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庫存:2
農家小嬌媳03
  • 農家小嬌媳03

  • 系列名:為霜作品集
  • ISBN13:4712927505839
  • 出版社:信昌
  • 作者:為霜
  • 裝訂/頁數:平裝/320頁
  • 規格:21cm*14.8cm*1.5cm (高/寬/厚)
  • 版次:1
  • 出版日:2019/04/02
  • 中國圖書分類:長篇(現代新體)
定  價:NT$250元
優惠價: 9225
可得紅利積點:6 點

庫存:2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書摘/試閱


二十一世紀大齡剩女一朝穿越,
一眼醒來,身邊躺著一位威武雄壯的男人。
生娃,帶娃,暖被窩?
周琳琅搖頭,錯,媳婦是用來寵的!
  
這江南首富林老爺唯一的養子林景雲,真可真稱得上是周琳琅兩夫妻的貴人啊!不但救了兩人的命,更與周琳琅在生意上謀合了起來,讓周琳琅的事業更加如虎添翼。
只周琳琅怎麼看這林公子都覺得哪邊不對,這不都快三十了,怎麼還不成親,難不成是有斷袖之癖?
   這邊周琳琅才歡喜著與林公子談成一筆大生意,卻不知,這位讓她感恩載德的林公子,竟也與她心愛的夫君勾搭了起來,只她不知,這兩人籌謀的可是一樁驚天動地的大事呢……

 

