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未開放訂購
定  價:NT$280元
優惠價: 9252

未開放訂購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限定版內含:
1. 《我準是在地獄01》1本
2. [限定版獨享] 《厄除御守》電繡御守(4.5*7cm)
3. [首刷贈品]  精美全幅防水海報(26*38cm)

黑暗、懸疑、驚悚!
繼《鯨之海》、《死而復生》,最熟悉的YY的劣跡回來了!

以人命為賭注的遊戲開始了!
寧蕭,一個名不見經傳的推理小說家,
卻與平凡無緣,買個消夜就成了凶案嫌疑犯。
徐尚羽,一名作風特異的刑警,
卻深受下屬信賴,即便他聲稱對某位嫌犯一見鍾情。
當案件線索逐漸清晰,
一切發展竟早已在寧蕭的筆下出現……
凶手,是誰?

YY的劣跡
自認是一位夢想編織大師,相信我筆下的人物都真實地活在他們的世界中,認為傳奇就切實地發生在我們身邊,只不過要用心才能看見。

繪者簡介

mine
mine的發音是麥。

第一章 寧蕭
第二章 午夜幽靈(一)
第三章 午夜幽靈(二)
第四章 午夜幽靈(三)
第五章 午夜幽靈(四)
第六章 午夜幽靈(五)
第七章 午夜幽靈(六)
第八章 午夜幽靈(完)
第九章 不可能之人(一)
第十章 不可能之人(二)
第十一章 不可能之人(三)
第十二章 不可能之人(四)
第十三章 不可能之人(五)
第十四章 不可能之人(六)
第十五章 不可能之人(七)
第十六章 不可能之人(八)
第十七章 不可能之人(完)

 

