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庫存 > 10
1956:覺醒的世界(簡體書)
人民幣定價:58元
定  價:NT$348元
優惠價: 78271
可得紅利積點:8 點

庫存 > 10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1956年,被廣泛讚譽為國際“覺醒之年”,全球各地的普通民眾開始大膽的表達自己的意見,他們聚集在大小街道和城市廣場,冒著生命危險,不惜爭取更大的自由、建立更加公正的世界的鬥爭中獻出生命。1956年的事件比我們想像的更激動人心、更深刻,這是一場足以改變戰後世界格局的史詩性的角逐。本書從古巴和布達佩斯的冷戰前線,到戲劇性的美國民權抗議活動和阿爾及爾的血泊,全景式呈現了1956年的世界格局變化。
西蒙‧霍爾(Simon Hall)

英國學者,歷史學家。曾在謝菲爾德大學和劍橋大學攻讀歷史學。後赴美國,在耶魯大學進修並獲得福克斯國際獎學金。2003年回到英國,任教于利茲大學,教授美國史。他出版過三部學術著作:《和平與自由:六十年代的民權運動與反戰運動》 (Peace and Freedom:The Civil Rights and Antiwar Movements in the 1960s)《美國的愛國主義、美國的抗議:六十年代以後的社會運動》(American Patriotism,American Protest:Social Movements Since the Sixties)和《重新思考美國反戰運動》(Rethinking the American Anti-War Movement)。《1956:覺醒的世界》是他的第一部大眾作品,兼具學術價值和社會價值。

★世界史的必讀作品
1956世界處於急劇的變革中,波蘭事件、匈牙利事件、赫魯曉夫上臺等對世界格局產生了深遠影響。

★觀點鮮明,邏輯嚴謹,絲絲入扣
它不是索然無味地羅列事件和觀點,用直接的、間接的、反諷的等多重方式有語言藝術性地闡述歷史,剖析真實的歷史和世界格局的變化。

★本書三大看點:
(一)為什麼蘇聯及東歐陣營*終會分崩離析?其初始根源可追溯到 1956年,本書詳盡描述了1956年蘇共二十大的召開及赫魯曉夫的秘密報告帶給東歐各國的持續震盪及演變。

(二)非洲各殖民國家的民族解放及獨立運動蓬勃發展,摩洛哥、突尼斯、加納、蘇丹獨立,阿爾及利亞獨立運動的血腥場面正成為法國的大麻煩,英國在蘇伊士運河的統治壽終正寢,歐洲老牌帝國在非洲的殖民統治正大步走向消亡。

(三)美國黑人反種族隔離運動如火如荼,馬丁路德金這位黑人牧師成為全球著名的民權運動英雄,並受到世人敬仰,在他的領導和影響下,從美國到南非,全球反種族隔離運動不斷取得勝利,人民獲得了自由。

這一年發生在全球各地的事件,是二戰後全球政治格局和社會發展的一次新生,並開啟了此後幾十波瀾壯闊的世界新紀元。

★通俗性與專業性
不是傳統意義的教材,也不是嚴格意義的學術著作,而是一本面向大眾的、語言通俗易懂的世界史讀物,但又有學術著作的嚴密與準確。

★深入淺出,啟發讀者放眼看世界
馬丁•路德•金把1956年當作全球革命的一年。這一年,全球各地的人們——從蒙哥馬利到布達佩斯,從約翰內斯堡到華沙,從哈瓦那到開羅——紛紛湧上街頭,大聲疾呼,要求自由。他們令人振奮的勝利和驚天動地的失敗即改變了他們的世界,也改變了我們的世界。

★著名學者西蒙•霍爾的*部大眾作品
西蒙•霍爾(Simon Hall),英國學者,歷史學家。曾在謝菲爾德大學和劍橋大學攻讀歷史學。後赴美國,在耶魯大學進修並獲得福克斯國際獎學金。英國利茲大學講師。他的《1956:覺醒的世界》不僅具有學術價值,還具有社會價值。