為霜
   紅薯中文網簽約作者,鍾愛旅遊。

★ 暢銷作品:農家小嬌媳

第一章  意外
周琳琅在房間的床前僵站了一夜,那個婆子便守了一夜,天亮後,她罵罵咧咧的瞪著周琳琅,說她不識好歹。
妳這土婦就等著夫人和老爺的怒火吧!婆子拍了一下桌子,揉了揉泛酸的肩膀,打開房門朝外看著,等著來接她班的另外一個婆子來。
只是,有些沒有想到,打開門,等了一炷香的時間,沒等來要等的人,卻等來一個男子提著劍帶著一行人沖進了院子。
妳們是誰!好大的膽子竟然擅闖張家,妳們知道我們家夫人是什麼人嗎?我們家夫人可是……
來人便是林景雲身邊的另外一個侍衛穹蒼,他一個冷眼打斷了那婆子的話,直接喊道:誰是周琳琅,周琳琅人在哪裡?
屋內的周琳琅早就聽到了動靜,只是不知道來的人是誰,聽到院子有男子喊她的名字,也不敢貿然出去。
穹蒼等了片刻,才又道:我乃江南林家少爺身邊的侍衛,奉我家公子之令協助公子好友救人,周姑娘若是聽到我的話,還請應答。
聽到這,周琳琅才急急忙忙的應聲:我在屋裡!
周琳琅還記得,年前的時候,嶗山上的人和江南林家少爺有接觸過!
穹蒼聽到屋裡的聲音,直接就將擋在門口的婆子拉走,讓身後的手下進屋將裡面的周琳琅帶出來。
時隔多日,周琳琅終於踏出了房門。
即便,天下著細雨,帶著冬日的寒冷,讓她覺得涼意刺骨,可卻讓她分外的欣喜。
話不多說,周姑娘請跟我來,我這就帶周姑娘去縣城找妳夫君!妳且放心,我家公子與知府大人一早已經到了縣城,妳家夫君定然無事!為了讓周琳琅放心,穹蒼又悄聲道:嶗山大當家和張先生也在縣城等著。
聽聞此言,周琳琅喜極而泣!
謝謝。所有的激動,最後到了嘴邊,只化成了這一個詞語。
她這一輩子,到死也會記得這一刻,這種回到人間的感覺。
馬車一路疾馳,直到了縣衙才停下。
籲,公子,知府大人,青桐縣縣衙到了。扶蒼停下馬車將手裡的馬鞭一拋和車裡的人道。
裡頭的人不知道是誰低沉的應了聲,馬車簾被掀開,林景雲先從馬車裡出來,隨後的便是知府大人王大人。
知府大人到,林公子到!一聲唱和,將縣衙裡的人驚擾。
裡頭的人雖然一時間沒懂這個和知府大人同行的林公子是誰,但單是聽到知府大人到,一個個都嚇得屁滾尿流,趕忙的跑到後院裡去將陳大人喚了出來。
只是,似乎,陳大人好像一早知道知府大人會來訪,穿戴整齊的領著一家老小來見王大人。
王大人,什麼風把您給吹來了。陳大人臉上堆著笑,卻並不像那些衙差一樣有半點驚慌的模樣,說著話,他朝著王大人身邊看了一眼。
這一看不要緊,這一身招牌的藍衫,不用看清人臉,陳大人就將人給認了出來。
林公子?林公子怎麼也……陳大人連忙側身將路給讓了出來:林公子,王大人,快快請進。
對比前後的態度,對王大人,陳大人固然是有謙卑,但是,對林公子,除了謙卑,還有更多的敬畏。
陳大人雖然不過是七品小官,一個知府都壓他兩級,是他的上官,但是,一個知府大人比起林家公子,那簡直太不夠看了。
林景雲是誰啊?那是整個林家唯一的公子,林老爺膝下無子女,只有這麼一個養子,林家將來都是交給他的。
這還不算,林景雲可是當今皇上跟前的紅人,是京城一帶的權貴之人,想他當了數十年的官,連京城都沒有去過,更別提見一見聖顏。
可林景雲呢?那可是能隨意出入皇宮,整日陪伴在皇上身邊的人。
若是哪天,林景雲娶了京城中什麼郡主公主的,以皇上對林家的盛寵,封侯都不是意料之外的事了。
陳大人最近在青桐縣很是威風啊?聽說,陳大人想讓誰蹲大牢誰就得蹲大牢,想讓誰死,誰便得死,有人在本官跟前可是用奸官草菅人命來形容陳大人你啊,本官也不和陳大人多費口舌,今日本官來是為了周家村楊承郎一案,據本官調查所知,楊承郎昨日下午被判了今日午時斬首處決,昨日下午才判刑,怎麼今日午時就要拉出去斬首這般匆忙?
王大人聲音嚴肅威嚴,一張木臉,不怒自威:陳大人,本官可聽人說,死者黃全根本沒死,黃全家屬下葬的棺材裡,根本不是黃全!
陳大人一聽,立刻咚的一聲就直接跪到了地上去:還請大人明察,黃全的的確確是死了,是由縣衙的仵作親自驗屍證實,下官不知道大人從何處聽的如此荒謬之言,但下官著實委屈,下官為官多年,一直深受百姓愛戴,楊承郎為人極其霸道不講理,仗著一身的好功夫,見人便打,才造成了黃全重傷不治身亡的慘案。
