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庫存:9
人民幣定價:38.6元
定  價:NT$232元
優惠價: 79183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庫存:9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混世魔王偽世子X 高冷腹黑真皇子
青梅竹馬世無雙 晉江年度金榜作品——
滇王世子回雲南了,二皇子的心也跟著飛走了。


世子她居然懷孕跑啦!
這女人竟然打算自己養著不回來了。


皇子大人一邊忙著繼位一邊憤然將她接回:
朕願意以萬里江山為聘,迎你為后,不可以拒絕!


她生甯甯時,朱謹深未能陪著,他嘴上不提,心裡實是生平一項絕大遺憾,
這下終於有了彌補的機會,那是費盡全力要找補回來。
他奏本都不在乾清宮裡批了,統統移到後面來,致力於把宮人們都變成擺設,沐元瑜想要什麼,都是他來。
照理他們這時候該分床了,但看皇帝這個幾乎要長在皇后身上的架勢,硬是唬得沒人敢提。
明擺著觸黴頭麼,誰願意去找這個不自在。
沐元瑜身體底子好,過了懷孕初期後,就仍是好吃好睡了,
只是偶爾會發生小腿抽筋一類的症狀,沐元瑜不以為意,
但朱謹深如臨大敵,聽了太醫的話,每天晚上都要給她按摩小半個時辰。
很多年後,皇帝坐在床邊,一手拿著奏本,一手給皇后按摩小腿的場景還如一幅畫卷一般,
溫暖地鐫刻在宮人們的記憶中。

溪畔茶

晉江人氣古言作者,擅長寫甜文,目標又甜又不膩。碼字是真愛,娛己也娛人,隔網線以文字對話,有時思想發生碰撞是很愉快的事。已在網絡上發表《美人戾氣重》、《替嫁以後》等多本古言小說。
第一章 歸家奔喪
第二章 禍兮福倚
第三章 心悅君兮
第四章 龍顏震怒
第五章 圈禁生涯
第六章 白刃相見
第七章 何需用刀
第八章 各自心亂
第九章 路遇故人
第十章 頭角崢嶸
第十一章 冰釋前嫌
第十二章 監生奇案
第十三章 立志在堅
第十四章 大婚秘聞
第十五章 梅家驚變
第十六章 接踵而至
第十七章 被迫放手
第十八章 情深意濃

  1.“兒臣去往雲南,取沐氏而代之,大約還不是樁難事。”
皇帝:“……”
他道:“——你這種話跟沐家丫頭說過嗎?”
剛才還深情款款,轉眼就要占人家的家業?雖然從他的角度實在是——無法反對,但這個兒子到底是什麼腦回路?!
朱謹深道:“沒有。不過沐王爺已經無後,他這一支想要延續下去,只有沐元瑜招婿,兒臣不會讓她有第二個選擇——”
皇帝一口氣險些上不來:“你要給她當上門女婿去?!”
朱謹深道:“不過名分而已,她笨得很,總是聽我的。”
皇帝這口氣真要倒過去了——不過名分而已,而已!這逆子是不在乎,他這個做老子的丟不起這個人!
“你給我出去,朕現在看見你全身都疼,”皇帝受不了地道,“你老實滾回你府裡呆著,等朕冷靜下來,再處置你!”
朱謹深從善如流地頂著一頭血走了。

2.沐元瑜跟一般的姑娘家就是不一樣,她打小那麼樣長起來,要同時以深閨千金的標準來要求她,本來就是矛盾的。
滇甯王妃壓著氣問她:“那是什麼時候有的?”
“就,不知不覺吧。”沐元瑜埋頭摳著手指頭,她又不好意思了,“我也說不清楚,反正我跟他在一起很開心,他一直對我都好,慢慢就……”
“對你好有什麼用,你父王當年對我還好呢!”滇甯王妃氣道,“他是不是長得也很好?”
沐元瑜小心翼翼地點頭。
“都是我的錯!”滇甯王妃一見,就痛心疾首地來了這麼一句。
沐元瑜有點迷惑地看她,滇甯王妃接著道,“當年你父王就是這副倒黴樣子,我就是看他生得好,才受了他的迷惑,吃了這大半輩子的虧。”
還有一句她沒說,但沐元瑜看出來了——怎麼這看臉的毛病偏偏傳了給她。

