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5個工作天)
貓膩與《將夜》(簡體書)
  • 貓膩與《將夜》(簡體書)

  • ISBN13:9787521203189
  • 出版社:作家出版社
  • 作者:莊庸
  • 裝訂/頁數:平裝/440頁
  • 規格:23.5cm*16.8cm (高/寬)
  • 出版日:2019/04/01
人民幣定價:48元
定  價:NT$288元
優惠價: 87251
可得紅利積點:7 點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5個工作天)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這是一部對著名網絡作家貓膩的代表作《將夜》,進行深入導讀的作品。導讀作者莊庸首先通過全面的介紹和解讀,讓讀者對貓膩這位網絡文學名家有了立體的認知。隨後用大量的筆墨對《將夜》這部讀者心中大神級的作品進行了深入解析,提出了“螞蟻哲學”的概念,認為作品詮釋了我們“活著且為了活得更美好”的人生願望,構建起“生而如蟻美如神”的美好生活理想。莊庸認為當下我們每一個人都在從“獨孤星球”到“溝通宇宙”,正在從“人”到“眾”,構成一個嶄新的“連接世界”,而貓膩和《將夜》正是給我們提供了一個這樣的接口。
莊庸

臨沂大學特聘教授,中國青年閱讀指數首席閱讀專家,中國作協網絡文學委員會委員,中國文藝評論家協會網絡文藝委員會秘書長。合著有《網絡文學評論評價體系構建》(山東省第三十二屆社會科學優秀成果獎一等獎)等。
《網絡文學名家名作導讀》叢書的入選作者是目前公認的網絡文學名家,入選作品是經過一段時間檢驗的代表作,而導讀部分由目前活躍的網絡文學青年評論家群體擔綱。這套叢書生逢其時,它將有助於探索網絡文學藝術規律,凸顯網絡文學的藝術價值和社會價值,推動網絡文學的主流化、精品化;同時,它也是精確的導航,通過這套叢書,我們將能夠比較清晰地認識網絡文學的重要作家和重要作品,比較準確地把握網絡文學的發展歷程和發展前景。

代前言
活著主題:貓膩、系列作品和《將夜》

貓膩,著名網絡文學作家,除了未完成的處女作《映秀十年事》之外,其作品均可稱為網絡文學精品,而且具有自己獨特的理念、風格和主題。
我們將其解讀、詮釋和構建為“活著,就要活得更美好”。
2005年《朱雀記》,成為後西遊潮流中起承轉合的橋接作品,主題是“活著”。
2007年《慶餘年》,成為整個“國民第二人生”重生潮的集大成者,主題是“為什麼活著”。
2009年開始創作的《間客》,堪稱改革開放四十年來國民心態嬗變的延續之作:從《平凡的世界》映射整個中國朝外、向上、進取的全民奮鬥潮,到《間客》關照中國人朝內、向下、轉後並折返到出發點重新尋找出發的意義與價值的個人心態史,主題是“人要怎樣活著”。
2011年開始創作的《將夜》,可以說是以此為基礎尋找身心安放的國民心態重塑史,主題是“如何活得更有尊嚴和信仰”。
2014年開始創作的《擇天記》,抗天命,順心意,我命由我不由天,從擇天變成人擇(人的選擇),主題已在演繹“人如何如其所願地活著”——逆天改命,回到人間。
2016年至今仍在創作中的《大道朝天》,回到了中華文明基元的起點,以東方玄幻為形態,尋找、發現和探索存在的價值和意義,主題似乎已經在挖掘“人活著的狀態與理念的根本分歧(比如存在就是一種殘缺)”——大道朝天,各走半邊,我不是配角甚至炮灰;井水不犯河水,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但我,仍然是人生的絕對主角。
我們在“網絡文學封神榜——以貓膩作品解讀‘中國我’”的專章解讀中指出:從《映秀十年事》自我意識的覺醒和直面世界規則的“起點之問”,到《朱雀記》建構起自我在這個世界的行事哲學,再到《慶餘年》堅持自我的哲學,對規則利用、對抗甚至顛覆,直到《間客》《將夜》《擇天記》一直在東方西方、國家和個人、浩瀚星球和渺小如蟻之間尋找個人的生存和生活哲學……貓膩的作品,都是在尋找自我在這個世界中的意識、身份和位置:我是誰?我應該如何活著?我怎樣活著,才能活得更美好?①  ()
在這個框架之下,我們解讀《將夜》的主題就是“螞蟻哲學”。從寧缺說自己就是一隻“螞蟻”,到夫子是有史以來最大的“飛蟻”;從“生民如蟻,如何立命”,到“俗世蟻國,大道如何”……《將夜》構建起一個完整的“螞蟻哲學”。解讀透了“螞蟻哲學”,就等於抓住了整部《將夜》的綱領。


