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庫存 > 10
人民幣定價:36.8元
定  價:NT$221元
優惠價: 79175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庫存 > 10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書摘/試閱

白金級作家 水千丞 經典之作
詭譎莫辨的遺產爭奪戰-完結篇


我的人生中不能沒有你但你的人生中不該再有我——洛羿,
單純化妝師溫小輝&腹黑美少年洛羿
你給予我的何止成長還有化的盼望


三年陪伴/三年成長
他最深信不疑的人為他設下了最冷酷的騙局
小舅舅你可不可以當作什麼都沒發生?


一封遺書讓溫小輝意外收穫了一名溫柔且高智商的外甥——洛羿,
三年的溫情相處,一度讓他覺得自己上輩子拯救了銀河系。
可與常行的會面卻讓這樣的假像瞬間破裂,罅隙陡生,破鏡難還。
完美少年變嗜血虎豹,謊言與利用讓溫小輝心灰意冷。
有些事情積重難返,便不要回頭,有些感情終身難圓,便不再去圓。
破舊的船艙內,臨近爆發的定時炸彈……
“你會回來嗎?”
“我一定回來。”
終是莊周夢了蝶 你是恩賜也是劫。
水千丞

中國作協成員,出生于黑龍江,現居海南,畢業于荷蘭鹿特丹大學商學院,天蠍座。
愛吃愛美愛旅行。
寫小說的第八個年頭,著有《寒武再臨》、《龍血》、《深淵遊戲》等十餘部作品。

第21章
那是一個很特別的新年。
他看著Ian的公寓被他打造成完美的求婚場地,他看到他母親穿著他送的Elie Saad小禮服,驚喜地接受了Ian的求婚,在兩方家人的祝福下,伴隨著新年的鐘聲和煙花,幸福地擁吻。
這樣美好的時刻,溫小輝卻像是被抽空了靈魂一般,半點都融不進去。Ian的家人都開朗善良,溫小輝很喜歡他們,他覺得他媽跟Ian在一起非常完美,他很高興,他機械地笑著、祝福著,然而大腦一片空白,一整個晚上都心不在焉。
那天晚上,他們住在了Ian家,溫小輝在客廳的沙發床上坐了一整晚,以至於大年初一的時候,他一整天精神恍惚。
下午回到家,馮月華還沉溺在幸福中,沒怎麼察覺到溫小輝的異狀,只當他是累了。他回到房間後,把自己重重地摔在床上,看著天花板,眼裡拉滿了血絲。
“你想知道的,自己去求證吧。”
保鏢的話一遍遍回蕩在他腦海中。
他當然可以去求證,去問曹海,或者直接去問洛羿,他們會如何回答?可當他問出這個問題的時候,恐怕什麼東西已經變了。
    可他必須去求證,有時候人就是這樣,一定要去知道一些答案可能並不讓人滿意的問題,只為了活個明白,或者死個痛快。
    電話響了起來,他幾乎不用看,也能猜到是洛羿的,果然,正是洛羿打來的。
    他接了電話,貼著耳朵,沒有說話。
    “小舅舅,新年快樂。”洛羿的聲音還是那麼好聽,比起兩年多前那略帶青澀悅耳的少年音,如今洛羿的聲音平添了幾分屬�男人的力量,顯得沉穩了不少,當這把聲音在耳邊低喃笑語時,真是十分地動聽。
    可溫小輝現在只覺得渾身發冷,他回道:“新年快樂。”
    “怎麼沒精打采的,昨天熬夜了?”
    “嗯,昨天Ian叔叔向我媽求婚了,鬧到很晚。”
    洛羿笑道:“恭喜恭喜,這下阿姨有人照顧了,你也可以放鬆不少了。”
    “是啊。”
    “什麼時候過來?我好想見你。”洛羿柔聲說:“我以前從來不在乎過年,這一天無非就是全國放假的日子,可是現在我也想跟你一起過了。”
    “……明天,我明天過去。”
    “好。”洛羿高興地說,“我會努力把你喂胖點。”
    “洛羿,曹海是本地人嗎?”
