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反詐騙】接到可疑電話該怎麼辦?提醒您「不碰不說」。聽到「訂單錯誤要操作ATM/網銀就是詐騙」!
1/1
庫存:1
蝠星東來07(完)
定  價:NT$250元
優惠價: 79198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庫存:1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總銷突破45萬冊!
★《妖怪公館的新房客》暢銷作家藍旗左衽 絕版經典華麗回歸!

★書衣質感燙銀設計
★全新未面世萬字番外
★附錄彩頁

--
即使各奔東西,我們的心依舊不分開!

伙伴決裂,大戰更是迫在眉睫,
福星試圖彌補裂痕、帶回最珍惜的朋友,
卻意外身陷敵人的大本營!
「兒童走失,應該先告知家長吧?」
「我一定會去救你,等我。」
「賀福星是特別的存在──」
「你敢死掉的話,我就讓所有人陪葬!」
學園封印崩壞,世界即將陷入動亂,
身為混沌之子的福星,能否終結紛亂、守護珍貴的羈絆?

「說好要一起畢業,不准食言!」ヽ(#`Д´)ノ

 

藍旗左衽
誤人子弟髒髒人。

繪者簡介
ダエ
嗨,我是ダエ,非常榮幸能夠擔任藍旗老師新書的封面繪製。
對於福星和新朋友接下來會經歷何種冒險,我也感到非常興奮。
可惜我不會中文,無法和大家交流,
但無論如何,希望大家都能夠支持這位超棒作者的作品喔。
下一集再會!

第一章 朋友吵架就像內褲上的汙痕,羞愧難堪,但還是得處理面對
第二章 要去別人家拜訪之前,為什麼不先打個電話通知一下?
第三章 內心之秤再度擺盪,傾向彼方
第四章 中二病並非中二限定,七老八十了還是有犯病的機率
第五章 你為何不問問神奇海螺呢?
第六章 得罪了方丈還想走
第七章 戰前夜長無盡
第八章 是怎樣,大家說好了一起揪團來搗蛋?
第九章 福星東來,福星歸西?!
尾聲 縱然不捨,但高中生沒有延畢這回事
尾聲之外 終章之響,啟章之音
番外 雖然見到就討厭,但是再也不見又會有點思念──期末測驗.上
後記 又是這個折磨人的小東西