20世紀90年代以來,文學與這個偉大的時代一道,經歷了巨大的發展變化,其中一個標誌性的現象,就是網絡文學的興起。以通俗大眾文學之魂,托互聯網與媒介新革命之體,網絡文學如同一個嬰兒,轉眼已成為青年。網絡作家們朝氣勃發,具有汪洋恣肆的創造力,架構了種種可能的和不可能的世界。科技與商業裹挾著巨大變革中釋放的青春、激情和夢想奔騰向前。時至今日,作者是有的,作者群體大到過千萬人;作品是有的,作品總量已逾兩千萬部;讀者就更多了,讀者群體數以億計。
網絡文學是新生事物,也是一片充滿活力的文化熱土,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文學生機勃勃的組成部分。習近平總書記高度重視包括網絡文學在內的網絡文藝的發展,勉勵廣大網絡作家加強精品創作,以充沛的正能量滿足人民群眾特別是青年一代對美好精神文化生活的新期待。
所以,這套《網絡文學名家名作導讀》叢書生逢其時,它將有助於探索網絡文學藝術規律,凸顯網絡文學的藝術價值和社會價值,推動網絡文學的主流化、精品化;同時,它也是精確的導航,通過這套叢書,我們將能夠比較清晰地認識網絡文學的重要作家和重要作品,比較準確地把握網絡文學的發展歷程和發展前景。
這套書的入選作者是目前公認的網絡文學名家,入選作品是經過一段時間檢驗的代表作,而導讀部分由目前活躍的網絡文學青年評論家群體擔綱。預計這套叢書的體量將達到10輯至20輯、全套50冊至100冊。無疑,這是一項浩大的工程,但也是值得耐心地、持續地做下去的工作。網絡文學必須證明自己不是即時的快消品,它需要沉澱、甄別、整理,需要積累經驗,逐步形成自身的傳統譜系,需要展開自身的經典化過程。這套叢書就是向著經典化做出的努力。
這套叢書的主編肖驚鴻長期從事網絡文學相關的研究和組織工作,她的眼光和能力值得信賴。儘管網絡文學的理論建設近年來已經取得重大進展,但是,將理論落實為面對作品的、具體的分析和判斷,實際上仍然是艱巨的課題,也是網絡文學理論評論工作的薄弱環節。希望肖驚鴻和其他評論家們深入學習貫徹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以習近平總書記關於文藝工作和網絡文藝的重要論述為指導,自覺運用歷史的、人民的、藝術的、美學的觀點評判和鑒賞作品,向現在的讀者,也向未來的讀者交出一份令人信服的答卷。

李敬澤
2019年3月7日
於北京

導讀

代前言   活著主題:貓膩、系列作品和《將夜》   \ 3
第一章   接力棒:填平世界這個大坑       \ 5
第二章   情感羈絆:那個人名叫長安       \ 28
第三章   末日審判:代表昊天滅了你       \ 45
第四章   人間之力:寫出那個“大寫的人”     \ 65

