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除夕至初二春節期間,物流配送將視情況調整,請依出貨/取貨通知函為主,造成不便,敬請見諒。三民網路書店祝您新年快樂、萬事如意。
1/1
庫存:7
人民幣定價:38元
定  價:NT$228元
優惠價: 79180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庫存:7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青梅竹馬系列
影帝學長 × 新人學妹
從兩小無猜到國民CP


姜濯的告白成為冉億人生中最大的意外,
明明只是小竹馬,卻想榮登男友之位。


“我聽說電閃雷鳴的時候,不要單獨走,會被雷公盯上的。”
“要不我們試試兩個人一起走?
在我眼裡,萬千星光,都不及你冉冉一笑。


姜濯少年成名,顏好身段好,是無數女粉心中的理想男友。
但在冉億眼裡——
這個男人不僅是唯一一個敢揍她屁股的人,還時常黑口黑面,脾氣實在是臭。
兩人從小懟到大,在冉億的認知裡,“男朋友”與這個腹黑嘴壞的死對頭永遠掛不上鉤。
卻不想,自從進入了同一所大學,這個“死對頭”變得很奇怪,
把她照顧得無微不至,讓她有種“被男朋友呵護”的錯覺。
某次有記者採訪冉億:“你心中的理想男友是什麼樣子的?”
冉億認真想了想:“他首先應該很愛笑。”
那天之後,姜濯身邊的人有點不認識他了。
“濯哥你能不能別這麼笑,我們害怕。”

蘇錢錢

一枚樂觀的射手座,熱愛自由與美食,喜歡觀察生活中的每個微小細節,再放大到腦洞裡,不斷創造新的故事主角。
代表作:《機長大人請降落》。
第一章 出洞的小妖精
第二章 拜把子的交情
第三章 一萬八的限量版外套
第四章 已經二十八小時三十三分鐘沒有跟她聯繫了
第五章 我再吃一口,就一口
第六章 誰說沒有可能
第七章 我又不會吃了你
第八章 沙漠小狐狸
第九章 冰火車禍現場
第十章 別去招惹她
第十一章 你家還缺什麼人嗎
第十二章 什麼時候考慮個人問題
第十三章 有沒有修女風
第十四章 誰先說話誰是狗子
第十五章 我願意為你
第十六章 神秘老闆
第十七章 誰是正牌女友
第十八章 讓你做最幸福的小白臉
第十九章 比裸奔還刺激的事
第二十章 你得背我一輩子
番外

第一章 出洞的小妖精

九月的北城褪去燥熱的暑氣後,又連續下了好幾天的雨。難得今天太陽露了臉,明媚暖人,空氣微涼,是個好天氣。
冉億坐在父親的車上,心情雀躍地眯了眯眼,打開手機給好友發了條微信:“小雪,真不知道你上輩子做了多少好事。”
很快,手機傳來“叮”的一聲:“?”
冉億的嘴角彎著,大言不慚地回過去:“這輩子才會擁有我這麼可愛的師妹。微笑.jpg”
空氣沉默了半晌,對方毫無回音。冉億不甘心,又敲鍵盤——
“小雪。”
“雪雪?”
“姜、小、雪!”
終於,那邊似是忍無可忍:“你再叫一聲試試?”
冉億在座位上笑出聲,手指飛快地在屏幕上按:“其實你已經激動得站在門口搓手準備迎接我了吧?”
兩秒後,那邊回:“其實我更想你閉嘴。”
切,沒勁。
冉億嘟囔了一聲,把手機收回包裡,再抬頭時,車已經到了北城電影學院門口。
今天是15級新生的報到日。早在二月藝考時就小露頭角的表演系新生自然是媒體爭相報道的對象。所以眼下,電影學院門前人頭攢動,擠滿了各大娛樂媒體的代表。
冉億從車上下來,近距離看見圍堵成群的媒體後,思緒瞬間被拉回到幾個月前。
那陣子娛樂大V們都在討論今年的藝考生,不知哪家積極的記者拍到了冉億吃東西的照片,PO(發)到微博上配了標題,稱她為“歷年最接地氣考生”。因為這個,冉億莫名其妙地撈了一把熱度。
藝考那天特別冷。因為這樣,熱量也消耗得特別快。明明冉億才在家吃過早飯,可到了學校門口看到香噴噴的煎餅時,她又餓了。儘管冉億已經躲在相對隱蔽的地方吃,可記者們還是無孔不入,連她這麼一個默默無名的小考生都沒放過。
照片裡冉億的臉被寒氣凍得微紅,手裡的煎餅冒著騰騰熱氣。在那些背著限量款包包、渾身名牌的考生隊伍裡,她這個嘴裡塞滿食物、雙頰鼓成包子的模樣確實有點與眾不同。
當時有幾條評論被贊最多——
“這是我目前見過最不做作的一位。”
“真的不是倉鼠?[笑哭]。”
“只有我一個人覺得這姑娘的臉圓得很可愛嗎?”
