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庫存 > 10
哩賀,哇喜旺來
  • 哩賀,哇喜旺來

  • 系列名:風向
  • ISBN13:9789869657839
  • 出版社:智富
  • 作者:楊宇帆
  • 裝訂/頁數:平裝/272頁
  • 規格:21cm*14.8cm*1.7cm (高/寬/厚)
  • 版次:1
  • 出版日:2019/07/03
  • 中國圖書分類:農民與農村生活
定  價:NT$350元
優惠價: 9315
單次購買10本以上8折
可得紅利積點:9 點

庫存 > 10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這是一個瘋子跟鳳梨的愛情故事 。
春夏之際,微酸帶些甜蜜,嫁女兒的心情,她的名字叫鳳梨,我說,那是一種愛情。

Life is short, Just like me. Why soooooo serious?
人生嘛,不胡鬧一下,不就白來了?!

誰是旺來?

人稱鳳梨王子、百大青農、關鍵評論網未來大人物; 自稱關廟劉德華、我大台南國臨時大總統。求學階段一路念明星國小、明星國中、台南一中,應屆考上成大經濟,隨後慘遭退學,後來不死心又重考上了台灣藝術大學,然後又被退學。

接著在某次上山工作,意外垂直墜落二十米溪谷,大難不死,被閻羅王退貨,退退退,連三退。

大難不死,卻也沒有後福,沒有任何農業背景的狀況下,走頭無路,跌倒摔進阿公的鳳梨田,一度想要觀落陰問阿公鳳梨怎麼種。

然後又誤打誤撞,寫了封信給總統,上了報紙頭版,莫名其妙成了青年返鄉的代表人物,24小時內鳳梨旋風式的完售,凡是有關農產品或農民相關的新聞,記者想到採訪的第一人都是他,甚至,被編進的學校教材,成為年輕人生涯規劃,自我追尋的勵志故事。

然而,真實的生活總是不如外界想像的光鮮亮麗,受夠了失控的正向思考與成功學,這本書,是他第一部真實人生自傳,在書裡,他談自己、談人生、談家人、談理念,也談感情,跟各位分享一路上走過來的跌跌撞撞。

外人眼裡,鳳梨王子楊宇帆可能從來沒有正經過,連說句話、打個小文案,都要加上幾句加重語助詞、幾個不衛生字眼,卻能夠無原由地引你發笑,對他這種不正經與不衛生,便會輕輕放過。這張賤嘴,好像也不那麼討厭了。

從這些不正經的言語裡,卻又能讓你感受到一種深沉的感情,不論是對家人的親情,還是對朋友的友情,對鳳梨、對土地,他的這些不正經,反而有種深刻的違和感,違和到會撼動到心裡那種最底層的、最原始的感受。

談到過自己人的人生,談到過生活,談到對家人的愛,他比誰都認真,比誰都拼命,為了讓阿嬤圓夢,他甚至借了朋友老婆跟小孩,到病床前騙阿嬤,讓阿嬤可以沒有遺憾離開。

「我不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麼,但是我知道自己不要的是什麼。」這也是一種自知之明吧。

感謝美國總統川普、中國主席習近平、北韓總統金正恩,我大台南國臨時大總統楊宇帆,還沒推薦!

楊宇帆

1990勇奪鄉公所寫生比賽佳作
1993擔任國小糾察隊
2000國中班長落選
2003南一中整潔比賽冠軍
2008成功大學大經盃清潔人員
2015南科馬拉松,烙賽
2018我大台南國臨時大總統
2019 準年度暢銷作家
2086 百歲人瑞於睡夢中去世,隨即才成為暢銷作家。

自序

「 Life is short , just like me , why so serious.」如果現代還有墓誌銘,我會在我的墓碑上刻上這句人生的座右銘。
 
人生很多事,對我來說,都是莫名其妙。
 
某年上書馬皇登上報紙頭版後,不敢說風靡全台,但可以上的媒體大概都跑不了,連時尚雜誌我都曾沾過邊。好險沒劈腿,不然可能連壹週刊都會有份,只差沒被時代雜誌採訪而已。

我莫名其妙成了青年返鄉務農的代表人物,好笑的是,我當時連一顆鳳梨都還沒種出來。台南一中畢業,放棄成大、台藝大、外商公司,搭上時下最流行的澳洲旅遊打工風潮,趕上因為食安問題引起社會關注的青農返鄉議題-----一個旅外的青年,落葉歸根回到台灣,受到阿公的召喚,回到家中荒廢許久的鳳梨田,重新拾起阿公的鋤頭,只為了種出一顆安心的鳳梨,讓世人看見台灣農業的驕傲。