選文

第一卷 清晨的帝國
開頭                       \ 98

第二卷 凜冬之湖
第七十一章 偉大與渺小的石洞            \ 106
第七十二章 當年某人曾來過             \ 111
第七十三章 白骨山中一枯僧             \ 116
第七十四章 蓮生三十二(上)            \ 121
第七十五章 蓮生三十二(下)            \ 126
第七十六章 入魔(一)               \ 131
第七十七章 入魔(二)               \ 136
第七十八章 入魔(三)               \ 141
第七十九章 入魔(四)               \ 146
第八十章  入魔(五)               \ 151
第八十一章 入魔(六)               \ 157
第八十二章 入魔(七)               \ 162
第八十三章 入魔(八)               \ 168
第八十四章 入魔(九)               \ 174
第八十五章 入魔(十)               \ 179
第八十六章 入魔(十一)              \ 184
第八十七章 入魔(十二)              \ 191
第八十八章 入魔(十三)              \ 197
第八十九章 入魔(十四)              \ 204
第九十章  入魔(十五)              \ 208
第九十一章 同一個夜               \ 213
第九十二章 世間哪裡有閒人            \ 217
第九十三章 明日黃花               \ 224
第九十四章 燃燒的黑眸              \ 231
第九十五章 松煙洗新甕              \ 238
第九十六章 該誰走?               \ 245

第四卷 垂暮之年
第六十一章 大意思                \ 252
第六十二章 桑桑的笑               \ 257
第六十三章 夫子的惱               \ 261
第六十四章 萬里之行只為吃            \ 266
第六十五章 盤中窺天               \ 271
第六十六章 這是一個問題             \ 276
第六十七章 雪海拾魚及遺             \ 282
第六十八章 夜海泛粥及舟             \ 287
第六十九章 那一定很美              \ 293
第七十章  摘秧休妻換新天            \ 298
第七十一章 夫子的故事(上)            \ 303
第七十二章   夫子的故事(中)          \ 308
第七十三章   夫子的故事(下)          \ 313
第七十四章   那些年,我們一起逆的天(上)    \ 318
第七十五章   那些年,我們一起逆的天(下)    \ 323
第七十六章   身在黑暗,腳踩光明        \ 328
第七十七章   登天(上)             \ 333
第七十八章   登天(下)             \ 339
第一百六十五章 我以長安戰無敵(上)        \ 345
第一百六十六章 我以長安戰無敵(下)        \ 349
第一百六十七章 冰封(上)             \ 353
第一百六十八章 冰封(下)             \ 357
第一百六十九章 三元里的少年(上)         \ 361
第一百七十章  三元里的少年(下)         \ 365
第一百七十一章 罪惡之城(上)           \ 369
第一百七十二章 罪惡之城(下)           \ 373
第一百七十三章 赴死                \ 378
第一百七十四章 君子國的不甘(上)         \ 382
第一百七十五章 君子國的不甘(中)         \ 386
第一百七十六章 君子國的不甘(下)         \ 390
第一百七十七章 如果天不能容我           \ 396
第一百七十八章 千萬人               \ 401
第一百七十九章 千萬刀               \ 407
第一百八十章  在青天上寫字            \ 413
第一百八十一章 請受千刀萬剮            \ 419
第一百八十二章 為人間所破(上)          \ 425
第一百八十三章 為人間所破(下)          \ 431

第一章
接力棒:填平世界這個大坑

 

 

 

在薪火相傳這一點上,二師兄君陌接起了從小師叔軻浩然到小師弟甯缺的真正承接。
他那像棒槌一樣的“高冠古義”,就是接力棒——他以自己的眉、以自己的鐵劍、以自己整個人為標尺——把軻浩然的精神和寧缺的踐行,銜接了起來,理所當然。
這其實是一件很奇妙的事情。
二師兄不二。雖然他狂熱地崇拜起小師叔來,頗有點像熱血無腦的中二少年。
最崇拜小師叔軻浩然的,不是寧缺,而是頭頂高冠連養的鵝也驕傲的二師兄君陌。
從小師叔到二師兄再到甯缺的精神脈絡特別值得梳理。
何以最奔放不羈的小師叔,所收割的狂熱粉絲,會是最古板嚴謹的二師兄?
為何小師叔拔劍抗天的朝天之姿,會被二師兄轉化為啟蒙蟻民的俯首之態?
而且,這種俯首不是輕視和恩賜,不是優越和傲慢,不僅僅是導師和領導者,而是到了他們中間的人,站在他們前面的人,就是他們的人。
而這一點態度,其實二師兄、小師叔與夫子截然不同。
小師叔永遠都是一個人在戰鬥,而二師兄卻把它變成了“千軍萬馬來相助”;
夫子其實一直都是大唐國民甚至整個人世間的精神導師,所以,他是啟蒙人間、教化民眾、領導民眾的——這種架子端起來後,就再也放不下來了。但是,二師兄卻把夫子的這種架子放下來了,融到民眾中去了。他不是親民,他真的就是民眾中的一部分了。唯其如此,他才把書院真正地從二層樓,搬到人世間,成為真正的大唐的書院,國民的書院,人間世的書院。
如果沒有二師兄這種關鍵的步驟,寧缺怎麼可能書寫得出那個大寫的“人”字,從而集聚一城之力,網聚人的力量?
因為,從骨子裡,寧缺和小師叔一樣,都是孤獨的一個人,不然怎麼可能承傳軻浩然的浩然精氣神?一個習慣了孤獨的人,其實是沒辦法網聚眾人的力量的。
但是,寧缺最後不但做到了,還將夫子、書院眾師兄沒有做到,在二師兄那裡已經萌芽,卻尚未蓬蓬勃勃,更遑論成熟發展的真正革新性的種子,催發出來,開花結果:那就是——民眾其實是不需要啟蒙的,或者說他人啟蒙。他們需要完成的只是自我革新。
並不是你選擇了做他們的代言人,而是,他們的選擇,才讓你成為這股時代潮流的代言人。
他們才是真正的力量之源。