第一章 寧蕭

「如果你可以殺死一個你想殺的人,並且不用承擔任何後果,你會怎麼做?」

時間:某年某月某日凌晨一點三十四分
地點:東城區某街道
事件:主人公提著消夜走在回家的路上,有史以來第一次遇到搶劫
評價:可喜可賀
寧蕭縮著肩膀從大馬路的另一頭走來。夜半時分,寒風獵獵,整條街上除了偶爾響起的一兩聲貓叫狗吠,顯得十分安靜。除了出來覓食的可憐寧蕭之外,不見半個人影,直到他遇見了搶匪。
「站、站住!」
隨著身後傳來一聲帶著顫抖的呵斥,寧蕭即將踏進路燈光暈中的腳懸在半空中,他的後背被尖銳的物體抵住,鋒銳且帶著寒意的觸感親吻上他的肌膚。
有人在他身後壓低聲音道:「不許動!把你身上所有的錢都交出來!」
呼嘯的寒風吹散了搶匪的聲音,他的話在風中支離破碎地散開,變得模糊不清。
寧蕭抖了抖耳朵,下意識地想回身去看。
「說了不許動!」
搶匪將刀尖往前抵,一時的慌張不小心暴露了他的年齡,那聽起來沙啞卻帶著稚氣的嗓音,明顯是個少年。
寧蕭聽話地,乖乖舉起了手。
看他服從,搶匪鬆了口氣。
「聽著,你只要老實,我就不會動你!現在把口袋裡的錢都掏出來給我,敢做多餘的事就殺了你!」
「呃,那我可以先把消夜放到地上嗎?」寧蕭問。
搶匪一愣,顯然沒想到他竟會在問這種問題。在遭遇搶劫的時候,還關心消夜?
「錢給你,我就沒錢了。」寧蕭繼續道,試圖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飽含誠意,「我只想保留這頓消夜,不至於餓肚子。可以嗎?」
身後的搶匪沉默了一陣子。
「不許做別的多餘動作!」
寧蕭勾起唇角,輕輕道:「好的。」
他彎腰放下消夜,同時微微向後彎起手肘,似乎只是一個下意識的動作,卻恰好擋住了搶匪握著匕首的方向。
搶匪還沒來得及疑惑,下一秒,只覺得腹部一陣劇痛,一瞬間天旋地轉,等回過神,整個人已經被寧蕭壓倒在地。他握著匕首的手臂被用力地向外扯開,帶來一陣劇痛。
聽著他發出的哀號,就讓人感同身受地感到疼痛。
而寧蕭,則好整以暇地半跪在地上壓制著他,神色嘲弄。
「有時間不在學校好好讀書,學人家搶什麼劫?」寧蕭雙手緊緊扣住搶匪的手腕,讓他無法動彈。「要搶劫也不熟練一點,還有空聽我說廢話?在我開口的瞬間,你就該制伏我。」
寧蕭看向一旁完好無損的消夜,燒烤還冒著微微的熱氣,看起來令人非常有食欲。他心情不錯,便彎腰湊到對方耳邊,戲謔道:「小傢伙,難道你媽媽沒有告訴過你,在外面不要隨便相信陌生人的話嗎?」
匕首早就被寧蕭踢到一邊,少年無論怎麼使勁掙扎都無法掙脫束縛。他現在才發現,自己竟然被這個剛剛準備下手狠宰一頓的肥羊擺了一道!
「你有種放開我!你這個騙子、混帳、無賴!」
寧蕭感到好笑,「騙子?混帳?好像輪不到一個搶劫犯這麼說我。怎麼,小鬼,搶劫失敗你就撒嬌耍賴,你以為這是扮家家酒?嗯,好玩嗎?」
說到最後一句話時,他的聲音陡然變得冷淡。
「好玩嗎?這種會出人命的『遊戲』。」
少年搶匪打了一個寒顫,不知什麼時候,匕首竟然貼上了他的脖頸,緊貼著他的喉結上下摩擦。驚懼一瞬間襲來,讓他徹底失了分寸。
「你、你敢動我試試!你放開我!放開我!」
「放開你?」
似乎是覺得好笑,寧蕭重複了一遍,不過語氣中沒有絲毫笑意。他單手握著匕首,將它在手中靈活地轉了幾圈,冰冷的刀身再次貼上身下人的動脈。
「世界很公平,小鬼。難道只准你用刀對著別人,不准別人拿刀捅你?」
他冷漠的聲音讓少年微微發抖。
「你搶劫的時候,有沒有想過現在這種狀況?你說,要是我在這裡捅你一刀會怎樣?被人拿刀對著的感覺好受嗎?」寧蕭把刀下移,對著少年心臟後方的位置,緩慢摩擦。
「知道嗎?只要我一用力,你的心臟就會被刺穿,滾燙的鮮血隨著傷口流出淌滿一地,然後慢慢變冷變乾。你見過殺豬嗎?其實人的血乾了和豬血看起來沒什麼兩樣。」寧蕭似乎在描述一個普通的情節,詭異的語調卻讓人毛骨悚然。
「早上起床的人看見你的屍體,一定會嚇一跳,對不對?」
寧蕭輕輕笑了幾聲,帶動著手中的匕首一陣滑動,少年嚇得不敢動彈分毫。
他手中的刀尖緩慢地轉著圈,最後在搶匪的心臟後方停住不動。
「其實很簡單,只要這樣──用力!」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少年淒厲的痛號驟然響起,穿透耳膜,他在地上痛苦地蜷起身軀,彷彿真的被一刀穿透心臟。
寧蕭站起身,扔下匕首,冷眼看著不斷翻滾哭號的少年。
「下次可不會這麼好運了,小鬼。」
他拿起地上的消夜,頭也不回地離開,只留少年恐懼驚慌地摸向自己的背後,沒有刀傷,沒有血液,只有一片被劃破的衣服。
少年瞪大眼睛,似乎仍舊難以置信。半晌,黑暗的角落裡傳來似哭似笑的悲鳴,帶著許多難以捉摸的情緒。
寧蕭已經走遠,聽見身後隱隱的哭聲,不禁皺眉。
「所以我才討厭小鬼。」
小孩子總是不考慮後果,衝動行事,不嘗點教訓,就不知道這個世界長什麼樣子。
經歷了這一段插曲,寧蕭到家的時候,已經是凌晨兩點十分。囫圇兩口將消夜吞下,收拾乾淨,他帶著朝聖般的表情坐到電腦桌前,開始一天的工作──打字。
寧蕭的工作就是打字,文藝一點的說法是文學創作。他把一個個字詞拆開組合,拼成故事,然後讓別人再去拆開組合,隨意理解。
他是一名業餘小說家,寫著二流的偵探小說。
「今天的題目……」嘴裡喃喃著,寧蕭眼睛一亮。「午夜幽靈!」
感謝那位搶匪少年賜予的靈感,寧蕭此時文思泉湧,手指在鍵盤上飛舞著,噠噠聲不絕於耳。他全神貫注,神情帶著一絲隱隱的興奮。
螢幕的藍光映照在臉上,讓他看上去略顯詭異。
然而,此時飛速打字的寧蕭並沒有想到,今晚這場宛如鬧劇的搶劫並未就此落下帷幕,相反,它是一切異變的開始。
一張無形之網,正悄然鋪開。