真相就像是前男友或前女友,見了面之後,尷尬惱羞的總比驚喜歡樂的多。
特別發現相信已久的「事實」,其實全是謊言的那一刻。
「所以,現在是什麼狀況?」紅葉側坐在交誼廳裡大沙發的扶手上,豔麗的容顏一臉不悅。
「終極兵器就在敵人手上,」布拉德嘆了聲,「總不能叫我們直接殺去白三角總部,叫他們把鎮魂鐘交出來,好讓我們對付他們。一整個本末倒置。」
「唷,你竟然使用了成語!不錯。」丹絹讚許地點頭。
布拉德狠狠地瞪了不識相的笨蜘蛛一眼。
「誰管那個啊。」紅葉打了個呵欠,對布拉德說的事興趣缺缺,「我是說理昂和以薩。」她停頓了一秒,「還有福星……」
眾人沉默。
一行人剛從日落森林返回學園,一路上的氣氛非常僵,沒人說半句話。
以薩走得很快,一個人走在前頭,一下子就不見人影。理昂和福星則是返回寢室。寒川回主堡向桑珌報告,弗蘭姆直接打道回府。其餘的人出於莫名的原因,全跟著紅葉來到了班級交誼廳。或許是因為,大家都不想回寢,獨自面對心中的不安與惶惑吧。
假日夜間,交誼廳裡空無一人,正好給他們一個喘息的空間。
「那是闇血族的內部紛爭,與我無關。」布拉德輕啐了聲,「盡搞些陰險手段,果然是見不得光的種族。」
「那你來幹嘛?」紅葉瞪了布拉德一眼,「特地來賣弄你那舔過屎的臭狗嘴?」
「閉嘴,狐狸精,妳的禮節和貞潔一起扔了?」布拉德回吼。
「別這樣。」珠月淡淡地輕語,有如春雨一般灑在火爆的場面上。「布拉德也是在擔心理昂他們,只是不善表達……」她輕聲為布拉德辯解,「他如果真的不關心的話,就不會過來了。」
珠月的神情很疲憊。伙伴之間鬩牆,這是她不樂見的。總是掛著淺笑的溫柔容顏,籠上了一層苦澀。
紅葉瞥了布拉德一眼,沒好氣地哼了聲。
布拉德看著珠月,耳根漲紅。他很感謝珠月幫他說話,並且,珠月竟然看出了他的心思……這讓他心底怦然鼓動。
他輕咳了聲,低下頭,靦腆地低語,「謝了。」
珠月揚起淡笑,「傲嬌屬性,不難理解。」
布拉德愣了愣。他完全聽不懂。
「理昂不會和以薩和好嗎?」妙春擔憂地發問。
「夏格維斯家對克斯特家做的事,不是說聲抱歉就能解決的。」翡翠長嘆,「而且以薩目睹了赫爾曼是如何對待麗夫人的。」
「可是……」妙春皺眉,「那又不是理昂做的。」
「但那是他的族人。」
「男人啊,真麻煩。」紅葉不耐煩地哼了聲,「有什麼不滿悶在心裡有屁用,去打架啊!煩死了。」
「妳說的有道理。」珠月悠悠地點點頭,表情有種恍神的超然感,「在揮灑汗水的同時,對敵手浮現欣賞之心,進而萌生演化成其他的情愫,然後──」
「然後?」眾人追問。
「然後,揮灑的液體可不只汗水了。」珠月長嘆了一聲,「很萌的發展,但我現在卻沒心情去欣賞……」太過苦惱沉悶,導致自己將心裡的OS大剌剌吐出都不自知。
極短的片刻,眾人陷入尷尬的沉默,但隨即拉回話題。
「總之呢,」丹絹輕咳了聲,「這種事還是交給專家吧。」
「你?」翡翠挑眉,不以為然,「由你出馬的話,感覺只會讓冷戰的兩人直接拿刀互捅。」
珠月眼睛一亮,像是抓到什麼關鍵。「互捅?……」但眼底的光彩有如流星,瞬間即逝。她搖了搖頭,無奈地輕嘆,不語。
眾人暗暗鬆了口氣,大家都很擔心珠月會在不自覺的情況下又吐出驚人的話語。
「並不是。我知道自己的長項在哪裡,感情和人際互動什麼的,這不是我擅長的東西。」丹絹冷哼了聲,「我也是有自知之明的!」
「你也很不擅長討人喜歡。」翡翠輕笑。
「我比較訝異他竟然敢妄稱自己有自知之明。」紅葉壓低聲音,湊向翡翠輕語。
「哼!儘量講吧!這只是更加突顯你們的淺薄鄙陋!」
事實上,不只是丹絹,所有的特殊生命體都不擅長處理人際問題。
特殊生命體的羈絆,大多建立在血緣和利害關係上。非我族類其心必異,不同族類的人是會聚在一起,但大多是為了同歡樂,很少是共患難,更別提要處理伙伴紛爭這種事。志同即合,不合即散,沒人會想要去「挽回」。
他們認為,後悔、挽回,這是弱者的表現。
但是賀福星改變了他們,他讓他們變成了弱者,卻沒人為此感到懊惱。
「希望能快點和好。」珠月由衷希望。
「是啊。」小花認真地說著。「雖然那兩個傢伙都陰陽怪氣,但少了他們,感覺就不對。」
「妳自己也很陰陽怪氣。」翡翠吐槽。「但少了妳,感覺也怪怪的。最厲害的就是妳,明明是別班的,卻融入得很自然。」
「那是你們的等級剛好配得上我。」小花得意輕笑,「我們班的人太無聊了。」
雖然當初會和福星一起行動是為了更接近布拉德,但是兩年下來,不知不覺間,她的目的早已改變。比起接近布拉德,她更喜歡一群人吵吵鬧鬧在一起。
「感恩節已經過了,接下來就是聖誕節、新年、復活節。每個節日都會有慶典和餐會,聽說聖誕節那天的晚餐會用馬卡龍疊出一座塔……」一直沉默的洛柯羅突然開口,「剩下七個月,希望大家能開開心心地一起吃飯,笑著度過。」
這是所有人的心聲。

