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庫存:4
人民幣定價:38元
定  價:NT$228元
優惠價: 79180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庫存:4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人氣作者城南花開甜暖之作
軟萌可愛的元氣少女 X 溫暖內斂的學神少年。
青梅竹馬的溫暖陪伴,兩小無猜的十年時光。


從哥哥到男友的戀愛反轉,全程寵溺“小甜餅”。
“他們都說我能活一百歲,我分一半給你好不好?”
我把一半生命分給你,從此,你就變成我的另一半。


八歲的時候,
林淼曾對俞景軒說:“他們說我能活一百歲,我分一半給你好不好?”
俞景軒想,以後他也要對她很好很好。
十八歲的時候,
林淼:“哥哥,你為什麼對我這麼好?”
俞景軒:“因為是你。”小傻瓜,我不會讓其他男生靠近你的。
直到那一天,他將壓抑不住的感情全盤托出,
卻見他的小青梅結結巴巴地道:“哥哥……我們教練說,初戀都不能在一起的。”
俞景軒:“……教練騙你的。”

城南花開

一個看小蘋果mv都會感動哭的非典型性金牛座,家有胖貓。
晉江人氣作者,擅長現言甜寵文。
文筆細膩,擅長將天馬行空的想像與平凡小人物的酸甜苦辣結合,筆下人物多樂觀昂揚。

《我的小哥哥》精彩摘錄

★俞景軒愣了一下,沒能體會少女那百轉柔腸的心思,只是反過來,把她的手包住了,說道:“這雙手才是好看,這可是世界冠軍的手。”
俞景軒認真極了,捧著她的手的樣子,像是捧著絕世珍寶。

★“他們都說我能活一百歲,我分一半給你好不好?”
我把一半生命分給你,從此,你就變成我的另一半。

★林淼覺得他的臉白得有點發光,整個人像是天上的星星堆成的,仿佛伸出手一碰就全部碎了。她小小的年紀,心裡有種豪氣:以後,她要好好保護這個人。

★林淼乖乖地戴上了玉,放進了裡面那件衣服裡面。
 “好暖。”林淼說,“是哥哥把它焐熱了。”
  小少爺耳根子一紅,看她依舊什麼都不知道,忍不住說道:“小笨蛋。”

★“哥哥,我自己可以走。”
“可是我想陪著你。”分開一秒都不願意。


《我的小哥哥》精彩段落摘錄

★ 打開手機,林淼看到屏幕上的哥哥笑著看著她。林淼想哥哥了,好像從遇到哥哥以後,哥哥從來沒有離開過。無論她去了那裡,哥哥都會找到她。
  林淼心裡全是對哥哥的喜歡!滿得都要溢出來了!
  她忍不住給哥哥發信息:“哥哥,新年快樂,超級超級喜歡哥哥!以後我們都不要分開!”
  很快,俞景軒就回復了她:“好,我們永遠不分開!”
  林淼終於露出了笑。

★林淼有點高興:“外面晴了,我們出去走走好不好?”
  小少爺不想去,沒精打采地說道:“不想動。”
  林淼說道:“不用你動啦。”然後她掀開被子,特別強悍地直接把他背了起來。
  被矮了自己一個頭的小姑娘背了起來的小少爺:“……”
 
★ 林淼的心,沉浸在那暖暖的陽光中。她突然想起了小時候的事情,她第一天到俞家,沒有吃早飯,很餓很餓。聽到有人敲門,她開門,外面沒有人,只有兩個蘋果。
林淼拿過旁邊的手機,給哥哥發了一條信息:“謝謝哥哥的蘋果。”
俞景軒想要把手機放在一邊,這個時候,那邊信息過來了:“嗯?”
“謝謝哥哥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就送了我兩個蘋果。”
“你當時沒有吃。”俞景軒回道。
果然是哥哥給的。林淼捧著手機,心裡滿是歡喜。
哥哥是世界上最好最好的人。她上輩子一定做了很多很多好事,這輩子才能遇到哥哥,這輩子一定要做更多的好事,下輩子也要遇到哥哥。