“樓上加1,娛樂圈的錐子臉我都看傷了,這個真心是一股清流,希望以後別整。”
……
後來,雖然#煎餅小姐姐#的話題在熱搜上掛了兩天,可冉億到底只是個沒名氣的普通考生,考試結束,熱度也就沒了。
立志要在娛樂圈發光發熱的冉億第一次被公眾認識竟然是這樣的人設,她內心是拒絕的。因為這張照片完全暴露了她的吃貨本性,一點都不神秘高冷。
所以今天出門前,冉億特地化了淡妝,挑了一條比較有活力的A字運動裙,上身搭配了一件牛仔外套,整體打扮簡單時尚,不顯浮誇。
如果有機會,她希望能在報到日來一次改頭換面的全新亮相。畢竟幾個月前她也是上過熱搜的考生。萬一待會有記者認出自己,再拍下她這副活力滿滿的元氣少女模樣……大概就不會再有人記得她滿嘴都是煎餅的畫面了。
看著聚集在門前的人群,冉億深吸一口氣,抬起下巴,挺直腰走過去。她腳步輕緩,每次邁腿的跨度都是在家精密設計過的視覺最佳距離,整個人的姿態優雅大方。
離媒體還有十多米的時候,冉億終於感受到來自前方人群的熱情。
那陣勢,好像……真的是沖她而來的?
記者們紛紛舉起手裡的相機,對準她拍攝,冉億能聽到快門的聲音不斷在耳邊迴響,她有些受寵若驚。
不,不會吧,真的還記得她?
雖然心裡不敢相信,但冉億的臉上還是露出了如沐春風的微笑。她儘量做出一副處變不驚的表情,慢慢走近。緊接著,她看到一個舉著“聚星娛樂”話筒的男人朝她跑過來,似乎打算採訪她。
冉億的心“撲通撲通”地跳著,似乎快要跳出喉嚨口。
看著男人離自己越來越近,她急忙調整好心態,微微慢下腳步,挺胸收腹,配上乖巧的笑容,儼然一副“我已經OK。”的樣子。
可很快,男人興奮地舉著話筒從她身邊擦肩而過。
冉億:“?”
後面的一堆媒體也都跟著那個男人蜂擁而過,冉億甚至被經過的隊伍撞到,狼狽得一個趔趄歪了身體。
她有些懵,頓了兩秒後回頭一看,這才發現在自己身後不遠處,所有媒體簇擁著另一個女生。
原來是艾琳。
冉億歎了口氣,難怪。
艾琳是混血童星,七歲就開始演戲,國民認可度極高。因為父親是英國人,所以她的長相特別精緻立體,今年她也順利考入了北城電影學院表演系。
校門口有排梧桐樹,金黃的落葉不時地被風帶起,一片片揚在空中。冉億凝神看了會兒被無數話筒環繞的艾琳,想起自己剛才那一番自作多情,臉頰有點燒。趁沒人注意,她微微低頭,縮著脖子溜了。
北城電影學院是國內最大的電影人才輸送學府,也是藝術進修的頂級殿堂,許多現今活躍在銀幕上的明星都是從這裡走出去的。
報到後,領了書本和寢具,冉億回到寢室時,其他三個室友已經比她先到了。
冉億剛推開寢室門,一個不太和諧的聲音就傳入耳中:“……所以,不能對外透露我的生活習慣,不能拍我的日常照,微博論壇都不能爆料關於我的任何消息,否則我的公司會保留追究的權利。”

雖然看名單時冉億就已經知道自己與艾琳分到了同寢室,但真的看到她時,冉億還是覺得有些不可思議——她竟然會與明星成為室友。
她進來的聲音打斷了三個女生的交談,其中一個走過來熱情地接過她的行李:“你是冉億吧,怎麼才來啊?我叫金曉萌,”女孩留著齊耳短髮,笑著指著旁邊的床位說,“是你對床!”
另一個女生個子很高,看起來麻利爽快:“你好,我是周樾。”
冉億跟她們一一打招呼。
寢室是四人間,床鋪下面是書桌。等三個人互相介紹完後,艾琳雙手抱胸靠著書桌,懶懶地“[已改]哎”了聲,也不知道她在喊誰,幾個女生齊齊回頭看過去。
艾琳上下打量了冉億幾眼:“剛才我說的你也聽到了吧?”