第二天早上,寧蕭是被一連串強烈的敲門聲吵醒。那聲音催魂似地不斷響起,葬送了他最後一絲睡意。
叩叩叩!叩叩叩!
像是有魔鬼守候在他家門口,得不到回應就絕不離開。
寧蕭忍無可忍地從沙發上爬起來,凌晨五點左右才剛剛睡下,他的臉色慘白得像鬼一樣,當然,心情也好不了多少。
他走到門口,一把打開大門。
「究竟什麼事?」
帶著怨氣的聲音在看清來人時戛然而止,寧蕭定睛看著對方,一下子清醒過來。
「你們,找我有事?」
門前站著兩位不速之客,其中一個穿制服的人點了點頭,上下打量著他。
「寧蕭?」
「是我。」
喀嚓。
伴隨寧蕭的回答一同落下的,是銬住他手腕的冰冷枷鎖。
穿著制服的人冷冷道:「我們是警察,現在以故意殺人的嫌疑拘捕你,寧蕭,請跟我們回去一趟。」
對方不帶感情的話語一字一字地砸在寧蕭心上,他的眼睛不受控制地微微睜大。
鳴鳥啁啾,屋外陽光溫暖,寧蕭的心卻十分冰冷,就像對方制服上閃爍著冷芒的警徽。
砰!
身後的門被風吹得轟然關上,彷彿意味著平靜的生活就此終結。
狂風,來襲。

第二章 午夜幽靈(一)

明明是中午十二點,外面豔陽高照,屋裡卻冷得像是太平間。
寧蕭坐在椅子上,在他對面一站一坐著兩名刑警。
「剛才說的那些你都明白了?」對方問。
寧蕭點了點頭。
「你現在可以為自己委託辯護人。」刑警用公事公辦的語氣道:「在正式移交公訴之前,我們至少會讓你和辯護律師見上一面。你也可以要求……」
「沒有,不用。」寧蕭打斷他,「我自己可以。」
「你必須要有一名律師!」對面的刑警很不耐煩,「聽著,你有沒有搞清楚狀況?這是刑事程序!作為一名可能被判處死刑的嫌犯,這是你的權利,不然你以為我們沒事找事……」
「我說了,不用。」
寧蕭再次打斷他,並欣賞著對方因此露出的不耐表情。
「按你們所說,在事情有定論之前,我可能是死刑,也可能完全無辜。我之所以願意浪費一整個上午的時間乖乖待在這裡,不是為了聽你們的安排去委託什麼律師,而是為了證明自己的清白。」
寧蕭抬頭看了看牆上的時鐘,十二點十一分,已經錯過了他的午餐時間。這個認知讓他的心情變得不太好,語氣也帶了些諷刺。
「在篤定我是死刑犯之前,你們至少得讓我知道我到底『殺了』誰。還有,警察先生,早上你們逮捕我的時候似乎沒有出示拘票。你們的程序合法嗎?」
寧蕭再次看了時鐘一眼,「最後一點,現在是午餐時間,我要求享用午餐,否則就控訴你們虐待嫌犯。」
他轉過頭,對著眼前目瞪口呆的兩名刑警微笑。
「所以,我的午餐在哪裡呢?」
「媽的。」
刑警愣了好幾秒,低聲咒罵,他才反應過來這次碰上了麻煩人物。他和同伴對視一眼,個子稍矮的警察點了點頭,推開門走了出去。
剛出門,便遇到了另一個人──一個穿著白袍的眼鏡男子。
「裡面情況怎麼樣?」
矮個子刑警搖了搖頭,「有點麻煩,碰上了難搞的傢伙。」
「哦!」戴眼鏡的男人笑了起來,「律師、白領,還是……」他挑了挑眉,用小拇指比了比,在個動作寓意著混黑道的意思。
「都不是,資料上說是個普通人,誰知道呢?」矮個子警察嘆氣,「我要去找隊長,你有沒有看見他?」
「看見了,蹲在外面呢。」
「又蹲在那?」
「你懂的,你們徐隊長他──」眼鏡男想了想,似乎是在找適合的形容詞,「有些別具一格,呵呵。」

