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庫存:2
在睡醒之前解決謎團:《I-V》04(完)
  • 在睡醒之前解決謎團:《I-V》04(完)

  • 系列名:Think&Write
  • ISBN13:9789865041700
  • 出版社:長鴻出版社
  • 作者:雪翼-作;Nairo-繪
  • 裝訂/頁數:平裝/288頁
  • 規格:21cm*15cm*1.6cm (高/寬/厚)
  • 出版日:2019/08/16
  • 中國圖書分類:特種文學
定  價:NT$220元
優惠價: 9198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庫存:2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 兩人一鳥領銜主演。一場愛與壓榨、笑料100%的輕推理小說!
★ 沒有名字的偵探事務所 | 弟控少年日常 | 最熟悉的陌生人 | 相愛相殺的母湯人生 | 確認過眼神,老闆很多人 |

所有的久別重逢,原來都是蓄謀已久?!
最痛的背叛來自最親密的人

社畜代表高中少年╳多重人格暴露狂BOSS╳搞委囉嗦G8鸚鵡 再度聯手辦案!
沒有名字的偵探事務所,最後的告別案件──
調查對象居然是親密無間的「他」?

別人的水逆不過是走歹運,
胡聿透的水逆居然逆到事務所都被淹沒了!
看著無家可歸的人(千津)與鳥(蘋果),
胡聿透只好勉為其難收編回家,
萬萬沒想到,這個好心的舉動,
竟曝光了母上大人與千津之間的「關係」!?(|||゚д゚))))
同一時間,東方隼送上的生日宴邀請函,
逼得胡聿透不得不提前展開祕密計畫,
怎知卻意外牽扯進雜技團與東方家的勾心鬥角之中!
就在胡聿透煩到要抓狂之際,
蘋果突然病危、人格爆走的千津消失不見、愛德華則背地聯手……
難道,事務所就此關門大吉……?

胡聿透:老闆,關門前先還清薪資啊!(☍﹏⁰)(☍﹏⁰)(☍﹏⁰)
千津:(我什麼都沒聽見)(゚3゚)~♪
雪翼
喜歡嘗試各種有趣的題材,總是能將正經八百的故事寫成輕鬆搞笑向,視文字創作為唯一的職志,但疑似得到一種不拖稿就會死的病,目前正為此獨自煩惱,沒事可以盡情騷擾作者,有任何感想或怨言歡迎投遞。
那麼,今後還請多多指教!
序章
第一章 無職一身輕
第二章 誤上賊船
第三章 過往
第四章 失而復得
第五章 東方家的邀請
第六章 兄弟
第七章 危機四伏的地下資助會
第八章 銀蓮花
第九章 終有一別
第十章  遲來的重逢
後記

