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庫存:6
櫻桃唇(簡體書)
人民幣定價:38元
定  價:NT$228元
優惠價: 87198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庫存:6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青梅七分甜》系列篇
人氣作者姜之魚青春甜寵力作
口是心非傲嬌少年VS元氣滿滿甜系少女


一個比糖還甜的初戀故事
——我怎麼嘗到了草莓味
——我今天抹了草莓味的唇膏


蘇可西剛認識陸宇那會兒,陸宇還是個長得漂亮、高傲、有原則的“好學生”,
看起來高貴矜持,帶著一種“生人勿擾”的意味。
蘇可西忍不住暗想,這麼好看的美人她居然沒有注意到!
沒想到兩個月後醫院重逢,陸宇成了一個傲嬌又高冷的“小哥哥”。
還裝作不認識她?
再後來……
蘇可西:我好喜歡小狗呀。要不是媽媽過敏,我就養了。
隨後,手機振動了一下。
陸宇:汪。
蘇可西還沒回復他,又跟著跳出來一條新消息。
陸宇:汪汪。
蘇可西看著手機回道:小狗也喜歡我。
圍觀群眾內心OS:嚶嚶嚶,好甜的CP!本少女檸檬酸了!

姜之魚

有貓,永遠少女心,想成為小甜餅製造機,把糖都喂給你們吃。
代表作《青梅七分甜》。

第一章   星辰如你
第二章   悄悄靠近你
第三章   說給你聽的童話
第四章   終成往事
第五章   最好的禮物
第六章   送予你的溫柔
第七章   少女的祈禱
第八章   最歡喜的小浪漫
第九章   戀愛有點甜
第十章   人生苦短,我陪你呀

第一章:星辰如你
01

到了九月中旬,外面的天氣依舊很悶熱。教室裡窗戶緊閉,開著空調,十分涼爽。
因為考試,所以教室裡的桌子被一張張拉開。教室裡很安靜,只聽得到翻試卷和落筆寫字的聲音。
蘇可西回過神,將腦海中的那個身影抹去。她來不及看考試還剩多長時間,便慌忙地開始檢查試卷,然後發現自己還有個填空題沒寫,最後潦草地在草稿紙上算了一會兒也沒得到答案,倒是把自己的頭髮給揪掉了好幾根。
蘇可西煩躁地抬起頭去看掛在黑板上的時鐘,距離考試結束只剩下一分鐘。她只好隨便填了個答案上去。
停下筆的同時,考試結束的鈴聲也在安靜的教學樓中響起。
嚴厲的監考老師站在講臺上,拍了拍黑板說:“考試時間到了,交卷。所有同學等我收完試卷再離開考場。”然而還沒等她收完試卷,學生們就站起來收拾自己的東西,有的還偷偷地跑出教室去。
“哇,我感覺我最後一道題算錯了。”
“第三道選擇題答案到底選A還是選C啊?我第一次選的A,第二次又選了C……結果最後選了B。”
“每次考試我都考得一塌糊塗。”
類似的對話幾乎在每場考試後都能聽到。
蘇可西把筆袋裝進包裡,然後走出了教室。意料之中,她看到了在教室外面等著的唐茵。
唐茵的肩上還背著個籃球包,看起來十分瀟灑。
從走廊上經過的男生們都乖乖地跟她打招呼:“茵姐,什麼時候一起打球?”
蘇可西一把攬過唐茵的肩膀,哈哈大笑道:“你們茵姐現在要跟我私奔,沒時間管這些俗事。”
“厲害了,西姐。”男生們立刻恭維道,然後嬉笑著勾肩搭背地離開了。
唐茵睨了她一眼:“你滿意了?”
蘇可西說:“滿意,有大美人在懷,怎麼會不滿意!”
她和唐茵從小就是鄰居,不過她們是兩個極端。
唐茵人長得好看,成績也好,經常考年級第一。而她的成績則是中下游水平,這次能排在前幾個考場考試就已經是人品爆發了。
蘇可西偷藏在書包裡的手機忽然振動起來。
“幫我擋一下。”她張望了一下四周,借著唐茵的遮擋接通了電話。
“西西啊,你媽媽剛剛摔了一跤,現在在醫院裡,待會兒你就自己回家吧。”
“怎麼回事?在哪家醫院?”
“三醫。”
三醫是第三醫院的簡稱,才剛建好不到一年。恰好醫院離學校不遠,過一條馬路,再走個十分鐘左右就能到。
看她的臉色不太好,唐茵問道:“阿姨怎麼了?要我陪你去醫院嗎?”
蘇可西把手機收好,歎氣道:“不用了,我自己過去就行了。”她說完回頭看了一眼教室的銘牌。
唐茵一巴掌拍在她頭上:“看什麼看,教室的名字又不叫陸宇。”
蘇可西被她洞察了心思,羞得直跳腳。
自從高二上學期對八班的陸宇“一見鍾情”後,她就果斷地找機會認識他。陸宇這人傲氣話又少,是個標準的三好學生。
她是在高二下學期才和他開始熟悉的,對他隱藏的性格知曉得並不多。
想到後來發生的事,蘇可西搖了搖頭說:“我先走了。”
說完,她抿著嘴跑進了樓梯間。

