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庫存:2
鯨之海03
定  價:NT$220元
優惠價: 79174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庫存:2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死而復生》作者YY的劣跡 攜手日本人氣繪者 あさ
歡樂療癒BL好評之作!

大白鯊與小藍鯨,面臨感情危機?!
滅絕於洪水的史前文明.亞特蘭提斯,
藏有解除睡美鯊冰封的辦法。
從鯨三胖變回人類的白璟跋涉千里進入海底古城,
了解了如何救出大白鯊的同時,
更得知了大白鯊的欺瞞。
莫名變身成藍鯨、鯨與鯊在海底墳場的相遇……
這一切,難道不只是巧合而已?

YY的劣跡
自認是一位夢想編織大師,相信我筆下的人物都真實地活在他們的世界中,認為傳奇就切實地發生在我們身邊,只不過要用心才能看見。

繪者簡介

あさ
イラストと少年と猫が好きな人。
喜歡畫畫、少年,與貓。

 

第三十九章 魚尾
第四十章 分別
第四十一章 盯丁
第四十二章 出發
第四十三章 鯨海
第四十四章 北極
第四十五章 NASA
第四十六章 傳說
第四十七章 海裔
第四十八章 時光
第四十九章 選擇
第五十章 甦醒
第五十一章 壁畫
第五十二章 祕密
第五十三章 欺騙
第五十四章 慕白
第五十五章 真相
番外 同居紀錄三

 