多麽勵志的故事,連我自己都被感動,原來我這麼厲害。

出版社就算是瞎了眼也能視出我這個英雄,於是,大大小小的出版邀約紛紛到來,有些出版社甚至認為打鐵趁熱,想把我部落格跟臉書那些喇低賽的瘋言瘋語直接打包成冊,但不知道為什麼,平常衝來衝去的我,反而在出書這件事上,陷入了很大的猶豫不決、非常缺乏自信。

為什麼?

因為我根本不覺得我有多荔枝,我是鳳梨啊。
 
這個社會很有趣,一旦出了名,過去的所作所為,都可以被合理化的正面解讀。

舉個例吧,我常常被說勇於去做選擇,成大不念、台藝大不念、外商不待,像個真男人ㄧ樣回到鄉下,守護阿公的鳳梨田。你知道嗎?當你常常被這樣一直講一直講的時候,有時候,還就真的會以為自己當初有多麽神勇,因為頂著那樣的光環,走跳江湖很吃香,沒有人不愛那樣的故事,即便我說了實情,社會還是會自動解讀成主流希望的勵志故事。

我說,會踏上種鳳梨這條路,其實是誤打誤撞莫名其妙,但眾人並不太能接受這樣的說法,於是,就會出現一個勵志版本,這樣才能教小孩啊。

所以我說啊,社會上關於成功學的勵志書,看看就好,有時候,那就像一帖毒藥,看多了會中毒,永遠只會呈現美好的一面,成功需要太多的天時地利人和以及祖上積德。

我始終不覺得,我是個多麽勇於選擇的人,甚至在選擇上,我連勇氣都沾不上邊。你可能會問說,當初不是很勇敢的決定返鄉務農嗎?非也,不才乃魯蛇是也,當時的我,面臨職涯選擇,被成大跟台藝大退學,雖然說也是畢業於名校,但,台南一中?能吃嗎。不習慣台北的生活,於是回到台南,我要幹嘛,我們台南手搖飲料最出名,難道我要去搖飲料?我不是看不起搖飲料這個工作,只是我好歹也是頂著堂堂台南一中光環,這飲料,我還真有點搖不下去。不然,家裡有塊鳳梨田,我這放蕩不羈的個性大概也不適合被別人管,又喜歡大自然,阿不然乾脆遠離塵囂、解甲歸田算了。
 
某種程度上,我的確是如老一輩說的,在外頭混不下去,才來試著端農業的飯碗。
 
然後,莫名其妙,端著端著,就端出了一點樣子。但我自己心裡清楚,自己的基本功一點都不扎實,虛有個社會上的光環,實際上內部一團亂,說穿了是個虛胖的矮子。但機會來了,要不要去闖?我的直覺告訴我––––必須要,畢竟我一輩子可能就只會有這樣一次機會。出了名有很多好處,有段時間有感覺到一股無形的力量,一直推著我成長,那些牛鬼蛇神都是我成長的養分。

當然,我也曾經迷失過,迷失在鎂光燈的關注下。我永遠都記得那時正是媒體寵兒的我,在某個社運場合上,主持人一介紹我上台,台下頓時歡聲雷動,至於我到底講了什麼,變得一點都不重要了。對於時事,我也很敢提出一些看法,加上又會賣弄文字,我很享受這種被關注的快感,也喜歡跟網友筆戰對決。

我承認,有一陣子,滿自我膨脹的,被視為somebody的感覺,很爽。直到有次演講,我使足了勁表演完,逗得台下的觀眾笑呵呵,突然有個阿伯問我:「年輕人,阿你把農業講得那麼好,現在是有沒有賺錢?」

阿伯簡單幾句話,像是寺廟裡的大鐘,咚的一聲敲醒了我,如果我自己沒賺到什麼錢,卻出來吹噓農業的美好,做著文青式的浪漫想像,我這樣跟詐騙集團有什麼兩樣?我不過是藉由自己的名氣,出來斂財罷了。

