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庫存 > 10
  • 竹馬鑲青梅(全二冊)(簡體書)

  • ISBN13:9787551145947
  • 出版社:花山文藝出版社
  • 作者:北傾
  • 裝訂/頁數:平裝/470頁
  • 規格:21cm*14.5cm (高/寬)
  • 版次:一版
  • 出版日:2019/06/01
人民幣定價:56.8元
定  價:NT$341元
優惠價: 87297
可得紅利積點:8 點

庫存 > 10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暖寵人氣作家北傾經典作品再版
甜蜜度爆棚的青梅竹馬故事


娛樂公司腹黑接班人與古靈精怪小青梅的深情相守
如果沒有你,我會有截然不同的人生。
可是遇上了你,我便甘之如飴。

情竇初開的年紀裡,你有沒有喜歡的人呢?
青梅竹馬的蘇曉晨和秦昭陽相互陪伴著長大。
蘇曉晨沒有什麼氣勢恢宏的願望,能和秦昭陽一直在一起就好。
他卻在高考後遠赴美國,從此音訊全無。
四年後,曾經的腹黑小竹馬成為星光娛樂的接班人,穩坐娛樂業界,剛回國就對屬性呆萌的蘇曉晨告白、壁咚、求婚!
他們在彼此的生命裡缺失了四年,對愛情沒有信心的蘇曉晨心虛地將他“雪藏”。
從此,秦昭陽開始煞費苦心地為自己正名——蘇曉晨在星光的合作公司實習,他紆尊降貴親自為她送早餐讓眾人大跌眼鏡;有學妹惡意散播她被有錢人包養,他順手推舟籌備訂婚細節,讓養她變得名正言順。
然而當他終於可以和她牽手同行,她卻在一場地震中下落不明……

秦昭陽:“也許沒有你,我會有截然不同的人生。可是遇上了你,我便甘之如飴。”
蘇曉晨:“這一句,已經勝過千言萬語甚至我愛你。”

北傾

人氣作家,熱愛旅行和美食,有點小懶,對感興趣的事格外執著,性格軟萌又溫暖。擅長溫馨治癒系的文字,文風暖甜而清新,細微處下筆如點睛,每一個精彩的情節,每一個重要的轉折,都如精火慢燉般讓人品出個中滋味。

已出版作品有《搖歡》《好想和你在一起》《他站在時光深處》等。其中《竹馬鑲青梅》銷售火爆。多部作品已售出影視版權。

楔子  餘震


“對不起,您所撥打的電話無人接聽,請稍後再撥……”
淩晨三點,空蕩的客廳裡,秦昭陽孤身一人坐在沙發裡,緊抿著雙唇,眼睛一眨不眨地盯著正實時播報的新聞頻道,雙眉緊蹙。他一直握著的手機因為長時間地使用有些發燙,他卻似毫無所覺,停頓片刻又開始反復地撥打那爛熟於心的電話號碼。那機械冰冷的女聲從未讓秦昭陽覺得如此絕望。
“今日晚上10點,K市發生了7.0級大地震,距離事發時間已經過去了5個小時,死亡人數已經增加到了2568人……” 盯著屏幕上不斷增加的死亡人數,秦昭陽眼睛酸得都有些發疼。他顫著手,又按到手機裡那串熟悉的號碼上,反復撥打。依然還是一串忙音,那清晰的“嘟嘟嘟”聲就像是一把刀割在他的心尖,疼得他後背都汗濕了一片。
就在這時,座機鈴聲大作,他接起,從那端傳來一個分外焦急的聲音:“昭陽。”
“嗯。”他剛開口,才發現自己嗓子已經低啞到幾乎發不出聲來。
他輕輕地咳了一聲,也顧不得依然粗啞難聽的聲音,急切地問道:“怎麼樣,有消息了嗎?”
“還沒有……”那邊頓了頓,立刻補充,“我知道你在等,所以先打個電話來通知你一聲,你別著急,曉晨的信息已經發過去了,現在正在努力確認。你先去睡一覺,大概明天早上就會有消息了。”
明天早上?他的聲音低沉得近乎可怕:“我等不及了,我必須立刻知道她的消息。”
“昭陽,進入K 市的交通已經癱瘓了,通訊信號也沒有。你再耐心等一等好不好……” 那端的話音未落,他已經站起身,利落地拿過擱在沙發椅背上的大衣:“你不會知道那個人對我而言,有多重要。”
說完,他不再多言,直接掛了電話,步履匆忙地往外走去。