許是察覺到自己語氣的不妥,艾琳很快又露出笑臉解釋:“這是公司要求的,唉,我也沒辦法。”
冉億身材勻稱,凹凸有致,一張圓潤的臉帶著些嬰兒肥,看上去無害又無辜。她翹了翹唇,若無其事地回道:“無所謂,反正我又不追星。”
這話一出,艾琳的表情有一瞬的尷尬,但她很快便收斂了自己的神色。她從行李箱裡拿出三盒禮品,一一遞給冉億她們,說:“這是我代言的化妝品,送你們了。”
明明是送禮物,話裡卻莫名帶著居高臨下的優越感,讓冉億聽著很不舒服。
金曉萌和周樾猶豫地互視了一眼,先後接下禮物。
到了冉億這邊,她眨眨眼:“謝謝啊,不過不好意思,我皮膚比較敏感,一直用固定的品牌。”
艾琳拿著禮物的手在空中頓了一刹,她笑著收回:“是嗎?那就算了。”
冉億敷衍地點頭:“嗯嗯。”
寢室裡安靜下來,四人不再交談,各自開始收拾佈置。
冉億背過身把箱子裡的衣服掛進衣櫃。她一邊整理,一邊想著艾琳剛才的言行,輕輕地挑了挑眉。
能來國內最頂尖的電影學院上學的人,沒有傻白甜。艾琳這種打兩下再給顆糖的手段,她可是看得透透的,更何況,她壓根不稀罕那點甜頭。
報到第一天沒有課程。上午過後,艾琳就以#國民妹妹上大學了#的話題上了熱搜,她本人也跟著經紀人離開了學校。午飯後閑來無事,金曉萌建議去教學樓參觀,順便看看能不能偶遇幾個明星師兄或師姐。反正也無聊,冉億就跟著去了。
電影學院的教學樓一共有七層,是新派建築,風格十分後現代,符合藝術院校的氣質。
幾個人剛走到二樓,金曉萌就興奮地向前邊跑邊嚷嚷:“真希望以後我的照片也能貼在這裡。”
冉億跟了上去——原來是電影學院傳說中的名人牆。
雖說學校走出的明星多不勝數,但能上這面名人牆的都是影視圈裡的老前輩。這些人大都地位超然,功底深厚。如果家裡沒幾座獎盃都不敢輕易往上貼。一眼看去,最年輕的都已經四十多歲了。
哦不,冉億很快看到一張面孔。
旁邊的金曉萌比她還要快地認出了那張臉,她驚呼道:“天啊,姜濯竟然在名人牆上!我的天,帥斃了!”
她浮誇的音調讓冉億抖了三抖,莫名起了一陣雞皮疙瘩。
周樾也湊上來看:“姜濯才大四在讀就上牆了,憑什麼啊?”
“憑他大二就獲得了華影最佳男演員獎!憑他大四就做了亞洲電影節的評委!”金曉萌掏出手機站到姜濯的照片旁,激動地擺出各種合體姿勢把自己拍進去,嘴裡念著,“服氣嗎?圈裡這個年紀還有比他更牛的嗎?”
“嗯。”周樾想了想,點頭附和,“確實沒有。”
兩人圍觀牆上關於姜濯的介紹,旁邊的冉億沒怎麼看,她自顧自地往前走,在貼著電影學院建校史的展覽牆前停下,從袋子裡拿出手機。
進學校一天,是時候來個自拍了。
站在校訓旁,冉億把鏡頭對準自己,調好美顏打開濾鏡,連拍了好幾張。不是冉億吹牛,她雖然有點嬰兒肥,但顏值絕對在線,任何角度都無可挑剔。
冉億自戀地看著鏡頭裡不同角度的自己,忽然一個突發奇想,她把手機放到胸下胃的位置,同時頭慢慢地垂下來,壓低下巴,然後目不轉睛地盯著屏幕上自己的變化。只見她的頜下,慢慢地、慢慢地,竟然擠出兩層肉!
冉億心裡一個“咯噔”,瞪大眼睛——天啊……雙下巴?
她心跳加快,不甘心地又把手機朝旁邊移動,試圖安慰自己雙下巴只是這種刁鑽角度下的一個意外。可她才向右挪了一個手掌的距離,屏幕裡忽然跳進一個男人的半邊臉。
冉億瞪著那張臉看了半秒,反應過來後,手忙腳亂地把手機抽回。
回頭,她露出了一個受到暴擊的表情。
男人一身ALL BLACK(全黑),黑色機車皮衣裡是寬鬆的黑色T恤,左耳隨意戴著一枚銀色耳圈。他劍眉星目,五官如刀削般立體,眼裡半分淡漠半分不羈。明明是隨意極簡的打扮,穿在他身上卻自帶某種天生的貴氣,讓人挪不開眼。
姜濯漆黑的瞳仁裡映著冉億微圓的臉,他看了會才慵懶地揚起尾音 :“才幾個星期沒見,又富態了。”
“天啊……是姜濯?!”