此後,我才漸漸沉澱收心,先專注在本業,把曾經的光環拭去一些些,從一個虛胖的矮子,變成真正的矮子。

而這本書,大概就是沉澱幾年後的再出發,這幾年,也發生一些有趣而且值得分享的大小事。

再說到出版,也是滿莫名其妙的。幾年前打槍過好幾間出版社後,大概成為出版界的黑名單了。內心雖有個小小的出書種子,但不知道該從何萌芽,中間曾經有一間我很喜歡的出版社來詢問過,但後來總編輯開會後,把我打槍,說真的,這件事讓我滿灰心的,也差不多覺得出版這件事無望了。某天,閒來沒事再臉書上亂喇低賽,當時並不熟,只單純是臉友的責任編輯不知道發了一個什麼文,然後我就亂留了一個言,沒想到,便收到她私訊問我有沒有出書的意願。幾個月後,宛如仙姑般的她,幫我媒合了一個我好喜歡的總編輯,要知道,我對於人跟人的感覺非常龜毛。於是,莫名其妙,死灰復燃,我消失許久的出版夢,就又重生了。

與其說我勇於選擇,倒不如說我很勇於放棄吧。我絕不勉強自己去選擇我不喜歡的,但總是要嘗試過,才會知道自己的喜好。我不喜歡社會給我的框架,所以我就會一直嘗試一直嘗試,從農村到都市、從都市到首都、從首都到國外; 從很主流的成功大學到不知道是什麼的藝術大學;從路邊攤到外商,有錢的工作做,沒錢有趣的工作也做。

大概,天公疼憨人吧,就這樣誤打誤撞,摸出自己的一條路。

什麼?妳問說,不喜歡那當初幹嘛填成大。

我怎麼知道,就莫名其妙考那麼好,大概是老天爺要給我的試煉吧。

人生苦短,卻總是峰迴又路轉。有時候,只需要把事情給認真做好,至於結果,就不用太認真了。就像我們種田ㄧ樣,該給的,老天總是不會少。

這是我人生的奇幻之旅,與您分享。

自序
第一篇 旺來ㄟ奇幻旅程
被閻羅王退貨
你相信天命嗎?
來去當澳客
我死都不去農場(來去當澳客二)
你們給我滾(來去當澳客三)
肥滋滋的人生養分(來去當澳客完)
偶包我丟掉,哭哭我驕傲
第二篇 旺來ㄟ奇思異想
所謂的勇敢
沒有勇敢 只有憨膽
努力很重要,但是
選擇比努力更重要
給當初自己的一封信
菜蟲就像黑道
我是小農,我沒那麼支持小農
第三篇 旺來ㄟ奇遇人生
像我這樣的學生
打籃球不會長高
台灣藝術大學,哇來啊
人體模特兒
海龍王
陳昱余
美美姐
特別的貴人
朱麗倩
親密關係恐懼症
對不起
第四篇 旺來ㄟ奇妙家庭
你好嗎?我很想你
整死了鳳梨阿嬤
百善笑為先
放心我很好
如果你深愛你的家人
彎刀火燒厝
後記

