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反詐騙】接到可疑電話該怎麼辦?提醒您「不碰不說」。聽到「訂單錯誤要操作ATM/網銀就是詐騙」!
1/1
庫存:2
獵愛:vampire & hunting angel Love 04(完)
定  價:NT$220元
優惠價: 9198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庫存:2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首刷附錄人設拉頁

★「勇往直前灰姑娘」作者林珉萱、「緋色十字」作者三月兔老師、「熱病FEVER」作者李崇萍、「麒麟之三世叛將」米絲琳老師聯合強力推薦!

第六審判日的真相,吸血鬼始祖復活!
成為我的皇后吧,與我復活的靈魂合而為一。

因為妳,才使我的黑暗面有了人性光輝。
願妳愛我,如同我這般深愛妳……


目睹長兄伊萊斬殺布萊德,
被帶回天使之都安基里德的伊莎蓓兒,
拒絕與所有人溝通,日漸消瘦。
為了讓蓓兒找回往日笑容,
伊萊帶著蓓兒回到人類之都。
蘇結花受伊萊之託,前往醫院探視蓓兒,
卻被蔣不禹的十二個姐姐誤以為她忘恩負義,
被抓到殭魔首都旦臨興師問罪。
而此時,蓓兒受到遠方神祕的召喚,
前往能量地喚醒吸血鬼始祖「蒙多里埃.赫特」!
神聖的黑暗即將永世來臨?
吸血鬼始祖即將迎娶獵天使伊莎蓓兒為皇后……?

九祐小姬
期許自己成為發光發亮的傑出澎湖人。創作範疇包含小說、劇本、動畫、平面設計等。知名文學網創作平台簽約作家。金石堂、禾馬網站銷售雙冠王,被譽為「怪物級新人——致力成為跨界的史帝芬.金」。曾獲第一屆世界華語懸疑文學大賽電影劇本組銀賞,第3屆造福觀音文學獎短篇小說組第一名,新一代設計展多媒體動畫銅獎。
第三十四章 愛與死
第三十五章 血跡斑斑的缺陷
第三十六章 永恆長眠的寶石
第三十七章 發狂或沉淪
第三十八章 翻天覆地的記憶
第三十九章 陰影裡的光
第四十章 真相來自深淵
第四十一章 神聖的黑暗
第四十二章 所羅門王聖殿
第四十三章 復活的新王
第四十四章 吸血鬼皇后
第四十五章 六翼女神
番外一 第七審判日新章:世界依舊如嶄新的每一日
番外二 第七審判日新章:結束就是開始
後記

第三十四章 愛與死

天空明亮得像無法許願的白晝,暮光星辰全被熱烈的太陽覆蓋住姿態,伊莎蓓兒的眼中再也看不見任何色彩,她眼前停留的,只有無止境的空白。
即使淺淺地移動目光,大地、野草、樹木、花兒,那些追隨著時間流逝的繽紛生命,也映不上那雙拒絕一切的琥珀色眼瞳的靈魂──那個曾經的她,溫暖得有如迷人的太陽光輝。
伊莎蓓兒只是靜靜地端坐在那張潔白的床上,有時望著窗,有時望著自己的手,有時撫摸著自己的胸口。
啊,還在。她的比翼鳥。
那麼,布萊德也一定還在她身邊,就像往常一樣,捨不得離開她太久,喜歡將她熾熱的身體輕擁入懷。
布萊德總是這樣對她說──
「蓓兒,妳是我的世界,驅趕了誕生在我過去和未來的黑暗,是妳帶給我晨星的光芒。
「我不需要足以照亮宇宙的太陽,我只要妳。
「妳是獵天使伊莎蓓兒,我是只屬於妳的布萊德.安.法斯特。
「蓓兒,妳沒有會飛翔的翅膀也無所謂,我可以帶著妳翱翔全世界,只要妳願意,我願成為妳的永恆羽毛,陪妳前往下一個永恆。」
在天使之都內,隨處可見露天半敞的圓頂羅馬柱,層層捲雲時常相伴左右,再更接近時間聖殿的位置有一間與大自然山壁接軌的白色房間,與其他不同的是,四周圍著許多人工階梯,那是伊莎蓓兒一人的小房間。
百葉窗旁的窗簾紗隨風翻動,坐在床上的伊莎蓓兒再度握緊左手掌心裡那只血跡斑斑的比翼鳥項鍊。
彷彿一切都不曾改變,伊莎蓓兒望著眼前斑駁的白色牆壁,深深地凝視著,彷彿空無一物的牆裡有她嚮往的東西。

