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庫存:2
兔俠10:最終的沉眠(完)
  • 兔俠10:最終的沉眠(完)

  • 系列名:悅讀館
  • ISBN13:9789863194101
  • 出版社:蓋亞文化
  • 作者:護玄
  • 裝訂/頁數:平裝/304頁
  • 規格:20cm*13cm*1.8cm (高/寬/厚)
  • 版次:1
  • 出版日:2019/07/03
  • 中國圖書分類:小說
定  價:NT$240元
優惠價: 9216
可得紅利積點:6 點

庫存:2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書摘/試閱

逝去的、曾經的,深藏於心底。
人在重新站起後,更加堅韌!
《兔俠》完結篇――
「這世界罪該萬死,但是我喜歡這上面的人。」
神禍滅世,能力者為愛而戰,黑島之役終將落幕⋯⋯

人類在自己的母星走到了異動之刻,
本來該放他們自生自滅的,不過⋯⋯
回到母艦後,琥珀甦醒中的記憶逐漸回籠,
解謎了初始人類到達「凱達斯特」的前後始末。
歷經孤獨的航行,克服太空未知險惡,
在起源神的指引下,人類來到這顆適合居住的星球。
而改變,也隨之展開⋯⋯
第二家族百年來以「阿克雷」的意志研發第三兵器,並決定獻祭啟動。
彷彿沉眠的「母艦」意志同時現身眾人面前。
黑島之上,最危險的從不是憎惡人類的美麗惡神,
而是――完美執行最初計畫的超.人工智慧⋯⋯
凱達斯特第840年後,曾經耀眼的曙光是否仍將照耀大地?
特別收錄>番外.輪迴&番外.曙光

++首刷限定贈品++
兔俠專屬人物設定pvc珍藏卡(海特爾款)
歡慶完結特別加贈―>護玄親繪兔俠感謝卡
++本書特色++
華文小說超人氣作家護玄2013年起,推出的重量級大作。
主角是個非常熱血、超級崇拜所謂正義使者的青年(雖然外表看似小孩!!),在作者特別的世界觀設定下,展開了屬於他的英雄之道。
故事節奏時而輕快、時而緊湊,內容不只逗趣,也處處藏有韻味,讀之竟能感受到那種具有深度的少年漫畫的快感,推薦給心中充滿熱血正義、平時卻無處發洩的朋友~~
護玄(離玄)
6月2日、雙子座。
老巢:http://windslie.pixnet.net/blog(夜貓鳥宿)
職業腐屍。
喜歡音樂、電影、書籍與鳥。
畢生願望就是將自己所想的故事都能寫完。
不論哪種創作都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希望每個人都能愛護自己心中的創作小小人,讓他們茁壯更美好。
護玄作品集
8 .Floor(陸續出版)
兔俠(全十冊)
因與聿案簿錄(全八冊)
案簿錄(全九冊)
異動之刻(全十冊)
特殊傳說0.5 決戰生死棋
新版.特殊傳說(學院篇,全十冊)
特殊傳說Ⅱ亙古潛夜篇(全四冊)
特殊傳說Ⅱ恆遠之晝篇(陸續出版)
十年.踏痕歸
《兔俠vol.10最終的沉眠〔完〕》精彩試閱

那便是,最早關於「起源神」的真實記事。
當時起源神不知道的是,就算有多麼離奇的力量會抹滅他們的記憶,又或是影響所有電子設備,讓那些電子記錄都成了雜訊,一開始就察覺不對勁的阿克雷依然以他的才能,硬生生在那些雜訊中恢復了些許片段對話,還進而在自己的記憶深處挖找出相關談話畫面。
而莉絲或許是擁有第一家族的奇特力量,雖然記憶也有所變動,但還保留了一部分印象,不過就僅限於最初見面那時。
雖然很少,但還是強硬留下了片縷原本很可能會被未知力量抹滅的真相。
自始至終,他們都不知道所謂的「起源神」究竟是誰,但利家在座標中找尋到新世界,輔佐兩大家族帶領所有星艦脫離了漫長久遠的漂泊,終於能夠停留在土地上,讓人類擺脫無法到岸的恐懼,在新天地中建立起新的社會,這點無法磨滅。
安定之後,屬於新世界的戰爭與爭奪便逐漸揭開序幕,如同母星過往的歷史。