序言 / 001

冬天 打破舊秩序

蒙哥馬利 / 003

摩勒妥協 / 020

秘密報告 / 036

大規模抵抗 / 046

春天 嚮往自由

長途跋涉 / 067

脫離帝國 / 076

帕萊斯特羅大屠殺 / 090

世界各地的偉大鬥爭 / 101

夏天 叛逆精神

麵包和自由 / 115

裴多菲圈子 / 124

憤怒青年 / 134

政變 / 145

婦女進軍 / 155

暴民事件 / 163

秋天 革命和阻力

串通勾結 / 179

十月波蘭 / 189

匈牙利事件 / 200

蘇伊士運動 / 218

旋風行動 / 233

馬埃斯特臘 / 244

自由審判 / 254

結語 / 262

致謝 / 275

匈牙利事件
站起來,匈牙利人,家園在召喚!
時間到了,現在還是永遠!
我們是做自由人還是奴隸?
這是令人深思的問題,
選擇你的答案!
——裴多菲•山陀爾b,NemzetiDal,1848年

克拉佩西公墓是匈牙利最著名的墓地,相當於巴黎的拉雪茲神父公墓和倫敦的海格特墓地。公墓位於布達佩斯的凱萊蒂火車站附近,占地0.57平方千米,以法國花園風格的幾何形式排列,埋葬著全國最受尊敬的詩人、作家和政治家的遺骸。有一座華麗的陵墓,周圍聳立著美麗的意大利風格的拱廊和樹木,裡面埋葬著匈牙利最著名的兒子,也是失敗的1848年革命中的英雄科蘇特•拉約什。兩尊由大理石雕刻的豹子分立在入口兩側,門上方坐在寶座上的人物代表的是匈牙利王室—手持盾牌,佩戴國徽。這富麗堂皇的建築頂部是一個有著自由之翼的精靈的青銅雕像,她高舉著一個火炬,拉著一頭咆哮的獅子的鏈子。在1956年的秋天,這個標誌性的紀念碑成了可怕的禮制儀式的背景,將國家推向革命的邊緣。

1956年10月6日星期六,前外交部部長拉伊克•拉斯洛及其他三位同志,以隆重的國葬儀式被重新安葬。7年前,他們被作為叛徒處以絞刑,然後被拋在一個無標記的墳墓中,以石灰覆蓋。此時,城市各處的公共建築物上都掛上了黑色的旗幟,商店和工廠關閉。科蘇特陵墓入口處的棺材架上放置著四座鐵棺,它們的上方是冒著烈焰的火炬,棺木四周矗立著一排排旗杆,飄揚著匈牙利國旗(紅、白、綠三色)和黑色的旗幟。鑒於與拉伊克•拉斯洛一案有牽連,也許就是這樣,葬禮安排在匈牙利共產主義工人党第一書記格羅•埃諾前往克裡米亞度假之時。但包括匈牙利國家主席道比•伊斯特萬和總理赫格居什•安德拉什在內的其他共產黨領導人都出席了葬禮。受害者的家屬、生前好友和同僚一起在凜冽的寒風中守在棺木旁。拉伊克•拉斯洛的遺孀朱莉婭穿著黑色葬禮服,披著一件厚厚的披肩,由她7歲的兒子拉齊陪同。匈牙利蓬勃發展的改革運動的大部分領導人也來參加了葬禮,其中包括前總理阿米爾•納吉,他在朱莉婭的臉頰上吻了一下,向她保證,斯大林主義“很快將被最終埋葬”。

持續了5個多小時的儀式充滿了辛辣的諷刺。拉伊克•拉斯洛被譽為英雄和烈士,而那些簽署死亡令的人,現在充滿了悲傷和遺憾,紛紛趕來為他們以前的同志送行。在拉伊克•拉斯洛的悼詞中,與他在西班牙內戰中並肩作戰的明尼赫•費倫茨稱,他的朋友不允許被冠以“死得偉大、死得英雄”的評價;相反,他是被“從個人崇拜的惡臭沼澤地爬到陽光下的殘暴罪犯”殘忍殺死的。

悼詞一結束,棺木就被放進墓穴邊,同時,鼓手敲起葬禮進行曲(鼓都被蒙以黑布)。家屬和党的領導人站立致敬,鳴槍致敬,棺木在激動人心的《國際歌》中被徐徐放進墓穴。家屬和領導人敬獻了花圈,一隊身穿全套制服的禮兵走來致敬,由工廠、藝術家組織和地方黨組織敬獻的花圈堆積在墳墓上。