被閻羅王退貨

第一日

「這是什麼地方?我怎麼會在這?」
我在一片混沌中微微醒來,有點吃力地把靈魂的窗戶打開,午後陽光穿進林間扎得刺眼,從溪溝縫中看到一條細細的藍天,兩旁的老樹,像是拼了命地要奪取陽光,鋪下天羅地網不讓一絲溫暖進入,儘管是夏日,溪溝依舊令人感到濕寒。奇怪,我怎麼會躺在這裡,上一秒我不是還好好地走路嗎?
「楊~~~~宇~~~~帆~~~~」依稀聽見有人從溪溝上頭呼喊我的名字,那是阿信的聲音。他不知是什麼練武奇才,丹田就像相撲出掌那樣有力,但今天聽來,怎麼像是嗑了藥那樣迷幻空靈。
「我沒事。」心裡想這樣回他,但一陣暈眩,不知道是誰又把我的窗戶關上。
說沒事,其實就是有事。而且這次,很有事。
該怎麼回憶那段旅程呢?盼了多年的嘆息灣成行,我即將走入中央山脈的心臟地帶,多少爬山人朝思暮想的夢幻之地,就要成為我爬山生涯中最令人稱羨的一章。與世隔絕十五天,是人生中最特殊的時間,十五天沒洗澡的體味也會令人無法忘懷。啟程,經歷了瑞穗林道螞蟥海,鑽不完的箭竹芒草,又臭又長的鐵線斷崖,摸黑前的緊急迫降,太平溪源,丹大溪源,棒球場,童話世界,隨之而來的嘆息灣即將把旅程帶到最高點。
然後「碰」一聲,我墜落二十公尺,躺在哈依拉漏溪底,望著只剩半天的嘆息灣獨自嘆息。
可能事情發生太快太突然,記憶被留在二十公尺上忘了下來,上一秒我還在鬆軟的松針上士氣高昂大步往前走,想著明天就要到達登山人的聖地;下一秒,就是躺在溪溝底哀號了。
根據神隊友們描述,我疑似滑倒或被絆倒在地後滾了三、四圈,隨後消失在他們的視線中。儘管他們大聲叫我抓樹枝,但三十公斤的背包跟地心引力死命把我往下拉,跟愛情來了一樣擋也擋不住。緊接著是令人發毛的寂靜,也是他們這輩子經歷最長的幾秒鐘,聽到「碰」那一聲,響徹雲霄直叫人心寒。他們只能祈禱著地的是背包而不是身體,然後跟觀世音耶穌阿拉山神媽祖王爺彌勒佛濟公聖母瑪莉亞關公……等所有神明禱告,做足最壞的心理準備,才開繩下到溪底探望。幸好閻羅王擺我一道,因為幾乎垂直墜落,加上本人身材嬌小,在自由落體的過程中,有足夠時間做重心轉換,讓背包成為緩衝先落地,否則迎接朋友的可能是一團肉醬,晚上剛好煮義大利麵。
我不想給隊友添麻煩,好好坐著,把背包鬆開擺在一旁,鞋子脫掉,在原地等他們,享受大自然的芬多精,我的臉色蒼白、眼神呆滯、說不出話,以上這些是他們說的,而我一點印象都沒有,不記得我有墜落,也不記得脫鞋子下背包,這段空白不知道可以跟誰討。
第一次遇到這種事,大家都慌了手腳,尤其山上夜晚來得又快又沉,三個人拿出睡袋,第一時間先讓我保暖休息,方翔更是拿救生毯包覆著我,而我似乎還不曉得事情嚴重性,腦袋想著「馬的,這樣明天能不能去嘆息灣啊」,隨後便又關機。
不知道是救生毯威力發揮,還是他們怕我冷死塞了一堆衣服,我在夜裡被熱醒,試圖掀開救生毯或拉開睡袋,卻發現全身無力不能動彈,唯一能受我支配的只有那兩片薄薄的眼皮,不論睜開或是閉上,看見的都是一樣的黑。此時,摔到九霄雲外的七魂六魄頓時回了神─我,楊宇帆,發生山難了。
「米奇……米奇……阿信……阿信……方翔……方翔……」我呼喊隊友名字幾次皆無回應,他們應該正在熟睡吧,於是我又試著移動身軀,依舊無能為力,且左肩傳來劇痛,逼得我不得不叫了幾聲。可能他們也隨時都在警戒中,不久後就醒來查看我的身體狀況,雖然沒有明顯外傷,但深怕顱內出血或是內臟破裂,半夜隨時可能一覺永遠不醒。頓時,強大的無助感伴隨著黑夜,強烈籠罩著脆弱的我。未知的深山、缺水的危機、新聞山難的主角、阿信的工作,太多複雜情緒一湧而上,我連放聲大哭的能力都沒了,太大的動作只會讓身體更加疼痛,只能悶著啜泣,像孩提時用眼淚面對一切,那是人類最原始的防備武器,而我已忘了上次淚水潰堤是何時。
所幸我身邊圍繞著很棒的夥伴,他們始終伴隨、鼓勵著我,沒有任何批評指責,加油打氣的話語瀰漫在空氣中。依稀記得,後來米奇靠到我身邊,當我啜泣時,她不斷聆聽安撫我的情緒,說了好多我早已忘記的話。印象中,她的聲音好輕好柔,我好像順著一匹絲綢再度柔順地滑入夢中。
果然,團隊裡頭一定要有女生,女生比較會安慰人,像是潤滑劑般溫柔了陽剛的臭男生。

