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瀏覽紀錄
【反詐騙】接到不明來電說:升等為「高級會員」「購物滿意度調查」,這是詐騙!請絕對「不要依照指示操作ATM或網銀」
1/1
庫存:2
定  價:NT$320元
優惠價: 79253
可得紅利積點:7 點

庫存:2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 HBO Asia第一部都會愛情喜劇影集《戒指流浪記》原著小說
★ 影視化劇集由宥勝、林予晞領銜主演,金鐘獎入圍導演北村豐晴執導
★ 知名暢銷數學作家賴以威,全新戀愛小說創作心動降臨!
★ 特邀旅日插畫家Shiho So繪製輕都會清新視覺!

你把愛想得太簡單?
還是把結婚想得太難?
【HBO GO  2020年12月13日  線上首播】

《戒指流浪記》的故事從一只被遺落在捷運車廂裡的訂婚戒指開始,
原本應該是奕之(宥勝飾)向麗莎(林予晞飾)求婚的浪漫日子,
但戒指卻被奕之弄丟了,求婚計畫可能因而被打亂,
尋回戒指的過程中,他們開始重新審視愛情對彼此的意義到底是什麼?

另一方面,這枚戒指也開始流浪在這個城市中,
隨著捷運匆匆穿梭,經過一站又一站,也串起一段又一段的愛情故事。

這枚戒指,就像你我心中的「愛」,在城市裡不停流竄……

 ○ ○ ○ ○ ○

一決勝負的求婚日當天,
最重要的戒指,竟然掉在捷運上了?!

「我東西掉在捷運上!你幹嘛攔住我!」
「先生,門要關了,這樣很危險的。」
「那是我的戒指,求婚戒指!」

奕之祕密籌劃了一場盛大的求婚驚喜,求婚當天卻把最重要的主角「戒指」弄丟了!這枚在捷運上流浪的戒指,竟意外讓幾位互不相識的經手乘客產生了交集,而他們最終又會把戒指帶向何處?

◤日復一日,人與人的緣分在列車上交會又錯過,
於是總有這麼一天,生活的偶然成了巧合──
在捷運上邂逅真愛的機率到底有多少?◢

【捷運上的孔雀】
每日在捷運車廂準時開屏的孔雀,到底在向誰求偶?又是誰出手相助把孔雀推向了幸福?
【Meet You in the Line】
坐車無聊偷看隔壁男生聊LINE,聊天對象竟和自己同名同姓!一個人的偶然是否能成為兩個人的巧合?
【護身符】
分手前一起求的御守,變成了零錢包……前男友留下的究竟是救急的硬幣,還是難以割捨的回憶?
【好久不見】
和當初拋棄自己的前男友在捷運上重逢,對方竟然變成鬼?!而他的遺願,難道就只是超商集點的航海王杯子?

 

賴以威
數學作家,創作愛情故事就像設計浪漫的數學題目,人物的關係是方程式,巧遇的背後有機率,結局是待解的未知數x。

師大附中,臺大電機畢業。現為臺灣師範大學電機系助理教授,數學推廣平台「數感實驗室」共同創辦人。曾榮獲第五屆中國菠蘿科學獎數學獎,並獲選關鍵評論網2017未來大人物。文章散見於《聯合報》、《國語日報》、《科學少年》等。著譯有《超展開數學教室》、《超展開數學約會》、《再見,爸爸》、《葉丙成的機率驚豔》、《平面國》等作品。


插畫者|Shiho So
插畫家。
1990年出生於日本橫濱,國立高雄大學畢業。
目前於日本任職插畫家,隸屬於highlights設計公司。
喜歡描繪80年代漫畫風格以及有空氣感的人物與景色,
擔任音樂專輯、雜誌小說、網頁、音樂影像等插畫設計。

ZINE作品:
幽靈圖鑑(2016/09)
音樂圖鑑(2017/02)
夜晚東京圖鑑(2017/10)
音樂圖鑑SUMMER!(2018/05)