第一章 無職一身輕

胡聿透從一時的恍神中驚醒過來,他疲憊的張口打了一個呵欠,這幾日堆積在腦中的紛亂思緒,時常讓他在前一刻不知神遊太虛到哪。這樣渾渾噩噩狀態已經持續了好一陣子,如今每到夜晚,他總是夜不成寐,才會導致白日上工時,出現精神不濟的情況。
方才殘留的景象仍在眼前晃盪,歷歷在目,但只有胡聿透本人知曉,那並非是夢境。
為了重振起精神,胡聿透果斷的將清掃工具一一歸位,然後旋即轉身去騷擾某隻何辜的鸚鵡前輩。
可惜,他挑得時間點不太恰當,鳥類同事正窩在自身豐厚的羽毛堆裡睡得安穩,能夠在上班時間還可以光明正大打瞌睡,而且也用不著擔心會遭受老闆的責備,果然只有非人類才做得到這一點,真是羨慕死人了,可惡!
見到此情此景,立即讓近來睡不好覺、已經身心俱疲的胡聿透,一肚子怒火熊熊燃起,「喂,蘋果,快點醒來啊!事務所著火啦!」
瞬間拔高音量,胡聿透特意佯裝驚慌失措的湊在蘋果的耳洞外圍,深吸口氣,一陣沒來由的大喊,雖然說謊很不道德,卻也是最快叫醒熟睡中人最有效率的方法,要是對方責備他,他也能很快以沒事我都處理妥當了,推卸其責。
果然不出幾秒,此招立即生效,蘋果渾身震了好大一下,眼皮瞬間拉開,大眼覆滿緊張的情緒,眸底像是蘊藏未知的恐懼,驚慌失措的猛烈撞擊籠壁,揚聲呼喊道:「火!哪裡失火了!我不想要死啊啊啊!」
「慢著,你冷靜點……」胡聿透是第一次見到蘋果那麼倉皇失措的模樣,不禁也亂了手腳,試圖安撫對方,但似乎仍嫌太遲了。
「不!不要!要被燒死了,燒得什麼什麼不剩,全都付之一炬,我討厭這樣,同伴們都要離我而去了!」蘋果持續歇斯底里扯開喉嚨拚命尖叫道,看起來惶恐,彷彿真的遭受祝融之災,牠的樣子很不對勁,毛絨的龐大身軀頓時顯得縮小了一號,待在角落瑟瑟發抖。
胡聿透不過是一句無心的玩笑話,誰知會引起這麼大的反彈,自知闖下大禍的他,急忙說出真相,「火已經熄滅,沒事了,事務所沒有遭受到任何損傷。」
「真的?」蘋果仍是不放心似的小心翼翼探頭張望,親眼環視周圍的景物依舊才肯卸下心防,相信少年的話絕無半分虛假。
「假的。」然而,胡聿透也不知道怎麼搞的,就想吐露真相,「其實我剛剛只是開個玩笑而已,誰知道你竟然當真,還這麼大的反應。」
「……你覺得好玩嗎?」沉默了半晌,蘋果只是冷冷的扔下一句讓人不知所措責備。
「不,我只是想……」
胡聿透被問得一臉茫然,完全不知該做何反應,更正確的說法是,他不明白蘋果恐懼的情緒從何而生,但當他接觸到蘋果朝他投射而來、降至冰點的視線後,胡聿透總算明白,他徹底惹毛對方的事實。
於是,他們吵架了。
這是自胡聿透進事務所工作以來頭一遭,以前一人一鳥的那些小打小鬧根本都不算什麼!雖然胡聿透想方設法的要取得鸚鵡的原諒,可對方非但不領情,還總是賭氣似的刻意避開少年的視線,一連冷戰了好幾天。
「你還真沉得住氣啊。」
冷戰了一禮拜後,胡聿透也被惹怒了,再也拉不下臉去熱臉貼人家的冷屁股,索性任由冷戰持續。

丹鵺本來不想插手介入,但如今整個事務所的氛圍徹底被少年與鳥聯手弄得烏煙瘴氣的,基於私人因素,他不得不試圖打圓場,不過,在此之前,他必須得搞清事情的箇中原由不可。