離開日落森林,福星跟著理昂一同返回寢室。理昂走得很快,福星幾乎是用跑的才跟上,途中還差點跌倒好幾次。
「理昂──」
「不要過來。」
「這也是我的房間啊。」
「這區域是我的地盤。」理昂背對著福星,駐立在書桌前,斥喝,「離開!」
回應他的是逐步靠近的腳步聲。
「你聽不懂我說的話嗎?!」理昂惱火,聲音上揚。
「兩年前你滿身是血地躺在地上叫我不要管你,還恐嚇要殺了我。兩年前我沒照做,現在的我更不會照做。」
理昂困惑,「為什麼要這樣?」
「我們是朋友!」福星有點火大,「這個問題你好像問過不止一次了喔!」為什麼同樣的東西要說好幾遍,有這麼難理解嗎?!
「即使你知道我是這麼卑劣的人?」
「兩年前你在我心中的印象更差,我都敢靠近你了,現在有什麼不敢!」
那時候他剛進夏洛姆,對自己的新身分、還有新的世界觀非常陌生惶恐。他曾一度以為理昂會在夜裡襲擊少女或牲畜,偷吸他們的血。
理昂不語,自嘲地輕笑了聲。
福星啊……這過分天真的單純。單純到看似愚蠢,單純到讓人不忍……不忍讓他悲傷,不忍讓他陷入兩難的矛盾。
「你還好嗎?」福星走向理昂,下意識地伸出手,搭上對方的背,輕輕地拍著。
以前他生病或難過時,琳琳也是這樣安撫他。只是個簡單的動作,卻像有魔力一樣,讓他安心而放鬆。
細微到難以察覺的苦澀輕嘆,自理昂的喉間透出。
「啪!」重重的力道,將福星的手推開。
「不要碰我。」理昂以極度冷冽疏離的目光刺著對方。「以薩說的都是事實。是我祖父毀了克斯特家,而我知情。」
「理昂?」
「用盡一切手段鏟除不利於己的事物,是夏格維斯家的傳統。」理昂抓起背袋,走向櫥櫃,扔了些東西進到袋中,「即使尚未造成威脅,只要被認定有可能構成危害,便會被銷毀。」他束起背袋,回頭看了福星一眼,「這點你應該很清楚。」
福星不語。他知道理昂指的是修學旅行時,西薇雅對他的攻擊。
「但是,那又不是你……」
「那是夏格維斯家做的決定,而我是夏格維斯家的人。我的家人企圖殺了你。」理昂打斷了福星的話語,「福星,那才是我的同伴,血緣關係是一輩子切不開的羈絆。」
他知道夏格維斯家希望的是什麼。
他知道要怎麼做,才會讓夏格維斯家對福星等人不再感興趣。
福星看著理昂,一時間不知道要怎麼反駁。他突然好希望自己有翡翠或小花那樣的口才,好希望自己能說服理昂,讓理昂相信他在眾人心中的重要性,已經等同於家人。
情感的羈絆,比單純的血緣更堅固、更難以摧毀。
「可是……就算沒有血緣關係,我還是很在乎你。你悲傷的話,我也會難過……」福星吶吶地說著。「而且,我相信你。理昂.夏格維斯不是那麼陰險殘酷的人。」
理昂咬牙,拎起背袋,轉身。
「你要去哪裡?」福星緊跟在後。
理昂轉身,一把將福星推離自己。福星一個踉蹌,撞向牆面,跌坐在地。
「唔……」福星撫著屁股,笨拙而吃力地努力爬起。
理昂盯著福星一秒,壓下心中翻騰的情緒,冷冷地撇頭,轉身離去。
「等一下!」
當福星追出門口時,走道上空蕩蕩的,杳無人影。

