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反詐騙】接到可疑電話該怎麼辦?提醒您「不碰不說」。聽到「訂單錯誤要操作ATM/網銀就是詐騙」!
1/1
庫存:1
狐狸娘!03
定  價:NT$220元
優惠價: 79174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庫存:1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新星作者 哈皮╳蘿系繪師 水佾
再度攜手建構龐大細膩的妖怪世界!

修行,是為了走更長遠的路!

想要復仇,就必須掌握更強大的力量!
加入了妖怪會的妖怪獵人,
沒空介意如今與妖怪為伍的諷刺情況,
他要做的只有一件事──修行!修行!修行!!!
然而藏於體內的不祥力量,卻因此爆發?!

哈皮
過了24歲就莫名覺得自己成為大叔,
但是上次去買菸的時候還被當成未成年,
所以我現在到底是大叔還是未成年?

時隔一年多終於再次和大家見面,還請多指教。

繪者簡介
水佾

桃園人,職業繪師+同人場作家。

最近的早餐常常是吃卡拉雞腿堡,
分量大又美味,整個超滿足ヽ(゚∀。)ノヽ(✿゚▽゚)ノ


第一章 被凹久了真的會習慣
第二章 沒有課程的修行,就是要找人釘孤枝!
第三章 狐狸精也想要吃醋
第四章 前人砍樹,後人遭殃
第五章 就算是妖怪,只要有愛就沒問題了(?)
第六章 修行就是要嘗試失敗後才有機會更精進
第七章 並不是所有的反派都是壞人,但是反派總是難逃一死
後記