展示活動:
日本東京|ondo企劃聯展「えがく展 vol.4」(2017)
日本大阪|個展「今日の君もサマーブルー」(2018)


 

導演|葉天倫
詩人|林婉瑜
劇評可以毒舌,待人必要親和|豬大爺
作家|溫如生
劇作家|陳曉唯
詩人|宋尚緯
作家|個人意見
台大電機系教授|葉丙成
詩人、作家|林達陽
──心動推薦
01|求婚男──黃奕之
02|捷運保全──曾雲升
03|無路用男──郭宗方
04|小模──艾美
05|阿宅大學生──賴子隆
06|計程車司機―李明中
07|電台主持人──Rossy
08|交會點
09|外商男──高思敬
10|求婚

▎捷運上的孔雀

▎Meet You in the Line

▎護身符

▎好久不見
01|好久不見
02|航海王杯子
03|深夜車廂的KTV
04|三不缺一
05|瓶中信
06|沒中獎的彩券
07|好久不見

 ▎Ring of the Day

|01 求婚男──黃奕之

【二十九歲,最喜歡的書:《天才搶匪盜轉地球》】

◤在台北,只有兩種人會把求婚戒指帶在身邊:剛買戒指的人,或今天要求婚的人。
等等,我剛製造了第三種人,撿到戒指的人。◢

「我東西掉在捷運上!」
我聽見自己的聲音以高分貝音量在月台上迴響,努力掙脫捷運保全的雙手,試圖衝進窄到只剩下蒼蠅飛得進去的捷運車門間縫隙。
可惜,保全抱得太緊了,就算是闊別十年在機場重逢的情侶也沒有像他抱我抱得那麼緊。捷運駛離月台,我沒有半點機會,這裡不是大馬路,無法像電影裡攔下後方來車,再把一臉驚慌失措的駕駛拖下車,來一場飛車追逐。
「你幹嘛攔住我!」
站在月台邊,我講出像個自殺未遂蠢蛋會說的台詞──注意我的人更多了。
我向來很低調(至少搭捷運時),絕對不願意做出這般吸引目光的事,畢竟大多數人搭捷運時都很無聊,只要發生一件小事,他們馬上會像聞到血腥味的鯊魚,目光全部投射過來。
「先生,門要關了,這樣很危險的。」
有點年紀的保全沒有對我的吼叫生氣,他做著分內的工作,好比說:阻止人們自不量力地趕車,再冷靜承受不理性的咆嘯回應。第一線服務人員常得面對這種狀況,辛苦他們了。
平常的我會這麼想,但此時此刻──我用廣播也比不上的音量大喊:
「那是我的戒指,求婚戒指!」
這下,輪到你對我無法控制的歇斯底里態度表示同理心了。

掉戒指這種事照理來說只會在浪漫愛情喜劇裡發生,地點應該要選在巴黎、紐約、倫敦,或阿布達比,那邊的人太有錢,可能不小心掏個口袋就會掉出一枚鑽戒。
台北捷運中山站?發生的機率就跟我們的薪資一樣,應該是全世界倒數啊。

「那麼貴重的東西?」
「對啊!所以你剛不應該攔著我,我手插進去,車門就會再開了。」
「對不起、對不起,但那樣違反規定,真的沒辦法。我趕快幫你聯絡車長,請他們幫忙處理。先生怎麼稱呼呢?」
「黃奕之,黃色的黃,神采奕奕的奕,之乎者也的之。」
掉東西為什麼要報姓名?我掉的又不是國小便當袋,上面還繡著名字跟班級座號。
不過話說回來,我國小掉過十幾個便當袋。