幾米外的金曉萌難以置信地喊出聲,她整個人驚喜到爆又不好意思上前。
冉億站在姜濯面前,比他整整矮一頭,她壓低聲音:“你想嚇死我啊?我……”
話還未說完,冉億餘光瞥見一道身影,連忙立正站好,閉緊嘴巴。
過了半秒,她又張開嘴,恭恭敬敬地朝來人道:“主任。”
跟在姜濯身後走來的中年男人是表演系的系主任,年近五十,自帶威嚴氣場。他“嗯”了聲,繼續轉過頭和姜濯說:“你這個論文的選題啊……”
兩人並肩往樓梯口走去,冉億松了口氣,正想回去找金曉萌她們,拐角的姜濯忽然回頭,並晃了晃手裡的手機。
冉億懂他的意思,可因著剛才那句“富態”,她此刻不是很想理他。
金曉萌和周樾相繼圍過來。兩人都挺激動,尤其是金曉萌,不帶歇氣地問了一連串的問題 :“億億,姜濯跟你說什麼了?他為什麼會跟你說話啊?我看他好像還對你笑了。天啊,是我眼花了吧,怎麼可能,姜濯還會笑?”
冉億憋了半天:“他……問我幾點了。”
至於他為什麼會笑,她實在是編不出個合理的說法。
姜濯在娛樂圈向來以高冷出名。記者最怕做他的採訪,兩三個字的簡短回答是常有的事,有時候遇到為難的問題不想答覆,他一個表情就算回應。
但剛才,他的確對冉億笑了,雖然更像是嘲笑。
一想到這個,冉億就覺得好氣。
她站在過道中央,下意識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對著空氣咬牙切齒:“算你跑得快!”
這個仇,她記下了。
冉億目光所視的方向空無一人,金曉萌跟著看過去,半晌,小心翼翼地問:“誰跑得快?”
看著兩個室友一臉茫然,冉億趕緊解釋:“不是,我沒跟你們說話。”
金曉萌和周樾聽完,神情愈發古怪。這時,過道裡好巧不巧吹過一陣穿堂風,周樾忍不住打了個寒噤。她裹緊外套,低著聲音說:“大白天的你能別整這些嚇人的嗎?這裡就我們三個,你在跟誰說話?”
“就是。”金曉萌四下打量,聲音比蚊子還低,“你們有沒有看過那個帖子?”
多年前在某論壇曾盛傳一篇熱帖,繪聲繪色地描述了電影學院教學樓的幾次詭異事件,比如剛拖過的地又會莫名出現腳印,或者明明頭一天教室裡關好的窗戶第二天又被全部打開。這篇帖子在當時引起了許多人的關注。
“你們膽子那麼小啊?”冉億滿不在乎地勾過兩個室友的肩,自己站在中間,用一副大佬的口吻說,“多大的人了,還信網上那些胡謅的段子。放心,我小億億一身正氣誰都不怕,有什麼沖我來!”
她這麼打岔,金曉萌和周樾也沒多想,三個人又參觀了會教學樓。到了晚餐時間,她們正商量著去哪吃飯,冉億的手機響了。
看到來電顯示後,冉億故意拖了一會兒才接起:“幹嗎?”
姜濯:“出來,吃飯。”
冉億想起之前的事,高冷地說:“現在不是很想理你。”
姜濯“哦”了聲,在電話那頭對誰說著取消訂位。
冉億耳朵靈,聽到後眉尖一跳,脫口而出:“等會等會!”然後她又佯裝勉強地問,“那個,在哪兒吃啊?”
姜濯:“蒂爾餐廳。”
冉億頓了兩秒,口風即變:“十分鐘!馬上就到!”
掛了電話,她匆匆跟兩個室友打了招呼就飛奔到校門外,打了輛車朝餐廳趕過去。
米其林大廚坐鎮的高級餐廳,冉億的骨氣會拒絕,但胃不會。
車比預想的十分鐘整整遲了五倍,五十分鐘後,冉億才穿過下班高峰期的可怕主城區,到達城南的蒂爾餐廳。
剛到門口,一個戴著鴨舌帽的年輕人就迎上來:“你好,是冉小姐吧?”
冉億扒下墨鏡瞥了眼:“對啊,你是?”
“我是濯哥的助理,叫小麻。”
“啊,你好你好。”
寒暄兩句,冉億跟著他朝姜濯定的包廂走,路上隨意聊道:“奇怪,你怎麼認出我就是冉億啊?”