第一章 被凹久了真的會習慣

「蠢驢,這些都是咱要帶走的東西。」
「不准。」看著眼前兩個大行李箱,孔天強用冷冰冰的臉、惡狠狠的視線瞪向眼前一臉興致勃勃的狐狸精,忍著拿起行李箱砸她的怒氣,緩緩地說:「留著。」
「為啥不准?」孔天強的話瞬間讓璃的臉垮了下來。
「太多。」
「妙妙說這些都是咱必須的物品。」面對這理由,璃的嘴角立刻微微勾起,她甩了下尾巴,「要不然咱們現在去問妙妙啊!」
孔天強知道只要璃打出這張無敵的牌自己就會沒轍,也因為沒轍,所以他很清楚繼續講下去只是白費口水,所以他只能默默地背起自己那個相對小很多的行李袋轉身就要往外走,但是衣角卻隨即被璃的小手揪住,這讓孔天強瞬間有種不好的預感。
「妙妙說,汝應該幫咱拿行李。」
「不要。」
「那咱現在立刻去叫醒妙妙,跟她告狀,說汝都不願意拿咱的行李。」
璃說著轉身就往孔天妙的房間走,但是她那顆狐狸小腦袋卻被孔天強一手抓住並且刻意地施力,這讓璃就像是被唸了緊箍咒的孫悟空一樣痛得立刻叫出聲來。好險孔天強先行一步摀住璃的嘴巴、悶住她的聲音,才沒有讓她吵醒孔天妙,但璃轉而咬住孔天強的手,甚至咬到已經出血的程度。因為害怕一鬆手她就會尖叫,所以孔天強只能忍著。
兩個人僵持了一段時間,然後很有默契地同時放開彼此。
孔天強看著流著血的狐狸咬痕,他真的想要好好修理這狐狸精一頓,但是想歸想,他知道自己肯定下不了手。
「汝這是要痛死咱嗎?還是把咱當成孫猴子!」璃抱著腦袋、縮在地上打顫,那對火紅的雙瞳泛著淚光、瞪著孔天強,「咱感覺咱的腦袋都快爆開了!」
「不准吵醒姐姐。」
「那汝就拿咱的行李,不是很簡單嗎?」
這隻狐狸精的語氣中一點客氣都沒有,根本已經是命令。
「嘖……」孔天強思考了一下子,為了避免璃真的把孔天妙叫醒,所以他決定乖乖替璃提行李箱。他拿了最小的那個行李箱,然後轉身往家門的方向走,但是卻立刻被璃抓住。
「汝難道沒看見嗎?咱可是有兩個行李箱。」
璃燦爛地對轉頭回來的孔天強一笑,這讓孔天強的額頭瞬間浮起青筋,但是又想到璃等等又要往孔天妙的房間衝,這讓孔天強只能默默地拿起另一個行李箱。
行李箱重到不合理的程度,孔天強完全不懂為何自己和璃的行李量可以差到這麼多。
璃看著像牛一樣拉著行李箱的孔天強一邊竊笑,因為除了「行李都是必需物品」外,其他的全部都是謊話,她就是抓著孔天強不敢吵醒孔天妙的心態才會說了一個看起來像是真實的謊話,就只是一如往常的惡作劇。
凌晨五點,孔天強和璃一同離開家裡,這也是孔天強會被耍著玩的理由,這時候孔天妙還在睡覺。
夏末的此時天色方明,孔天強和璃之所以要這麼早出門全是因為在前天的時候收到來自妖怪會的通知,主要是針對孔天強先前提出的要求做了詳細的計畫、說明和期望達成目的,簡單來說就是孔天強先前提出的要求得到批准,妖怪會會派人來協助──
變得更加強大的修行。
然而這場修行感覺有點奇怪,孔天強可以理解修行的地點挑選在深山內的原因,但是他完全不懂為何修行地點明明在深山內,注意事項卻提到需要準備泳裝;更奇怪的事情是在知道要去修行後,孔天妙就開始幫璃張羅準備,最後居然張羅出這麼多東西來,再加上璃現在一身輕鬆的裝扮,白色襯衫搭配牛仔吊帶褲、狐狸腦袋上戴著大草帽加上大墨鏡,他真心感覺這次的修行有詐。
其實一開始,孔天強一點都不想帶這狐狸精去,他認為自己的修行沒有帶這個麻煩鬼的必要,但卻很神奇的,通知單上也有璃的名字,孔天妙也禁止孔天強把璃丟包,所以孔天強才會帶著這隻狐狸精走。
太多想不通的事情,讓孔天強惴惴不安。
兩個人一到一樓,一輛黑色的小巴士已經在路邊等候,一看到那輛小巴,孔天強原本就冰冷的臉變得更沉,因為那輛小巴士上充滿他不喜歡的氣息──
妖氣。
「汝啊,為何臉色又這麼的難看?汝都和咱相處這麼久了,還不習慣妖氣嗎?」
孔天強瞥了璃一眼,看著她調皮的笑容,接著繼續往前走。
「等你們很久了,還不快上車!」坐在副駕駛座的笑容先生──劉家光一臉睡意、沒好氣地說著然後打了個大呵欠,他的臉上沒有以往的招牌笑容,只有滿滿的疲倦。他埋怨道:「真是的,居然派這種任務給我,累死了。好險這次只要負責露營和烤肉,就算了。」
孔天強一聽到劉家光的話,眉頭越皺越深,他開始懷疑這一次根本就是旅行而不是修行。殊不知這句話是劉家光故意說給他聽的,孔天強的反應全被他看在眼裡。
「露營和烤肉!」璃一聽到劉家光這麼一說,雙眼立刻閃閃發光,如果現在尾巴有顯現出來肯定會因為興奮而甩得四處都是狐狸毛。
接著璃衝向車裡,一副迫不及待的樣子,迅速坐到窗邊的座位後把狐狸腦袋從窗戶探出來,催促還在猶豫是否要上車的孔天強:「汝還不快點上車?別耽誤咱烤肉和露營的時間!」
偶然在電視上看過露營和烤肉片段的璃,早就想要嘗試看看何謂露營烤肉的感覺,孔天強知道這隻幾乎整天都守在電視機前的「電視狐狸」大概是這樣才會這麼興奮,這讓他忍不住嘆口氣然後走上車,同時一邊祈禱這次是個正經的修行。
不過才一上車,孔天強又愣了一下。
開車的司機,是在一個月前就被他殺掉的牛妖。
牛妖也注意到孔天強,臉上立刻閃過恐懼之色,迅速把視線放回正前方不敢亂看。
孔天強思索一會,馬上知道這一定又是妖怪會做的事,他重新思考了當時現場的所有細節。因為螞蟻精當時造成的騷動讓他沒有去確定牛妖的生死,也因為追蹤螞蟻精,所以雖然當下有感受到一股奇怪的氣息,但是他卻沒有去細究。
孔天強現在回想起來也認出了那股氣息的主人,大概就是現在也在車上的那位──
半吸血鬼林家昂。
孔天強的推測確實沒有錯,那時在妖怪會臺灣區區長尤羅比斯的命令下,林家昂趕往事發地點並在那裡撿到奄奄一息的牛妖。這段時間,在林家昂的照顧和指導下,牛妖已經逐漸懂得控制身上半妖的血脈,並且正式成為妖怪會的一員,也因此才會出現在這裡。
車上除了三個熟面孔外,還有三個生面孔的女人,其中兩個是妖怪,一個還散發出驚人的妖氣;而唯一的人類女性有著一頭罕見的白髮,她在看見孔天強後臉上出現一絲驚訝,這讓孔天強有點困惑。
「汝是何種妖異?」因為知道車上都是自己人,所以璃就像是和老朋友聊天一樣對著氣息最強大的妖怪開口。
孔天強則沒有璃那樣的輕鬆自在,他警戒地盯著那個一頭紅髮、看起來約三十歲上下的女人。
「我嗎?」面對狐狸精一點都不禮貌的提問,女人並沒有生氣,反而對其投以笑容、緩緩地報出自己的名號:「我是被人稱為神獸鳳凰的存在,人類的名字叫做黃韻雅,我很歡迎你們叫我雅姐喔!」
「鳳……」一聽到這名號,孔天強忍不住向後退了一步,然後一臉不可置信地看向劉家光,他完全想不到鼎鼎大名的神獸為何會出現在此,他也沒想過自己會有碰上妖怪而驚慌失措的一天。
「鳳、鳳凰!」璃也從椅子上彈了起來,一臉不敢相信地看著眼前的女人,「為何汝的妖氣……沒有想像中的強大?」
「我有努力的克制喔,還有用道具把大部分的妖氣封印住了,要不然現在這一帶可能早就被我的妖氣弄到燒起來了吧。」黃韻雅說著,露出右手小指上那枚刻滿咒文的銀色戒指,「還有,你們的反應別這麼誇張吧?」
「就是這樣。孔天強,真難得會看到你這麼慌張耶。」劉家光調侃意味十足的對著孔天強說:「幹嘛?欺負的妖怪太多,碰到這麼強的反而害怕,你這樣和欺負弱小的混蛋沒有什麼兩樣吧?」
劉家光的話讓孔天強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這次你的修行,結界的部分是她們負責的,她們是妖怪會旗下直屬部隊『鳳凰隊』的成員,然後鳳凰大人負責監視本次的任務,所以你可別出糗喔。」
劉家光的話讓孔天強更加不明白,為何他一個妖怪獵人的修行會勞駕到傳說中的神獸出馬?
孔天強沒有聽懂劉家光的話,反而是聽出一些味道的璃看了劉家光一眼,然後咧嘴一笑。
「咱覺得這次的『修行』會很有趣呢。」
孔天強看了璃一眼,然後把行李拉到最後面和其他人的放一起,這時他看見除了露營用具以外,也有烤肉用品、小冰箱等等,另外還有釣竿、游泳圈。孔天強越來越懷疑這次修行的目的到底是什麼。