我從小到大就很迷糊,好比我把皮夾放在公事包裡,但每次在捷運入口(特別是在列車只剩四十秒到站時),它•總•是•會•消•失。
好幾次我心想,《哆啦A夢》真是一部失敗的科幻漫畫,他們竟然忽略了要解釋:
「為什麼哆啦A夢每次都可以那麼快從四次元口袋裡,找到大雄想要的東西?」
難道我的公事包比四次元口袋還大嗎?
「東西忘記放在哪」的進階版就是「掉東西」。
但我過去從不介意,因為我認為有限的腦容量是要拿來記住重要事情的,如果因為忘記而不見,表示大腦認定這東西不重要。好比說,131071跟你女朋友的生日都是六位數。但你絕對沒幾秒就忘記前者,卻牢牢記得後者。可是對於一位熱愛數學勝於女朋友的人來說,他就有可能忘記女友生日,然後聳聳肩跟傷心的女友說:
「抱歉,131071是第一個六位數的梅森質數。」
有些人不認同這樣的論點,他們說愛因斯坦也只用了大腦的十%,人的潛力是無限的。
你相信這種話嗎?
我是指,如果你只用了不到十%的大腦,憑什麼你能用十%的大腦去評斷別人那搞不好用了超過十%的大腦呢?換句話說,我認為會輕易相信這種話的人,大腦應該真的用不到十%‧偷偷告訴你們一個提升大腦使用率的方法:別再相信任何網路上的謠言了!
就我來看,現在資訊量那麼大,每天都有看不完的新聞、臉書動態和漫畫,我覺得自己早就用到大腦的一百%,不,一百二十%了。如果不節制腦容量的使用,我一定會變成《幽遊白書》裡的戶禺呂弟,用一百二十%的力量發出一拳後就全身瓦解。

保全拿著對講機忙著協調溝通,他的頭稍微移開對講機,問我:
「黃先生,能描述一下戒指袋子的樣式嗎?」
「粉紅色的霧面紙袋,袋子大概這麼小。」
我把手機放回西裝口袋,雙手比了一下袋子的大小。

繼續剛剛的話題──然而今天這件事完全無法用「因為不重要所以才會掉」這套理論來解釋。價值兩個月薪水的求婚戒指,絕對稱不上「不重要的東西」,他比我本人還貴重。從這個角度來看,如果戒指有思考能力,反而可能是它在捷運上看到什麼比我還珍貴的東西,把我這個不重要的東西給弄丟了。
 都怪我不想把連袋子把戒指盒硬塞到公事包裡(很抱歉,我是個愛做樣子的人,公事包薄得連放台Mac Air都會鼓起來)。搭捷運又一直玩手機(在捷運上你還能幹嘛呢?更何況,如果玩手機的話,遊戲高分紀錄是當你被誤認為電車癡漢的有效反證,「我遊戲這麼高分,有可能騰出手嗎?!」),袋子掛在手上不方便,一時,我就這麼把袋子跟公事包一起擱在地上。
到站後,我忘了拿紙袋,只拎著公事包就下車。
太離譜了,我怎麼會沒注意到袋子呢?!

「那就麻煩你了,謝謝、謝謝,這年輕人很著急,請務必幫忙。」
捷運保全關掉對講機,對我說:
「我們盡力找看看,黃先生您別擔心,很多案例都是有好心人把撿到的貴重物品送回來的。台灣最美的風景就是人了。」
他很客氣地安慰我,讓我吞下了「你看看那些奧客,就不會認為台灣最美的風景就是人了」這句話。我有點不好意思,他只是執行他的勤務,卻被我大吼,而他不但沒生氣,還幫了我這麼多忙。
對,在別人眼中我就是奧客,想到這點,還好我剛沒說話。
他大約五十歲左右,鬢角有幾叢灰髮,臉上堆著的皺紋不知道是本來就有,還是因為他一臉關心造成的。
他真是一位好人。
「不過,黃先生你怎麼把戒指這麼貴重的東西帶在身上啊?」
他真是一位太少看推理小說的好人,真相已經擺在眼前了。除了錢太多的阿布達比人,在台北,只有兩種人會把求婚戒指帶在身邊:剛買戒指的人,或今天要求婚的人。
等等,我剛製造了第三種人,撿到戒指的人。