現在是傍晚時分,醫院裡人不多,蘇可西熟門熟路地去了電話裡提到的科室。
她一推開診療室的門,就看見楊琦一條腿搭在椅子上在讓醫生包紮。
楊琦看到她,說:“你爸大驚小怪的。”
蘇可西走過去仔細看了看,還好只是皮外傷。
她坐到邊上:“誰讓你對自己穿著高跟鞋奔跑的能力那麼自信的!”
蘇可西聽到她摔傷的原因時差點翻了個白眼,她媽居然穿著高跟鞋飛快地跑下樓,也真是藝高人膽大。
楊琦訕笑道:“我急嘛。”
蘇可西盯著她,毫不留情地說 :“再有下次,我就把你的高跟鞋全部捐了。”
“這可不行!”楊琦怕女兒真做出這樣的事,忙說,“好啦好啦,媽媽下次不這樣了。”
醫生收好東西,又皺著眉對她說 :“小姑娘,剛才護士去了那邊的病房,你能幫我去叫一下嗎?這兩天人太多了。”
蘇可西點了點頭就出去了,病房離得不遠,她一進去就看到了正在換點滴瓶的護士。
等護士換好後,兩個人就一起回診療室。
蘇可西走在前面,走到診療室的門前時卻停住了。透過門上的玻璃窗口,她看到診療室裡多了一個男生。
男生坐在凳子上,側身對著她,淩亂的黑髮被汗水打濕緊貼在額頭上,高挺的鼻樑上貼著一張創可貼,頭頂的燈光映照著他略微白皙的皮膚。
他歪著頭,從她這個角度只能看到他棱角分明的下頜線,以及略薄的唇線。
醫生正抓著他的胳膊,他的手肘處血跡斑斑,走近一點就能看到裡面的傷口,還有些快要脫落的痂。
蘇可西看得兩眼發暈,站在旁邊的護士說 :“啊,這個陸宇,肯定又皮了。”
蘇可西愣怔道:“他經常這樣?”
“是啊,他光這個星期就來了三次……不對,算上今天就是第四次了。”
護士感慨道:“這麼漂亮的一個小男生,怎麼就……”如果她是這孩子的家長,估計愁死了。
蘇可西豎起耳朵聽著,眼睛一眨不眨地看著裡面。
說完,護士先一步推開門走進去,數落道 :“陸宇你可真是不長記性啊,上次的傷還沒好完全,現在又受傷了。”
陸宇毫不在意地偏過頭說:“這不是還活得好好的……”話戛然而止,他的目光落在護士後面的人身上,空氣仿佛突然靜止了。
那雙好看的眼裡一片漆黑,深不可測,仿佛含著意味不明的光。
片刻後,陸宇漫不經心地移開了眼,好像沒有受到絲毫影響,和醫生有一搭沒一搭地說著話。
蘇可西定了定神,有些賭氣地移開了視線。
反正他都能做出一言不合就轉學,還換了聯繫方式的事,現在這樣又算得了什麼?
她坐在邊上,腦中突然靈光一閃:“媽,你上次說的小哥哥什麼時候帶我去他的學校啊?”
陸宇停下晃動的腿,身子微不可見地往後靠了靠。
正在給他上藥的醫生差點沒抓穩,說 :“往前面來,別亂動,都不好上藥了。”
聽見這話,蘇可西忍不住笑出聲來。
陸宇臉一黑,拖著椅子直接往前一大步,那聲音在安靜的診療室裡顯得十分刺耳。
醫生又說道:“往後退一點,沒讓你往前這麼多。”
蘇可西側著頭,目光落在陸宇僵直的後背上。
她悠悠地長歎一口氣,時間再怎麼變,有些東西總不會變。
楊琦還在為剛剛那句話發愣,回想了好久也沒想到那個小哥哥是誰。
她疑惑地問:“你說……”話才開頭,就被蘇可西打斷:“我說了算?那我定星期天唄。”
眼角的余光瞥向斜對面,她勾了勾嘴角,手撐著下巴,笑嘻嘻地說 :“就這麼定了。”
楊琦不知道她在搞什麼,剛想問,心思就被腳疼給拽走了。
“西西,你去給我買點吃的,甜的就行,不要告訴你爸爸。”
“哦,好。”
她媽媽年少時被外公外婆嬌慣著,嫁人後又被爸爸嬌慣,比她這個女兒過得都要滋潤,一點疼就要買甜食吃。
看了一眼依舊背對著自己的人後,蘇可西快步走出了診療室。