秦昭陽在臨近K 市的L市下的飛機,剛出機場,來接應的人就已派了車直接送他進入K 市。K市的交通要道已經堵塞,救援的官兵只能徒步行進,車輛在逼近K市的入口時完全無法進入。
他一夜沒睡,此刻雙眸已經通紅。可就是這樣,他還是不停地打著電話聯繫著正在參與 K 市地震救災的蘇辰澈。
距離事發,已經過去了整整 12 個小時,可是依然沒有她的消息。失望以及恐懼漫無邊際地將他淹沒,他看著車窗外灰濛濛的天空,勉力地鎮定了心神。“還沒有結果嗎?”
“抱歉,秦總。”副駕上的人關切地看了他一眼,“目前並沒有蘇小姐的任何消息。”
聽到這個消息,他已經面色鐵青,可還是暗自按捺住自己的情緒,等著前方的道路疏通。
就這段等待的時間,他的手機一直不停地響著,他握在手心裡只是安靜地聽著廣播 的實時報道,不相關的號碼直接掐斷。
副駕上的人已經有些看不過去了,看著前面擁堵著的車輛,還是提醒道:“秦總, 要不要先吃點兒東西?”
“有消息了嗎?”他打斷對方的話,一雙眸子沉得像是一口古井,看似毫無波瀾,卻深不可測。
副駕上的人一愣,多餘的話也不再多說,轉過身去繼續打電話。秦昭陽只覺得自己無時無刻不是緊繃著神經,心裡那根弦已經脆弱不堪,哪怕是一點點不好的消息,都能立刻讓它徹底崩斷。廣播電流的“沙沙”聲就像是倒計時一般,車內的氣氛沉悶得讓他喘不過氣來。
他解開最上方的兩粒紐扣,隨意地敞開了襯衫,這才覺得似乎好了一些。周圍目力所及都是一片灰暗,因為地震,此刻還下著雨,整個世界都像是蒙上了一層灰色的罩衫,連帶著空氣裡都有著細碎的塵埃。此刻餘震不斷,或輕微的或震感明顯的,他卻似一無所覺,一雙眸子裡竟是血色,沉得讓人喘不過氣來。
就在他的心越來越沉,即將沉進底端最深處時,副駕上的人突然轉過身來。 “秦總!”他顫著聲音,“有蘇小姐的消息了,可是……”他頓住,抿了抿唇,很艱難地說道,“可是情況並不樂觀。” 秦昭陽就在聽見“不樂觀”三個字的時候,心猛然墜入了大海,瞬間筋疲力盡,連再多問一句的勇氣也沒有,愕然地呆坐在了原地。
就在這時,餘震猛然強烈了起來,連帶著這方土地都搖搖晃晃。車前方的吊墜猛地搖晃起來發出碰撞聲,即使隔著一層車窗都能聽見外面此起彼伏的尖叫聲。
秦昭陽的一雙眸子卻是沉到了極致,這場餘震裡,他心慌意亂得不能自已。
那個人,怎麼就能讓他手足無措至此。

(上冊)
楔子 餘震
Chapter 01我想和你在一起
Chapter 02 秦昭陽,情竇初開的年紀裡,你有沒有喜歡的人呢
Chapter 03 別哭了,再哭我就親你了
Chapter 04 蘇曉晨,我們在一起好不好
Chapter 05 時光是眷顧他的,她還在這裡,觸手可及
Chapter 06 你的存在 會讓我成為失眠症的忠實患者
Chapter 07 你有秦昭陽, 還怕什麼
Chapter 08青梅竹馬,是這世間最好的感情

(下冊)
Chapter 09你不能指望一個男人什麼 都掏心掏肺地跟你說
Chapter 10請不要在大庭廣眾 之下隨便誘惑我
Chapter 11 你不在身邊, 我就會想你
Chapter 12我等也等了,手也牽了,嘴也親了,你賴不掉了
Chapter 13不涉及我的原則問題,我通常都會縱容你
Chapter 14有她在,往後的日子也會風和日麗
Chapter 15你好好地跟我求一次婚,我一定答應你
Chapter16讓我留在你身邊,守你一世無憂

番外一 你是我擁有的,最美的風景
番外二 時光不老,我們不散
番外三 我在鬧,你在笑,從此溫暖過一生

後記

Chapter 01.
我想和你在一起

 

上幼兒園的第一天,蘇曉晨是被爸爸蘇謙誠一路抱著進的教室。她昨晚睡得晚,早上被抱起來的時候還帶著起床氣。當蘇爸爸把她放在凳子上的時候,她還壞脾氣地踢了一下凳腳,疼得自己齜牙咧嘴的。
蘇謙誠揉了揉她的頭髮,警告她:“你不聽話今晚回家要罰站。”
蘇曉晨扯著爸爸的褲腿欲語還休,見爸爸沒有半分妥協的意思,最後還是默默地收回手,老老實實地坐在凳子上晃著她的小腳丫。
蘇謙誠和小班的老師打過招呼,就牽著她走到角落裡坐著的小男孩兒身邊。
蘇曉晨不認識小男孩兒,就抓著爸爸的褲腿一個勁兒地往下扯。蘇謙誠一邊拉住快被女兒扯下來的褲子,一邊無奈地揉了揉她的腦袋。他拉住蘇曉晨的手,乾脆蹲下身來,和兩個小朋友平視。
“晨晨,這位是你程阿姨的兒子,你要叫他昭陽哥哥。”蘇曉晨懵懵懂懂地看了爸爸一眼,有些好奇又有些防備地打量著眼前的男孩子。
小男孩兒長得清清秀秀,很是好看。她看了一會兒,舔了舔唇,下意識地去看爸爸,見爸爸鼓勵地看了她一眼,她就鼓起勇氣來,伸出手去拉他。“你好,我叫蘇曉晨。”
秦昭陽抿著嘴角看了看她,不過天生潔癖,他一點兒也不想和她手拉手,不動聲色之間就從她的掌心裡抽回手,對著蘇謙誠點點頭:“叔叔好。”
蘇曉晨手上一空,就有些無措了。 面前的小男孩兒這時抬眼看著她,他那一雙眼睛亮晶晶的,只是眼神裡的距離感卻很是明顯。就這麼看著她,便能讓她感知到他對她並無好感。她頓時就搓著手,有些遲疑地站在原地不敢動了。
蘇謙誠安撫般揉了揉蘇曉晨的腦袋,對秦昭陽說:“你和曉晨同一個班,以後還要麻煩昭陽多多照顧一下她。” 秦昭陽掃了蘇曉晨一眼,點點頭,很是乖巧地應了下來:“好。”
蘇謙誠一走,蘇曉晨站在秦昭陽面前偷偷拿眼去看他。他也不避,只慵慵懶懶地坐回他的小板凳,看起來單純無害。尤其是他那張好看的臉更是給他加了分,只要他笑起來,溫溫柔柔的像個小天使。
蘇曉晨剛想收起視線,秦昭陽卻已經有些不耐煩了,冷冷地睨了過來,面無表情的,甚至有些疏離冷淡地掃了她一眼:“自己找個位置坐下會不會?”
蘇曉晨覺得自己受了驚嚇。