“濯哥說你長得還不錯。”小麻“嘿嘿”笑了兩聲,“我跟他那麼久,第一次聽他說一個女生還不錯,那一定是相當漂亮了。”
冉億擺了擺手自謙:“哎喲,還好啦。”
這個小麻,不僅相貌端正、唇紅齒白,嘴還那麼甜,真是越看越順眼。
冉億看了會,忽然話鋒一轉:“可是這個餐廳裡漂亮的多了去了,你怎麼知道是我?”
小麻也是個老實孩子,邊走邊回:“哦,濯哥還說了,臉最圓的那個就是你。”
冉億:“……”
再見。
蒂爾餐廳主營意大利菜,裝修是大氣的歐式浪漫風,輕奢舒適。
兩人穿過大廳來到私密的VIP包廂。推開門,冉億就看到坐在沙發上閉目養神的姜濯,小麻自覺地關上門。
“姜濯,你是不是成心氣我?”冉億氣鼓鼓地甩了包坐到沙發對面。
姜濯睜開眼,壓下等待太久的煩躁,看著她說:“小姐,我請你吃飯,等了你一個小時,誰成心氣誰?”
“你跟你那小助理說我臉最圓幾個意思?”冉億氣勢洶洶,她隨手拿起茶几上的菜單,一頁一頁地翻看,邊看邊強烈地控訴姜濯。
只是翻的頁數越多,她的聲音越低,過了會,便徹底沒聲了。
姜濯摸著被念到頭疼的腦殼:“說完了?”
冉億瞪著溜圓的眼睛,眼睛裡滿是迫不及待:“小雪,我們點菜吧!”
姜濯把菜單從她手裡奪走:“別吃了。”
“錯了錯了錯了!”冉億馬上搶回來,雙手作揖恭維道,“濯哥,姜兄,大佬!”
見姜濯不再說話坐回正桌,冉億也屁顛屁顛地跟著坐過去:“開胃菜要個蘑菇慕斯吧,嗯,藍鰭金槍魚配魚子醬、龍蝦海膽意面、西冷牛排、蟹肉沙拉這些都要。”她掰著指頭數了數,“甜品要提拉米蘇和蜂蜜香草布丁。”
姜濯皺著眉睨她:“你是豬嗎?”
冉億十分淡定:“可能吧。”她笑眯眯地把菜單遞給姜濯,“你跟豬坐在一起吃飯,你也不是什麼正經玩意。”
“……”姜濯給自己正名,“我花錢請你吃飯,起碼我是個養豬的。”
“就算你是個養豬的,我也是你投喂不起的高貴品種。”
“……”
豬不要臉天下無敵。
姜濯合上菜單,抬頭跟服務生說:“一份白松露蔬菜沙拉。”
在娛樂圈混,保持身材是最基本的職業素養。冉億特別明白這個道理,可偏偏自己又是個見了美食就挪不動腳步的吃貨,所以她打算趁著還沒正式進入這個圈子,多吃一天是一天。
等餐的時候,冉億趴到旁邊的沙發上。餐廳在六層,窗外是一座歷史悠久的鐘鼓樓,城市的繁華夜景盡收眼底。
忽然,姜濯的手機響了,他只看了一眼就接起來,聲音帶著點尊敬 :“宋姨。”
冉億一個激靈,忙轉過頭來看姜濯。
“是。”
“在一起呢。”
“好,您放心。”
“宋姨再見。”
掛了電話,冉億跳過去問:“我媽找你幹嗎?”
姜濯還未開口,手機又響起了。
他歎口氣接起:“媽……”
“她在我旁邊。”
不知那邊說了什麼,姜濯手扶著額角,口氣無奈:“你今天已經給我打了八個電話了。”
“好好好,我知道了。”
通話結束,冉億坐到他旁邊,手撐著下巴眨眨眼睛 :“你媽又找你幹嗎?”
“幹嗎?”姜濯盯著她冷笑一聲,“你媽說你膽子小,讓我多照顧著點,別在學校被人欺負了。我媽說你太漂亮,要我好好看緊,別被壞人拐走了。”
姜濯頭疼:“這兩個媽是不是對你有什麼誤解?”
“哪裡誤解了?來來來。”冉億一本正經地抓住姜濯的手,放到他的左胸口,“摸著你的良心,你敢說我不美?”
