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庫存:9
焚情熾之焚心
定  價:NT$220元
優惠價: 9198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庫存:9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十年等待,經典回歸!
古風耽美BL殿堂級作者墨竹繼《仙魔劫》、《琉璃碎》,
再次帶來上古神眾的愛恨繾綣
獨家收錄全新加筆番外〈山木有枝〉

心痛,
正是愛的印記。

一手謀劃了滅族之變,
曾經備受輕藐的水族七皇子,如今傲立三界頂點。
那抹總在腦海徘徊不去的鮮紅身影,
卻成了他永恆的心病。
長久以來的角逐經營,不過是命運眼下的一場遊戲,
不論勝負,獎品惟有別離。
既然早已沒有其他可以失去,他便與這天地再開一局──
這一次,他不會再錯看自己的心。

墨竹

余自幼乖僻,熱衷詩文,偏愛戲曲,生長於震澤之畔,閒好飲茶聞酒。
最喜文字,錄記異想遐思。

繪者簡介
Leila


喜歡美型的事物,擅長畫男性角色,保持愉悅卻又嚴肅的態度是我的創作方針。用我的作品帶給讀者驚喜,以及讓自己享受創作的樂趣,是我現在要做的事,也希望是未來能長久持續的目標。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尾聲
番外 山木有枝

第一章

在許多許多年以前,棲梧本是一座空中城池,直到有一天,支撐棲梧的古老神木被一場大火點燃,燒了乾乾淨淨,才改建成如今的模樣。
那棵被燒燬的神木叫作梧桐,就像在東海中負載著千水之城的日月神貝一樣,是與天地共生的神物。
而和梧桐一起被燒成灰燼的,還有火族負責守護神木的長老。
長老在狂猛烈火之中,指著聖君祝融說:「你的兒子,會毀天滅地……」
就在梧桐燒盡的時刻,靈翹公主產下了火族從未有過的雙生子,於是毀天滅地的預言,就應驗在了雙生子中的皇子身上。
「人人只當預言落在翔離身上,根本沒想到父皇另一個遠在北方征戰蠻族的兒子。」雲夢山上,熾翼嘲諷地笑了一笑,「其實那個時候,我就在不遠的地方看著,看著梧桐被紅蓮之火燒成灰燼。」
「什麼?」紅綃低呼了一聲,「你為什麼那麼做?」
「為了什麼?當然是因為……」熾翼目光中閃過一絲悵然,當然那只是在一瞬間,然後他又用那種漫不經心的表情和語氣說道,「因為出現了浴火的先兆,所以我私下回到棲梧,可是護祐火族涅槃的神木梧桐,卻拒絕護我重生。我那時年少氣盛,脾氣不是很好,一怒之下就放火燒了那根冥頑不靈的木頭。」
曾經聽人說過,早年熾翼性情乖張至極,喜怒無常不可測度。那時的他征戰千年,將半數天地納入火族版圖,卻被指稱是禍亂天地的根源,如果真是如此,也怨不得他會一把火燒光了支撐棲梧的神木。
「我聽說過,據說那場火整整燒了七個晝夜,將天空燒成了紅色。」紅綃冷冷哂笑,「不愧是赤皇,就連生個氣也如此驚天動地。」