第三十九章 魚尾

浩浩蕩蕩,幾十隻鯨魚作護衛艦,藍鯨作為母艦,暢游在海洋之中。哪怕是美國三軍總司令親至,也沒有這樣的派頭。
衛深坐在藍鯨背脊上,感受著手下溫涼濕潤的觸感,不禁從心底發出這樣的感慨。
海水近在咫尺,蒼穹立於頭頂,這樣與自然親密的接觸,令他又是感嘆又是悵然。
即便人類的科技再發達,技術再先進,也永遠不可能體會到這樣與自然親密接觸的快樂。無法用自己的翅膀飛翔,無法用自己的雙鰭優游,作為陸地生生物的人類,註定被困在一方土地之上。
他正陷入感慨之中,卻感覺到身下的「母艦」突然晃動了一下,而且晃動還在不斷加劇。
「怎麼了?」衛深驚慌道。
「嗯,別著急,我去看看。」白璟也不知其所以然,他安撫著藍鯨,走在鯨背上四處逛了一圈。過了一會,才終於發現罪魁禍首。
「大叔,不,老爺爺。」他對一名白髮蒼蒼的年長者,無奈道,「您坐到牠的氣孔上了。」
「啊?什麼細孔?」老爺爺茫然道。
「是氣孔,就是藍鯨換氣的孔!」
「什麼孔?這裡沒有孔啊!」老人家似乎耳朵不太好。
白璟無可奈何,正要繼續解釋,衛深湊過來在老人耳邊說了一句。老人家恍然大悟,連忙挪動位置,露出藍鯨背脊上兩個「小小」的氣孔。
「鼻孔就鼻孔嘛,說什麼氣孔。」老人對白璟道,「我是曉得的嘛。藍鯨和人一樣是一個鼻子兩個孔,你也有兩個孔嘛,是不是,小夥子?」
白璟無力吐槽,他不知道衛深是怎麼想的,明明是來談判,為何把年紀這麼大的老人也帶上。
「這是我們研究所的沈老前輩。」衛深解釋,「他年紀大了,耳目不清,沒發現自己壓到藍鯨的氣孔。至於鼻孔……」他有些尷尬,老人家其實很明白,故意說鼻孔是在逗白璟呢。
白璟擺擺手:「沒事,只是請大家都注意些。藍鯨不能長時間浮在淺水區,我只能帶你們到最近的一個海島。然後你們自己聯絡救援,可以嗎?」
衛深嘆了口氣:「也只能如此了。」
「喂,小璟。」李雲婷走近,笑嘻嘻地搭上他肩膀,「這次你請我們免費搭乘藍鯨巴士,上次你跟我哥借的那些盤纏,我就替他做主不用還了。以後他再找你麻煩,你儘管找我──」說到一半,她臉色一變,伸手摸上白璟額頭。
「你怎麼了?」李雲婷緊張道,「你體溫好高啊,白璟!是不是那天落水引起的發燒還沒有好?」
「怎麼可能?」白璟想要拿下她的手,「我皮糙肉厚,脂肪那麼多,怎麼可能會發燒。而且我可是藍鯨,藍……」他正要為自己辯駁,卻發現沒有力氣拍開對方,甚至連說話的力氣也沒有了。
撲通一聲,白璟如同一攤爛泥摔倒在鯨背上。
「天啊!」李雲婷驚呼,「怎麼辦?不不,先扶他起來,我把衣服給他……」她正要把自己的外套脫下來,角落裡突然斜插出來一道黑色的影子。
一隻黑白相間的小傢伙,擋在了白璟和李雲婷等人之間。牠黃豆一般的小眼珠霸氣十足地橫掃了幾人一眼,用短短的翅膀將他們全都推開。
「好痛。」李雲婷的手背被打了一下。
「小心。」衛深道,「這是阿德利企鵝,性情凶狠,地盤意識十分強。牠……似乎是不允許我們靠近白璟。」
「阿德利企鵝?」李雲婷探過頭來,「這不就是白璟一直帶在身邊的那隻企鵝嘛,我剛才還在奇怪牠跑去哪了。」
企鵝一個凌厲眼神看過來,李雲婷頓時汗毛直豎。
「不得了。」她摸著自己的手背,「這企鵝成精了。」
「跟在白璟身邊的,未必是普通企鵝。」衛深打量了好一會,「說不定是新品種的海裔。」
「新品種?夠了,像白家那種奇葩的海龜型海裔已經夠特別了,要是再冒出個企鵝血統的……」李雲婷一臉不忍直視的表情,搖了搖頭,「先不談這些。白璟突然暈倒,會不會是使用能力的後遺症?」
她觀察了一下白璟,突然瞪大眼睛,結巴道,「老、老大……海裔,不,親代種的能力究竟是什麼?」
「嗯?像純血一樣的特殊能力,也許有的能變身成原始血脈,像是藍鯨、虎。妳問這個幹什麼?」
李雲婷愣愣道,「我怎麼看見白璟像是變成一條刮了鱗片、快被煮熟的魚呢?」
衛深大驚之下連忙回頭看去。
「這──」他瞳孔猛縮,看著白璟異變中的下半身,「不可能!」
只見白璟的下半身呈現出一種被高溫灼燒後的粉紅色,他高熱的體溫蒸發了鯨背上的海水,不斷有水蒸氣從他身下冒出來。