徐尚羽被人找到的時候,正蹲在警察局外面的走道上數螞蟻。一百八十幾公分的大男人蹲在地上,專心致志地看著地上的小螞蟻搬家,連有人喊自己都沒注意到。
「隊長,隊長!」
對方一連喊了好幾聲,徐尚羽這才注意到站在自己眼前的人。
「阿飛啊,什麼事?該吃飯了?」徐尚羽伸了個懶腰站起身。等他站起來,旁人才注意到這個人的身材遠比想像中高大。
高䠷挺拔的身材,配上一副俊眉星目的容貌,相當吸引人。擁有這副容貌的人應該在電視上、伸展臺上,而不應該出現在一間小警察局裡。
「不是,是想要請你去訊問一名嫌疑人,我們處理不了。」陸飛有些著急道,「就是昨天那個……」
徐尚羽揮了揮手打斷他,然後看了看自己的手表。
「吃午飯的時間到了,走吧,我們先去食堂。」
「隊長!」
「急什麼,天大地大,吃飯最大。」徐尚羽不理會身後焦急的小跟班,拍了拍褲子,起身向食堂走去。
「對了,阿飛,你帶傘了嗎?」
「沒有。」陸飛有些鬱悶,不去訊問嫌犯,吃什麼飯?吃飯就算了,問有沒有帶傘做什麼?有時候真不明白隊長一天到晚腦子裡都在想些什麼。
「我也沒帶。」徐尚羽一臉愁容。「等會下雨怎麼辦?」
陸飛抬頭看了看天空,「哪會下雨啊,現在太陽這麼大,天氣預報也說是晴天。」
徐尚羽沒說話,只是看著他一笑。
陸飛背後汗毛一豎,被他笑得有些發寒。
「我們打個賭。等等要是下雨,今晚你就出錢讓我坐計程車回家。」
陸飛潛意識覺得不妙,每次隊長這麼笑就肯定沒好事,但他還是逞強道:「賭就賭,要是你輸了呢?」
「呵呵。」徐尚羽看著他,帶著讓人牙癢癢的自信。
「我怎麼可能會輸?」