「我答應過靈翹公主,只要有我熾翼一天,就要保全妳和翔離兩人平安。」熾翼抬起頭,遙望著天空,「但是比起諾言,我有更重要的……」
那時他裝作趕回城中,答應了靈翹公主彌留之時的苦苦哀求,名正言順地為那一雙剛出生的弟妹求情,也名正言順地將自己撇得一乾二淨。
「所以,你一直覺得虧欠了我和翔離?」
「我是虧欠了你們,不過你們又有沒有為我想過?」熾翼瞥了紅綃一眼,其中的冷漠讓紅綃的心越發冰涼,「若是當時坦言相告,父皇必定會下令將我處死。那麼然後呢?然後妳就不用去西蠻,翔離不用困在不周山,到今日就天不破地不斜,世上風調雨順,水火兩族永遠相安無事?」
紅綃許久說不出話來。
熾翼站了起來,轉身走回她的身旁。紅綃只覺讓人窒息的熱氣迎面而來,偏偏她又無法動彈,只能稍稍往後仰了一些。
「我曾經問過東溟帝君,若是有一天神族覆滅,這世間將會何去何從?」熾翼以袖掩面,發出一陣低笑,「他那時告訴我,不是有一天,而是神族終究要步入滅亡。神族得以生息繁衍,全仗世間陰陽平衡有序,而神木梧桐焚燬,便是天地失衡之始。妳說可笑不可笑,這麼久以來,我一直有心擺脫那無稽的預言,甚至以為自己成功了,可是到後來,才發現是被愚弄了。」
「所以你一直以來百般縱容太淵,本是想要讓他代替你,變成預言中的罪人,對不對?」
「為什麼不呢?太淵聰明絕頂又有野心,最重要的是,他痴戀於我。」熾翼放下衣袖,「我什麼都不用做,只需站在那裡,只需讓他伸手難及……」
「你只需那麼做了,就有那樣的傻瓜,會為你毀滅了天地?」一個聲音接著說了下去。
「不是嗎?」熾翼懶懶揚眉,「難道你要告訴我,你是看中了天地共主的位置?還是你想說,你是為了紅綃?」
「太淵!」若是此刻能夠移動,恐怕紅綃早已跳了起來。她一臉的乍然驚喜,幾近哭泣地說著,「你總算是來了!」
太淵一步步地,慢慢地走了過來。
「太淵,你總算是來了。」說著同樣的話,熾翼的表情卻和紅綃天差地遠,「我不在的日子,你可是發了瘋地想我?」
「你讓依妍把我引來,就是為了問我這個?」太淵垂眸斂目,嘴角淺笑猶在,「那麼赤皇大人,我真是想你想到快要發瘋了,這答案可如您所願?」
「依妍嗎?」熾翼嘆了口氣,「太淵,你信不信剛才聽到的那些話?」
「是說您為了擺脫滅世預言,可能暗中扶持我一事?」太淵故作沉吟,「說實話,我一直覺得自己贏得太過輕鬆,現在才明白原由所在。只是我想不通,您明知我可能伺於左右,為何如此毫無顧忌地說了出來?」
「是啊!我知道你終究會來,不論是不是有人對你說了什麼,你始終會來的。你來得這麼快,我應該是很開心……」熾翼點了點頭,「如果我現在告訴你,雖然我的確有別有用心,但我……我對你真是有情,你可相信?」
「信!我當然信!」太淵展開玉骨摺扇,「太淵怎敢不信?只是得蒙赤皇大人垂青,一時之間驚惶失態罷了!」
看他面色發青,指節泛白,這副樣子何止不信,完全是將自己恨之入骨了。也該如此,這愛鑽牛角尖的傢伙本來就心胸狹隘,疑心極重,只許他自己陰謀詭計,絕對容不得別人設計欺瞞……
「好,你信我就好。」熾翼答時笑容倦怠,臉色一片慘白。