    “是啊,怎麼了?”
    “工作室發了些年貨,我想給他拿一些,這段時間不是好多事都挺麻煩他的。”
    “不用,這是他的工作,應該的。”
    “給他拿一些吧,不然家裡也吃不完,他確實也幫了不少忙。”
    “……好吧,你自己聯繫他就行。”
    掛了電話,溫小輝翻身從床上坐了起來,呼吸變得越來越急促,他捏緊了電話,捏到手心出汗。掙扎了一番,他撥通了曹海的電話。
    “喂,溫先生,新年快樂。”
    “曹律師,新年快樂。”溫小輝聽著自己的聲音毫無起伏,就像機器發出來的。
    倆人之間沉默了一下,曹海有些尷尬地說:“這兩天可夠冷的。”
    “是啊……”溫小輝下了決定:“曹律師,這段時間麻煩你了,合同的事,房子的事,你都挺盡心的,我想給你送點兒年貨,你今天方便嗎?”
    “哎喲,太客氣了,大冷天的就別麻煩了。”
    “不麻煩,反正我今天也要出門的,你家住哪兒,我給你送過去吧。”
    曹海推託了幾句,見溫小輝很堅持,就把他家地址給了溫小輝。
    溫小輝換上衣服,隨便提上一些茶葉、大米,跟他媽說送個禮,就出門了。
    大年初一,街上人很少,他還記得前年的這個時候,他也曾以送禮的藉口跑出去,是為了見洛羿,那時候他們之間的關係多麼單純,他只希望洛羿有一天能真正成為他的家人,大大方方地跟他過每一個年。
    等了好半天,他才打到車,往曹海家開去。
    曹海家是個很洋氣的別墅,別墅外牆圍了一圈彩燈,透出濃濃的節日氣氛。
    按下門鈴,裡面傳來一陣噔噔噔的奔跑聲,一個小女孩兒歡快地叫著“我開門,我開門!”
    大門下一秒被打開了,小姑娘好奇地看著溫小輝:“叔叔,你找誰。”
    “我找你爸爸。”溫小輝笑著說。
    曹海從裡屋出來了:“溫先生,裡邊請。”
    溫小輝提著年貨進了門兒,曹海的妻子也在,熱情地招呼他喝茶。屋裡還有一對老人,看上去很熱鬧,這時候識相的該直接告辭,但溫小輝進屋了。
    倆人寒暄了幾句,溫小輝就道:“曹律師,我有事想和你私下談談。”
    曹海並不意外:“好,那咱們進書房。”
    倆人進了書房,把電視聲和小女孩的笑鬧聲關在了門外。
    曹海坐在椅子裡,表情有幾分嚴肅:“溫先生大過年的來找我,肯定是有什麼重要的事吧。”
    “對。”溫小輝十指交疊,暗暗握緊了,“很重要的事。”
    曹海不動聲色地說:“請說。”
    溫小輝感覺心臟撲通、撲通激烈地跳了起來,他沉聲道:“你口才好,又聰明,我不跟你繞彎子,直說了,我姐留下的遺產,到底是怎麼樣的?”
    曹海眯起了眼睛:“溫先生,這話我沒聽懂,你是想問什麼?”
    “我姐留下的遺產,到底是怎麼分配的。”
    曹海失笑:“你怎麼會現在問這個問題?再過兩個月,當初那個遺產合同咱們就簽了滿三年了,你不會這麼健忘吧。”
    溫小輝直勾勾地看著他:“我當然記得我們的合同是怎麼樣的,但是有人告訴我,我被騙了。”
    “誰?”曹海的背脊繃直了。
    “常會長。”
    曹海臉色一變。
    “看來這個名字你不陌生,但我很陌生,如果不是和他見了面,我不可能知道他姓什麼。他單獨見了我,問我要我姐遺產裡的一樣東西,我壓根兒不知道是什麼,然後他告訴我,一棟房子加三百萬的遺產是留給洛羿的,而那總價三億美元的遺產,才是留給我的!”