★“哥哥。”
“嗯?”俞景軒看向她,眼裡含著笑。
林淼湊了過去,親了他一下,然後裝作什麼都沒有地說道:“沒事,就是想叫叫哥哥。”
俞景軒心裡甜得要死,表面卻特別矜持,“嗯”了一聲。
林淼蓋著被子,聽著哥哥的聲音, 心裡還是滿滿的。她伸出手,摸著自己滾燙的臉,想:愛情大概就長著哥哥的樣子。
陽光灑了進來,像是灑在了她的心裡。

第一章 遇到小哥哥
第二章 真是個小笨蛋
第三章 兩人的夜半探險
第四章 我救了小哥哥
第五章 真相大白
第六章 林淼回家後
第七章 陪你一起打比賽
第八章 林淼穿裙子
第九章 那個女生
第十章 真心話大冒險
第十一章 林淼賽後受傷
第十二章 十六歲的生日
第十三章 傳說中的小粉絲
第十四章 林淼想小哥哥了
第十五章 山頂洞人組
第十六章 一起去看電影
第十七章 第一次接吻
第十八章 你的臉好燙

清晨的山村霧濛濛的,露水掛在枝葉上,不遠處的山上傳來幾個孩子的聲音。
“水水,你弟弟的病好些了嗎?”
正在刨枯葉、撿蘑菇的小姑娘說:“不知道,爸爸還沒打電話回來。”
“那以後你還要去鎮上讀書嗎?”另外一個小姑娘問道。
林淼說道:“我跟我媽媽說了,不去了,鎮上讀書要花好多錢,我想跟你們一起在村裡讀書,也不用走那麼遠的路。”
“好啊,以後我們一個班!”另一個小姑娘高興地回道。
她們撿完了蘑菇,從山上回來的時候,林淼的褲腿已經濕了一大截,
背上背了一大摞乾柴。乾柴用一根綠色的藤捆著,橫著固定在小背簍上,
小背簍裡是滿滿的蘑菇,黑色的叫火燒菌,白色的叫石灰菌,黃色的叫松菌,適合與辣椒混著炒,微辣的蘑菇特別下飯。
林淼沒吃早飯就出來撿蘑菇了,現在她的肚子餓得很,滿腦子全是以前吃過的辣椒炒蘑菇。那時候,她就拌著飯,扒一口吃進嘴裡,又有辣味,又有蘑菇的鮮味,還有米飯的味道……
那些多出來的蘑菇,明天趕集,可以拿到集市上去賣,鎮上的人對於這種山上的東西,是一點都不挑,三塊五一斤呢。這些蘑菇本來就不輕,煮濕了以後很壓秤,能賣不少錢。
今年雨水不多,山裡的蘑菇卻多得很,林淼昨天才撿了一背簍,今天去又撿了一背簍,仿佛山林在晚上一個勁兒地忙著長蘑菇,林淼心裡充滿了幹勁。
“水水!”遠處傳來林淼媽媽的聲音。
“來咯來咯!”林淼跟小夥伴告別,背著乾柴朝著媽媽的方向跑去。
“你慢點!”媽媽一邊說,一邊把她的小背簍拿下來放在地上。林淼這個時候才注意到她家院子裡好像有陌生人。
她媽媽給她整理了一下頭髮:“一會兒進去了以後,人家問你什麼就答什麼,知道嗎?”
被汗水浸濕的頭髮貼在林淼的額頭上,她整理一下以後,小臉看上去依舊有點滑稽。林淼並不在意這個,而是有點奇怪她媽媽說的話,是誰來家裡了?林淼正疑惑著,就迷迷糊糊地被媽媽牽了進去。
“這就是我女兒,林淼,二月二十九號的生日。”林淼媽媽有點緊張,說道,“今年八歲,身體很好,從來沒有生過病。水水,跟大師問好。”
林淼聽話地說:“大師好。”
她目不轉睛地看著穿著黃色道袍,還戴著一個古怪的黃色帽子的男人,她還是第一次見到這種人。接著,她就聽到對方說話了,聲音尖銳:“就是她了,收拾一下,跟我走吧。”
林淼不太懂他們在說什麼,只回過頭看她媽媽:“媽媽,去哪兒?”
林淼媽媽蹲了下來,眼裡有淚水:“水水,媽媽實在是想不到其他辦法了。你弟弟再不治,就要沒了,那家人不會餓著你……你就是去照顧一下他們家的孩子。”