醫院旁邊就有超市,蘇可西買了一袋糖後就回了醫院。
還沒等她走到診療室那邊,電梯門突然開了。
一陣慌亂的腳步聲,伴隨著嘈雜的聲音,還有護士小姐的說話聲,往蘇可西這邊傳來。
蘇可西一邊往前走一邊看,就看到幾個漂亮的護士從電梯裡出來,攔在那邊,還在不停地勸阻著什麼,而被她們圍在中間的男人則滿臉怒容。
“先生,那邊您不能去。”
“這裡有病房,請您離開行嗎?有什麼事可以稍後再說。”
“先生,請不要硬闖,裡面還有其他病人。”
“……”
蘇可西看到的時候,正好那個男人猛地甩開其中一個護士。
他長得壯,力氣也大。
那個護士一時不察,摔到靠牆的休息座椅上,發出不小的聲音,實習護士忍不住尖叫起來。
蘇可西瞳孔微縮。
那個男人一轉身,她就看到他的手中居然還拿了一根鐵棍,顯然是早有準備,居心叵測。
看他朝著這邊過來,蘇可西反射性地往診療室那邊跑,心跳得很快。
她沒想到今天竟然碰上了“醫鬧”。
以前這樣的事情她也就在電視上見過,現在居然親眼見到……剛才那個護士小姐姐肯定摔傷了。
蘇可西不是沒和人打過架,但那也只是同學之間的小打小鬧,和不遠處那個拿著鐵棍的男人是不能比的。
一進診療室,她就緊緊地關上門。一瞬間,裡面幾個人的目光都投在她身上。
“西西,怎麼了?”楊琦好奇地問。
蘇可西頭也沒抬,道:“沒事,沒事。”
她從口袋裡拿出手機,手還在不停地哆嗦,著實被嚇到了。
她迅速撥打了報警電話,將剛剛發生的事簡短地說了一遍。
聽到她的話,陸宇唰地從椅子上站了起來。
診療室裡的醫生和護士臉色一下子變了,他們最怕碰上“醫鬧”這樣的事情,可偏偏現在發生得越來越頻繁,時常要擔心。
診療室的門上有個小窗口,可以清晰地看見外面的情況。
男人有武器在手,保安又還沒來,護士們根本不敢過於靠近。
剛剛那個被甩開的護士就是前車之鑒,誰也不敢拿自己的命開玩笑,只能眼睜睜看著他往前走。
他離得越來越近,聲音很快就傳了過來。鐵棍時不時地砸在牆上,撞擊聲非常刺耳。
那個男人還兇狠地說:“哪個庸醫把我媳婦給弄死了,這次我非要他償命!”
蘇可西臉色發白,從門邊退開。
等警察來也要幾分鐘,現在外面那幾個柔弱的護士壓根兒就制止不住這個壯碩的男人。
就在這時,楊琦忽然臉色大變,從椅子上站起來,朝蘇可西這邊而來,卻不小心摔在了地上。
她的聲音越發尖厲:“西西躲開!”
蘇可西下意識地回頭,目光所及之處,透過小窗口就看到剛剛那根鐵棍正在往這裡面砸,正好對上她的視線……
“啊——讓開讓開——”周圍響起一片尖叫聲,刺得人耳膜陣痛。
蘇可西幾乎喘不過氣來,條件反射地往後退,腳後跟碰到後面的椅子,一時不察被絆倒。背後突如其來伸出一隻手,扣住她的手腕,用力地將她直接拽到了一旁,兩個人都倒在了地上。
蘇可西的後背抵在地面上,冰涼的觸感順著薄薄的衣服傳到了心裡,心跳都差點停了。
她睜開眼,就看到了眉頭緊皺的陸宇。
“快抓住他!”
“別讓他跑了!”
在她愣怔間,保安已經趕了過來,拿著電擊棍圍住了那個男人,花了點工夫才將他給制伏了。
門外終於安靜下來,獨獨還有小護士的啜泣聲。
她的指尖碰到什麼黏膩的東西,偏頭一看,竟然是血,而上方的陸宇的臉色不太好看。
蘇可西脫口而出:“陸宇。”她變了調的聲音裡帶著驚慌。
陸宇擰著眉:“喊什麼喊,我還沒死呢。”
護士回過神,驚訝地叫道:“快,玻璃都紮進去了,陸宇你趕緊過來處理一下!”
陸宇單手撐地,徑直站起來。他面不改色,仿佛剛剛發生的不過是一件平常事而已。
他轉身的瞬間,蘇可西看到他衣服後面紮進了玻璃碎片,上面滲出了點點血跡,看著讓人頭皮發麻。他手肘處的痂已經脫落,露出粉紅色的肉,還有裂開的傷口。
蘇可西反應過來後,先從地上站起來,然後將楊琦扶起來。還好楊琦只是摔在邊上沒出事,就是被嚇了一跳。
她安撫好媽媽後,目光落在為了保護自己而受傷的陸宇身上。
陸宇或許是察覺到了,轉過頭盯著她,冷淡地哼了一聲:“看什麼看,沒見過我這麼帥的小哥哥啊?”
蘇可西一愣,想起了自己剛剛故意說的那句瞎編的話,一下子樂了。
“是啊,沒見過。”眼裡帶著藏不住的狡黠,她湊過去一點,恭維道,“這位小哥哥,你真是太厲害了。”