第二日

昨日摔了身體,今日摔了心情,從雲端再度跌落谷底。
清晨的朝陽帶來希望,環顧四周大小一堆亂石,我狗屎運跌到一個相對平緩的地方,遙望上方約莫二十公尺,試圖拾回一點昨日的記憶,卻徒勞無功。米奇瞄見不遠處綁帶及右前方的石壁滲出了水源,應該是上輩子積了不少陰德,加上阿公在天上保佑才有這等福氣吧。
簡單吃過早餐後,阿信跟方翔出發到上頭一處可看見花東縱谷的小展望處求救,若沒訊號,就得來回至少七小時到義西請馬至山打電話救援,假若氣候不佳或是連絡有問題,說不定還回不了營地,得找地方露宿,米奇則是留在原地陪我與取水。
我再度睡去。
醒來,似乎能稍稍移動身體了,但左半邊動彈不得也無法起身,右手看似沒有大礙還能活動,所以試著把重心移到右半邊,然後用右手捧著後腦勺試圖坐起。但身體完全使不上勁,脖子也感到有點不舒服(後來照X光才知道第二頸椎裂開)。米奇把我扶起,泡了碗無法加蛋的滿漢大餐,辛苦背到這的蛋全給摔破了。
突然,上頭傳來阿信洪亮的叫聲:「生狼煙!生狼煙!」不久,天空竟傳來直升機的聲響,平日螺旋槳發出的嘈雜噠噠聲,宛如敲響希望之鐘灌入眾人耳裡,隨著聲音愈大,我知道自己獲救的機率愈高。直升機從遠方的聲音逐漸成為上頭的黑點,在溪溝附近不斷盤旋來回尋找,小小的黑點在我心中顯得如此巨大,淚水不爭氣的溼了眼眶,看見清楚的影像時更是再度潰堤,直升機始終在上頭徘徊沒有下降動作,溪溝內亦缺少材料升起大狼煙讓搜救人員定位,兩旁山壁的樹木也徹底阻撓了視線。
最後,直升機黯然離去,不帶走一片雲彩,希望的淚水轉為絕望。隨著螺旋槳聲愈來愈小,我的淚珠則是愈滾愈大。
國搜中心與阿信連絡後的結果,得知我的墜落點不可能用直升機救援,而地面人員最快也要五天才能到達,讓我的心涼了一半。五天?我撐得了五天嗎?讓我快點回家吧,我好想回家。
下午,阿信跟方翔到下游尋找垂吊地點,好消息是大概兩百公尺就有空曠處,壞消息是有些不小的落差,溪溝又溼滑,我本人則仍是躺在地上無法動彈。大家討論過後,明日的計畫便是用盡洪荒之力先把我弄到空曠處,再依時間衡量、回上頭收訊處連絡。看來也沒有更好的辦法了,當務之急是儘快讓直升機送我下山。
傍晚,一陣便意直上心頭,阿信十分開心,看來我的消化系統還算正常,於是在眾人的攙扶下起身。我倚著阿信脫下褲子,右手搭著他緩緩蹲下解放,大便形狀渾圓飽滿十分扎實,色澤也相當漂亮,十分金黃只差沒有發光,看來應該沒有內出血之虞。
入夜,我捲起褲管,讓米奇按摩硬如石塊的左腳,右腳踝跟膝蓋則是腫脹得無法出力。阿信跟方翔用登山杖跟幾條繩子,編織綑綁做成了一個擔架,以便做好明日最壞的打算,把我扛出去。因為不知道我有什麼傷害,若用人力背負,恐怕會二度傷害。但看著那個擔架如此簡易(簡陋?)我實在不曉得這要怎麼過……大家的話都不多,彼此都是同樣的想法:祈禱吧。
今晚似乎特別深沉漫長,翻來覆去輾轉難眠。他們三人奔波了一整天,早已疲憊睡去;我則是躺著看天,望了一整個太陽的時間,腦中不斷想著如何把這樣的我送到下面去。儘管已經將有限的資源發揮最大效用,抬擔架下去仍是艱鉅的任務─兩個人抬著不穩的擔架走崎嶇溼滑的溪溝,還有兩三米的落差地形要過,不管對傷者還是運送的人都有風險。
而我該做什麼?我能做什麼?NOTHING!
生命中第一次感到如此無能為力。我唯一能做的,就是信任對方,把生命託付給夥伴,並相信他們絕對能緊緊抓牢。