琥珀慢慢睜開眼睛,從阿克雷最後釋放的記憶中回過神來。
人類崇拜光神並不是沒有原因的,他們從來不知道「神」長什麼樣子,但是當時每個人類都記得新世界第一道曙光;即使當下的空氣結構令他們無法離開星艦,只能等待探索部隊初次落地與回報,但清醒的人們打開星艦所有能看見外面世界的窗戶、視窗畫面,自黑暗中,淚流滿面地看著深色的天空轉為藍,直到金色的光芒像是刀刃般撕裂了空中的帷幕,穿透他們許久以來的不安,把那份對於失去母星的絕望與脆弱切割開來,徹徹底底品嘗到真正的希望滋味。
不論起源神的傳說是否真實,當時的那道光,即是所有人類心中的「光神」。
而真相,就這麼保留在某些人的心中,不被人類所知,人類也無從得知。
難以解釋的事物,就這麼淡淡地消失在新的歷史長河當中。
人類遵守約定了嗎?
並沒有。
如果光神重回此處,想必是很失望的吧。
就算如此,琥珀還是想要將「某些事物」繼續保留在這個星球上,即使多麼罪不可赦,一定都還有他們能夠存活下來的價值。
「我認為,『起源神』或許與我們所想的相同。」
正在思考,旁側傳來淡淡聲音。琥珀回過頭,看見背對自己清理程式的伊卡提安,接著青年繼續說道:「如果『神』有意收回這個世界,或許早在他回到這裡時,人類就已經被傾覆,不會任由事態繼續發展。」
「……或許如此,也或許他想看我們自己滅亡,不用他髒手。」再次移除掉棘手的保護程式,琥珀嘖了聲。
「不,他行動了,就在如此近的距離當中,除了『光神』以外,還有另外兩位都曾經向我們伸出援手,不論是波塞特或是兔俠等人,早已見過那些傳聞中的人物,甚至是起源神,可那三位並沒有危害任何人,而是引導所有人至此,這已說明了很多。」伊卡提安雖然看不見,不過聽著描述,也知道「神」是在幫助他們,並非莉絲等人所想的要破壞整個世界。
「我還真希望他可以親口告訴大家他想要的是什麼,究竟要世界毀滅,還是人類存續,省得一堆人在那邊用自己的想法詮釋,鬧成這樣麻煩死了。」琥珀沒好氣地彈開不小心觸及的防護程序,那一小段數據發出了哀嚎後,就被病毒給吞噬,委屈可憐地屍骨無存。「就算礙於什麼神的禁忌,還是神有什麼規定,至少可以說一句他要或是不要這個世界。」
雖然有阿克雷的記憶,也明白父親多麼崇敬起源神,但他還是覺得很麻煩。神把爛攤子扔給人類,既不告訴他們能否生存,也不告訴他們是否至此滅絕,整個星球的人類彼此爭奪,生命不斷在消亡,神卻一聲也不吭。
「呵……或許,神也無法決定生命的去向吧。」伊卡提安停頓了半晌,思索後還是說道:「蘭恩家一直保存著阿克雷的複製基因,並將其植入每代選出的幾名族人當中,希望你不會太過介意。」
「我知道,這是為了在這天到來時候,你們可以方便進出星艦。」琥珀倒不覺得這有什麼好介意的。
雖然蘭恩家複製的基因量很少,但已足夠讓母艦辨識出這是第二家族的相關血脈,若沒被強行更改設定,那些人造人是不太可能去破壞有阿克雷本人可能性的「嫌疑犯」。
「嗯。」
「不過這個真的很難解除。」聽到旁邊的輕笑聲,琥珀沒好氣地白了眼對方,「我是說真的,蘭恩家難道沒有想辦法弄個輕鬆簡單快速的方式嗎。」
「拖上宇宙星河,炸了。」
「……」的確夠簡單快速。
「聽見阿克雷親口說難解我便放心了。」伊卡提安淡淡說道:「我正以為是我的能力過於不足,少了一雙眼睛還是會令人吃力些,我滿腦子都是直接輸入影像的系統數據,有點頭暈腦花。」
「比外面那些傻蛋好多了。」琥珀再度嘖了聲。