因為蘇曉晨平時的生活裡鮮少接觸到同齡的小朋友,蘇謙誠生怕女兒將來會融入不了社會,所以提前一歲先送進幼兒園適應環境。不過他絕對沒有想到,就是這麼一個決定,影響了蘇曉晨的一生。
蘇曉晨被老師安排在秦昭陽的前桌時,她小腿還打了個戰。她抱著小書包坐了過去,坐過去之前還小心翼翼地看了他兩眼。
秦昭陽對此一點兒反應也沒有,該幹嗎幹嗎,只在她看過來的時候抬眼對了上去,然後他就看見蘇曉晨很明顯地哆嗦了一下轉身飛快地坐下來。
秦昭陽鬼使神差地就鉤住她的小板凳往自己這邊拉了一下,看著蘇曉晨一屁股坐在地上,他突然愉悅了起來,笑眯眯地對她伸出手來:“摔疼了嗎?”
蘇曉晨眼裡都是霧氣,水盈盈的,似乎一眨眼就會掉落。看著眼前白淨的手指,她抬頭看了看他,捂著屁股站起來,大氣都不敢喘一下,一手按著板凳小心翼翼地坐上去,等屁股挨著了這才放心地松了一口氣。
秦昭陽也不惱,收回手來坐回他自己的位置。身邊坐著的是個調皮搗蛋的小霸王,他笑得直拍桌子:“秦昭陽你故……”
他話音未落,就被秦昭陽一記懶洋洋的眼神看得心虛到扭過頭當作什麼都沒發生過一樣。

蘇謙誠是在蘇曉晨一天之內撞了兩次桌角的時候,才意識到自家的客廳對於蘇曉晨來說活動範圍有些小了。
沒過多久,蘇謙誠就買下了“帝爵世家”的別墅,和秦家做了鄰居。蘇曉晨剛搬過去的時候還被蒙在鼓裡,忙著把自己這麼多年積累下來的玩具往樓上搬,簡直累成了一條狗。晚飯還沒吃就睡著了,等她被媽媽叫醒洗完澡出來飄過窗前的時候,一雙眼睛立時睜得滾圓滾圓的,她不敢置信地往窗對面看。
秦昭陽正在換睡衣,窗簾只拉了一半,她站在窗前,看著秦昭陽高清無碼版本的胸口驚嚇萬分。
秦昭陽套上褲子就已經覺得有些不對勁了,下意識地往對面一看,簡直震驚了,好嘛!居然有人偷窺!
他的臉色立刻就沉了下來,可蘇曉晨覺得,即使這樣,他的五官依然精緻好看。
秦昭陽快走幾步剛想拉上窗簾,可定睛一看,頓時火冒三丈。居然是他平常沒事欺負著玩兒的蘇曉晨!
蘇曉晨滿眼都是秦昭陽白嫩嫩的胸口,見他明顯發怒的樣子,她仗著他逮不到她還很欠扁地眨了眨眼。可其實她也只是沒有反應過來而已,直到對面的人惱羞成怒地拉上窗簾,她才默默地轉過身,捂著有些熱熱的鼻子,驚恐地跑去告訴爸爸,她看見了秦昭陽。
那一晚,蘇曉晨翻來覆去了很久才睡著,甚至還做了一個夢,夢見了滿桌的白斬雞。然後她剛想掰下雞腿來,那只白斬雞卻變成秦昭陽,她剛想告訴他,她搬到了他家的隔壁,以後能不能上下學的時候……秦昭陽卻又變回剛才那只白斬雞追了她一晚上……
隔日她自然過得水深火熱……如果非要舉例說明那種難熬程度,嗯,蘇曉晨覺得還不如被白斬雞追一晚上來得更美妙。


蘇曉晨上中班的時候很悲劇地和秦昭陽做了同桌,她換了座位之後一整天都有些打不起精神來。
如果秦昭陽起身或者坐下這些動作再大一點兒,估摸著她下一刻就會捂著心臟嚇得暈菜過去。饒是淡定如秦昭陽,也愣是因為被她那副明顯嫌棄的表情鬱悶了好久,一整天沒一個好臉色。
蘇曉晨那時候剛學會寫自己的名字,發了新書下來就迫不及待地簽上了大名。寫完自己的,她就好奇地想看秦昭陽寫的名字。
秦昭陽已經收拾好了書本,她偷偷地掀開一角還沒來得及看,他的手往下一壓,毫不憐香惜玉地壓在她的手背上:“你幹嗎?”
蘇曉晨抽回手可憐巴巴地咬著手指頭看著他:“我想看看你的。” 秦昭陽瞥了她一眼,十分懷疑她是否能看得懂,但還是很大方地把書遞了過去。蘇曉晨接過書偏著腦袋仔細地看著上面那三個字,非常深刻地發現漢字的確博大精深,如果不知道他叫秦昭陽,她真的是一點兒也不認識它們。 秦昭陽看她一頭霧水的樣子,難得揚起嘴角笑了起來。 後來,她上了大班,依然是秦昭陽的同桌,而且還在秦昭陽手把手地指導下學會了翻字典,認字就有了突飛猛進的進展,不僅能夠理解秦昭陽名字裡的含義,甚至在他們兩個人的名字裡找到了共同點。
秦昭陽的“陽”可以理解為陽光,她蘇曉晨的“晨”也可以理解為陽光。
秦昭陽看著她在白紙上寫著他的名字,雖然歪歪扭扭的,可不知道怎麼的,就覺得眼前的小姑娘除了膽小了一點兒,煩人了一點兒,智商“著急”了一點兒,胃口大了一 點兒,似乎也沒有什麼別的不好……
他在心裡默默地把這些缺點數完,然後難以抑制地歎了一口氣,是沒有什麼別的不好,不過也沒救了就是。
幼兒園的學習生涯就這麼結束了,蘇曉晨毫無意外地穩坐學渣中的戰鬥機,獲得了“好寶寶安慰獎”,老師還給她獎勵了一朵小紅花,讓她努力進步。
蘇曉晨受到了鼓勵,越發鬥志昂揚:“爭取下學期再拿安慰獎!”
“噗!”秦昭陽終於笑了,然後似乎是想起什麼,問她,“小學你去哪兒上?”
“我們不在一起嗎?”她理所當然的,可說完自己也覺得有些不對勁兒起來。這些年她活在秦昭陽的陰影下,可沒少受過欺負,什麼時候他們兩個能和平相處了?
午後的陽光正暖,她坐在陽光裡,一張臉生機勃勃的,唇邊還帶著甜甜的笑意,一雙眸子彎成月牙狀。
他一時被她身後的陽光晃了眼,微微皺了眉頭移開視線:“我們不在一起了。”