陰鬱的清晨。濃醇的黑夜隱隱透出昏昧的晨曦,轉為汙濁濕重的深水泥色。
闇血族活躍的時辰將盡,轉而預備進入潛伏的交界點。夏格維斯家族的大門,被粗魯而放肆的力道轟然甩開。偌大的城堡裡瞬間靜默,談話聲、工作聲,驟然休止。
服侍夏格維斯家上百年的管家羅倫佐,從容不迫地立即現身在前廳,凜然肅穆的容顏,在看見來者時,也露出了些許的詫異。
「理昂少爺?」他機警地察覺到情勢不對勁。「為何您……」
「這是我的家堡、我的產業,主子回來還須通報?」理昂冷聲質問,給人極致的威脅感,「我有幾個問題要你回答。」
理昂的笑容讓羅倫佐不寒而慄,但這股顫慄立即轉為欣喜。
這樣的氣魄,這樣的威儀,和赫爾曼如出一轍。這才是夏格維斯的統領!
「我會盡己之力為您解答的。」羅倫佐謙卑回應。
「我想想,先從哪一件事開始好呢?」理昂偏頭,故作思考,「按照時間順序來好了。首先,赫爾曼殺害麗.克斯特,扭曲歷史。對吧?」
羅倫佐訝異,他不知自己的主子從何得知這隱瞞數百年的祕密。這件事,只有夏格維斯家的幾個長老知情而已。
理昂挑眉,冷笑著繼續開口,「幫忙藏匿並養育克斯特家族的後裔,並不是出於正義,而是為了就近監控,對吧?」讓克斯特家以為夏格維斯有恩於己,日後還能靠著這份恩情加以利用。卑劣,卻高竿,非常有他祖父的風格。
「我不明白您──」
「不記得?很好。裝無知迴避責任,這是赫爾曼教你的,那我問時間近一點的事。」理昂一步步走向羅倫佐,「八月時在聖彼得堡,西薇雅刺殺賀福星,這是你安排的,對吧?」
羅倫佐不語。不承認,也不否認。
「但是失敗了,真可惜?」理昂冷笑。
「如果您要為了這件事處分我,我不會抵抗。」羅倫佐淡然回應,「我不對自己的決定後悔,那少年的存在對您不利。」
「對我不利?呵,是對夏格維斯不利。」理昂嗤聲,「你要的只是能全心掌控夏格維斯、為家族爭取更多權力和利益的傀儡,和赫爾曼一樣的傀儡。」
「赫爾曼大人不是傀儡!他是了不起的領導者!」
「因為他卑劣陰險的性格剛好和你們一拍即合。」
「您不該這樣說您的祖父。」羅倫佐直視著理昂,「你們是血親,汙辱他等於汙辱您自己。」
「哼,血親。」是啊,無法抹煞的事實。他和那卑劣陰險的傢伙流著相同的血,背負著相同的東西。他明白,所以他才會回來,接下這汙穢的擔子。
雖然極度不願,但是不回來蹚這灘渾水,他的族人不會善罷干休。況且,他早已深陷在這血腥陳腐的牢籠裡。
他珍惜他的伙伴,他會用他的方式守護他們。
兩年,雖然很短,但已經夠了。這兩年的回憶,夠他回味一輩子,夠陪伴他度過未來孤獨的歲月。
「理昂少爺?」羅倫佐困惑。他以為理昂是回來興師問罪,剛才質問到賀福星的事時,他甚至有領死的準備。
「從今天起,夏格維斯家由我接管,元老院那些傢伙可以準備退位,回家等死。」
「什麼?!」這樣的轉折,讓他不知是該憂還是該喜。
「怎麼,不滿意?」
「夏格維斯家本來歸您所有,您的上任正是眾望所歸。」
「很好。」理昂勾起殘酷的笑容,「既然接任了,就必須有些作為,讓外人見識夏格維斯新一任繼任者的能耐。」
「您的意思是?」
「淨世法庭勢力擴張,對我族造成危害。」理昂冷聲宣告,「通知眾聯盟,徵召所有戰士,聚集所有兵力。我們必須反擊,殲滅所有白三角!」
由他肅清這個世界,肅清特殊生命體的威脅,肅清可能危害到伙伴的敵人。
羅倫佐愣愕,他沒料到理昂會做出這樣的決定。「理昂少爺,這個決定太過莽撞!」
目前的情勢,長老團的想法是先消除克斯特家逐漸壯大的勢力,白三角什麼的,根本不是重點。事實上,白三角只是挑起對立和煽動族群意識的工具,是拉攏政權的手段,夏格維斯壓根不打算和他們正面衝突。
「你一直希望我回來掌管家族,現在實現了。」理昂冷瞥了羅倫佐一眼,「你只是個下人,主子的命令,你能做的只有盡力執行。」
語畢,逕自越過羅倫佐,將他留在前廳,獨自面對懊惱。
羅倫佐咬牙,拳頭緊握。
他知道他的主子在打什麼主意。理昂表面是接管家族,領導族人對抗敵人,但事實上,他想以這幾近自殺的方式,與敵方同歸於盡,他想以這消極的方式毀了夏格維斯家族!
懊惱轉為怨恨,牽怒到他人身上。
早知道,不該留下沃克家的餘孽,不該讓克斯特一族的餘孽存留。都是那該死的婦人之仁,該死的負罪感!
羅倫佐的眼底浮起沉鬱的凶光。
錯誤,必須鏟除。幸好他還有修正的機會……