據報告,20萬匈牙利人,包括工人、辦公室工作人員,甚至小學生,都冒著嚴寒,在淒瀝的雨下,安靜守序地緩步走過棺木。但是,正如英國大使弗雷所說:“他們沒有表現出多大的敬意。”事實上,他們根本就不是在哀悼,用作家貝拉•薩薩斯的話來說,是在“埋葬一個時代”。為這一天提供力量的是憤怒,而不是悲傷。朱莉婭回憶說,在10月份那個嚴峻的時刻,她看到了“人們眼裡的仇恨”。她說:“我們所有參加葬禮的人都知道,這意味著我們國家政治生活的轉折點。”

匈牙利新領導人格羅•埃諾被他樂觀主義的顧問說服,允許國葬為斯大林

時代劃出一條界線。不過,它根本沒起到這樣的作用。在克拉佩西葬禮儀式結束幾個小時之後,幾百名學生聚集在靠近國家議會大廈的巴雅尼紀念堂(匈牙利第一任憲政總理紀念堂),進行抗議。這個時候,警方和平地驅散了示威者,但這時已經有進一步麻煩的跡象。6天之後,在與蘇聯大使尤裡•安德羅波夫的談話中,埃諾悲傷地指出:“埋葬拉伊克•拉斯洛的遺體仍然對党的領導層造成了嚴重的傷害,我們的尊嚴已經被玷污了。”

7月18日重獲權利之後,埃諾試圖安撫批評家:釋放社會民主黨的50名領袖,並為他們恢復名譽;與鐵托領導的南斯拉夫和解;從蘇聯獲得大量貿易信貸;命令將拉科西的名字從街頭標誌和公共建築上去除,並取消對一些高調作家的正式紀律處分。10月13日,納吉•伊姆雷終於重新加入匈牙利勞動人民黨。然而,這一切都是徒勞的。糧食歉收,煤炭、石油等原材料長期短缺,嚴重干擾國家客運鐵路服務,造成重大經濟困難,加劇了民眾的不滿情緒。更令人擔心的是,反蘇情緒也明顯上升,蘇聯軍隊在該國的存在引起了廣泛憤慨,人們普遍感覺匈牙利正在遭受莫斯科的經濟剝削(指控匈牙利被迫以大幅度的折扣向蘇聯賣掉鈾),更加加劇了反蘇情緒。駐紮在布達佩斯外的一名蘇聯紅軍高級官員將這裡的氣氛描述為“越來越激烈”。然而,最重要的還是來自波蘭的戲劇性消息。瓦迪斯瓦夫•哥穆爾卡重新掌權,承諾從蘇聯獲得更大的獨立,走“波蘭的社會主義道路”,加強了匈牙利改革者的決心,也使他們充滿希望。

 

……

 

人們對蘇聯軍事力量會恢復秩序而寄予的希望很快就破碎了。首都布達佩

斯到處爆發了戰鬥,10月24日淩晨,連續不斷的機關槍聲在城市裡回蕩。到第一天結束時,3000名街頭戰士參加戰鬥,8人死亡,還有數百人受傷。反抗分子受到重創,但由於蘇聯軍隊(預計沒有任何反抗)沒有步兵支持,反抗分子才能夠利用當地地形獲得優勢。反抗分子組織了戰鬥小組,從軍工廠和軍事倉庫,以及報以同情的警察和士兵那裡獲得武器,並在全市建立了據點。最著名的抵抗中心之一是柯文電影院。這座包豪斯風格的建築坐落在布達佩斯市中心,位於主要交叉路口,在一個被五層公寓樓圍繞的庭院中,只有小巷可以行走,過於狹窄容不下坦克。電影院的後方有一個汽油泵,可以輕鬆生產莫洛托夫雞尾酒,街對面就是莊嚴的基隆軍營。在24小時內,他們將轉變成反抗分子的堡壘,由2000名平民戰士和士兵在有魅力的帕爾•毛萊泰爾上校指揮下據守。顯然,上校已投奔革命。

小股革命分子充分利用布達佩斯狹窄的街道和封閉式庭院,運用遊擊戰術

對蘇聯紅軍進行了一連串的襲擊。一名19歲的電梯安裝工人描述了他的戰鬥歷程。蘇聯坦克進城後不久,他們就以15~20人為一組……他的小組包括學生、各年齡段的工廠工人和兩名年輕女性。有一次,因極度饑餓,這個團體闖進一家甜食店,而店主人用冰激淩和葡萄款待他們。當蘇聯人發現了他們,阻在入口射擊時,他們從後窗逃離商店,放火燒了一輛坦克。這些遊擊戰術非常有效。幾天之內,卡文走廊周圍的戰士摧毀了6門大炮、8輛彈藥卡車和好幾輛坦克。他們還殺死了十幾名蘇聯士兵。事實上,在10月最後一周發生的激烈的街頭大戰中,蘇聯紅軍共失去了120名士兵和25輛坦克,大約相當於一個裝甲營。

