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5個工作天)
  • 血紅與《巫神紀》(簡體書)

  • ISBN13:9787521203196
  • 出版社:作家出版社
  • 作者:西籬
  • 裝訂/頁數:平裝/476頁
  • 規格:23.5cm*16.8cm (高/寬)
  • 出版日:2019/04/01
人民幣定價:48元
定  價:NT$288元
優惠價: 87251
可得紅利積點:7 點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5個工作天)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巫神紀》是著名網絡作家血紅的代表作,入選“中國網絡文學20年20部作品”。本書作者基於對作家血紅生平及其創作的整體梳理,對作品文本所體現的作家的世界觀、歷史觀、文學觀和創作方法進行了適度的研究和探索,從《巫神紀》與中國古代神話的關係、血紅關於人類的理想和對人類成長圖像的深情描繪、《巫神紀》藝術性的美妙等方方面面,講述並展示了這部中國網絡文學里程碑式作品的特殊魅力。
西籬

本名周西籬,中國作協會員,一級作家,廣東網絡作協副主席,《網絡文學評論》主編,出版長篇小說《晝的紫 夜的白》等10多部作品,曾獲首屆金築文藝獎,第四屆、第五屆中國傳記文學優秀作品獎等獎項。
《網絡文學名家名作導讀》叢書的入選作者是目前公認的網絡文學名家,入選作品是經過一段時間檢驗的代表作,而導讀部分由目前活躍的網絡文學青年評論家群體擔綱。這套叢書生逢其時,它將有助於探索網絡文學藝術規律,凸顯網絡文學的藝術價值和社會價值,推動網絡文學的主流化、精品化;同時,它也是精確的導航,通過這套叢書,我們將能夠比較清晰地認識網絡文學的重要作家和重要作品,比較準確地把握網絡文學的發展歷程和發展前景。

20世紀90年代以來,文學與這個偉大的時代一道,經歷了巨大的發展變化,其中一個標誌性的現象,就是網絡文學的興起。以通俗大眾文學之魂,托互聯網與媒介新革命之體,網絡文學如同一個嬰兒,轉眼已成為青年。網絡作家們朝氣勃發,具有汪洋恣肆的創造力,架構了種種可能的和不可能的世界。科技與商業裹挾著巨大變革中釋放的青春、激情和夢想奔騰向前。時至今日,作者是有的,作者群體大到過千萬人;作品是有的,作品總量已逾兩千萬部;讀者就更多了,讀者群體數以億計。
網絡文學是新生事物,也是一片充滿活力的文化熱土,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文學生機勃勃的組成部分。習近平總書記高度重視包括網絡文學在內的網絡文藝的發展,勉勵廣大網絡作家加強精品創作,以充沛的正能量滿足人民群眾特別是青年一代對美好精神文化生活的新期待。
所以,這套《網絡文學名家名作導讀》叢書生逢其時,它將有助於探索網絡文學藝術規律,凸顯網絡文學的藝術價值和社會價值,推動網絡文學的主流化、精品化;同時,它也是精確的導航,通過這套叢書,我們將能夠比較清晰地認識網絡文學的重要作家和重要作品,比較準確地把握網絡文學的發展歷程和發展前景。
這套書的入選作者是目前公認的網絡文學名家,入選作品是經過一段時間檢驗的代表作,而導讀部分由目前活躍的網絡文學青年評論家群體擔綱。預計這套叢書的體量將達到10輯至20輯、全套50冊至100冊。無疑,這是一項浩大的工程,但也是值得耐心地、持續地做下去的工作。網絡文學必須證明自己不是即時的快消品,它需要沉澱、甄別、整理,需要積累經驗,逐步形成自身的傳統譜系,需要展開自身的經典化過程。這套叢書就是向著經典化做出的努力。
這套叢書的主編肖驚鴻長期從事網絡文學相關的研究和組織工作,她的眼光和能力值得信賴。儘管網絡文學的理論建設近年來已經取得重大進展,但是,將理論落實為面對作品的、具體的分析和判斷,實際上仍然是艱巨的課題,也是網絡文學理論評論工作的薄弱環節。希望肖驚鴻和其他評論家們深入學習貫徹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以習近平總書記關於文藝工作和網絡文藝的重要論述為指導,自覺運用歷史的、人民的、藝術的、美學的觀點評判和鑒賞作品,向現在的讀者,也向未來的讀者交出一份令人信服的答卷。