林淼眨了眨眼睛,不慌了:“媽媽你別急,我去就是了,只要弟弟的病能治好。”
旁邊的村長勸林淼媽媽:“你也別哭了,又不是什麼壞事,讓孩子出去見見世面也好。”
林淼媽媽流著眼淚,對村長和那位“大師”說:“我跟我女兒說幾句話可以嗎?”
兩個人點了點頭,走了出去。
林淼知道,村裡的很多女孩子都是在村裡讀幾年書就去打工,只有她被媽媽逼著每天走山路去鎮上讀書。她坐最後一排,周圍都是男孩子,剛開始的時候,他們老是拽她的辮子,不讓她出去,後來她把頭髮剪了,他們又嘲笑她。所以她一點都不想去讀書,現在有機會讓她為弟弟賺錢,她肯定去的。
林淼媽媽在裡屋塞了好幾張錢在她的兜裡:“這個留著,不要亂用,媽媽對不起你。”
林淼給她擦眼淚:“媽媽,你別哭,我出去就可以掙錢了。”
“水水,你聽媽媽說。”林淼媽媽擦了擦眼淚,認真地說道,“你去了他們家以後,一定不要闖禍,如果有人要打你,你別倔,知道嗎?”
林淼不懂,但是媽媽都哭了,她趕緊點了點頭。
“你要聽話,過年的時候,媽媽就來接你……接你回家。”媽媽蹲在地上,抱著她哭。
這時那位“大師”來敲門了:“不是都說明白了嗎,她不會吃苦,比在這裡過得強多了!好了,我們得走了。”
林淼媽媽又收拾了一下書包,蹲下來給林淼背上道:“一定要抽空看書,女孩子要讀書,知道嗎?”
林淼也被感染了離別的氣氛,雖然她不想看書,但是還是點了點頭。
那位“大師”拉起林淼的手往外走去,走過其他鄰居家的時候,有小夥伴端著碗探出頭,驚訝地看著她和一個陌生人走,於是問她:“水水,你去哪兒?”
林淼學著村子裡大人們要出去打工的時候的樣子,手放在書包帶上,顛了顛書包,認真地說道:“孩子們,你們要好好讀書,我過年就回來,到時候給你們帶糖。”
村子裡大人們都是要去外面打工的,過年的時候就都回來了,還會給村子裡的小孩子們買糖。所以大家都特別喜歡過年,不僅有新衣服穿,還有好吃的。每家都有各種各樣的糖,她們幾個特別喜歡一起比較哪種糖更好吃,所以林淼又補一句:“到時候我給你們帶最好吃的那種糖。”
幾個小夥伴看著她,羡慕得不得了。在林淼看來,自己是見過世面的人,所以她現在什麼都不怕。畢竟村子裡那麼多孩子,就她一個是在鎮上讀小學,村子裡好多大人都說她很厲害,比男孩子都厲害。久而久之,她自己也這麼覺得。
才走出村子,林淼就跟“大師”說道:“我白天出門了,晚上能回來嗎?爸爸和弟弟都去城裡了,媽媽一個人在家,我怕她一個人不方便,沒人給她貼膏藥。”她媽媽經常肩膀痛,要她幫忙貼膏藥。
“大師”低下頭,看著她天真的樣子:“太遠了,走不回來。”
林淼心想,他肯定不知道自己能打著火把走路呢,肯定把自己當成村子裡那些怕黑的小孩子了。於是她理直氣壯地說道:“沒問題的,我保證一分鐘都不耽擱。我平時都是在鎮上讀書的。”
“大師”忍不住摸了摸她的頭,道:“傻孩子,我們要去的地方比鎮上還遠。”
林淼不說話了,難怪村子裡那些出去工作的大人都要過年才能回來。
旁邊的村長皺著眉頭看著林淼,這孩子是他看著長大的,天天放學回來都會跟他打招呼,跟村裡的人都熟。他終於還是不放心地說道:“哥,這孩子……”
“放心吧,不會吃苦的,肯定比在這裡過得好。找了這麼多地方,才找到這麼一個跟那位小少爺同年同月同日生的孩子,不會為難她。”“大師”說道,“說來也是緣分,那家的老夫人指明了要鄉下的孩子,說是命硬,能吃苦。但是我找了這麼多地方,就找到了她一個。”
