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庫存:4
尋仙司南
定  價:NT$240元
優惠價: 9216
可得紅利積點:6 點

庫存:4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書摘/試閱

「九星珠連」串起了人生境遇、愛恨情仇,以及那深藏二千年的鬼魅傳說。

當他們各懷心計、各圖所謀,北漠荒蕪之地、千年不露之丘,就成為他們眼中唯一的目標。

司南定向、摸金符出,冥室之中深藏無限凶險,究竟誰才是最後的得勝王者?亦或是全盤皆輸?

愛情、親情、冒險、追尋,絕無冷場、最好看的盜墓文學小說之一:尋仙司南!
潘志遠
一九六七年出生於臺灣臺北,北京電影學院導演系碩士;編導作品《指間的重量》曾獲第四十三屆金馬獎最佳原著劇本等五項提名,第十屆上海國際電影節亞洲導演新人獎入圍。編劇作品亦曾多次入圍臺灣文化部優良電影及電視劇本獎。長年專注於影視製作及劇本與小說創作。

一九四○年,河南某一村鎮,中日戰爭的訊息隨著軍車的塵土、徵兵的數目與響徹雲霄的抗日口號,讓每個人都感受到一種貼身的、即將面臨的恐懼,死亡成為空氣中的化學分子,每吸一口,就在胸中積累了一點。

這裡的人很清楚河南自古就是中原,乃各兵家必爭之地,決戰中原伴隨來的是家破人亡或是決堤黃河、連年饑荒,但是又能夠如何呢?舉家逃難、逆來順受、仰天長嘆成了這裡百姓染色體中的潛藏基因,隨時等待著伺機而動、破繭而出。這種荒誕的輪迴就如同飯館裡說書人口中的那股蒼涼 :『春秋無義戰、烽火又連年、百姓皆芻狗、只為帝王夢。』

蒼涼無奈的當下,幾部軍用卡車駛過了小鎮,其中一部卡車上的人不發一語、互相熟練的比著手勢,這車上全部是啞巴、一批帶著特殊專長的啞巴,一臉黝黑、眼神超出同齡的小男孩看著街道消失在眼前,燈火在車後慢慢地消失、形了成一種模糊,卡車穿過了小鎮,進入了荒涼。

月黑風高夜晚的某處荒野,四下一片寂靜無聲,能發出聲響的動物大概都已經成為缸裡的糧食了。

手電筒在墓室中打亮,幾個盜墓賊用著溜索下到了墓穴之中,其中兩人穿著打扮明顯與他人不同,身上的衣服與腰上插的盒子炮顯示出他們的尊貴,一個精壯中年人 —— 虎子訝異的迎向前來。

