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庫存:4
定  價:NT$290元
優惠價: 79229
可得紅利積點:6 點

庫存:4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兒童文學名師鄒敦柃重新詮釋經典《山海經》,藝術家羅方君奇幻彩繪
文學與神話兼具,輕鬆易讀,培養經典閱讀啟蒙。

小難被父親送到南山先生處學藝,師父是個奇特的人物,他那三千六百格的藥鋪子又裝著神奇的不得了的藥草,上門來的人,各個身懷絕技……

「你是小難吧?我接到訊息,知道你們要來,我就是南山先生。」忘了說我的名字,因為小時候太難養了,家人沒給我取名字,就叫我「小難」,災難的「難」,希望我小災小難多經歷些,那些大災大難就能擋得住。

這是小難和南山先生第一次見面,在招搖山半山腰,那時他正在找祝餘草。
南山先生要小難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改口叫他「師父」。
這裡太多讓人覺得新奇的事物,就拿大堂那面百子櫃牆來說好了,整面牆都是透著香氣的松樟木做成的,上頭有數不清的小箱子。上面幾層比較小,下面幾層比較寬。到底有幾個箱子呢?小難問了師父,師父微笑的說:「我已經弄不清楚了,你可以自己數一數。」小難一點也不相信這句話,哪有大夫弄不清自己家的藥箱有幾個?不過,師父這番話讓小難好奇得不得了,小難真的花了一整天的時間,慢慢地數了一遍。整個大堂裡的箱子,一共是三千六百個!
鄒敦怜
從師專畢業之後,在國語實驗國民小學一待就是30年,直到退休。因為非常喜歡跟小朋友一起,所以一點也不感覺時間就這麼過了。
這麼多年,教學之餘,出過很多本書,得過幾個文學獎,當過客語廣播節目主播,教過鋼琴,為幾個出版社設計閱讀活動.......目前是國內國語文教材撰寫人員,同時也編寫美加地區華語課本、香港地區中國語文課本的教材。
喜歡讀書、喜歡說故事、喜歡帶著讀者閱讀、討論,每創作一本新書,都想著讀者閱讀之後,會有什麼樣的亮點在心中?無論你是否讀過她的作品,希望這本書,都能成為作者與讀者之間,最難忘的問候。



繪圖作者簡介
羅方君
藝術家自幼展露創作天賦,過去三十餘年曾師承吳昊、龐均、吳承硯、李可梅和楊恩生等,作品廣納大師們的手法而融入女性的纖細特質,以瑰麗的透明水彩為主,複合媒材為輔,形成富有蒙太奇文本的創作,並廣泛涉獵不同主題探討社會議題,因而吸引演唱會、超跑、時尚、通訊等跨界邀請藝術授權合作,而其創作已獲企業和私人藏家珍藏。
羅方君的繪本曾得到台灣文化部「國家出版獎」,作品曾獲2016年BIBF北京國際插畫大展、2018年義大利Fabriano水彩大展(ADSC) 遴選代表台灣參展和收錄年鑑資格。2019年接到ADP亞洲設計交流協會顧問邀請,獲得資深會員的殊榮。

名家推薦
陳清枝(台灣宜蘭荒野創辦人)
從一打開這本書,我一口氣看完,欲罷不能。除了敦怜純熟的文字寫作功力,內容更是吸引人,好像讀怪獸大全。有好多不可思議的動物出現,每種動物都有牠出現的意義和藥效,真是神奇啊!
故事從一個小孩,到南山先生的藥鋪子當學徒開始,然後種種奇怪的病症、奇怪的藥帖出現,從一般的疑難雜症,到健忘、癡呆、憂鬱、痲瘋病,都有藥可以醫治,真是令人嘆為觀止。
除了醫治病人,南山先生還告訴我們一些道理,讓人深思。例如當私塾老師的,因為吃到毒草,而變得壞思想上身,要治療好,除了藥,還要能夠自己承認自己的錯誤,承認自己的不好,才能治癒。因為世上的人,大多不承認自己的錯誤,不會自我反省檢討,所以南山先生的藥草,幾乎沒有人使用。何平先生的心理疾病,還是要靠自覺、反省和懺悔,才能治癒,這不正是告訴我們要懂得懺悔和自覺?
故事的結尾更是懸疑,真想知道,為什麼不能靠近,那個奇特的房間?裡面到底有什麼祕密?有什麼奇怪的東西?期待後面二、三集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感謝敦怜,創作出這麼好的故事,也讓我們更了解,中國文學裡,有如此神奇、充滿想像和思考的好作品。