一、理所當然:二師兄迷人的笑與剛直的劍

理所當然。
書院講究的就是理所當然。
小師叔軻浩然理所當然,二師兄理所當然,甚至最後寧缺也學會了理所當然。
所以,二師兄理所當然地會為奴隸義軍在精神上跪下去而心微微一冷,當然也會很理所當然地為那個年輕的奴隸自己發出那道聲音而“唇角微微牽起”——這大概是整部《將夜》裡二師兄最迷人的一個細節了。
如此表情,不是二師兄嗎?但他就是二師兄!
假若每個人都是一部書的話,二師兄給我們的形象,從來就是一部大開大闔的大歷史書,讓人敬仰。但這樣的微表情,才是讓他可親可信,讓他成為七師姐喜歡、我們也集體喜歡的二師兄啊!
但不管怎麼說,奴隸自己發聲,蟻民為自己代言,在二師兄看來,是自然而然的事情。這個問題無須思考。他也從未思量。但自然而生時,連我們也都自然而然地認為——這就是二師兄一直在做的事情。他只是做了,而沒有說而已。
這事情就是這樣。有些人說了,卻不做;有些人做了,卻不說。
有些人認為這事情需要思考,深思熟慮,把利弊權衡清楚,才能決定做還是不做;有些人卻認為這樣的事情無須思考,直接去做,就是了。
前者如七念,後者如二師兄。
七念是說了,沒做,而且確實經過了認真的思考。
二師兄是沒說,但做了,而且確實是無須思考。
因為,一切都理所當然。
《將夜》把他們兩個放在一起對比,確實很有道理。
貓膩把七念前後的思考和言行,放在一起比較,也形成很大的反差。沒有反差的張力,確實不容易講道理。
緊接著二師兄“唇角微微牽起”迷人的微笑,懸空寺天下行走七念“悚然而驚,渾身寒冷”,揭開了微表情和大反應的PK之戰。
七念為什麼有這麼大的反應?因為,千里之堤,潰於蟻穴。這些曾被他們視為蟻螻一樣的凡人和奴隸,卻猶如星火燎原,燃起足以毀滅他們的千里怒火。而那一絲導火線,就隱藏于二師兄微微牽起的唇角裡。
“草蛇灰線,伏脈千里”,說的就是這個道理吧?蛇從草叢中逡巡而過,再快,也會留下不明顯的痕跡;線在燃燒殆盡的灰裡拖一下,再輕,也會留下隱約可尋的線索。這種線索和痕跡,如果反復出現,哪怕綿延千里,也會讓人看見那些看不見的脈絡和跡象。
這說的是七念和二師兄能夠預判的現狀與未來發展趨勢——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千里之堤,潰於蟻穴;冰山再大,也是崩於一道聲線。那一聲“閉嘴啊”的發聲再弱,也是獨立的第一道聲線。
七念都可以預見到,若是這一道聲線,如蛇行千里、草灰伏線,那將帶來奴隸們從身體獨立到精神獨立的滾滾聲浪。
雪山即使高聳千丈,壁立萬刃,說崩也就崩了。
懸空寺即便再雄闊,再勢大,在這種獨立的聲浪所帶來的雪崩潮流之中,也避無可避,退無可退,只有被恐懼地淹沒。
這大概就是“皮之不存,毛將焉附”的狀況吧。
二師兄君陌,之所以舉起鐵劍,豎目以對,就是認為懸空寺說到底就是一隻碩大無比的寄生蟲,依附於被他們視為蟻螻的奴隸賤民的身體和精神上,吸他們的血,吃他們的肉,榨盡他們的骨髓,甚至還把他們精神和信仰的力量,像莊稼一樣收割了一荏又一荏——直到把豐腴肥沃的心靈土壤,變成貧瘠難產的大腦貧礦——就是為了養肥自己。
這是他們取之不盡、用之不竭,即使取盡了用竭了,也可能立刻棄之不用、轉向下一個目標的宿主啊。
他們為什麼要把一個又一個站起來的獨立之人,變成跪下去的奴隸和賤民,再變成一個個視若塵埃和凡草的蟻螻,並且彙聚起來最多數量最大體量的蟻群,從而建立真正的俗世蟻國?
就是因為,一個人是資源,一群人是資源堆,一個俗世蟻國才是真正的資源稟賦——蟻群,或者像蟻螻一樣的普通人和俗世蟻國,爭的都是生存的地盤和所謂的精神家園。
而他們這些神明一樣的存在——淩駕於俗世蟻國之上的懸空寺,卻是用“那種像樹根或者骨頭”一樣的東西,來圈“人”或者是“蟻民”這樣的資源。因為,有人,才能貢獻物質;有人,才能供奉信仰。人——尤其是像蟻螻一樣紮堆的蟻民——是人世間最大的資源稟賦。整個懸空寺,都是寄生於蟻民之上的。
這就是君陌理所當然要以劍斬之的原因。