「兩位哥,您們怎麼下來了?……您倆老犯不著親身涉險吧?」

「要不是你這裡一直沒動靜,加上你這群啞巴幫手在上面比手畫腳地說不明白,你說我倆有必要下來這一趟嗎?」大塊頭、四方臉的隊長 —— 司馬戊臉色不悅的看著虎子。

「隊長您這話也對,不過……這個……」虎子語氣中帶著猶豫。

「不過什麼?別這個那個了,督軍還等著我們拿東西回話呢。」司馬戊的語氣益發不滿。

「隊長您先別急,虎子你說,這洞子是不是有什麼問題?」另一個看起來頗為精明的年輕人 —— 歐陽征開了口,司馬戊略感不滿的瞄了歐陽征一眼。

「隊附,這東漢的洞子我見多了,不過現在問題就是這裡面的佈局有點同……」

「怎麼說?」

「雖說洞子的構造多半都是幾重天、幾進宮、內外套疊,但是這洞子似乎又多了點心機……」歐陽征與司馬戊看著講話中帶著猶豫的虎子,司馬戊懷疑地開了口。

「會不會是個水火洞子?」

「這裡面乾燥異常,兄弟也拿雀雀試過了,這應該不是個水火洞子,只能說我覺得佈局有點蹊蹺,擔心裡面布了機關,一下拿不准怎麼往內打了。」虎子拍了一下牆壁。

「你打洞摸金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這洞子你拿不下來?」司馬戊一臉懷疑。

「打一般洞子我是易如反掌,但是我真沒進過這樣的洞子,您兩位看……」

兩人藉著燭光湊近看著虎子手上的羅盤指標是忽左忽右的亂轉一通,根本定不了位置,歐陽征與司馬戊互看了一眼。

「要是純憑經驗的話就只能從這往下打了,現在就是擔心這老主子後面有佈陣或是暗藏兇器……」虎子一臉擔心,看起來這洞子確實有點棘手。

「是弩箭飛矢還是水銀伏火?這洞子主不是始皇高祖,應該沒這麼大的底氣吧?!」歐陽征頗不以為然地看著虎子。

「隊附,您說的對,這洞子的等級是到不了始皇高祖的大器,不過您瞧這填牆的石縫之中穿上了鐵鉤、澆了鐵汁,估計這老主子裡面真是有點玄機 。」虎子急於解釋,畢竟陰陽有別,在洞子裡面可不是鬧著玩的。

「別說這麼多了,不是有拉幾箱炸藥過來嗎?要是真擔心就乾脆來個大掀頂吧!」司馬戊有點不耐煩了,歐陽征趕緊出聲。

「千萬不可!炸慈禧定東陵一事鬧得沸沸揚揚、舉世皆知,孫麻子這下還不知道麼收尾呢,我們別壞了督軍大事!虎子,依你所見?」歐陽征把問題丟回給了虎子。

「我估計從這面牆往內打就能見斗, 只是怕這牆一打下去……」虎子拍了一下石牆說道。

歐陽征笑笑地看著虎子 。「『成功細中取、富貴險中求』,有你這個摸金校尉把關,此事應成,大夥就小心點,打吧!」

「這……」, 虎子一臉猶疑,司馬戊臉色一沉的看著他。

「虎子?!督軍待你不薄、用十根金條換了你一條命,你當時死裡逃生時是怎麼說的 ?」司馬戊臉色嚴峻,他看起來已經沒有耐性了。

「督軍待我恩重如山,虎子此生難報!兄弟們!上!」虎子口氣嚴肅的對著手下說了這個命令。

司馬戊與歐陽征退到了一邊,虎子與手下幾個人拿著工具開始鑿縫、搗牆,虎子擔心的往東南角上的蠟燭瞄了一眼,所幸火苗沒有動靜。

「嘩啦」一聲,牆面塌出了一個洞,司馬兄弟與眾人紛紛一手遮著口鼻、一手持械靜待灰塵落定,不多時眼前出現了一個黑黝黝的洞,虎子上前拿著手電筒往洞裡照了一會兒,回頭看著兩人。

「有通洞。」

歐陽征吃驚 。「被人踩過了?虎子?」

「不像,這邊上沒新痕,這老主子還沒人請安過。」虎子搖頭說道。

司馬戊指了一下通洞 。「試試?」

「嗯,放!」虎子手勢示意,只見啞巴手下把包著白文鳥的包袱丟進地洞去,沒一下子白文鳥從洞內飛了出來、從眾人上方飛出了豎坑,虎子拿起裝著法器的包包後看著兩人。

「這內斗看起來不小,兩位隊長一起進去嗎?」

司馬戊與歐陽征兩人彼此對看了一眼,司馬戊說道 。「我先跟你進去,歐陽你留著 。」

虎子點點頭、拿出根新蠟燭在東南角上重新點起,燭火一陣暗滅之後保持著恒亮,虎子轉過了頭看著司馬戊與眾人說道。

「行,你們幾個把東西帶齊了,我們進去!小虎子你留下來陪著二爺,注意看著火!要有變化就趕緊通知,聽見沒有!隊長?」

「等會兒。」

歐陽征不放心地拉著司馬戊走到一邊低聲交代 。「記住了,督軍手上的口訣裡明白寫著『懸浮陰陽、倒轉乾坤』, 這東西務必取得。」

「放心吧,升官發財就看今朝,走吧 。」司馬戊拍拍歐陽征之後拉緊了身上揹的長包,轉身隨著虎子一前一後的鑽進了地道,小啞巴抿著嘴看著留下來的歐陽征。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