02
科室裡的醫生和護士都愣住了。
陸宇動了動耳朵,冷哼了一聲:“我才沒你這麼大的妹妹呢。”
他說話的時候牽扯到了傷口,齜牙咧嘴的,連帥氣的臉也跟著扭曲了。
蘇可西悄悄地嘖了一聲。
護士趕緊走過來,押著他去檢查了。
醫生剪開陸宇的上衣,他光裸的後背上插著幾塊染著血的玻璃碎片,看上去觸目驚心。
醫生松了口氣說:“還好不是插進去太深,這次回家後就不要調皮了,得好好養養。”
醫生姓陳,被調到這邊才幾個月。
就在最近兩個月,陳醫生每個星期都能見到陸宇過來,也算是知道他的情況,才會如此叮囑。
蘇可西看著陳醫生用小鑷子夾出碎片,然後迅速止血。因為是碎玻璃,所以傷口很小,卻讓人不忍看下去。
也許是受消毒水刺激的緣故,陸宇皺著眉。
蘇可西悄無聲息地走到一旁,盯著託盤上浸了血的紗布,目光又轉移到他的後背上。
兩個月不見,上面多了幾道傷口。
蘇可西不知道他經歷了什麼,但出現這樣明顯的變化,顯然問題很嚴重。
最後一塊玻璃紮得有點深,陳醫生小心翼翼地往外夾,疼得陸宇臉色發白,但他依舊沒吭聲。
隨後陳醫生給他上藥包紮好,道:“好了,動作小點,晚上回去記著千萬不要碰水。”
陸宇問:“洗澡怎麼辦?”
陳醫生說 :“你要實在不行,就洗吧。不過我勸你還是忍忍,家裡有大人吧,讓大人幫你擦擦後背就行了。”
不知道是哪句話觸到了陸宇的黴頭,他唰地站了起來,表情異常難看。
陳醫生做這行這麼多年,自然會看人眼色。
他瞬間就猜到了點什麼,恐怕陸宇現在這副吊兒郎當的模樣和家裡脫不了干係,也就不好再說什麼。
他不動聲色地看向前方 :“小姑娘,你臉都白了,還在那兒看著做什麼?”
陸宇轉過身:“有什麼好看的!”
蘇可西怔了怔,陸宇這傷是為她受的,她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她櫻桃色的唇瓣被雪白的牙齒咬著,像染了胭脂一般,唇珠明顯,形成鮮明的對比。
陸宇移開飄忽的視線,語氣生硬地道:“我去洗手間。”說罷,他便大步離開了診療室。
診療室裡人不多,大多數是上午來了就走了,所以這一切大家看得都很清楚。
楊琦看著自家女兒的表情,好像猜到了什麼,琢磨半晌,低聲問道 :“你們兩個認識?”
就這麼一句話,讓蘇可西的神情突然頓住。
自然是認識的,蘇可西突然想起去年第一次看見陸宇的時候。
高二上學期開學沒多久,學校組織去鄰市旅遊,統一租的大巴車,每個班一輛,長得都是一個樣。
到景區後,大家都去玩了,她有點頭暈,上了個洗手間後就回了停車場。
有點慘的是,她完全忘了自己班的車停在哪兒了,最後找了一輛看著有點像的上了車。也不知道她上的是哪輛車,車上一個人都沒有。