米高揚、蘇斯洛夫和謝洛夫在10月24日上午抵達匈牙利,由於大霧,飛機在距布達佩斯88千米處的機場降落。他們受到前武裝力量第一副參謀長米哈伊爾•馬林甯將軍的迎接,並在坦克護送下乘坐裝甲運兵車前往布達佩斯,向蘇聯國防部和匈牙利勞動人民黨中央委員會通報情況。3點剛過,米高揚和蘇斯洛夫給莫斯科發電報彙報他們的第一印象。他們批評格羅“誇大對手的力量”,表示相信“所有的叛亂溫床都被粉碎了”。他們的報告一定讓人感到安慰。當天晚些時候,赫魯曉夫召集了一次會議,向在莫斯科的東歐領導人通報匈牙利危機的最新情況。他說,情況並不像有些人說的那樣可怕,布達佩斯的反抗勢力“已處於可控的範圍內”。他宣稱:“到了早上,人們可以期待一切完全恢復平靜。”隨著黎明的到來,匈牙利政府也抱有同樣的信心,官方公告稱“大多數反叛組織已經被解決”,並敦促布達佩斯公民恢復正常生活,“盡可能啟動交通,電車、無軌電車和公共汽車要恢復運行。工人必須恢復工作!恢復工廠生產,讓辦公和企業儘快運轉起來”!不過,他們過於樂觀了。

上午10點左右,大約2000名男女,喜氣洋洋,揮舞著旗幟,走過自由廣場。有些人揮舞著帽子,其他人喊道:“你們為什麼不幫我們呢?”他們要前往議會大廈,那裡一大群人聚集在一起表示對革命的支持。到10點30分,大約兩萬人聚集在科蘇特廣場,高唱國歌,並大喊:“格羅下臺!”“我們不是法西斯!”值得注意的是,幾輛蘇聯坦克和裝甲車現在也加入了他們,車上的蘇聯士兵和年輕的匈牙利人稱兄道弟。革命者給年輕的士兵敬煙,有說有笑,甚至出現了俄語傳單:

 

俄羅斯的朋友們!不要開槍!
他們欺騙了你。你不是在打擊反革命分子,而是在打擊革命者。我們匈牙利人想要一個獨立、民主的匈牙利。
  你們的戰鬥毫無意義,你們打擊的不是法西斯分子,而是工人、農民和學生。

 

一些革命者甚至爬上坦克,塗上匈牙利國旗,說服蘇聯士兵們一起參加

示威。

科蘇特廣場上,氣氛平和、喜慶,上午11點之後,清脆的槍聲劃破晴空。約翰•麥考馬克在《紐約時報》上發表文章寫道:“當槍聲最終平息下來後,

廣場上橫七豎八地躺著幾具屍體,有男人,也有女人。”一位目擊者描述說,

他看到一名女子,頭部和雙臂中彈,躺在地上,鮮血浸透了毛皮大衣,三個小

孩圍著她,不停地哭泣。有報道說,屍體堆積如山。最後的死亡人數可能高達

1000人。

“血腥星期四”的可怕事件很快傳開,匈牙利勞動人民黨中央委員會正在

幾米遠的雅加達街開會。同志們很快就被捲入其中,他們躲避在酒窖裡,聽著

機關槍掃射大樓的噠噠聲,牆上的灰泥四下飛濺。格羅終於放棄對權力的極度渴望,下午12點33分,柯薩斯廣播電臺宣佈,他的第一書記職務被卡達爾•亞諾什取代。那天下午晚些時候,納吉呼籲人們保持平靜。他承認過去的錯誤給工人造成“極大痛苦”,答應接受“全面、有充分根據的改革方案”。納吉對待那些“拿起武器的年輕人、工人和士兵”承諾政府會“以和解的精神寬容以待”。納吉表示,他對無辜勞動人民的流血事件深表哀悼,他說,一旦秩序恢復,蘇聯軍隊就會馬上撤離。

不幸的是,事態發展超出匈牙利領導人的預料。隨著大屠殺的消息傳開,

數以千計的人走上街頭,揮舞著國旗和黑旗表示哀悼。……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45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