王大人看著跪在地上一個勁兒喊冤的陳大人,聽著他義正詞嚴的敘述,王大人都有些疑惑的暗自朝著林景雲看了一眼。
林景雲卻只是淺淺的勾勾唇角,什麼也沒說,什麼也沒做,連一個眼神的示意都沒給。
是真是假,你委屈不委屈,開棺驗屍便可。王大人收回目光直接道,看著跪在地上不動的陳大人,他聲音一抬,反問道:怎麼?本官要開棺驗屍也需要陳大人你的手令才可?
不敢,不敢,大人您說要開館驗屍,那便開棺驗屍。陳大人連忙道:那就請大人派人跟著衙差去鎮上走一趟,將黃全的棺木押送到縣衙裡再好好的驗證一番。
說完,陳大人便站了起來拍了拍衣褲,抬手喊來兩個衙差,道:去,帶著知府大人的人到鎮上,將黃全的棺木押送到縣衙來。
吩咐完,陳大人又一個轉身朝著王大人和林景雲看了過去,繼續賠笑道:這一來一回怕是耽誤不少時間,林公子,大人,不如先去縣衙裡稍坐休息。
也可。王大人點點頭,這才邁著官步走進了縣衙裡,一邊和陳大人道:楊承郎一案還有很多疑點,所以,斬首一事……
王大人一個眼神丟給陳大人,陳大人立刻意會,點點符合道:是是是,斬首一事自然是等案件明朗以後再做定奪。
入座,林景雲就坐在了縣衙下方的首座,王大人高坐在上方,陳大人雖然垂著手站在王大人身側,但是注意力全部都放在了林景雲的身上。
一直在觀察林景雲的神色,也在心裡才想著,楊承郎到底是和王大人有關係?還是和眼前這個林公子有關係?
奇怪的是,當初張家動手前,分明是調查得清清楚楚,楊承郎不過是一個無父無母的獵戶,事情都過去這麼多天了,怎麼這個時候,王大人會突然插手,而這個林公子也會出現在王大人的身邊,還對這個案件莫明的關注。
難不成是王大人和林公子有私交,從王大人那裡聽到了這次的案子,林公子便一時間起了好奇心,正好又閑著無事便跟了過來?
陳大人是不擔心死的不是黃全他會丟了烏紗帽,但是,卻真擔心處理不好這次的事情,會得罪王大人和態度未明的林公子。
得罪了王大人,身為知府,王大人暗中操作一番,他想要升為府丞那是別想的事情了。
如果得罪了林公子,只要他到聖上面前隨口說他一句壞話,他怕是就得帶著一家老小滾回老家種田去了。
林景雲坐在那,從他出現到現在,臉上的表情始終淡淡,下人奉了茶上來,他端起來,才打開,便露出了嫌棄的表情將茶盞放回了桌上,冷聲道:拿走,倒掉,換一杯清水來!
陳大人一聽便著急了:這茶不合林公子的口味?快快快,讓夫人去將上好的碧螺春拿出來!
陳大人,你就安心的站著等著便是,林公子的事情,輪不到你來關心。王大人敲了敲桌面,瞅了一眼底下的林景雲,又道:林公子最近迷上了岩茶,若是怕林公子不合口味,那就讓你的人換岩茶上來。
陳大人一聽岩茶,腳一軟,站在那一個勁兒的擦汗:下官這哪能找得到岩茶這樣的貢品?
陳大人一生斂財無數,那也沒有見過岩茶,看看林景雲那行頭,想想林家那門戶,他便站在那不說話了,只是一個勁兒的擦著腦門上的汗。
陳大人真是有趣,本官要查楊承郎一案,你倒是雲淡風輕的站在這,怎麼林公子不過是茶不對口味就把你著急出了一身的汗?王大人輕輕的扣了扣桌面,低眸掃了一眼邊上的陳大人,見他對楊承郎一案如此胸有成竹,不禁想到,莫非,此案並不是林公子所言的,黃全根本沒死那般?
陳大人被王大人一說,站在邊上,那就更是手不是手,腳不是腳了,連聲解釋:瞧大人您說的這話?在楊承郎一案上,下官問心無愧,自然沒什麼好擔憂的……
聽陳大人這意思,難不成我是吃人的野獸讓陳大人這般的擔憂?一直沒說話的林景雲適時的接腔,他臉上依舊不見半點表情,語氣冷淡,說話的時候,還時不時的朝著陳大人投了一眼過去,驚得陳大人整個身子都僵硬了。
林景雲心裡此時的疑惑和王大人是一樣的,聽蘇大當家說,死的人分明不是黃全,可陳大人卻是胸有成竹,半點都不怕開棺驗屍,想來,這個蘇大當家的消息也是有誤的地方。
只不過,林景雲可半點不關心死的人是不是黃全,他林景雲要救楊承郎和周琳琅,那是輕而易舉的事。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