    曹海冷靜了下來,他搖搖頭:“你相信嗎?小輝,你相信一個母親會把自己畢生積蓄,留給一個沒有血緣關係的人嗎?”
    “我不相信,所以我來找你求證,我要看合同,當初你讓我簽的每一份合同,我都要看。”溫小輝目光如炬,恨不得在曹海腦袋上盯出一個洞,看看那裡面到底有幾分真、幾分假。
    曹海皺眉道:“小輝,你簽過的合同,要麼在我事務所,要麼在洛羿那裡,我怎麼會放在家呢。”
    “那麼現在去事務所。”溫小輝咬牙道,“我今天一定要知道真相。”
    “你想知道什麼真相?”
    “我想知道洛羿是不是從三年前就在騙我!”溫小輝猛地站了起來,雙目血紅,神情狠戾。
    曹海的胸膛上下起伏著,他閉了閉眼睛:“小輝,你冷靜一點,你應該相信洛羿,而不是一個素未謀面的人。”
    溫小輝用手捂住了臉,眉頭深鎖,腦子亂得像漿糊一樣。
    曹海續道:“小輝,你畢竟還是太年輕了,如果常會長隨便幾句話,就能讓你和洛羿反目,那你們這近三年的感情算什麼呢。洛羿和常會長之間的關係很複雜,有些話我不能告訴你,但是我勸你千萬不要相信常會長的一面之詞。”
    溫小輝把手放了下來,疲倦地說:“你說得對,我不能隨便懷疑洛羿,但是這件事不弄明白,我沒法安心,我就是憋不住事兒的人,我還是要看合同,你現在跟我去事務所拿合同,等公證處上班了,我要做公證。”
    曹海的手有點顫抖:“小輝,你知道我做過偽合同嗎,偽合同怎麼能用來公證呢。”
    “就是因為你做過偽合同,我才沒法相信你。”溫小輝瞪著他,“連我姐的遺書,我也要公證。 ”
    曹海臉色有些蒼白:“小輝,這件事你先和洛羿商量一下吧,不過,你這麼做太傷人了。”
    “對,我知道,所以為了不傷他,我們不告訴他。”溫小輝站了起來,一步步逼近曹海,他臉色陰沉得嚇人,“這件事暫時只有我們知道,如果證實了當初的合同是真的,那麼我們就當什麼也沒發生。”
    曹海不甘受溫小輝的威脅,語氣也強硬了起來:“我不可能答應這種要求,溫小輝,你有點無理取鬧了,如果你真的懷疑整件事的真實性,你可以去向洛羿求證,你為難我一個律師幹什麼。”
    溫小輝狠狠一拍桌子:“因為不管洛羿做了什麼,都有你參與!”他雙目赤紅,已經被這件事產生的心魔逼得要發狂了,“曹海,你聽著,我手裡有你做偽合同的證據,我隨時可以舉報你,你要是這輩子不想再當律師,我可以幫你一把!”
    曹海猛地站了起來,氣勢洶洶地瞪著溫小輝。
    溫小輝毫不畏懼地看著他,一字一頓地說:“我、要、真、相。”
    曹海在那灼灼目光之下,頹然坐回了椅子裡,臉色蒼白如紙。
    溫小輝的心跌到了穀底,他看著曹海,他渴望曹海否定他所有的不安和猜測。
    曹海抱住了腦袋,小聲說:“是洛羿逼我的。”
    溫小輝如遭雷擊,他聽到那只大手捏碎了他心臟的聲音,他啞聲道:“他真的在騙我?從當初……到……現在?”
    曹海顫聲重複著那句話:“是他逼我的。”
    “我姐留給我的,到底是多少。”
    “……是現在洛羿手裡那份。”
    溫小輝的聲音抖得不成樣子:“就是,我簽了合同,贈予他的那份?”