帶著餘秋暖意的天氣驟變,一夕轉冬,寒凜及陰冷籠罩夏洛姆。
聽完寒川的報告,桑珌的臉色黯沉了幾分。苦笑,「沒想到藍思里的餿主意竟然還有些用處,你們真的探到有用的消息。」
「是的。」寒川恭敬回報,「有些事情我沒向藍思里詳說,因為我認為那牽涉到家族隱私。真正的歷史,並非我們以往所熟知的。」
「你的做法是正確的。麗.克斯特的事雖然是悲劇,但那是闇血族族內的事,必須讓他們自己處理。」
「我只擔心越處理越糟。」寒川皺眉,「理昂.夏格維斯歸返後的第二日就擅自折返斯圖嘉的本家,正式接掌夏格維斯家族。他聚集北派家族聯盟的人馬,向白三角開戰!」這原本是要在歸來的當夜就向桑珌報告,但那天晚上桑珌竟然離開,直到五日後的今天才回來。
「我相信理昂.夏格維斯知道自己在做什麼。」桑珌輕嘆。
「現在外界都在看夏洛姆是否會跟隨夏格維斯家的腳步,對淨世法庭宣戰。學園裡一堆自我感覺良好的死小孩,蠢蠢欲動地想要到外頭『建功立業』!但是那些可笑的『英雄』卻連初階咒術和英文文法都被死當!」
寒川以帶著些許埋怨的口吻詢問,「您應該留在校內穩定人心的。在這關鍵時刻,您去哪裡了?」
「探訪老朋友。」桑珌再度長嘆,隨即苦笑,「情勢看起來越來越糟了吶。」
「您還笑得出來……」寒川不滿低喃。
桑珌淺笑,「並不是所有的事都往壞處發展的。」
「如果情勢正如我們所見,雖然艱難,但至少還有補救的方法。」寒川深吸一口氣,說出自己心中的擔憂,「我覺得事情不對勁。很多事都不對勁。看起來是巧合,卻環環節節地牽涉在一起。這些事件,彷彿把整個大局面引導向一個未知的巨大混沌之中。」
桑珌靜靜地聽著,看起來並不訝異。
「三百年前製造出鎮魂鐘的瑟芬,竟然是白三角的前代宗長。而他的外貌,長得和封印之獸如此相像。」寒川咽了口口水,「被封印的公理之獸,還處在牢籠之中嗎?」
「是的。整個夏洛姆的隱蔽結界,就是透過擷取他的靈力而運作,學園的穩定就是封印完好的象徵。」桑珌肯定地開口,「況且,你應該很清楚,若是他真的脫離了封印,也不會站在人類一方。」
寒川看著桑珌,遲疑了片刻,「雖然現在才問似乎太晚,但是我一直很好奇,囚禁公理之獸的空間裂縫,也就是夏洛姆所處之處,究竟是誰創造出來的?」
「某個重要的老朋友。」桑珌笑了笑,「這幾天我去探訪的人。」
「即使是現在也不能透露對方的身分?」
桑珌搖了搖頭,「她隱居很久了,目前還不希望被人打擾。」
寒川有點惱火,「桑珌,現在情勢非常惡劣,糟到和藍思里的性格一樣,爛得一塌糊塗!」
桑珌悠悠反問,「所以,你認為我們也應該出兵對抗白三角?」
寒川煩躁地抓了抓頭,「我反對讓學員出戰,但是其他職員,還有一些傑出的畢業校友,或許可以請他們──」
桑珌忽地打斷了寒川的話語,「你覺得,夏洛姆所做所為是善還是惡?」
「當然是善!」他們封印了神獸,讓人類免於滅亡之厄。
「白三角也認為他們是正確的。」桑珌輕笑,「這代表我們兩者之中,一定有一方是錯的。」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