她就坐在裡面,準備等有人回來了再問問,然後她就等來了陸宇。
才上高二,陸宇的個子就相當高了,身形清瘦挺拔。
他那略短的黑髮搭在前額上,穿著一件白襯衫,領口微開,露出鎖骨,袖子折起來卷到小臂上,明明是很普通的白襯衣,愣是被他穿出了矜貴感。
橘白相間的校服掛在他的肘彎處,手中握著一瓶礦泉水,十指修長,骨節分明。他眉頭微皺,漆黑的眼睛盯著她,帶著一種“生人勿擾”的意味。
蘇可西忍不住舔了舔唇,這麼好看的美人她以前居然沒注意到!
在她出神時,陸宇已經開了口 :“同學,你坐的是我的位子。”他的聲音微啞,可依舊能聽出原本清冽的聲線,猶如山泉。
蘇可西的心震了一下。
良久,沒得到反應的他有些不耐煩,眼裡浮上一抹淺灰色。
蘇可西回過神,笑了笑說:“不好意思,我上錯車了。”
她從座位上離開,站在過道上。
美色當前,蘇可西腦子裡渾渾噩噩,竟脫口而出 :“帥哥,你哪個班的啊?”
陸宇掀了掀眼皮,用黑漆漆的雙眸打量她。
眼前的少女,巴掌大的臉有些蒼白,更突顯出她烏溜溜的眼睛,及肩的頭髮柔順地搭在肩膀上,隨著她的動作微微晃動。
大概是身形過於嬌小,校服穿在她身上倒是寬鬆了許多,感覺空蕩蕩的。
他居高臨下地看著,目光落在她的領口處,頓了一下,緩緩往上移。
她的唇形很美,櫻桃小口微微張開,露出來的牙齒雪白緊湊,像一顆顆飽滿的石榴子。也許是生病了,她的臉上毫無血色,原本應該紅潤亮澤才對。
陸宇忽然冒出這個想法,又輕輕地搖了搖頭。
蘇可西讓開了一條道,又問:“這是哪個班的車,離十四班遠嗎?”
陸宇伸出一根手指,指了指不遠處的一輛車。
蘇可西有些懊惱,他話這麼少,連個班級都不肯說,也真是小氣。
“謝謝了。”她抬了抬肩膀上的背包帶子,越過他往前走。
嘉水私立中學一個班也就三十多人,學校租的大巴自然不是很大,所以過道很狹窄,一個人可以過,兩個人就非常擠了。
對面椅子上的背包帶垂了下來,她猝不及防地抬腳鉤了上去,整個人控制不住地往前傾倒。
蘇可西本以為自己將摔得慘不忍睹,沒想到卻被高傲小帥哥給拉住了。
他掌心冰涼的溫度,順著她的手腕細細地往上爬,倒是和他現在的模樣挺符合的。
“可以鬆開了嗎?”冷淡的聲音在頭頂響起。
小氣鬼,蘇可西收回手,低頭的時候齜牙咧嘴了一番。
從她這個角度看,陸宇的臉部線條美感十足,精緻漂亮,還有一種老幹部的感覺。
蘇可西鬼使神差地碰了下他的下巴,陸宇下意識扭過頭想要避開,卻沒想到這一動作恰好令她的指尖蹭到了喉結上。
溫軟的觸感十分清晰。
陸宇猛地轉過頭來,眉毛擰成一團,臉色十分難看。
原本不久前過白的嘴唇已經恢復了點血色,櫻桃口,小而尖,飽滿水潤。
他抿著唇,音調陡然下降:“你走不走?”
語氣比剛剛診療室那句“你看什麼看”還要差上幾分。