    “對。”
    “為什麼,為什麼我姐要把那麼大筆錢留給我?這不合理啊。”
    “為了不讓洛羿有實力去對抗常會長,洛總給洛羿留下一套安身的房子和三百萬現金,足夠他衣食無憂。”
    溫小輝感到陣陣暈眩:“洛羿……把我和他的遺產調換了。”
    曹海沉重地點點頭。 
    “他一開始就知道……”溫小輝的聲音已然哽咽,“他一開始就全知道,知道雅雅把大部分遺產留給了我,他是為了遺產才接近我的。”
曹海再次點點頭。
    “那……那我姐的遺書呢?監護合同呢?當初我簽的合同呢?”
    曹海用低的聽不見的聲音說:“遺書是偽造的,你當初簽的所有合同都是真的,後來簽的也是真的,只是我做合同的時候,玩了文字花樣,你沒認真看,也沒發現。”
    “那監護合同……我姐到底有沒有讓我照顧洛羿?”
    曹海歎了口氣:“沒有,是洛羿想出來的。”
    溫小輝只覺得天旋地轉,他雙腿發軟,一屁股坐回了椅子上,仿佛整個世界都在自己面前分崩離析,他近三年來所堅信的一切,在他面前摔了個粉碎。
    怎麼會這樣?發生什麼事了?為什麼一夜之間,所有東西都變了?!
    “你……偽造我姐的遺書,幫助洛羿獲取我的信任,騙走屬�我的遺產……”溫小輝艱澀地數著曹海的罪狀。
    曹海顫抖著說:“是洛羿逼我的,一切都是他策劃的,他就是個怪物!”
    怪物……
    這是溫小輝從不同的人嘴裡第二次聽到有人這樣形容洛羿。
    怪物……他相識相知了三年的人,是個怪物?
    曹海的頭髮被自己搓得淩亂不已,他雙目赤紅,神情狼狽:“我當初不同意做這些,你知道他做了什麼嗎。”他握緊了拳頭,“有一天我從床上醒來,發現我放在書房的全家福照片,被撕碎了撒在我腳邊,那是我拒絕他的第二天。”渾身顫抖,“你根本不知道他有多可怕,雅雅怕他,但也愛他,不得已做出了那樣的決定。”
    溫小輝感覺渾身發冷,身體止不住地戰慄。
    怪物……怪物……怪物……
    他腦海中反復回蕩著這兩個字,讓他恐懼不已。
    他很早就懷疑,什麼樣的人會幹出洛羿那樣的事,Luca,雪梨前夫,Raven,羅總,一件又一件的事擺在他面前,他選擇諒解洛羿,因為洛羿還小,因為洛羿至少對他好。
    沒錯,他用“洛羿對他好”這一點,麻痹了自己三年,到頭來發現洛羿對他的好,是一場騙局?!
    真實的洛羿,其實他從來沒有看清過,他迷戀洛羿的溫柔體貼,又怎麼會相信洛羿那副美好的皮囊下,藏著的可能是個魔鬼!
    曹海說著就哽咽了起來:“求你不要舉報我,我知道從我當初走出那一步起,就已經錯了,可我只能錯下去,他威逼利誘,我……我還有家,我不想被這件事毀了……”
    溫小輝喃喃道:“怎麼會這樣……洛羿……怎麼會這樣。”
    這兩天發生的事,可以說顛覆了他整個世界,他所信賴的一切,都被無情地擊碎了。
    他想起他和洛羿的點滴往事,那些歡樂、幸福、甜蜜,現在不僅變成了莫大的諷刺,還成了一幅幅令他甚為恐懼的畫面,因為洛羿的笑、洛羿的好、洛羿的感情,都蒙上了一層讓他喘不過氣來的陰影。
    曹海走了過來,這個平素成熟冷靜的精英律師,竟然撲通給溫小輝跪下了:“小輝,我今天向你坦白的事,洛羿如果知道了,他不會放過我的,求你不要告訴他,就讓他以為是常會長說的,求你了。”
    溫小輝看著曹海滿臉恐懼的樣子,身體僵硬得像石頭一樣。
    “洛羿……很早就監聽了你的電話,你在電話裡說的每一句,他都能知道,如果洛羿問起今天的事,我求你,你就說你只是來送年貨的,我求你了。”
    看著曹海狼狽卑微的樣子,溫小輝只覺得身體直往下墜,心臟疼痛難當,無形的壓力讓他幾乎無法順暢呼吸。
    太可怕了。所有的一切都太可怕了,洛羿……太可怕了。
    那就是他熟識了三年的親人嗎?