“你……”
“好了,從你欣賞讚歎的眼神裡我已經看到了答案。”冉億甩開姜濯的手,“吃飯。”
“……”
姜濯吸氣、吐氣,閉上眼睛撚眉心。
見過自戀的,沒見過這麼臭不要臉自戀的。
菜悉數上桌,冉億點了道西冷牛排,為了嘗到最鮮嫩的肉感,這道菜是主廚現場煎制。
主廚是一名意大利中年男人,身材很胖,他照例先介紹了這道菜的食材,然後開始煎制。期間,他跟冉億閒聊:“我叫Eric(艾瑞克),很榮幸為女士服務。我能知道你的名字嗎?”
冉億張了張嘴,似乎有什麼詞匯沖到嘴邊,又緊急刹回去。她咳了一聲,然後才說:“我叫冉億。”
她剛說完,旁邊的姜濯就發出一聲輕笑。
冉億皺眉瞪他:“笑什麼笑!”
姜濯用紙巾擦了擦嘴角,慢條斯理地回道:“我以為你要說那個洋氣的英文名字呢。”
冉億不自然地坐直了些,小聲說:“我英文名很見不得人嗎?”
“……”
小學三年級時,英語老師讓每個同學給自己取一個英文名字。那時候的小姑娘們都喜歡叫Lucy(露西)、Lily(莉莉)、Angela(安吉拉)等等,偏偏冉億想與眾不同。她在家苦思冥想了一天一夜,後來班級自我介紹時,她聲音嘹亮地站在講臺上宣佈:“My name is——QQ星!(我的名字是——QQ星)”
一炮打響。
這個經典的名字讓冉億一直被姜濯笑到了初中。
此刻,冉億看著姜濯的表情,又想起數年前被他嘲笑的時光,她不服氣地放下刀叉:“怎麼,你忘記自己的閨名了?”
姜濯目光一沉:“閉嘴。”
姜家老太爺酷愛傳統文化,姜濯生在十二月,出生那天正好是二十四節氣中的小雪,於是老太爺大筆一揮,賜名——姜小雪。
從小冉億就“小雪、雪兒、雪雪”地亂叫,直到上了初中,姜濯才為自己改了名字。
提拉米蘇送來的時候,冉億還在因為名字跟姜濯鬥嘴。忽然,她放在桌上的手機亮了,微博推送了條新消息。
冉億瞥了眼標題——
《千年一見!梧桐花雨,北城電影學院表演系報到日最美回眸!》
冉億“嘖嘖”了兩聲,把手機遞到姜濯面前:“你看看,今天才報到,上午是什麼國民妹妹,晚上就什麼最美回眸,一天天可給他們牛的。還千年一見,這是‘白素貞出洞’了?”
冉億很清楚,但凡這種標題都是團隊操作炒人設的,尤其在電影學院這種每天都求上位的地方,從來沒有天上掉餡餅的事。
她切了一小口提拉米蘇送到嘴裡,滑開標題,氣勢磅礴地擼起袖子:“讓本座看看是哪個小妖精出洞了。”
打開微博,幾張照片呈現在眼前,冉億眯著眼看,沒幾秒臉色就變了。
“我……怎麼會?我的天?!”
她嘴裡含著甜品,語無倫次地把手機屏幕對著姜濯,像是要得到他的認證。
姜濯淡淡地瞥了一眼:“誰寫的標題,瞎了吧?”
冉億摸著良心,就算她曾經想過要給自己炒個新人設,但這才開學第一天,忙裡忙外的,哪裡來得及打她的小算盤。所以當看到自己以什麼“最美回眸,最美新生”的標題出現在無數大V的微博裡時,她著實懵了。
那張回眸照,正是上午她回頭看艾琳被記者圍住的那一刻。當時梧桐樹葉漫天飛舞,照片拍得非常唯美大氣,如果當事人不是自己,冉億百分之百會認為這是心機擺拍。
微博下的萬千回復褒貶不一,有誇她漂亮的,也有罵她心機女上學第一天就按捺不住炒作的。
冉億翻著評論仍然覺得自己在做夢,這一切來得莫名其妙甚至匪夷所思。
看了會,她猶豫著抬頭問姜濯:“不會是你安排的記者炒我吧?”
姜濯面無表情:“你清醒一點。”
“哦。”
冉億訕訕低頭,其實她也知道自己是多此一問,姜濯素來連自己都不屑炒作。
所以到底是誰在背後玩這一出?是想捧她還是踩她?
“你說,”冉億煩躁地抓了抓頭髮,“該不會是哪個大佬看上我,想做我的金主吧?”
聞言,姜濯手中的動作一滯,隨即不耐煩地放下叉子,他擦了擦嘴,道 :“你自己慢慢腦補,我九點半還有事。”
他站起來,經過冉億身邊不經意地朝手機屏幕淺淺一瞥。
“等會等會!”冉億見他要走,趕緊拉住他坐到旁邊的沙發上,自己也一屁股坐下去。
沙發很軟,兩人的身體不小心靠在一起,姜濯怔了半秒,不自然地躲開 :“你幹什麼?”