無法接近伊莎蓓兒的伊萊站在小廣場走廊上,這地方距離圓頂白色小屋有三十公尺,這是兄妹兩人最近的距離。
伊萊面有憂色地望著把自己困在心牢裡的雙胞胎妹妹,自從他將伊莎蓓兒強行從人類之都帶回天使之都安置,伊莎蓓兒至今從未開口說話。
他們只能眼睜睜看著伊莎蓓兒日漸消瘦,身子瘦到骨骼看起來都非常明顯的地步,那樣與死亡共舞的美麗,看在他這名兄長的眼底非常難受。
他不懂……只是死了一名……也許連生命也稱不上的實驗體。
而他的妹妹伊莎蓓兒,卻將自己的一生都跟著那名實驗體陪葬一樣。
見伊莎蓓兒這樣繼續消沉下去不行,伊萊強行將伊莎蓓兒灌食,結果讓事情變得更糟。
「蓓兒!妳究竟還要躲在謊言裡多久?!」
伊萊張開綠翼,飛上半空中,金眸含怒地看著伊莎蓓兒不惜犧牲自己的右翼製造出來的三角結界──伊莎蓓兒拒絕任何獵天使接近她,其中也包括他。
比金黃稻穗還更金黃的眼眸,濕漉漉的淚液,讓伊萊的眼眸看起來宛如被烈酒潑了滿身的狼狽。
回想起前幾日發生的事情,伊萊難受地握緊拳頭,事情發生的當下,他們完全沒想到伊莎蓓兒溫柔的性格隱藏著有如火焰一樣的烈愛。
那天,是伊莎蓓兒誕生以來第一次使用了屬於獵天使的魔力。那股力量是能將他震開的程度,伊萊先是驚訝,喜悅的話還未說出口,眼前的景象卻讓他完全發不出一丁點聲音。他看著伊莎蓓兒的獵天使之翼在身上張開至極限,那像是一種與他對抗的姿態,他內心挫折不已。
蓓兒其實很少在他面前張開自己的獵天使之翼,即使他說過不下萬次的讚美,蓓兒也不願像小時候一樣趴在他背上,用雙手環抱他的頸子,與他再一次翱翔天使之都。
伊萊靠近防衛姿態的伊莎蓓兒,試圖想要安撫她,但接下來的結果卻讓他無法接受。
伊莎蓓兒的右翼在他眼前化成白色的粉末,像塵埃一樣飄然散去。
她面無表情地注視他。
伊莎蓓兒全然像看著一名陌生人一樣的眼神,深深地刺傷了伊萊的心。
自此之後,伊莎蓓兒便將自己關在犧牲右翼製造出來的三角結界內,外面的聲音無法傳進她耳中。
日復一日,伊莎蓓兒瘦得令人看著害怕,但她望著窗外的眼神,竟是一天比一天還更輕盈解脫。
伊萊每天都來探望她,見伊莎蓓兒手裡握著那條沾滿血跡的項鍊,見她每天來回擦拭,只有在看著項鍊的時候,伊萊才能感覺到那一刻的伊莎蓓兒還活著。
伊莎蓓兒身上的死亡之氣太過濃烈,這在天使之都是非常不好的象徵。伊萊非常擔心,但他束手無策,強硬手段只會讓蓓兒更討厭他這名兄長。
「……伊萊。」
底下傳來一聲呼喚,伊萊轉過身,發現是母親多莉前來探視伊莎蓓兒,他揮動翅膀回到小廣場。
多莉是獵天使一族大神官阿洛費德克的妻子,更是伊萊和伊莎蓓兒的生母。多莉有著一頭金髮、一對淺黃色的翅膀、勻稱修長的腰肢,她今日穿著簡約素淨的白色長袍,優美的白色頸子披著一條白色披肩,臉上罩著一層面紗。
「蓓兒,那孩子改變心意了嗎?」多莉輕聲問伊萊。
伊萊搖搖頭,後問:「父親還是……不願意見蓓兒嗎?」
多莉沒有回答,卻也直接給了伊萊答案。她抬首望著拒絕與外界接觸的女兒,長嘆了一口氣。
「伊萊,你隨我去一個地方。」多莉張開翅膀,往他處飛去。
「是……」伊萊不捨地望著前方的白色小屋,垂著頭跟著多莉離開。