    為了一筆遺產,從十五歲開始就別有用心地接近他,取得他的信任,最後讓他毫無懷疑地將巨額遺產轉贈給了他。
    洛羿啊,那是永遠為他著想、與他朝夕相處的洛羿啊!
    溫小輝頭一次體會到了,什麼叫作肝腸寸斷。

    恍惚著從曹海家中離開,溫小輝有氣無力地漫步在街道上。
    正月初一的京城,蕭瑟而陰冷,街上空無一人,往來車輛稀疏,灰濛濛地天像是隨時會從頭頂落下來,給人以窒息般地壓抑,讓溫小輝產生一種世界末日的錯覺。
    這兩天的經歷,對他來說確實就像一場末日。
    他所信任的、依賴的、喜愛的人,是一個欺騙利用他的“怪物”,過去的近三年裡,他的生活中無時無刻不充斥著洛羿,如果洛羿是假的,他們共同走過的時光是假的,那還有什麼是真的?他的三年時光,還剩下什麼?!
    也許是太過震驚,他甚至連眼淚都流不出來,只覺得身體被掏空了。
    他現在很想躲起來,找一個沒人的地方待著,理一理一團亂麻般的思緒,可他知道,無論他現在做什麼,都好不了,他有一種強烈的衝動,想要當著洛羿的面兒把事情問清楚。
    可是他不敢,他害怕洛羿親口承認,這從頭到尾是一場騙局,到時候他該怎麼辦呢?
    在街上晃蕩了幾個小時,他最後還是回家了。
    一進屋,他恍惚的神情和凍得通紅的耳朵引起了他媽的注意。
    馮月華走過來摸摸他的臉:“兒子你怎麼了?怎麼跟丟了魂兒似的。”
    “累了。”溫小輝拍拍她的肩膀,“我去睡一覺。”
    “一會兒要吃飯了。”
    “我不吃了,我想睡覺。”溫小輝脫下外套回了自己房間,把門反鎖上了。
    當他倒在床上的時候,他感覺力氣如抽絲一般離開自己的身體,他在床上翻滾著,無所適從、不知所措,他看著四周,只有毫無生命的家具和孤獨的空氣。
    誰能幫幫他?誰能告訴他該怎麼辦?他覺得自己的世界被顛倒、擊潰了,而他一點反抗之力都沒有。
    他從床上跳了起來,翻箱倒櫃,找出了放在帶鎖鐵盒裡的一個信封,裡面放著的,是雅雅的遺書。
    他攤開遺書,曾經讓他覺得沉重不已的一張紙,如今充滿了諷刺的味道,因為它是假的,從來就沒有什麼監護、撫養,雅雅是否真的給他留了遺書?如果有,真正的遺書又會是什麼呢?會不會是告訴他,遠離洛羿?
    “求你照顧我的兒子,他在這個世界上,比我還孤獨。”這句話,又是誰寫出來的呢……
    溫小輝在逐漸暗下來的房間裡發著呆,他仿佛聽到了靈魂被灼烤的聲音。
    這時,馮月華敲了敲他的房門:“小輝,Ian要帶我們出去吃,你起來洗把臉吧。”
    溫小輝低聲道:“你去吧,我想睡覺。”
    “你真的不去?吃海鮮啊。”
    “不去,你們去吧。”
    “行吧,你要是不舒服就告訴我。”
    “我真的就是困。”
    “嗯,那你睡吧。”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45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