李敬澤
2019年3月7日
於北京

導讀
第一章 他的名字叫血紅              \ 3
第二章 東方玄幻的“宏大敘事”           \ 13
第三章 《巫神紀》與中國古代神話          \ 24
第四章 傾情華夏民族成長史:關於“人”的理想   \ 36
第五章 文學的美妙 哲學的思考          \ 49
第六章 對話血紅:寫作資源與世界架構       \ 68
第七章 大神之旅                 \ 77
第八章 粉絲如是說                \ 84
選文
楔子                       \ 103
第一章 獵人                   \ 109
第二章 惡意                   \ 113
第三章 約鬥                   \ 117
第四章 交易                   \ 121
第五章 收穫                   \ 125
第六章 父母                   \ 129
第七章 挑戰                   \ 133
第八章 異族                   \ 137
第九章 算計                   \ 141
第十章   強殺                 \ 145
第十一章  嫁禍                 \ 149
第十二章  窺探                 \ 153
第十三章  震懾                 \ 157
第十四章  正日                 \ 161
第十五章  祭祖                 \ 165
第十六章  血脈                 \ 169
第十七章  大巫                 \ 173
第十八章  暴力                 \ 177
第十九章  巫寶                 \ 181
第二十章  跋扈                 \ 185
第二十一章 敵人                 \ 189
第二十二章 薑雪                 \ 193
第二十三章 陰謀                 \ 197
第二十四章 契約                 \ 201
第二十五章 消息                 \ 205
第二十六章 伏擊                 \ 209
第二十七章 黑水                 \ 213
第二十八章 發配                 \ 217
第二十九章 青夷                 \ 221
第三十章  昏厥                 \ 225
第三十一章 蘇醒                 \ 229
第三十二章 溪穀                 \ 233
第三十三章 野蠻                 \ 237
第三十四章 四眼                 \ 241
第三十五章 無懈                 \ 245
第三十六章 危機                 \ 249
第三十七章 傀儡                 \ 253
第三十八章 逆襲                 \ 257
第三十九章 僵持                 \ 261
第四十章  釋放                 \ 265
第四十一章 勾結                 \ 269
第四十二章 應策                 \ 273
第四十三章 狙擊                 \ 277
第四十四章 痛殺                 \ 281
第四十五章 逼迫                 \ 285
第四十六章 小挫                 \ 289
第四十七章 潰散                 \ 293
第四十八章 懲戒                 \ 297
第四十九章 拷問                 \ 301
第五十章  餘波                 \ 305
第五十一章 勾結                 \ 309
第五十二章 初遇                 \ 313
第五十三章 阿寶                 \ 317
第五十四章 贈藥                 \ 321
第五十五章 丹藥                 \ 325
第五十六章 覺醒                 \ 329
第五十七章 遭遇                 \ 333
第五十八章 破計                 \ 337
第五十九章 求援                 \ 341
第六十章  援兵                 \ 345
第六十一章 野火                 \ 349
第六十二章 包圍                 \ 353
第六十三章 聯軍                 \ 357
第六十四章 喚魂                 \ 361
第六十五章 就計                 \ 365
第六十六章 重擊                 \ 369
第六十七章 陷阱                 \ 373
第六十八章 融雪                 \ 377
第六十九章 屠戮                 \ 381
第七十章  睚眥                 \ 385
第七十一章 壓制                 \ 389
第七十二章 芻狗                 \ 393
第七十三章 獻祭                 \ 397
第七十四章 血脈                 \ 401
第七十五章 兄弟                 \ 405
第七十六章 道理                 \ 409
第七十七章 私產                 \ 413
第七十八章 家業                 \ 417
第七十九章 雨季                 \ 421
第八十章  行宮                 \ 425
第八十一章 蠻蠻                 \ 429
第八十二章 近衛                 \ 433
第八十三章 蠻力                 \ 437
第八十四章 非人                 \ 441
第八十五章 地乳                 \ 445
第八十六章 淬體                 \ 449
第八十七章 癲狂                 \ 453
第八十八章 逃命                 \ 457
第八十九章 血月                 \ 461