原本畢業是件很開心的事情,蘇曉晨卻反常地晚飯只吃了一小碗就沒精打采地去客廳看動畫片了。蘇謙誠不放心,觀察她一整晚,最後見她迷迷糊糊地只穿了一隻鞋子就上樓睡覺,他終於忍不住把她拉了回來。
蘇曉晨已經困得不分東西南北了,蘇謙誠問起的時候,她卻難得神智清醒地說:“秦昭陽說不跟我一起上小學。”
從學校回來就魂不守舍,卻是因為這件事。他點了點女兒的小鼻尖:“你不是不喜歡他嗎?”
蘇曉晨很是彆扭地看了爸爸一眼,另一隻拖鞋也不要了,直接跑上樓睡覺了。
蘇曉晨並沒有到國家法定的上學年齡,所以的確沒辦法和秦昭陽一起上小學。而且蘇曉晨的學習能力差,如果提前上學,會跟得非常吃力。蘇謙誠清楚自己女兒幾斤幾兩,就給她報了學前班先跟著適應一年。其實說起來,蘇曉晨這樣也算是走捷徑了。蘇爸爸為了她的將來,可是煞費苦心地打地基啊。
不過,當蘇曉晨在學校門口看見正往裡面走的秦昭陽時,整個人都不淡定了,一把甩開爸爸的手就跑了過去,甚至膽大包天地拉了秦昭陽的書包一把。
秦昭陽被拽了一下轉過身來,就看見蘇曉晨看著自己拽過他書包的手發呆,見他看過來,立刻把手背到身後,一雙眼睛瞪得圓溜溜的。
他看了眼幾步之外的蘇謙誠,很友善地問她:“有事嗎?”
蘇曉晨條件反射地聽出了他那“咯吱咯吱”牙齒互相摩擦的聲音,默默地往後退了一步,又視死如歸地點了點頭:“有事。”
秦昭陽先是向蘇謙誠問了好,這才耐心十足地等著她開口。
爸爸在身邊,蘇曉晨小朋友的膽子也大了不少,脆生生地問道:“你不是說不跟我在一起嗎?”
“學校是你開的嗎?”他反問。 蘇曉晨頓時噎住了……

剛開學這幾天都是蘇爸爸親自接送,蘇曉晨並沒有機會再跟秦昭陽碰面。所以當蘇謙誠說以後需要她跟秦昭陽一起上下學的時候,她也只是片刻的猶豫之後就點頭答應了。
隔日早上,秦昭陽就在她家門口等她一起上學。一路上,蘇曉晨都膽戰心驚的,生怕他一個心情不好把她扔在半路,所以始終跟在他的身後保持著三步的距離。
就這麼跟在秦昭陽身後跟了一個學期,蘇曉晨才突然想起來她當初一直想問他為什麼兩個人還是在同一所學校,可是他卻在上一年級。
秦昭陽側頭睨了她一眼:“知道‘智商’兩個字怎麼寫嗎?”
蘇曉晨這個倒黴孩子老實地搖了搖頭。秦昭陽就很直白地告訴她:“你看,你連這點兒智商都沒有。”
蘇曉晨點點頭,“哦”了一聲,溫順得不可思議。秦昭陽難得有了一絲欺負人的愧疚感,看了她一會兒,還是沒忍住:“你聽懂我的意思了嗎?”
蘇曉晨看了他一眼,很沮喪地又搖了搖頭。
秦昭陽:“……”欺負低智商又反應遲鈍的人,一點兒快感也沒有,反而鬱悶得要死。
被欺負的人連自己受了欺負都不知道,這真的是太打擊他了好嗎!

半年後,蘇曉晨也上一年級了。對於已經上過學前班的小朋友來說,一年級的課程並沒有難度,她難得翻身做主人,成了班級裡的優等生,還當上了副班長。雖然後來她發現副班長就是個跑腿的,卻也絲毫沒有影響她對這個一官半職的喜愛。
也因此,她才知道秦昭陽是有多出色。她在當上少先隊員的那一天,看見秦昭陽作為二年級的代表站在主席臺上念演講稿。戴紅領巾的時候,蘇曉晨因為是副班長帶領著女生的隊伍站在第一排的第一位,正好是秦昭陽親手給她戴紅領巾。她看著他拿起紅領巾抖了抖,她的眼皮就跟著顫了顫。秦昭陽嘴角立刻有了淡淡的笑意,也不再嚇唬她,折好了紅領巾替她親手戴上。
這不是他們第一次挨得那麼近,卻是蘇曉晨第一次跟秦昭陽挨得那麼近卻沒辦法跑。他個子比她高些,傾身給她戴紅領巾的時候嘴唇就在她的眼前,她看著那抿著一抹笑的嘴唇鬼使神差地舔了舔自己的。秦昭陽低頭打著結,一雙眼睛就微微地垂了下來,在他的眼瞼下方覆上淡淡的陰影。
他身上還有很好聞的清冽香氣,她一時看得入了迷,就直勾勾地盯著他看。
秦昭陽給她打完結才敏銳地感覺到兩個人彼此之間呼吸相聞,他一抬眼就對上了蘇曉晨清澈明亮的眼睛,那眼底還清晰地倒映著他的身影。他一愣,站直了身體。
蘇曉晨反射弧比較長,等他退開一步距離了這才回過神,一張臉熱得不行。接下來就是跟著宣誓,少年意氣風發,就站在她的身側,直到那一刻她才發覺自己是在不斷長大。