母子兩人來到天使之都至高處的銀色聖殿,距離勝利女神的聖殿相當近。這裡有多許精緻的空中花園,但伊萊無心欣賞眼前美景,他心頭掛念的是伊莎蓓兒。
伊萊看著神態沉靜的母親,一直克制自己不要去深入挖掘內心的疑惑,但在煎熬與憂慮兩念交迫下,伊萊終究按捺不住內心的疑惑。
「為何……父親至今都沒來探望過蓓兒……」伊萊胸膛鼓起,壓抑不住連日來累積的不滿情緒,一股腦傾倒而出。
他直言:「父親他身為獵天使一族的大神官,為人剛毅寡言,這我能明白……或許,父親不能對我和蓓兒全然釋出那份父愛,但……蓓兒她……犧牲了獵天使之翼也不願家人照顧她,在這生死關頭……父親仍對蓓兒不聞不問……我實在無法接受!」
「伊萊,請原諒你的父親……他為了獵天使一族的未來,已經犧牲掉太多太多了……」
「那更不應該連蓓兒也犧牲!母親,妳可曾發現……父親他……他在我和蓓兒還年幼的時候,連蓓兒的手都沒有牽過,更別提抱過蓓兒!我是男孩子可以不在乎,但蓓兒她到底做錯了什麼?真的是因為獵天使之翼的緣故嗎?所以父親才不願給予蓓兒一點關愛嗎?」伊萊想起小時候蓓兒告訴他的心裡話,那敏感細膩的小腦袋瓜,已經被迫提早接受現實的殘酷。
「你不曾見過你的父親擁抱蓓兒,因為這樣就斷言你的父親並不愛蓓兒嗎?」多莉旋過身,語氣多了嚴厲。
「難道不是嗎?」伊萊不平地說。
「那你還有過其他印象……你的父親接觸過任何人嗎?包括我。」多莉譴責的語氣裡藏著無解的悲傷。
「母親……」伊萊詫異地轉眸望著母親,但多莉臉上罩著頭巾面紗,他無法全然讀出母親的表情。
「而我又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戴著這塊面紗的呢?伊萊……你好好地仔細想想,事情並非表面看到的那樣。」
伊萊努力回想小時候的記憶。啊……的確不知從何時開始,母親的臉上便戴著面紗,且少與父親聯袂出現,即便是有,那也是在重要的公開場合。
從記憶中裡推敲,伊萊發現,記憶中的父親一直都是獨來獨往,總是隻身一人,不喜歡族人接近他。
「阿洛總是一個人行動。」多莉語氣淡然,眼眸已經蓄著眼淚。
「這與父親疏遠蓓兒有關?」伊萊不解問道。
「阿洛疏遠的人不單只有蓓兒,而是……他所愛的一切……你的父親、阿洛他……」多莉聲音微微顫抖,情不自禁喊著心愛丈夫的小名,可是她答應過阿洛,要把這件事保密到底。
伊萊看著多莉言不由衷的難受模樣,他也不忍心再強迫出答案,只道:「母親,我已束手無策。蓓兒,我心愛的妹妹不諒解我所做的一切……我想……」伊萊艱難地從聲音中擠出那個他不願承認的字,「──蓓兒恨我,她恨透了我。」
多莉伸出手安撫伊萊背上顫抖的綠色巨翼。
「伊萊,你不妨就讓蓓兒去她想去的地方……我記得那孩子在人類之都不是有十分要好的女性朋友?既然那孩子拒絕天使之都的治癒能量,說不定人類主席亞伯有方法……」
「人類怎麼可能有辦法……」
多莉深深地看著兒子。她的眼神,讓伊萊噤聲。
伊萊沉默,好吧……是他自己不肯承認他被心愛的妹妹拒絕了。
「伊萊,你曾經在天使之都見過蓓兒的笑容嗎?」
「很少。」伊萊搖著頭,長大後的蓓兒臉上的笑容越來越少。他記得蓓兒偷偷嚥下眼淚的聲音,像風吹過地面,地上沙礫無奈地隨風滾動,表面看起來是那樣的輕盈,實際上是沉重的聲響。
「那孩子很少在我面前開懷大笑……總是小心翼翼地微抿著嘴笑。」
多莉突然想起伊莎蓓兒不知哪來的膽子,自己搭乘貨運空橋,藉由物資運輸傳送點,藏身在物資出口的櫃子裡,溜出天使之都,一個人跑去人類之都觀光。
