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庫存 > 10
人民幣定價:36.8元
定  價:NT$221元
優惠價: 79175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庫存 > 10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這是一個公路愛情懸疑故事,源自真實新聞事件。
一部關於愛情與親情的懸疑力作。
懸疑作家宋老邪最新力作,同名影視版權正在售出。


一本從10年前寄來的日記,兩個容貌相同的女人和一個男人,開啟了一段尋湖之旅;
一場告白引來了殺身之禍,是愛恨情仇還是陰謀殺機,只有那本木馬湖日記才能給出真正的答案。

為什麼所有戀人去了那裡,結果都是生死別離,天地永隔?
木馬湖,到底是愛情聖地,還是孤獨之淵?
真相有時候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們要相信愛的人。


一本寄自 10 年前的《木馬湖日記》,輕輕敲響了攝影師齊修遠的房門。
好奇心的驅使,讓齊修遠開始了一場看似簡單卻曲折離奇的尋湖之旅……
他將這一路的經歷看在心裡,也將那個女人放在了心上。
但為何面對自己真情的表白,女人竟將他推入了湖底。
為什麼所有戀人去了那裡,結果都是生死別離,天地永隔?
木馬湖,到底是愛情聖地,還是孤獨之淵?

宋老邪

本名宋振勇,70 後,作家,編劇。
已出版作品:《三通鼓》《曼谷往事:降魂決》《血色南郊:北京末世頑主的青春記憶》

第一章  寄自10年前的郵件 / 001
第二章  木馬湖日記 / 007
第三章  奇怪的房東 / 014
第四章  K先生的離世 / 024
第五章  木馬湖之心 / 032
第六章  謎一樣的女人 / 042
第 七 章  前往木馬湖 / 052
第 八 章  那個男人的警告 / 063
第 九 章  路上的悲傷 / 077
第 十 章  偷窺的臉 / 087
第十一章  未知的凶途 / 102
第十二章  情人岩上的眼淚 / 118
第十三章  獵槍冰冷 / 131
第十四章  暗夜之吻 / 145
第十五章  者岩老人 / 160
第十六章  詛咒之湖 / 175
第十七章  神秘的黑影 / 192
第十八章  為愛變身 / 207
第 十 九 章  森林女王的殺機 / 225
第 二 十 章  萬丈深崖 / 244
第二十一章  熟悉的陌生人 / 266
第二十二章  幕後人 / 283
第二十三章  遙遙的醒悟 / 295
尾   聲  路途遙漫,木馬成湖/ 309