我今晚要跟交往十年的女友絲襪求婚。一場精心策畫的驚喜,不過絲襪可能會缺席,因為她不知道這件事,搞不好得臨時加班;我可能會缺席,因為太恐懼而臨時怯場,電影裡常這樣演。但無論如何,戒指是最不應該缺席的,它既不加班又不會怯場!
你能想像當我跪下說出關鍵字、當我女朋友絲襪摀著嘴的那一刻,我無法遞出戒指,只能,嗯──拱手抱拳?!
拜託,又不是在拜師學藝,不如你說這是第三天,我在幫她穿起掉到橋下的鞋子吧。
很多人可能覺得,求婚時女孩子總是哭成淚人兒,男孩子都笑嘻嘻很冷靜。錯了,其實我們也曾哭得亂七八糟,只是在求婚當下,男兒淚早已乾涸了。
落淚的時間點,大約是發生在獨自去銀樓挑鑽戒時。
我承認有部分原因是鑽石實在太貴了,它放在手機裡可以當震盪器(鑲進了石英震盪器的手機,就如同擁有了心臟,被賦予生命。這是工程師的浪漫)。戴在手上,我真的想不到有什麼用途。
但更重要的是因為,結帳的一瞬間,我們意識到即將喪失自由。
別誤會我,我很愛絲襪,就算今天有人把我灌醉、注射一打自白劑,我還是會說我愛她,想跟她共度下半輩子,我想要每天早上醒來都看見她,每天睡前都跟她說「晚安我愛妳」。只是,結婚真的是另外一回事,那意味你將像個男人(我很清楚我是男的,這只是字面上的意思,我掉的是戒指不是腦袋)負起一切責任。你不能隨便在路上跟女孩子搭訕,要是你想跟誰共度一夜情,得冒著半夜(在台灣似乎比較流行下午)你老婆帶著警察(搞不好加上你媽和她媽)衝進來的風險,而你得說出那些──
「我們是來借廁所的。」「天氣太熱,冷氣怎麼開都不夠我們才裸體睡。」「我們在互相拔罐。」「我中午便當吃燒酒雞喝醉了好不舒服來休息,結果服務生弄錯鑰匙,給了她的房間。她嗎?她更早時吃了安眠藥,所以睡到沒發現我進來。」
這些你我都覺得很扯的謊言。但在那種場面下,說不定是人類所能扯出來最好的謊言。我們幾個死黨常討論種種人生疑惑,最常出現的是「憑什麼某某某的女朋友那麼正」。
第二名就是──
「為什麼要結婚?」
是因為要用法律來規定兩個人得好好陪著對方,不然就可以一狀把對方告上法院換來一筆贍養費嗎?對彼此也太沒信心了吧,這就好比南北韓關係越來越好,民國兩百年即將統一的前夕,雙邊各自在三十八點五度線上擺了一萬顆飛彈,強調以後如果有一邊想亂來,那就別怪一萬顆飛彈無情。
想結婚的那方通常不會直接回答我們剛剛的問題,而是會反過來,惡狠狠地瞪著我們說:
「如果你對自己有信心,那結婚不就好了?!」
這明明跟我的問題是兩回事!
用問句回答問句,如同把話題打上死結。

在電扶梯上,意識到戒指沒拿時,我並沒想這麼多,當下我反射性地逆向飛奔回月台,跟捷運保全演出一場拉扯大戲。
此刻冷靜下來,我得到一個比掉戒指還要令人驚駭的可能答案。
如果我的「因為不重要所以會忘掉」論述依然正確,潛意識裡,我是覺得結婚不重要,想逃避結婚嗎?
掉十萬塊換回自由……說不定,還蠻值得的。