她還記得那天伊莎蓓兒被伊萊帶回來的時候,雖然臉上有疲憊,但她感覺得到那孩子心中是十足開心的。
後來,她把這件事告訴丈夫阿洛費德克,說伊莎蓓兒那孩子平安回來了,而且臉上還帶著久違的笑容,一身的汗,頭髮也有些凌亂。
然而,即使是他們夫妻倆,卻也只能背對著彼此說話……
她的丈夫為了獵天使一族的未來,為了贏得那場聖戰,他付出的代價太大了。
聖戰的最後,獵天使一族雖然迎來勝利,但是沒想到阿洛費德克的雙眼竟然深受詛咒──在她誕下伊萊和伊莎蓓兒後,阿洛費德克再也無法見到自己的後代子女。
再也無法看見並非指雙眼失明,而是阿洛費德克在看著伊萊和伊莎蓓兒的時候,他眼中出現的卻是可怕且醜陋的怪物,其中尤以伊莎蓓兒最嚴重,這讓他無法接受。阿洛費德克曾對她形容自己眼中看見的孩子,伊萊勉強還能看得出有獵天使之翼的形態,但伊莎蓓兒卻是最可怕的怪物,他看不見她的臉、她的五官、她的翅膀,他甚至不曉得與自己說話的伊莎蓓兒究竟是什麼模樣……
阿洛費德克形容不出來,那是他從未見過的駭人怪物!
多莉曾試著對她的丈夫描繪,兩人的孩子、蓓兒真正的樣貌,她含著眼淚輕聲地說那孩子多麼可愛,有一雙比晚霞還美麗的眼眸,凝視蓓兒那雙眼眸時,彷彿能見到晚霞柔美的波紋在眸底流洩出可愛迷人的星光,而蓓兒的髮色像春天綻放的粉櫻,她的聲音也是柔和且堅定的。
蓓兒,那孩子的容貌……絕對不是他被詛咒的眼中那種醜陋可怕的樣子。
阿洛費德克曾試著接近年紀還小的伊莎蓓兒,但心中的恐懼終究無情地將他壓垮;阿洛費德克,獵天使一族的大神官,被族人稱之為神耀光輝的大神官,居然無法親手擁抱自己的孩子,更無法直視渴求他一眼父愛關懷的小女孩。
神吶,是他的私心,毀了一個無辜的孩子!
所以當伊莎蓓兒提出要離開天使之都,獨自一人到人類之都博森諾居住的要求,他縱然萬般不捨那無辜的孩子,卻也只能選擇放手。
他是一名失職的父親,向他尋求親情的孩子近在咫尺,他卻無能為力,連伸手輕輕摸著伊莎蓓兒的頭、稱許她很勇敢,他也做不到。
離開吧,孩子!
即使妳只能用雙腳走在人類的土地上,無邊無際的天空也無法阻擋妳尋求自由之地的決心。
邁開腳步吧,孩子!
我會在距離妳最遙遠的地方,祈禱妳能重拾歡笑,在溫暖的土地上恣意奔跑,一如在天上飛行般地無拘無束。勇敢去追求自己的人生吧。
多莉想著,伊莎蓓兒離開天使之都的那天,阿洛費德克一個人默默地站在銀色聖殿最高處的時鐘穹廊目送伊莎蓓兒,更萬般叮嚀她要記得囑咐伊萊,隨時保持與伊莎蓓兒的聯繫,並準備設備最完善、最安全的屋舍給伊莎蓓兒安身,偶爾帶一些天使之都的水果和泉水給伊莎蓓兒,他擔心那孩子喝不慣人類之都的水源。
「伊萊,你將蓓兒帶回天使之都時,她有與你交談嗎?」多莉問。
伊萊掩下眼簾,心頭感到苦澀地說:「蓓兒她從那一天開始,再也不對我口說任何話了。」
「因為那實驗體的緣故……」多莉語氣遺憾,她記得每回伊萊結束任務回到天使之都,都會分享伊莎蓓兒在人類之都的近況。伊萊告訴她,伊莎蓓兒膽子真大,居然瞞著家人和一名男性混種獵天使同居。
能被伊萊連聲稱讚的男性獵天使從未有過,更何況還是一名混種獵天使。
伊萊憑著深刻印象,用魔法陣重現那名失去記憶的混種獵天使的樣貌,確實十分出色,連多莉看了也相當欣賞布萊德。
多莉曾有過期待,未來能有一天,伊莎蓓兒帶著認定的伴侶主動回到天使之都讓他們做父母的親眼看看,這個伴侶是否有能力保護天生獵天使之翼有缺陷的伊莎蓓兒。