“你不是說用來擋災嗎?”村長說道。
“那些玄之又玄的東西,誰都說不準。那邊知道找到人了,已經過來接了,急得不得了,說是那位小少爺又發燒昏迷不醒了。”“大師”說道。
村長有點驚訝:“他們怎麼不去看醫生?”
“開玩笑,他們有好幾個家庭醫生。”“大師”歎了一口氣,“這些事情,說了你也不明白。我先走了。”
村子裡沒有通公路,到了村口村民們都得下車走山路。“大師”很自然地蹲了下來:“我背你下山。”
林淼搖了搖頭:“這條路我特別熟。”說著“呼啦啦”地跑了出去,背著她舊舊的大書包,一蹦一蹦地往山下跑去。
下山的路一點都不好走,“大師”走得小心翼翼,抬頭就看到前面的小姑娘像只翩然的小蝴蝶似的,也不知道她怎麼做到的,每一步都邁得很穩,偏偏還那麼快。
出了山這邊,早有人在等他們。林淼第一次坐車,又緊張又興奮,東看看西瞧瞧。
“我們要坐車去嗎?”林淼問道。
“是的。”“大師”說道,低頭看到林淼已經濕透了的褲腿和沾了一些泥巴的解放鞋,他想起了剛才林淼背乾柴和蘑菇回來時的畫面,小身板被壓得彎彎的。他也是在這裡長大的孩子,但是他小時候沒有過得這麼辛苦,看來這是個勤快、懂事、落落大方的孩子。
“大師”想起了林淼媽媽交代女兒的話,於是跟她說道:“你去了那裡,聽話就行,他們讓你做什麼,你就做什麼,知道嗎?”
林淼不懂,具體是要做什麼呀?割穀子,掰玉米,還是挖洋芋?這些她都可以做!
看著林淼清澈見底的眸子,大師想起了那個小少爺的爛脾氣,心裡歎了一口氣:“要是有人罵你,你也別當一回事。”
林淼聽話地點了點頭:“我一定會做得很好的……”努力不挨駡,後面這句她留在心底給自己打氣。
林淼第一回坐車,新奇地看向窗外,覺得飛速往後跑去的樹和路邊的花,都不像是自己平時看到的樣子“大師”看著她這沒見過世面的樣子,
怕她以後受委屈,囑咐道:“不要咋咋呼呼的,坐在車裡的時候,頭要看著前面,到了那裡也不要亂摸亂看,知道嗎?”
林淼端正了坐姿,特別聽話地點了點頭,但眼睛還是忍不住往旁邊瞟。
好奇是孩子的天性,“大師”有點心軟:“這一次可以例外。”
林淼甜甜地說道:“大師你人真好!”
看久了風景,林淼靠著窗子睡著了。等林淼醒過來的時候,驚訝地發現外面已經不是連綿不斷的綠山,周圍有好多房子。她看著眼前的“城堡”目瞪口呆,她還只是在爸爸寄回來的童話書上看到過這種房子。
“大師”把林淼拉了過來,對來接人的中年男人說道:“就是這個小孩。”
中年男人皺著眉頭:“怎麼這麼髒?”
“我去的時候,她在山上背柴采蘑菇,帶她來得太急了。”“大師”說道,“人我已經送到了,過兩天等小少爺醒過來了,我再來。”
“辛苦大師了。”中年男人轉頭又對林淼說道,“跟我進來。”
林淼乖乖地跟了進去,進了院子,林淼看到了滿院的花,顏色很豔麗。她只在山上看到過不知名的花,從來沒有見過這麼大、這麼紅的花,好看得就像是畫裡的世界才有的。
中年男人說道:“我是這裡的管家,一會兒老夫人問你什麼,你就回答什麼。”
還沒有進大客廳,就聽到裡面傳來一個男人不耐煩的聲音:“媽,那都是迷信。現在全市都知道我在找一個二月二十九出生的孩子,給景軒擋災,你讓我的臉往哪兒擱?”
接著就是老婦人的聲音:“先試試,我聽說很有用。”
管家牽著林淼的手,站在門口敲了敲門:“老夫人,大師把人送過來了。”
