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庫存 > 10
定  價:NT$280元
優惠價: 79221
可得紅利積點:6 點

庫存 > 10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書摘/試閱

三民限量贈送Middle方形寫真明信片!
10cm x 10 cm,細紋美術紙,4款一套。贈品以實物為準,數量有限,送完為止。



再見,但距離還有多遠?
不要再見,原來已經是最好的終結……

台、港、澳門、星馬超過100萬讀者揪心追讀
年度暢銷作家Middle最新短篇小說創作

不敢回望的記憶,沒說出口的再見,讓Middle與你一同回憶細訴。
20個「再見」的故事,獻給「說了再見」、「再次見面」、「再也不見」的你和我。


有些人不再見或許會遺憾,
但再見也只是會自尋煩惱。


有時想再見,也許就只是希望能夠親口說一聲再見。

曾經有這麼一個人,
讓你以為能夠手牽手走到白頭,最後卻變得比陌生人還要疏離。
曾經有這麼一個人,
讓你依然每天去更新臉書,為的就只是希望挽回他對你的在意。
曾經有這麼一個人,
讓你只要聽到某首歌的前奏,就會立即想起關於他的所有回憶。
曾經有這麼一個人,
讓你儘管已經變得無盡卑微,但還是無法拒絕他的請求與自私。
曾經有這麼一個人,
讓你毫無保留地付出了一切,可惜就只能換來他的一句對不起……

只是,都過去了。也是,最後一次了。
即使你其實,並未完全放下這一個人。
但有些話,真的要在合適的時候去說,
晚了再說,也只會為彼此帶來無盡煩惱。

再見,於是你在心裡默默再唸一聲。
再見,不要再見。

Middle

香港寫作人,喜歡寫,
但不喜歡為寫而寫,
總是很忙,但享受忙裡偷閒。

讀者遍及香港、台灣、澳門與星馬等地,
不過即使只得一個人有共鳴,
他就已經心滿意足。

臉書專頁:www.facebook.com/MiddlePage
個人臉書:www.facebook.com/middle.uil
Instagram:mid810

已出版作品包括:
小說《你是我最熟悉的陌生人》、《曾經錯過的時間,曾經對過的你》、《閉起雙眼你最掛念誰》、《在我們忘記之前》、《十二首歌》、《永遠的平行線》;
散文集《凌物語》、《等心息》、《曾經,有一個這樣的你》等。

〈限期之前說再見〉

//

但最後,
一切都始終沒有揭穿,實情沒有說清;
以後,我們都沒有再見……

讓情感於不明不白間悄悄流逝,
讓故事在限期來臨之前,默然告終。

//

深夜,手機響起了鈴聲。
螢幕上,是她的名字。
我輕輕吸一下氣,看一看桌上的月曆。
最後如往常般,拿起手機接聽……

───

「剛才你為什麼沒有接聽我的電話?」
手機裡的她如此嚷著,一副要責備我的口吻。
「小姐,去洗手間都要聽你的電話?」我不服。
「當然要啊!」她不講理,彷彿如女皇。「如果不是這樣,我有事的時候,又如何找到你?」
「……那,如果倒轉的話,你又會不會帶手機進洗手間?」
「帶什麼?」
「手機囉……」
「你……色狼!」
然後她就乘機笑著發作起來,不停的說我是色魔、色狼、色中餓鬼……
每個夜深,我們都是這樣子在手機裡亂說、亂吵。
這樣的情況,那時維持了差不多近一年,每夜如是,從沒間斷。
直到一年之前。

───

「找我有什麼事嗎?」
我問她,空氣帶著疏離的感覺。
「沒什麼……」過了好一會,才傳出她生澀的語調。「很久沒聯絡你了。」
「嗯。」
「近來好嗎?」
「還好。」
「……嗯。」
然後在幾秒鐘後,我聽見了從聽筒傳來的,汽車駛過的引擎聲。
「仍在街上嗎?」我問。
「嗯。」
「還不回家?」
「唔……」
「怎麼了?」我輕輕吸一口氣。
「其實……」
我沒開口,等她說下去。
「是呢,你有沒有空……」她忽然轉了語調,笑問:「有沒有興趣,現在跟我去吃宵夜?」

───

「喂,不如去吃宵夜吧!」
「不是吧?現在幾點鐘呀?」我拿著手機嚷道。
「才十二點嘛!」她的語氣,完全是在中午十二點的模樣。
「一般正當人家,十二點就應該上了床喇!還去吃什麼宵夜?」
「正當人家,你現在上床了嗎?」她反問。
「我就是要準備上床睡覺!」我脫著運動鞋說。
「但你明明就是才剛回家啊……」
我心裡冒汗,問:「你……怎知道的?」
她奸笑了。
「你整晚都沒有上過臉書,如果你不是上街了,還會幹什麼?」
這個人實在太了解我每晚都會上網的習慣。
「還不快來?」她笑嚷。
我嘆一口氣,選擇屈服。
「是老地方嗎?」

───

以前,我們會到九龍城的潮州夜冷店吃夜宵。
一碟大眼雞,兩瓶青島啤酒,就可以讓我們度過整個凌晨。
我跟伙計點了這些,伙計忽然說了句:「很久沒見你呢!」
我微微笑回應。
她還沒有來。
我替兩個玻璃杯斟了半滿的金黃色。
不一會,大眼雞送來了,但她依然沒有出現。