第三日

鳥兒的啾啾聲,如晨鐘般喚醒萬物。
依舊無法自行起身,大家的心情都寫在臉上。簡單吃完早餐,迅速整理完裝備,阿信將他的衣服裁成簡易三角巾,因為我的左肩只要稍微移動就會劇烈疼痛,大概脫臼了。他們將我攙扶起來,發現左腳硬化的情況稍有改善,看來米奇的按摩起了效用,但如果使力仍會整隻腳癱軟下去,得把重心擺在右腳才能稍稍站立。雖然右腳踝跟膝蓋受力都會劇痛,不過忍耐一下加上有人攙扶,勉強移動不成問題,於是我決定拋棄擔架,用最快的速度走下去取得救援。看到我能行走,隊友們的士氣也提升了不少,心中大石卸下一半,雖然另一半依舊沈重讓大家難以負擔。
一開始稍微平坦的地形,在阿信幫忙下沒啥大問題,只要把重心靠在他身上,疼痛還算可以忍住。不時回頭看看營地,看到自己墜落的高度,心裡不禁打了個寒顫。走了好長時間,卻始終無法拉大距離,推進速度十分緩慢,在身體硬撐的情況下,沒幾分鐘就十分疲憊氣喘吁吁,得停下休息。儘管如此,三個人還是一再鼓勵我,畢竟使用擔架,進度絕對更為落後。
前方開始出現一些倒木與落差了,我戰戰兢兢面對每一個考驗,走在有些溼滑的倒木上,儘管腳底木頭扎實,對我卻是如履薄冰,阿信在右側伸出的手是我唯一能信賴的支撐點,雙腳能給我的支援實在太有限了。就這樣亦步亦趨、右腳拖著左腳,慢慢橫過僅能容一人的倒木。
後頭藍色帳篷漸漸消失,隊友們不斷加油打氣,我知道得咬緊牙根走下去,為了自己,也是為了他們。遇到落差大的地形時,阿信會用身體當作支點,我則毫不遲疑踩下去,因為此刻對他仁慈,就是對大家殘忍。當時身體每個動作都會導致左肩劇痛,右腳疼痛更是沒有停過,身體也是說不了謊地氣喘如牛。每當我有想停下來的念頭時,是他們三個人的鼓勵在背後支撐著我。最重要的是,老子不想死在這個深山內。
「過了這石壁就是康莊大道了!」
眼前這片約四公尺落差的傾斜岩壁,似乎是我最後、也最大的難關。方翔先穿上簡易吊帶下降,用他的身體在下面當腳點跟護墊保護我;隨後我穿上吊帶先鑽過石縫,由阿信慢慢放繩。垂降過程看似順利,快到底時,我卻踏不著一個穩定的腳點,右腳踩老半天都是溼滑的石頭,讓我不免慌張起來,但我相信阿信絕對會緊抓綁帶不放掉我。如同他相信我絕對能撐到空曠處,方翔也適時從旁指示我該往哪落腳。最後有驚無險,安全降落。
過了石壁、上了所謂的康莊大道,突然直升機聲響從遠而近傳來。我們尚未與國搜中心連絡,不知它是打哪來又要飛去哪,但一聽到直升機,眼淚就好像反射動作似迸了出來。聲音由小轉大,最後在周遭上空盤旋─那是我的直升機,一定是!方翔發狂似地帶著黃色外帳衝往空曠點,好讓搜救隊定位;我似乎也爆發了全身的腎上腺素,忘卻痛苦加快步伐。阿信連忙拿出無線電聯繫,卻始終無回應,淚珠又不爭氣地滾落,深怕昨天的情況再度發生。阿信持續連絡,領著我加速前往可能的垂吊地點,卻突然走錯了路,我們下切到了溪溝,所幸及時發現返回正路;但上切的路土石鬆軟,儘管阿信拉著我,全身的力量卻無法支撐身體踏上那一步,此刻的我焦急如熱鍋上的螞蟻,但愈是著急我愈使不上力,他安撫我的情緒,並幫我踢出了腳點,總算回到正路。
宛如灑狗血的劇情安排,無線電在此時連絡上機組人員,告知我們已經在垂吊點等候。為了避免延遲救援時間,阿信叫我忍耐點、背起了我,此時,兩行痛楚與感動交織而成的淚溼了我的臉龐,還有阿信厚實的背膀。
「忍耐一下!」搜救人員在嘈雜的直升機中向我大喊,迅速綁好吊帶跟扣環,咻一聲我就被拉到空中,來不及跟隊友說謝謝或交代後續,我一直哭一直哭,不知道是因為身體太痛,還是活著太感動。