何綺華(海峽兩岸兒童文學研究會理事長)
《山海經》這本書曾被認為是荒誕不經的幻想故事,有很多神話、和有關天象和地理、藥物、奇珍異獸等等的奇聞軼事。近來卻被中外考古學家逐一證實許多內容都是真實的存在,並和北美文化、秘魯文化及許多古文化有連結,而視它為一本偉大的博物誌,吸引越來越多人研究它。《南山先生的藥鋪子》是鄒敦怜老師用文學的方式改寫,配上羅方君夢幻的插畫,淺顯易讀,小朋友可以透過這書輕鬆走進《山海經》的神祕殿堂,感受它的奇妙和偉大。

游逸伶(財團法人劉其偉文化藝術基金會顧問╱獨立策展人)
「以圖表文,以文釋圖。」藝術家羅方君圖畫描來古雅靈動,作家鄒敦怜老師文字敘來栩栩如生。構圖形象與細膩文字相輔相成,在21世紀的視覺文化時代裡,提供人們審美欣賞與想像,更啟發學童閱讀經典豐富的想像力和無窮的創意力。


鄒敦怜
第一次讀《山海經》是小學時,我每每讀一段,就闔上書本、閉上眼睛想著那段的內容,心裡的讚嘆都是:「這是真的嗎?作者真的去過那些地方嗎?」
書中有很多奇異的國度,那兒的人跟我們長得很不一樣:
有的國家的人,長著長腦袋,身上都是羽毛,樣子就像隻鳥;
有的國家的人,胸口正中央有一個大洞,他們的心都偏一邊;
有的國家的人,看起來像只有一半,一條胳臂、一個眼睛、一個鼻孔。
書中有很多奇妙的環境、動植物,跟我們熟悉的世界完全不同:
有的地方整座山都是美麗的寶石礦物、陽光一照閃閃發光;
有的地方會出現外型詭異的動植物,出現時總會有某些預兆跟著來;
有的地方可以找到高貴的樹,形狀像彗星,樹上的葉子每個都是珍珠。
許多熟悉的神話故事:夸父追日、女媧補天、精衛填海、大禹治水……在書中都可以找到。根據後代學者推測,這本書的作者是春秋末年到漢代初期這段時間,楚國或者東邊的巴蜀人。那可是距離現在快兩千五百年啊,人們如何寫作?如何保存作品?想到這些,就覺得能讀到這本書,是種種不可思議的機緣。
我想古人可能跟我們不一樣,他們應該是真的可以跟天地相通;古代的世界可能也跟我們現在不同,那是全然不受文明污染,純樸又神聖的世界。
《山海經》曾帶著我飛往難以想像的地方,創作這本《南山先生的藥鋪子》,透過小難的眼睛,我也將帶著讀者,飛往那個美好的時空。