很快,蘇曉晨就三年級了。
一日中午,她捧著餐盤默默地擠掉了秦昭陽身邊的男同學就坐了下來。 秦昭陽斜了她一眼,不動聲色地繼續吃飯。 果然沒過多久,蘇曉晨默默地塞過來一張字條:“你隨便看一下就好了。” 秦昭陽果真隨便掃了一眼。蘇曉晨覺得他估計連紙上有沒有標點符號都沒看見,所以又往前推了推:“哎,你認真看一眼啊。”
秦昭陽慢條斯理地認真看上一眼:“然後呢?”
蘇曉晨很是為難地看著字條上“我考砸了”那幾個大字,驀然垂下頭去:“你今晚裝作有事來找我行不行?”
“是數學?”他漫不經心地問了一句,看見她悲憤地點了點頭,突然緩緩地笑起來,“不好意思,我救不了你。” 秦昭陽還記得蘇曉晨一年級考砸了數學,悶悶不樂地跟在他身後回家。那天晚上,他把椅子滑到窗口,很清晰地看見蘇曉晨舉著考卷淚流滿面:“我真的不是故意考那麼差的!真的是題目太難了。”
“運用題真的太難了!”她抽噎著又重複了一遍,可憐巴巴地把題目念出來,“什麼媽媽出門買了 20 個蘋果,家裡還有 15 個梨,又分給小朋友,還要切好裝在碗裡……媽媽你從來都是讓我直接帶皮啃的!”
他靜靜地聽了一會兒,等那頭終於沒有了動靜,便抬手去敲窗。
蘇曉晨一把鼻涕一把淚地過來開窗,很不好意思地小聲說:“你找我嗎?我媽媽讓我拿著試卷面壁思過呢,等會兒還要給她一個積極向上的檢討,不然我就要把這個分數給吃下去了。”
秦昭陽借著昏暗的燈光看了眼她手裡試卷的分數,很是嫌棄:“我覺得你還是做好把分數吃下去的準備吧。”
蘇曉晨愣了一下,低眉順眼地“哦”了一聲,小媳婦樣地關窗準備吃分數了。秦昭陽對蘇曉晨乖巧的樣子完全沒有抵抗力,猶豫了幾分鐘披上衣服就去幫蘇曉晨解圍了。當然,他之後後悔得恨不得塞蘇曉晨吃下整本數學書。
這麼想著,秦昭陽更是堅定了袖手旁觀的念頭,轉身走了。
晚上,他一做完作業就順手開了窗,沒過多久就聽見蘇曉晨在那邊抽噎的聲音。他認真地搭著他的汽車模型,等那邊安靜了下來,這才抬手去敲她的窗口。 蘇曉晨磨蹭了好一會兒才來開窗,語氣不善:“幹嗎?!”
“看你吃試卷。”他抬眼看著她,眼底的戲謔毫不掩飾。
蘇曉晨被他噎了個半死,就要關窗,他抬手攔住,聲音不輕不重的:“試卷拿來我看看。”
秦昭陽接過她的試卷從頭掃到尾:“其實韓阿姨冤枉你了。”
蘇曉晨眼睛頓時一亮:“你也這麼覺得是吧?”
秦昭陽嗤笑了一聲,看著她的眼睛,用一本正經的語氣說道:“你不是不用心,是真的智商不夠。”
蘇曉晨剛揚起的笑容頓時垮了下去……
簡直不能愉快地做鄰居了!

蘇曉晨下課的時候,去還秦昭陽的數學書,昨晚他奚落歸奚落,但還是多管閒事地給她把做錯的數學題挑了出來,在數學書上折了幾個角扔給她之後就去睡覺了。
她回去翻著看了一遍,腦袋磕著書桌磕了好幾下。嚶嚶嚶,這些題目長得一模一樣啊,渾蛋!
她一如往常蹦蹦跳跳地下了樓,剛到拐角一探出腦袋就看見秦昭陽和他們班主任站在一起。小男孩兒眉清目秀的,五官精緻好看,背著光一雙眼睛漆黑得跟黑寶石一樣。
蘇曉晨看得小心肝就是一個撲通,默默地把腦袋縮回去了,捂著心口深呼吸了一口氣。然後她就聽見秦昭陽的班主任對他說:“昭陽,你要跳級這件事跟你爸爸媽媽商量過了嗎?”
蘇曉晨傻眼了,跳級?秦昭陽都四年級了,馬上就要放暑假了,難道要跳到六年級?
秦昭陽似乎是沉默了一下,聲音清冷:“還沒有,不過我相信他們沒有意見。”
班主任歎了一口氣:“你一向是一個有自己主意的小孩兒,今天晚上跟家長說過之後記得給老師打個電話。有些話我必須跟你父母說清楚。” 秦昭陽沒說話,應該是點了點頭。因為蘇曉晨只聽見班主任踩著高跟鞋的聲音,越走越遠。
她拿著書站了片刻,想著是裝作沒聽見呢還是現在跳出去問一句:“秦昭陽,你又在炫耀你優等生的優越感嗎?”
想了片刻,她才猛然想起自己是來還書的,一拍腦門也沒看前面轉身就要站出來,正好跟秦昭陽撞了個正著。
秦昭陽睨了她一眼,抽過她手裡的數學書:“你什麼時候學會聽牆腳了?”
蘇曉晨捂著鼻樑疼得倒抽涼氣,沒好氣地看了他一眼,理直氣壯:“你又沒說不能聽,學校是你家的啊?”說完嘀嘀咕咕地轉身上樓了。
倒是秦昭陽沒想著蘇曉晨現在竟然敢膽大包天地頂撞他了,拿著書站在原地頗有些……不明狀況。
吃火藥了?
火藥吃沒吃不知道,不過蘇曉晨一定是吃了熊心豹子膽。

