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庫存:2
定  價:NT$250元
優惠價: 75188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庫存:2

商品簡介

書摘/試閱

舉頭三尺不只有神明,還有可奪人性命的神祕力量……
小心別把命賠上!
為什麼會有人死在奇怪的地方?為何會有那麼多的神祕檔案?
台灣仍有許多不可思議的鄉野鬼故事,
本書將公布這些駭人聽聞的恐怖事件,
讓你直擊禁忌的駭人故事!

01.掃地阿伯
太子廟裡的掃地阿伯劉明順盡忠職守,做什麼都好,就算天天掃落葉還是笑嘻嘻,當作是幫身體運動。不過有一點讓人受不了,就是每次打招呼總是熱情地像是看到雞腿的哈巴狗,老是說得沒完沒了、喋喋不休,這也讓附近的居民感到有些困擾,不過大家都老鄰居一場,倒也沒出什麼大問題。
唯一能制伏掃地阿伯的,就只有他口中戲稱的黃臉婆,說實話,掃地阿伯的太太根本就沒有掃地阿伯說的那麼糟糕,即便年過遲暮,還是保養得宜,但當這位太太沉著聲音說話的時候,恐怕就是狂風暴雨即將來襲,要是不想被捲入他們夫妻之間的世界大戰,當然就是生人勿近了。
即便如此,其實掃地阿伯跟他太太感情還不錯,太太偶爾還會到廟裡來走走,雖說是廟,但其實占地廣大,廟門外還有兩棵大榕樹,下午偶爾會看見有人坐在那乘涼閒聊,這裡同時也是不少小孩的遊樂處,像是找金龜子、繞著榕樹亂跑、捉迷藏,也讓膝下無子的掃地阿伯少了點遺憾。
好景不常,掃地阿伯突然生了場大病,請了假,好陣子沒來廟裡,附近居民也有些不習慣,某天晚上,掃地阿伯突然出現在廟裡,刷拉刷拉地掃著落葉,一個歐巴桑見狀,連忙走上前打招呼,「阿順啊,你病好啊喔?」
「蝦米破病!我身體蓋勇啦──」掃地阿伯反駁歐巴桑的話。
「是喔,你啊捏暗時才掃地?」歐巴桑覺得奇怪,平常掃地阿伯大概下午三、四點開始掃地,很少在晚上開工。
「安捏卡涼啦。」掃地阿伯不以為意地說著。
「涼?」歐巴桑不禁一楞,現在是冬天,就算位處於南部,多少還是會感受到一絲寒意,但阿順卻說這樣比較涼?
歐巴桑的目光順著往下看,掃地阿伯的腳感覺有些模糊,而且整個人好像不由自主地輕飄飄搖晃,再看回掃地阿伯的臉,那似笑非笑的表情,終於讓歐巴桑忍不住大叫起來,「夭壽骨喔!有鬼啦──」
伴隨著驚慌失措,歐巴桑隨即從廟前拔足狂奔,不一會就消失得無影無蹤,只剩掃地阿伯依舊認真地拿著竹掃把,發出刷拉刷拉的聲響。
毫無意外地,鄉下地方的八卦總是謠傳的特別快,不到幾天的時間,整個街頭巷尾都知道廟口前疑似撞鬼事件,大家不免人心惶惶,連忙去跟阿順嫂求證,然而,更不幸的是,掃地阿伯的確是在前幾天過世,這下子,換廟裡主委頭痛了。
一群人你看我我看你,好像都沒什麼解決之道,最後索性走到太子爺面前,拿起筊杯就開始擲,「太子爺,信男吳再添有事跟您請教,昨晚掃地的劉明順害人受驚,請問是不是祂心願未了?」
咖噹!
清脆的碰撞聲傳來,所有人定睛一瞧,是笑杯。
主委吳再添不死心,又連忙換了幾個問題,然而,不論他怎麼問,卻一直擲出笑杯,難道是因為這樣沒關係嗎?
不可能啊,昨天阿金嫂被嚇個半死,指證歷歷,要是不處理的話,到時候有更多人嚇到的話,那該怎麼辦?
吳再添左思右想,就是沒什麼好法子,其他人還是你看我我看你,最後還是年紀最輕的委員主動開口,「主委,既然太子爺都這樣說了,還是今天我們留下來看看明順阿伯想要做什麼?」
「看來也只能這樣了。」吳再添嘆了口氣,把筊杯放回桌案。
當天晚上,太子廟前弄得燈火通明,所有廟裡的委員戰戰兢兢,就怕一個不小心就發生什麼事情。
說也奇怪,昨天阿金嫂指證歷歷的情形,今天什麼也沒發生,廟裡的委員們從傍晚六點等到晚上十點多,什麼東西都沒看到,最後只能草草解散。
然而,接連幾天,又有不少鄰居跟廟方抗議,晚上回家時看到掃地阿伯的身影,但就算廟方人員加強巡連,還是什麼也沒發現,這讓吳再添傷透腦筋,不知該如何是好。
掃地阿伯頭七晚上,吳再添代表廟裡前往上香致意,當跟阿順嫂提到這件事情時,原先面容慘澹的阿順嫂,整個人突然揚起生氣,甚至不顧紙蓮花才剛折到一半,嘴裡嚷著要去廟裡看看。
拗不過阿順嫂的堅持,吳再添只能跟在後方,一邊搖著頭想今天大概又是做白工的巡邏。
只不過,當阿順嫂來到廟前,吳再添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是掃地阿伯劉明順!他正在廟前刷拉刷拉的掃地
吳再添正想開口詢問這陣子發生的事情,阿順嫂倒是搶先發難了,只見她氣勢萬鈞地走向前大吼,「你這死鬼──」
「嗚哇哇哇!殺人啦!」
「不是說好要一起到老嗎?居然自己先跑,太過分了!」
「啊就沒辦法啦……」
「那你還整天往外跑!今天頭七也不回來,你這死鬼!」
「唉唷,就還想跟街坊打打招呼,而且掃地掃習慣了,一時改不過來……」
「這是說對不起就可以解決的嗎?」
看著眼前夫妻打罵的情景,吳再添忍不住笑了出來,原先充斥在心中的悲傷跟疑問全都一掃而空。
或許,有時候會撞鬼,是因為在人世間還留著一點遺憾吧。
自那之後,取而代之的是阿順嫂偶爾跑來掃地,吳再添原本覺得這樣是不是太辛苦,沒想到阿順嫂卻說,「哼,我啊,偏要搶了那個死鬼的工作──」
看著阿順嫂幹勁十足,吳再添倒也不好阻攔她,不過在那之後,掃地阿伯的鬼魂就沒再出現過了。
究竟掃地阿伯的鬼魂是完成心願安然離去,還是阿順嫂的妻管嚴的氣場太強大,這就不得而知了。