羅方君
我是此次受邀參與《山海經的故事:南山先生的藥鋪子》插畫的原創「羅方君」(羅羅)。請注意這個開場白其實已經隱約透露了一個非「羅羅」創作不可的伏筆。然而,這樣的遇見竟然讓我等待了數千年了。
那個「七年之癢」來自和童書主編惠鈴的一份淡然的默契¬¬。近幾年暫時停擺其他出版邀約的蟄伏、只為了等待值得的火花。
即便是一部數千年流傳的怪奇悠謬之說,以及薈萃珍奇博物的地理和山河異獸,詫歎古人想像力之豐富已經超脫華夏古文明的範疇、並輻射到歐美古文明的聯繫。因此創作時在兼顧文字和時代背景陳述下,也要試圖勾勒視覺的張力和可看性。
望這部大中華的經典能再次喚醒閱聽者探索世界的動機,至於首段開宗明義的話題,就等您帶著書來跟我們見面時,讓我來親自告訴您。
謹以此創作紀念引領台灣現代藝術的「東方畫會」啟蒙──吳昊恩師和李錫奇國策顧問在我創作上的啟迪。

名家推薦


一、初見南山先生
二、落魄書生的考驗
三、縣官的難題
四、密山來的客人
五、游婆婆的煩憂
六、西山牧馬人
七、無可奈何的君子
八、無時不思,無藥不用
一、初見南山先生
第一次見到南山先生,是我爹帶著我到山上拜師那一天,南山先生住在西海岸邊的招搖山。
我們走了好幾天的路,一路打聽,逢人就問,直到一陣風吹過,我們聞到濃濃的桂花香,遠遠那一端的地平線,有一座山隆起,我和爹開心對望,終於快到了,那就是招搖山。
為什麼會有這麼千里迢迢的拜師之路,這得從小時候的一段奇事說起。
我娘說,我從小身子不好,很難照顧,三天兩頭生個小病大病,好幾次從鬼門關被救回來。
聽說,我兩歲多那一次,病得實在太嚴重了,好幾個大夫看了都搖頭。我娘紅著眼眶到廟裡拜拜,菩薩給了一張籤:「急上雲梯步月宮,嫦娥與我桂花香。騎鯨變化淩雲志,一任扶搖入九重。」籤詩裡頭又是月宮又是嫦娥,我娘以為我這次真的要「升天」了,再加上裡頭的批註寫著:「病人―凶」,我娘在廟裡眼眶就紅了。
廟裡的白鬍子老住持接過去一看,微笑著說:「不礙事不礙事,你沒看到『騎鯨變化淩雲志,一任扶搖入九重』嗎?這是個脫胎換骨的時機啊!」老住持又說,「這樣的孩子只要送出家門,找個師父學學手藝,慢慢就可以消災添福,最好是往桂花多一點的地方去。」
當時,我娘半信半疑:「我們在旁邊照顧都長成這樣,送出門還能活命嗎?」說也奇怪,那次的病,我又是有驚無險的熬過;更妙的是,那次之後,我的身體似乎一天比一天強壯,就如老住持說的,整個人脫胎換骨似的。當我滿十二歲時,那位住持已經雲遊四海去了,不過家人還是記住老住持的吩咐,要給我找個師父學學本事。
學什麼好呢?
跟鄰村的大楞子一樣,到木匠師父那兒學木工嗎?我爹先搖頭。「他個子這麼小,搬木頭、鋸木頭、刨木頭都要力氣,我看送過去不到半個月,應該就被送回來。」不然,像表哥一樣,到裁縫師父那兒學做衣服?我奶奶搖著手。「別吧?做衣服要能定下心,裁裁剪剪總要好幾個時辰吧?你覺得他坐得住嗎?」不用大人奶奶說,我自己也知道,我個子小又好動,像隻猴子一樣,要我乖乖待著坐著,一定行不通。
「不是說過要多接近『桂花』嗎?不然,去找南山先生吧!」爺爺撚著鬍子說道。