「說,為什麼吵架?」丹鵺試圖揣摩千津的老闆架子,將千津語氣模仿的唯妙唯肖,「就算要吵也不許在我的眼皮子底吵,吵架的話請去外面好嗎,這裡好歹也是工作場所!」
「呃,這事說來話長……」胡聿透煩躁的抓著微翹的髮,覺得有些難以啟齒。
「那就麻煩長話短說,少年。」丹鵺拷貝著千津的口吻,現在他們兩人在辦公室裡頭講起悄悄話,隔著一扇門板,外面的當事鳥沒能聽見他們的對話內容,碰巧正中他的下懷。
「其實是因為我開了一個不怎麼好的玩笑,但是我又不是有意的,誰知道牠的反應會這麼大……」深吸了一口氣,胡聿透照實的全盤托出,結果話說中途,反倒聽起來像是在為自己辯解。
「玩笑若是沒有顧慮到當事者的心情,那純粹只是惡質的幽默。」丹◎板著面孔嚴肅的教導對方,他沒有考量到此時的行為跟千津平時的行事風格大相逕庭,不過正在低頭反省自己所作所為少年沒有在第一時間察覺出這點。
「唔,我承認自己犯錯了啦還不行嗎……」雖然有些不情願,但胡聿透也坦承錯是出在自己身上。
「所以,你跟牠開了什麼樣的玩笑?」頓了頓,丹鵺不囉嗦的直接切入重點,開門見山的問道。
「也沒什麼,只不過是騙蘋果說事務所失火了,故意嚇嚇牠,沒料到牠會真的惱羞成怒。」胡聿透輕微的聳聳肩,雲淡風輕的以簡單幾個字帶過,內心仍覺得沒什麼大不了的,只是對方小題大作。
然而,他話聲甫落的下一瞬間,只見丹鵺猛然倒抽了一口涼氣,不可置信的瞠大雙目、滿臉駭然,彷彿方才他說了什麼什麼大逆不道的臺詞。
「……難怪蘋果會感到如此的火大了,這的確就是你的不對,因為火基本上就是牠的死穴。」頂著千津面貌的丹鵺難忍詫異的揚起眉梢,真心告訴少年的行為無疑是在自掘墳墓。
胡聿透聽了乍然一驚,原本神態自若的表情才總算浮現了鑄下大錯的懊惱,首次有了不知所措的危機感,「我什麼都不知道啊……老闆,你知道蘋果以前曾經發生過什麼事嗎?」
「你也知道,我並不是蘋果以前的主人,其實跟你說也無妨,只是以後要避免在蘋果的面前提起此事。」丹鵺說著逐漸沉下臉色,煞有介事的放緩語調,「蘋果的前一個主人是虐待動物的慣犯,那個混帳曾經用火毫不留情的將蘋果的羽毛燒得一根不剩,所以牠對火有某種程度上的陰影,這樣子你明白了吧?」
「沒想到事情竟然會是這樣子……」胡聿透當即激動的落下幾滴同情的淚水,心中的愧疚隨著這番話越漸擴大,「沒想到蘋果竟然還有這般悲慘的遭遇,我發誓,以後絕對不會再拿火來隨便開玩笑了!」
語落,他腳後跟順勢朝外一轉,旋風似的跑到辦公室外,焦急的尋找猶在生悶氣的鸚鵡,打算跪地磕滿十個響頭以示謝罪,只為了請求對方的寬容大量。
丹鵺面無表情的望了少年急忙離去的身影,並遞去一記意味深長的眼神,他是不著痕跡的撒了謊。關於蘋果的過去,他再清楚不過了,因為嚴格說起來,他就是第一位「收留」蘋果的主人,而他可沒有虐待動物的不良習慣。
他刻意不說實話,並不是為了胡聿透著想,他覺得一一解釋始末最後只會弄得自己身心俱疲,半點好處都撈不得;再來,因為之於蘋果與他,胡聿透終究是名局外人,這場風暴從來都不屬於胡聿透,也不是胡聿透該經歷的。