「紅綃,妳沒事吧?」太淵把紅綃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
「她很好,不過你最好別再過來了。」一旁的熾翼嘴角微微勾起,「紅綃也不希望你過來,對不對?」
紅綃此刻已然從見到太淵的歡喜中回過神,僵直著身子不敢轉身,下意識地用寬闊衣衫遮掩住了腰腹。看到她這樣的舉動,熾翼唇畔的笑意更深了。
「熾翼,我知道你想做什麼,你無非是想要復興火族。」太淵用摺扇半擋在面前,只露出了銳利的雙眼,「可是你想倚仗什麼呢,紅綃的性命嗎?」
「你知道我要做什麼?」熾翼挑眉問道,「你倒是說來聽聽,你覺得我想做什麼?」
「雲夢山上諸神無力,你把我引來這裡,心中定然有你的打算。」太淵的聲音無比柔和,宛如深情低語一般,「熾翼,我毀你火族,你恨而報復自是理所應當,但紅綃畢竟是你的妹妹。世上存留的火族寥寥,縱使她有對不住你的地方,你也不會對她如何的,是不是?」
「原來說來說去,你還是在擔心你的心上人啊!」熾翼的聲音冷淡而疏遠,「擔心也沒用,換了從前我還有所顧忌,可現在我想對她怎樣就怎樣,什麼都不用多想了。」
「熾翼,你要知道今非昔比。」太淵的神情陰冷起來,「天地之間有了新的秩序,半神居於天庭,凡人活在地上,幽魂歸至黃泉,神族早成了湮滅的傳說。天地一分為三,早已不是當初神族統治的天地,就算你今天殺了我,火族也無法回復往日的風光。」
「所以呢?」熾翼笑著反問,「你是想要告訴我,除了依附你太淵之外,我再沒有別的路好走了?」
太淵沒有回答。
「如果我接受你的好意,那然後呢?在我不得不依附你之後,你準備怎麼對待我?」熾翼又問,「你能告訴所有人,這些年來我和你是什麼樣的關係嗎?」
太淵目光閃爍,「你我之間的事情,何須讓外人知曉?」
熾翼露出了「我就知道是這樣」的表情。
「不知赤皇大人和七公子之間發生了什麼樣的事情?」另一個聲音在太淵身後響起,「我倒是很有興趣知道。」
「北鎮師大人也來了。」
「如此重要的時刻,我豈能夠缺席?」青鱗錦衣玉帶,如同散步一般緩緩登上山巔。
「原來是青鱗族長,真是許久不見。」熾翼不慌不忙,索性坐到了紅綃身後的巨石上,「天敵已去,想必你這些年活得輕鬆自在。」
青鱗面色微變,陰冷一笑:「還不是要多謝赤皇大人,火族令我族人盡殆,替我省卻了許多煩惱。」
「青鱗一族對火族來說是罕有美味,當年我父皇有心圈地而養。在我看來,過於耽溺口腹之欲,便擺脫不了先天獸性。」熾翼衣袖一擺,恍如談論天氣一般,「所以我才舉兵進犯,滅了青鱗一族,以絕父皇心思。」
「那我還要感謝你的趕盡殺絕了?」青鱗袖中雙手緊握,面上微笑,卻是帶著扭曲憤恨。
「哎!」太淵伸手攔在他的面前,「青鱗大人,怎麼說了幾句,就動了氣呢?」
青鱗目光在三人之間轉過一圈,「哼!也罷,我倒要看看他怎麼收拾這副殘局。」
山巔地勢陡峭狹小,他索性往後退開幾步,站在懸崖邊緣,擺出一副旁觀的架勢。
「好吧!」熾翼撩起紅綃的長髮,「也該是時候開始了。」
開始什麼?