“木馬湖在哪兒?”齊修遠側頭問。
聽到問話,曼曼抬頭看了一眼重慶酒紅色的迷幻夜空,輕聲說:“它在雲南和西藏交界的地方,想找到它,要翻越最高聳險峻的山峰,穿越最寬闊冰冷的江水,還要走過大片大片的原始森林。總之,要經歷很多你想不到的危險。”
聽了曼曼這段話,齊修遠點點頭:“這我不怕,我差不多跑遍了世界各地最危險的地方,可以克服旅途遇到的一切困難。我們怎麼去?和木馬湖日記裡一樣,從麗江過去?”
聽到齊修遠提到日記和麗江,曼曼眼裡再次閃過一絲憂傷,喃喃地說:“不用,我們從這裡直接去就好了。不過,去木馬湖是沒有路的,車只能開到貢嘎村,然後再從貢嘎村去木馬湖那裡。”
“貢嘎村在哪兒?”
“在雲南省界,是個很原始的村落,也是當年科考隊的落腳點和補給點。”
“科考隊?”
曼曼點頭:“對的,各種科考隊,以動植物研究為主,我的奶奶就是做這一行的。她是解放後第一批藥用植物研究專家,而木馬湖就是我奶奶發現的。當年,她的科考隊把整個大西南都走遍了,在雲貴川藏都留下過他們的足跡,甚至有些人把他們的生命也留在了那裡。”
齊修遠輕輕歎口氣,問:“奶奶的科考工作應該特別辛苦吧?”
曼曼點頭,說:“那當然。藥用植物科考是最艱苦的工作,要和各種惡劣的自然環境抗爭,還要隨時防備突然出現的野獸。奶奶告訴我,當年他們進行藥用植物科考研究時,都是騎著騾馬進山的,馬背上馱著吃穿住用的物品和儀器,就像一個移動的家。這麼多年來,為這項事業而失去生命的人太多了。”
齊修遠歎口氣:“那他們為了什麼?現在西醫製藥這麼發達,中藥的品種也有那麼多,基本上大多數疾病都是可以治癒的,何必要為了一種新的草藥而付出生命代價呢?曼曼,你不要誤會,我這個問話,是大多數人的想法。”
曼曼苦笑:“我知道。我覺得,人類的發展就是對大自然進行探索發現和抗爭的過程,我們不能因為現有的東西而失去對大自然的探索,直到現在人類的進步一直沒有停止。”
“那我們在貢嘎村停車後,也要騎馬去木馬湖?”
曼曼輕輕搖搖頭:“應該不可以,我們需要徒步穿越一大片原始森林,才能到達那裡。”
齊修遠點頭。
曼曼深吸了一口氣,說:“先不管這些了,我們先到貢嘎村再說。貢嘎村裡有位者岩奶奶,她是當地人,是我奶奶的好朋友。當年我奶奶的科考隊進山後,者岩奶奶就幫著照顧我年幼的爸爸。”
“嗯,那一定是位慈祥的老人。”齊修遠想了想,繼續問道,“那你的父母呢?”
“我的爸爸媽媽也是做這項工作的,相愛結婚後一起進行植物科考研究,但在我小的時候,他們一起離開了我。”
“出了意外?”
曼曼點點頭:“是和國際植物研究小組去緬甸進行考察時出了意外,沒能再回來。”
齊修遠歎口氣:“對不起曼曼,我不應該問這個。”
曼曼輕輕笑了笑:“沒事的,修遠,在我的記憶裡,爸爸媽媽只是照片裡的樣子。他們很忙,幾乎整年都在深山密林裡工作,他們的工作偉大但卻疲累,回家的次數特別少,我的童年,是在奶奶的陪伴下度過的。”
“奶奶特別疼你吧?”
曼曼點頭:“是的,那時奶奶已經退休,在農學院做顧問,偶爾也出國參加學術會議。到後來,出於身體原因,她不怎麼出門了,只是在家裡潛心寫作,把一生所有的藥用植物研究都留存下來。我一直陪在奶奶身邊,沉浸在她的植物世界裡,也因為耳濡目染,我從小就對那些神奇的植物特別感興趣,後來大學也是學的這個。”
“學的藥用植物專業?”
“對。”曼曼點頭, “記得小時候,奶奶經常給我講神農氏的故事。她說,神農氏是中國第一個從事植物藥用科學研究的人。他就是炎帝,並和黃帝一起成為我們華夏民族的祖先,所以我們被稱為炎黃子孫。但這個炎帝也是一位勇敢執著的醫學工作者,他嘗遍百草,用生命換來救治四方的草藥。所以奶奶讓我記住這位偉大的神農氏,有時奶奶開心時,就叫我‘小神農’。”
說到這裡,滿臉憂傷低落的曼曼微微一笑,臉上都是孩子般的天真。
看到曼曼的樣子,齊修遠沉重的心情也緩和了許多,說:“奶奶肯定是位慈祥溫和的老人。”
曼曼點頭:“是的,她特別寵愛我。當我把西南大學的錄取通知書拿給她看時,奶奶激動的都哭了。她對我說,我的爸爸媽媽是最優秀的藥用植物學家,也希望我好好學習,做一個有建樹的‘神農氏’。”
齊修遠看著滿眼回憶的曼曼,問:“曼曼,你喜歡綠色吧?”
曼曼深吸了一口氣,目光深遠地看著璀璨變幻的江景,一陣風吹過,額頭的髮絲微微拂動。接著,她深情地說:“對的,我愛一切綠色的東西,草原、森林、大地,只要它殷綠美好,就都是我的摯愛。甚至在我眼裡,藍天和海洋也是綠色的。”她頓了頓,語氣悠遠地說:“當然,愛情也是。”
這些話讓齊修遠心裡一軟,不知道眼前這個單純的女人在失去愛人後的10年裡是怎樣度過的,也許是她心裡執守的那片綠色,才讓她堅強地生活下來。
這段日子,齊修遠一直通過木馬湖日記來探知曼曼的一切,可今天這短短的一番談話,讓曼曼的形象清晰和親近起來。但是,齊修遠也注意到,曼曼單純的眼眸裡始終蘊藏著一絲獨特的光輝,讓她在此刻平和安靜的形象下,依然保持著一種淡淡的神秘感。
這時,一陣潮濕的風吹過,曼曼縮了縮頭,把雙臂環抱在胸前,但目光依然清澈。
齊修遠趕忙說:“哦,有些涼了,不如我們先回去吧。”
曼曼點點頭:“好,既然決定去木馬湖了,我們就先各自收拾一下。你說,我們什麼時候走合適?”
齊修遠想了想:“後天,好嗎?我跟這裡的朋友借一輛車。”
曼曼看了齊修遠一眼,笑了笑:“不用麻煩別人了,我們還是租車吧。去那裡必須找一輛越野車,你向朋友借車,如果碰撞剮蹭了不好交代。”
齊修遠點點頭,乾脆地說:“好,我聽你的。”
曼曼甜美地一笑,迷人而溫婉。
齊修遠心裡感到一陣愉悅,興奮地說:“那我們後天見,出發,去木馬湖。”說到這兒,他像想起了什麼,說:“對了曼曼,你還沒和我說,當年奶奶是如何發現木馬湖的呢。”
曼曼又是微微一笑:“旅途很長,我在路上告訴你吧。”
“好。”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45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