這件事發生後不久,蘇曉晨正好跟班裡的宣傳委員一起佈置公告欄。她站在小板凳上貼文章,盯著旁邊秦昭陽獲得全省奧數一等獎的照片看了好一會兒,鬼使神差地偷偷拿下來塞進了自己的口袋裡。
宣傳委員那邊正好忙完了過來幫她,看她臉色紅紅的很是關心地問道:“曉晨,你是不是發燒了啊?”
蘇曉晨剛幹了虧心事心虛得狠,搖了搖頭,一頭的冷汗。
宣傳委員幫著她把公告固定住,關上小窗口的時候,不輕不重地“咦”了一聲:“秦昭陽的照片哪兒去了啊?”
蘇曉晨的臉更熱了:“不……不知道……”
宣傳委員狐疑地看了好一會兒:“估計是被老師拿掉了吧。”
蘇曉晨趕緊點頭:“一定是這樣。”
說著,她收拾了東西就往教室走,手摸著口袋時差點兒哭出來,她剛才腦子一抽幹了什麼事啊!
這件事讓蘇曉晨一下午都沒好好地集中精神聽課,連帶著放學回家的路上都一直在開小差。
蘇曉晨做了虧心事覺得誰都能發現,回家洗澡的時候就用一種很遺憾的語氣跟媽媽說:“秦昭陽他要跳級。”
韓瀟璃給她搓了搓細嫩的手臂,小姑娘渾身都滑滑嫩嫩的,觸感極佳。
“嗯,你昭陽哥哥比你出息多了。”
蘇曉晨默認了,悶著不出聲。
聽說女兒的自尊心被打擊了,等蘇曉晨穿上睡衣出來的時候,蘇爸爸就一把抱起自己的心肝寶貝兒去床上煲心靈雞湯了。蘇曉晨穿著一身奶牛睡衣,小肚子圓滾滾的,被爸爸一撓癢就縮在他的懷裡笑,笑聲清脆又好聽。
蘇謙誠屈指鉤了小姑娘的鼻尖一下,問:“你知道你為什麼叫曉晨嗎?”
蘇曉晨搖搖頭。
“因為你是在早晨出生的,爸爸媽媽都希望你朝氣蓬勃的。你爸爸還是比較有出息的,能給你一個好的環境,所以也不需要你以後有多大的成就,開開心心的就好。”他確認她聽進去了,才循循善誘,“但是你昭陽哥哥不一樣,他是男子漢,他必須要有上進心。”
言下之意就是,秦昭陽無論怎麼變態地打怪升級那都是正常的……
“當然,爸爸不是讓你就不好好學習了。你也是大孩子了,要知道自己的位置,也要明白自己的追求,這樣說你能聽懂嗎?”
蘇曉晨聽得一知半解,但大概的意思還是模模糊糊地摸到了,很是用力地點了點頭:“我知道。”
蘇謙誠很滿意:“那你告訴爸爸,你的人生追求是什麼?”
蘇曉晨想了一會兒,很認真地道:“想體驗一下什麼叫學神,我也想跳級。”
蘇謙誠生怕一晚上的教育結果都被打回原形,悶悶地笑了一聲也不再打擊她,只是在日後免不了讓她親身實踐一番,終於明白了那個道理——她就算是駕著七彩祥雲,怒踩風火輪都追不上聰明的秦昭陽。
她可以努力當學霸,但學神這種天賦異稟的生物實在不適合蘇曉晨這樣的……

蘇曉晨慢吞吞地跟在秦昭陽的身後進了學校,習慣性地往一旁的公告欄瞄了眼。
秦昭陽見她最近老是往公告欄看,這才順著瞄了過去,然後發現自己的照片不見了。他琢磨了片刻,看著蘇曉晨皮笑肉不笑地問了句:“那裡是不是少了什麼東西?”
“什麼?”她條件反射地抬起頭來,目光直接落在已經空了照片的對方。
秦昭陽頓時就明白了,看了眼公告欄,故意說道:“不見了也好,貼在上面好礙眼。”
蘇曉晨莫名地更心虛了……
秦昭陽見她低著頭,很不懷好意地靠近了些,附耳輕聲問道:“你是不是也這麼覺得?”
蘇曉晨拿著當午飯甜點的蘋果,因為手一抖,直接砸在了腳背上。
秦昭陽看著那個滾出去的蘋果,輕飄飄地吐出一句:“我沒說你,你心虛什麼?”
蘇曉晨淚眼汪汪地看過去,只看見了秦昭陽背著書包越走越遠的身影。
她深深歎了一口氣,她要是英年早逝,那一定是秦昭陽給嚇的。眼看著人都要消失在視野裡,蘇曉晨撿起蘋果就追了上去。
等她踩著鈴聲坐在教室裡的時候,才想起她醞釀了一路的情緒,偏偏忘記問他,到底跳不跳級了。