路途中,孔天強雖然想要小睡一下,但是卻被璃弄得睡不著,特別是她的尾巴,因為興奮的緣故所以完全藏不住,不斷地狂甩,可憐的孔天強就不斷被她的尾巴抽打還弄得一臉狐狸毛,孔天強完全不懂為何璃要拉自己和她坐一起。
璃第一次坐車旅行,所以感到無比的興奮,特別是在進入山區後更是不斷地拍打玻璃。在現代社會已經生活一個多月,璃都快要忘記森林的氣味,看著車外一片翠綠,璃感到萬分的懷念,雖然不是原本住的山,卻有種回到家的感覺。
車子開到道路的盡頭,這裡的道路已經非常破舊而且很明顯沒有人會來,下車後放眼望去杳無人煙,除了鳥叫蟲鳴之外,就是翠綠與天藍。
不過到這裡還沒有結束,一行人開始以步行的方式順著古道和獵徑往更深山走去,這裡有事先準備好的手推車,由牛妖負責把行李上車後往上拉。
跟在隊伍的最後頭,孔天強看著牛妖,而牛妖卻害怕得不敢看他,粗壯的手更是微微地發抖。
「汝啊,可別以為這裡是深山,就能隨意地把對方殺掉吶。」璃見到牛妖的恐懼,所以刻意走到孔天強身旁、用牛妖可以聽見的音量刻意這樣說,這讓牛妖抖得更加厲害,整輛推車不斷發出詭異的喀喀聲響。面對自己惡作劇的成果,璃嗤嗤地笑起來。
「那天之後,過得怎樣?」孔天強瞪了璃一眼,然後走到牛妖身邊低聲問道,但是卻沒有正眼看向牛妖。
「唔!」面對這突然的提問,牛妖明顯的顫了一下,他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解答這個問題,究竟該當成單純的問候,還是要解讀成「為什麼你還活著」之類的問題?在思考了一下後,牛妖緩緩地回答:「還、還可以……」
「在那之後,都在妖怪會?」
「呃,嗯……」牛妖完全不知道該怎樣回應、做出怎樣的表情,所以只能一臉呆滯地點了點頭,同時暗自祈禱孔天強可以快點放過自己。
不過,在害怕孔天強的同時,其實他也十分感謝孔天強。如果那天沒有孔天強的阻止,牛妖知道自己肯定會犯下無法挽回的錯誤。
「嗯。」孔天強點了點頭,然後刻意加快自己的速度,走在前方隊伍和牛妖之間,這讓一群人分成了三個區塊,孔天強站在最微妙的位置。
「汝啊,不用這麼害怕。」看著孔天強的背影,璃晃了晃尾巴、用牛妖才能聽見的音量說道:「那蠢驢雖然看起來會讓人害怕,但是其實相處下來會發現他沒有那麼可怕,而且是個不善言辭的老實人,即便沒說太多,可方才那是他關心汝的方式。」
「呃……嗯。」牛妖點了點頭,然後思考幾秒後臉上也出現一抹淺笑。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