───

「又是你約吃宵夜,但每次你總是遲到!」
「男人家,就別抱怨這麼多嘛。」她做個鬼臉,拿起啤酒來喝。
「做你男朋友就慘,每次都要等你。」我吐糟。
「放心,那個人一定不是你。」
她笑著反擊,我悶得一肚子氣。
「你有這麼多人喜歡你,幾時又會輪到我呢。」她又說,用筷子挾起一塊魚肉。
「難道喜歡你的人又會少。」我冷冷的說,將豉油推到她的前方。
「有人喜歡,但又有什麼特別呢?」她讓魚肉舀了一點豉油,滋味地吃著。
「是你要求高吧?」
「才不。」她放下筷子,往店門外望去,最後又笑了一下:「又或者是,我也不知道自己想要什麼。」

───

我默默地挾起魚肉,舀了豉油,緩緩地吃著。
這夜的打冷店沒有太多顧客。
兩瓶啤酒,不一會就被我喝完,我跟伙計點了第三瓶。
然後,又再點了另一碟大眼雞。
她依然未到。
看看手錶,已是凌晨兩時。
我把手機放在桌上,將玻璃杯再一次斟滿。

───

「對於愛情,每一個人都應該要有自己的要求與底線嘛。」
我喝著啤酒,對她說著語意空泛的話。
「那我的要求又應該是什麼?」她看著我,眼神帶點看不起的意味。
「我怎知道,這點你自己才最清楚。」我用上無敵的反問句。
「廢話。」
「多謝讚賞。」我笑笑,替她倒酒。
「其實……」
「唔?」
「我一直都有男朋友。」她忽然這樣說。
「我知道啊。」我用筷子將大眼雞翻去有肉的另一邊。
「你知道?」她呆住。
「看你的臉書,多少察覺得到。」
「我都不知道你有看我的臉書,從來沒有看到你留言或按讚。」她盯著我。
「留言什麼的並不重要吧。」我苦笑。
「……我和他在一起,已經八年了。」
「這麼久?」我看一看她,又問:「讀書時就認識的嗎?」
她微微點頭。
「那麼,也不錯嘛。」
「不錯?」
我放下雙筷,微笑:「不是嗎?一起走了這麼久,是很難得的緣分呀。」
她不語,靜靜看著桌上的大眼雞。
一點涼風,從店門外微微滲進。
「但我覺得,」她開聲,又拿起啤酒喝了一口,說下去:「跟他一起,已經沒有戀愛的感覺。」
「但你們依然在一起。」我說。
「嗯。」
「沒有想過分開嗎?」
「……沒有原因可以分開。」
「那他一定對你相當不錯呢。」我輕輕笑了一下。
她又不作聲。
「那麼,再這樣下去的話,你們會結婚嗎?」
「你覺得呢?」她抬眼問。
「我不是你,又怎知道?」我吐吐舌。
「又廢話。」她搖搖頭。
「或者吧,我只懂得說廢話。」
我將她的杯子又再添滿,說下去:「其實兩個人結婚,應該也不是只看有沒有感覺?」
「還要看什麼呢?」
「看經濟能力、看兩個人適不適合一起生活、看彼此懂不懂得互相遷就、看大家有沒有共同的目標與計劃。」
「那,感覺呢?」
她又凝視著我。
我微微呼一口氣。
「如果你覺得,感覺真的那麼重要的話……」

───

凌晨四時,打冷店還是跟以前一樣,要打烊了。
我結了帳,把手機放回衣袋裡,一個人走出店外。
抬頭望向天,仍漆黑一片,涼風微微吹著,暖意漸漸消散。
記得去年的這天,也曾有過這樣的感覺……
懷裡的手機,終於震動起來。
「喂。」
「對不起。」她說。
「為什麼要道歉?」我笑。
「……因為我沒有去。」
「傻啦,不要緊。」
「但真的……對不起。」
「你何時變得愛這樣囉嗦。」我輕輕嘆息。
「嘿……想不到會被你如此說我。」
「風水輪流轉嘛。」
「唔……」
我拿著手機,等她說下去。
過了一會,她才開口:「其實……我明天要結婚了。」
「是嗎?」
「……怎麼你的語氣像是毫不意外?」
我笑了一下,說:「或者是我早有預感吧。」
「早有預感?」
「不知道呢,覺得你這夜找我,一定是有什麼事情要告訴我。」
「……你仍是這麼敏感。」
「是啊,近來看你的臉書,多少也感到一點幸福的感覺。」
「但我沒有在臉書上提到我會結婚……」
「我敏感嘛。」
她沒有回應。
只聽到,手機裡響起摩托車駛過的聲音……
「祝你幸福。」
我誠摯的,對她說。
然後,差不多的摩托車引擎聲響,掠過我的身邊。
然後,漸漸的從聽筒中遠離……
「嗯,謝謝你。」
「嗯。」
「拜拜。」
然後,她終止了通話。
我收起手機,沒有回頭,往前走,一直沒有回頭。

───

回到家,天色尚未發白。
坐在書桌前,拿起一封紅色的信封與請柬。
打開請柬,看著上面的名字,我忍不住淡淡笑了一下。
兩個名字,都是我認識的。
一個,認識了兩年。
另一個,認識了許多年……

───

「如果我說,你是我喜歡的類型……你會怎辦呢?」
那最後的一個凌晨,我扶著喝得半醉的她,送她回家時,她忽然如此問我。
我沒有醉。
街上的涼風、懷內的暖意、多年的友情、靜夜的感覺……
我沒有給她回答。
後來她合上眼,睡著了。
我知道,她在裝睡。
但最後,一切都始終沒有揭穿,實情沒有說清;以後,我們都沒有再見……
讓情感於不明不白間悄悄流逝,讓故事在限期來臨之前,默然告終。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