蘇曉晨想起來要問的時候,已經開始放暑假了。
秦昭陽一如既往地去大院陪他的太爺爺,她一個人在家無聊,就只能陪韓瀟璃看不費智商的韓劇。韓瀟璃在家醉生夢死了幾天之後終於振作起來出門工作了,蘇曉晨這幾天一醒來就看見媽媽在抹化妝品,好奇得不得了。
今天趁媽媽出門,她就把化妝品挨個在臉上抹了一圈兒。
她玩得興起連樓下開門的聲音都沒聽見,直到樓梯口傳來腳步聲,以及媽媽那句“晨晨,你昭陽哥哥來看你了,你在哪個房間?”,她嚇得彎腰就想往櫃子下面躲,撞得鼻青臉腫的。
她飛快地掃了鏡子裡的自己,一咬牙一個飛撲藏到了床底下。但一個養豬般的暑假過去之後,蘇曉晨不負眾望地被爸爸養肥了一圈兒,圓滾滾的屁股就這麼卡在了床板下, 不進不退……
秦昭陽已經走上來了,看見她擠在床板下,好奇地湊近過去看:“你在幹嗎?”
蘇曉晨小小的自尊心作祟,含含糊糊地說:“我在撿東西……”
韓瀟璃從陽臺上收了衣服進來的時候,看見秦昭陽正雙手環胸,一動不動地盯著自家閨女。
看見韓瀟璃來了,秦昭陽用一種非常同情惋惜的語氣說:“阿姨,蘇曉晨應該是被卡住了……”
蘇曉晨憋在漆黑的床板下面已經委屈死了,聞言頓覺大勢已去,放聲大哭起來。
秦昭陽圍觀韓瀟璃奮力解救無果之後,上前繞著蘇曉晨轉了兩圈兒,這才蹲下身,抱著她的屁股一推一拉把人從床板裡面拖了出來。
蘇曉晨已經哭得不能自已了,重見光明的第一件事就是捂住臉繼續號啕大哭,那哭聲……前無古人後無來者,只此一家。
秦昭陽手裡還拎著一小盒的喜糖,見她哭得那麼慘,就把喜糖遞了過去:“把這些都解決了,估計你只有頭能塞進床底,再也不用擔心卡住了。” 蘇曉晨透過指縫瞄了眼,哭得更淒慘了,邊哭邊惦記著那盒喜糖,抽了一隻手過去拿。
當她放下手露出慘不忍睹的臉時,秦昭陽的嘴角狠狠地抽了一下。
據秦昭陽的媽媽程安安說——從蘇曉晨家回來之後,秦昭陽晚飯都沒動一下。
蘇曉晨知道後小小地愧疚了一下,晚上還偷偷拿了冰箱裡的饅頭敲窗要給他,剛敲沒多久,對面原本還亮著的燈一下子全滅了……
蘇曉晨就站在窗口自己啃,由於啃得太用力,不料把正要換牙所以有些搖搖欲墜的門牙給磕掉了……
隔天,她就操著一口漏了風的牙口去隔壁家蹭飯吃。
程安安讓人給她添了一副碗筷,順便把桌上她愛吃的獅子頭也端到了她的面前,一頓飯除了秦昭陽面色平淡毫無表情之外,吃得那叫一個其樂融融。
程安安把手邊那碗筍尖夾進她的碗裡,很是慈愛地看了她好幾眼:“曉晨啊……”
蘇曉晨抬眼看了看她,笑得一雙眸子彎如月牙。
程安安又夾了一塊瘦肉放進她的碗裡,很是親切地問她:“以後給阿姨做女兒好不好?”
“阿姨不是有女兒了嗎?”她一邊大快朵頤,一邊盯著眼前的那碗獅子頭,嗷!怎麼可以這麼好吃。
程安安抿唇笑了笑,笑得意味深長:“那可不一樣,昭陽你說呢?”
秦昭陽吃好飯,剛放下筷子添湯,聞言看了眼跟狐狸一樣的媽媽,拒絕得很乾脆:“太笨了,不要。”
蘇曉晨頓時噎了一下,泫然欲泣地看著他,怎麼可以說得那麼直接!
秦昭陽抿了口手邊的湯,對她的眼神屏蔽得很徹底。
蘇曉晨想起正事沒辦,咽下嘴裡那塊獅子頭,問他:“秦昭陽,你下學期跳級嗎?”
秦昭陽看了她一眼,好半晌才在程安安虎視眈眈的眼神裡擠出兩個字來:“你猜?”
蘇曉晨:“……”
程安安繼續給蘇曉晨夾筍尖:“昭陽性格不好,不要跟他一般見識。”
蘇曉晨想了想很認真地點了點頭,然後看著秦昭陽一邊漏著風一邊用一種原諒的口吻說:“我不會跟秦昭陽一般見識的。”
程安安笑得明豔動人,秦昭陽的臉頓時黑了一大半。他把碗往桌子上一擱,意味深長地睨了眼蘇曉晨,抽了紙巾擦嘴角,隨後就走了。
蘇曉晨震驚在他的眼神裡,突然覺得嘴裡的獅子頭索然無味。
她剛才是不是說錯話了?