“別問了,快笑!”
冉億手伸到姜濯的嘴邊,食指拇指向上撐起他的嘴角,努力幫他揚起一個皮笑肉不笑的弧度後,快速用手機按下了拍攝。
繼而她又打開微信,找到“母上大人”的對話框發過去。
全程被擺弄的姜濯:“?”
“實不相瞞,宋女士與你‘一日不見如隔三秋’,今天已經瘋狂地打了十來個電話給我,讓我見到你一定要拍張照片給她。”冉億嗲起嗓子浮誇地模仿母親的語調,“唉,好久好久沒見到濯濯了,昨天在電視裡看到這孩子怎麼瘦了呢?你一定要拍張照片給媽媽看哦。”
姜濯:“……”
明明上個星期兩家人還在一起聚餐。
真的是好久好久。
冉億收拾好包也準備離開,忽然想到了什麼,她停下手裡的動作,看著姜濯問:“這週末我去你公寓玩吧?”
姜濯目光一頓:“我不一定在。”
“嗯?哦,你想多了。”冉億沒心沒肺地說,“我只是想去看看塔塔。”
姜濯:“……”
塔塔是他們兩年前共同撿來的一隻虎斑橘貓。因為經常要拍戲,姜濯大二就沒有住校了,直接在電影學院附近買了套兩居室的房子,平日裡方便自己一邊讀書一邊拍戲,塔塔也就一直被養在他的公寓裡。
“走了,反正我有鑰匙,週五晚上我自己過去。”
冉億打開門,探頭探腦地左右打量了片刻,轉身跟姜濯比了一個OK的手勢,示意他——沒狗仔,很安全。
姜濯還沉浸在剛才被嫌棄的不爽裡,冷眼瞥她:“快滾。”
冉億也不計較,架起墨鏡就離開了。
沒幾分鐘,小麻從外面進來,見姜濯黑著一張臉,小聲喊:“濯哥?”
姜濯深呼吸了好幾次才順了氣,他整理好衣服,戴上口罩和墨鏡,說:“走吧。”
兩人從VIP電梯直接到達停車場,一上車姜濯就躺在後排閉目養神。小麻摸不清楚情況,但也知道姜濯的脾氣向來不太好,也不多問,只專心開著車。
車才開出幾十米,姜濯忽然睜開眼:“微博上有個‘818大營長’知道什麼來頭嗎?”
“啊?”小麻快速地在腦子裡搜索信息,“就是個營銷號,能有什麼來頭?”
姜濯沒再問下去。車廂內安靜片刻後,後排又傳來聲音:“週五晚上的殺青宴推了吧。”
小麻微微側頭,還沒來得及問為什麼,姜濯又緊接著開口:“你上次跟我說的那個很好吃的甜品叫什麼?”
話題轉得相當跳躍,小麻愣了兩秒才反應過來:“呃,那個櫻花草莓蛋糕?”
“嗯,好吃?”
“好吃啊!超好吃!”
“那你去買五盒——哦不,”姜濯撫著額角思考了會,“可能不夠,十盒吧,買十盒這週五送到我公寓。”
小麻皺眉:“濯哥,我記得你從不吃這些啊?”
從後視鏡裡,他看到姜濯的肩背不自然地動了下:“前幾天我看到小區裡面有條流浪狗。”
這個理由讓小麻相當費解,且不說姜濯所住的精品公寓根本不會有流浪狗出現,就算有,買奶油蛋糕喂狗是什麼思路?
車窗外不斷掠過綺麗的夜景,星星點點的光影落在姜濯臉上。小麻看不清他的表情,還想再多嘴問一句,姜濯已經拿帽子蓋住了臉,明顯不想再聊下去,他也只好識趣地閉嘴。

冉億回到學校已經晚上九點了。
寢室裡還亮著燈。報到第一天的興奮感和新鮮感持久未退,金曉萌在周樾桌前和她聊天。艾琳也回來了,正在鏡子前卸妝,見冉億進門,從鏡子裡掃了她一眼,又收回視線。
冉億覺得那目光冷冷的,帶著很深的敵意。
她沒搭理,徑直走到金曉萌面前,眼睛往艾琳的方向示意,小聲問:“她怎麼啦?”
周樾指著面前的電腦,上面是微博首頁。冉億彎下腰看過去,金曉萌正好側到她耳邊咬耳朵:“熱搜第一被你擠下去了,估計心裡有氣吧?”