他雙腿的肌肉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飛快消融又重新構建,長褲被撐裂開,露出了青藍色的光滑肌膚,肌肉的曲線從挺翹的臀部向下收縮,最後演變成類似鯨尾的形狀。月牙狀的尾鰭正在成形,漂亮的淺白色花紋一點一點覆蓋上去……
衛深等人看得目瞪口呆,守在白璟身邊的企鵝突然抬起腳,用力把白璟踹到了海中,自己也跟著跳了下去。
「咕嘟咕嘟──」
氣泡不斷上浮,白璟落水的海域瞬間像是煮沸的開水一樣沸騰起來。
目睹了這一切的衛深和李雲婷兩人霎時震驚得說不出話。
李雲婷揉了揉眼睛:「我一定是眼花,我竟然看到一隻企鵝拉著白璟殉情了!」
而始作俑者,生生快把兩個可憐人嚇出心臟病的白璟,此時正沉浸在自己的夢中。
不過這一次即便是在夢裡,他也沒有偷得半分閒,疼痛像是從骨髓裡鑽出來一般撕心裂肺。彷彿有座火山在體內爆發,血液從血管裡流過都快燙傷心扉。
白璟忍不住整個人蜷縮起來,雙手抱在胸前,卻發現下半身動彈不得,一動就痛。他咬著牙,再也忍耐不住,細碎的呻吟不斷從嘴角流洩出去。
好痛,誰來幫幫我!
正在他疼得要打滾時,一雙冰冷的手撫摸上他的身體,冰涼的觸感順著滾燙的肌膚滑下,瞬間讓白璟舒服許多,他下意識就將身體貼上去,想要更加接觸那股冰涼。
對方似乎停頓了一下,接著,大手用力撫上他燥熱的肌膚,來回徘徊、逡巡,好像是在巡視自己領地的國王。而白璟的痛苦,也在溫柔的撫慰下漸漸消去,連身上的熱度都退散了不少。
「唔嗯……」他喉嚨裡擠出沙啞的聲音,想要看清為自己降溫的究竟是誰。
「別動。」
一個熟悉的意念在他腦袋散開,白璟掙扎著睜開眼:「大白?」
他看到的是許久未見的慕白,不是占據別人身體的慕白,也不是附身企鵝丫丫的慕白,而是變作半人鯊身軀,有著俊美如神祇容貌的慕白。
慕白低頭看著他,纖長睫毛下的陰影將他的眼睛遮住大半,卻擋不住他看向白璟時的關切。一絲銀色長髮被海水帶到白璟身前,捲住他的手指。白璟將手指伸到嘴前,吻了吻那縷銀髮。
「我好想你啊,大白。」
「……嗯。」
慕白漆黑如淵的眼眸顫動了一下,他像是下定了決心,伸手將白璟抱在自己懷裡。
這種久違的依賴感,讓白璟不受控制地在他胸肌上蹭了蹭。慕白微微掀起唇角,看著意識還有些模糊的藍鯨。
「你想我?」
「是啊。」
「為什麼想?」
「因為……」白璟愣愣地皺起眉。
是啊,為什麼想慕白呢?是懷念大白鯊提供給自己安全可靠的保護,還是有別的原因?
慕白見他不說話,作勢鬆開手。
「不行!」白璟捨不得離開這份冰涼,連忙拉住他,又生氣道,「想你是我自己的事,你管我那麼多幹嘛?」
慕白被他逗笑了。
白璟呆呆地看著他的笑顏,許久,感覺有冰冷的嘴唇湊到自己耳邊,輕輕吻了一下。
「既然這樣,就別再想逃開我身邊。」
什麼逃跑?跑哪去?
我不是剛從人類和那個路德維希那裡跑出來嗎?
白璟迷迷糊糊的,只感覺慕白的嘴唇湊在自己耳邊癢癢的。他似乎聽見大白鯊說了許多話,一些很重要的話,但是他撐不住了,眼皮不斷地下垂。
終於,白璟在夢中疲倦地睡去。
看到他失去意識,慕白也只能從他的夢中世界離開。
大白鯊無奈,他抓住白璟的手指用力咬了一口,才不甘心地消失在夢境中,留下最後一句叮囑。
「不要忘了。」
不要忘了什麼?
等等,大白你別走,你又要去哪?
白璟不斷呼喚著大白,突然覺得喉嚨很乾。
不知過了多久,他半夢半醒想要坐起身找水喝,可他試著動了動腿,沒有成功,再用了下力,整個身子突然不受控地彈跳了一下。
怎麼回事!
白璟被嚇醒了,心想,自己不會是發燒導致哪裡出問題了吧!
他睜開眼,發現時間已是夜晚,自己躺在不知名的沙灘上,身下則是一片瑩白的細沙,其他人都不知去了哪裡。
他想要站起身,卻發現自己的情況似乎有些異樣。
藉著月光,白璟看向自己的下半身,朦朧中,只看到一片青藍色的陰影。
白璟瞪大眼,下半身突然抽動了一下。
啪!
在他眼前的是一條不斷撲騰,在淺水裡上下擺盪的──魚尾?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