太淵正要詢問,突然眼角閃過一道紅光。
他一時反應不及,只是望著越來越多的光芒傻了眼。
術法之光!但是這裡是雲夢山……
耳邊傳來青鱗的聲音,「是陣式!」
「不可能!」太淵反駁。
「何謂可能?又何謂不可能?」青鱗心境大好,「列陣本就是千變萬化,不求形而重於神,虧得七公子對《虛無殘卷》解讀頗深,怎麼連這麼基本的道理都不知道?」
「這裡是雲夢山,無法借天地神力護祐,哪裡可能列出陣式?」
「我原以為七公子你在裝糊塗,此刻看來卻又不像。」青鱗退後半步,笑著問,「七公子可記得《虛無殘卷》有一段,那無神、無靈、無氣息之說?」
列於山川淵瀾,地脈靈氣彙聚之所,惟或反之其極,於無神、無靈、無氣息處,則成千古寂滅。
「則成千古寂滅……」幾乎是青鱗提及,太淵立即想到了這段話。
這一段他早已通讀,不過對「千古寂滅」一詞,心中卻反覆疑惑,難以定論。
「我似乎忘了告知七公子,青鱗一族歷有族訓,《虛無殘卷》無一字贅言,每一句皆有講究。」青鱗望了望腳下光芒,「我方才一路走來,看到山勢錯落改動,就知別有玄機。沒想熾翼竟能利用煩惱海,設下了如此精妙的陣式。」
太淵心中大大一驚。
他剛才一路走來,只想著如何與熾翼周旋,根本沒有費心觀察四周。不論他思慮萬千,也想不到熾翼竟有這樣的本事,能在煩惱海中、雲夢山上列出陣式。
「所謂千古寂滅,到底是怎麼回事?」不是他不夠冷靜,實在是這個詞語叫人聽了就覺不安。
「孤山孤水,無神無靈,這才是寂滅精髓所在。」青鱗滿臉複雜的神情。
「他是想殺了你我,還是要殺了紅綃?」
青鱗搖了搖頭,又點了點頭,最後又搖頭。太淵看他態度曖昧,心中越發焦急,一時恨意陡生。
越來越多豔麗紅光,如同一層層透明絲絹,將熾翼和紅綃包裹其中。
「啊——」
聽到紅綃驚呼,太淵緊繃的心猛地一跳。但是他更清楚,身處在這莫測的陣式之中,最穩妥的辦法還是靜觀其變,縱然心急如焚,他也不敢輕舉妄動。
「熾翼。」既然不能動,他就只能用說的,「紅綃有孕在身,不如你讓我過去,換她過來可好?畢竟比起她,你心中還是更加恨我吧!」
此話一出,紅綃頓時臉色煞白,差點癱軟在了地上。
「你以為他不知道?他可不是共工,妳那小小手段,根本不在他的眼裡。」熾翼嘆了口氣,「妳或許是瞞過了他一時,可怎麼能指望瞞到現在?」
「紅綃,妳別怕。」太淵用誠懇的目光望著她,「我知道妳並非自願,這孩子也是無辜……」
熾翼笑了起來,打斷了他對紅綃的安撫。
「不錯,我太糊塗了。」紅綃護著腹部,面色一片慘白,冷汗涔涔而下,「我的孩子……赤皇大人,你可是想對我的孩子做些什麼?」
她腹中突然疼痛難忍,恐怕就是熾翼動了手腳。
「若是這孩子存活下來,你們之間的關係倒是有趣。」熾翼一手拉起紅綃,讓她隆起的腹部暴露於太淵眼中,「紅綃,太淵說他不介意妳腹中懷著共工的孩子,也不介意妳把這孩子生下來,妳信不信?」
「我……」紅綃的目光在兩人之間轉來轉去,「我信……」
「妳肚子裡的孩子,融合了水火兩族王者的血脈,也許是這世界新的主人。」他俯到紅綃耳邊,用只有他們兩個人能聽到的聲音說,「所以,太淵容不下他,而我……更容不下他。」
「不……你不會……」紅綃打著顫,幾乎連話都說不清楚,「你到底要做什麼?你到底要對我的孩子做什麼!」
「他飲食我的鮮血為生,我要的不多,只要他把那些血還我就好。」
紅綃這些年為了護住胎兒,不知喝了熾翼多少鮮血,此刻熾翼說這句話,顯然是要她腹中孩子的性命。
「不行!」紅綃情急之下,也不知道從哪裡生出一股力氣,竟然從熾翼手中掙脫出來,朝著太淵的方向跑去。
熾翼並沒阻止,只是冷眼望著。