牆上時鐘的分針又轉了半圈,訊問室的門才再次被打開,一個人走了進來,打破了房裡的沉默。
「隊長!」一直和寧蕭沉默相對的刑警像是看到了救星,趕緊迎了上去。
寧蕭看著這個走進來的高大男人。一百八十五公分左右,體型精實健碩,目測至少有六塊腹肌。
被稱作隊長,應該是這幫刑警的上司,外貌卻十分年輕,而且長得太英俊,不像是個警察。
就在寧蕭打量徐尚羽的時候,徐尚羽也在打量這個嫌疑犯。
膚色白皙,臉龐稚嫩,就像是剛畢業的大學生。但是根據阿飛的描述,這個傢伙絕對不簡單,至少不像普通大學生那樣單純。
徐尚羽稍微在腦子裡想了一遍,笑吟吟地走了過去。
「寧蕭是嗎?你好。」
他大大方方地在寧蕭對面坐下,手裡順便送上一個便當。
「喏,你的午餐。抱歉晚了點,吃吃看合不合味口?」
這個傢伙還算有良心,寧蕭看見便當,心情微微好轉。
「有什麼菜色?」
「紅燒茄子、雞腿、青菜炒香菇。」
「外面買的?」寧蕭打開便當,香味撲鼻而來。
「不是,在食堂裝的,你不嫌棄就好。」
食堂裡的菜?寧蕭看著鮮嫩的雞腿有些嫉妒,「你們員工餐廳的菜色比我過年吃的還好。」
「不會吧?你平時都吃些什麼?」
「泡菜、泡麵,偶爾買些燒烤來吃。」寧蕭夾起一塊茄子,咽下去的瞬間,感動無比。他多久沒吃到熱呼呼的菜了?不記得了。
徐尚羽詫異地看著他,「就吃這些?年輕人總是吃泡麵對身體不好。」
「我知道,但沒錢有什麼辦法?能省就省。」
再吃一口雞腿,寧蕭覺得眼淚都快要掉下來了,人間美味啊。
徐尚羽看向他的眼神多了些憐憫。
「沒錢也可以吃得更健康。煮個麵和青菜,打個雞蛋,比泡麵香多了。」
「我不會煮麵,家裡也沒有瓦斯。」
「這還不簡單,有電磁爐就行了,你家有嗎?」
「好像有,我回去找找。那麵要怎麼煮?」
「煮麵就是……」
陸飛目瞪口呆地看著兩個人開始閒聊,話題一個接著一個,轉眼間已經聊到買哪個牌子的洗衣精更省錢划算了。他與身旁的趙雲大眼瞪小眼,滿臉不可思議。
這是他們隊長?
這個一臉苦悶談著洗衣精的傢伙,就是剛才那個囂張死不合作的嫌疑犯?
這兩個人在警察局的訊問室裡聊起婆婆媽媽才會聊的話題?太詭異了!究竟是他們太落伍,還是眼前這兩人太另類?

寧蕭終於吃飽了,便當被他添得乾乾淨淨,一粒米都沒放過。
徐尚羽憐憫道:「別急,想吃還有,下次再裝給你。」
寧蕭聞言,放下便當,看了他一眼。
「不用了,我還是回家自己吃吧。」
他擦了擦嘴,把便當收拾放好。
「你們找我究竟有什麼事?」
「其實也沒什麼。」徐尚羽輕描淡寫道:「只是有個人,想問你認不認識。」
「誰?」
「阿飛,照片。」
徐尚羽抬了抬手,陸飛遞上了一張照片。
「這個人你認識嗎?」
寧蕭看著照片上穿著乾淨的學校制服、頭髮梳得整整齊齊的高中生,覺得有些面熟,但是想不起來在哪見過。
他皺了皺眉,渾然不覺自己此時的一舉一動,都被對面的人看在眼裡。
「不認識?」徐尚羽的目光仔細掃過寧蕭的臉龐,漫不經心地問。
「有別的照片嗎?」
陸飛又遞過一張,這張照片上的人氣色沒前一張那麼好了。
這一次,寧蕭認出了照片上的人,是昨晚搶劫他的少年。
他的視線在照片上停留了很久,似乎把每一個細節都一一打量過。許久,他抬起頭,看向對面的徐尚羽。
「你們懷疑是我做的?」
徐尚羽微微一笑。「你只是有嫌疑而已,不一定是你。」
「你們現在逮捕了幾個嫌疑犯?」
「呵呵,就你一個。」
「那一共有幾個嫌疑犯?」
「嗯,一個。」
寧蕭明白了,向後一靠,臉上一片了然。
「所以我現在是唯一的嫌疑人?」
沒有人發出聲音,但這是板上釘釘的事實。
在難捱的沉默中,寧蕭冷靜道:「不是我做的。」
話音剛落,就像打開了潘朵拉的魔盒,緊張的氣氛在室內蔓延開來。
外面的陽光依舊燦爛,卻無法溫暖屋內。
桌上,一張照片被陽光照得微微反光。少年慘白的臉龐浮現其上,而更引人注目的,是他胸口那個被人一刀刺穿、血淋淋的大洞。
寧蕭再次出聲。
「我只說一次,我沒有殺他。」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