第一章
他的名字叫血紅

1.為什麼叫血紅

血紅為什麼叫血紅,在某貼吧的巫神紀吧有一個有獎競答。

“見過大爺手印嗎”說:他想起個雪紅,然而男人帶雪不好聽,就改成血紅。
這位“見過大爺手印嗎”又說:因為血紅野豬經常來書中客串,血絲就給血紅取個諢號叫血豬,然後血紅就自嘲叫自己“豬頭”,在網上的口水仗中也以“豬頭”自稱,致使廣大讀者都以為血紅的諢號就是“豬頭”。
“不要吧”說:這個問題以前血紅說過,當初他還在武漢大學讀書時,那時候學校流行BBS,他當初在學校的BBS上註冊ID,因為他同學註冊了玫瑰紅,所以他就註冊了血紅這個ID。
“基德超級Fans”說:當初臺灣出版商要出血紅的書,而血紅最早的筆名是全英文,出版商叫改個中文名,血紅就取名血紅了。
“見過大爺手印嗎”是在調侃,“不要吧”的回答靠譜些。關於血紅為什麼叫血紅,我也聽血紅解釋過,大意如此。

2.血紅,原名劉煒

劉煒,男,1979年7月15日生,苗族,湖南常德人,中國網絡作家富豪榜上榜作家。他畢業于武漢大學計算機專業,後考入湖南吉首大學哲學系,獲得哲學碩士學位。
劉煒生於常德。
常德位於湖南省西北部,江南洞庭湖西側,武陵山下,古稱武陵、朗州,別名“柳城”,史稱“川黔咽喉,雲貴門戶”。常德命名於北宋時期。北宋初年,常德仍沿隋唐之舊稱“朗州”,宋徽宗政和七年(1117),在鼎州設常德軍,後升州為常德府,命名取材於《老子》“為天下溪,常德不離”。常德最為天下所知,也是其歷史文化裡最為經典的部分,大概是陶淵明和他的《桃花源記》所營造的傳說中之桃花源。
常德語言是西南官話,屬�北方方言的次方言。當我們和血紅聊天的時候,儘管他在上海生活了很多年,他那一口與北方話有著親緣關係的常德話,聽起來還是頗為純粹地道。
不知哪位好事者編輯的百度百科血紅詞條,說他居於中國匪名最盛之地(湘西),“故天生帶了三分匪氣。自幼讀書,頭角不見崢嶸,智力不甚很高,唯獨愛書。自5歲起,豔情言情,神話鬼怪,近代傳記,遠古傳說,閱覽無數,可唯一的收穫僅是鼻樑上那副度數超高的近視眼鏡。26歲的生涯平淡無奇,沒有見義勇為,也沒有被人見義勇為過。幼兒園、小學、初中、高中,就這麼很順溜地混了上來。大學時有如脫籠的野馬,再也無人管教,一點點用功學習的底子頓時浪費得乾乾淨淨,成為了傳說中的問題學生。每當與同室兄弟出門,唯獨不敢走進書店,一不小心誤入,則必定花光身上最後一分錢才能出來,往往弄得伙食費沒有著落。稀裡糊塗地被學校踢出了大門,原本也準備好好學習,用功工作,為社會物質文明的建設添磚添瓦。奈何剛剛工作了不到三個月,就被檢舉在上班時玩遊戲,又被掃地出門。自覺臉面無光,拒絕了家人再次安排的工作,一人跑去江邊重鎮逍遙,浪蕩達大半年之久”。
這百度百科介紹血紅的語言風格,倒是和血紅早期的行文風格頗相似,我都要懷疑是他自己所擬。但以我所瞭解的血紅個性,他既沒時間,也不屑於寫此等文字,更不關心別人擬的文是否與自己的實際貼切,也不怕別人汙了自己。粉絲叫他血大,朋友叫他豬頭、血豬,他一樣應答,分明就是樂於自汙,完全不在乎。
當我向他求證百度百科的介紹是否靠譜時,他肯定地回答說:“比較靠譜!”
這就是血紅的性格:專注于文學裡的世界,在現實的世界裡與世無爭,信任一切人。俗話說不成熟的人看誰都不順眼,成熟的人看誰都順眼,血紅的心態永遠是最好的,我相信他從來就沒有看過別人給他編輯的詞條。據說他常在外面吃飯,點菜有要求,但點的歸點的,服務員上來的是什麼,他也不求證,看也不看一眼,伸筷子去夾菜,都是盲動,眼睛當然只看著他的電子閱讀器。他相信服務員上來的都是好東西。他如果去了孫二娘的店,吃了人肉包子,也會認為那是二娘天大的好意。
人家說血紅本來有很好的工作,可是在2003年的5月至6月間躁動起來,辭掉了。之後沒有工作羈絆的血紅一身自由輕鬆。
他喜歡武漢,那邊有很多同學。回到武漢重溫他大學的青春時光,一玩就是數月。不做事情不勞作,玩久了必然會有失重感,生命中不能承受的輕讓他感到失落,於是開始關心他人,想知道人家都在幹什麼,而自己能幹點兒什麼。以他的本科專業,自然會率先在計算機上折騰,找點兒什麼。
他覺察到在網上創作的人漸漸增多,看看那些人的文字,他又有些不屑。哲學不僅開拓了他的思維方式,將他的語言能力和審美,也大大地刷新。他感到別人寫的自己不滿意,很苦惱。要想讓自己滿意,就得自己來。於是,他靠一台向朋友借來的電腦,開始了傳奇般的創作歷程。
他最先創作的作品是《林克》,而後用ricewhu這個筆名,發表了《我就是流氓》《我是流氓之風雲再起》,然後又以血紅作筆名發表了《龍戰星野》等作品。他的作品《升龍道》《邪風曲》《神魔》深受讀者喜愛,均在網絡上創下了千萬點擊,繁體版在臺灣的表現同樣鶴立
雞群。
2003年6月,血紅與起點簽約,發表了《林克》《邪風曲》《升龍道》《神魔》《龍戰星野》等。2006年7月,轉戰17K,發表《逆龍道》,重寫《林克》,接著寫出了遠古巫族神話開山之作《巫頌》。2009年4月重歸起點,後完成作品《逍行紀》《邪龍道》《偷天》《光明紀元》《三界血歌》等,並全部一一完本。
在某貼吧的血紅吧裡,血絲“龍戰星野”寫道:

記得那是2003年春節前夕,當時的我還是一個初中生,一次偶然的機會從同學那裡借了一本網絡小說。當時還求了半天才要過來,那時候還沒去過網吧,家裡也沒有電腦,只能租書或者借朋友的看。
借來之後急匆匆回到家,打開第一頁,就看到一個英文名字,當時在想,這誰啊,起啥名不好,起個這麼難記的ricewhu。本來興奮的心情被這個名字弄得有點兒冷了,萬萬沒想到,我最終還是被這本書深深地吸引了!從此,便無可救藥地迷上了一個叫ricewhu的豬頭!
剛看了兩章便發現這人真寫得不賴!楊偉,我接觸的血大作品第一個主角,當時還不知道這本《我就是流氓》就是血大出道第一本書。這樣算來,我還是比較早的血絲了,呵呵。
從《我就是流氓》第一部到《龍戰星野》,那是沒日沒夜地追,幾乎是吃飯的空隙都在捧著書看。龍戰之初,血大第一次用上“血紅”這一筆名,從此浩瀚無邊的網絡長河中多了一位碼字大神。那時候的他,一定不會意識到下一本作品的問世會給起點帶來怎樣的影響和衝擊!
不知不覺2003年寒假結束了,四部曲也看完了,在我意猶未盡到處尋書的時候傳來了一個讓我極度興奮的消息——血紅新作《升龍道》在起點中文網上架了!懷著激動無比的心情,在一個小雨紛飛的週末,我和我的小夥伴來到了我們鎮上的網吧裡,接下來的一切對於一個即將升入高中的我來說,都是新鮮精彩的!
從一開始的未知到坐到電腦屏幕前追《升龍道》,那種感覺,真的是不言而喻。從那一次開始,我便一發不可收拾,每到週末,一定會拉上小夥伴陪我去網吧追書。那時候看《升龍道》的人真的好多,我身邊的同學們,飯間課後討論的不是勾股定理,不是三角函數,而是易塵現在什麼境界了,菲麗找到家人了沒,等等!我的神啊!