沒跑出幾步,紅綃發出一聲尖叫,捂著肚子倒在地上。
「紅綃,我並不是在問妳的意願。」熾翼慢慢走到她身邊,袖中滑出的紅色長綾纏在她脖子上纏繞了一圈,「就好像妳取我鮮血的時候,也沒有問過我一聲吧。」
「熾翼!」太淵的聲音隱含威脅。
「太淵,換作別的事,我說不定就依了你。」熾翼輕輕提起雙手,紅綃頸上長綾隨之收緊,「這事卻不行。我也是為了大家著想,紅綃和她腹中的孩子,最好不要繼續留在這世上。」
紅綃張著嘴,喉中發出「咯咯」的聲音,眼睛布滿了紅絲。
「你快放開她。」太淵臉色鐵青,「熾翼,不要逼我。」
「你知道的,我最喜歡做的就是逼迫別人。」熾翼不緊不慢地把長綾打成結,在紅綃頸上再繞過一圈,「要我放了紅綃也行,你只要回答我一個問題。」
「什麼問題?」
熾翼低著頭,看著手裡的紅綾:「你心裡愛的,是我還是紅綃?」
太淵皺著眉頭,半晌才慢慢地說:「我愛的,始終只有紅綃一個人。」
熾翼的手慢慢鬆開,四周的紅色光芒,也隨之暗淡許多。
一切突然陷入了詭譎的寂靜之中,這時,青鱗動了。
青鱗站在崖邊,看似袖手旁觀,其實一直在等機會。
畢竟他浸淫此道多年,對於陣法的心得遠勝太淵,所以從一開始,他就看出這寂滅之陣存有破綻。
大凡陣法都講究九死一生之局,取的是生死相依之意。虛無之中定死生,不論多麼險惡的陣式,都要留下至少一處生門,方能平衡其中虛無之力。太淵當年列誅神陣之所以會被反噬,便是因為強行封住了生門所致。
寂滅之陣卻是不同,它本身是沒有生門的陣式,講究天衣無縫的布局,所以要破陣實在艱難之至。反之,若是找到一絲破綻,破陣也就易如反掌。
雖然和熾翼之間仇深似海,方才一眼望過陣式,青鱗還是不由得感嘆。熾翼的本領,實在是難以揣度。只可惜,如果眼前的熾翼還是當年的赤皇,那麼這寂滅之陣才是真正完美無缺。
青鱗等的,就是操控陣式的熾翼鬆懈的剎那。當熾翼因為太淵的回答動搖,他立時拔出暗藏袖中的玉劍,迎面刺了過去。
太淵沒有動。
他不如青鱗瞭解這個陣式,但是他回答熾翼的那句話,用意和青鱗相同。只有動搖熾翼,才可能扭轉局勢。
當他看到青鱗動了,當他看到一把玉劍從熾翼的肩頭刺入,再帶著鮮紅透背而出的時候,也沒有多麼意外,只是有些刺眼。那青熒熒、不沾半點血色的劍身,和微微映紅的金色華衣,在他看來都有些刺眼。
青鱗雖然一擊即中,卻被熾翼及時側身避開要害,就連劍身也被熾翼抓在手中。眼見熾翼鮮血濺在地上,紅芒頓時轉盛,不論他此刻心裡再怎麼覺得可惜,也只能鬆手後退。
尖利的劍刃嵌在緊握的手掌之中,熾翼卻恍然不覺,他把劍從肩頭抽出,隨手扔到地上。他眼中看著的,還是太淵。
「但願,你永遠記得今天對我說的這一句話。」他頓了頓,微笑著說:「太淵,我不會忘記,你也不會忘記的。」
光芒漸漸阻隔了兩人,此時抬起頭來的紅綃看見了熾翼微微蹙起了眉頭。只是那麼細微的一個動作,他做起來卻像是包含了無盡的倦怠和無奈。
紅綃覺得自己可能是因為窒息而產生了幻覺,她不能相信,那種如影隨形的狂肆驕傲,竟在剎那之間從熾翼身上消失得乾乾淨淨。
熾翼此刻的神情,就像是她曾經見到過,那些因為厭倦了無盡的生命,而……
「你……」她駭然說道:「你瘋了!」
「不是妳想的那樣。」熾翼搖了搖頭,「這都是註定的,非我所能掌控。從我出生開始,便註定了有這樣的一天。」
「你到底……是為了什麼?」
「雖然我和他可以夜夜同床共枕,日日形影相隨,可畢竟阻隔重重,心不能相通……所以,也只能走到這裡。」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