 

|02 捷運保全──曾雲升

【五十八歲,最喜歡的書:《刺蝟的優雅》】

◤真正的狀況是:許多物品被捷運吞蝕,像遺失在大海裡一樣,再也找不著。◢

月台彷彿是海岸,捷運進站,一陣陣人潮往月台打上來,一會兒,另一群人被捲走,捷運離站,月台回歸平靜,等待下一波浪潮的來襲。
而我,是佇立在海岸的燈塔,引導攘往熙來的乘客。
公職退休後,接下這份保全工作,雖說我根本不需要工作就能養活下半輩子,但我還是為了三個理由而來工作──
第一、 我喜歡觀察人。我們每隔一陣子會各站輪調,每到一個新站,我都會感受到全然不同的氛圍:台北火車站的人腳步特別快;西門町雖然人不是最多卻最吵雜;市政府站乘客下車時會飄出一股香水味;民權西路站像城門,每天早上經由圓山、大橋頭站的人們穿過它進城,晚上六七點再從中山國小、雙連穿過它出城。光是體驗每站的風情,就讓我感到無比的趣味。
第二、 我認為人要盡量讓自己有用。
「升伯,你這樣講出去別人會氣死咧,你沒看每次捷運公司招考都多少人來報名,你還在那邊講這種風涼話。」前陣子,我把這想法告訴一位年輕的站務員小午,他用嘲諷的口吻回答。
「現在大環境很不景氣吼?我看新聞是這樣講……」
我還沒講完,小午又搶白一句:
「那當然,你沒看搭捷運的人越來越多,這就是了啊。」
小午的思考很直線,任何事情都有一個顯而易見的理由。在我看來,這樣的想法過於簡化了。
「雖然新聞這麼講,但沒有切身體驗過,還是覺得有點不實際。」
我繼續說完我的話。兩串話在空中像月台兩邊同時駛過的捷運,各走各的,沒有交集。的確越來越多人搭捷運,但如果仔細觀察捷運乘客的裝扮,你還是感覺不到景氣不佳。
想知道最近流行什麼,只要觀察乘客就能知道。
好比要是出了新的手機,不需要去通訊行,立刻可以看到上班族們拿在手上把弄,任何時間都不放過,邊走邊玩。如果這些人背後有眼睛,他們必然可以看到許多憤怒的眼神。
也因為手機,乘客們根本沒有注意過我。
當然我無法證明,要是沒了手機,他們會來跟我講話。但至少十幾年前,我接送大女兒上下學時,小朋友們都會跟導護老師打招呼。
小時候養成的習慣,總不成長大就全消失了吧。

工作的第三個理由:跟人群接觸。許多人一旦退休,同時也退出整個社會,離群索居。
純粹就結果論,我跟人群接觸到了,卻也隱沒在人群之中了。現代社會裡,每個人工作、通勤時都喜歡扮演成機器人,如果有人跨出機器人的那一步回到人的定位時,不但不會得到回應,往往還會嚇著旁邊的人。
不過雖然他們不認得我,對我來說好些臉孔都好面熟。
碰。
「啊,不好意思。」
一位穿西裝的上班族下車時撞到我,他一手拿著公事包,一手拿手機,頭都沒抬,只舉起拿手機的那隻手跟我示意道歉。

 好比這位先生,他每天差不多都在這個時間點出站,除了星期一跟五會晚一點──這點多數人也都一樣。
車上乘客差不多下完後,我引導月台上的乘客上車。
有些乘客等上車時,會卡在門邊讓路線不順暢,不論我怎麼勸導都沒用。
原本,我覺得他們真是沒想清楚,這樣過急反而會浪費時間。一陣子後,我注意到這類人上車後都忙著找座位,才知道,他們擋在門邊不是趕著上車,而是為了卡住後面的乘客,他們在意的不是快點上車,而是自己是否第一個踏進車廂。
犧牲大家的效率來換得自己的優先。某種程度上,他們才是最聰明的一群。