血絲“素言蕊琪”簡單寫道:“《邪風曲》入坑,《升龍道》無法自拔,此後愛上豬頭。”

3.無限幻想的歲月

血紅2003年辭職開始寫作,當年8月其玄幻作品《林克》就在起點中文網上架了。
林克是一個鐵匠鋪裡打鐵的平凡的小子,作為學徒,他每天都要勞動,要不停地打出馬蹄鐵。但弱小的人總有偉大的夢想,少年林克的夢想是做一個偉大的騎士。
這是一個高尚的夢想。林克的身份越是低微,他的夢想越高尚。
騎士是什麼呢?
在中世紀的歐洲,騎士本來是指那些受過正式的軍事訓練的騎兵,他們在領主軍隊中服役並獲得封地。
中世紀歐洲局勢紛亂,國王和貴族們為了自保,為了一旦發生戰爭能夠處於優勢地位,便著力培養年輕人,給他們封地,優待他們以求他們的忠誠。這些馬背上的年輕人英姿颯爽,他們在領主的軍隊中服役,並在戰爭時自備武器與馬匹。而騎士這個非繼承而來的身份,也逐漸演變為一種榮譽稱號。騎士往往是勇敢、忠誠的象徵,每一位騎士都以騎士精神作為守則。騎士精神包括謙卑、榮譽、犧牲、英勇、憐憫、誠實、公正等,是英雄的化身。尤其是這些英雄們不僅崇尚精神理想,又風度翩翩,講究禮節,尊崇婦女,贏得婦聯的最大贊許——如果當時有婦聯的話——他們得到全社會尤其是婦女兒童的歡迎。
一個給這樣的英雄的坐騎打馬蹄鐵的孩子,嚮往這樣的人,渴望成長為英雄中的英雄,從心理邏輯上來說是非常自然美好的,作家們大多就是這樣建立他們的故事順序的。這裡讓我們偷窺到的,是血紅曾經的對歐洲神話和騎士文學的大量閱讀和瘋狂熱愛。
歐洲騎士文學包括了中世紀的英雄史詩、騎士小說,以及民間的一些傳說故事,等等。
因為經歷了11世紀末期開始的十字軍東征的過程,中世紀西歐最流行的戰鬥騎士傳奇故事往往是表現十字軍戰爭的。
在12世紀以後,法蘭西人學習了西班牙人的熱情而開化的行為方式,“羅曼蒂克”的行為風尚開始傳遍歐洲。騎士們的特點又有了彬彬有禮的行為舉止、對婦女的尊重和效忠,以及揚善除惡扶弱濟貧的俠肝義膽。這種風尚,浪漫的愛情理想,在貧乏而粗俗的中世紀社會現實環境下,顯得格外動人,比對領主的忠誠和對教會的虔誠更得到人們的認可和喜愛,也逐漸演變為騎士文學的主題。
這種風尚由於與基督教的唯靈主義理想相激勵,更有了一種崇高典雅的天國情調和唯美特點,在《羅蘭之歌》《尼伯龍根之歌》等作品裡大顯魅力,與充滿苦難和罪惡的現實世界形成了強烈的反差。
我不清楚血紅讀了多少騎士抒情詩、騎士傳奇、騎士小說,總之,他研究了西歐的封建莊園的經濟體制下騎士制度的產生,以及十字軍東征帶來的騎士制度的“聖化”,就這樣設定了《林克》的人物和背景。
林克的人生理想是成為一名偉大的騎士,但現實可能又有不同的期許,僅僅是一次小小的變故,讓他的美夢換了一個方向。那麼,他會成長為什麼樣的人,他又會對他所存在的世界產生什麼樣的影響呢?
《林克》有兩個版本,發在起點上的不足10萬字,後來發在17K上的還有一個更長的版本。這部西幻作品,代表了血紅剛投身創作時的一種狀態,正如起點中文網上的標注:

心潮澎湃,無限幻想,迎風揮擊千層浪,少年不敗熱血!