可惜,事情轉變得太快。想不到那名與伊莎蓓兒相戀的混種獵天使竟是從人類政府實驗所逃走的實驗體其中一部分。實驗體不僅能變成人形、還成長成混種吸血鬼的模樣,更甚至進化到能模擬出獵天使之翼的狀態,完美騙過伊萊的眼睛……
是伊萊前往多崁風城的途中,意外感應到伊莎蓓兒和混種吸血鬼在一起的怪異感,意外拾起布萊德掉落的獵天使羽毛,伊萊想將羽毛帶回天使之都讓多莉感應看看布萊德的身分。
然而,從布萊德身上遺落的那根羽毛在伊萊的口袋中溶解成鮮血,血溢出純種吸血鬼的氣味,引起伊萊懷疑。
伊萊將血跡帶到磁浮星體上面找亞伯確認布萊德的身分,進一步追查後,確定血液中的粒線體DNA與實驗體的最後一筆變化資料,趨近率高達九成。
多莉知曉實驗體誕生的經過,但伊萊並沒有參與,因為他討厭純種吸血鬼。而殭魔主教蔣不禹負責運送從吸血鬼始祖身上切割下來的八個部位,分別是大腦、血寶石、眼球、肝、膽、肺、手、腳,並將器官分別運送到新成立的實驗所,位於博森諾主城的郊區外,總共有八棟。
實驗所的地點,多莉也知道是在第六審判日時,被吸血鬼始祖的戰艦轟出不少深不見底的可怕地洞。亞伯認為那裡是非常好的藏身地點,更在地洞深處發現在第四審判日當時新發現的自然界元素,而且產量豐富,是具有淨化功能的軟礦。
由獵天使一族發動聖戰,開啟第六審判日。每當審判日戰爭發動,在審判結束前,一定會有毀滅性的大災難。
每一個審判日聖戰,象徵一個千禧年,代表一千年的時間,審判日一旦啟動,一定會有死亡與復興。
第一審判日,氣候變遷,熱浪來襲,滅絕了世界上三分之一的物種。
第二審判日,世界的時間軸出現一條新誕生的「時間環」,世人將這條新誕生的時間環正式命為「潘朵拉時間環」,並出現新的物種──屍形異鬼。牠們形態多變,但大多接近人類外形。
第三審判日,是S維度空間正式運作的那一年,能源取之不盡,但優化人類卻開始產生快速衰老的副作用,壽命出現變化。
第四審判日,自然界元素誕生新的元素,發現的新物質軟礦,具有淨化的性質。初代主席完成將數百億人類的骸骨光碼全部儲存在S維度空間,儲存轉換後產生的「未知的無止境」能量,因此誕生了現今人類社會最強武器──磁浮星體。
第五審判日……
多莉回想起第五審判日,眼神更加陰鬱。那一年,潘朵拉時間環再度出現,攪亂了世界的時間軸運作,許多不同時代、甚至是審判日之前發生的末世景象,化作時間與空間混合的碎片,出現在所有人的一日時間裡。
那一天,潘朵拉時間環的中心點,剛好在天使之都安基里德的時鐘穹廊,阿洛費德克從時間環的碎片中看見令他驚恐的未來景象──他見到純種吸血鬼大肆獵捕獵天使食用,並變得更加強壯,最後一個畫面是磁浮星體爆炸引動宇宙中運行的天體,宇宙陷入完全沒有生命的地獄深淵。
阿洛費德克不想見到世界迎來那樣的終極毀滅,他前往禁忌的所羅門王金色聖殿,與聖殿簽下契約,祈求他有能力守護獵天使一族榮耀不滅,直到永遠。
所羅門王在傳說中,有控制一切生命的能力。多莉並不清楚阿洛費德克為了獵天使一族的延續而跟所羅門王聖殿簽下契約之後,他將要付出的代價是什麼。
在她誕下伊萊和伊莎蓓兒的那一日,阿洛費德克眼中看見的一雙新生兒居然是面貌畸形的怪物,多莉便明白所羅門王聖殿索取的代價是什麼了──阿洛費德克會失去他愛的子女,那是比死亡還更殘酷的代價。

※更多精彩內容,就在九祐小姬新書《獵愛~vampire & hunting angel Love~04(完)》中!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