方才,所有人都差不多上車後,我轉頭看向車廂裡,發現一個穿著綠色T-shirt、微胖的年輕人座位底下似乎放了個東西。
擱在那邊很容易等等下車就忘了。
我移動視線往上,跟年輕人眼神交會,他恰好也在看著我,我指了指那個東西,他的表情沒有任何變化。
列車離站的逼逼聲響起,車門伴隨著單調的旋律闔上,算了。
這時一道黑色的影子從我面前閃過,意圖衝進快關上門的捷運車廂,他的動作太快,還伸手去扳門,站在門邊的女生嚇得後退了幾步,我趕忙抓住他。仔細一看,那不是剛剛撞到我的上班族嗎?
「我東西掉在捷運上!你幹嘛攔住我!」
他上氣不接下氣地對我大吼
「先生,門要關了,這樣很危險的。」
其實並不會危險,只是通常這樣講人們會比較注意。
「那是我的戒指,求婚戒指!」
 「那麼貴重的東西?」
「對啊!所以你剛不應該攔著我,我手插進去,車門就會再開了。」
上車的乘客又慢慢排成一條新的隊伍,像壁虎斷掉的尾巴再生一般。尾巴上的人們都把注意力集中在我們身上。
第一次,我從人群中浮現了。

「對不起、對不起,但那樣違反規定,真的沒辦法。我趕快幫你聯絡車長,請他們幫忙處理。先生怎麼稱呼呢?」
最後一句是我自己的要求,沒什麼理由,我只是想知道熟面孔的名字。
「黃奕之,黃色的黃,神采奕奕的奕,之乎者也的之。」
他回答後咕噥了一句「又不是小學生掉便當袋」。

我拿起對講機跟小午聯絡
「戒指,這人鐵定手上拿智慧型手機對吧。」
「你怎麼知道?」
「智慧型手機發明後,捷運遺失物的數量上漲了兩成啊。一堆人顧著玩手機,什麼都忘了拿,哪一天就算有掛失小嬰兒我也不意外。」
小午自顧自一直講,還好黃先生沒聽到。他一臉焦慮,一會兒又拿起手機,像是要打給誰,沒打,又放下。
「你先處理正事吧,人家很焦急。」
「好啦好啦,升伯,你叫他形容一下掉的袋子長啥樣。」
我問黃先生,他趕忙比手畫腳說著
「粉紅色的霧面紙袋,袋子大概這麼小。」
我轉述給小午,同時低頭看了看號碼1-3-2。再告訴他這是第三節車廂的第二個車門附近。那班捷運剛從下一站離開,看來得再過一站,才能派人上車幫黃先生找了。
關掉對講機,我對黃先生說:
「我們盡力找看看,黃先生您別擔心,很多案例都是有好心人把撿到的貴重物品送回來的,台灣最美麗的風景就是人了。」
安慰是這麼安慰,但我心底雪亮,其實拾回的機率很低,捷運上掉這麼多東西,雖然常常有溫馨的故事,說某某人拾金不昧,或是出外景到捷運保留遺失物品的辦公室,看到裡面有那麼多東西。但那都只是龐大遺失物品的九牛一毛而已。
真正的狀況是:許多物品被捷運吞蝕,像遺失在大海裡一樣,再也找不著。

我對另一位保全打手勢示意,請他幫我看一下這邊,我陪著黃先生出站。上電扶梯時,我好奇心起──
「不過,黃先生你怎麼把戒指這麼貴重的東西帶在身上啊?」
 「我今天要求婚。」
他苦笑了一下。
 「那這樣還得了,我們一定得趕快幫你找到才行。」
 「是啊,不過……也沒關係,說不定這也是注定的。」
 他吐出令人意外的台詞,幾分鐘前他還急得要命,現在卻打算交給命運決定。
 「你這算是提前發作的婚前恐懼症,很多人都會有的,別擔心。」
 我又安慰了他幾句,平常的他看起來意氣風發,此刻卻像是脫水的蜜餞,整個人蜷縮著,被電扶梯往前推。
 我忽然想起那位綠色青年的眼神、以及他放在座位底下的東西。
那是個粉紅色的小袋子。
該不會,黃先生的戒指不是自己弄掉,而是被偷的吧?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