3.皇帝毫不留情地拒絕了,並且十分不悅:“二郎,你一個男兒,就這般沉迷于色相中?那朕賜你兩個宮人,你帶回府去罷,省得總惦記不該惦記的人。”
朱謹深想都不想,張口就道:“兒臣不需要。”
說完了他卻不走,只是站著,神色間隱現焦慮。
皇帝無語了:“你這是什麼意思?還打算坐到地上打滾跟朕耍賴不成?”
朱謹深頓了一頓,眉間閃過絲決然,道:“我滾了,皇爺答應由我護送糧草嗎?”
皇帝:“……”
他運了運氣:“你給朕滾——滾出去!”
汪懷忠在旁邊沒有如平常般解勸,因為他直著眼,被驚呆了。
這是二殿下?
這是假的二殿下吧?!
三歲的時候他也沒幹過這種事啊——現在他可二十一歲了!
這說出去誰信呦。

4.沐元瑜點頭應著,跟在他身邊一起走,她不知怎麼想的,又躍躍欲試著有點想去撩朱謹深,甩著手,手背跟他撞到一起,道:“殿下,我要是真的就想在雲南呢?殿下怎麼辦?”
她笑眯眯的,眼神有一點壞,朱謹深瞥她一眼,有點手癢,想拿根繩子把她綁住才好,嘴上很大方地道:“——怎麼辦?只有拿誠意打動你,告訴你,在我身邊更好了。”
沐元瑜對這個答案很滿意,喜滋滋地正要也說兩句好話哄哄他,不妨聽他慢悠悠接著道:“不管怎樣,你總是要先在我身邊,才知道好不好了。”
感覺每天都在掉坑的沐元瑜:“……”

5.沐元瑜還是沒來由地有點心虛。
她是知道朱謹深不快的點在哪的,這要一直慪著,馬上就是晚膳時分了,難道還慪著吃完一頓飯不成?那吃得多不香。
宮人端著水盆下去了,朱謹深站起來要走,沐元瑜略急,把他一拉,道:“哥哥,我錯了。”
朱謹深呼吸一滯。
他順著她的動作轉過身來,微微擰著眉,俯身,英俊的眉眼直逼到她眼跟前:“再說一遍。”
沐元瑜叫完羞恥勁就上來了,耍賴抱住他的腰,往他懷裡躲,含糊道:“好話不說二遍。”
朱謹深捏住她的後頸,要把她拎出來:“躲什麼,你這麼有辦法對付我。”
“誰對付你啦,我在哄你開心。”
“那你再哄我一遍,我才不生氣。”

6.
沐元瑜無奈就著他的手喝了兩口,把心裡的煩惡壓了一點下去,道:“我沒事。”
她就算有點不舒服,也不至於到喝口水都要人喂的地步呀。
很快太醫來了,給出了准話。
他跪下道喜,確是喜信。
宮裡頓時一片喜氣洋洋。
朱謹深非但是坐不住,他連站都站不住了,年紀漸長又為帝后,他情緒本已不太外露,這下居然失態地繞著沐元瑜轉了兩個圈。
自己也不知為什麼要轉這個圈,只是激越的情緒要尋個出口。等轉完了,見到宮裡低頭忍笑的宮人們他方有點定下了神。

7.她生甯甯時,朱謹深未能陪著,他嘴上不提,心裡實是生平一項絕大遺憾,這下終於有了彌補的機會,那是費盡全力要找補回來。他奏本都不在乾清宮裡批了,統統移到後面來,致力於把宮人們都變成擺設,沐元瑜想要什麼,都是他來。
照理他們這時候該分床了,但看皇帝這個幾乎要長在皇后身上的架勢,硬是唬得沒人敢提。
明擺著觸黴頭麼,誰願意去找這個不自在。
沐元瑜身體底子好,過了懷孕初期後,就仍是好吃好睡了,只是偶爾會發生小腿抽筋一類的症狀,這視各人體質不同,有時是保養得再好也無法避免的,沐元瑜不以為意,但朱謹深如臨大敵,聽了太醫的話,每天晚上都要給她按摩小半個時辰。
很多年後,皇帝坐在床邊,一手拿著奏本,一手給皇后按摩小腿的場景還如一幅畫卷一般,溫暖地鐫刻在宮人們的記憶中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45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