在胡聿透彎腰鞠躬致歉了數百次之後,冷戰終於稍微有些變暖的趨勢了,拗不過對方連番的煩人攻勢的蘋果,終於開口:「下次不許再這樣了!」
「一定、一定,我可以保證!」眼見雙方岌岌可危的友情出現一線生機,胡聿透的頭點得可勤了,咧開嘴使勁的笑著。
「但是作為補償,這個周末必須帶我去好玩的地方,就像上禮拜的藍鬍子特展一樣有趣才行!」
驀然一悚,胡聿透不由得將視線遲疑的往蘋果身上移開,蘋果不提還好,一提胡聿透腦海中隨即自動浮現那天的畫面,兩人一鳥結伴同行去看展,結果卻演變成弟弟與鸚鵡為了要先從哪個展區逛起而大動干戈……
結果,不只雙方,連無辜的第三者也慘被波及,幸好胡聿透及時將鸚鵡給硬逮回塞入隨身的包裡湮滅行蹤,要不然難得的展覽一日遊哪能勉強順利的成行,不過,也實在不是事後能慢慢品嘗的美好回憶。
饒是如此,少年自知自己眼下也只有同意的分,於是點頭答應,「好……」
「還有,以後聿透凡事都要讓著我,誰叫人家身為前輩,說什麼後輩都得要乖乖遵守不可!」彷彿食髓知味,蘋果緊接著口齒伶俐的表示,挺起渾圓的毛絨胸膛,一副自得意滿的樣子。
「……我知道了。」胡聿透的笑容突然蒙上了一層寒霜,可以想見不遠的未來將有一場猛烈的暴風雪襲捲而至,只是現在仍不是時候。
「然後,普通的鳥食我已經吃膩了,以後都幫我換上歐洲進口的五穀雜糧吧,水果要是有機的,飲用水自然也得選用天然的礦泉水。」蘋果一不留神越說越起勁,還自動加碼了好幾項。
「……你說了算。」胡聿透沒有立場表達抗議,只能咬牙苦撐、概括承受。
這時忽聽「轟隆」一陣漫天巨響,鸚鵡與少年頓時驚訝的佇立在原地動彈不得,頂上的燈光隨著流洩近來的風微微搖曳閃爍,片刻後雨水傾洩而下,粗暴的拍打在脆弱的門板上,製造出不小的噪音。由於事務所位在地下室,雨勢若變成滂沱大雨的話,事務所內部有可能造成淹水的大危機,甚至一個弄不好還可能滅頂。
「沒問題吧,應該不至於會停電才對。」胡聿透再也忍不住的喃喃自語,憂心忡忡的轉頭望向門口的方向。
偌大的空間裡,清晰響起雨滴擊打的響聲,瞬間的疾風驟雨讓原本晴朗的天空變得烏雲滿布,宛如黑夜將至;很快的,隆隆雷聲隨即傳來,光亮剎那間劃破天幕,間隔個幾秒鐘才又再度現身,伴隨著猛烈的震撼力,攪得聞者心生惶恐,然後,「啪搭」一聲,少年那彷如預告般的話語在下一秒立即應驗,停電了,來得猝不及防。
「啊!!」首先驚叫出聲的不是在場的任何一名人類,蘋果全身顫抖得相當厲害,叫聲飽含驚懼,連同藏身的金屬鳥籠也無法倖免得晃動不止。
胡聿透都忘了,大部分的鳥類不具備夜視能力,不像人類只要熬過了一段適應期,想必現在在牠的視界中是一片漆黑,但胡聿透也束手無策。
過了一會,電力還未恢復,而籠裡的騷動依舊,從原本的「喀喀喀」演變成一連串「砰砰砰」的撞擊聲。
「別撞了,要是籠子因此撞壞了,可別指望辦公室裡頭那名吝嗇的男人會大發慈悲的給你買新的。」胡聿透隔著一團黑,給予蘋果一個良心的建議,鸚鵡現在所處的鳥籠看起來價值不菲,很可能也是件古董級實物,而在這間毫不起眼、沒什麼客人光顧的事務所或許不缺的就是古董。
不消一會,鸚鵡悶在羽毛的聲音幽幽的傳出來,可猜測蘋果眼下定然是縮成一顆毛球似的狀態,「你在說什麼啊,我早就沒在撞了,別想賴在人家頭上,不過到底什麼時候才要恢復供電啊,不會真的要我們用愛發電吧!」
沒有多餘的心思去挑剔蘋果是從何得知「用愛發電」的爛梗,胡聿透正屏氣凝神的側耳傾聽,因為碰撞聲猶在持續響起,他循著聲源的方向,察覺是由辦公室裡頭傳出的。
突然,跟開始時一樣,響聲毫無預警的停止,同時,門板悄悄的滑開,少年與鳥瞬間屏氣凝神的盯著辦公室的方向,就見在黑漆的空間出現一抹光亮,千津的臉龐整個籠罩在慘淡的光線下,不知何故看上去有幾分蒼白。
而光線的來源則是千津的頭上,就見男人戴了頂礦工頭燈安全帽,正中央明顯鑲有燈泡,可作為照明用途,不只如此,千津的手上額外還拎著一頂相同的帽子,然後他見少年頭上正空著位置,便不由分說的將其粗魯的幫戴上去,尺寸還剛好適合。
有了兩人頭燈的加持,驅退了一室原先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蘋果終於不感到心驚膽跳的,便安心的睜著烏溜溜的大眼,探頭出來。
「我從那邊的櫃子找到的,想說你們可能用得上,好歹可以用來照明,就勉強湊和著用吧!」