 


@02廟口鬥牛
阿君跟阿勇是廟口長大的小孩,舉凡是騎腳踏車、打籃球,餵生態池的魚吃吐司,廟裡的大拜拜,或是擲筊比賽,參加過的活動不勝枚舉。
話雖如此,其實兩個人的個性截然不同,阿君膽小內向,阿勇外放豪爽,這兩個小孩走在一起的時候,也讓附近鄰居覺得嘖嘖稱奇,不過,小孩子嘛,不需要太多理由,自然而然就能玩在一起。
或許是受到阿勇的影響,阿君性格慢慢開朗起來,甚至可以跟朋友在廟口前組成三對三的鬥牛賽,如果是以前的他,絕對只會躲在樹下,遠遠地看著別人玩樂,而不敢主動走上前說要參一腳。
由於住得近,兩個人唸了同樣的國小、國中,偶爾同班,偶爾不一樣,到了高中還是走在一塊,就連大學放榜,都考上了同一間學校只差不同科系。
這樣的狀況下,兩個人的情誼毫無意外地延續下去,直到出社會之後。
個性大剌剌的阿勇,出乎意料地選擇就讀會計系,這個需要細心以及精算數字的學系。畢業之後,他直接進入事務所,開啟了沒日沒夜的爆肝生活。
相較之下,阿君保守地選了資訊系,之後經過學長姊的介紹,到了家風評還不錯的公司就職,展開解決軟體問題或是硬體故障排除的生活。
本來阿君和阿勇一星期還是會找時間吃個飯,然而,隨著工作經歷的拉長,兩個人越來越少碰頭,當再一次見面時,居然是在阿勇的喪禮上了。
阿君怎麼樣都想不到,樂觀開朗的阿勇為了工作,竟然長期借酒澆愁,而且還到身心科報到,定時服用抗憂鬱的藥物。然而,這些卻還是沒辦法消弭阿勇的情緒問題,某天下班,阿勇可能因為一時失控後選擇跳樓自殺了。
身為多年的好友,阿君請了好幾天的假到阿勇家幫忙,阿勇的父母哭得老淚縱橫,阿君強忍哀傷,直到喪禮流程告一個段落,這才到附近散步。
不知不覺間,阿君走到跟阿勇認識的關帝廟前,他傻楞楞地看著籃球場,回憶起他跟阿勇認識的經過……
「欸,怎麼每次都躲在樹下?你怕曬太陽喔!」小時候的阿君,一直以來都是自己一個人,即便看到其他小朋友在玩,自己卻又不敢加入,沒想到阿勇卻突然跑到他的面前伸出手,「快點,快點!捉迷藏差一個人。」
「咦?」阿君怎麼樣也沒想到會有人來找他玩遊戲,原先想拒絕,但捱不過阿勇的堅持,最後只能小小聲地開口,「好、好吧。」
以此為契機,阿君跟阿勇幾乎天天玩在一塊,阿君也因此變得比以前不怕生,兩個人在剛出社會的時候還約好,等之後錢存多一點,要一起去國外旅遊,看看世界上不同的風景。
阿勇……你怎麼就這樣先走了呢?
「碰、碰碰──」
籃球場前的運球聲音打斷了阿君的思緒,因此忍不住抬眼一瞧,結果他難以置信地張大嘴巴。
是阿勇!阿勇出現了!
「你──」
「要不要來一場?」
和阿勇別無二致的笑容以及熱情,阿君先是呆了半晌,然後含著眼淚點頭,「好……好!」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