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庫存 3
  • 一日一紅樓,悠悠芳草情:第一本結合紅樓夢+植物古畫的全彩日記書

  • ISBN13:9789570852660
  • 出版社:聯經
  • 作者:紅樓夢精雅生活設計中心
  • 裝訂/頁數:精裝/776頁
  • 規格:19cm*10cm*3.7cm (高/寬/厚)
  • 出版日:2019/03/08
  • 中國圖書分類:話本小說及章回
定  價:NT$950元
優惠價: 9855
單次購買10本以上8折
可得紅利積點:25 點

庫存: 3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第一本結合【紅樓夢】+【名家古畫】的手札!
限量裝幀,萬年可用,紅迷們最值得收藏的日記書
一天一篇,透過花草體會紅樓中的詩意與美好
【特別收錄】紅樓植物一覽表,方便對照原著賞析

內容簡介
‧黛玉葬花時,其實不只葬了一種花?
‧紅樓夢中的人物,其實都各自有代表的植物?
《一日一紅樓,悠悠芳草情:第一本結合紅樓夢+植物古畫的全彩日記》以120回《紅樓夢》段落為藍本,精選書中的240多種植物,引用出處及加上註解,再搭配精選的名家古畫,希望以「植物」角度重新看待《紅樓夢》書中的人物情感。
正如原著曹雪芹所說:「讀紅樓,也是認植物;認植物,亦能解人。」《一日一紅樓,悠悠芳草情》以紅樓中的花草來解讀《紅樓夢》,提供另一個不同的閱讀視角,讓身為紅迷的你,每次翻閱都有不同體驗。
12個月,每月都有小確幸;365日,每天都有好生活。

本書特色
【提供全新視角】
少見以「植物」來解析紅樓夢,並選取紅樓植物200餘種,涵蓋98個科、196個屬,以果實、塊莖、纖維、樹脂、種子等形式出現,或出自詩詞、典故、俗語等,呈現出豐富的多樣性。

【重現名家古畫】
配圖除選用歷代名家作品,還使用了明萬曆年間彩繪本《金石昆蟲草木狀》,及19世紀日本植物繪本《梅園百花畫譜》等,並力求圖片與植物資訊能準確對應,呈現清新典雅的寫意風格。

【限量手工裝幀】
書封以日本繁星紙裱貼,書皮選用厚實有紋理之布料,在精緻中不失現代設計感;內文以雪白畫刊紙全四色印刷,字體大小適中易讀。全書手工裝幀,獨特精裝貼皮,不但適合翻閱也不易損壞,再搭配精巧開本,便於攜帶及收藏。

【自用收藏皆宜】
本書採日記形式呈現,不受日期限制,左頁為古畫及原文,右頁則留白供書寫心情,一年365天皆可用,除了自用亦適合送禮,為尋常生活增添一抹詩意。

 

紅樓夢精雅生活設計中心
由北京曹雪芹文化發展基金會發起的曹雪芹美學推廣機構。致力於邀訪名企匠工,搜求良品雅物,浸潤紅樓精雅,以結緣天下紅迷,聚合世間美好。

 

編纂後記
《紅樓夢》時代的人,人們對自然和花草的熟悉程度遠勝今人,不要說大觀園中的才子佳人,就是劉姥姥、柳嫂子這樣的人,也懂得四時節氣,花草枯榮。而紅樓之人,又都被曹公賦予了各自的守護神,花可能是人,人也可能是花,人面花顏,天界人間,花草樹木,莫不有靈。讀紅樓,也是認植物;認植物,亦能解人。如此看來,以植物為主題來解讀《紅樓夢》,也是天造地設的好視角。
另有一層,曹雪芹故居地處北京植物園內,有許多《紅樓夢》中的原生植物就在身邊。園長趙世偉先生作為植物學家,對紅樓植物自然情有獨鍾,與康曉靜女士費八年之功,完成了對《紅樓夢》中植物的系統研究,其成果《夢裡仙葩塵世芳華——〈紅樓夢〉植物大觀》結集出版,恰為本書的編寫提供了可靠的背景知識,使得古今植物對照有了科學的指導。此書以一百二十回庚辰本為底本,檢索出有關植物條目一千三百餘條,近二百四十種植物,涵蓋九十八個科,一九六個屬,在原書中多直接以植物形態出現,有的以果實、塊莖、纖維、樹脂、種子、莖稈等製成品出現,或出自詩詞、典故、俗語等,體現出豐富的多樣性。
更令人讚歎的是,2017年是北京植物園建園六十週年後,一個新甲子的開局之年,為了紀念曹雪芹與植物園的不解之緣,園裡特意在黃葉村曹雪芹故居周邊的一頃之地,建成了「紅樓植物專類園」,將北方易於生長的一百多種花草樹木擇地栽培,按照書中所敘,一一點景安插,為紅迷們遊園增添了別樣的樂趣。行走黃葉村,如入大觀園,亦真亦幻,花木迷人眼。
本書選取紅樓植物二百餘種,以《四庫全書》中收入的《御定佩文齋廣群芳譜》相應詞條為背景知識連結,並引入原文出處,大致按照花草果木生長的時令進行編排,並請廉萍女士撰寫了二十多篇解讀小語。
配圖方面,除選用古代歷朝名家作品,還使用了以下古代繪本資料:明萬曆年間彩繪本《金石昆蟲草木狀》,19世紀日本植物繪本《梅園百花畫譜》等。力求圖片與植物資訊能夠準確對應,亦不失清新典雅的寫意風格。
編輯本書的本心,就是希望讓大家換一個角度看《紅樓夢》,在每一個尋常的日子裡體味紅樓中的詩意與美好。今年,我們又特別為讀者準備了植物系列的紅樓精雅生活禮包,十二個月,每月都有應時應景的生活良品可供賞鑒、使用。草木有情,足可感人情之理,應天地之氣。獨享悅己,分享悅人,不亦快哉?