時隔兩個月,他們在醫院重逢,蘇可西怎麼也沒想到陸宇會變成現在的模樣。當初他那麼高傲矜持,現在倒好,變成這樣,貌似今天還一副不承認和她認識的樣子。
蘇可西正想著,陸宇推門進來了。與以前雷打不動的橘白色校服搭襯衣相比,現在僅僅過了兩個月,變化就這麼大,不過依舊還有當初的模樣。
他很隨意地坐下來,問道:“這傷什麼時候能好?”
陳醫生說 :“最少要等半個月,快的話也要十天,急不得。我給你開點藥,你要是能自己上藥也行,不行就過來這裡。”
陸宇點點頭,另外一隻完好的手臂撐在桌上。
蘇可西眼睛盯著那邊,回答了楊琦一開始的問題,還特意拔高了聲調 :“這個小哥哥,我見過的。”
楊琦:“……”
女兒,雖說醉翁之意不在酒,但你這聲音也有點大了啊!
見那邊沒什麼反應,楊琦歎了口氣,小聲地道 :“西西,你去外邊接點熱水,人家剛剛都幫你了。”
蘇可西哦了一聲,看向斜對面,拖長了音調問道:“超級厲害的小哥哥,你現在喝不喝水?”
“不喝。”
他面無表情,一點也沒被她的稱呼嚇到。
陸宇心想:老子就不喝。
蘇可西其實也就是意思一下,看他這嘴硬的模樣,也不找話了,徑直出了門。
“人都走了,還看。”抹藥的護士突然提醒道。
陸宇臉色一僵,指尖微動,扯了扯嘴角,嘟囔道:“我才沒看。”看護士一臉心知肚明的笑容,又想到剛剛的事情,他的語氣有些冷淡,“長得又沒我好看。”