南山先生何許人也?爺爺說他還是年輕小夥子的時候,常看到南山先生在田裡趕著耕牛,耕著自家門前那一方水田,由於只有一個人,人手不足的農忙時節,爺爺就會去幫忙。不知得到什麼機緣,南山先生有一陣子在荒山迷了路,當時他自己一個人,什麼都沒帶,在山裡頭亂竄,直到一個多星期之後才下山。下山之後的南山先生,整個人瘦了一大圈,卻忽然無師自通,開始幫人把脈診治,而且不管什麼疑難雜症、陳年痼疾,居然還都能治得好。
南山先生非常孝順,照顧自己年邁的父母直到終老,沒有娶親、沒有小孩。當安葬好父母之後,把自家田地直接託爺爺照顧,背著簡單的包袱,走出村子口時對著大家深深一鞠躬,算是跟自己的過去道別,就這麼無牽無掛的離開,說自己要到遠方去。後來,爺爺收到別人輾轉捎來的訊息,說他在招搖山落腳。早半個多月前,爺爺就託人帶信給南山先生。酷暑結束,秋風送爽的時節,我和爹就出門了。
來到招搖山,我們沿著山路往上,一邊走一邊左看右看,忍不住嘖嘖稱奇。
山上怪石嶙峋,陽光照耀在石頭上,石頭發出奇異的光彩。這裡盛產金屬礦物,地底下也蘊藏著稀世的玉石,一整座山都是寶啊!山上還有許多巨大的桂樹,每當桂花盛開的時候,濃郁的香氣隨風飄散。許多人會到附近找個地方住一陣子,說是天天聞著花香,神清氣爽。
走著走著,山路越來越陡,每條岔路看起來都差不多,餓了大半天,肚子咕嚕咕嚕響著,頭頂的太陽火辣辣的照著,真是又昏又熱又餓呀!正如賈島詩句寫的「只在此山中,雲深不知處」,我們只知道南山先生在這座山上,這怎麼找好呢!
正在擔心的時候,前面山溝有個帶著斗笠的怪人,他穿得灰撲撲的,滿頭銀白色頭髮,臉上卻光滑得很,沒什麼皺紋,他趴在地上,盯著眼前的一片草叢。我們正要問話,他把一根手指頭放在嘴邊:「噓──」我們只好繼續看著他在做什麼。他專注的在地上翻找眼前的草叢,似乎跟每一束草葉對話。最後,他揚起手中一束植物,開心的說:「有這個就不怕鬧饑荒了,你們一定肚子餓了,吃一點吧!」
他手中的植物葉子又細又長,看起來像韭菜,上頭開著青色的花朵,聞起來沒有特別的味道。這不就是「青菜」嗎?
「這是『祝餘』草,也是有名的仙草,吃了就不會餓了。有個村莊鬧饑荒,我想教他們怎樣種祝餘草,這樣他們就可以熬過荒年了。」那個怪人說得誠懇,他的手伸過來,我們就很自然接過來,把草葉放在嘴裡嚼啊嚼。草有一種淡淡的清香,和著唾液吞進肚子裡,原本餓得發慌的感覺不見了。
「你是小難吧?我接到訊息,知道你們要來,我就是南山先生。」忘了說我的名字,因為小時候太難養了,家人沒給我取名字,就叫我「小難」,災難的「難」,希望我小災小難多經歷些,那些大災大難就能擋得住。
這是我和南山先生第一次見面,在招搖山半山腰,那時他正在找祝餘草。
我爹陪著我在南山先生那裡待了幾天,他就得回家,家裡還有好多活要幹呢!臨走時,南山先生給了他一條項鍊,那條項鍊是一條皮繩,底下的墜子一片圓圓的像車輪,顏色是墨色的,有深深淺淺的黑色紋理。
「這怎麼好,這孩子還要您多照顧呢!」我爹惶恐的搖著手,我爹是老實人,從不占別人便宜,他一定以為南山先生要送什麼玉石給他。「喔,這是『迷轂』,也是招搖山的特產。這種樹長得像構樹,天色變暗的時候會發光,帶在身上不會迷路,你下山就不用多走冤枉路了。」原來是配戴著不會迷路的寶貝啊!
我爬到一棵高高的大樹上,坐在樹杈看著爹下山的背影,我對新的生活有點期待,但這時卻又有點想哭。我告訴自己,爹娘說我認真的待上三年五年,好好的學會本事,可以把自己的身體調養得更好,將來也可以幫助很多人。
爹娘下山之後,山上剩下我跟南山先生。