彼時的血紅真的是心潮澎湃,無限幻想。他既寫西幻,也寫東幻——好像不能這樣省略,得說完整的,東方玄幻。
新世紀初,各大論壇上活躍的玄幻類有三個流派:以日本和中國臺灣為主的奇幻流派;以美國為主的騎士與龍、再加上魔法體系的魔幻流派;以中國玄學思想為主的玄幻流派。
當時,日本文學中的神道、鬼怪和離奇幻想概念,以及雜糅歐洲神話傳統的奇幻流派在日本和中國臺灣蔚然成風。車田正美以希臘神話為背景的《聖鬥士星矢》、荻野真以佛教傳說為背景的《孔雀王》,以及香港漫畫家黃玉郎作品《天子傳奇》(第一部)、許景琛作品《超霸世紀》,羅森的《風姿物語》等,都是奇幻文學的代表,他們有著奇幻文學的共同特徵——架空世界、非現實邏輯、不同種族、宏大幻想。
西方魔幻作品以及由西方現代魔幻小說改編而成的商業電影《魔戒》的成功,帶動了西方魔幻小說的升溫。而在中國讀者中也興起了西方魔幻小說熱,《龍槍》《黑暗精靈三部曲》《魔戒》等作品在中國廣受追捧。
西幻一般指西方的幻想架空世界,多數為從混沌之時開啟。
“西幻”最初的定義,是指托爾金系統下的西方奇幻故事,區別於“印度幻”“瑪雅幻”“阿茲特克幻”“中國幻”。後來衍生為沿用或者綜合西方幻想故事、遊戲世界觀設定的故事。以《魔戒》《冰與火之歌》《時光之輪》等為例,西幻世界中擁有的種族是不計其數的,並不只有人類。除了人類,這個龐大浩瀚的世界裡還有精靈、暗精靈、龍族、侏儒、地精、惡魔、天神、亡靈、獸族、吸血鬼,等等。因此,西幻中的社會是多面的,多層次的。當中人類或者其他族類,從事各種各樣的職業。人的職業種類繁多,大家耳熟能詳的就有魔法師、戰士、龍騎士、亡靈法師、吟游詩人、牧師、盜賊、祭司、刺客,等等。在
一個或多個不同的世界裡,還存在一個或多個種族、一個或多個國家或聯邦主體。
這個幻想世界中,不同的種族或地域,除了職業千萬種,世界觀也是不同的。各個族類各有各的風土民情和生活習慣,各有各的優勢與弱處。在這個奇異並充滿了無限可能的世界裡,一切的虛幻都好像實際發生,吸血事件,精靈往來,魔法升級……照樣是有角色有感情,有故事有情節。
在這個虛幻而又不得不信其實有的世界裡,自然環境和天氣物候,更是匪夷所思,要麼是極端惡劣的天氣、水文、地貌、星辰,要麼是種種我們在現實世界裡無法想像的奇觀。
大家通常認為,寫西幻的作者必然會在數學邏輯思維、物理、化學、地理、天文學、歷史學、歷史人物的塑造等方面,遠遠超過其他網絡寫作者。
在這一點上,血紅的確是極大地把自己的潛能寶庫開掘出來了。
血紅本是個典型的理工男,在思維的方式和邏輯的能力,以及數理化知識方面,已經有了自己的定型和塑造。但是,他又學了哲學。文科生學哲學沒什麼稀奇,很多大學都搞通識教育,一個中文系的學生同時又學了歷史和哲學,最為常見不過了。但是一個理工男學了哲學,你就要警惕他了:他不好好搞計算機,他想幹什麼呢?
果然,他既不滿意我們現實的世界,也不滿意計算機的世界;他不願意看老闆的臉色,更不樂意每天修機器和寫代碼。
他想幹什麼呢?
他給自己取了英文名字。這個是21世紀初東方人的時髦。
他給自己取了個筆名叫血紅,他要開始自己去建構世界。
從某種角度來說,寫西幻的往往是知識型作者,一點兒不假。這需要對西方社會歷史知識有大量的閱讀和掌握,尤其要掌握各種科學知識,要熟悉歐洲有史以來的各種神話傳說,要瞭解西方人的宗教信仰,瞭解他們千百年來的既一脈相承,又不斷演變的世界觀和價值觀……
這些,血紅似乎都做到了。他寫《林克》,就是把自己這方面的能力檢閱了一次;後來寫《光明紀元》,又大大地挑戰了自己,過了一把癮。
2004年血紅就成為起點中文網第一個也是唯一一位年薪超過百萬的網絡作家。
2014年,他當選上海網絡作家協會副會長。
2016年年末,在中國作協第九次代表大會上,他當選中國作協第九屆全委會委員。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45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