與此同時,守在門外的兩人並不知道自己正被保護的人冠上傻蛋之名,非常盡責地認真擋在門外。
這段期間,四周不斷傳來各種大小警報聲,在看不見的星艦之外像有著各式各樣的爭鬥,讓原本想要擁進來包圍他們的人造人不知為何有了忌憚,全都堵在廊外,暫時沒進行襲擊,原地待命且虎視眈眈地盯著他們。
而強盜團的人氣息更是突然消失,不知道潛藏到哪裡去了。
「看來你們這段時間也真遇到不少事情。」倚靠著冰冷的白色牆面,黑梭警戒著周邊隨時變化的氣味,邊檢視手邊的能源武器。少了毒霧禁制後,他一一將這些原本必須壓抑性能的兵器調高殺傷力。也不知道荒地之風那邊是不是早就預料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情,替他們準備的武器都比照前世代規格,可以解放最大能量,讓火力比之前遠高了數倍不止,人造人撲上來的話可以一發崩碎他們半個身體。
「唔……是也還好。比起來,你真的沒關係嗎?」有點擔心地看著身邊的處刑者,青鳥沒忘記先前他差點死掉的模樣,現在仍然覺得很驚險,尤其這人還沒恢復就又跑回來前線,不知道能不能支撐得住。不過撇開這點不談,青鳥對於黑梭再次歸來,依舊感到很高興,畢竟從一開始便認識了兔俠組織,在心裡總是有點特別的存在感。
就像是有點雛鳥情結吧,畢竟最開始就是他們出現在自己面前,然後開始了這亂糟糟的一連串旅行。雖然黑梭並不是最強的處刑者,大白兔也不是最頂端的能力者,但青鳥就是覺得他們已經很親近了,像是關照自己長大的兄長們一樣。
「嗯,別看我這樣,基礎輔助還是沒問題,至少不會扯後腿。」黑梭想了想,看著自己還沒痊癒的傷處,笑出聲:「大概吧。」
青鳥看著對方,也無聲地扯動了下微笑。
「不過事情要有始有終才行,一開始是我和兔子把事件弄出來的,那麼我們至少要陪你們到最後。」黑梭騰出手,拍拍青鳥的頭,就像寵溺自家小弟弟一樣。「最初還真沒想到會變成這樣,看見請願主啊……琥珀是『阿克雷』什麼的,當時真的想像不到。」
雖然早知道所謂的「神」便是最初的人類們,黑梭幼時難免曾想過為什麼總是無法得到神的救贖,那些屬於心靈上的寄託、逃避某些現實的扭曲幻想曾經高高在上,卻沒想到有一天會存在於自己身側,而且既平凡,又不怎麼樣,還讓他揉捏過好幾次。
還來不及感到有點失落,他先意識到的是啼笑皆非,難怪以前許的願望從來沒有好好實現過;所謂的「神」這麼小,又這麼任性、還挑食,看來光是要照顧自己就很花力氣了,難怪無法實現人們的願望。
一個請願的主神都如此了,其他的初始神估計也差不多都是這種倒楣的樣子吧。
「我現在最大的體悟,就是人果然要腳踏實地,老老實實地靠自己好好做人。」黑梭甩了下能源槍,插回槍套。
「就是啊,一個傳說的神是那樣,另一個傳說的惡神還是這樣,感覺都很不牢靠。」青鳥望著天花板,誇張地嘆了口氣。「而且這次事情過後,我要把弟弟帶回家了,所以其他人還是好好做人吧,琥珀感覺當不了偉大的神,不然就是五分鐘馬上火大暴怒,直接叫別人去死,可能會創下史上最高賜人類死亡的神祇記錄。」
「沒錯沒錯……」
唰的聲,原本緊閉的門扉突然打開,讓原本正在說別人壞話的兩人瞬間閉上嘴,有點冷汗地轉過頭,幸好站在門後的不是剛剛他們討論的大魔王,而是不知道為什麼離開系統協助的伊卡提安。
「發生什麼事了?」黑梭立刻站直身。雖然在說笑,不過他一直警戒著附近人造人群的動向,應該不是那些東西靠近的緣故。
「我要去輔助控制室一趟。」伊卡提安淡淡開口:「就在右側走道盡頭,很快便回。」
「需要幫……」
「不需要。」打斷了黑梭想要幫助的詢問,伊卡提安停頓了半晌,說道:「往後還有許多事情你們得費心了。」
「?」
「?」
黑梭和青鳥一時沒反應過來,顯然也不打算解釋的人很快越過他們,逕自走去目的地。
與身邊夥伴對看一眼,青鳥打起精神,繼續顧門的任務。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兔俠vol.10 最終的沉眠〔完〕》)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