二、落魄書生的考驗
南山先生要我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改口叫他「師父」。我到了才知道,師父從來不收徒弟,要不是因為爺爺,我也不會有這樣的機會。本來以為自己一個人待在這裡,會覺得沒趣兒,沒想到這都是多想的,這裡太多讓人覺得新奇的事物,就拿大堂那面百子櫃牆來說好了。
大堂的整面牆,都是透著香氣的松樟木做成的,上頭有數不清的小箱子。上面幾層比較小,下面幾層比較寬。到底有幾個箱子呢?我問了師父,師父微笑的說:「我已經弄不清楚了,你可以自己數一數。」我一點也不相信這句話,哪有大夫弄不清自己家的藥箱有幾個?不過,師父這番話讓我好奇得不得了,我真的花了一整天的時間,慢慢地數了一遍。整個大堂裡的箱子,一共是三千六百個!
小箱子裡頭當然都是可以治病的藥材,師父允許我有空就打開櫃子瞧一瞧,說這樣找機會先認識藥材也好。我聽了當然照辦,我最喜歡好奇的東看西看了。
拉開箱子,裡頭的東西可奇特了,有的像是石頭泥土,有的是壓得乾乾扁扁的奇異動物,大部分是曬得乾乾的植物。每次打開箱子都像打開某個不知名的寶盒。有一個櫃子裡的東西,看起來灰撲撲的,聞起來帶著土味,這東西曬到太陽的時候會變成金黃色,在月光下擺著又變成銀白色,要是放回箱子裡,沒多久又回復成死灰的枯枝。
另一個櫃子裡的乍看像一顆顆曬乾的毬果,大概是栗子一般大小,表皮上布滿鵝黃色的細毛,搖晃時裡頭會發出聲響,怪的是每次搖晃發出的聲音都不一樣。
還有一次我一打開箱子,裡頭的像沙粒的東西就全都黏到我的手上,怎麼甩都甩不掉,越是搓揉沾黏的範圍越大,我急得去洗手,那些東西反倒像水泥一樣變硬,害得我只好連跑帶跳的到師父面前求救。
師父的藥鋪子在整個招搖山赫赫有名,只是山下的海岸像一道防線,能上來的病人還是不太多,所以每一個親自找上門來的病人都是有緣人。有人來看病的時候,當然都是師父親自把脈,接著在黃紙上龍飛鳳舞的寫了藥方,之後開始抓藥。第一次看師父抓藥,我驚訝得下巴都要掉下來。
他熟練的拉開箱子,這裡抓一把、那裡拿一點,手一抓就是斤兩十足。箱子高高低低的,師父就像飛簷走壁一樣跳上跳下的,沒多久幾帖藥就抓好。這時我會聽到:「小難,接手。」我負責把藥材放在棉紙中央,包好後再用細草繩紮成一個小包,就像我在家裡最愛摺紙一樣,這點難不倒我。
既然不是每天都有病人造訪,所以大部分的日子,只要天氣還不錯,沒有起風下雨的時候,師父都是帶著我到外頭尋找新的藥材,我們的足跡常常離開招搖山,到更遠的地方。
有一天,我們在樹林裡走著,一道影子閃過。在高高的樹梢上,有個深灰色的身影。牠一開始像猴子一樣,兩隻手抓著樹枝從這頭擺盪到另一頭。我看著那擺盪的弧形線條,突然「啪」一聲,那根枝條斷了,我的心臟縮了一下,牠會不會掉下來?當我忍不住叫出「啊」的時候,那個身影正面朝著我,我看得清清楚楚,那是一張人臉,還朝著我吐了吐舌頭,這到底是猴子還是人啊?我的「啊」聲還沒叫完,那隻「猴子」竟然振起翅膀,搧起一陣風,掠過我們眼前,一邊飛遠還一邊發出低鳴。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