空氣中彌漫著消毒水的味道,外面剛剛收拾好那場“醫鬧”事件留下來的爛攤子。
飲水機在走廊盡頭的水房,離診療室還有點距離。
蘇可西先用一次性水杯接了熱水,又兌上些冷水,端著回了診療室。
然而診療室裡已經沒了陸宇的身影,她端著水杯,站在過道中央,有點不知所措。
楊琦眨了眨眼,主動說道:“剛走。”
蘇可西終於回過神,將杯子往桌上一放就跑出了診療室,直直地往樓梯那邊跑。才下二樓,她就在取藥點看見了陸宇的身影。
窗口處的工作人員遞給陸宇一個塑料袋,他接過來拎著,修長的手指上血管與紋路清晰可見,他面無表情,轉過身就走。
蘇可西一直跟著,他直到走到樓梯口,才忽然回頭不耐煩地說:“別跟著我!”
她挑了挑眉,走過去,一步步往前,一點也沒放緩腳步:“我還沒來得及感謝你。”
陸宇不為所動,也不接話,徑直朝樓梯下走。

03
蘇可西微微睜大眼,怎麼也沒想到會這樣。
她連忙追上去拉住陸宇,動作一大,陸宇手上的袋子落到了地上。
聽到有腳步聲在往這邊來,還伴隨著說話聲,蘇可西連忙推開了他,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和髮型。她才剛弄好,一個護士攙扶著老人就走了過來,邊走邊說道:“小心,下樓梯的時候一定要慢點,不要急。”
兩個人讓開一條道。
護士沒察覺不對勁,只當是兩個人站在這邊聊天,還好意地提醒道 :“這袋子怎麼扔地上了?”
陸宇拎起來,面不改色道:“沒拿穩。”
護士不疑有他,扶著眼神不好的老人下了樓。
蘇可西冷笑一聲,剛剛不是還假裝不認識她嗎?現在突然改主意了是吧。
當初一聲不吭地轉學,一個暑假不聯繫,還換了聯繫方式。
兩個月不見,和上學期的他相比,眼前的陸宇變得更清瘦了,站在那裡一動也不動。他個子還長高了不少,線條逐漸明朗起來,身姿修長,看上去驕傲得不得了,讓人移不開眼。
蘇可西心裡恨得咬牙切齒,面上卻露出一個燦爛的笑,把洶湧的情緒按下去:“好久不見啊!”她一想到自己整個暑假都在為他找理由開脫,就覺得自己腦殘。也許他是回老家進了深山老林裡沒網,抑或是家長把他的手機、電腦等都沒收了。等到後面,她自己都覺得很敷衍,心裡也已經有了猜測。
這學期開學後,也就是半個月前,她去了八班。
當時有不少學生正在整理桌子,班主任還沒來,她趕緊抓住機會推開了後面的窗戶。
她四處張望了一下,沒發現陸宇的身影。兩個學期以來,她出現在八班的頻率很高。
那天八班的同學是怎麼說的來著,那個給她答案的人不敢相信地說道 :“你不知道?陸宇他轉學了,上學期期末的時候,考試也沒參加。”
蘇可西當時站在那裡半天沒動,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他的同桌還火上澆油地補了一句:“西西,你不知道嗎?我們一開始也以為他是請假了,後來班主任說他轉學了,好像提到過一次是去了三中。我也不太確定,你要不去問問別人?”
她不知道,一點也不知道。

醫院的消毒水味依舊濃重。
蘇可西深吸一口氣,抬頭看著他,語氣放平靜了一點:“你為什麼要轉學去三中?”
如果不是因為暑假沒聯繫上人,不知道他在哪裡,蘇可西早就過去暴揍他一頓了。
開學後雖然知道他去了三中,可沒放假她也不能出學校。
這邊三所高中都在一條路線上,只是距離長短的問題。而且因為現階段校風的不同,三所高中都有了各自的稱號。比如一中考場、二中戰場,三中則是出了名的情場。
陸宇,一個曾經年級排名前幾的好學生,老師眼裡的寵兒,蘇可西不明白他為什麼會轉去三中,那裡的師資力量等各種條件完全比不上嘉水私立中學。
陸宇緩緩抽出她的手,在她出神的片刻,忽然說 :“你以後不要再找我了,我其實沒那麼好。”
說完這句沒頭沒腦的話,他便頭也不回地離開了。
蘇可西蒙頭蒙腦地問:“什麼叫沒那麼好?”
她連忙下樓去追,可她實在趕不上陸宇的大長腿。等她到達大廳的時候,他已經拉開了計程車的門。
她急忙道:“陸宇,你再跑就不是人!”
陸宇的動作停頓了一下,但他還是上了車。
醫院門口人來人往,有不少年輕人聽到了她剛剛喊人的聲音,都盯著她看。
蘇可西氣得要死,接連罵了好幾句,才轉過身朝醫院裡面走。

沒過多久,一個小孩子拽著自己媽媽的手,疑惑地問:“那個大哥哥為什麼又回來了?”
年輕的媽媽拽住他,小聲道:“我跟你說,這種人模狗樣的人,以後你可千萬不能信。”
小孩子懵懵懂懂地點頭。
人模狗樣的陸宇:“……”