千津的話說得隨意,完全不視作一回事,但不知為何,自從那次與雜技團的人驚險別過後,胡聿透就覺得千津像是變成了另一個人,不,確切來說,疑似在千津與另一人格中搖擺不定。
連日以來,胡聿透的內心始終存在著猶疑,但他卻又不打算將心中的那份疑惑說出來,因為他總有一種預感,若是知道了那個不能訴說的祕密,一切將會變得不再一樣了。
胡聿透抬眼瞥視了牆上的時鐘一眼,即便電力暫時罷工,時鐘仍然盡責的邁進,指針刻畫出的角度顯示早已過了下班的時間,「老闆,我差不多要下班了,這個還你,反正我家離這裡不遠,用跑的過去就行了!」脫帽雙手奉上、遞回,即便被人看見的機率為零,他也不想在這樣的雨天裡頂著這副樣子回去。
「我沒有雨傘。」千津僅僅接在這句話後跟著表示道。
「這種話不應該現在才講的吧!」胡聿透忍不住要扶額嘆息,「而且我老早就知道了,也不想想平時都是誰在負責環境清潔工作的!」
這話聽在任何人耳裡倒頗有幾分抱怨的意味,千津卻只是挑高了眉,沒有怪罪的意思,只是朝員工淡淡扔下一句,便緩緩踱步走開,「你等我一下,我有個比雨傘更好的東西。」
沒多久,千津自以為神祕的出現在敞開的門板後,臉上露出一種賣關子般的微妙的神情,接著雙手背在身後走至少年跟前,拿出細心藏著的寶物塞入胡聿透的手裡,絲毫不顧後者的意願,並貼心的附上一句,要他物盡其用。
然而,這下不只少年表示傻眼,就連一旁的蘋果也難免眼光發直,一人一鳥心裡想的不外乎都是同一件事:到底,這年頭哪還會有人用上這種東西!說說看啊!你說說看!
因為,他拿出來是把貨真價實、血統純正的油紙傘!
這把油紙傘傘面上繪有的精緻山水畫,在在顯示出本身的價值不菲,讓胡聿透不由得心裡吐槽,這玩意壓根就不該拿來在現代使用,這是對古人的一種褻瀆啊,萬萬使不得!
「你自己撐吧,相信我,這把紙傘跟老闆才更為匹配,不過是凡夫俗子的我哪能跟老闆相比,您說是吧!」二話不說的出言婉拒對方,胡聿透同時將紙傘原封不動的還了回去,並在千津眸底浮現明顯不悅的情緒並來得及出生之前,少年已經打開了事務所的大門,準備踏上返家的歸途。
但就在胡聿透開啟門的剎那,狂暴的驟雨當頭澆了胡聿透一身的濕,頓時也澆熄了回家的欲望。
此時,外頭狂風驟雨,街道上種植在兩側的樹都被吹得亂七八糟的,樹幹都無力的垂了下來,柏油路面上更是一片的狼藉、滿布垃圾,照這宛如末日般的景象來看,胡聿透今天只能打消回家的念頭,勉強委身在事務所待上一宿,直到風雨漸息。
打定了主意,胡聿透立刻咬著牙、關上門,將惡劣的天候給隔離開來,便果斷的轉身,面對千津那一臉不知為何有些得意的神情,世上沒有什麼是比被迫與變態老闆在同個空間待上一夜更為糟糕的狀況,讓人惶惶不安。
「看吧,如果剛才有用上我借你的紙傘的話,就不會淋成落湯雞了。」千津搶著在少年發頓牢騷前說,然後照常放錯重點。
「……您認真覺得只有這個問題嗎?」此刻在小員工的心中只有滿滿的無言。
胡聿透適時的打出一個噴嚏,哆嗦一陣,抱著發涼的身子逕自越過雙手已經在褲頭遊走的男人,擅自往裡頭走去、鑽入老闆的辦公室沙發上窩著,試圖藉由摩擦生熱來讓身子暖和些。
千津見狀只是不以為意的輕微聳肩,隨手撥開鳥籠的金屬釦環,讓出一側的肩膀作為鸚鵡的落腳處,隨後便也跟著朝辦公室移動,頭上的燈光則隨著他的步伐搖曳晃動。
「丹鵺,」蘋果壓低音量,小聲的與男人互咬耳朵,「若不是知道真相,我差點就要以為你是千津本人了,沒想到連這部分你也拷貝得如出一轍。」鸚鵡深感佩服,不由得連連咂舌,畢竟天底下有誰能毫不害臊的當眾上演脫衣秀的環節呢。
千津只是睨了鸚鵡一眼,不做任何表態,然後沒什麼表情起伏的走入辦公室,將被少年嫌棄的礦工帽放置在桌上,調了調角度,周圍的擺設立即被溫暖的光線所籠罩包圍著,加上他頭上的那頂,瞬間就讓偌大的空間充斥著亮度。
蘋果心生不滿,然後拚命低聲叫喚對方的名字,卻遲遲得不到任何的回應,像是在等待陌生人給予根本不該有的回覆。
千津依舊恍若未聞似的,像個沒事人般的走開,對於這兩個字表示充耳不聞。
靈光激閃的一瞬間,蘋果忽然恍然大悟,眼神牢牢的盯著對方堪稱完美的側顏,直到確定了一件事才肯罷休的收回目光,丹鵺不知何時再度沉睡了。
而現在跟他們處於同一個空間的人,理所應當是千津。

※更多精彩內容,就在雪翼新書《在睡醒之前解決謎團:《I-V》04(完)》中!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