冉億剛才手機沒電了,這會兒她盯著屏幕才發現,不過從餐廳回學校的這點時間,熱搜第一已經變成——#冉億回眸#。
短短的功夫,她的名字都給扒出來了。
這時艾琳卸好妝,走回座位拿了套換洗的衣服,打算去衛生間洗澡。經過冉億的時候,她停了下來,下巴微微抬高,像是憋了許久,終於忍不住開口:“冉億,你簽公司了?”
冉億回頭,眼神剛好與她對視,雖然她並不打算跟艾琳解釋什麼,但還是應付地笑了笑:“沒有。”
艾琳隨即也笑了:“是嗎?那你還挺會營銷自己的。”
這句話瞬間讓寢室的氣氛怪異起來。艾琳看似在褒獎冉億,可明裡暗裡,冉億都能感受到艾琳針對自己的那一絲輕蔑和不屑,這讓她相當不爽。
冉億無所謂地打了個呵欠:“其實就是我一個朋友隨手拍著玩的,沒想到現在熱搜這麼好上。”
言下之意,我無心插柳,你自己不經打,怪得了誰?
艾琳雖在娛樂圈混跡數年,但終究還是個十八歲的姑娘。團隊費盡心思卻被其他人搶了風頭,她的心裡總歸是不樂意的。礙于不清楚冉億背後是否有人,她雖沒在面上發作,但還是笑盈盈地暗諷道:“是嗎?那你這朋友可真厲害,認識那麼多大V。”
艾琳說的沒錯,微博那麼多大V轉發冉億的照片,這明顯是一場有目的的宣傳。
夜深熄燈後,冉億躲在被窩裡打開微博,找到了第一個發自己照片的大V,是微博著名的八卦博主“818大營長”。這個人平日裡主要發一些明星八卦和娛樂新聞,大概是建號很早的緣故,所以坐擁千萬鐵粉。
流量如金的時代,要說沒人在背後給錢推她,冉億還真不信這麼牛的大V會平白無故幫自己。
到底是誰呢?
他又想幹什麼呢?
冉億思來想去,想破腦袋連個懷疑對象都沒有,直到淩晨才迷迷糊糊睡去。

不知不覺,已經開學一周了。
冉億所在表演系的課程主要包括了表演、臺詞、形體、聲樂等幾門基礎課程,除卻這些還有藝術修養、電影欣賞等等。學生們每天早上六點就要起來練早功,快節奏地上了一個星期的課,倒也沒有太多時間關注八卦。
網絡上,冉億的熱度漸漸退了。畢竟只是一場新生報到,娛樂圈每天都有各種新聞,她這樣的生面孔能輪一波熱度已經很難得了。
今天是週五,冉億剛好生理期第二天,因為不適,她中午只喝了碗紅糖小粥。到了下午,堅持著上完兩節形體訓練課後,她感覺全身都被掏空了,又累又餓。
身體發出了指令,她急需補充能量。
下了課,冉億飛速朝小賣部奔去,金曉萌緊跟著拽住了她。
“你去哪?”
“買吃的,我要餓死了……”
“你還有心思吃,放映樓B廳人都擠爆了!”
冉億的心已經飛到了小賣部的芝士熱狗上,她一邊巴巴地咽著口水一邊見怪不怪地回:“又是哪個劇組來了?”
北城電影學院作為最著名的演藝學府,隔三岔五就有國內外的電影、電視劇組進校做宣傳或是進行藝術交流研討。
金曉萌把冉億望向小賣部方向的頭扳正,一臉恨鐵不成鋼:“你可長點心吧,就知道吃!我告訴你啊,這次是大一新生福利,來的劇組超級厲害,還有我男神!周樾已經先去幫我們占位置了,快走快走!”
冉億一聽這話樂了:“哈?又是你男神?你究竟幾個男神?”
金曉萌表情很認真:“就一個。”
像是想起了什麼,冉億的笑容慢慢定住:“你……不會是在說某位姓姜的吧?”
“嘿嘿,就是姜濯啊。”
“……”
拉倒吧,聽他的研討會還不如回宿舍聽郭德綱的相聲。
冉億正想找個理由拒絕,微信通知音“滴滴”響起,她打開手機,是姜濯發來的信息:“過來放映樓B廳。”
冉億假裝看不到,淡定地摁掉屏幕,朝小賣部那邊走過去。人剛走兩步,微信提示音又響起:“不來你知道的。”
……
冉億冷冷一笑。
這人威脅誰呢?姑娘我從小就是橫著長大的,全家屬院哪個小孩聽到我的名字不是聞風喪膽、落荒而逃?我會怕你?
呵呵。
幾縷微風迎面吹散了冉億額角的頭髮,她悠悠一甩,轉過身:“曉萌,等等我!”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45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