老婦人說道:“這個就是跟小俞同年同月同日出生的那個姑娘?怎麼看上去比我們家小俞要矮好多?瞧這小胳膊小腿兒瘦的……”林淼聽這話,只覺得對方是在嫌棄她又矮又瘦,心裡有點慌。
老婦人接著問道:“生過病嗎?在家裡都做些什麼?”
林淼趕緊回答:“我沒生過病,在家裡的時候會割穀子、背柴、撿蘑菇、砍樹、挖洋芋、掰苞圷……我什麼都會。”
旁邊的中年男人聽到這些,忍不住皺了皺眉頭,看著這個小女生的樣子,心裡不喜,問道:“讀過書嗎?”
“讀過書,我是在鎮上讀書的。”林淼有點驕傲地說道,“我們鎮上最好的中心小學讀的書。”
林淼趕緊把自己拿得出手的事情說出來,希望能夠加分,村子裡的人每次提到她,都會說這件事情,雖然她並不喜歡,但是村子裡其他人覺得能夠去鎮上讀書還挺光榮的。
老夫人聽到這話,忍不住笑了:“那是挺好的,讀書好不好玩?”
“不好玩,每天要走三個多小時,不想讀書了。”林淼實話實說,她不喜歡鎮上,還有一個原因就是這個。每天天不亮就要打著火把去讀書,走慢了遲到了還要罰站。
山下有一條河,下雨天,河裡的水漲了,她要過河的話,整條褲子都是濕的,到學校還會被笑話是尿褲子了。所以她真的一點都不想去上學了。
老夫人被她逗笑了。仔細看了看,這麼小的個子,還要走三個小時的路上下學,小臉蛋是健康的小麥色,應該是曬出來的,頭髮短短的,才到耳朵邊,也是又黑又亮,的確身體挺好的。
老夫人吩咐道:“帶她去洗個澡,換身衣服。”
管家看了看林淼,對老夫人道:“老夫人,家裡沒小姑娘的衣服。”
老夫人這才想起了林淼的主要用途,說道:“拿小少爺以前的衣服給她穿。”
林淼很緊張,她不怕辛苦,也不怕被人罵,就是……有點怕自己被嫌棄。她走的時候信心滿滿地吹牛皮,說過年回去給小夥伴們買糖,要是被嫌棄,被送回去了,她要怎麼說啊……
林淼還在心裡嘀咕的時候,管家把她交給了一個中年女人:“帶她去洗澡。”
林淼乖乖地跟著,眼睛都不夠看了,她順著樓梯走到了二樓。這時,旁邊房間的門突然打開,林淼被嚇了一跳。一個穿著白色大褂的男人扶著一個比她高一個頭的少年走了出來。少年臉色蒼白,眉眼比在鎮上的電視裡看到的人還好看,身上穿著白色的襯衣,矜貴得像是從畫裡走出來的一樣。林淼目不轉睛地看著他,看呆了。
少年向她這邊看了過來,他的眼睛是淡淡的棕色,好看極了。
少年皺了皺眉頭,開口說道:“就是她了?”
林淼回過神來,低下頭就發現褲腿還卷著,鞋子上還有泥巴……小女孩的羞恥心一下子就上來了。偏偏這個時候,她的肚子居然不爭氣地“咕嚕嚕”響了起來。空氣中仿佛只剩下這個聲音。這比她被老師罵了出去罰站,還讓她覺得丟臉。
一瞬間,林淼臊得臉通紅通紅的。
然而那個矜貴的小王子只看了她一眼,便對後面的醫生冷聲說道:“讓他們把她送回去,我不需要。”
林淼一聽自己要被送回去,不顧臉上臊得慌,趕緊說道:“我……我很能幹的,能做很多事情……”
小王子一邊咳一邊說道:“我不需要一個八歲的小孩做事情。”他的頭髮很柔軟,是淡棕色,皮膚白得發亮,唇紅齒白,哪怕是在咳嗽,依舊是貴氣十足,高高在上。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45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