二、末日圖景:當宿主覺醒,寄生蟲何依?

世間但有不平事,皆可用鐵尺量之,鐵尺測量不平事,不平處皆削去。
只是,二師兄的戰略或策略,前中後期各有所不同。
前期,他以為斬掉寄生蟲就可以了,卻發現,你斬掉一條寄生蟲,還有一條、兩條、三條……以及更多的寄生蟲誕生;因為,這個制度、這個體系、這條食物鏈,甚至這個規則本身,會自動繁衍出無數的寄生蟲,子生孫,孫生子,子子孫孫無窮盡。
中期,君陌就開始劍斬這個規則本身。斬碎這個規則,最佳的路徑是什麼,就是替之以一個新的規則。
但這個新的規則從哪裡來?從君陌來!
君陌自身就是規則。他以自己為道,他以眉間心宙為理,他把整個古往今來世所必循的禮,都化為以自身為準則的道理;然後,他用這一把鐵劍,來跟懸空寺,甚至整個人世間講道理……
書院其實就是一個講道理的地方,書院的人都習慣了跟人講道理:夫子覺得昊天不講道理,所以走遍四海八荒,看有沒有辦法,能跟昊天把道理講清楚——最後發現確實沒有別的辦法可以把道理講通,就只好自己登天而去,化月而戰,用拳頭跟昊天講道理去了。夫子大概是古往今來,第一個升天且用拳頭跟昊天講道理的人吧。
有其師必有其徒。甚至整個書院的規矩,就是誰的拳頭大,誰就最有道理。其實,這句話的真正意思是,道理要講得有人聽,就得有拳頭。最有道理的規矩,需要用最大的拳頭去維護。
二師兄君陌和小師弟甯缺,可能是這個規矩最堅決的擁護者。二師兄用鐵尺來跟人世間講道理,寧缺用元十三箭和權杖來跟整個世界講道理——都是在用拳頭講道理。寧缺有一句話的意思極其霸氣側漏,我要讓整個世界靜下來聽我講話的聲音。
但到了後期,君陌也發現了一個問題,懸空寺的規矩就是懸空寺的規矩,他的道理就是他的道理。
他講得多,拳頭打得也多。但人家的規矩還是人家的規矩,他的道理還是自己的道理。換句話說,他的道理還是沒法取代懸空寺的規矩。
問題到底出在哪裡?還是出在根子上——懸空寺的基礎還是在蟻民的供奉和信仰上。只有動搖這個根基,才能打碎整個懸空寺的規矩體系。因此,君陌要做的,其實就是讓那些蟻民覺醒,找到自己的道,想出自己的理,然後,用自己的拳頭來跟懸空寺講道理。
這才是真正動搖了懸空寺的規矩。宿主都覺醒了,不再是宿主,寄生蟲,還能寄生到哪裡?
讓七念“悚然而驚,渾身寒冷”的,正是這種已經、正經、即將發生的末日圖景。末日還未到來,他已經預見了這種圖景——甚至,在他還沒有意識到自己是在預見時,他就已經像預言師一樣,預見到了自己和懸空寺的末日。
直到現在,他重新“想起自己多年前在荒原上,和葉蘇的那段
對話”。
那段話非常精闢,講出了三段論:
第一,飛蟻論。只不過他自己也一直相信,飛蟻是像他這樣天下行走的修行強者;直到現在,他才意識到他犯了一個致命的錯誤,就是飛蟻其實植根於那些他曾經視為蟻螻的奴隸和賤民。
第二,犧牲論。螞蟻“擅長為同伴作基礎,不懼犧牲”,成為他人的墊腳石。只不過,他一直錯誤地理解為:這些蟻民是為他這樣的飛蟻鋪路的。他們成為修行強者的墊腳石是天經地義的;整個俗世蟻國,成為懸空寺的資源基礎,也是理所應當的。只是他現在才深刻地意識到,螞蟻的犧牲是為同伴做出的,而不是為他這樣的飛蟻做出的。同伴,同伴,是志同道合的夥伴;而他和他們,不是同伴,而是不同的階層。
第三,數量論。天穹再高,螞蟻再小,但只要數量足夠多,仍然可以跨越兩者之間巨大的距離。哪怕懸空寺居於蒼穹之頂,螞蟻堆出來的通天之塔,仍然可以將它踩到腳下!
只是七念當時相信的,恐怕仍然是他這樣的飛蟻,可以高居於螞蟻堆上,觸摸蒼穹之頂;而現在,他開始深刻地意識到,那超越蒼穹的,不是哪一隻飛蟻,而是螞蟻這個集體。
當所有的蟻螻都團結起來時,它們彙聚而起的巨大力量,足以讓神聖的蒼穹都感覺到戰慄,何況懸空寺和七念自己?他們再強、再大、再不可一世,仍然也是在蒼穹之下啊。
這真的是深刻而卓越的預見啊。只是諷刺的是,當時不相信的葉蘇,“最後開始相信螞蟻,開始帶著那些螞蟻向天空飛去”;但是,當時言之鑿鑿的七念,“卻早忘了當年說過的話,相信過的道理”。直到現在這些螞蟻用自己的拳頭來跟他講這個道理。
到底誰是真言,誰是假說?
誰又真正地在“草蛇灰線”之初,就能察覺那隱約可尋的線索和跡象,能夠“伏脈千里”?
貓膩就能。
現在回過頭去看開篇,再看現在這個段落,以及將君陌率奴隸起義、葉蘇領蟻民創新教、甯缺聚長安城之力書寫大寫的人這三大舉世伐唐事件之後,最重大的里程碑事件,可以見出貓膩真正是“注此寫彼,手揮目送”,真正體悟到了金聖歎評《水滸傳》時提出的“草蛇灰線法”——
草蛇灰線,伏脈千里;蛛絲馬跡,貫穿到底;隱於不言,細入無間,卻又陡起波瀾,大開大闔;猶如黃河之水天上來,奔流向東欲到海——仿佛就只剩下“最後一公里”時——忽然猛地一拐彎,朝南直瀉三千尺!
讓所有的人,都措手不及!
貓膩“草蛇灰線,伏脈千里”就是如此,不但三千里蛛絲馬跡隱約貫通,而且,在最重要的大事件節點上,來了個出人意料之外的大拐彎。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45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