四年級剛開學,學校就通知要利用星期六早上的時間來上興趣班。蘇曉晨看著每一個選項都想去試一試,可又不知道哪個適合她,始終拿不定主意。
秦昭陽對此的反應很是冷淡:“我不參加。”又補上一句,“你也少去禍害老師了。”
蘇曉晨表示她很無辜……
不過秦昭陽好像是放棄跳級這個念頭了,雖然不知道他是為了什麼原因……反正不會是因為沒能力。
蘇謙誠吃過飯正坐在沙發上看劇本,蘇曉晨拿著那張報名紙過去蹭了蹭他:“爸爸。”
“嗯。”蘇謙誠放下手裡的劇本看過來,“又有什麼事要我幫忙?”
“學校讓參加星期六的興趣班,可我沒有特別喜歡的,不想去。”
蘇謙誠不動聲色地下了個套:“你昭陽哥哥去不去啊?他也說不去吧。”
蘇曉晨點點頭,坐在爸爸的腿上看那表格,絲毫沒覺得哪裡不對勁。
韓瀟璃正好收拾好了廚房走出來,探過來看了一眼,若有所思:“興趣班啊……”
蘇曉晨頓時抬起自己閃亮亮的雙眸看向媽媽:“是啊,可我並不是很感興趣。”
韓瀟璃想著蘇曉晨現在天天都是圍著秦昭陽轉的,手指抵在下巴上輕輕地敲了兩下,用一副商量的口吻跟蘇謙誠說:“星辰畫畫不錯,現在考試不是有藝術生嗎?曉晨這個成績想跟上好的學校不容易,不如學點兒這個,還能穩下心思來。”
蘇曉晨眨眨眼,星辰阿姨?就是住在不遠,和爸媽關係很好的星辰阿姨?
蘇謙誠思忖了一下:“曉晨的意思呢?願不願意去跟你的星辰阿姨學畫畫啊?”
蘇曉晨想了想自己每次上美術課,都能把一雙手變成色彩斑斕的樣子,便搖了搖頭:“我只會畫小狗。”
不過蘇曉晨的意見還是被媽媽無視了。

星期六一大早,她就被韓瀟璃送到了宋星辰那裡學畫畫。宋星辰對蘇小姑娘耐心十足,一個早上的時間別的沒幹,光給她看畫冊講故事。
下午正式教她畫畫,簡單的素描,入門基礎。
蘇曉晨難得能靜下心來,握著筆勾勾畫畫的,雖然畫出來的東西奇形怪狀的,但好歹是覺得這個東西她是有些興趣的。
接她回家的是蘇爸爸,他抱著蘇曉晨坐在肩頭緩緩地往家的方向走,快到門口了才問她:“曉晨覺得畫畫難不難?”
她搖搖頭:“我以後跟著星辰阿姨學畫畫,我覺得星辰阿姨畫畫的時候好漂亮。”
秦昭陽剛回家,從程安安的保姆車裡下來,就看見蘇曉晨笑得一雙眸子都彎了起來。
蘇曉晨揚了手正要打招呼呢,秦昭陽卻似沒看見一般,淡淡地移了視線,徑直進屋了。
蘇曉晨剛舉起的爪子頓時僵在了原地,鄰居小夥伴想打個招呼也得講究速度啊……
星期一上學的時候,蘇曉晨從書包裡扒拉出這個週末她幹的好事——宋星辰家的金毛畫像。
“你看好不好看?”她美滋滋地眯了眯眼,雖然畫得不怎麼樣,好歹也有神韻了啊,起碼你看第一眼就知道它是一隻狗。
秦昭陽瞥過去一眼,畫紙看起來髒兮兮的,如果他沒判斷錯,上面那個深色的輪廓應該是蘇曉晨自己的腳印。至於那只狗……嗯,對蘇曉晨的確不能要求太多。
所以秦昭陽勉強地點了一下自己金貴的腦袋:“你這個星期去學畫畫了?”
“嗯,是啊。”她點點頭,小心翼翼地收起來,“星辰阿姨說了,我將來一定會畫得很棒。”
秦昭陽的步子一頓:“你什麼時候對這個有興趣了?”
蘇曉晨撓了撓頭,嘿嘿笑起來:“我想當藝術生啊。”
想跟你上同一所初中,同一所高中,同一所大學,不過這個小秘密,她誰也不會告訴的!

秦昭陽初一的時候去了市中心的第一中學,那時候的蘇曉晨剛上六年級,坐在秦昭陽曾經坐過的班級裡。她依然是副班長,很吃力地保持著自己學習的水平線。
第一中學和蘇曉晨的學校是截然不同的方向,但每到下午 5 點鐘的時候,蘇曉晨都能看見秦昭陽騎著自行車從她的家門口經過,偶爾會掃過來一眼,偶爾不會。
就這麼孤單地度過了一年,蘇曉晨也要上初中了。不過她的學習成績上第一中學還有些困難,所以即使放假,她依然不敢鬆懈地抱著書啃了整整一個星期,然後才去第一中學報名進行了入學考試。
秦昭陽知道她要去考試,那天晚上還敲了她的窗,順手遞過來一個筆記本:“我摘的,裡面有考試例題,你自己看。”
蘇曉晨疑惑地接過來,筆記本還是嶄新的,扉頁上簽著他的名字——秦昭陽。
蘇曉晨在書桌前盯著秦昭陽的名字看了半個小時才突然醒悟過來她得抓緊時間了,索性晚上熬夜把他筆記本裡的內容全部啃了一遍。
隔日去考試之前,她還特意敲了敲他的窗口。
秦昭陽睡眼惺忪地開了窗,清清冷冷地看了她一眼:“什麼事?”
“呃……”蘇曉晨把手裡的牛奶遞過去,“哪。”
秦昭陽看了眼並沒有伸手去接:“幹嗎?”
蘇曉晨不知道為什麼,就覺得被他這麼看著耳根子有些熱,直接把牛奶扔了過去,卻好巧不巧地砸在秦昭陽的肩膀上,然後又落在地上發出沉悶的“咚”的一聲。
蘇曉晨瞪圓了眼,趕緊抱頭鼠竄了,只留下一句:“我不是故意的啊,我明明是往你身邊的書桌上扔的。”
秦昭陽揉著肩膀倒抽了一口涼氣:“小學攢的怨氣今早倒是給報了。”
說罷,他剛想拉上窗,又頓了一下,撿起落在地板上的牛奶,放在書桌邊上,再回去往樓下看了一眼。
蘇曉晨狼狽地從家裡跑出來,跑得很急。
秦昭陽挑了挑眉,對著樓下的人說道:“蘇曉晨,考試加油。”
蘇曉晨一個分神,直接摔趴在了爸爸的保姆車上……秦昭陽大仇已報這才揚著嘴角,愉快地拉上窗,繼續補眠去了。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45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