黑色巨獸盤據在空中,所有話語都被怒吼聲淹沒,淚水模糊了隊友的樣貌,他們的身影愈來愈小。大地攫起了落葉,漫天飛舞繽紛了整片藍天,猶如一場華麗的嘉年華會。
如果地獄有身高限制,我想門檻就是一米六吧,我被閻羅王狠狠逐出家門了。
我幸運活了下來,還上新聞,成為浪費國家資源的登山客。
在此澄清:我們都有合法申請,是為了學術調查才燃燒自己的青春肉體,跟那些沒申請爬黑山出事的不同喔,啾咪!
活著,金價美賣。
因為,山在那
都曾經山難摔個半死,猜猜,我從此就隱退山林,還是繼續馳騁山林?
發生意外後一個月,我才能稍稍恢復正常作息,但仍必須帶著護頸保護裂掉的頸椎,以防意外的劇烈晃動,左手也得背著三角巾,連高舉過頭都有些困難。悶了那麼久,我實在是受不了,必須要出門透透氣,於是,我也管不了那麼多,騎著機車出門,幾次出門,我都覺得馬路特別大條,交通特別順暢,畢竟,如果你在路上遇到一個戴護頸左手骨折,只用右手騎車的人,一定是閃得愈遠愈好,不要去碰到他。各位大朋友小朋友不要亂學喔,葛格有受過專業的單手騎車訓練,甚至我們在鄉下騎腳踏車,常常都是放空雙手在騎。
沒辦法,我就是無法被靜靜地關在一個空間,一定要出來走走,每個朋友看到我用如此華麗的姿態登場時,都要把下巴從地上撿起來,但認真想想,好像也不是很意外,畢竟哇喜楊宇帆。
半年後,我在醫生的許可下,又重新回到我最喜歡的山上,長眠(誤)。
山難可不可怕,當然,說不定我當下都嚇到漏尿,只是失去意識沒感覺。
但我認為,我們是一群愛山之人,我們對於路線、氣候、裝備、體能……都有做了萬全的準備,而所謂的意外,就是發生在意料之外,危險的並不是爬山,危險的是我們的無知,太高估自己,太輕忽大自然。從人類的祖先拿著火炬踏出山頂洞穴那一刻開始,人類的本能其實就是一直在冒險探索未知,我們所享受的每一個當下,都是前人勇敢挑戰的成果,難道,我們要因為可能潛在的風險,就停滯腳步嗎?
或許吧,有些人會選擇停止,因為個性比較保守或是許多外在因素影響,畢竟,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繩,心裡難免會有陰影,但世界並不會因為這樣就停止前進,甚至會更大步邁進。
做任何的事情都有其風險,即便只是好好走在路上,都可能會碰到發瘋的酒駕,假若真的有交通意外事故跟爬山意外的統計,哪個風險比較高,還很難說。
山難過後,讓我更加確定一件事,我好愛爬山,被封印的半年,我無時無刻都在想著什麼時候還可以爬山,也讓我面對山林的心態更加成熟,以前過地形時,就會像個小猴子跳來跳去,很敢衝,但摔過之後知道很痛,所以都會踩好每一個腳點,穩穩的走過去。
但要冒險,首先就是要對自己負責,我沒有忘記自己家人聽到發生山難後,我本人當下意識清楚但全身無法動彈,他們是抱著最糟的打算來到醫院,以為我是不是要半身不遂,他們的下半生也得與我相隨。我很感謝他們沒有阻止我繼續冒險,而我能做的,就是買足保險,除了壽險意外險還有殘扶險,至少,萬一我真的有個萬一,可以讓他們在經濟跟人力上的負擔,降到最低。
盡人事,剩下的,就是聽天命了,既然他們不阻止,那我就應該要更勇敢的去追求自己的人生。
處在一個擁有豐富海洋跟高山資源的台灣,不去親近大自然,真的是一件太可惜的事情了。
來吧,17883,讓我們一起爬爬山!
因為,山就在那。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