較,如今的他又重新找回了這年紀該有的天真與活力,現在回想起來,不管如何穩重,他終究不過是名八歲大的孩子。
「千津這傢伙……」一想到老闆極有可能對他隱瞞這麼重大的消息、還可能只是因為想獨占了所有的好處,胡聿透的心裡就不怎麼舒坦、痛快。
「這麼說起來,你那位變態老闆人也在這裡囉?」
此言一出,眾人無不將視線轉向此刻眼中正閃現濃厚興味光芒的愛德華,說起來,在場的人也就只有他尚未目睹過千津的廬山真面目,一直以來,都是靠胡聿透的三言兩語刻劃千津的形象,也因此這個從來只聞其名不見人的男人,在愛德華心中的形象已經不是普通的糟糕了。
即便如此,愛德華還是想親眼見證,這個男人是否真的只有糟糕二字可以形容。
「不在!」胡聿透強烈駁斥他老闆身在此處的可能性,拚命搖著頭。
但是下一秒,卻被秉持誠實是種美德的小瑪爾抖出了真相,「在喔,我剛剛才看到千津哥走過去呢,芋頭哥難道沒碰到嗎?」
「說謊是種不好的行為喔,小瑪爾。」胡聿透的臉色沉了下來、罩上陰霾,因為被人揭開真相而顯得有些惶惶不安。
「人家才沒有說謊!」小瑪爾極力澄清自己是個好孩子。
這下子,連一旁默不出聲的老管家也沉不住氣的澄清道:「少爺從不會說謊,即使打破老爺的酒瓶、夫人的花瓶,也甘願冒著被禁足一個月的懲罰誠實坦白!」老管家的眼神懷著我家少爺是最棒的忠僕神情,殊不知,僅僅一句話,就替他家主子招黑了。
「我不知道你想說什麼,但你家少爺這樣笨手笨腳的沒問題嗎?」翻了翻白眼,胡聿透無力的不該做何反應是好。
「管家先生……」小瑪爾沮喪的垂下雙肩、欲哭無淚、小手拍額,覺得自己的底細竟然被老管家瞬間出賣了。
「對了,我還沒有找你算帳呢!上次委託的酬勞……」胡聿透猛然想起至今仍耿耿於懷的事情,他可不會容許自己吃了個大悶虧,還默不作聲的被人占便宜。
「可是……這個我無法決定……」在胡聿透咄咄逼人的質問中,小瑪爾的身形彷彿又縮小了一倍,支吾其詞,無法好好回應對方的期待。
「那麼當初就不應該委託我們辦事啊!不然找你父母也行,只要將積欠下來的報酬一併結清的話,我就不繼前嫌的原諒你,如何?」胡聿透的氣焰高漲,於是乘勝追擊,想討回原本屬於他的東西。
就在此時──
「瑪爾!」
源自好幾道不同的嗓音,彼此交織一起的呼喊聲響起,小瑪爾聽聞疑惑的轉過頭去,而後燦爛的笑顏逐漸在他的臉上展開。
一群小朋友在草皮的另一端開心的朝他揮手,見狀,小男孩也顧不上其他的事,開心的跑去與小夥伴會合。
胡聿透只消一眼,隨即認出那些小朋友是住在瑪爾家附近的那群孩子,同時也意外捲入一場誘拐孩童案。遙望著這一幕和樂融融的畫面,胡聿透看到小瑪爾結交了那麼多好朋友也真心替他感到欣慰,不過,轉念一想,任何事情應當都比不上付清積欠他薪水還要來得重要。
「我說啊,現在不是跟你朋友聊天的好時機吧……」胡聿透激動的上前幾步,但瞬間,兩人之間看似不長的行進路線中硬生生多出了十位黑衣人,擋住胡聿透的去路。那些人正是瑪爾的貼身保鑣,此刻正在行保護之實,不容許胡聿透再靠近半步,壞了主子與一干小夥伴相處融洽的歡樂氛圍。
胡聿透即便多次想要趁隙突破重圍,然而無奈難敵鐵壁般的防護網。
最後,胡聿透雖氣急卻也無可奈何,只得雙手舉起、作勢投降,如此這般才勉強被人放了一馬。
就在此時,氣憤不已的胡聿透的耳根旁,冷不防響起一個低沉磁性的男性嗓音,「啊,找到你了。」伴隨著身上隱約散發出的性感費洛蒙,讓胡聿透當下猛然一個震顫。
「……」胡聿透像是私人領域受到什麼侵犯一般,驚恐的瞠大雙目,一邊罵罵咧咧的飆著滿口胡話,一邊捂著微微泛紅的耳根,一副生無可戀的模樣。
這時候,幾乎沒獲得什麼發言權,始終在旁靜靜凝視事態發展的愛德華,終於沉不住氣,「原來,你就是千津。」
「我是,你是誰?」千津轉過頭,毫不客氣的直問。
兩人映入眸底的目光皆是對彼此的打量、評斷,空氣中隱隱激出灼人電流,存在雙方間的矛盾眼看就要一觸即發,避無可避。

第二章 禍從口出,轉角遇上綁架犯!

「呃,這個、那個……」
被當成是夾心餅乾中間那塊夾心的胡聿透,尷尬的夾在兩人中間不知該如何開口,眼看雙方劍拔弩張、似乎在下一秒就要打架,他的內心崩潰不已、冷汗直流,很想要大喊不要為了我吵架啊!
但其實他只要冷靜下來分析就會知道,壓根毫無理由會導致一場架的產生。
「我是這傢伙的……算是朋友吧。」不多時,愛德華率先打破流淌在雙方間的尷尬,大拇指豎起,向後指著一旁的胡聿透,自我介紹道,「我叫愛德華,我知道你是誰,他有提起過你幾次,不過不論真相為何,還是百聞不如一見。」
愛德華的口氣雖稱不上謙遜,但由於態度就事論事,倒也不會惹人惱火。
千津襯衫的鈕釦不知何時又解開了幾顆,光潔白皙的胸膛即將完整的裸露出來見客,同時間他很快的大方接口回應,應對得體自然,「很顯然你已經知道我的名字,但我想我還是鄭重自我介紹,我是千津,是小透透的老闆,目前經營一家偵探事務所,專經手連警察都不願干涉的棘手案件。」
胡聿透聽完兩個人的自我介紹後整個人都要不好了,吐槽成性的嘴角在正蠢蠢欲動,而此時面對而立的兩人已經互換名片,然後空著的一手握住對方的手,一副和樂融融的畫面,讓胡聿透當即成了隻傻眼貓咪。
「你們是什麼上班族還是業務嗎,老闆就算了,愛德華你什麼時候有自己的名片?」
「凡是踏入社會的成熟大人都應該備有自己的名片,名片可以彰顯出自己的身分地位,這是常識吧?」愛德華答得一副理所當然。
「說什麼踏入社會,你不是跟我一樣今年才十七嗎,一個毛都還沒長齊的高中生裝什麼大人啊!」
「喔?」愛德華高高的挑起修剪整齊的眉,「所以,你是說你的毛就有長齊了嗎?」
「在說什麼啊……」不料突有此反問,胡聿透愣了一下,然後錯愣的駁斥。
「關於這個部分,我可以……」千津從旁涼涼的插話,卻被胡聿透不知從哪拿來的毛巾堵住了不安分的嘴,堵得密密實實的,下一瞬間就被人強行轉過身往前推行著,被迫離開現場。
「誰想要給你進行全身檢查啊!」知千津者莫若胡聿透也,早一步拆穿自己老闆會有何等齷齪下流的思想,小員工只好跟友人說聲抱歉,急急忙忙的推人離去。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