陸宇發現蘇可西的時候,她正縮在樓梯間的角落裡,背對著他,肩膀一聳一聳的。
外面走廊的燈很亮,這邊卻有些昏暗。樓梯間的窗戶透著夕陽,餘暉照在地面上,像鋪上了一層金光。
蘇可西抱著膝坐在那裡,身後突然有腳步聲傳來。
她聽得出來,身後的腳步聲刻意放輕了,越接近她越輕,輕到幾乎聽不見。
醫院的地面本來就乾淨,還能映出人影來。
蘇可西垂頭,在瓷磚上看到了一個模糊的影子,就站在她身後不遠處,倚在門邊。猥瑣男?醫院裡也太不安全了,她腦海裡才閃過這個想法,另一個答案就在腦海中出現。
蘇可西猛地站起來轉過身,在身後的人沒反應過來的時候,直接伸手抓住他。
“你不是走了嗎?不是跑了嗎?”
陸宇皺著眉:“你沒哭?”
蘇可西愣住,敢情他剛才以為她在哭,所以又繞回來了?
“我沒哭你是不是很失望?”她伸出腳踹過去,不過沒用太大力,放聲叫道,“陸宇你沒良心,大騙子!”
外面的走廊有護士經過,聽見這裡的吵鬧聲,臉色一變,以為又是“醫鬧”,趕緊快步往這邊走過來。
陸宇眼明手快地將她往旁邊一拉,蘇可西猝不及防地撞上了他堅硬有力的胸膛。
他沉聲說:“叫什麼叫,外面都有人過來了。”
他話音剛落,護士就走了進來,看到又是這兩個人,不由得翻白眼。
雖然如此,她的語氣還是溫溫柔柔的:“不好意思,這裡是醫院,可以安靜一點嗎?”
陸宇點點頭,護士才滿意地離開了。
蘇可西拽著陸宇的衣服,一巴掌拍了上去。她的眼角發紅,聲音也變冷了:“你放開我。”
陸宇鬆開手,蘇可西不理他,轉過身就往外面走。現在這種情況,她是什麼話都不想說了。
陸宇跟在後面,始終跟她保持著一小段距離。上樓轉彎的時候,他還能瞧見她的臉緊繃著,氣鼓鼓的。
蘇可西心裡頭那個氣啊,看陸宇這模樣,是不是琢磨著別人都不會演戲似的?
她冷冷地說:“你別跟著我。”原本她的臉就有點嬰兒肥,這麼一氣,有點鼓起來,再配上小個子,看著軟萌軟萌的。
陸宇嘴硬道:“這路又不是你家修的。”話裡話外依舊十分欠扁。
想到之前兩個月的惴惴不安,蘇可西忍不住撇嘴,突如其來的委屈填滿了整個胸腔。她既擔心又委屈,更害怕他出事了,什麼樣的情況她都想過,然後又都被否決掉,眼眶裡的淚珠順著臉頰往下掉。
陸宇沒料到會這樣,有些不知所措。他面上沒什麼表情,眼睛裡卻滿是慌張。
半晌,他抿著嘴道歉:“對不起。”
沒想到他這句話才說完,蘇可西就從無聲落淚進化到小聲抽噎,頭跟著一點一點的。
看得陸宇又急又躁,心裡面還突然冒出一個小人,在那兒叫著“她這麼小聲哭的樣子……”
認識的一年裡,他從沒見蘇可西哭過,這還是頭一次。
他抽出紙巾,胡亂地擦上去 :“不要哭了。”
蘇可西就是不理他,轉過身去。
陸宇跟著轉到她邊上,伸著一隻手去給她擦眼淚:“我不是故意的,你別哭了好不好?”她一哭,他就招架不住,心又軟,現在整個人都有點蒙。
陸宇放低了聲音,像是在哄小孩一樣。他的聲音原本就好聽,如此壓低聲線,是真的慌了。
看她一副抽噎不止的模樣,臉上亂七八糟的,眼角還有點紅,微微張著嘴,陸宇揉了揉頭髮,站了一會兒,又凶巴巴地開口:“你再哭,我揍你。”
蘇可西推開他,手抹了一下臉,又踹了他一腳,依舊不敢用力,可憐巴巴地質問:“你怎麼這麼渣?居然還想揍我!”
“渣男,渣男,渣男!”她一連說了好幾句“渣男”,氣得臉頰泛紅。
陸宇盯著她的嘴唇,水潤光澤,飽滿透亮。
他琢磨了半晌,心裡躁動得難受,還想看她再哭一次,卻又捨不得。
陸宇覺得自己的腦子可能有點毛病。
“啊!”
然後他就聽到面前的蘇可西叫了一聲,隨後她兩隻手摸上來,推著他的臉抬起來向後仰起。
陸宇莫名其妙地仰著頭,被她抓著自己的手摸了摸鼻子,手指碰到了液體。
蘇可西嫌棄地鬆開他的手。
陸宇看了一眼,好刺激……他流鼻血了!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45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