 

壹月
貳月
叁月
肆月
伍月
陸月
柒月
捌月
玖月
拾月
拾壹月
拾貳月

三月七日〈明‧沈周 臥遊圖冊之杏花〉
【花解】
《廣群芳譜》第二十五卷:「杏,樹大,花多,根最淺,以大石壓根則花盛。葉似梅差大,色微紅,圓而有尖。花二月開,未開色純紅,開時色白微帶紅,至落則純白矣。花五出,其六出者必雙仁,有毒。千葉者不結實。」

三月八日
【杏花小語】
紅杏,本來是探春的花名籤,湘雲的牙牌令,寶玉的傷春情懷寄託樹。書裡相關的,還有一位名叫「嬌杏」的姑娘。本來,她在全書中的作用,只不過是個打醬油的路人甲,被作者順手拈來,充當甄家小榮枯的周邊旁觀者,英蓮「有命無運」的反襯者,賈雨村「風塵懷閨秀」的零配件,是「僥倖」二字的圖像化。至於她個人的性格和面目,除了「儀容不俗,眉目清明」幾個字,其他幾乎全無。
這仍然不妨礙我們把嬌杏姑娘的經歷視作人生理想——愛情美滿,事業有成。雖然不知後事如何,總是人生大半都有了穩定的著落。縱然俗氣,但正是這些世俗層面的滿足,才能溫暖人生本質的蒼涼呵。正如眼下這三春,桃紅李白,漫山遍野,往往被詩人詬病為俗氣,卻忘了,這才是春光能夠爛漫的底色。
對桃梨杏李之類春花的鄙薄,不知始於誰了。老杜有著名的一聯:「顛狂柳絮隨風去,輕薄桃花逐水流。」後人經常引作口實。其實細玩語意,顛狂和輕薄,不過是寫出了柳絮的動態和桃花的質感,原本不涉及道德評判的,可後人誰管得了那麼多。大蘇為了誇獎故鄉的海棠,不惜說「嫣然一笑竹籬間,桃李漫山總粗俗」;朱淑真為了讚竹,不惜說「紛紛桃李皆凡俗,四時之中惟有竹」;陸游為了讚梅,不惜說「飽知桃李俗到骨,何至與渠爭著鞭」;徐積為了讚揚州瓊花,甚至不惜說「杏花俗豔梨花粗,柳花細碎梅花疏。桃花不正其容冶,牡丹不謹其體舒」;李曾伯為了讚紅梅,竟然說「較量盡,勝夭桃輕俗,繁杏粗肥」——都是文人習氣。替百花定品分高下的行為,以及每種道德評判,其實反映的都是人類的褊狹和忘恩負義。

五月七日
【芍藥小語】
芍藥別名很多,其中一種叫「婪尾春」,據宋陶穀《清異錄》解釋:「婪尾酒乃最後之杯,芍藥殿春,亦得是名。」意思是,春天開的最後一種花,就是芍藥。芍藥開落,春天也就過完了。這和「開到荼蘼花事了」「一信楝花風,一年春事空」說的都是一個意思。究竟誰最後,倒也沒什麼可爭的。反正春天已經過去。
紅樓裡,關於芍藥,有一場重頭戲,六十二回「憨湘雲醉眠芍藥裀」,這一唯美場景,不知被描畫搬演了多少次。作者自己顯然也難以忘懷,夜宴怡紅,借黛玉之口又取笑一回。寶玉倚著一個「各色玫瑰芍藥花瓣裝的玉色夾紗新枕頭」,也是時時點染。
本來,每個人掣到的花籤,才是自己的標誌物,可是湘雲掣到的海棠,卻經常被忽略了。要知道,海棠的象徵意義非同小可,因為它是「怡紅快綠」裡的那一抹「紅」。湘雲和寶玉的交情,論起來比黛玉更早一些。那才是兩小無猜。只不過她「生來英豪闊大寬宏量,從未將兒女私情略縈心上」,平時也多假小子風格,所以跟寶玉的關係,更像是兄弟,這天喝醉之前,還跟寶玉划拳,贏了寶玉。按照古人「兄弟如手足」的價值觀,顯然湘雲略勝一籌。
芍藥花期比牡丹晚十來天。會開到立夏前後。有人根據這一回的線索,推算寶玉生日。不管是哪一天,總是花落春歸時候。紅樓如此重視三春和百花意象,如此惜花惜春,這個生日,引起的符號心理暗示作用,應該不小。
北宋以來,洛陽牡丹、廣陵芍藥經常相提並論。紅樓為什麼這麼重視芍藥?胡亂猜想的話,其實是有一個重要原因的。要知道,我們的林妹妹,雖然本貫姑蘇人氏,卻是從揚州來的,從小生活在揚州衙門,直至賈夫人病逝揚州城。

十一月十五日 香附末
【花解】
《廣群芳譜》第九十五卷:「香附子,莎草根也,一名草附子,一名莎結,一名水香稜,一名續根草,一名地藾根,一名水巴戟。上古謂之雀頭香,俗人呼為雷公頭。生田野,在處有之,葉如老韭葉而硬,光澤,有劍脊稜,五、六月中抽一莖,三稜中空,莖端出數葉,開青花成穗,如黍,中有細子,其根有鬚,鬚下結子一二枚,轉相延生,子上有細黑毛,大者如羊棗而兩頭尖,採得燎去毛曝乾。氣味辛,微苦,甘,平,無毒,足厥陰、手少陽藥也,兼行十二經、八脈,氣分散時氣寒疫,利三焦,解六鬱,消飲食,積聚痰。」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